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情人-好故事网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鬼情人-好故事网
 



鬼情人


  ■ 万里秋风

  《民间故事选刊》2005年第4期  故事传奇-故事情感版

  正值青春妙龄的紫蕊美丽而柔弱,可其他柔弱的女孩子通常所怕的东西她却不怕。比如老鼠、蟑螂,比如鬼。紫蕊只怕一样东西,那就是死亡,她对死亡的恐惧到了近乎病态的程度。她从报纸上看到大西洋彼岸的飞机失事,便可以整整一年不坐飞机。她每周都会去做一次十分彻底的全身检查,以便确定自己还能活下去。即便是这样,她仍然不能摆脱对死亡的恐惧,相反她每当想到人人都逃不掉死亡这样一个结果时,便会喘不过气来。她连睡觉都睡不踏实,生怕今晚自己躺下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紫蕊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她的这种恐惧,她和朋友们说,朋友们笑她杞人忧天。她和父母说,父母不但不明白反而唠叨她说:"紫蕊啊,我说你能不能别一天到晚地想这些没影的事,好好想想你的婚事吧。你看东院的小芳和你一样的年纪,都当妈妈了,你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呢。"一气之下,紫蕊干脆和谁也不说了,一个人默默地忍受着这份恐惧和孤独。在她眼里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理解她的人,一种是不理解她的人。只有理解她的人才配做她的男朋友。内心的孤独使紫蕊变得十分冷漠,于是同事们就给她起了个绰号叫"冰美人"。

  这天女友小竹约紫蕊吃饭,席间紫蕊认识了一个叫秋雨的男生。这男生长得挺帅,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一种懒散的笑容,笑容里仿佛含着一种掩饰得很深的寂寞,让人有点心疼。紫蕊的心跳了一下,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酒至半酣,小竹便拿着紫蕊那些古怪的念头打趣,给在座的朋友介绍说眼前的这位"冰美人"是个"怕死鬼"。紫蕊也不辩解。大家正在七嘴八舌地调笑紫蕊,只听一个声音仿佛从远处飘来:"你不是怕死,你是怕死后的虚无。你怕对死后的情况一无所知,不管这个世界上再发生什么,你都再也不知道了。哪怕你能流芳百世,也是别人的事。一旦你不存在了,一切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说话的正是那个叫秋雨的男生。紫蕊呆呆地看着秋雨的眼睛,惊得说不出话来。

  丝毫没有悬念的,两个人相恋了。紫蕊好开心,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有人理解她、安慰她了。很长一段时间紫蕊都在想,也许自己从此不会再怕死了,能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生活,可能会冲淡自己对死亡的恐惧吧。可现实总是残酷的,不久以后,紫蕊就明白了那份恐惧依然像毒蛇一样盘踞在自己的心里,并没有丝毫的减弱。秋雨好像看透了紫蕊的心事,附在她的耳边问:"如果人死了真能变成鬼存在,你还怕吗?"紫蕊的嘴角荡起了一丝微笑说:"不怕,那样我就知道生命是循环不息的,我就不再恐惧死亡了。"秋雨轻轻把紫蕊拥在怀里说:"好,咱们去找鬼。"

  在郊区,秋雨找到了一个破旧荒凉的园子。园子的主人去世后,把家产留给了儿女,儿女们在国外,难得回来。据说这所房子因常常闹鬼而无人敢租住,因此蝙蝠和老鼠便成了这所房子的主人。

  可是秋雨和紫蕊在这儿一连呆了三个夜晚,却连个鬼毛都没见着,紫蕊几乎绝望。到了第四天,紫蕊对秋雨说:"你先回家吧,今晚我一个人在这里,也许是你血气方刚的小伙子阳气太盛,把鬼给吓得不敢现身了。"秋雨心里盘算着一个念头,就同意了紫蕊的意见。

  下半夜园子里阴森森的,初冬的夜晚格外冷。本来明亮的月光透过树上的枝叶,变得暗淡而斑驳,像一只只眼睛一样在地上盯着紫蕊。紫蕊并不害怕,除了死,除了那种虚无,任何感觉她都不怕。她在院子里穿行,很快来到屋门前。

  屋子里一片漆黑。紫蕊打开手电筒,走了进去。她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走,希望碰到些什么。差不多一个小时后,紫蕊走完了整个老宅,和前几次一样,什么也没有。她看了看表,表针指向凌晨三点半,于是便叹了口气,慢慢地又走到门口。

  正在这时,紫蕊猛地呆住了:只见屋门口站着一个人,在黑暗的屋子里,能看出他的个子很高,头发很长,身上是一件长长的白衣服,一直拖到地上。紫蕊猛地举起手电筒,照在那个人的脸上。只见那个人的脸上满是鲜血,长长的舌头却是苍白的,披散的长发直到腰际,挡住了大半边的脸。头发随着夜风轻轻飘动,显得十分恐怖。没被血沾染的部分,脸色是铁青色的,一对眼睛空洞洞的,竟然全是白的。可怕的是,紫蕊感觉到"他"正在看着她。那个人,不,她断定是鬼,在和她面对面地站了十秒钟后,转身就走。紫蕊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忽然想到自己来的目的,马上追了出去。

  鬼越走越快,紫蕊也越走越快,眼看鬼就要在树丛里消失了。紫蕊忽然发现鬼的走路姿势很熟悉,他每走一步路都会把右肩往上微微耸一下。紫蕊想起来了,秋雨就是这样,他的右肩小时候曾得过病,后来治好了,却留下了这个小毛病。一下子,紫蕊全明白了,一种受了欺骗的耻辱感涌上了心头,她猛然大喊一声:"秋雨,你给我站住?选""鬼"的身子一震,站住了,并没有回头。紫蕊继续说:"我不需要你的怜悯和同情,我知道是你,你不要以为你这是在帮我,你这是欺骗,你这个骗子?选我恨你?选""鬼"转过身来,想走过来,紫蕊却大喊:"滚,你给我滚,我再也不要看到你?选" "鬼"无奈地走了,紫蕊委屈地痛哭失声。

  那"鬼"确实是秋雨扮的。一连三天紫蕊见不到"鬼",精神几乎崩溃。今夜正好紫蕊提出要自己呆在这荒宅小院,秋雨便趁机去找自己在戏剧学院当老师的同学,跟他借了这一套装鬼的行头。秋雨想,只要紫蕊能见到一个活生生的"鬼",相信人死后还有感觉还能以鬼的形式存在,她对死亡的恐惧就会消除,就会快乐健康地生活。谁知,自己还是被紫蕊认了出来。紫蕊不理解他的良苦用心,误把他的好意当成了欺骗。

  秋雨越想越后悔,他想自己应该回去解释清楚,请紫蕊原谅。想到这儿,秋雨猛地一转身向回奔去。在他走到一座桥上的时候,对面忽然冲上来一辆车,一瞬间,两道白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猛地被抛上了天空,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等秋雨又有了知觉时,他首先感到自己的全身像碎了一样剧痛,他努力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都是红色而且是扭曲的。他发现自己躺在桥下的碎石上。周围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他感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失,想喊,喊不出来声,已经充血的嗓子里发出的声音连他自己也听不清楚。

  趁着还没有失去知觉,秋雨脑子里一个念头像闪电般地掠过,他努力地去捕捉它。这次自己真的是快死了,那么一阵剧痛袭来,秋雨忽然想起了什么,在他再次失去知觉之前,他把右手艰难地伸向左手的手腕,手腕上带着紫蕊送给他的那块手表,紫蕊说这表走十年都不会错一秒钟。

  第二天,警察敲开了紫蕊家的门,还没等一脸惊讶的紫蕊发问,警察便说:"对不起,小姐,昨天在城东郊外的大桥上发生了一起车祸,死者被一个醉酒的司机撞到桥下。在他的钱包里,我们发现了你的照片和地址,想请你去确认一下,并请你协助调查。"紫蕊惊呆了,大叫:"不,不会的,不会是他。他是什么时候出的事?"警察说:"法医断定他死亡的时间应在今天凌晨三点到四点之间。死者的手表摔坏了,表针停在三点上,应该就是那个时间。"

  紫蕊一惊,自言自语地说:"不会的,不会是三点。我在三点半时还"她猛地停住了,因为她忽然想起:自己看到秋雨时,他的样子难道说,那时秋雨已经出了车祸,因为牵挂着自己,所以他的灵魂变成了鬼,去那个宅子里找自己吗?紫蕊的泪水刷地流了下来,喃喃地说:"秋雨,你真傻,你是故意这样做的吗?为了能让我见到鬼,你就我宁可一辈子见不到鬼,也不要见到你变成的鬼啊。我只想和你好好地生活在一起,我不怕死了,真的,你回来吧,秋雨"

  紫蕊变了,困扰了紫蕊十几年的恐惧已经被一个叫秋雨的男孩的灵魂驱散了,而且再也没能回到紫蕊的心里。紫蕊亲眼看到了自己情人的灵魂,她再也不怕死了。她敢于正视死亡而快乐地生活,她变得活泼开朗。

  只是,紫蕊永远也不会知道,所有人都永远不会知道,在那阴冷潮湿的桥下,一个浑身被血染红的男孩是怎样忍着剧痛在意识消失之前,用颤抖的手,一点一点的,把手表从三点半拨到了三点。

  选自《故事家》2004年12月号(上)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