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榜、自杀、抑郁,这也是高考,却没人看见

User Rating: 0 / 5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编按:谈及高考故事,所有的媒体都会关注状元、985、211,但是每年能考生这些重点高校的,不过是百分之几的考生,那些绝大多数的、上不了重点甚至上不了大学的考生,被舆论习惯性地忽略了,仿佛他们从未出现。纵使每年都有不少这样的学生为此走上绝路,结束了年轻的生命,他们也不会被人重视……然而,能上重点的,绝大多数来自精英阶层,最终落榜甚至自杀的,是怀着改变命运梦想的底层。这样真的公平吗?

每年高考时节,全社会都注视着高三学生,媒体们也不断渲染“警察为考生开路”“妈妈为孩子‘旗开得胜’穿旗袍送考”“工作人员为父母送水”之类细节,一时间呈现出一幅含情脉脉的场景。可是,作为中国年轻人玩命厮杀的竞技场,高考实际上毫无温情可言。

6月7日,即将开始高考的一个河北男生跳楼自杀。早晨七点多,男孩的母亲外出给他买早餐,回来时,他已经从阳台跳下。据报道,这是他第三次参加高考。

接下来的一月,各地都会忙着给高考胜利者庆祝,关于高考状元的神话将层出不穷。而这则几乎没有引起人们注意的新闻,很快就会消失在信息流之中。

可是,新闻背后的东西,还会象幽灵一样四处游荡,挥之不去。

学生的自杀事件,早已是学生之间公开的秘密,尤其是在高中阶段。

由于新闻封锁,或是担心自己说错话,对于这类事件,人们都假装不曾发生。因此,学生自杀的事情几乎没有得到严肃统计,更没有过集体反思。但类似事件从没有真正消失过,尤其是在高考前后。

在一个阶层固化的年代,人们把上升的希望寄托于高考,因而对这个残酷的制度期许了太多善良愿望。悲剧把美好的东西打碎给人看以惊醒众人,本文也想还原高考的残酷原貌,打碎虚伪的温情。看清真相是残酷的,但未必没有用。至少,真相,可以避免有些人轻易付出生命。

网传某教师群的消息

2017年6月,几乎所有媒体,都在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40年前高考成功的老前辈们,纷纷现身说法,追忆那场改变自己命运的考试。澎湃新闻还采访了一系列上海的成功人士,“他们中有仁心仁术的医生,有著作等身的作家、有培育一代又一代学子的教授……”

媒体人似乎没有意识到,所谓的“改变命运”本身,另一面恰恰是社会等级制度的魅影重现。人们感谢高考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并非是因为高考本身,而是因为在考试结束后的四十年里,社会展现了越来越清晰的分化。刚好,借助高考,成功者站在了社会等级的前列。

如果媒体去采访那场高考的失败者,特别是在高考以后,下岗分流、进城务工,下海经商的失败者们,他们会得到完全不同的故事。这些人的故事会告诉我们,高考并没有那么大的魔法,魔法产生于严苛的社会等级。他们的失败并非由于40年前的那场考试,而是由于这40年里的社会变动。

实际上,40年前那场高考的录取率只有5.8%,578万人中录取了27.3万。谁的故事更有普遍性,难道不是很清楚吗?

如果历史并非如此,如果社会在高速发展的同时,没有出现剧烈的分化,40年前的这场高考,就不会留下那么刻骨铭心的烙印。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这个在今天当作笑话来讲的句子,却是四十年前那个相对公平社会的写照,至少是当时人们要建设的社会的写照。在那种背景下,高考最多是改变了人生道路,而不至于有“改变命运”之说。

高考成为公平的招牌,恰恰是以社会不公平为背景的。换句话说,只有社会越不公平,人们才越觉得高考公平。

社会差距越大,人们越臣服于高考的公平魔法。

但,这种魔法逐渐失效了。

一个人狂热怀念过去,大多是出于对现状的不满。回忆40年前高考的所谓“公平”,不正是由于现在的高考已经不公了吗?

一个孩子在高考中获胜,至少需要十多年的持续投入。但是农村孩子,农民工的孩子,城市工人的孩子,他们所得到的教育投入,和中上层家庭的孩子完全没有可比性。

2013年一考生查完成绩后写下绝笔信自杀身亡 图片来源:新华网

高考需要精密的计划、准备,严格的时间安排,计划和准备越早越好。中产家庭的孩子从小学就开始规律性补课,而农村孩子直到高中才开始学习制定学习计划。凭一张考卷决定胜负的高考制度,对于社会底层没有什么公平性可言。这是为中产阶级量身定做的考试制度。

可是,中产阶级也感到,高考的魔法逐渐失效了。

高考制度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在学习层面,大学的中心舞台属于竞赛生、自主招生录取的学生。每年北大清华的自主招生、博雅计划、领军计划,几乎没有农村孩子什么事,进入这些招生渠道的学生,也大多来自大城市,至少是中产的上层。

而大学招生体制越是朝着申请制转变,大学越是考察学生的“综合能力”,中产阶级的中下层也就越被赶出这块竞技场。

傅高义考察了恢复高考的历史,他在书里写道:

“……在各级建立了一套高度竞争性的精英考试制度,从小学到大学直到官场。他的目标不是促进社会平等,而是挑选最有才华的人,为其提供最好的教育机会。”

“1977年恢复的统一高考制度,并不是专门为选拔干部而设,而是一种为各行各业的大机构选拔最有才华的年轻人的制度。”

“他留给他的接班人的,是一种精英主义的干部选拔制度,它遵循着与帝制时代同样的通过考试选拔干部的原则。”

一句话,高考和社会公平没有太多关系,以前没有,以后更没有。人们之所以长期将其视为公平的象征,只是因为他们在社会分化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如果考生能明白了这一点,其实没有必要为高考的成败倾注那么多感情。

在我看来,一个人因为考上北大而得意、自傲、自我吹嘘,或者一个人因为高考落榜而丧失自信、绝望乃至自杀,都只是他少不更事的表现。他缺乏社会和历史的知识,错以为自己应该承担本该归属于社会的责任。

但是,很少有考生明白这一点。去年,北京文科状元熊轩昂对媒体说,现在的状元都是家里条件很好的,农村孩子得到的资源太少,人们无不称赞他的机智。但实际上,对于整天学习的学生来说,特别是学习社会历史的文科生而言,这本该是对当下社会的正常判断。

图片来源:秒拍

在学生高考崇拜的背后,运作着一套扭曲的高考价值观。这套价值观,对学生自杀事件,要负主要责任。

大部分人其实很清楚,社会正在“重新阶级化”。

尽管高中生或许还未曾听说“阶级”一词,但他们对高考的理解,却根植于这一社会背景。

肩负着培养年青一代责任的学校,本可以塑造新人,引导孩子们建立起对社会的全面认识,在批判中理解,在理解中批判。通过理解世界,以期孩子们完善人格,确立自我认同,树立宏大理想,谋求改造世界。这一任务非常急迫。

但是,高考的价值观完全与之相反。社会?自我?思想?批判?不存在的。考上了,你就是强者,考不上,你就是loser。这种对人本身极度不尊重的价值观,往往会在某一时刻直接摧毁失败者的自我意志。我有一个朋友,两次高考失败,第二次失败后,他在家里拒不出门,他跟我说,当时的感觉:“是以肠一日而九回,居则忽忽若有所亡,出则不知其所往。”可怕程度可以想象。

面对社会的压力,高考的价值观完全是犬儒的和个人奋斗式的。“进清华,与主席总理称兄道弟;入北大,同大家巨匠论道谈经”,在这种典型标语中,高考的成功被置换成对权力的膜拜和对名人的臣服。精致利己主义者的根子,正在千千万万的高考考场上潜滋暗长。

市场经济的丛林法则,在高考中也演绎得淋漓尽致。“提高一分,干掉千人”,在高考的机制里,所有人都是你的对手和敌人,进入考场,就必须打败他们。仿佛一切都是次要的,个人品德、自我认同、心理健康、远大理想、批判思维,都必须臣服在分数脚下。

高考所教给孩子们的价值观,就是不批判,不多想,默默地做题,默默地忍受,默默地等待,说是奴隶道德也不为过。

很多学生试图反抗这种价值观,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在一些不那么主流的学校,有些学生会非常鄙视学习好的人。他们会不断论证,很多学习好的人都做不了大事。还有的人,会主动辍学,逃离高考。自杀也是极端的反抗形式。

可是这些反抗最后往往归于失败。正如前文所说,高考制度的背景,是社会等级的魅影重现。真正逼迫学生的,并非高考制度,而是使得高考的扭曲价值观得以正常运行的社会变化。

我非常同情那些在高中时代匆匆结束自己生命的人,但必须承认,他们的反抗是毫无意义的。正如河北男孩的新闻很快就会淹没在信息流里,所有试图用自杀来反抗高考体制的孩子们(每个学校大多都有那么几个可怜的孩子),都将残酷地消失在历史中,惊不起一丝波澜。

讨论高考,我们习惯性陷入两种逻辑谬误。

2017年6月的媒体渲染高考回忆,避开五百多万落榜生,用百分之五的成功者去为他们代言。这叫幸存者偏差。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北大学生,他环顾四周,不禁感慨,北大挺好考的,我的同学不都在北大上学吗?你会认为他很傻。但澎湃新闻刊发恢复高考40年系列报道时,很多人却觉得挺感动的。

另一种是非此即彼。当我开始质疑高考机制,马上有人说,你质疑了又能怎么样?废除高考是不可能废除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废除的。废除了高考,社会最后的上升渠道也没有了。如果在这种逻辑谬误下思考,就没有任何严肃讨论的可能了。

展现高考的残酷一面,不仅是要展现高考自身。

在肃穆的考场里,社会等级的意识形态正在四处游走,在年轻人内心建立起它的统治。这是一场自诩公平的考试,却正在打碎教科书上所有关于公平的教导。这场考试,正在公开地把人分为三六九等。

高考背后的运转机制,才是所有高考生,都要面对和着手解决的问题。

理性地认清这个问题,那些在高考中试图自杀的人,就会明白高考根本不值得任何人为之死去。

不管是高考所谓的“成功者”还是“失败者”,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那么不管有没有高考,考没考上大学,都没办法获得历史意义上的(也是真实意义上的)成功。

参考文献:

[1] 澎湃新闻:上海作家赵丽宏忆40年前高考:圆了童年“上大学”的梦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01565

[2] 程中原等:《1976-1981年的中国》,中央文献出版社 , 1998年,第56-77页。

[3]【美】傅高义:《邓小平时代》,冯克利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年,649-650页。

[4] 汪晖:《去政治化的政治:短20世纪的终结与90年代》,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

关注公众号,输入“高考”可获取相关文章《老田:高考40年,改变命运的只有两代人》

作者:熊成帅

编辑:默默然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shaolingongfu.com was founded in China in 1996. The company has four divisions:Shaoin Services, Publication Services, Translation Services and Design Services.

Tel:0086-371-63520088
Email: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
QQ:76257322

 

free porn sites free porn sites sexmag free porn video with daily updates sex for young girls a pleasant experience see sex with mature women and lecherous mothers we have selected the best and most watched sex videos of xnxx daily updated collection of porn videos you can watch free porn videos of chic actresses hot porn video web sites You can watch these porn videos not only in our country but all over the world as we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