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镜要吃人-好故事网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古镜要吃人-好故事网
 



古镜要吃人


  ■ 杨 玫

  《民间故事选刊》2005年第5期  故事传奇-现代聊斋

  苏宁的表姨婆死了,给小学教师苏宁留下了一批古董和珠宝。

  受托执行遗嘱的冯律师说:"这些可都是慈禧身边流出来的宝贝呐,你表姨婆刘秀儿最珍爱的东西,只是,遗嘱里说,您绝不能变卖或者抛弃它,否则遗产继承权就会自动取消。"

  苏宁的丈夫高立觉得不可思议:"真没想到那个老太婆还会给你遗产,当年她可是特别讨厌我,就连我们的婚礼都没参加。咦,这檀木箱里有面镜子!"

  一面青铜打磨的古镜躺在箱里,光洁如水,雕工精细。爱不释手的苏宁立即把它摆在了客厅的古物架上。怪事渐渐地发生了

  一天临睡前,苏宁起身上厕所。经过客厅时她忽然听到了哭声。那是女人的声音,细细的,异常悲苦。苏宁全身发毛,她忽然发现声音来自古镜。一阵凉风吹来,她吓得拔腿跑回卧室,摇着高立:"你有没有听见女人的哭声?"高立笑了:"哪有什么哭声啊,楼下的虫子倒是叫得很欢。你啊,多半是产生幻觉了。"

  苏宁想,可能自己真的听错了。

  又一个周末到了,高立一大早就去了生物研究所加班。下午,苏宁打扫完房间后,躺在沙发上想休息一会儿,却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梦里,一个女人悲伤地哭着

  苏宁猛然惊醒。已经是黄昏了,古镜静静地立在那里,映照着夕阳的光,像血。

  果然,古镜里又有女人凄惨的哭声,还多了诉说的声音:"呜呜呜我的儿啊他们把你扔到了井里那帮太监都是畜生我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他们?选我的儿啊可怜你才出生"忽然,女人的声音大了起来:"还我儿子的命!"

  苏宁惨叫起来,她抱起古镜就往门外冲。她要扔了这个邪物!

  高立正好回来,见状赶紧拦住她:"你要干嘛?"

  "难道你听不见哭声吗?"苏宁疯了一样地叫着。可高立却皱起眉:"不要胡闹了?选屋里哪有什么声音?选"他一把夺过镜子,"别忘了,丢了它也就丢了几百万!"

  一个多月过去了,苏宁每天都听到那个可怕的声音,她常常做噩梦,整个人也变得神思恍惚,好几次在上课时走神,同事们私下议论,说她的精神有问题。

  今天是七月十五了,苏宁旁若无人地走出办公室,她要去乡下。

  几小时后,老家到了。苏宁直接去了表姨婆的坟上,泣不成声:"表姨婆,你放过我吧我真的好怕,好怕"有人拍拍她的肩,苏宁惊恐地回头,却看见一个英俊的年轻人站在她背后:"哎,你怎么了?"

  年轻人自称齐皓,是表姨婆从前的邻居。他们聊了一下午,苏宁觉得心里舒服多了。这是头一次,别人不把她当神经错乱。

  回到家,高立拿着一张纸,兴致勃勃地向她走来:"嘿,苏宁,今天下午我在网上无意中看到了这面镜子的来历,竟是个清朝后妃用过的呢?选那个妃子失去了咸丰的宠爱,不甘寂寞,偷偷和宫里一个侍卫勾搭上了,还生了个私生子。可惜啊,这孩子刚一生下来,就被太监们给扔到了井里。那妃子悲怨交加,在一个风雨夜抱着镜子上吊自尽了。"

  婴儿太监井原来,那个女人说的是真的?选苏宁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颤抖了。一定是这样,那个妃子的鬼魂附在古镜上,她要向世人复仇?选

  半夜两点,苏宁起床悄悄走到客厅,抱起古镜走到楼道里,把它扔下了垃圾口。她不要那些珠宝了,钱再多也买不回一条命?选

  回来后,苏宁睡得很香。早晨,高立煮了杯牛奶,苏宁喝完又接着睡着了。醒来时已是中午,苏宁索性不打算去上班了。走到客厅里,她突然全身发抖:古镜还在那里!

  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苏宁走到古镜前,她呆呆地坐下。

  镜子里的脸变了。那是个清装美人,正在梳头,笑容如春花般灿烂。突然,她的脸变得怨毒:"你们害死了我的儿子,你们都不得好死!"她死死地盯着苏宁:"以命还命,你也要跳下井去?选"

  苏宁转过身,窗户已经变成了井口。她慢慢地走近窗户,踩了上去忽然,一只手抱住了她。她昏了过去。

  醒来时,苏宁发现自己躺在"伟民律师事务所"的沙发上。冯律师正对她微笑:"一切都过去了。这些都是高立捣的鬼,他和别的女人勾搭上了,想和你离婚却又贪图你的钱。于是他在古物架上安置了小型录音机,播放恐怖电影的片断,又声称自己没听到。结果你的精神状况越来越差,而别人也相信你有问题。那天,他把提炼出的蘑菇毒素放在牛奶里,让你产生幻觉,还好我及时赶到了。"

  "谢谢你,冯律师。"苏宁伤感地说。

  "谢齐皓吧。"冯律师摆摆手,"是他打电话来提醒我的。"

  回家的路上,一个年轻人走向她:"你现在好些了吗?"苏宁惊喜地看着齐皓:"你怎么会知道真相?"齐皓笑了笑:"表姨婆一直觉得高立不是好人。她临死前嘱托我,让我暗中照看你。"他看了眼苏宁,脸红了:"其实,当初她想把我介绍给你的。"

  "原来是你!"苏宁惊喜地叫起来:"表姨婆还说,你是留洋回来的化学博士。可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再没提了。"她鼓起勇气,轻轻地说,"现在还来得及吗?"

  齐皓的神情忽然变得很黯淡:"太迟了,原谅我"他转过身,慢慢地离开。

  苏宁的泪落了下来。一阵大风刮过,刮起了几张糊墙的报纸。苏宁没有看到,其中一张几年前的小报上有着这样的标题:"山路车祸博士身亡",旁边是齐皓那张灿烂的笑脸。

  选自《新故事》2004年第12期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