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良:野兽群体与流氓媒体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最近,一个名叫湖畔大学的野兽群体震撼了整个中国。这个野兽群体的兽言兽语已经超出了人们对邪恶的最大胆想象。就在滴滴顺风车奸杀案震惊全国而公司总裁柳清不得不出来道歉之时,恐怕连希特勒和东条英机都会被震惊的目瞪口呆的邪恶现象出现了,湖畔大学同学群居然出现了一片“心疼柳青”“柳青加油”的狂呼滥叫,仿佛滴滴顺风车奸杀两个青年女子还不够,还应该再“加油”奸杀更多的青年女子!

0da5ed5960b0658971a8206df0143122.jpg

c79af33bba040702aaf7eb6760456123.jpg


  面对滴滴公司连续的奸杀案,居然对公司总裁喊“加油”,人性要灭绝到什么程度,天良要丧尽到什么程度,才能喊出如此兽性冷血的野蛮口号!同时这些人形畜生要狂妄到什么程度,要把整个世界蔑视到什么程度,要把一般人民大众仇视到什么程度,才敢于喊出如此无所顾及的口号!虽然这些人的狂妄自傲是有理由的,就连我们开个小型研讨会都会因为水电消防等安全理由而百般受阻的情况下,这些人居然能够获批办个大学,确实值得狂妄自傲,但是能够狂妄到如此程度,却是全世界富豪连想都不敢想象的。
  大家有谁见过美国的比尔盖茨、巴菲特、索罗斯等世界顶级富豪,敢对着美国奸杀案的公司责任人,跳着脚地喊“加油”?没有!不仅全美国没有,包括全世界都没有,只有中国的富豪才敢如此挑战人类底线,才敢如此满不在乎地充当野兽!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因为中国富豪与西方富豪来源不同,西方富豪的资本“从头到脚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马克思语)”,而中国富豪的资本这是从头到脚都由穷人的尸体组成。也就是说西方富豪的资本,是通过资本主义制度剥削来的;而中国富豪的资本则是踏着穷人的白骨抢来的,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来自于杀人越货的“原罪”。
  这就是中国富豪与西方富豪的本质不同——这里的本质不是指剥削而是指来源。西方富豪是一个剥削集团,是一个剥削群体;而中国富豪一个兽性集团,是一个野兽群体。如果我们说当初西方有一个流氓无产阶级的话,那么今天中国就有一个野兽资产阶级。湖畔大学就是这样一个野兽群体的活标本。中国富豪与西方富豪的这个本质差别,决定了中国阶级斗争与西方阶级斗争的本质差别。西方国家阶级斗争是99%的人民大众反对1%的精英的斗争,是人与人之间的斗争;而中国的阶级斗争则是人与兽之间的斗争,这种斗争是没有任何人性可言的。湖畔大学的这些兽性语言表明了,在他们眼里99%的人民大众根本就不是人,而只是为他们创造财富的不折不扣的牲口。
  富人是野兽,穷人是牲口,这就是当今中国阶级斗争最根本的特点。如果中国的左派,中国的劳动阶级,中国99%的人民大众,将来忘记了中国阶级斗争这个根本特点,忘记了你们的妻女在被奸杀时他们在喊“心疼柳青”,忘记了你们亲人在被杀害时他们在喊“柳青加油”,那你们就是不折不扣的天生的牲口!
  在此我们需要特别提醒人们注意的是,中国的野兽群体之所以敢这样肆无忌惮,是因为中国有一群隶属于他们的流氓媒体。信息时代流氓媒体的作用,其作用将十倍百倍地超过“412大屠杀”的蒋介石军队。大家看看下面这个媒体对湖畔大学那帮畜生的辩解,以及对人民群众的歪曲污蔑,就会知道今天流氓媒体的人性已经沦落到了何等程度!中国老百姓针对天安社和湖畔大学所讲的“天安社是下等人的湖畔大学,湖畔大学是上等人的天安社。”白纸黑字十分清楚,就是说天安社和湖畔大学同样是两个邪恶群体,只是一个在社会上层,一个在社会下层而已,绝对没有任何歧义。不知道怎么在流氓媒体眼里,就变成了“下层穷人只有抱团作恶才有出路”的所谓煽动性语言。借用武汉大学那些兽性语言来说:真不知道这些流氓媒体的语文,是“你妈教的还是你妹教的”?怎么就读出了八竿子打不着的罪恶语言?
  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中国的资产阶级会成为野兽资产阶级,会把中国老百姓往死里整?道理很简单,我们多次回答过。就是因为在全球化过程中,他们的资本和亲属很容易或者已经转移到了其他国家,他们兜里揣着常年有效的机票,随时都会向这个国家说声拜拜而远走高飞,而把13亿中国老百姓置于自生自灭的水深火热之中。这就是当年地主不敢做的事情他们敢做,当年资本家不敢做的事情他们敢做,西方老板不敢做的事情他们敢做的根本原因。只是中国资产阶级的智商如同他们的残暴一样,永远只是停留在豺狼虎豹的水平上,不仅骨头永远是软的,智商也永远是低的。他们也不想想,既然全球化能够让你们能跑到世界各地,难道将来中国人民就不能把你们追杀到世界各地吗?今天俄罗斯富豪的罪恶还远远不到你们的万分之一,俄罗斯的暗杀小组就已经踏遍全球。你们到时候就能躲得过去?
  你们肯定是躲不过去的,不仅躲不过去,而且你们可能会成为全世界资产阶级中最早被清算的,甚至是唯一被清算的,因为和你们世界各国的同行相比,你们太血腥,太残暴,太丧尽天良,太灭绝人性,这就注定了你们会率先引爆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这个炸弹,把你们自己炸得粉身碎骨,把这个世界炸得干干净净。

 

 

  2018年9月1日

  关联阅读:

别将天安社、湖畔大学扯一块煽动情绪

新京报
  

  ■ 观察家

  将天安社与湖畔大学混为一谈,隐藏着一种很危险的想法:上层富人互相包庇恶行,而下层穷人只有抱团作恶才有出路。

  近日网上流行起了一句话:“天安社是下等人的湖畔大学,湖畔大学是上等人的天安社。”湖畔大学早已闻名遐迩,天安社却是近日才暴得大名。这两者被连在一起编成段子,是因为前后脚出现的两个热点事件。

  喜欢在短视频平台上COSPLAY“古惑仔”的天安社,这次扬名纯粹是拜昆山“龙哥”所赐——尽管天安社2017年3月底就已被北京警方剿灭,“龙哥”与天安社的关系也是讹传。

  而由多名企业家、学者共同发起创办的湖畔大学,则素有“创业者的黄埔军校”之称。这次湖畔大学被推上风口浪尖,不是因为创业,而是因为那张“湖畔同学”给柳青打气的群聊截图,截图显示,很多“同学”说“柳青加油,会越来越好的”。

  截图被公开传播之后,吃瓜群众一看,这还了得:滴滴顺风车问题摆在那,你们竟帮亲不帮理……于是乎,顺着对“只分亲疏,不分对错”的“圈子”的批判,有人将湖畔大学和天安社联系到了一块。但这句看似精辟的话,未必经得起推敲。

  就湖畔学员群聊“心疼柳青”事件来说,很多人对抱团现象的反感,我可以理解。乐清女孩坐顺风车遇害案中的问题有目共睹,而柳青作为企业重要负责人当然要承担管理责任。你们都心疼柳青,谁来心疼受害者家属?这是人们的本能反应。

  但我们不该忽略,在同学群里发言不能等同于公开发言。群内事,群内了,我认为这是社交媒体时代最起码的道义。

  在特定情况下,如果发言者触到了人性与良知底线,晒出来也无可厚非,如前几天有滴滴顺风车司机群出现侮辱乐清遇害女孩的言论,把他们揪出来就大快人心。但湖畔学员的同学群显然不属此列。

  抛弃先入为主的印象,应该承认,在同学群内,很多人之间存在私人交往,有些人的勉励,并不是针对柳青对滴滴顺风车问题中的过错,而是针对她身处逆境的境遇,属于朋友间正常的慰勉。即便有同学表示“柳青加油”,也不等同于支持滴滴继续犯错——这些话可能还包含鼓励她勇敢改错的意思。

  而这种某个社群圈内的对话被外传之后,起初的语境便被破坏了。此后网上还出现了所谓“湖畔同学”的回应,说什么“我们不负责教语文……也不负责教逻辑”,这仍待证实。若确凿无疑,只会火上浇油。

  就事论事,顺风车风波中滴滴确实该批,包括批其负责人,但没必要上纲上线,还用想象力给湖畔学员们加太多戏。批评若只讲站队不讲逻辑,伤害的是批评本身。

  再就昆山“龙哥”砍人遭反杀事件来说,把“龙哥”跟所谓“下等人”捆绑,也是对底层民众的不公,依此逻辑,“社会人”猖獗被视作“底层逆袭”的荒谬解读也能冒出来。

  对滴滴和柳青的批评,目的应在于促使滴滴做出切实改进。对“龙哥”的讨论,核心在于法律与社会安全。天安社与湖畔大学终究是两场风波的边角料而已,让边角料反客为主,不利于公共讨论的进步。将二者混为一谈,隐藏着一种很危险的想法:上层富人互相包庇恶行,而下层穷人只有抱团作恶才有出路。

  将本来是技术、监管、公共治理层面上的事,简化为贫富对立,不得不说,这种思维既是智力懒惰,又撕裂群体,极不可取。

  □西坡(媒体人)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