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不懂历史的人,永远是个孩子——就22条是否卖国问题和“承启堂”商榷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注:“不懂历史的人,永远是个孩子。”这个话是西方人讲的,我完全赞同。这句话我是从原中央军委办公室主任李际均中将那里听到的,老人家是我最崇敬的领导、战友、老师之一。战友情深、师恩难忘,特致感谢!

  今天,看了网友推荐给我的公众号“承启堂”《发改委22条是新时代卖国?承启堂深度解读中美博弈【全】》一文,小编为“友谊应天长地久”。我想到了李际均将军告诫我的这句话。

  文章的逻辑起点是,“我们知道,美元的霸权基础就是对大宗商品的定价权,结算权。而最重要的大宗商品就是石油。石油被称为工业的血液,而钢铁被称为工业的骨骼。”

  我的反驳,就从这个“美元霸权的基础是对大宗商品的定价权、结算权。而最重要的大宗商品就是石油”开始。看来,作者是把美元霸权基础放在了所谓国际大宗商品石油的“定价权、结算权”上了。这是错误的。逻辑的起点错误了,导致作者整篇文章完全错误。

  美元霸权的基础究竟是什么,是什么大宗商品“石油定价权、结算权”吗?答案:不是。

  让我们简要回顾一下美元霸权的历史吧。

  美元霸权,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华尔街金融集团,充分在战争中投机,在英法德日苏都被战争消耗殆尽之际,凭借自己手中的巨大商品生产能力,而建立的。这个美元霸权之所以成立,表面上看,是美元和黄金挂钩,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实际上,仍然是以美国强大的国内生产能力为基础的。各国之所以愿意将本国货币与美元挂钩,关键原因还是美国强大、其他国家无法相比的生产能力。

  除了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外,美国又通过马歇尔计划将欧洲纳入了自己的金融霸权之内。通过支援蒋介石,将中国纳入了其金融霸权之内。至于将南朝鲜、日本、中国台湾等地方纳入其金融霸权之内,我想,原因和办法都极简单,不谈。如果谈了,就是侮辱读者的智商,是对读者的不尊重。

  战后,美元霸权并不是个世界体系,而是个资本主义体系,另外,世界上还有苏联的社会主义体系,最好不要称为卢布体系。苏联建立自己世界经济体系的办法和美国不一样,因为苏联的金融资本并不发达,苏联的实力也不靠金融资本。所以,苏联构建自己的世界经济体系的办法是工业输出!即采取向有关国家输出工业化的办法,将之纳入自己的经济体系之内。

  需要强调指出的是,美苏在构建自己的世界霸权过程中,表面上是冷战、是核威慑、是尖锐斗争,是“柏林危机”“古巴导弹危机”,实际上,在压制中国、法国、英国甚至日本等中等国家问题上,两者又是相互配合的,配合得还很密切。这一点,很多人忽视,导致他们对国际问题的分析,总是找不对路子。两国在二战中的配合,没有人反对;二战结束时,在东方,美苏划分了朝鲜,联合策划了外蒙古分裂,还有苏联出兵中国东北等,这种配合,也没有人反对。50年代是中苏关系的蜜月期,说美苏配合,恐怕会有人反对。但是,1959年9月底,赫鲁晓夫访问美国戴维营,声称“美苏联合主载世界”,“戴维营精神”,又一次表明,美苏是相互配合的。

  二战结束时,美元霸权显然要比苏联阵营的实力强大得多。所以,美元霸权才能反复发动战争,巩固自己的阵营和霸权,苏联只能取守势,做出有限反击。

  但是,美元霸权、美苏联合主载世界,受到了刚刚独立的新中国及其领导的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的重大挑战,而陷于彻底失败。

  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拥有“两弹一星”的新中国通过坚定支持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建立起了第三世界集团,将整个第三世界从美苏两大阵营中划分出来,世界呈现“大三角”格局。

  新中国建立后,对欧洲采取灵活、团结政策,兼之美国对欧洲的控制支配引进的不满和反抗,1970年代初,美元在欧洲各国的打击下,不得不与黄金脱钩。虽然美国华尔街财团通过这种脱钩赖掉了一部分账,但是,美元霸权也从欧洲退出,所以,是失去了西瓜,保住了芝麻。不过,美国不得不如此,它别无选择。

  想想看,当时第三世界不在美元霸权体系之内,苏联的修正主义阵营同样不在美元霸权体系之内,欧洲诸国货币也从美元体系中独立出来,那么,美元的霸权在全世界究竟还有多大?可以认为,美元霸权以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为标志,就彻底崩溃了。

  再想想看,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时的美国多么威风,短短25年,金融霸权土崩瓦解。我奉劝那些试图以黄金为本位重建中国人民币主权体系的人,省省吧。

  美元霸权体系崩溃时,苏联的工业霸权体系并没有崩溃。中国的第三世界如日中天,那么,在此大背景下,美国总统尼克松不到中国来,“断交、废约、撤军”,行吗?

  插入一句:1975年,联合国大会决议,美国在朝鲜的驻军不得使用“联合国军”名号。这个决议,代表了中国、第三世界的政治影响力,已经在主导世界发展了。

  整个1970年代,美元有什么霸权?没有。

  也就是这个时候,美国和沙特石油达成用美元结算的协议。这意味着沙特成了美元的殖民地,和美元霸权的建立没有什么大的关系。

  “承启堂”的文章说,大宗商品交易是美元霸权的根基,有那么一点道理,但是,沙特石油用美元结算,并不是美元霸权第二次建立的根本。

  想想看,沙特才产几桶石油?占世界石油生产比例的多少?中国不缺石油且有出口,苏联是产油大国,石油净出口,英国不缺石油,法国不缺石油,别忘了,这些国家还有很多小兄弟,他们不缺石油,意味着小兄弟也不会缺石油。这么多大国都产石油、自给自足、很大出口,你美元霸权凭什么控制了沙特甚至欧佩克组织石油的定价权、结算权,就把自己的美元霸权扩展到全世界!凭什么?至少,不可能以控制沙特石油定价结算权而把你美元的霸权扩展到中国、苏联、法国、英国吧!可是,除了中苏英法及其小兄弟,这世界上还有多少经济?再提醒一下,非洲、拉美、亚洲许多国家,都是中国的小兄弟,此时正是“第三世界”如日中天的时代!甚至美国铁杆兄弟、非洲大国刚果(金)的蒙博托总统,也反复到中国来,穿的衣服都叫“毛服”。西欧国家,也和中国关系极好。1971年26届联大,欧洲国家除了马耳他,都投中国千万票!35票!

  换言之,此时,那有什么美元霸权,更遑论建立!

  那种把美元霸权建立的原因归因于70年代控制了沙特或者欧佩克石油交易的结算权、定价权的说法,纯属胡扯!

  这个说法是不是何新发明的?反正,大经济学家,何新,是不反对这个说法的,是传播过这个说法的。“承启堂”的文章将自己的观点,建立在这样一个荒谬观点的基础上,结论可想而知。

  所以,整个70年代,美国是比较老实的,从印度支那三国也撤军了,对我国台湾也不敢搞什么大动作。没有了美元霸权,它不老实行吗?倒是苏联在到处惹事生非。

  主席,老人家,从建国,到制服美国,仅仅用了21年时间!!此生,能读老人家的书,是老人家治下的一个普通百姓,荣幸之至!能按照老人家指的路子走,荣幸之至!

  注意,下面将切入关键问题了。

  美元霸权第二次建立,是上世纪80年代初,里根总统时期。不是什么“星球大战”,什么“高边疆”理论,滚远点。不是的。美元霸权第二次建立,开始于1979年中国的改革开放!

  请“承启堂”的作者一定要注意,你既然说到大宗商品的定价权、美元结算权是美元霸权的关键,故此,你认为石油定价权、结算权是美元霸权的基础。按照你的逻辑,中国这么大的市场、如此巨量的生产能力,那么,中国的商品出口总量,是不是比欧佩克的石油国际贸易还要多得多?可不可以算成是“国际大宗商品”?当然,这个“大宗商品”不是用商品种类区分的,而是按照产出国家区分的。“石油”算是大宗商品,那么,“中国生产”“苏联制造”难道就不可以算成大宗商品吗?当然可以。

  如果中国的商品出口用美元定价、结算,那该对美元霸权产生什么作用?对照一下你们关于“沙特石油用美元结算从而确立了美元霸权”,不言自明。

  改革开放有三个方面支持了美元霸权:一是中国市场开始对美元开放!请注意,中国由一个坚决拒绝外资的超级大市场,成了美元的禁脔。中国由美元霸权的竞争者,变成了美元霸权的一部分!这意味着美元霸权由不涵盖中国,到开始涵盖中国,失去一个重大对手,而获得一个重大盟友,一出一进,美元霸权想不建立都难!

  请读者一定注意,这个世界上,如果你要搞世界经济体系,市场就是关键资源、最要命的资源,占有的市场越多、控制越深,你的实力就越强大。其他所有资源,什么思想、宣传、理论、教育、媒体、舆论、信誉,矿产、能源、石油、天然气、空、天、电磁、电、海、陆、水、路、信息、网络、通信、金融、粮食、种子、定价等等等等,都是为占领市场、控制市场服务的!或者说,这些资源的总名字,叫“市场”!

  中国这个大市场成为美元霸权的俘虏之后,这个俘虏马上又为美元霸权向世界其他地方扩展提供了空前坚实的物质后盾!兼之中国同时也抛弃了第三世界路线,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国家因为经济体系、金融体系尚不完善,又和中国经济关系极其密切、几乎是一体的,中国的突然“断电”,所以,这些国家大都先后陷入经济、金融困难。这种经济困难情况,在70年代、主席在世时,是没有的。美国在初步占据中国市场之后,一鼓作气,软硬兼施,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军事,多种手段并用,将原本属于“中国领导的第三世界经济体系”的国家,纷纷收入囊中!这就一步扩展、壮大了美元霸权。

  无独有偶,这时的苏联,因为推行修正主义路线,国内经济一直很困难,1984年,新上台的戈尔巴乔夫也搞“改革和新思维”,彻底放弃了和美国斗争的策略,主动献身,拥抱美元,解散华约,为美元霸权再添一把火,美元霸权再下一城,开始向原修正主义阵营之内延伸。

  1990年前后,苏东剧变,这是继中国领导的“第三世界阵营”瓦解之后,华约组织瓦解,大三角中的两角崩塌,美元霸权的世界性终于得以确立,使得美国于上世纪90年代风光无限,有个叫做艾立克·福山的二百五学者兴高采烈地说,“历史终结了”。中国的大经济学家们自然也鹦鹉学舌,“与国际接轨”!“引进外资”!“搭上世界经济末班车”!竞相展示自己的愚蠢。今天,他们还在展示这种愚蠢,这种愚蠢,对他们来说,已经成了光荣。如同皇帝的新装,去年穿了,今年还得穿,尽管很丢人,但是,如果不穿着出去走一圈子,那就意味着承认过去丢人了。这是不能承认的。

  无奈,1997年,苏东剧变的福利对美国金融危机无底洞的缓冲作用,就用光了。而中国金融还没有开放,于是,美国拿东南亚那些殖民地国家开刀,搞了个金融危机。不久,又促中国开放金融。

  2008年,包括中国在内的市场(尽管中国不断扩大开放程度和深度),都不足以缓解美国的金融危机,所以,次贷危机爆发,美元所有殖民地都受到极大冲击。

  中国出来背锅,美其名曰“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如何做的,就是加大投资40万元,房地产再次爆发。

  2008年之后,有了中国这个背锅侠,美国的金融危机总算有所缓解,但,根子并没有消除,危机只是缓解,随着时间推移,仍然会恶化,仍然需要外国的市场开放,加以缓解。

  可是,此时,俄罗斯已经由普京掌权,几乎滴水不深漏。欧洲有欧元把持。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市场太小,而且,说实在话,日元、韩元、新加坡元、中国的台湾币,都是美元的变种,所以,不是美元输出其危机的理想地。非洲呢,太落后了,基础设施极不完备。(拉美的情况我不太熟悉,恐怕和非洲差不多)

  那么,世界上最理想的地方,就是中国。所以,中国持续扩大开放!

  这次22条,又是美元危机发展到一定程度,必须找到巨大的市场以缓解其危机,让其资本有投资的出口。

  中国成立了INE石油期货交易所,用人民币计价,是不是对于人民币的国际化有什么推动作用?没有。因为,人民币的发行是以美元为本位的,进来多少美元,就发行多少人民币,所以,人民币在中国市场上,也是美元等外币的代用品。只不过,连日币、韩币、新币在其国内的地位都不如。好歹,日元、韩元、新元、台币还可以到中国大陆市场投资,人民币可以到美国、日本、韩国、新加坡投资吗?在中国政策上非常欢迎外汇的情况下,我想是不可以的、也是不愿意的。

  另外,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一直都把外汇当作“立国之本”,对外汇没有丝毫限制,只有不断地放权、松绑、优惠以引进外资,那么,上海的INE虽然以人民币计价,但,任何国家的资本都可以来买,美元不可以吗?所以,INE对人民币的国际化,没有任何作用。而且,INE也不意味着人民币就控制了石油的结算权、定价权!不意味着人民币就“锚”了上石油。

  总结一下,第二次美元霸权,不妨称为美元霸权二世,建立于上世纪80年代,基础并不是什么美国的国力复苏,而是中国的改革开放,使得美元占据了中国和第三世界市场,给了美元霸权以原气。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又为美元霸权再添一把火。苏东剧变,使美元霸权达到顶峰。中国的开放市场,使得美元霸权得以维持和巩固。

  换言之,美元当然要控制世界石油的交易。但是,基于以上分析,由于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占有并控制中国市场、控制中国商品出口的定价权、美元结算权,才是美元霸权的最重要的支柱!!为什么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时,要让中国出面帮忙?没有别的,中国有这个能力,而别的国家要么没有这个能力,或者根本不愿意帮这个忙,看笑话还来不及呢,谁愿意帮助自己的老敌人。

  22条究竟是不是卖国?你说呢?

  下面评论以下文中的另外一个很胡扯的观点,即如何解决“人民币”的危机:

  作者认为:简单说也就是无数国民老公,马爸爸之类的富豪所攫取的超额利润,将回到国家代表的人民手中,然后再重新分配。同时不忘做大做强国企,守住乃至扩大社会主义中国所保留的最后一部分社会主义财富,成为国家管理者可以号令和使用的社会资源。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这个想法是天真的,不符合现实的,难度超高的。

  老实说,解决这个问题非常简单,但是,要和资本作一翻斗争。完全不需要分资本家的钱!只要重建公有制经济体系即可。

  首先是,拒绝一切外资!绝对不能开放市场。

  第二,重建公有制经济体系,也就是重新人民币主权体系。

  出个“恶”主意如何收拾房地产、教育产业、医疗产业资本势力:国家各类机构、国营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必须为职工提供永久免费住房、医疗、子女教育!那哪有钱呀,不用钱,国有银行担保,请国有的中铁建筑18局、19局-1200局出面给你们建。如此,房地产业、教育产业、医疗产业全部完蛋!可是,中铁建筑18局的领导、工人不愿意免费干活,那就重新招人,条件是免费提供他们住房、医疗、教育等基本生活,我就不信建不成这样的企业!!

  第三,加强农业生产、工业生产、科学研究,全部再国营化,让国营企业生产绝大部分建设和生活产品,让人民币锚准它们的产品!注意这样一个公式:公有制生产体系=主权人民币体系!

  第四,加大和外国的贸易,特别是和第三世界的贸易,无偿地支援他们,用劳动换资源不行吗?互通有无,谁也不吃亏。美国呢?如果你美国不愿意和我贸易,那算了,反正,你也生产不了什么东西,你的好东西也不会卖给我。中国的生产能力也不弱,何必求你,什么芯片、抗癌药之类,氢弹、青蒿素短短内年之内能搞出来的人民和民族,难道搞不出芯片、抗癌药?我不信!

  马云等人,开杂货店的,我就不信,国家出面,在全国,包括我老家最偏僻的地方,建立个销售系统,有难度?没有任何难度!当这个杂货销售系统建成之后,物美价廉,农民也不会卖不掉产品,把牛奶倒河里、把青菜扔掉。谁还会云找马云买东西?老马有钱,没任何用处!老子不稀罕!不给你留投资的地方!你自己在家数钱玩吧。

  这样不是“闭关锁国”吗?是的,这的确是“闭关锁国”!但是,我认为,你如果有这种“闭关锁国”的想法和能力,那你是非常伟大的!

  据我所知,美国鬼子同样是“闭关锁国”的!不信?不信你拿上一万万亿人民币,去美国,看看它愿不愿意给你兑换成美元?

  好了,不想多说了,当然有不太严谨的地方。本文只提供个思路,逻辑严密就行。又不是给中央写报告,要那么完善干什么。

  真睡着的人,好叫醒;装睡着的人,叫不醒。真正愚蠢的人,并不多。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