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僖伯谏观鱼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原文

1,公2将如34观鱼5者。臧僖伯6谏曰:“凡物不足以讲7大事8,其材9不足以备器用10,则君不举11焉。君将纳12民于轨物13者也。故讲事以度[duó]14轨量15,谓之‘轨’;取材以章16物采17,谓之‘物’。不轨不物,谓之乱政。乱政亟18[qì]行,所以败也。故春蒐19[sōu]、夏苗20、秋狝21[xiǎn]、冬狩22[shòu],皆于农隙以讲事也。三年而治兵23,入而振旅24,归而饮至25,以数军实26。昭文章27,明贵贱,辨等列,顺少长,习威仪也。鸟兽之肉不登28于俎29[zǔ],皮革、齿牙、角骨、毛羽不登于器,则君不射30,古之制也。若夫山林31川泽32之实,器用之资33,皂[zào]隶34之事,官司之守,非君所及也。”
公曰:“吾将略地35焉。”遂往,陈36鱼而观之。僖伯称37疾不从。
38曰:“公矢39鱼与棠。”非礼也,且言远地也。[2] 
 

词句注释

1、春:指鲁隐公五年(前718)春季。
2、公:指鲁隐公。公元前722年至公元前712年在位。按《春秋》和《左传》的编著体例,凡是鲁国国君都称公,后边《曹刿论战》等篇均如是。鲁国是姬姓国,其开国君主是周公旦之子伯禽,其地在今山东西南部。如:往。
3、如:往。 :进谏。
4、棠:也写作唐,鲁国邑名,在今山东鱼台县东。
5、鱼:通“渔”,动词,捕鱼。
6、臧僖伯:鲁孝公之子、鲁惠公之兄、鲁隐公之伯父,名彄(又作“驱”“弓区”)(kōu),字子臧,封于臧(今郯城县),伯为排行,僖是谥号。 丗本:孝公生僖伯彄,彄生哀伯达(臧哀伯或臧孙达),达生伯氏缾,缾生文仲辰(臧文仲),辰是臧僖伯曾孙。
7、讲:讲习,训练。
8、大事:指祭祀和军事活动等。
9、材:指皮革齿牙,骨角毛羽。
10、器用:指祭祀所用的器具与军事物资。
11、举:指行动。
12、纳:纳入。
13、轨:法度和准则。
14、度(duó):衡量。
15、量:程度。
16、章:通“彰”,彰明,发扬。
17、采:物之有华饰者又彩色也,五彩相间曰采。
18、亟(qì):多次,屡次。
19、春蒐(sōu):指春天打猎。蒐,搜寻,谓搜寻不产卵、未怀孕的禽兽。
20、夏苗:指夏天打猎,谓捕猎伤害庄稼的禽兽。
21、秋狝(xiǎn):指秋天打猎。狝,杀,谓顺秋天肃杀之气,进行捕猎活动。
22、冬狩(shòu):指冬天打猎。狩,围守,谓冬天各种禽兽都已长成,可以不加选择地加以围猎。按:“春蒐、夏苗、秋狝、冬狩”云云,说明我们的先民在狩猎活动中已有生态平衡意识,也同时说明大凡有组织的狩猎活动,都带有军事演习的性质,并不单单是为狩猎而狩猎。
23、治兵:指练兵、比武等军事演习活动。
24、振旅:整顿部队。
25、饮至:古代的一种礼仪活动。凡盟会、外交和重大军事行动结束以后,都要告于宗庙,并举行宴会予以庆贺。
26、军实:指军用车辆、器物和战斗中的俘获等。
27、昭:表明。文章:服饰、旌旗等的颜色花纹。
28、登:装入,陈列。
29、俎(zǔ):古代举行祭祀活动时用以盛牛、羊等祭品的礼器。
30、射:激矢及物曰射。
31、山林:材木樵薪之类。
32、川泽:菱芡鱼龟之类。
33、资:材资也。
34、皂(zào)隶:本指奴隶,这里指做各种杂务的仆役。
35、略地:到外地巡视。
36、陈:陈设,张设也。
37、称疾:推说有病。(注意:古代分言“疾”和“病”,轻者为“疾”,重者为“病”。)
38、书:指《春秋》。
39、矢:通“施”,实施,陈设。这一句的意思是:隐公在棠陈列渔具。
 

白话译文

春天,隐公准备到棠地观看渔民捕鱼。臧僖伯进谏说:“凡是物品不能用到讲习祭祀、军事等大事上,或者所用材料不能制作礼器和兵器,那么,国君就不要亲自去接触它。国君是把民众引向社会规范和行为准则的人。所以,讲习大事以法度为准则进行衡量,叫做‘轨’,选取材料制作器物以显示它的文彩,叫做‘物’。事情不合乎轨、物,叫做乱政。屡屡乱政,这就是所以败亡的原因了。所以,春、夏、秋、冬四季的狩猎活动,都是在农闲时节进行,并(借这个机会)讲习军事。每三年演练一次,回国都要对军队进行休整。并要到宗庙进行祭告,宴饮庆贺,清点军用器物和猎获物。(在进行这些活动的时候,)要(使车马、服饰、旌旗等)文彩鲜艳,贵贱分明,等级井然,少长有序:这都是讲习大事的威仪啊!鸟兽的肉不能拿来放到祭祀用的器具里,皮革、牙齿、骨角和毛羽不能用来制作军事器物,这样的鸟兽,君主就不会去射它,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至于山林川泽的物产,一般器物的材料,这都是仆役们去忙活,有关官吏按职分去管理的事,而不是君主所应涉足的事。隐公说准备到那里去巡视。于是就去了(棠地),让渔民把各种渔具都摆出来捕鱼,他在那里观赏。僖伯推说有病没有随同前往。《春秋》上说:“隐公在棠地陈设渔具。”(这是说他棠地观鱼这一行为)不合礼法啊,并且说他去的地方远离国都。[3] 
 

创作背景

《左传》原名为《左氏春秋》,汉代改称《春秋左氏传》。简称《左传》。旧时相传是春秋末年左丘明为解释孔子的《春秋》而作。《左传》实质上是一部独立撰写的史书。它起自鲁隐公元年(前722年),迄于鲁悼公十四年(前453年),以《春秋》为本,通过记述春秋时期的具体史实来说明《春秋》的纲目,是儒家重要经典之一。[4] 
 

作品鉴赏

马克思主义认为:分析、考察和认识任何一种历史现象,都必须把该历史现象放回到产生它的历史环境中去。臧僖伯之所以谏阻隐公到棠地观鱼,是因为隐公这一活动,不符合那个时代一个国君应该遵循并身体力行的行为规范。不符合,就会“乱政”;而屡屡“乱政”,就会导致国家的败亡。况且,隐公远离国都,到棠地观鱼,并非为了体察民情,更不是与民同乐,而仅仅是他本人的一种游乐活动。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敢对臧僖伯的谏言说一个“不”字,最后不得不以“吾将略地焉”为借口,坚持到那里寻乐去。
  这篇谏辞的最大特点,是紧紧围绕着一个“礼”字展开劝谏,从观点到为阐明观点所举述的诸多理由及作为论据的事物和行为,都没有稍稍离开这个“礼”字。也就是说,没有稍稍离开制约当时国君行为的规范和准则。另一个也很明显的特点是,劝谏的缘起虽然是“公将如棠观鱼”,劝谏的直接目的也是阻止隐公“如棠观鱼”,但谏辞中对此事却不着一语。这不单单是婉言法,更重要的是,这种表达法反映出进谏者进谏的着眼点,并不在于隐公“如棠观鱼”这一具体行为,而是当时的整个礼制。如果隐公听了臧僖伯这番谏辞明白了“礼”对他的制约性,“如棠观鱼”这种“非礼”的事自然也就不会发生了。[2] 
 

作者简介

左丘明 (前556年-前451年),姓丘,名明。汉族,春秋末期鲁国都君庄(今山东省肥城市石横镇东衡鱼村)人。相传为春秋末期曾任鲁国史官,是中国古代伟大的史学家、文学家、思想家、军事家。晚年双目失明,相传著有中国重要的史书巨著《左氏春秋》(又称《左传》)和《国语》,两书记录了不少西周、春秋的重要史事,保存了具有很高价值的原始资料。由于史料翔实,文笔生动,引起了古今中外学者的爱好和研讨。被誉为“文宗史圣”“经臣史祖”。孔子、司马迁均尊左丘明为“君子”。历代帝王多有敕封:唐封经师;宋封瑕丘伯和中都伯;明封先儒和先贤。[5] 
参考资料

1.    《臧僖伯谏观鱼》古文赏析  .习古堂国学网[引用日期2014-12-12]

2.    臧僖伯谏观鱼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3-01-30]

3.    臧僖伯谏观鱼  .中小学教育网 [引用日期2014-12-12]

4.    《春秋·左传》简介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3-01-30]

5.    臧僖伯谏观鱼  .古诗词鉴赏[引用日期2014-12-12]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