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记生儿"之谜-好故事网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诡异的"记生儿"之谜-好故事网
 



诡异的"记生儿"之谜


  ■ 马均彦

  《民间故事选刊》2005年第3期  故事传奇-神秘故事

  1952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杨树沟村的杨宗元老汉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正在村头拾粪,遇到一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身上背了个褡裢,两端口袋里分别装着一男一女两个婴儿,女婴的左眉上方有颗黑痣。见到杨老汉后,中年男子操着山西口音问道:"请问这位老哥,这可是杨树沟村?"

  得到答复后,中年男子又问道:"请问杨宗元家在哪里住?"

  杨老汉心里一怔,抬头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并不认识。仔细想想自己与山西也没有亲戚,于是就疑惑地反问道:"你从哪里来?怎么会认得杨宗元?找他有什么事?"

  中年男子用手指着褡裢里的女婴回答道:"我从山西隰县陈家庄来,专程到杨宗元家送这个小女孩。"

  杨老汉见那男婴长得眉清目秀,十分讨人喜欢,就问道:"这男孩为什么不留下?"

  中年男子答道:"男孩是来送妹妹的,他不能留下,送下妹妹后还要回去。"说完后又着急地催促道:"快告诉我杨宗元家住在哪里,时辰到了,我得抓紧赶过去,否则就来不及了。"

  得到杨老汉的指点后,中年男子急匆匆地走了。杨老汉随后紧跟,他想跟回家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不小心跌了一跤,一下子惊醒了。

  回想着刚才梦中的情景,杨老汉觉得十分奇怪,想了一会儿感到睡意全无,就坐起来披上衣服抽烟。这时,从东厢房里不时传来正在分娩的儿媳妇一阵阵的喊叫声以及老伴和产婆焦急的说话声。儿媳妇从傍晚就说肚子疼,到现在还没生下来,喊叫声却一阵紧似一阵,看样子快要生了。杨老汉支起耳朵焦急地谛听着东厢房里的动静,心里很是不安。

  "哇哇"

  突然,从东厢房里传出两声新生婴儿响亮的啼哭声,接着是产婆惊喜的声音:"恭喜恭喜,是一对龙凤胎!"

  杨老汉长舒了一口气,一阵喜悦涌上心头。蓦地,杨老汉心里一动:儿媳妇生了一对龙凤胎,与刚才的梦是偶然的巧合还是有某种联系?如果是巧合难道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吗?如果其中有某种联系的话,那中年男子说男孩送下妹妹还要回去是怎么回事?杨老汉翻来覆去地想,直到天明也没理出个头绪来。

  早饭后,杨老汉把老伴叫到里间,把昨晚的梦告诉了老伴,老伴也觉得奇怪,就问他:"你还记得那两个婴儿的模样吗?"

  杨老汉答道:"记得清清楚楚,那女孩左眉上方还有一颗黑痣呢!"

  "啊!"

  老伴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两眼紧盯着杨老汉,追问道:"你想准了吗?有没有想错?"

  见老伴如此吃惊,杨老汉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得也紧张起来,忙问老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老伴神秘地低声说道:"儿媳妇昨晚生下的那个女孩左眉上方正有一颗黑痣,你说这事怪不怪?"

  "啊?选这事是真的,你没有看错?"

  这回,轮着杨老汉吃惊了。老伴二话不说,拉着杨老汉的手转身向东厢房走去,径直走到床前。

  床上,折腾了一夜的儿媳妇此时已酣然入睡,在她身边,两个小家伙也睡得正香。杨老汉往婴儿脸上只看了一眼,便一下呆住了。两个孩子与梦中的婴儿长得一模一样,女婴的左眉上方赫然一颗黑痣。老两口顿时面面相觑,不知是凶是吉。

  白天忙活了一天,到了晚上,老两口上床后又开始嘀咕这件事,杨老汉说:"看来这两个孩子到咱们家是天意,可中年男子说男孩送下妹妹后还要回去是怎么回事?"

  老伴说:"管他呢,只要到了咱们家就是咱家的人,赶明儿我去庙里烧炷香,求观音菩萨做主,把两个孩子都留下。"

  老两口说着说着就到了深夜,杨老汉感到困了,打了个哈欠说:"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是咱的孙子别人抢也抢不去,不是咱的孙子留也留不住。"说着,就闭上眼不再说话,一会儿就沉沉地睡去。

  杨老汉刚合上眼,就见昨晚梦中的那个山西汉子背着褡裢走了进来,褡裢里只有那个男婴。中年男子进屋后对杨老汉说道:"老哥,那女孩我已给你送来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就要回去了,特来向你辞行。"

  杨老汉急忙道:"这位兄弟,请您行行好,把这男孩也留下吧,我们全家都喜欢他。"

  中年男子道:"那可不行,男孩不能留下,他回去还另有安排,我要是把他留下了,回去不好交差。"说罢,转身向屋外走去。

  杨老汉心里一急,从床上跳下来追赶中年男子,身体往前一扑,一下子醒了,原来是南柯一梦。

  "梆梆梆!"

  正在这时,忽听得外面有人敲门,同时传来儿子焦急的声音:"爹,娘,快起来,孩子不中用了!"

  闻听此言,杨老汉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他急忙喊醒老伴,老两口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边走边系着扣子向东厢房跑去。

  还没进东厢房,就听见儿媳妇"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嘴里喊道:"我的儿呀!"

  杨老汉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等他醒过来后,只听得从东厢房里传出老伴和儿媳妇悲痛的哭声。杨老汉挣扎着爬起来走进东厢房,见老伴和儿子、儿媳妇正围着男孩哭,男孩紧闭双眼,小脸蜡黄,已停止了呼吸。

  男孩死后,全家人悲痛之余,将女孩视为掌上明珠,惟恐再有个闪失,杨老汉给女孩取名"梦景"。

  梦景还没出满月,就在许多方面表现出与同龄婴儿的不同之处。未出满月的婴儿不会观察事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眼神散乱,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而梦景却对什么都感兴趣,躺在那里东张西望,不管谁走到她身边,她都会聚精会神地看着你,嘴唇嚅动着,仿佛有话要说。一开始,家里人都感到奇怪,时间长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有一天,杨老汉到东厢房看孙女。刚走近床边,就听到梦景嘴里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杨老汉走上前去低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小梦景眼里流露出一种只有成年人才有的眼神,那里面饱含着成熟、思考和想表达某种思想感情又表达不出来的焦灼。杨老汉吓了一大跳,就到镇上找医生咨询,医生说可能是这孩子发育早、天资聪明的缘故,让他不必惊慌,还说说不定这孩子长大后能成大器。

  小梦景转眼已一周岁多了,已能说一些简单的话了。奇怪的是这孩子从一开始说话就不是本地口音,而是山西口音,并且从不叫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对家里的人也很冷淡,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甚至拒绝长辈对她的亲昵行为,拒绝与父母同睡一床。满两周岁后她还时常一个人蹒跚着走到村头,呆呆地坐在那里向西方遥望着,一坐就是大半天。

  到了三四岁的时候,小梦景的智力更是明显地高于同龄的孩子,甚至有些小学生也不如她,更令家里人惊讶的是有些她从没接触过的事物,她竟然无师自通,一见就非常熟悉。有一次,妈妈带她走姥姥家,舅舅家两个正上小学二年级的孩子放学后在家做作业,被一道算术题难住了,小哥俩解了半天也没有解开。这时,坐在一边的梦景开口道:"这道题应该这样解。"说着,从表哥手里要过笔来,熟练地在纸上演算起来,一会儿就解出了答案。

  第二天,小哥俩将作业交给老师,老师看完后指着那道题问道:"这道题你们俩是谁解出来的?"

  两人回答道:"不是我们解出来的,是姑姑家还未上学的表妹解出来的。"

  老师更加奇怪,说:"这道题是小学三年级的试题,我本想试一下你们,结果全班只有你们俩解出来了,你们的表妹还未上学,怎么会解这道题呢?能带我去见见这个孩子吗?"

  于是,小哥俩领着老师回家见了梦景,老师又出了几道四年级和五年级的题,梦景都毫不费事地解了出来。老师大为惊讶,认为这孩子是天才,就请求梦景的母亲将梦景留在他的班里重点培养。一开始妈妈不同意,觉得梦景还小,不到上学年龄,后来见老师执意挽留,就同意了。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