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 铭:新中国前三十年的确“闭关锁国”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作者:吴 铭(20180521)

  指责新中国前三十年“闭关锁国”是主流舆论的常识,当然,也是“改革开放”的前提,如果前三十年不“闭关锁国”,那么,后来的“开放”也就成了无的之矢。于是,许多网友就争辩说,新中国前三十年并非“闭关锁国”,而是积极推动与外国的政治、经济交往,积极发展对外贸易,与100多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等等。之所以对外政治、经贸易关系发展较慢,是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世界对我进行制裁、封锁、禁运的原因,所以,说前三十年“闭关锁国”是错误的。

  我不赞同这种争辩。

  我觉得,新中国前三十年,的确是“闭关锁国”的。

  大家应该清楚,所谓的“闭”“锁”针对的是什么。

  如果把“闭”“锁”的针对目标放在对外政治、经贸、军事关系,新中国前三十年的确是“开放”的,并不是“闭关锁国”的。

  但是,我这里说前三十年是“闭关锁国”的,是针对外资、外国商品倾销、外国知识产权而言的,并不包括对外贸易、文化交流、政治支援甚至军事援助。主流舆论在批判前三十年“闭关锁国”时,是不提针对什么的,但似乎暗示是对外资、外国商品、外资的知识产权的,这就给广大网友造成一个错觉,以为主流舆论的“闭关锁国”重点指的是对外政治交流、文化交流、经贸易关系或者军事关系,导致这些网友的争辩有些无的放矢。

  前三十年,新中国的“闭关锁国”,准确地说,是针对外资、外国商品、外资知识产权的,是绝对不允许外资进入的,是不允外国商品(主要是指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的商品)在中国市场倾销的,是不保护外资的所谓知识产权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新中国前三十年,的确是“闭关锁国”。

  这种针对外资、外国商品倾销、外国知识产权的“闭关锁国”的能力,是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新中国数代革命人民前赴后继、不懈斗争、流血牺牲换来的,是中国近代、现代革命,尤其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根本目标和伟大成就。自1840年以来,中国封建地主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等各阶级的代表力量,他们的革命,他们的流血,根本目标都在于争取这个“闭关锁国”的能力,但是,因为他们没有正确的革命理论的指导,没有发动人民群众,所以,他们都失败了,每斗争失败一次,中国经济主权就受到极大的损害,中国市场就更加开放,直到满清灭亡。“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先进分子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真理中看到了解决中国问题的出路。”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共产党的诞生尤其是毛主席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领袖地位的确立,真正为中国革命指出了方向,领导着中国革命胜利前进,于1949年建立了推翻帝、官、封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废除了满清、民国期间与列强签订的系列不平等条约,实现了“闭关锁国”的伟大目标,把外国资本、外国商品和知识产权(那时还没有知识产权这类概念),挡在了中国国门之外,确立了中国的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和货币主权,为中国的发展壮大奠定了坚实的政治经济基础。新中国成立后,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紧紧团结、发动和依靠全国各族人民群众,发扬愚公移山、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精神,在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和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的帮助支持下,也在美欧日等国共产党和劳动人民的帮助支持下,打破美帝国主义、苏联修正主义的围堵、压制,建立自己独立自主、体系完备、门类齐全、技术不断进步、生产能力极其强大、生产潜力不可估量的以公有制为基础的劳动生产体系,维护、巩固了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和货币主权,并以此为基础,支援了朝鲜、越南等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的独立和解放运动,建立了由中国主导的、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基础的世界政治经济体系,与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集团、苏联为首的修正主义集团三中鼎立,推动世界“大三角”格局形成。这个伟大的成绩的取得,与中国拒绝外资、拒绝外国商品在中国市场上倾销、拒绝接受外资的知识产权是有直接关系的。

  相应地,如果新中国前三十年不采取这种“闭关锁国”的政策,那么,中国独立自主、体系完备的国民经济体系和工业体系,根本不可能建成,更不可能巩固。也正是因为新中国确立了这种针对外资、外国商品、外资知识产权的“闭关锁国”政策,才遭到美、苏等霸权主义国家的联合打夺,它们很清楚“闭关锁国”的伟大意义。

  大清朝就算有一万宗罪、一万宗错,但是,“闭关锁国”不算错、不算罪!

  对外资、外国商品(主要是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的商品)、外资知识产权的这种“闭关锁国”能力,不是每个国家都有的,也不是能够轻易获取的,是要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靠一代代中华儿女革命、流血、流汗才能确立的,是极其宝贵的。在外交上,对第三世界国家和民族,美帝国主义拼命宣扬经济领域的新自由主义,即所谓全球化,反对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货币主权,强迫这些经济“落后”的国家改革国内的政治经济体系,开放其市场,鼓吹“小政府大社会”。但是,只要这些国家接受了美国鼓吹的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马上就被定位在“世界经济链”的最低端,发挥其所谓“比较优势”,也就是付出劳动、资源、环境等代价,得到一个GDP大气泡和对“世界经济贡献”的表扬,但这个“世界分工”中,其所得的利润分配极少,就是个“奴隶”。大家看看,世界上那些接受美国的这些新自由主义理论的国家,比如非洲国家、拉美国家及亚洲国家,有谁建成自己的工业体系了?有谁强大了?在接受了新自由主义、抛弃主权观念之后,他们基本上都是殖民地,永远没有富强的可能。难道日本、韩国不是美国的殖民地吗?不要被其表面上的繁荣迷惑了眼睛,一个广场协议、一个98金融危机,就把这些国家打回原形。再看看非洲、拉美那些国家,亚洲其他国家,其前途几乎看不到一丝光明。

  同样地,如果中国继续接受美国等资本主义大国的新自由主义欺骗,不搞“闭关锁国”,继续引进外资、开放金融、任凭其商品倾销、保护外资的知识产权,搞“与国际接轨”,融入所谓“国际市场”,鼓吹“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贡献,那么,中国的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货币主权,会继续沦陷,中国会成为纯粹的、彻底的殖民地,表面上GDP越来越大,钱越来越多,但是,实际上经济主权越来越少,国家和人民越来越穷。

  关于“闭关锁国”能力,请大家看看,非洲、拉美的那些国家,谁有这个能力?它们即使想“闭关锁国”,办得到吗?国际垄断资本会答应吗?但,美国的确有“闭关锁国”的能力,它可以轻易拒绝中国的投资。历史上的英帝国、法帝国、苏联等,也是有这个能力的。恐怕,只有政治、经济、军事上的大国、强国,才具备这个能力。我仍然相信,即使今天,中国也还是有这个能力的,只不过会不会用、敢不敢用。

  我希望大家在看待“闭关锁国”这个词的时候,一是不要将其作为一个贬义词,二是要看拒绝什么、接受什么、欢迎什么。

  前几天,美国的国务卿蓬佩奥说要帮助朝鲜“富”起来,我听了很好笑。朝鲜的人民群众,现在就比美国人民要富,何必求美国的帮助。在美国为期几十年的帮助下,非洲、拉美还有中国人民,富起来了吗?

  蓬佩奥能把开玩笑与说谎话完美地结合起来,不知道有几人信他。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