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出生性别比逐渐恢复正常说起

User Rating: 0 / 5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随着一胎化的终结,计划生育政策的逐渐放开,困扰我国30年的男女出生性别比问题正在迅速解决,走向平衡。

  有一件好事要报告下,随着一胎化的终结,计划生育政策的逐渐放开,困扰我国30年的男女出生性别比问题正在迅速解决,走向平衡。

  2014年的时候,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全世界约有近20个国家和地区存在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但中国最为严重,一是出生人口性别比最高,其次是持续时间最长,超过了30年,同时波及的人口最多。

  请注意,重男轻女是全球性现象,但是出现失衡的只有20个国家地区,其中中国最为严重,没有之一,原因是啥呢?

  其本质原因是在发展水平落后造成的重男轻女观念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实行了强制的一胎化少生政策。90%的中国人三代以内都有农民。由于农业社会低生产率和需要重体力劳动的特征,以及长期发展程度低政府无超强基层管辖能力,造成必须有男丁从事繁重的农业体力劳动,保卫村庄和家庭安全,免受欺负,因此形成儿子养老,重男轻女文化。

  我国有一个历史名词叫“械斗”,即村庄之间因为矛盾持工具打斗,现在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实际一直到八九十年代还存在械斗,不要说相邻的村子,同一个村里面因为争夺水源,土地以及各种纠纷进行打斗的事情更是非常常见,家中没有男丁只能忍气吞声,孤儿寡母家庭如果遇到村里有流氓村霸更是会很容易遭受各种侵害。

  我外公外婆一辈子与人为善,十几年前,由于不愿搬到县城,他们独自在山村老家里生活,结果就被村里的一户流氓欺负,这户人家因为老两口没有答应他们关于山林承包的要求,居然直接闯到老两口家里,把我外公外婆家的房屋上面的瓦全部揭开,房屋所有的墙壁全部打通打烂,由于瓦都被揭了,房顶也被打烂,一下雨屋内水流成河,完全无法居住,财产和物品大部分损坏,也无处放置。

  我舅舅们和妈妈赶到村里,报了警,这种闯进他人家里破坏财产的犯罪行为,猜猜派出所处理结果是什么,拘留七天。要赔钱?那属于民事诉讼,自己上法院去告吧。妈妈和舅舅多年来一直劝说外公外婆搬到县城住,老人说习惯了乡村生活就是不愿意,这件事情发生后外公外婆也没办法了,房屋基本无法修葺,重新建是一笔巨大的费用,而且难保不被那户人家继续欺负。于是外公外婆搬到了县城,彻底离开了居住了几十年的山村。

  还有一个是养老体系,除了需要男丁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以及保护家庭和村庄外,还有就是我国养老体系还不完善。

  根据湖南省政府的数字,2017年初总共有910万湖南农村老人参与农村养老保险。报告原文“我省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提高至每人每月80元,此举将惠及909.74万(不含暂停待遇人员28.57万人)60周岁及以上参保人员。”

  没看错,在你看这篇文章的时候,光是一个湖南省就有900多万老人靠一个月80元的养老金活着。而我国传统上家庭经济收入责任和养老责任主要由儿子承担。

  因此重男轻女背后的本质还是利益,要根除这一现象,只有城市化,工业化,提高社会综合治理水平,提高妇女就业率,清除重男轻女存在的土壤。

  让家庭安全不再是由家庭或者家族的男丁来保证,而是由政府和警察来保证;不断提高工业化水平和科技水平,让男女在生产效率上逐渐接近,让女性工作挣的钱不比男性少,甚至可以更多;政府建立养老体系由政府提供养老金;同时要提高妇女就业率,提振妇女在家庭和社会的经济地位。

  当生儿生女得到的利益不相上下,重男轻女的土壤就被清除了,重男轻女的观念才会逐渐消失,这个全社会观念的扭转是漫长的过程,因此为了加速观念扭转的过程,还要加强全民族受教育水平,受教育水平提高有助于根除固有观念,也可以极大的提高女性的地位。

  具体的说就是普及义务教育,加强高中阶段教育,保证男女入学比例。

  在城市化,养老体系,妇女就业,工业化水平,基层管理等基础问题都还在解决进程中的时候,在重男轻女的土壤未得到清除的时候,搞一胎化是灾难,因为其通过各种惩罚性手段抬高了生育成本,极大的降低了女婴生存下去的概率。

  我们可以从简单的对比数据来看,如果没有外界影响,全球性别比无干扰水平为103-107,男孩死亡率高所以自然出生率稍高,大自然的神奇之处。

  在全面一胎化的背景下,中国有四个地区实行了二孩试点,其中我国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是我国唯一连续三十年试点二孩的县城,到2000年的时候,0-4岁组性别比为102.7,非常健康。而临汾市总体水平是110.7,也就是同在临汾的其他县性别比远比翼城失衡,而山西总体是110.4。值得一提的是,不仅性别比正常,而且翼城县的老龄化水平也远优于全国水平。

  同样进行了二孩试点的湖北恩施,河北承德,甘肃酒泉,性别比全部优于周边地市和全省水平,例如酒泉2000年的0岁-4岁人口性别比为110,虽然也处于失衡状态,但是远远低于甘肃省的119和周边张掖的121。湖北恩施州2010年的0岁-4岁人口性别比为109,远远低于湖北省的124和临近的湘西州的118。

  为什么完不成的十二五计划目标,最后神奇的完成了?

  放开二孩有什么好处?非常简单,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会很快得到治理。实行计划生育以前,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一直处于平衡状态。

  1980年底我国出炉一胎化政策,约从1982年开始,出生人口性别比出现偏高为107.2,之后一路飙升,1994年以来,出生人口性别比始终在115以上,不管使用何种手段,完全无法阻止出生人口性别比一路走高,2004年达到最高峰121.2。

  尽管使用各种手段进行治理,在这之后出生性别比依然出现有升有降的态势,到2006年降为119.25,到2008年又上升为120.56,到2010年又下降为117.94,出生性别比涨涨跌跌不受控制,显示我国试图控制出生人口性别比的各种行政手段并没有什么突出的效果。

  2011年11月,国务院发布了《国家人口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2015年的出生人口性别比目标为115. 而在这个规划提出的时候,2010年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7.94. 这是中国首次把控制人口出生性别比纳入国家规划。

  也就是说,从2011年出台的十二五人口计划就可以看出,当时的计生委对控制中国出生性别比是完全没有信心的,为什么呢?2010年是117.94,到十二五末的2015年下降到115,五年总目标仅仅是下降2.94个百分点,平均每年才下降0.588个百分点。

  实际上也是如此,一直到2014年,也就是十二五倒数第二年,统计数据出来一看,出生人口性别比从2010年的117.94变为2013年的117.6,三年总共才下降了0.36个百分点。因此当年所有人都认为,十二五末期2015年的115目标肯定完不成了。

  下图是《南方都市报》当时的报道《十二五出生性别比目标恐难完成》,下图是新华网当时的报道。

  我们知名“人口学家”翟振武在2014年8月接受南都记者采访,记者问到十二五规划的出生性别比2015年下降到115可能完不成,他的回答是“制定十二五规划时,已经预计到了难度”,而且又强调了一次115这个目标实属不易。这个回答意思很明显,就是115这个目标本来就很有难度,完不成也很正常。

  “制定十二五规划时,当时已经预计到了难度,”曾参与多次人口政策调整的中国人口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告诉南都记者,尽管按照“十二五”所制定的目标,出生人口性别比仍处于严重失衡的状态,但从中国持续多年的现实情况看,要实现“115”这一目标已属不易。

  实际上,2014年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中国全面实施单独二孩,从翟振武的回答,很显然不管是卫计委,还是他本人,并预计到单独二孩会给出生人口性别比带来如此大的改变。

  2013年依然高达117.6的出生性别比,让所有人都认为2015年控制在115的目标完不成了。

  实际上,2014年实施单独二孩(即只要一方是独生子女,就可以生育二孩)之后,立即出现了奇迹,出生性别比从117.6大幅下降到115.88,一年时间下降了1.72个百分点,是计划生育三十多年来出生性别比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年。

  更重要的是2015年,竟然还在2014年基础上再次大幅下降2.37个百分点,再一次刷新了下降幅度的记录,出生性别比竟然优化到了113.51,不仅完成了115的目标,而且还大大超过。

  仅仅在2014年,看起来还不可能完成的2015年控制在115的任务,竟然因为单独二孩政策,2015年轻松达到了113.51。2016年1月1日,我国全面放开二孩生育,进一步放松了生育限制,2016年出生性别比继续下降到了112.88。2017年的出生人口性别比虽然没有公布数据,但是肯定继续大幅下降,为什么这么说呢?2018年1月,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底中国全体国民性别为104.81。

  而2015年总人口性别比为105.02,2016年总人口性别为104.98,也就是说,2016年比2015年下降了0.04个百分点,而2017年比2016年下降了0.17个百分点,下降幅度还有所增加。

  所以估计2017年的出生性别比比起2016年的112.88还有大幅下降,估计到了110-111左右。

  以我国第一生育大省山东省为例,山东省2017年出生人数占全国比例高达10%(中华复兴靠山东啊),2017年山东省出生性别比由2016年的112.6下降为111.12。从2014年放开单独二孩开始,2013-2017年短短四年时间,全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从117.6下降到了111左右的水平。今年(2018年),全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很可能还会进一步下降。

  二孩政策放开带来的安徽奇迹

  看了全国的情况,我们拿全国人口比例失衡最严重的省份之一的安徽省来看下,二孩政策不断放松,对安徽省带来了多么大的改变,从数据上来看,堪称“安徽奇迹”。

  2010年全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7.94,而安徽省出生人口性别比是128.6.,远远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经过三年的强力治理。根据新华网合肥2016年1月21日报道,安徽省卫计委公布2013年出生人口性别比依然高达124.57,2010-2013年三年下降4.02个百分点,按照这个速度,十二五规划的2015年119.78目标是肯定完不成的。

  然而在2014年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当年性别比大幅下降到120.48,一年狂降4.09个百分点,超过之前三年的总和。

  这是安徽省万万没想到的结果,不仅如此,在2014年的时候,安徽省的目标还是力争到2015年控制在119.78,结果没想到2015年性别比大幅下降到了117.4。

  到了2017年,根据合肥晚报2018年2月26日报道,2017年安徽省出生人口性别比下降到113。从2013年-2017年,逐步放开二孩的四年时间安徽省出生人口性别比从124.57大幅下降到113,大幅下降11.57个百分点,堪称安徽奇迹。

  如果看发展水平较高的省会合肥市,根据合肥市统计局发布《2014年合肥市妇女发展纲要监测分析》,统计2013年全市出生人口性别比还是113.61,

  随着2014年单独二孩开始执行,到2015年性别比居然就大幅下降到107.32,短短两年时间就几乎恢复到正常值了。到了2017年,合肥市人口出生性别比如今已经完全恢复到了正常值。

  从山东看为什么放松计划生育会大幅改善出生性别比?

  从2014年二孩政策逐步放松开始,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大幅下降是全国性的,几乎所有省份都出现了大幅改善。那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呢?

  和大多数人想象的不同,我国出生性别比例失调主要是二孩和多孩,一孩的出生性别比反而总体比较正常。

  以2005年的1%人口抽样调查为例,当年出生性别比为120.49,一孩性别比为108.41,二孩为143.22,多孩为152.88.

  也就是说,性别失衡的拉高主要来自于生育二孩和多孩的家庭,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些家庭在生育一孩的时候进行性别选择的极少,这说明我国虽然存在重男轻女观念,但是总体来说是愿意生养女儿的。

  问题在于,在生育一孩时都没有进行生育选择的家庭,为什么在生育二孩和三孩的的时候进行了生育选择?

  为什么二孩以及多孩出生性别比会逐渐偏高?这不只是中国独有的情况,也是全世界共同的特征。主要原因是生育成本的逐渐增加。

  即使没有搞计划生育,由于生的越多,家庭负担的养育总成本越高,进行生育选择的可能性也会越来越大,所以总体出生性别比也会呈现多孩>二孩>一孩的情况。

  而中国的一胎化政策下,生育还增加了惩罚成本,如果生育二孩的惩罚总成本是1,那么生育三孩的总惩罚成本就是2甚至更多。

  以深圳2013年1月1日实施的计生条例为例(目前已经废止):

  “超生一个子女的,对男女双方分别按计征基数一次性征收三倍社会抚养费;超生二个以上子女的,以超生一个子女应当征收的社会抚养费为基数,对每个超生子女以超生子女数为倍数征收社会抚养费;”

  什么意思呢,如果生了第二个孩子,2012年深圳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0742元,夫妻双方加起来为81484元,三倍为244452元。换言之,在深圳生了第二个孩子,罚款数额为244452元;如果生了第三个孩子,那么总罚款数为48.8万元

  由于生育二孩和多孩的成本大大上升了,在生育二孩和多孩的时候进行生育选择的比例就大幅上升,因此二孩和多孩的性别比大大超出正常值。

  因此放开二孩生育,把生二孩的总惩罚成本降为0,生三孩的总惩罚成本降为1,降低二孩和多孩的生育成本,可以提升女婴存活的概率,有效降低出生性别比。

  简单的说,要想降低性别比,最核心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降低生育成本。降低生育成本,一个是可以刺激国民多生,增加生育孩次。因为一孩无男孩的概率是50%,二孩无男孩的概率是25%,三孩无男孩的概率是12.5%,四孩无男孩的概率只有6.25%,孩次越多无男孩的概率就越小,人群可以通过多生孩子的方式来完成有儿子的愿望,降低人群进行生育选择的比例。

  换句话说,如果某个家庭一定要想有儿子,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多生,一条是进行生育选择,多生的成本大幅提高了,自然会有更多的人选择进行生育选择。反之多生的成本大幅降低了,自然也会有更多的人放弃生育选择而走多生这条路。

  二是对某个孩次,可以提升该孩次的女婴存活率。也就是生某个孩子的时候,成本的高低直接影响国民对这个孩子进行生育选择的意愿。用直白的话来说,生育成本越低,肚子里的女婴越安全。增加生育成本,流掉的女婴会比男婴更多,反过来说,降低生育成本,活下来的女婴数量会比男婴更多。当然了,如果生育成本够高,不管男婴女婴都不会被生下来而是被流掉。

  降低二孩生育成本可以极大的改善二孩性别比,这不是理论分析,而是实际已经发生的事实,还是以出生人口,以及二孩人数占全国第一的山东省为例:

  山东省2016年在全面二孩放开后,二孩出生人口性别比出现了惊人的改变,从2015年的119.94下降到了2016年的110.9,一年大幅下降了9.04个百分点。

  实际上这不是山东的孤立现象,二孩逐渐全面放开后,几乎所有省份二孩性别比都大幅下降。

  另外多说一句,一方面,一孩性别比总体接近正常说明我国家庭普遍愿意生养女儿,另一方面,一胎化之后考虑到农村实际情况,我国在农村陆续普遍实行的头胎是女儿,可以继续生二胎的政策。

  还有就是我国部分地区计划生育比较宽松,罚款两三万了事。这三点挽救了我国一孩的出生性别比,否则我国一孩性别比不会是接近正常值,总人口最高出生性别比也绝不仅仅是121。

  尤其是头胎女儿允许生二胎的政策,极大的降低了生育成本,保证了一孩性别比还算正常。

  如果进一步提高惩罚成本,例如把生二胎罚款抬高到一千万,并且父母要判刑,那就基本不会有人生二孩和多孩了,原本在二孩和多孩进行的生育选择,会全部转移在一孩进行,一孩的出生性别比就不会是现在的接近正常值了。

  最后说几点感想:

  1: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国家制定的政策要基于人性去制定,激发人性中的善,抑制人性中的恶,不要去考验人性。

  为了节省几元钱的公交费,有的人就愿意多走几公里路。

  为了一个年薪10万的工作,人就可以每天对着电脑,承受眼睛近视200度的代价。

  为了一个月三四千元的工资,很多人就可以接受在满是粉尘,工作环境恶劣的地方工作,不惜损害自己的健康。

  如果生孩子罚款十万,一定会有很多妇女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堕胎。

  一件事的成本和利益,会极大的影响人类的行为。

  深圳2013年的24万二孩罚款政策,就是考验人的人性,当一对小夫妻意外怀孕二孩,他们会立即面对是流掉自己孩子还是缴纳24万罚款的选择。

  当时有不少夫妻还是想方设法的生下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比如在老家缴纳罚款。但是也一定有一些夫妻,在2013年选择终结了自己第二个孩子的生命。

  如果当初搞一胎化,就不说把罚款改为奖励了,稍微改变一下罚款形式,也可以挽救大量女婴的生命,

  比如在男女比例失衡地区,如果超生是男孩,那么罚款为1,如果超生是女孩,罚款降低为0.5甚至不罚款,降低生育女孩的成本,同样也可以促使更多的夫妻选择不流掉女儿,保住更多女婴的生命。

  2.性别比失衡,人口政策是主要因素。

  建国后中国进行了大规模的移风易俗,扫除和禁止遗弃甚至溺杀女婴的行为,提倡男女平等和妇女解放,妇女能顶半边天,极大的改善了中国的出生性别比。这些政策对中国性别比一直处于正常发挥了巨大作用。也让中国人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巨大变化,也大大提高了女性的地位,

  比方说在中国的商界,存在大量的女性企业家和女性高管,而这些年我遇到过的各种国外高层和高管不少,不要说中东,南亚,东南亚了,就连日韩这样的国家,女性高管和总经理数量也极少。

  在深圳十年,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来自非洲和中东的女性高管,来自东南亚,日本,韩国客户的女性高管可以说几乎绝迹寥寥无几。而国内公司,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碰到女性高管都不奇怪。我之前写过一个半导体系列文章,中国最大的半导体公司海思,总裁何庭波女士就是女性。

  胡润2015年发布过一个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单,全球白手起家身价10亿美元的女富豪只有73个,只来自区区十个国家,而中国有49个,美国有14个,其他国家只有10个。

  这背后是中国女性能受到良好的教育,同时具有世界第一的劳动参与率,能够获得独立的经济来源,提高了社会地位。

  当今中国,重男轻女思想虽然在我国城市化,工业化发展滞后地区广泛存在,但是和以前已经产生了巨大的不同,

  《唐山大地震》电影就是典型,里面的妈妈在灾难时刻选择了救弟弟,说明存在重男轻女思想,但是她其实总体对女儿并不算差,并且一直心存愧疚。

  在现在的中国,在没有较大的成本因素影响下,即使仍存在重男轻女思想,中国家庭都会把女儿生下来,我国搞一胎化三十年,即使在明知生第二个会被惩罚的情况下,我国一孩性别比一直总体正常就是最好的例子,。

  再以2017年的山东为例,这个被认为是比较保守的省份,在完全放开二孩生育的情况下,生育性别比下降到111.12,也就是211.12对夫妻生下111.12个儿子和100个女儿,男孩比例为52.63%

  而按照正常的103-107的比例,就按105算好了,男孩比例为51.22%。也就是说,2017年进行了性别选择的山东夫妻比例仅为1.41%。不出意外这个数据还会继续下降,因为我们注意到,山东一孩性别比正常,二孩性别比已经优化到110以下了,但是山东三孩性别比失衡还非常严重,2016年高达201.2,因此只要放开三孩生育,进一步降低成本,山东性别比彻底恢复正常只是时间问题。

  我们搞计划生育的目的,不是一昧的降低或者增加中国人口,而是要追求健康的,正常的可持续发展的人口结构。

  3:降低而不是提高生育成本需要成为我国以后发展的大方向。

  二孩逐渐放开后,2014-2017年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从117.6大幅下降到估计110-111左右,今年预计还会继续下降向正常值靠近。彻底放开三孩和多孩生育,将会有助于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完全回归正常。全面放开生育,已经刻不容缓了。然而仅仅放开生育也是不够的,2017年我国多孩出生仅仅116万人,占出生人口比例仅仅6%多一点。

  除了人口政策以外,例如房价,教育减负等因素也会提高生育成本,从而抑制生育率,继而影响到性别比,因此也要在这些方面下功夫,例如坚决落实房子的居住功能,停止把教育责任推给家长的做法。

  另外我国还需要在更多方面降低生育成本,例如购房减税,以家庭为单位征税等等。

  4:感谢推动二孩政策的幕后英雄,他们是真正的爱国者。

  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就发现国内有不少人口学者,在前几年不断联名向中央,全国人大和卫计委递交建议书,建议逐渐和全面放开二胎。实际上这个建议也最终被采纳。

  例如2015年初,就有39个人口学者联名递交建议书。

  这些学者的建议,最终转化成了实际的成果,从2014-2017年,数百万二孩得以降生,数十万女孩避免了被流掉的命运,顺利诞生在这个世界上,她们中一定会有很多人走进高中,走进大学,感受世界的精彩。

  同时由于出生性别比例的改善,也有助于降低全社会未来的犯罪率尤其是女孩遭遇性犯罪几率。一定会有不少国民从中受益。这是让我们欣慰的,至少我们可以知道,不管在何时,总有一些人在努力拯救国家的前途和命运。

Pin It

shaolingongfu.com was founded in China in 1996. The company has four divisions:Shaoin Services, Publication Services, Translation Services and Design Services.

Tel:0086-371-63520088
Email: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
QQ:76257322

 

free porn sites free porn sites sexmag free porn video with daily updates sex for young girls a pleasant experience see sex with mature women and lecherous mothers we have selected the best and most watched sex videos of xnxx daily updated collection of porn videos you can watch free porn videos of chic actresses hot porn video web sites You can watch these porn videos not only in our country but all over the world as we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