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良:从央行和财政部的争论来看,央行已经完全沦陷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张宏良老师民族复兴网群聊天摘录)

  从央行和财政部的争论来看,央行已经完全沦陷,是在配合特朗普制造中国金融危机。与之相比较,虽然财政部仍然在坚持西方的发展模式,但是并没有直接被特朗普领导,还在顾忌中国发生危机,所以才降低赤字率,保留好应付危机风浪的最后一支船桨。中美贸易战爆发以来,中国P2P网贷平台连续一百多家倒闭或停摆或跑路,目前已形成的待收金额超过400亿人民币,由此造成了成千上万的金融难民,目前中国金融难民风潮还正在蔓延,如果一旦引爆地方债这个庞大的核弹,中国所谓40年的发展将被彻底格式化,出现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经济危机。此时央行不仅自己继续增发货币,还在迫使财政也扩大赤字,这种继续扩大货币和债务堰塞湖的做法,完全是美国对华战略的一部分,绝对不可能是偶然巧合。如今中国无论左派右派还是那些老人派,大家都嗅到了危机的味道,只有央行代表的金融界,也就是中国危机最可怕的地方,在故意装糊涂。现在看来,推倒中国这堵墙的最后那只手,不会像苏联那样是来自于共青团,而肯定是来自于央行等各大银行。特朗普下令中情局准备冻结资产的那些官员,全部来自于银行领域。可见特朗普这句话就是说给央行听的。

  对于银行许多官员来讲,眼前的选择很明显,中国不执行美国引爆中国金融炸弹的任务,马上就会完蛋;如果执行这个任务引爆中国金融危机,虽然问题也会暴露,但是至少还可以携款逃往西方国家。在这种情况下,当事者肯定会选择个人的活路,而不是中国银行的活路。最近网贷平台的全面爆炸,让我们更加看到了这个危险的迫近。

  大家仔细研究一下特朗普,就会发现这种危险正在逼近。很多人都忽视了特朗普的身份,特朗普与一般美国总统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是商人出身,并且是顶尖巨商,他比任何西方国家领导人都知道一个国家的经济软肋在哪里,再加上美国最庞大的情报部门的情报,特朗普不可能不知道中国国内和民间债务的真实情况,他也不可能不利用这种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债务危机。大家千万不要说美国的债务更大,美国的债务与中国债务性质完全不同,美国的债务一部分是欠外国的,一部分是欠富人的,与老百姓基本无关。所以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老百姓才会该吃吃,该喝喝,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看电视里老板跳楼。当然,当时美国金融危机没有波及到老百姓,也与中国仗义出手,把危机转嫁到自己头上有关,比如两房债务就是中国接过了美国的危机。但是如果中国发生债务危机,美国也会同样救中国吗?答案是否定的。

  而目前中国的地方债务和民间债务都是欠老百姓的,而且都是打着国家旗号欠老百姓的,最近出事的网贷平台,几乎全都是打着国字的旗号,一旦出问题就是政治问题。到时候单纯依靠维稳力量是根本压不住的,维稳力量只能压住老百姓的政治要求,而绝不可能压住老百姓的活命要求。中国情况的危险就在这里。

 

  关联阅读:

央行和财政部吵架了

来源:网络


  争论的虽然是化解金融风险和促进经济增长这种重大问题,但只要一进入吵架模式,节奏就和普通吵架没区别了。

  双方交锋异常精彩,信息量很大,对于理解经济走向和政策制定很有益处。我们一起围观一下。

  1、财政政策积极吗?

  央妈:你财政政策不积极,经济下行压力下,你还将赤字率从3%降低到2.6%,太过分了。

  原话:“为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金融部门正在去杠杆,货币政策实际上是稳健中性的。在这种背景下,财政政策应该是积极的,然而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财政收入以较高的速度增长,今年预算安排的赤字率是2.6%,与去年3%的水平相比是紧缩的。即使按照一些财政专家所测算的,实际的赤字率可能达到3%,那也不是积极的。因为对地方债务控制后,总的财政政策不可能积极。”

  财爸:你太不严谨太不专业,只看到一般预算内的赤字率,如果你看专业点,就会发现我很积极。

  原话:“简单地用赤字率衡量积极财政政策,可适用于一般经济评论场合,但对于专门研究财政体制和政策来说,是不够严谨的……

  虽然官方赤字口径未发生变化,但财政部门在实际操作中已统筹考虑多种渠道加大积极财政政策力度,因此不能将赤字规模与积极财政政策的力度简单等同起来。”

  有才金银点评:财政部的回击毫不客气,直接说一个大国央行的研究局长不专业,人家可是专门吃专业这碗饭的。

  2、谁是高杠杆的推手?

  央妈:金融机构是被迫加杠杆。

  原话:“金融乱象实际反映的是实体经济和整个体制机制的问题,金融机构的杠杆是被动加起来的,是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规模扩张、杠杆率攀升的结果。”

  财爸:你不知道央行应该保持独立性的吗?自己没骨气,现在却来怪我,谁逼你去接客了?

  原话:“中国实施货币政策有很多客观困难和约束条件,央行有不少苦衷可以理解。可让人遗憾的是,一些内部专业人士主观上对中央银行的独立性和权威性缺乏足够重视……”

  有才金银点评:财政部批评对方没骨气,是一种很居高临下的吵架方式。

  3、谁骗了谁?

  央妈:金融机构是弱势群体,详细的财政情况你不公开。

  原话:“与地方政府相比,金融机构相对弱势。金融机构通常只能从公开渠道获得信息,很难实质性审查地方政府的资本金来源。目前的预算管理并没有将经常性预算与资本性预算分开,地方政府也没有公布政府资产负债表,财务信息的透明度依然很低。在当前条件下,金融机构很难按照市场化原则有效识别项目风险。”

  财爸:憋给我装傻白甜了,你就是个心机很深的绿茶婊,把地方政府耍得团团转。

  原话:“金融机构在地方债乱象中,很大程度上扮演着“共谋”或“从犯”的角色,绝不是只会产生幻觉和弱势的“傻白甜”。地方政府不规范举债的各类形式、各个环节,几乎都有不同类型金融机构参与,其包装操作之复杂,远超出基层财政部门的工作水平。在以前地方举债处于灰色地带的情况下,不可能在像发行政府债券一样明面上公平竞争,金融机构在帮助地方政府融资时,自然设计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既要确保刚性兑付,又要将自身收益最大化。考虑到地方政府融资冲动十分强烈,难说双方究竟孰强孰弱,甚至在预算法修订和地方债清理规范之后,还有金融机构强势要求地方政府违法违规对非政府债务进行担保。”

  有才金银点评:“傻白甜”、“共谋”、“从犯”三个词都是财政部回击的原话,流行词汇和严肃词汇用在一起,可以说为了吵架已经放下顾忌了。

  4、真假出资

  央妈:你对金融机构的出资都是虚的,造成金融机构抗风险能力太弱。

  原话:“从金融业的角度看,现有国有金融企业的国有资本在很大程度上是不真实的,有的是自己为自己注资,有的注资早已消耗殆尽。之前的历次注资,财政并没有真正掏钱,“特别国债”实际是在央行的帮助下财政发债银行买、银行自己为自己注资,没有真正增强银行吸收损失的能力。”

  财爸:借来的钱不是钱啊,我用借来的钱出资怎么就虚假了?我们借钱是受约束的,你们央行印起钱来才无所顾忌。

  原话:“财政当局的资产负债表扩张是受限的,举债安排的支出与通过财政收入安排的支出都是掏出真金白银,除了对举债形成的支出往往要增加一些限制之外,资金本身并无区别;而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的伸缩度极大,由于存在印钞稀释货币的能力,对其“慷慨掏钱”则需要高度警惕。只要中央政府没有穷到打白条挂账的地步,质疑中央财政没有真正掏钱,这种说法是很不专业的。

  1998年全国财政收入只有9800多亿元,发行2700亿元特别国债不是一个小数。回过头来看,当时设计出一整套合乎市场经济规律的注资方案,是值得称道的。放到今天来看,财政发债注资商业银行,举债的同时形成收益率较高的资产,同时央行释放流动性,缓解资金面紧张,实属十分正常的协同操作。只不过20年前市场主体和手段有限,定向发行国债、降准备金率和被注资的对象都同为四大行而已。

  当年财政注资银行,就是加大积极财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