第二篇 《书》与《诗》

User Rating: 0 / 5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二篇 《书》与《诗》




 
第二篇 《书》与《诗》

  《周礼》〔1〕,外史掌三皇五帝之书,〔2〕今已莫知其书为何等。假使五帝书诚为五典,则今惟《尧典》在《尚书》〔3〕中。
  
  "尚者,上也。上所为,下所书也。"(王充《论衡》《须颂篇》)或曰: "言此上代以来之书。"(孔颖达《尚书正义》)纬书〔4〕谓"孔子求书,得黄帝玄孙帝魁之书,迄于秦穆公,凡三千二百四十篇。断远取近,定可为世法者百二十篇:以百二篇为《尚书》,十八篇为《中候》。去三千一百二十篇。"
  
  (《尚书璇玑钤》)乃汉人侈大之言,不可信。《尚书》盖本百篇:《虞夏书》二十篇,《商书》《周书》各四十篇。〔5〕今本有序,相传孔子所为,言其作意(《汉书》《艺文志》),然亦难信,以其文不类也。〔6〕秦燔烧经籍,济南伏生〔7〕抱书藏山中,又失之。汉兴,景帝使错往从口授,而伏生旋老死,仅得自《尧典》至《秦誓》二十八篇;故汉人尝以拟二十八宿。〔8〕《书》之体例有六:曰典,曰谟,曰训,曰诰,曰誓,曰命,〔9〕是称六体。然其中有《禹贡》〔10〕,颇似记,余则概为训下与告上之词,犹后世之诏令与奏议也。其文质朴,亦诘屈难读,距以藻韵为饰,俾便颂习,便行远之时,盖已远矣。晋卫宏〔11〕则云,"伏生老,不能正言,言不可晓,使其女传言教错。齐人语多与颍川异,错所不知,凡十二三,略以其意属读而已。"故难解之处多有。今即略录《尧典》中语,以见大凡:
  
  "帝曰:畴咨若时,登庸。放齐曰:胤子朱,启明。帝曰:吁!ㄋ希珊酰康墼唬撼胱扇粲璨桑矿O兜曰:都!共工,方鸠]工。帝曰:吁!静言庸违,象恭,滔天!帝曰:咨,四岳!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下民其咨。有能,俾V。佥曰:於,鲧哉!帝曰:吁,蛟眨》矫茏濉T涝唬阂煸眨∈钥桑艘选
  
  帝曰:往,钦哉!九载,绩用弗成。帝曰:咨,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巽朕位。岳曰:否德,忝帝位。
  
  曰:明明,扬侧陋!师锡帝曰:有鳏在下,曰虞舜。帝曰:俞!予闻。如何?岳曰:瞽子。父顽,母ǎ蟀痢
  
  克谐以孝,AAV,不格奸。帝曰:我其试哉。女于时观厥刑于二女,降二女于妫I,嫔于虞。"
  
  扬雄曰,"昔之说《书》者序以百,《虞夏之书》浑浑尔,《商书》灏灏尔,《周书》噩噩尔。"(《法言》《问神》)〔12〕虞夏禅让,独饶治绩,敷扬休烈,故深大矣;周多征伐,上下相戒,事危而言切,则峻肃而不阿借;惟《商书》时有哀激之音,若缘而失其援,以为夷旷,所未详也。如《西伯戡黎》:
  
  "西伯既戡黎,祖伊恐,奔告于王曰:天子!天既讫我殷命,格人元龟,罔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后人,惟王淫戏用自绝。故天弃我,不有康食。不虞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弗欲丧,曰,天曷不降威,大命不挚?今王其如台。王曰:呜呼!我生不有命在天?祖伊反曰:呜呼!乃罪多参在上,乃能责命于天?殷之即丧,指乃功,不无戮于尔邦!"
  
  武帝时,鲁共王〔13〕坏孔子旧宅,得其末孙惠所藏之书,字皆古文。孔安国〔14〕以今文校之,得二十五篇,其五篇与伏生所诵相合,因并依古文,开其篇第,以隶古字写之,合成五十八篇。会巫盅事〔15〕起,不得奏上,乃私传其业于生徒,称《尚书》古文之学(《隋书》《经籍志》)。而先伏生所口授者,缘其写以汉隶,遂反称今文。
  
  孔氏所传,既以值巫盅不行,遂有张霸〔16〕之徒,伪造《舜典》《汨作》等二十四篇,亦称古文书,而辞义芜鄙,不足取信于世。若今本孔传《古文尚书》,则为晋豫章梅赜〔17〕所奏上,独失《舜典》;至隋购募,乃得其篇,唐孔颖达〔18〕疏之,遂大行于世。宋吴А9〕始以为疑;朱熹更比较其词,以为"今文多艰涩,而古文反平易","却似晋宋间文章",并书序亦恐非安国作也。〔20〕明梅〔21〕作《尚书考异》,尤力发其复,谓"《尚书》惟今文传自伏生口诵者为真古文。出孔壁中者,尽后儒伪作,大抵依约诸经《论》《孟》中语,并窃其字句而缘饰之"云。
  
  诗歌之起,虽当早于记事,然葛天《八阕》,黄帝乐词〔22〕,仅存其名。《家语》谓舜弹五弦之琴,造《南风》之诗〔23〕曰:
  
  "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尚书大传》〔24〕又载其《卿云歌》云:"卿云烂兮,`缦缦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辞仅达意,颇有古风,而汉魏始传,殆亦后人拟作。其可征信者,乃在《尚书》《皋陶谟》,(伪孔传《尚书》分之为《益稷》)曰:
  
  "夔曰:於!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庶尹允谐。
  
  帝庸作歌曰:敕天之命,惟时惟几。乃歌曰: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皋陶拜手稽首扬言曰:念哉!率作兴事,慎乃宪,钦哉!屡省乃成,钦哉!乃赓载歌曰:
  
  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又歌曰:元首丛脞哉,股肱惰哉,万事堕哉!帝曰:俞,往,钦哉!"
  
  以体式言,至为单简,去其助字,实止三言,与后之"汤之《盘铭》〔25〕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同式;又虽亦偶字履韵,而朴陋无华,殊无以胜于记事。然此特君臣相裕礁魃髌浞ㄏ埽雌渲笆露眩ぱ杂教荆拭桓瑁谭鞘酥饕病
  
  自商至周,诗乃圆备,存于今者三百五篇,称为《诗经》。其先虽遭秦火,而人所讽诵,不独在竹帛,故最完。司马迁〔26〕始以为"古者《诗》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其可施于礼义,上采契后稷,中述殷周之盛,至幽厉之缺。"
  
  然唐孔颖达已疑其言;宋郑樵则谓诗皆商周人作,孔子得于鲁太师,编而录之。朱熹于诗,其意常与郑樵合,亦曰:"人言夫子删诗,看来只是采得许多诗,夫子不曾删去,只是刊定而已。"〔27〕《书》有六体,《诗》则有六义焉: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风雅颂以性质言:风者,闾巷之情诗;雅者,朝廷之乐歌;颂者,宗庙之乐歌也。是为《诗》之三经。赋比兴以体制言:赋者直抒其情;比者借物言志;兴者托物兴辞也。是为《诗》之三纬。风以《关睢》始,雅有大小,小雅以《鹿鸣》始,大雅以《文王》始;颂以《清庙》始;是为四始。汉时,说《诗》者众,鲁有申培,齐有辕固,燕有韩婴,〔28〕皆尝列于学官,而其书今并亡。存者独有赵人毛苌诗传,其学自谓传自子夏;河间献王尤好之。〔29〕其诗每篇皆有序,郑玄以为首篇大序即子夏作,后之小序则子夏毛公合作也。〔30〕而韩愈则云,"子夏不序诗。"〔31〕朱熹解诗,亦但信诗不信序。〔32〕然据范晔说,则实后汉卫宏之所为尔。〔33〕毛氏《诗序》既不可信,三家《诗》又失传,作诗本义遂难通晓。而《诗》之篇目次第,又不甚以时代为先后,故后来异说滋多。明何楷作《毛诗世本古义》〔34〕,乃以诗编年,谓上起于夏少康时(《公刘》,《七月》等)而讫于周敬王之世(《下泉》),虽与孟子知人论世〔35〕之说合,然亦非必其本义矣。要之《商颂》〔36〕五篇,事迹分明,词亦诘屈,与《尚书》近似,用以上续舜皋陶之歌,或非诬欤?今录其《玄鸟》一篇;《毛诗》序曰:祀高宗也。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方命厥后,奄有九有。商之先后,受命不殆,在武丁孙子。武丁孙子,武王靡不胜,龙旗十乘,大是承。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肇域彼四海,四海来假。
  
  来假祁祁,景员维河,殷受命咸宜,百禄是何。"
  
  至于二《雅》,则或美或刺,较足见作者之情,非如《颂》诗,大率叹美。如《小雅》《采薇》,言征人远戍,虽劳而不敢息云: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狁之故;不遍启居,狁之故。彼尔维何?
  
  维常之华。彼路斯何?君子之车。戎车既驾,四牡业业;
  
  岂敢定居,一月三捷。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此盖所谓怨诽而不乱,温柔敦厚之言矣。〔37〕然亦有甚激切者,如《大雅》《瞻n》:
  
  "瞻n昊天,则不我惠,孔填不宁,降此大厉。邦靡有定,士民其瘵。蟊贼蟊疾,靡有夷届;罪罟不收,靡有夷廖!人有土田,女反有之;人有民人,女复夺之。此宜无罪,女反收之;彼宜有罪,女复说之!哲夫成城,哲妇倾城。沸槛泉,维其深矣;心之忧矣,宁自今矣。不自我先,不自我后。藐藐昊天,无不克巩;无忝皇祖,式救尔后!"
  
  《国风》之词,乃较平易,发抒情性,亦更分明。如:
  
  "野有死,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林有朴桑灰坝兴缆梗酌┐渴挥信缬瘛J娑淹奄猓晃薷形兮;无使匆卜停 保ā墩倌稀贰兑坝兴利》)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郑风》《溱洧》)
  
  "山有枢,隰有榆。子有衣裳,弗曳弗娄;子有车马,弗驰弗驱;宛其死矣,他人是愉。山有栲,隰有。子有廷内,弗洒弗扫;子有钟鼓,弗鼓弗考,宛其死矣,他人是保。山有漆,隰有栗。子有酒食,何不日鼓瑟?且以喜乐,且以永日。宛其死矣,他人入室。"(《唐风》《山有枢》)
  
  《诗》之次第,首《国风》,次《雅》,次《颂》。《国风》次第,则始周召二南〔38〕,次邶卫王郑齐魏唐秦陈桧曹而终以豳。其序列先后,宋人多以为即孔子微旨所寓,〔39〕然古诗流传来久,篇次未必一如其故,今亦无以定之。惟《诗》以平易之《风》始,而渐及典重之《雅》与《颂》;《国风》又以所尊之周室始,次乃旁及于各国,则大致尚可推见而已。
  
  《诗》三百篇,皆出北方,而以黄河为中心。其十五国中,周南召南王桧陈郑在河南,邶卫曹齐魏唐在河北,豳秦则在泾渭之滨,疆域概不越今河南山西陕西山东四省之外。其民原重,故虽直抒胸臆,犹能止乎礼义,忿而不戾,怨而不怒,哀而不伤,乐而不淫,虽诗歌,亦教训也。然此特后儒之言,实则激楚之言,奔放之词,《风》《雅》中亦常有,而孔子则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后儒因孔子告颜渊为邦,曰"放郑声"。又曰:"恶郑声之乱雅乐也。" 〔40〕遂亦疑及《郑风》,以为淫逸,失其旨矣。自心不净,则外物随之,嵇康〔41〕曰:"若夫郑声,是音声之至妙,妙音感人,犹美色惑志,耽荒酒,易以丧业,自非至人,孰能御之。"(本集《声无哀乐论》)世之欲捐窈窕之声,盖由于此,其理亦并通于文章。
  
  参考书:
  
  《尚书正义》(唐孔颖达)
  
  《毛诗正义》(同上)
  
  《经义考》(清朱彝尊)卷七十二至七十六 卷九十八至一百《支那文学史纲》(日本儿岛献吉郎)第二篇二至四章《诗经研究》(谢无量)
  
  
  〔1〕 《周礼》 又名《周官》,记述周王室官制和战国时各国制度,战国后期写成。内分《天官冢宰》、《地官司徒》、《春官宗伯》、《夏官司马》、《秋官司寇》、《冬官司空》六篇。《冬官司空》已佚,西汉河间献王(刘德)补以《考工记》。
  
  〔2〕 外史 《周礼-春官宗伯》载:"外史掌书外令,掌四方之志,掌三皇五帝之书,掌达书名于四方。若以书使于四方,则书其令。"
  
  三皇五帝之书,即"三坟五典"。西汉孔安国《尚书序》载:"伏羲、神农、黄帝之书谓之三坟,言大道也。少昊、颛顼、高辛、唐、虞之书谓之五典,言常道也。"
  
  〔3〕 《尧典》 《尚书》第一篇,也称"帝典"。主要记载尧舜禅让事迹等。《尚书》,中国上古历史文件和追述古代史事的著作的汇编。
  
  〔4〕 纬书 汉代人混合神学迷信思想附会儒家经义的书。《易》、《书》、《诗》、《礼》、《乐》、《春秋》、《孝经》七经的纬书,统称"七纬"。《璇玑钤》即《尚书纬》的一种。明胡应麟《四部正》:"纬之名,所以配经。"原书已失传,明孙《古微书》、清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有辑录。帝魁,南宋罗泌《路史后纪-黄帝纪》:"帝魁氏,大鸿氏之曾孙也。"传说大鸿氏系黄帝之子。《中候》,即《尚书中候》十八篇,也是《尚书》的一种纬书。
  
  〔5〕 《虞夏书》 指《虞书》和《夏书》。《虞书》记载传说中唐尧、虞舜、夏禹等事迹,《夏书》记载夏代史事。《商书》记载商代史事,《周书》记载周代史事。
  
  〔6〕 关于孔子作《书》序,据《汉书-艺文志》:"故《书》之所起远矣,至孔子纂焉。上断于尧,下迄于秦,凡百篇,而为之序,言其作意。"
  
  〔7〕 伏生 名胜。西汉济南(郡治今山东章丘)人。《史记-儒林列传》: "故为秦博士。孝文帝时,欲求能治《尚书》者,天下无有,乃闻伏生能治,欲召之。是时伏生年九十余,老,不能行,于是乃诏太常使掌故朝错往受之。秦时焚书,伏生壁藏之。其后兵大起,流亡,汉定,伏生求其书,亡数十篇,独得二十九篇,即以教于齐鲁之间。"
  
  下文"景帝"应作"文帝"。
  
  〔8〕 关于汉人以《书》二十八篇拟二十八宿,据《史记-儒林列传》唐司马贞《索隐》:"孔臧与安国书云:'旧《书》潜于壁室,_尔复出,古训复申。唯闻《尚书》二十八篇取象二十八宿,何图乃有百篇'。"
  
  〔9〕 典、谟、训、诰、誓、命 《尚书》中的六种文体。典,记述帝王言行,以作后代常法,如《尧典》。谟,记述君臣谋议国事,如《皋陶谟》。训,记述训导言词,如《伊训》。诰,施政文告,如《汤诰》。誓,临战勉励将士的誓词,如《牧誓》。命,帝王的诏令,如《顾命》。
  
  〔10〕 《禹贡》 《尚书-夏书》的一篇。内容记述夏禹王划定冀、兖、青、徐等九州,并记载各州山川、土壤、物产和贡赋等级。近人认为,反映如此广大地区自然现象和贡赋问题的记叙文,只有至战国时始可能出现。
  
  〔11〕 卫宏 字敬仲,东汉东海(郡治今山东郯城)人。光武帝时任议郎,治《毛诗》及《古文尚书》。卫宏语见《汉书-儒林传》颜师古注。"晋"应作 "东汉"。
  
  〔12〕 扬雄 参看本卷第25页注〔12〕。撰有《法言》、《方言》等书和《甘泉》、《长杨》等赋。《法言》,十三卷,模仿《论语》写成的著作。"昔之说《书》者序以百",据唐孔颖达《尚书正义》:"按郑(玄)序《虞夏书》二十篇,《商书》四十篇,《周书》四十篇。"
  
  〔13〕 鲁共王 即刘余,西汉景帝子。《隋书-经籍志》载:"鲁共王坏孔子旧宅,得其末孙惠所藏之书,字皆古文。"
  
  〔14〕 孔安国 孔丘十二世孙,汉武帝时曾任谏大夫、临淮太守。
  
  《隋书-经籍志》载:孔丘旧宅所藏之书"字皆古文,孔安国以今文校之, 又济南伏生所诵,有五篇相合。安国并依古文,开其篇第,以隶古字写之,合成五十八篇"。这里所说"五篇相合",据《孔传序》云:
  
  伏生以"《舜典》合于《尧典》,《益稷》合于《皋陶谟》,《盘庚》三篇合为一,《康王之诰》合于《顾命》";"合成五十八篇",从伏生口授的二十八篇分出"相合"的五篇,计三十三篇,再加孔安国校的二十五篇,共五十八篇。
  
  〔15〕 巫盅事 指巫盅之祸。武帝晚年多病,疑有人以巫盅之术谋害他。宠臣江充遂诬陷太子以盅术说篡位。征和二年,太子被逼出奔,最后自杀。为追查巫盅事死者达数万人。巫盅,当时迷信认为将木偶埋于地下,用巫术诅咒,可以害人。
  
  〔16〕 张霸 西汉东莱(郡治今山东掖县)人。汉成帝时伪造古文《尚书》。东汉王充《论衡-正说篇》:"至孝成皇帝时,征为古文《尚书》学。东海张霸案百篇之序,空造百两之篇,献之成帝。帝出秘百篇以校之,皆不相应,于是下霸于吏。吏白霸罪当至死,成帝高其才而不诛,亦惜其文而不灭。"张霸所造,世称《百两篇》。《汉书-儒林传》:"世所传《百两篇》者,出东莱张霸,分析合二十九篇以为数十,又采《左氏传》、《书叙》为作首尾,凡百二篇。"
  
  〔17〕 梅赜 有作梅颐或枚赜,字仲真,东晋汝南(今湖北武昌)人,曾任豫章内史。东晋元帝时,奏献孔传《古文尚书》。
  
  〔18〕 孔颖达(574-648) 字冲远,唐冀州衡水(今属河北)人。
  
  由隋入唐,官至国子祭酒,奉太宗命主编《五经正义》。
  
  〔19〕 吴Вㄔ100-1154) 字才老,南宋建安(今福建建瓯)人。官泉州通判,撰有《韵补》等。他对《古文尚书》的怀疑,见所撰《书稗传》。该书已佚,清阎若璩《古文尚书疏证》卷八称:"疑古文自吴才老始。"南宋朱熹、明梅均曾引述吴е怠
  
  〔20〕 朱熹 参看本卷第88页注〔15〕。他撰有《四书章句集注》、《诗集传》和《朱子语类》等。他对孔传《古文尚书》的怀疑,见《朱子语类》卷七十八。
  
  〔21〕 梅 字敬斋,明旌德(今属安徽)人,武宗正德年间进士。撰有《尚书考异》、《尚书谱》。
  
  〔22〕 黄帝乐词 即《咸池》。《汉书-礼乐志》:"昔黄帝作《咸池》。"
  
  〔23〕 《家语》 《孔子家语》的简称,《汉书-艺文志》著录二十七卷。今本十卷,宋以来即认为系魏时王肃收集和伪造。《南风》,《礼记-乐记》: "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南风》歌见《尸子》和《家语》。
  
  〔24〕 《尚书大传》 旧题西汉伏生撰。清陈寿祺有辑本。其中说:"舜为宾客,而禹为主人。于时卿云聚,俊V集,百工相和而歌《庆云》"。按"卿云"亦作"庆云"。
  
  〔25〕 《盘铭》 见《礼记-大学》。朱熹注:"盘,沐浴之盘也。
  
  铭,名其器以自警之辞也。"
  
  〔26〕 司马迁(约前145-约前86) 参看本书第十篇。引文见《史记-孔子世家》。
  
  〔27〕 关于孔丘删诗,孔颖达怀疑《史记》之言,见《诗谱序》疏:
  
  "如《史记》之言,则孔子之前,诗篇多矣。案书传所引之诗,见在者多,亡逸者少,则孔子所录,不容十分去九。马迁言古诗三千余篇,未可信也。"郑樵(1103-1162),字渔仲,南宋莆田(今属福建)人,官至枢密院编修,撰《通志》二百卷。他在所撰《六经奥论-删诗辨》中说:"夫《诗》上自《商颂》祀成汤,下至《株林》刺陈灵公,上下千余年,而诗才三百五篇,有更十君而取一篇者。皆商周人所作。夫子并得之于鲁太师,编而录之,非有意于删也。"下文所引朱熹对孔丘删诗问题的话,见《朱子语类》卷二十三。
  
  〔28〕 申培 西汉鲁(今山东曲阜)人,武帝时为太中大夫。辕固,西汉齐(今山东淄博)人,景帝时为博士。韩婴,西汉燕(今北京)人,文帝时为博士。三人系"鲁诗学"、"齐诗学"、"韩诗学"的开创者。此三家《诗》学均由朝廷列为经学科目,其书均已亡佚。清王先谦有辑本《诗三家义集疏》。
  
  〔29〕 毛苌 苌一作"长",西汉赵(郡治今河北邯郸)人。相传是"毛诗学"的传授者。曾任河间献王博士。子夏(前507-?),姓卜名商,春秋时晋国温(今河南温县)人,孔丘门徒。相传《诗》、《春秋》是由他传授下来的。河间献王,即刘德,参看本卷第405页注〔31〕。
  
  〔30〕 大序 《国风》首篇《关睢》"小序"后所载有关《诗》的总序,综论古代诗歌性质、内容、形式和作用诸问题。小序,《诗》各篇题下对该诗所作的简要解释。郑玄关于《诗》大序、小序作者问题的意见,见其所撰《诗谱》。毛公,即毛亨。西汉鲁(今山东曲阜)人,一说河间(郡治今河北献县)人。相传是"毛诗学"的创立者。"毛诗学"传自毛亨,后人因称毛亨为"大毛公",毛苌为"小毛公"。
  
  〔31〕 韩愈 参看本卷第77页注〔1〕。明杨慎《升庵经说-诗小序》:"予见古本韩文,有《议诗序》一篇,其言曰'子夏不序诗'。"
  
  〔32〕 朱熹不信《诗》序,见《朱子语类》卷八十:"《诗小序》全不可信,如何定知是美刺那人?"朱熹《诗集传》对某些诗篇的评论与《诗序》不同。
  
  〔33〕 范晔 参看本卷第40页注〔9〕。他所撰《后汉书-儒林列传》云: "卫宏字敬仲,东海人也。九江谢曼卿善《毛诗》,乃为其训,宏从曼卿受学,因作《毛诗序》。"
  
  〔34〕 何楷 字元子,明镇海卫(今福建漳浦)人,熹宗天启年间进士。所撰《毛诗世本古义》,又名《诗经世本古义》,二十八卷。对《诗》三百篇勉强划分时代,附会作者姓名;名物训诂方面,引证考据较详。
  
  〔35〕 知人论世 语出《孟子-万章》:"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是尚友也。"
  
  〔36〕 《商颂》 包括《那》、《烈祖》、《玄鸟》、《长发》、《殷武》五篇。自宋代起,即有人怀疑《商颂》并非商代作品,清魏源《诗古微-商颂发微篇》考定为宋襄公大夫正考父所作。
  
  〔37〕 怨诽而不乱 语见司马迁《史记-屈原贾生列传》:"《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温柔敦厚,语见《礼记-经解》:"孔子曰: '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
  
  〔38〕 周召二南 指《国风》中的《周南》和《召南》。周是周公旦管理的地区,召是召公]管理的地区。但二南中所收录的诗,其范围除上述两个地区外,还包括南方江汉一带的诗。
  
  〔39〕 关于《诗经》序列先后问题,宋代学者如欧阳修《诗解-十五国次解》云:"《国风》之号,起《周》终《豳》,皆有所次,圣人岂徒云哉?"
  
  〔40〕 "《诗》三百"等句,见《论语-为政》。"放郑声",见《论语- 卫灵公》:"颜渊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恶郑声之乱雅乐也",见《论语-阳货》。
  
  〔41〕 嵇康(223-262) 字叔夜,三国魏谯郡(今安徽宿县)人。官中散大夫,撰有《嵇中散集》。
    




shaolingongfu.com was founded in China in 1996. The company has four divisions:Shaoin Services, Publication Services, Translation Services and Design Services.

Tel:0086-371-63520088
Email: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
QQ:76257322

 

free porn sites free porn sites sexmag free porn video with daily updates sex for young girls a pleasant experience see sex with mature women and lecherous mothers we have selected the best and most watched sex videos of xnxx daily updated collection of porn videos you can watch free porn videos of chic actresses hot porn video web sites You can watch these porn videos not only in our country but all over the world as we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