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谁怜-好故事网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红袖谁怜-好故事网
 



红袖谁怜


  ■ 阿 玮

  《民间故事选刊》2005年第6期  故事传奇-传奇庄园

  绝杀6岁时被乌天堡主收留,13岁那年奉命杀了第一个人,那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杀死他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却让绝杀大汗淋漓,事后,执剑的右手足足战栗了三天。

  以后,绝杀越杀越勇,没有失过一次手,绝杀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每一次执行任务的对象都插翅难逃。他没有姓氏,绝杀是他的代号,也是他生命的全部意义。

  绝杀到20岁时,已经成为乌天堡的第一杀手,江湖上听到绝杀的名字可以用"闻风丧胆"四个字来形容。除了执行杀手任务外,绝杀行走江湖时,还要时刻提防被杀的命运。不过以他的绝世剑法和应变能力,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包括与乌天堡势力相当的牧云庄几次三番地派遣杀手行刺绝杀,全都铩羽而归。

  这天,绝杀刚执行完一桩任务,在醉仙楼喝酒,忽然听到楼下一阵喧哗,探头往窗外一看,见是一圈人围了一个跪在地上的女子指指点点。那女子前面用席子盖了一个人,绝杀明白这又是一例卖身葬父的事。这种事在街头经常可见,绝杀不以为然,刚要挪开视线,却见一名纨绔子弟伸手向那女子当胸抓去,眼看就要抓到,那女子却似茫然不觉,绝杀剑眉一挑,手中的筷子已激射而出,相隔甚远,却准确无误地插在那纨绔子弟的手背上,那人杀猪般地叫起来,口中骂个不迭,一旁的喽且步腥缕鹄础

  绝杀抛了一块碎银在桌上,剑鞘在窗棂上一点,人已飘飘落下,正好落在那名纨绔子弟跟前。

  绝杀身形魁梧,横亘在面前,纨绔子弟便有些底气不足,但仗着人多,扯着鸭嗓子叫:"你是哪根葱,敢管大爷的闲事!"绝杀并不开口,将剑斜扛在肩上,一双星目冷冷一瞥,包括纨绔子弟在内的一干人等全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一眨眼工夫,周围的人就走得干干净净。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看来他们都很明白。

  绝杀从怀里掏出一锭元宝,塞到那女子手中:"此地不宜久留,姑娘快走吧。"说完,绝杀转身就走。

  "公子留步!"女子忽然开口。绝杀看到,女子一双如雾似幻的大眼中却空洞无物,原来是一名盲女。

  盲女叫怜儿。也许因为她只是一名柔弱无依的盲女,当她拉着他的衣襟要跟他走时,他并没有阻止。绝杀隐约记起6岁那年,自己头插草标儿跪在一群孩子中间、被乌天堡主挑中的情景。

  绝杀将怜儿安置在城外的一间小茅屋里,这里离乌天堡尚有十里之遥。

  怜儿长得很美,美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这样的女子可惜却是个瞎子。绝杀不由想到上天的不公,就像他徒有一身卓绝的武功,却纯粹只是用来杀人一样。

  对怜儿,他直觉告诉自己得要好好保护她。怜儿话不多,却有一种从容的气质。有一次,绝杀去看她时,见她坐在门口劈柴,不小心劈在手上,血立刻染红了袖子。他站着没动,看着她慢慢走进屋里,找到纱布,包了手指,转身出来,又坐到原来的位置,摸到柴刀继续劈柴。

  那一瞬间,绝杀心里仿佛被什么用力揉了一下,又涩又痛。他默默地走过去,夺过怜儿手里的柴刀,用杀惯了人的手,笨拙地替她劈柴。

  绝杀不是原来的绝杀了,有回执行任务的时候,他要下手翦除的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辣手三娘,对拆了五十多招后,绝杀一记"绝情无天",剑已刺到辣手三娘的喉间,辣手三娘一双凤目幽怨地看了他一眼,绝杀的眼前忽然浮现起怜儿的双眸,只略一分神,辣手三娘便反守为攻,绝杀几乎命丧黄泉。

  杀手是不能有感情的。

  绝杀筋疲力尽地回到茅屋便昏厥了过去。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怜儿静静地坐在床边,摸索着给他缝补衣服。绝杀反手摸到枕下的剑鞘,宝剑离鞘在手,他要杀了这个女人,令他牵肠挂肚让他危机重重的女人。

  怜儿浑然不觉,细细地摸索着手中的针线。绝杀重重地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长剑。

  "哥,不要再做杀手了,好么?"怜儿忽然开口,幽幽地说。

  "你知道?"绝杀心中一动,手又摸到了剑柄。

  "哥,我怕失去你"怜儿的大眼睛里忽然流下了两行清泪。

  绝杀长长地叹了口气,伸手揽住了怜儿瘦削的肩。

  既然不忍杀死心爱的女人,就只有放弃做一名杀手,杀手是不能动情的。当绝杀单膝跪在乌天堡主面前时,乌天堡主阴沉着脸。

  "为了一个女人,你就要放弃?老夫栽培你多年,实指望你能继承老夫的衣钵。"乌天堡主眼中寒光一凛,"杀了她!"

  "杀她,我死。"绝杀星目一闪。

  绝杀离开了乌天堡,回到小茅屋。"怜儿,我出去办点事,可能需要十天半个月。"绝杀轻抚怜儿的脸颊,"等我,我们一起到乡下,好好过日子。"

  绝杀脱离乌天堡的条件是刺杀牧云庄的庄主。不然,他带着怜儿即使远走高飞也难逃乌天堡的天罗地网。

  牧云庄戒备森严,杀手如云,要杀死牧云庄主几乎比登天还难。绝杀答应了,为了怜儿,为了他们的明天,就算赴汤蹈火,他也要冒险一试。

  二十年来,他的眼中头一次感觉到了生命的宝贵,除了杀人与被杀,他还可以有第三种选择,那就是真正地生活。

  他和怜儿在小屋里相守了三天,第四天一早,绝杀整装待发。

  "哥,你真的要去吗?"怜儿恍然若失。

  绝杀无语,把擦拭得锃亮的青锋插入鞘中。

  怜儿偎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似乎生怕他再也不能回来。

  "不用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绝杀拥住怜儿。

  过了很久,绝杀忽地推开怜儿,向后倒去,他的胸口插着一把短匕。

  "你--"绝杀倒在地上,胸口的剧痛和心上的刺痛。

  怜儿的眼中忽然有了光彩,她并不是瞎子。

  "我也是一名杀手,目标就是你!"

  "你有好多机会杀我"绝杀痛苦地蹙着双眉。

  "是的,但从你用握惯了剑的手为我劈柴时,我就再也下不了手,"泪水顺着怜儿的脸颊流下来。"可我始终是一名杀手,在你杀我义父之前,我必须先杀了你。"

  "杀手是没有眼泪的,杀了我,你何必哭"绝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你也不是一名好杀手。"

  "是的,流泪的杀手就不再是一名杀手。"怜儿忽然抽出了绝杀身边的长剑。

  怜儿倒在绝杀的脚边,剑上沾了她的鲜血,还有一滴眼泪。

  江湖上从此抹去了绝杀这个名字,一同抹去的还有牧云庄的顶尖女杀手怜红的名字。传闻说这两位绝世杀手在同归于尽的拼斗中葬身火海。

  僻远的乡间,多了一对男耕女织的夫妻。那天,怜红和绝杀不惜伤了自己,瞒过了屋外双方一触即发的埋伏,在他们纵起大火后,双双逃离。

  选自《古今故事报》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