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皓阳:感谢贫穷?这碗毒鸡汤不能喝

User Rating: 0 / 5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近日,《人民日报》等媒体都用显著标题“感谢贫穷”四个大字,报道了河北高考学子王心仪的故事。她的故事确实励志,但似乎在传播报道中变了味道。

da7751dce7be86f2024ef317172494e5.jpg577b9ce781cc000f048d1ca8458c3aeb.jpg

  在以前文章中我不止一次提到过,不能混淆个体问题和社会问题之间的关系,用个体成功去泡制整体的鸡汤是无效的(我们教科书一直批判美国梦的虚伪用的就是这个逻辑)。举个例子,一个企业运营状况不好,可以从企业内部找原因,比如经营策略有问题啊,公司制度不合理啊,员工积极性不高啊,现金流出现困难啊等等。但是整个经济萧条,企业难以为继,失业率陡升,那就是要从经济规律、国家政策、国际环境找原因了。这时候国家如果说“经济不好是因为你们这些企业不努力”,是不是就显得很荒谬了?

  再举一个更简单的例子,我班主任跟我说:“好好努力,考个全校第一,给班里争光”,没毛病。要是校长在开会的时候对全校学生说:“大家要加油,争取每个人都考全校第一”,是不是就很扯淡了?所以要知道,“所有人”不是“一个人”的所有集合,而是一个全新的、完全不同的概念。经济、政治、社会的学术研究中,个例探讨是无意义的。

  因此,为什么我说这次人日煲的鸡汤有点“毒”,就是这个道理。当今我们社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公。2009年,温家宝总理在视察清华大学时候就感慨道:“过去我们上大学的时候,班里农村的孩子几乎占到80%,甚至还要高,现在不同了,农村学生的比重下降了。在北大这样的学校甚至城市学生占到了90%。”

2359e603970edfaf1107043e7e225287.jpg

  真正的数据不会说谎:排除人口数量因素和教育机会供应量因素的变化之后,在性别、父亲职业和文化水平相同条件下,我国高中阶段升学概率的城乡差距,在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前半期为1.9倍,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前半期为2.5倍,而90年代后期至21世纪则达到了了3.9倍(李春玲,《教育不平等的年代变化趋势(1940-2010)》,《社会科学研究》2014年第2期)。

  再来看这样一组数据,根据《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4)》(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在2000——2010年10年间,农村小学减少22.94万所,减少了52.1%;教学点减少11.1万个,减少了六成;农村初中减少1.06万所,减幅超过1/4。学校减少速度远远高过农村人口城市化速度。同时,农村小学的平均家校距离为10.83里,农村初中的平均家校距离为34.94里。

  对于随父母进城的农民工子女,享受公平的教育机会对他们来说依然是奢望。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中国“十二五”教育成就与“十三五”教育发展展望》报告中指出:一些城市在制定招生政策时,对农民工子女入学设置了“交齐五证”等要求,由于办齐这些证件对多数农民工家庭来说具有较大难度,这种要求实际上将外来农民工子女排除在招生范围之外。有些地方规定“由制定学校接受农民工子女”,但指定接收农民工子女学校距离农民工工作地方较远,农民工子女根本不具备去上学的经济条件和交通条件。另外,农民工子女就读的一些学校存在不同程度的区别化对待现象,实际上造成了对农民工子女的社会歧视。

  根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中国0-17岁的儿童人口为2.79亿,占中国人口总数的20%,其中有55%的儿童生活在农村。有6成的农村儿童家庭没有自来水,近8成的农村儿童家庭没有抽水马桶与垃圾回收处,为了提高农村教学效率而实施的“撤点并校”,将散落在各村的中小学撤销,把学生集中到城镇中心学校,改善了教学质量,却也让边远地区的儿童上学更加遥远。(作者:唐也钦,来源:DT财经)这样的差距,在社会的角力场上会呈几何倍数放大。

b75470c7dd12cb25c68bc3d97364f011.jpg

​  教育资源分配不均,导致的最直接的问题,就是农村的孩子难通过读书、高考来改变命运,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阶级固化。近年来,工农子女辈出率极低,而干部子女远高于其他:

8a37943a71cde070e2c4a1f14fbc656f.jpg

  ​所以说个体的励志事例,不能掩盖城乡教育资源分配愈发不平等的问题,而教育资源的分配很大程度上是依附于经济发展水平的,所以“感谢贫穷”这样的鸡汤,泡制的实在是毫无意义。从个人角度上讲,王心仪同学的文章就是在讲自己的心路历程,有一种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感觉,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作为党报喉舌的人民日报,再吹这种调调就让人感觉有些避重就轻、隔靴搔痒了,我国农村教育问题、高考辈出率问题,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7e9aab5c4a291c01ea615ab689948e1a.jpgc67e3c90b41e603d6b26aa6284197937.jpg

  看一看上面的原文,实事求是地讲,王心仪同学这篇文章其实是在更多地“控诉贫穷”,有一种没有打倒我的,就会使我变得更强的意味在其中。大致相当于好多女孩子感慨:“感谢渣男,让我懂得爱情”一样,那是真心感谢吗?人们感谢苦难,还是因为自己熬过来了,谁会发自内心地想去经历苦难呢?

  我们国家有14亿人口,就算阶级晋升率只有万分之一,那也会有十四万个无比励志故事供人反复把玩、瞻仰、麻痹。一直以来,我们的错误就在于过于关注分子而忽视了分母。再说万分之一的比率很高吗?因为有了那么多成功的个例就能证明阶级固化不存在吗?除了我们每个人心里的一杆秤,上面数据是最能说明问题的。在这样一种社会大背景之下,人日这篇“感谢贫穷”的文章看起来就非常的别扭,尤其是其中话束,有意回避社会问题,而指向了个人选择。这鸡汤煲的,并不高明。

77199d195cc611f4838df49f66b2a09d.jpgcb41ef01eb9ec40284182892b6d0f6f7.jpg

  ​其实,成功也是有很多偶然性掺杂在里面的,比如基因突变,有的人就是生的特别美,有的人就是智商奇高,有的人就是运动天才,有的人就是有生意头脑,他们这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基本上都是其他人凭借“努力”“奋斗”达不到的。更甚于,就连“努力”这种品质,也是跟你的家庭出身、成长环境的影响,是息息相关的。

f7ffd8ec77d12d859f02f83e9b054a5b.jpgf776ed4579787ce710accd01df090d9c.jpg

​  关于“感谢贫穷”这件事并不是孤例,官媒对社会问题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是一次两次了。比如《人民日报》那篇著名的“失去奋斗,拥有再多的房产,我们也将无家可归”。唯物辩证法讲有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这就是典型的回避主要矛盾,放大次要矛盾。现在社会问题是年轻人不奋斗的问题吗?怎么我身边朋友一个个都累得要死还没加班费呢。昨天晚上我写这篇文章到一点多,随便一刷微博就刷到了刚下班朋友发的感慨。就类似这种素材我都不用保存,每天社交网络上都能刷到很多:
 

3c46c25f86367cc46e7ecc51db6e07bb.jpg2db0bdeef06672bd766dc928eb61d647.jpg93bb86e12764eb4e2d8d8750dba89bdb.jpg

  说起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例子,再比如说《光明日报》写过一篇文章批判“丧文化”,我们来看一下:

  我差不多是个废人了”“其实并不是很想活”“漫无目的的颓废”“什么都不想干”“颓废到忧伤”,这些散发着绝望特质的话语,配上生动的“葛优瘫”“懒猫瘫”等表情包,成了新聊天形式的流行内容。从这些话里,我们明显地感受到了某种情绪——什么都不想干、只想蹉跎岁月、找一个最省事省力的方式活着的消极情绪。这与大家对青年朝气蓬勃的一贯印象格格不入,令人费解,也令人担忧。——《光明日报:引导青年人远离“丧文化”侵蚀》
  我在《生而贫穷》书中就评价过这篇报道:“官方的媒体看问题倒是看到了,然而看到了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单靠喊几个口号,进行几轮思想教育,强迫学生背点正能量价值观,年轻人就能不“丧文化”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永远坚持唯物史观的立场,永远从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关系分析问题,年轻人为什么“丧”,简单得很,工作压力过大,上升渠道渺茫,别说事业有成开创未来什么的,就连房子都买不起。人又不傻,你能看到的未来预期就这么点,努不努力差别不大,那肯定就“丧”起来了。日本的现在就是我们的一面镜子。还是那句话,当你发现努力、奋斗都改变不了什么的时候,那还奋斗做什么呢?”

  再举一个跟“感恩贫穷”相似的例子,去年年初光明日报发文总结了2016年度网络热词:  “年度十大网络用语”充满正能量。与往年相比,今年的十大网络用语总体上充满阳光向上的气息,不用说“洪荒之力”“定个小目标”的激励作用,就是“葛优躺”“辣眼睛”“老司机”“蓝瘦香菇”“吃瓜群众”“全是套路”“友谊的小船”“厉害了我的哥”,也都饱含着对生活诙谐的调侃与热爱,充满正能量。——《光明日报:洪荒之力、吃瓜群众等年度十大网络用语充满正能量》
  这一段新闻怎么说呢,满满都是槽点。如果非要说“正能量”吧,也就“洪荒之力”稍微搭一点边。剩下的词语都是一言难尽。“定个小目标”紧跟着的话是“先挣一个亿”,王健林这一句话迅速走红网络不过是对巨大的贫富差距的自嘲。“葛优躺”是在高强度、高压力工作下的一种慵懒态度,是对学习工作生活低动力、低期望的表现。“蓝瘦香菇”也类似如此,不过是对负面情绪的一种诙谐化派遣。至于“辣眼睛”“全是套路”,怎么也看不出是正能量吧?

  而最不能理解的是《光明日报》为何要把“老司机”划作年度正能量网络词语……这话出自于云南当地带有情色味道的调情山歌:“老司机,带带我,我是初中生”。而网络上使用“老司机”这一词的时候,最多的后面都要跟一句“求种子”。类似的还有“友谊的小船”,紧跟着下一句就是“说翻就翻”……虽然说有许多调侃的性质在其中,但是要强行“正能量”也说不过去吧。  所以说强行将这些网络用语赋予“正能量”的属性,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作者确实不了解这些词的来源与使用环境,对网络用语的称赞只是叶公好龙,类似于公权机关一窝蜂的开办官方新媒体,但运营中官僚作风浓厚反而起到了反效果;另一种可能是作者明知道这里不少词语带着负能量,但还要强行说成正能量,那就是掩耳盗铃了——网民是肯定不信这套说辞的,只好拿来骗骗自己,或许再加上几个不懂得网络用语但喜欢听漂亮话的领导。

  这次对于“感恩贫穷”大力宣扬也类似。其实作为个人来讲,人生中也需要一些鸡汤、鸡血,王心仪同学的励志奋斗也确实是优质偶像;但是,诸多国家头部媒体,不去正视社会客观现实,而以煲鸡汤、打鸡血为己任,那就成了问题了。  此外,其实我们能看到说出“感谢贫穷”这种话的人,都是摆脱了贫穷的人,说白了就是一种幸存者偏差。真正在底层努力、挣扎、沉沦的群体,是没有机会发声的。

  说到底,我们不需要感谢贫穷,我们是要去战胜贫穷,消灭贫穷。​​​​​

近日,《人民日报》等媒体都用显著标题“感谢贫穷”四个大字,报道了河北高考学子王心仪的故事。她的故事确实励志,但似乎在传播报道中变了味道。

da7751dce7be86f2024ef317172494e5.jpg577b9ce781cc000f048d1ca8458c3aeb.jpg

  在以前文章中我不止一次提到过,不能混淆个体问题和社会问题之间的关系,用个体成功去泡制整体的鸡汤是无效的(我们教科书一直批判美国梦的虚伪用的就是这个逻辑)。举个例子,一个企业运营状况不好,可以从企业内部找原因,比如经营策略有问题啊,公司制度不合理啊,员工积极性不高啊,现金流出现困难啊等等。但是整个经济萧条,企业难以为继,失业率陡升,那就是要从经济规律、国家政策、国际环境找原因了。这时候国家如果说“经济不好是因为你们这些企业不努力”,是不是就显得很荒谬了?

  再举一个更简单的例子,我班主任跟我说:“好好努力,考个全校第一,给班里争光”,没毛病。要是校长在开会的时候对全校学生说:“大家要加油,争取每个人都考全校第一”,是不是就很扯淡了?所以要知道,“所有人”不是“一个人”的所有集合,而是一个全新的、完全不同的概念。经济、政治、社会的学术研究中,个例探讨是无意义的。

  因此,为什么我说这次人日煲的鸡汤有点“毒”,就是这个道理。当今我们社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公。2009年,温家宝总理在视察清华大学时候就感慨道:“过去我们上大学的时候,班里农村的孩子几乎占到80%,甚至还要高,现在不同了,农村学生的比重下降了。在北大这样的学校甚至城市学生占到了90%。”

2359e603970edfaf1107043e7e225287.jpg

  真正的数据不会说谎:排除人口数量因素和教育机会供应量因素的变化之后,在性别、父亲职业和文化水平相同条件下,我国高中阶段升学概率的城乡差距,在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前半期为1.9倍,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前半期为2.5倍,而90年代后期至21世纪则达到了了3.9倍(李春玲,《教育不平等的年代变化趋势(1940-2010)》,《社会科学研究》2014年第2期)。

  再来看这样一组数据,根据《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4)》(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在2000——2010年10年间,农村小学减少22.94万所,减少了52.1%;教学点减少11.1万个,减少了六成;农村初中减少1.06万所,减幅超过1/4。学校减少速度远远高过农村人口城市化速度。同时,农村小学的平均家校距离为10.83里,农村初中的平均家校距离为34.94里。

  对于随父母进城的农民工子女,享受公平的教育机会对他们来说依然是奢望。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中国“十二五”教育成就与“十三五”教育发展展望》报告中指出:一些城市在制定招生政策时,对农民工子女入学设置了“交齐五证”等要求,由于办齐这些证件对多数农民工家庭来说具有较大难度,这种要求实际上将外来农民工子女排除在招生范围之外。有些地方规定“由制定学校接受农民工子女”,但指定接收农民工子女学校距离农民工工作地方较远,农民工子女根本不具备去上学的经济条件和交通条件。另外,农民工子女就读的一些学校存在不同程度的区别化对待现象,实际上造成了对农民工子女的社会歧视。

  根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中国0-17岁的儿童人口为2.79亿,占中国人口总数的20%,其中有55%的儿童生活在农村。有6成的农村儿童家庭没有自来水,近8成的农村儿童家庭没有抽水马桶与垃圾回收处,为了提高农村教学效率而实施的“撤点并校”,将散落在各村的中小学撤销,把学生集中到城镇中心学校,改善了教学质量,却也让边远地区的儿童上学更加遥远。(作者:唐也钦,来源:DT财经)这样的差距,在社会的角力场上会呈几何倍数放大。

b75470c7dd12cb25c68bc3d97364f011.jpg

​  教育资源分配不均,导致的最直接的问题,就是农村的孩子难通过读书、高考来改变命运,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阶级固化。近年来,工农子女辈出率极低,而干部子女远高于其他:

8a37943a71cde070e2c4a1f14fbc656f.jpg

  ​所以说个体的励志事例,不能掩盖城乡教育资源分配愈发不平等的问题,而教育资源的分配很大程度上是依附于经济发展水平的,所以“感谢贫穷”这样的鸡汤,泡制的实在是毫无意义。从个人角度上讲,王心仪同学的文章就是在讲自己的心路历程,有一种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感觉,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作为党报喉舌的人民日报,再吹这种调调就让人感觉有些避重就轻、隔靴搔痒了,我国农村教育问题、高考辈出率问题,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7e9aab5c4a291c01ea615ab689948e1a.jpgc67e3c90b41e603d6b26aa6284197937.jpg

  看一看上面的原文,实事求是地讲,王心仪同学这篇文章其实是在更多地“控诉贫穷”,有一种没有打倒我的,就会使我变得更强的意味在其中。大致相当于好多女孩子感慨:“感谢渣男,让我懂得爱情”一样,那是真心感谢吗?人们感谢苦难,还是因为自己熬过来了,谁会发自内心地想去经历苦难呢?

  我们国家有14亿人口,就算阶级晋升率只有万分之一,那也会有十四万个无比励志故事供人反复把玩、瞻仰、麻痹。一直以来,我们的错误就在于过于关注分子而忽视了分母。再说万分之一的比率很高吗?因为有了那么多成功的个例就能证明阶级固化不存在吗?除了我们每个人心里的一杆秤,上面数据是最能说明问题的。在这样一种社会大背景之下,人日这篇“感谢贫穷”的文章看起来就非常的别扭,尤其是其中话束,有意回避社会问题,而指向了个人选择。这鸡汤煲的,并不高明。

77199d195cc611f4838df49f66b2a09d.jpgcb41ef01eb9ec40284182892b6d0f6f7.jpg

  ​其实,成功也是有很多偶然性掺杂在里面的,比如基因突变,有的人就是生的特别美,有的人就是智商奇高,有的人就是运动天才,有的人就是有生意头脑,他们这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基本上都是其他人凭借“努力”“奋斗”达不到的。更甚于,就连“努力”这种品质,也是跟你的家庭出身、成长环境的影响,是息息相关的。

f7ffd8ec77d12d859f02f83e9b054a5b.jpgf776ed4579787ce710accd01df090d9c.jpg

​  关于“感谢贫穷”这件事并不是孤例,官媒对社会问题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是一次两次了。比如《人民日报》那篇著名的“失去奋斗,拥有再多的房产,我们也将无家可归”。唯物辩证法讲有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这就是典型的回避主要矛盾,放大次要矛盾。现在社会问题是年轻人不奋斗的问题吗?怎么我身边朋友一个个都累得要死还没加班费呢。昨天晚上我写这篇文章到一点多,随便一刷微博就刷到了刚下班朋友发的感慨。就类似这种素材我都不用保存,每天社交网络上都能刷到很多:
 

3c46c25f86367cc46e7ecc51db6e07bb.jpg2db0bdeef06672bd766dc928eb61d647.jpg93bb86e12764eb4e2d8d8750dba89bdb.jpg

  说起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例子,再比如说《光明日报》写过一篇文章批判“丧文化”,我们来看一下:

  我差不多是个废人了”“其实并不是很想活”“漫无目的的颓废”“什么都不想干”“颓废到忧伤”,这些散发着绝望特质的话语,配上生动的“葛优瘫”“懒猫瘫”等表情包,成了新聊天形式的流行内容。从这些话里,我们明显地感受到了某种情绪——什么都不想干、只想蹉跎岁月、找一个最省事省力的方式活着的消极情绪。这与大家对青年朝气蓬勃的一贯印象格格不入,令人费解,也令人担忧。——《光明日报:引导青年人远离“丧文化”侵蚀》
  我在《生而贫穷》书中就评价过这篇报道:“官方的媒体看问题倒是看到了,然而看到了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单靠喊几个口号,进行几轮思想教育,强迫学生背点正能量价值观,年轻人就能不“丧文化”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永远坚持唯物史观的立场,永远从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关系分析问题,年轻人为什么“丧”,简单得很,工作压力过大,上升渠道渺茫,别说事业有成开创未来什么的,就连房子都买不起。人又不傻,你能看到的未来预期就这么点,努不努力差别不大,那肯定就“丧”起来了。日本的现在就是我们的一面镜子。还是那句话,当你发现努力、奋斗都改变不了什么的时候,那还奋斗做什么呢?”

  再举一个跟“感恩贫穷”相似的例子,去年年初光明日报发文总结了2016年度网络热词:  “年度十大网络用语”充满正能量。与往年相比,今年的十大网络用语总体上充满阳光向上的气息,不用说“洪荒之力”“定个小目标”的激励作用,就是“葛优躺”“辣眼睛”“老司机”“蓝瘦香菇”“吃瓜群众”“全是套路”“友谊的小船”“厉害了我的哥”,也都饱含着对生活诙谐的调侃与热爱,充满正能量。——《光明日报:洪荒之力、吃瓜群众等年度十大网络用语充满正能量》
  这一段新闻怎么说呢,满满都是槽点。如果非要说“正能量”吧,也就“洪荒之力”稍微搭一点边。剩下的词语都是一言难尽。“定个小目标”紧跟着的话是“先挣一个亿”,王健林这一句话迅速走红网络不过是对巨大的贫富差距的自嘲。“葛优躺”是在高强度、高压力工作下的一种慵懒态度,是对学习工作生活低动力、低期望的表现。“蓝瘦香菇”也类似如此,不过是对负面情绪的一种诙谐化派遣。至于“辣眼睛”“全是套路”,怎么也看不出是正能量吧?

  而最不能理解的是《光明日报》为何要把“老司机”划作年度正能量网络词语……这话出自于云南当地带有情色味道的调情山歌:“老司机,带带我,我是初中生”。而网络上使用“老司机”这一词的时候,最多的后面都要跟一句“求种子”。类似的还有“友谊的小船”,紧跟着下一句就是“说翻就翻”……虽然说有许多调侃的性质在其中,但是要强行“正能量”也说不过去吧。  所以说强行将这些网络用语赋予“正能量”的属性,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作者确实不了解这些词的来源与使用环境,对网络用语的称赞只是叶公好龙,类似于公权机关一窝蜂的开办官方新媒体,但运营中官僚作风浓厚反而起到了反效果;另一种可能是作者明知道这里不少词语带着负能量,但还要强行说成正能量,那就是掩耳盗铃了——网民是肯定不信这套说辞的,只好拿来骗骗自己,或许再加上几个不懂得网络用语但喜欢听漂亮话的领导。

  这次对于“感恩贫穷”大力宣扬也类似。其实作为个人来讲,人生中也需要一些鸡汤、鸡血,王心仪同学的励志奋斗也确实是优质偶像;但是,诸多国家头部媒体,不去正视社会客观现实,而以煲鸡汤、打鸡血为己任,那就成了问题了。  此外,其实我们能看到说出“感谢贫穷”这种话的人,都是摆脱了贫穷的人,说白了就是一种幸存者偏差。真正在底层努力、挣扎、沉沦的群体,是没有机会发声的。

  说到底,我们不需要感谢贫穷,我们是要去战胜贫穷,消灭贫穷。​​​​​

shaolingongfu.com was founded in China in 1996. The company has four divisions:Shaoin Services, Publication Services, Translation Services and Design Services.

Tel:0086-371-63520088
Email: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
QQ:76257322

 

free porn sites free porn sites sexmag free porn video with daily updates sex for young girls a pleasant experience see sex with mature women and lecherous mothers we have selected the best and most watched sex videos of xnxx daily updated collection of porn videos you can watch free porn videos of chic actresses hot porn video web sites You can watch these porn videos not only in our country but all over the world as we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