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全集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无题




 
无题

  1

  

  听说从今年起,陈源(即西滢)〔2〕教授要不管闲事了;这豫言就见于《现代评论》〔3〕五十六期的《闲话》里。惭愧我没有拜读这一期,因此也不知其详。要是确的呢,那么,除了用那照例的客套说声"可惜"〔4〕之外,真的倒实在很诧异自己之胡涂:年纪这么大了,竟不知道阳历的十二月三十一日和一月一日之交在别人是可以发生这样的大变动。我近来对于年关颇有些神经过钝了,全不觉得怎样。其实,倘要觉得罢,可是也不胜其觉得。大家挂上五色旗〔5〕,大街上搭起几坐彩坊,中间还有四个字道:"普天同庆",据说这算是过年。大家关了门,贴上门神,爆竹毕剥砰土訇的放起来,据说这也是过年。要是言行真跟着过年为转移,怕要转移不迭,势必至于成为转圈子。所以,神经过钝虽然有落伍之虑,但有弊必有利,却也很占一点小小的便宜的。

  但是,还有些事我终于想不明白:即如天下有闲事,有人管闲事之类。我现在觉得世上是仿佛没有所谓闲事的,有人来管,便都和自己有点关系;即便是爱人类,也因为自己是人。假使我们知道了火星里张龙和赵虎打架,便即大有作为,请酒开会,维持张龙,或否认赵虎,〔6〕那自然是颇近于管闲事了。然而火星上事,既然能够"知道",则至少必须已经可以通信,关系也密切起来,算不得闲事了。因为既能通信,也许将来就能交通,他们终于会在我们的头顶上打架。至于咱们地球之上,即无论那一处,事事都和我们相关,然而竟不管者,或因不知道,或因管不着,非以其"闲"也。譬如英国有刘千昭雇了爱尔兰老妈子在伦敦拉出女生,〔7〕在我们是闲事似的罢,其实并不,也会影响到我们这里来。留学生不是多多,多多了么?倘有合宜之处,就要引以为例,正如在文学上的引用什么莎士比亚呀,塞文狄斯呀,芮恩施〔8〕呀一般。

  (不对,错了。芮恩施是美国的驻华公使,不是文学家。

  我大约因为在讲什么文艺学术的一篇论文上见过他的名字,所以一不小心便带出来了。合即订正于此,尚希读者谅之。)

  即使是动物,也怎能和我们不相干?青蝇的脚上有一个霍乱菌,蚊子的唾沫里有两个疟疾菌,就说不定会钻进谁的血里去。管到"邻猫生子"〔9〕,很有人以为笑谈,其实却正与自己大有相关。譬如我的院子里,现在就有四匹邻猫常常吵架了,倘使这些太太们之一又诞育四匹,则三四月后,我就得常听到八匹猫们常常吵闹,比现在加倍地心烦。

  所以我就有了一种偏见,以为天下本无所谓闲事,只因为没有这许多遍管的精神和力量,于是便只好抓一点来管。为什么独抓这一点呢?自然是最和自己相关的,大则因为同是人类,或是同类,同志;小则,因为是同学,亲戚,同乡,--

  至少,也大概叨光过什么,虽然自己的显在意识上并不了然,或者其实了然,而故意装痴作傻。

  但陈源教授据说是去年却管了闲事了,要是我上文所说的并不错,那就确是一个超人。今年不问世事,也委实是可惜之至,真是斯人不管,"如苍生何"〔10〕了。幸而阴历的过年又快到了,除夕的亥时一过,也许又可望心回意转的罢。

  

  2

  

  昨天下午我从沙滩〔11〕回家的时候,知道大琦〔12〕君来访过我了。这使我很高兴,因为我是猜想他进了病院的了,现在知道并没有。而尤其使我高兴的是他还留赠我一本《现代评论增刊》,只要一看见封面上画着的一枝细长的蜡烛,便明白这是光明之象,更何况还有许多名人学者的著作,更何况其中还有陈源教授的一篇《做学问的工具》呢?这是正论,至少可以赛过"闲话"的;至少,是我觉得赛过"闲话",因为它给了我许多东西。

  我现在才知道南池子的"政治学会图书馆"去年"因为时局的关系,借书的成绩长进了三至七倍"了,但他"家翰笙"〔13〕却还"用'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十个字形容当今学术界大部分的状况"。这很改正了我许多误解。我先已说过,现在的留学生是多多,多多了,但我总疑心他们大部分是在外国租了房子,关起门来跖H獬缘模以诙┦翟谝部醇D鞘蔽蚁耄跖H獬裕谥泄涂梢裕伪芈吩短鎏觯艿酵夤茨兀克淙煌夤簿啃竽粒蛘呷饫锩娴募纳婵梢陨傩趵昧耍词苟嘁簿兔挥泄叵怠K裕铱醇毓难д撸妨侥甏┭蠓罄创┢づ郏和范叩模芤尚乃窃谕夤资肿龉改昱H獾娜宋铮壹词褂辛耸裁词拢胺鸾拧币参幢乜媳У摹O衷谥啦⒉蝗唬辽偈恰傲粞访拦楣娜恕辈⒉蝗弧5上е泄耐际楣堇锏氖樘倭耍菟当本叭喔龃笱В宦酃⑺搅ⅲ共患拔颐撬饺说氖槎唷痹啤U狻拔颐恰崩锩妫菟档谝灰颁咭窍壬慕淌ψ慷亍4〕先生",第二大概是"孤桐先生"即章士钊〔15〕,因为在德国柏林时候,陈源教授就亲眼看见他两间屋里"几乎满床满架满桌满地,都是关于社会主义的德文书"。

  〔16〕现在呢,想来一定是更多的了。这真教我欣羡佩服。记得自己留学时候,官费每月三十六元,支付衣食学费之外,简直没有赢余,混了几年,所有的书连一壁也遮不满,而且还是杂书,并非专而又专,如"都是关于社会主义的德文书"之类。

  但是很可惜,据说当民众"再毁"这位"孤桐先生"的"寒家"时,"好像他们夫妇两位的藏书都散失了"。想那时一定是拉了几十车,向各处走散,可惜我没有去看,否则倒也是一个壮观。

  所以"暴民"之为"正人君子"所深恶痛绝,也实在有理由,即如这回之"散失"了"孤桐先生"夫妇的藏书,其加于中国的损失,就在毁坏了三十多个国立及私立大学的图书馆之上。和这一比较,刘百昭司长的失少了家藏的公款八千元,〔17〕要算小事件了,但我们所引为遗憾的是偏是章士钊刘百昭有这么多的储藏,而这些储藏偏又全都遭了劫。

  在幼小时候曾有一个老于世故的长辈告诫过我:你不要和没出息的担子或摊子为难,他会自己摔了,却诬赖你,说不清,也赔不完。这话于我似乎到现在还有影响,我新年去逛火神庙〔18〕的庙会时,总不敢挤近玉器摊去,即使它不过摆着寥寥的几件。怕的是一不小心,将它碰倒了,或者摔碎了一两件,就要变成宝贝,一辈子赔不完,那罪孽之重,会在毁坏一坐博物馆之上。而且推而广之,连热闹场中也不大去了,那一回的示威运动时,虽有"打落门牙"〔19〕的"流言",其实却躺在家里,托福无恙。但那两屋子"关于社会主义的德文书"以及其他从"孤桐先生"府上陆续散出的壮观,却也因此"交臂失之"〔20〕了。这实在也就是所谓"有一利必有一弊",无法两全的。

  现在是收藏洋书之富,私人要数庄士敦先生,公团要推"政治学会图书馆"了,只可惜一个是外国人,一个是靠着美国公使芮恩施竭力提倡出来的〔21〕。"北京国立图书馆"将要扩张,实在是再好没有的事,但听说所依靠的还是美国退还的赔款〔22〕,常年经费又不过三万元,每月二千余。要用美国的赔款,也是非同小可的事,第一,馆长就必须学贯中西,世界闻名的学者。据说,这自然只有梁启超〔23〕先生了,但可惜西学不大贯,所以配上一个北大教授李四光先生做副馆长,凑成一个中外兼通的完人。然而两位的薪水每月就要一千多,所以此后也似乎不大能够多买书籍。这也就是所谓"有利必有弊"罢,想到这里,我们就更不能不痛切地感到"孤桐先生"独力购置的几房子好书惨遭散失之可惜了。

  总之,在近几年中,是未必能有较好的"做学问的工具"的,学者要用功,只好是自己买书读,但又没有钱。听说"孤桐先生"倒是想到了这一节,曾经发表过文章,然而下台了,很可惜。

  〔24〕学者们另外还有什么法子呢,自然"也难怪他们除了说说'闲话'便没有什么可干",虽然北京三十多个大学还不及他们"私人的书多"。为什么呢?要知道做学问不是容易事,"也许一个小小的题目得参考百十种书",连"孤桐先生"的藏书也未必够用。陈源教授就举着一个例:

  "就以'四书'〔25〕来说"罢,"不研究汉宋明清许多儒家的注疏理论,'四书'的真正意义是不易领会的。短短的一部'四书',如果细细的研究起来,就得用得了几百几千种参考书"。

  这就足见"学问之道,浩如烟海"了,那"短短的一部'四书'",我是读过的,至于汉人的"四书"注疏或理论,却连听也没有听到过。陈源教授所推许为"那样提倡风雅的封藩大臣"之一张之洞先生在做给"束发小生"们看的《书目答问》上曾经说:"'四书',南宋以后之名。"〔26〕我向来就相信他的话,此后翻翻《汉书艺文志》,《隋书经籍志》〔27〕之类,也只有"五经","六经","七经","六艺",〔28〕却没有"四书",更何况汉人所做的注疏和理论。但我所参考的,自然不过是通常书,北京大学的图书馆里就有,见闻寡陋,也未可知,然而也只得这样就算了,因为即使要"抱",却连"佛脚"都没有。由此想来,那能"抱佛脚"的,肯"抱佛脚"的,的确还是真正的福人,真正的学者了。他"家翰笙"还慨乎言之,大约是"《春秋》责备贤者"〔29〕之意罢。

  完

  现在不高兴写下去了,只好就此完结。总之:将《现代评论增刊》略翻一遍,就觉得五光十色,正如看见有一回广告上所开列的作者的名单。例如李仲揆教授的《生命的研究》呀,胡适〔30〕教授的《译诗三首》呀,徐志摩〔31〕先生的译诗一首呀,西林〔32〕氏的《压迫》呀,陶孟和〔33〕教授的要到二○二五年才发表而必须我们的玄孙才能全部拜读的大著作的一部分呀。但是,翻下去时,不知怎的我的眼睛却看见灰色了,于是乎抛开。

  现在的小学生就能玩七色板,将七种颜色涂在圆板上,停着的时候,是好看的,一转,便变成灰色,--本该是白色的罢,可是涂得不得法,变成灰色了。收罗许多著名学者的大著作的大报,自然是光怪陆离,但也是转不得,转一周,就不免要显出灰色来,虽然也许这倒正是它的特色。

  一月三日。

  

  ※        ※         ※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六年一月十八日《语丝》周刊第六十二期。

  〔2〕陈源 笔名西滢,参看本卷第80页注〔8〕。

  〔3〕《现代评论》 参看本卷第79页注〔4〕。陈西滢在《现代评论》第三卷第五十六期(一九二六年一月二日)发表的《闲话》中称:"我们新年的决心,不如就说以后永远的不管人家的闲事吧。"因为,据他说,"中国爱管闲事的人太少",所以像他这样爱"代人抱不平",遇到"许多看不过眼的事情,不得不说两句话"的人,"就常常惹了祸了"。这是他为自己前一年帮助章士钊和杨荫榆压迫学生的种种言行所作的辩护。

  〔4〕"可惜" 此语原为陈西滢对于鲁迅等七教员关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风潮的宣言的讥评。陈在《现代评论》第一卷第二十五期(一九二五年五月三十日)发表的《闲话》中说:"这个宣言语气措词,我们看来,未免过于偏袒一方,不大公允,看文中最精彩的几句就知道了。这是很可惜的。"

  〔5〕五色旗 民国成立后至一九二七年这一时期旧中国的国旗,红黄蓝白黑五色横列。

  〔6〕请酒开会 在女师大风潮中,杨荫榆曾一再利用宴会方式,拉拢教员,策划压迫学生。在章士钊解散女师大另办女子大学后,女师大进步师生另在宗帽胡同租屋上课,后于一九二五年十一月三十日返回原校址复校。十二月十四日,女子大学也用宴会方式宴请所谓"教育界名流"。陈西滢、王世杰、燕树棠等人在席上成立所谓"教育界公理维持会"(次日改名"国立女子大学后援会"),于十二月十六日在《致北京国立各校教职员联席会议函》中攻击女师大进步师生说:"同人等以为女师大应否恢复,目的如何,另属一问题,而少数人此种横暴行为,理应在道德上加以切实否认。"这里就是针对他们而发。

  〔7〕一九二五年八月,章士钊决定在女师大校址另立女子大学,十九日派专门教育司司长刘百昭前往筹备。刘于二十二日在军警配合下雇用流氓和老妈子殴曳学生出校。这里是对此事的讽刺。

  〔8〕塞文狄斯(M.de Cervantes,1547-1616),通译塞万提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西班牙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堂吉诃德》等。芮恩施(P.S.Reinsch),民国初年美国驻华公使。罗家伦在《新潮》第一卷第一号(一九一九年一月)发表的《今日中国之小说界》内,曾引芮恩施的话来作为"外国人之中国人译外国小说观"的论据;并称他"是美国一位很大的学者"。这里所说"因为在讲什么文艺学术的一篇论文上见过他的名字",即指罗家伦的这篇论文。

  〔9〕"邻猫生子" 指梁启超在《中国史界革命案》中引英国斯宾塞的话:"或有告者曰:邻家之猫,昨日产一子,以云事实,诚事实也;然谁不知为无用之事实乎?何也?以其与他事毫无关涉,于吾人生活上之行为,毫无影响也。"

  〔10〕"如苍生何" 语见《世说新语-排调》:谢安"屡违朝旨,高卧东山,诸人每相与言:安石(按谢安的字)不肯出,将如苍生何!"后人常用的"斯人不出,如苍生何!"一语即由此而来。

  〔11〕沙滩 北京地名,当时北京大学第一院所在地。下文的南池子,也是北京地名。

  〔12〕大琦 即王品青,河南济源人,北京大学毕业,《语丝》撰稿人。曾任北京孔德学校教员。

  〔13〕他"家翰笙" 指陈翰笙,江苏无锡人,社会学家,当时任北京大学教授。他曾在《现代评论》第三卷第五十三期(一九二五年十二月十二日)发表《临时抱佛脚》一文,说北京政治学会图书馆藏书在一万册以上,"会员里十九是留学欧美归国的人";他根据馆内借书统计表,指出一九二五年因有"沪案(按即五卅惨案)和关会(按即关税会议)两个热闹的时务题目",借书的人数较前一年大为增多;因而他用"临时抱佛脚"这句俗谚来形容当时学术界大部分人平时的"懒惰"。陈西滢在《〈现代评论〉第一周年纪念增刊》(一九二六年一月一日)发表《做学问的工具》一文中引用陈翰笙的话时,称他为"'吾家'翰笙"。

  〔14〕溥仪 爱新觉罗溥仪(1906-1967),即清朝最后的皇帝宣统。庄士敦(1874-1938),英国人。曾任威海卫"英国租借地行政长官",一九一九年起,任溥仪的英文教师,以后即长期和溥仪保持密切关系。一九二四年春夏间,曾与金梁、康有为等密谋复辟;同年十一月溥仪被逐出宫后,他又与郑孝2胥等于十二月护送溥仪逃往日本使馆,是个长期在我国从事阴谋活动的帝国主义分子。

  〔15〕章士钊早年署名青桐,后改秋桐,自一九二五年七月创办《甲寅》周刊时起,又改署孤桐(见《甲寅》周刊第一号《字说》)。陈西滢在文章中常亲昵地称他为"孤桐先生"。

  〔16〕一九二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北京民众为要求关税自主和反对段祺瑞政府举行示威游行。群众对于段祺瑞和平日依附他的一批政客如章士钊、朱深等人深为愤恨,游行时曾到他们的住宅示威;事后,章士钊即写了一篇《寒家再毁记》(按同年五月七日,因章士钊禁止学生纪念国耻,学生曾赴章宅质问,发生冲突,因此他称这次为"再毁"),说他"家中所有。以中西书籍为第一项。西籍为愚历年续续购办。哲学政计诸门差完。最后一批。乃两年前在柏林所得。甚称富有。"又说当日群众"一拥而入。遇物即毁。自插架以至案陈。凡书之属无完者。"(见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五日《甲寅》周刊第一卷第二十一号)接着,陈西滢在《做学问的工具》一文里又附和说:"孤桐先生在英国德国买的书是我亲自看见的。他柏林寓中两间屋,几乎满床满架满桌满地,都是关于社会主义的德文书。我不知道这些书都在北京否。从《寒家再毁记》看来,好像他们夫妇两位的藏书都散失了。这真是很可惜的。"

  〔17〕刘百昭在章士钊任教育总长时期任教育部专门教育司司长兼北京艺术专门学校校长。一九二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北京民众因要求关税自主示威游行时,刘的住宅也受到冲击,他便乘机吞没存放家中的艺专公款八千元,捏词呈报教育部说公款全数被劫,无法赔垫。

  〔18〕火神庙 在北京琉璃厂。旧时每年夏历正月初一至十五庙会期间,设有很多临时性的古玩玉器摊。

  〔19〕"打落门牙" 参看本卷第155页注〔17〕。

  〔20〕"交臂失之" 语出《庄子-田子方》:"吾终身与汝交一臂而失之。"

  〔21〕陈西滢在《做学问的工具》里颂扬芮恩施说:"我想着要是那时美国公使莱恩施没有竭力的提倡,组织什么政治学会,办什么图书馆,那么今年不要说有了两个热闹的时务题目,就有了二十个热闹的时务题目,也就要借书也无从借起了。"

  〔22〕美国退还的赔款 指一九○一年《辛丑条约》规定的"庚子赔款"中尚未付给美国的部分。美帝国主义为了对我国进行文化侵略,在所谓"资助"我国教育文化事业的幌子下,于一九○八年第一次将赔款中的一部分退还我国;一九二四年又决定将余款全数退还。

  这里所说用以扩充北京图书馆的经费,即在第二次退款之内。

  〔23〕梁启超(1873-1929) 字卓如,号任公,广东新会人。

  清末与康有为同为戊戌维新运动的主要领导人,失败后逃亡日本。一九○二年在东京创办《新民丛报》,鼓吹君主立宪,反对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运动。辛亥革命后,历任北洋政府司法、财政总长,清华学校研究院教授。他用浅显的文言著述,著有《饮冰室文集》。

  〔24〕陈西滢在《做学问的工具》里说过这样的话:"要学者去弄他们的学问,最重要的,第一,便是学者能有固定的收入,不至于镇天的忧柴愁米;第二;便是供给他们比较完善的做学问的工具。孤桐先生在他未下台以前,曾经发表了两篇文章。他对于学者宜有固定收入是看得很清楚的,然而第二种要求他似乎没看到。"参看本书《不是信》第六段。

  〔25〕"四书" 参看本卷第37页注〔6〕。自南宋朱熹将《礼记》中的《大学》、《中庸》两篇和《论语》、《孟子》合在一起,撰写《四书章句集注》,才有了"四书"这个名称。

  〔26〕张之洞(1837-1909) 字孝达,河北南皮人,清末提倡"洋务运动"的大官僚之一。曾任四川学政、湖广总督。"提倡风雅的封藩大臣",是陈西滢在《做学问的工具》里推崇他的话。《书目答问》,张之洞在四川学政任内所著,成于一八七五年(清光绪元年),一说为缪荃孙代笔。"'四书',南宋以后之名",见该书经部第二。"束发小生",章士钊对青年学生常用的蔑称。如他在一九二五年因禁止学生纪念"五七"国耻而遭到反对时,在给段祺瑞的辞呈里说:"夫束发小生。千百成群。至以本管长官之进退。形诸条件。"束发,古代指男子成童的年龄。

  〔27〕《汉书艺文志》 《汉书》,东汉班固撰。其中《艺文志》是当时所存各种书籍名目的汇编,为我国最早的书目。《隋书经籍志》,《隋书》,唐代魏征等撰。其中《经籍志》性质和《汉书艺文志》同。

  〔28〕"五经" 指《诗》、《书》、《礼》、《易》、《春秋》。"六经","五经"加上《乐经》。"七经","五经"加上《论语》、《孝经》。

  "六艺",这里指"六经"。

  〔29〕"《春秋》责备贤者" 语出《新唐书-太宗本纪》:"《春秋》之法,常责备于贤者。"这里是求全责备的意思。

  〔30〕胡适(1891-1962) 字适之,安徽绩溪人,现代评论派主要成员之一。早年留学美国,当时任北京大学教授。他发表在《〈现代评论〉第一周年纪念增刊》上的《译诗三首》,是英国诗人勃朗宁的《清晨的分别》、雪莱的《给--》、哈代的《月光里》。

  〔31〕徐志摩 参看本卷第179页注〔6〕。他发表在《〈现代评论〉第一周年纪念增刊》上的"译诗一首",是英国诗人罗赛蒂的《图尔的约翰》。

  〔32〕西林 丁燮林(1893-1974),笔名西林,字巽甫,江苏泰兴人,物理学家、剧作家。早年留学英国,当时任北京大学教授。

  《压迫》是他所作的一个独幕剧。

  〔33〕陶孟和(1888-1960) 名履恭,字孟和,天津人,社会学家。当时任北京大学教授,《现代评论》的经常撰稿人。他在该刊《第一周年纪念增刊》(一九二六年一月一日)上曾发表《现代教育界的特色》一文,题下自注:"这是要到二○二五年才可以发表--假使当时的状况允许--的一部著作里的几节。"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题记①




 
题记①

  将这些体式上截然不同的东西,集合了做成一本书样子的缘由,说起来是很没有什么冠冕堂皇的。首先就因为偶尔看见了几篇将近二十年前所做的所谓文章。这是我做的么?我想。看下去,似乎也确是我做的。那是寄给《河南》②的稿子;因为那编辑先生有一种怪脾气,文章要长,愈长,稿费便愈多。所以如《摩罗诗力说》那样,简直是生凑。倘在这几年,大概不至于那么做了。又喜欢做怪句子和写古字,这是受了当时的《民报》③的影响;现在为排印的方便起见,改了一点,其余的便都由他。这样生涩的东西,倘是别人的,我恐怕不免要劝他"割爱",但自己却总还想将这存留下来,而且也并不"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非"④,愈老就愈进步。其中所说的几个诗人,至今没有人再提起,也是使我不忍抛弃旧稿的一个小原因。他们的名,先前是怎样地使我激昂呵,民国告成以后,我便将他们忘却了,而不料现在他们竟又时时在我的眼前出现。

  其次,自然因为还有人要看,但尤其是因为又有人憎恶着我的文章。说话说到有人厌恶,比起毫无动静来,还是一种幸福。天下不舒服的人们多着,而有些人们却一心一意在造专给自己舒服的世界。这是不能如此便宜的,也给他们放一点可恶的东西在眼前,使他有时小不舒服,知道原来自己的世界也不容易十分美满。苍蝇的飞鸣,是不知道人们在憎恶他的;我却明知道,然而只要能飞鸣就偏要飞鸣。我的可恶有时自己也觉得,即如我的戒酒,吃鱼肝油,以望延长我的生命,倒不尽是为了我的爱人,大大半乃是为了我的敌人,--给他们说得体面一点,就是敌人罢--要在他的好世界上多留一些缺陷。君子之徒⑤曰:你何以不骂杀人不眨眼的军阀呢⑥?斯亦卑怯也已!但我是不想上这些诱杀手段的当的。木皮道人⑦说得好,"几年家软刀子割头不觉死",我就要专指斥那些自称"无枪阶级"而其实是拿着软刀子的妖魔。即如上面所引的君子之徒的话,也就是一把软刀子。假如遭了笔祸了,你以为他就尊你为烈士了么?不,那时另有一番风凉话。倘不信,可看他们怎样评论那死于三一八惨杀的青年⑧。

  此外,在我自己,还有一点小意义,就是这总算是生活的一部分的痕迹。所以虽然明知道过去已经过去,神魂是无法追蹑的,但总不能那么决绝,还想将糟粕收敛起来,造成一座小小的新坟,一面是埋藏,一面也是留恋。至于不远的踏成平地,那是不想管,也无从管了。

  我十分感谢我的几个朋友,替我搜集,抄写,校印,各费去许多追不回来的光阴。我的报答,却只能希望当这书印钉成工时,或者可以博得各人的真心愉快的一笑。别的奢望,并没有什么;至多,但愿这本书能够暂时躺在书摊上的书堆里,正如博厚的大地,不至于容不下一点小土块。再进一步,可就有些不安分了,那就是中国人的思想,趣味,目下幸而还未被所谓正人君子所统一,譬如有的专爱瞻仰皇陵,有的却喜欢凭吊荒冢,无论怎样,一时大概总还有不惜一顾的人罢。只要这样,我就非常满足了;那满足,盖不下于取得富家的千金云。

  

  一九二六年十月三十大风之夜,鲁迅记于厦门。

  

  ①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北京《语丝》周刊一○六期,题为《〈坟〉的题记》。

  ②《河南》 月刊,我国留日学生一九○七年(清光绪三十三年)十二月创办于东京,程克、孙竹丹等人主编。一九○一年"辛丑条约"后至辛亥革命期间,我国留日学生有数千人,其中多数倾向于反清革命,他们进行各种反清活动,出版了许多书报。其中有十多种杂志是以各省留日同乡会或各省留日同人的名义出版的,内容偏重于有关各省当时的政治、社会和文化问题,从事民族民主革命的宣传和科学的启蒙宣传,如《浙江潮》、《江苏》、《汉声》、《洞庭波》、《云南》、《四川》等,《河南》就是这些杂志中的一种。作者在该刊发表的文章,有收入本书的《人之历史》等四篇,收入《集外集拾遗补编》的《破恶声论》和收入《鲁迅译文集》第十卷《译丛补》的《裴彖飞诗论》(两篇都是未完稿)。

  ③《民报》 月刊,同盟会的机关杂志。一九○五年十一月在东京创刊,内容主要是宣传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主张,共出二十六期。自一九○六年九月第七号起由章太炎主编。章太炎(1869-1936),名炳麟,号太炎,浙江余杭人,清末革命家、学者。他在《民报》发表的文章,喜用古字和生僻字句。这里说的受《民报》的影响,即指受章太炎的影响。

  ④"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非"语出《淮南子-原道训》:"蘧伯玉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非。"

  ⑤这里的君子之徒和下文的所谓正人君子,指当时现代评论派的人们。

  《现代评论》周刊是当时一部分资产阶级大学教授所办的一种同人杂志,一九二四年十二月创刊于北京,一九二七年七月移至上海出版,至一九二八年十二月停刊。它主要是刊登政论,同时也发表文艺创作、文艺评论。主要撰稿人是王世杰、高一涵、胡适、陈源(笔名西滢)、徐志摩、唐有壬等,也采用一些外来投稿。其中胡适虽没有参加实际编辑,但事实上是这个刊物的首领。这派人物和帝国主义--特别是美英帝国主义、北洋军阀以及后来的国民党反动派有密切的关系。他们以自由主义的面目出现,积极充当帝国主义及买办资产阶级的代言人;他们办的这个刊物的主要特色,就是时而曲折时而露骨地反对当时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如五卅运动发生后,胡适、陈源和其他一些人都曾先后在该刊发表文章,诬蔑在共产党领导下由工人、学生和市民所形成的广大的反帝运动。一九二六年三月十八日段祺瑞在北京屠杀爱国人民时,该刊公然诬蔑被杀的爱国群众,替段祺瑞辩护。一九二七年四月蒋介石举行反革命政变以后,该刊逐步投靠蒋介石政权,成为赤裸裸的反共反人民的刊物。

  作者在一九二五年至一九二七年之间,曾不断发表文章,对这个刊物的反动言论进行斗争,揭穿了这派人物的假面目和反动本质。这些文章,都收在本书和《华盖集》、《华盖集续编》、《而已集》中。

  "正人君子",是当时拥护北洋军阀政府的《大同晚报》于一九二五年八月七日的一篇报导中,吹捧现代评论派的话;鲁迅在杂文中常引用它来讽刺这一派人。

  ⑥这里说的不骂军阀和下文的"无枪阶级",都见于《现代评论》第四卷第八十九期(一九二六年八月二十一日)署名涵庐(即高一涵)的一则《闲话》中,原文说:"我二十四分的希望一般文人彼此收起互骂的法宝,做我们应该做的和值得做的事业。万一骂溜了嘴,不能收束,正可以同那实在可骂而又实在不敢骂的人们,斗斗法宝,就是到天桥走走,似乎也还值得些!否则既不敢到天桥去,又不肯不骂人,所以专将法宝在无枪阶级的头上乱祭,那末,骂人诚然是骂人,却是高傲也难乎其为高傲罢。"按当时北京的刑场在天桥附近。

  ⑦木皮道人 应作木皮散人,是明代遗民贾凫西的别号。贾凫西(约1592-1674),名应宠,山东曲阜人。这里所引的话,见于他所著的《木皮散人鼓词》中关于周武王灭商纣王的一段:"多亏了散宜生定下胭粉计,献上个兴周灭商的女娇娃;他爷们(按指周文王、武王父子等)昼夜商量行仁政,那纣王胡里胡涂在黑影爬;几年家软刀子割头不觉死,只等得太白旗悬才知道命有差。"鲁迅在这里借用"软刀子"来比喻现代评论派的反动言论。

  ⑧三一八惨案 一九二六年三月十二日,冯玉祥所部国民军与奉系军阀作战,日本帝国主义出动军舰支持奉军,炮击国民军,并联合英美法意等国,于十六日以最后通牒向北洋政府提出撤除大沽口国防设备等无理要求。三月十八日,北京各界人民激于爱国义愤,在天安门集会抗议,会后结队赴段祺瑞执政府请愿,要求拒绝八国通牒,段竟令卫队开枪射击,当场死、伤二百余人。惨案发生后,《现代评论》第三卷第六十八期(一九二六年三月二十七日)发表陈西滢评论此案的《闲话》,诬蔑被惨杀的爱国群众"没有审判力",是受了"民众领袖"的欺骗,"参加种种他们还莫明其妙的运动","冒枪林弹雨的险,受践踏死伤的苦!"又险恶地把这次惨案的责任推到他们所说的"民众领袖"身上,说这些人"犯了故意引人去死地的嫌疑","罪孽""不下于开枪杀人者"等等。参看《华盖集续编》中的《"死地"》、《空谈》等篇。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