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企研发不要钱吗?都去盗版,谁来为你们研发药物?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警察同志,我求求你,不要去抓那个药贩子,正版抗癌药要四万一瓶,我吃了两年,房子吃没了,家人吃苦了;他卖给我们的印度药才500一盒,他是真没挣钱。你要是抓了他,我们就得等死啊,我想活,我不想死!

  一个身患白血病的老阿姨抓着警察的手如是说。

  “印度盗版药在市场上的流行,是对我们正版医药商的伤害!未经授权的盗版药,就是假药,这是一种严重的违法侵权行为。”

  一个衣冠楚楚的医药公司代表义正词严地说。

  每一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但是制药公司对于新药的销售和定价有绝对的控制权,导致药品价格畸高。而大多数国家又严格执行药物专利保护制度,以保护技术的独占性排他性权利,并作为一种“刺激”,来激发作者继续生产。

  然而,印度,是个特例。

  印度的专利法不承认药品专利,印度的制药公司可以大规模地仿制跨国制药巨头研发的新药,并出台了——适用于专利强制制度:

  当资本控制下的“知识产权”危害到居民健康和国家安全的时候,国家有权不经过专利所有者的同意,将它强制许可给本国生产厂家来进行强制仿制,这能够防止落后国家因为买不起专利药而无法保证国民基本医疗和国家安全。

  于是,印度成为了“世界药都”。

  其实,在2001年以前,中国也没有承认药品的知识产权,但是为了加入WTO,而不得不妥协,接受了资本主义世界的游戏规则。

  美方的解释是:知识产权可以鼓励公司以及个人的发明和创造。

  在这里,我表示坚决的反对!应该这么说:在现行制度下,知识产权可以一定程度地鼓励公司以及个人的发明和创造,但是其更会限制这些信息和创造的传播。

  要知道,“专利”不仅仅是一种刺激,更是一种资本。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药物在专利期内,绝大部分人都吃不到便宜药的原因——药物是这个社会的福祉,而绝大部分的创新药物都是掌握在资本控制的制药公司手里。

  我们来看看研发新药的药企,到底有多赚钱?

  根据《制药业的真相》一书,美国的十大制药公司的平均利率润为 17%。以诺华为例,2016 年的销售额是 485 亿美元,净利润 66.98 亿美元,利润率 13.8%。

  在卫生经济学里有一个名词——灾难性医疗支出。

  当一个家庭自付的医疗费用超过家庭可支付能力的 40% 时,就认为这个家发生了灾难性的医疗支出。

  我见过,有妈妈在自己得病后,为把家里仅有的十几万存款留给孩子而自杀的;也有妈妈在孩子得病后为筹治疗费提供过性服务的;还有为了治病借高利贷的,裸体彩绘表演行为艺术的,天桥下乞讨的······凡是能变成「救命钱」的交换物,都被变卖。

  我们都知道,资本不是慈善家,企业是要赚钱的,像医药、能源、粮食、安全,是不是应该完全交给市场和资本去自行发展?

  如果影片中所描述的不是治疗白血病的药,而是粮食,如果有一天,大米要涨到了一万块一斤,普通人吃不起了,但粮食生产商也很为难——我们的大米,使用了高科技的基因技术,一颗管饱,百病不生,我们是有知识产权的,我们的研发投入是天价的,我们的定价没有任何问题,就值这个钱,吃不起,就不要吃!怎么办?

  当然这是假设在我国并不成立,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对专利的反思。

  首先,专利并不是个人独创。因为,任何一个知识产权的形成都离不开对人类共同拥有的知识财富的应用。

  诸如,牛顿力学,你建房子,修公路,修桥,发火箭,发卫星等都要用它。爱因斯坦、普朗克、玻尔、希尔伯特,欧拉等科学家们的发明,人们经常用。如果当初袁隆平将杂交水稻申请专利的话,会不会是当今首富?马克思的辩证法和唯物论我们不离手,是不是要给德国交专利费?毛泽东思想是不是也要申请专利?

  从表面上看,知识产权保护是为了激励新技术、新发明的产生,是为了人类的共同利益,但实际上知识产权保护的只是资本家的商业利益。资本雇佣了科学家发明了一项重要的科学技术,那么这项专利是属于资本家的。比尔盖茨就是通过垄断他人研发劳动获得的技术来牟取暴利。

  如果这个知识产权没钱赚,那么资本是绝不会研发的,即使这项技术对人类大有好处。反而,它通过对自然科学知识的实用性占有来侵犯人类自由运用自身智力权利的基本人权。它使某一个人或某几个人在某个时期,通过占有人类共同的知识财富,运用了一下自己的智力,就得以强迫世界上其它数十亿人都不能同样运用他们的智力。

  马克思曾在《鸦片贸易史》中指出:

  “英国政府在印度的财政,实际上不仅要依靠对中国的鸦片贸易,而且还要依靠这种贸易的不合法性。如果中国政府使鸦片贸易合法化,同时允许在中国种植罂粟,英印政府的国库会遭到严重灾难。英国政府公开宣传毒品的自由贸易,暗中却保持自己对毒品生产的垄断。任何时候只要我们仔细地研究一下英国的自由贸易的性质,我们大都会发现:它的‘自由’说到底就是垄断。”

  今天,世界贸易组织的知识产权制度正是当今发达国家的“鸦片”贸易,而知识产权正在成为当初英印政府手中的“鸦片”。

  影片中程勇走私印度格列宁,很显然是不符合这样的专利精神的,病人购买“假药”也是在和资本主义专利精神唱反调。但是,听起来多么高大上专利精神到底专门在维护谁的利益?

  大家都得了慢粒白血病,得吃抗癌药,但抗癌药两万多一盒,一个月一盒,普通人两年吃下来,一套房子就吃没了,为了治病,就会把整个家庭拖入深渊,最后还得绝望地等死。

  但对于这对于富人阶级来说,不算个事儿,一个月两万的支出不过是毛毛雨。NBA的巨星“魔术师”约翰逊几十年前就就感染了艾滋病毒,长期始用昂贵的药物治疗,到现在还是活得好好的,容光焕发继续当他的篮球名宿,这放在普通人身上,是难以想象的。

  有句俗话叫做:“有钱能让鬼推磨”应该改为“有钱能改生死簿”。

  克服贫富分化,恢复大多数人与生俱来的、毋庸置疑的生存权,我们需要跳出现在固有的思维框架,另辟蹊径。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