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皓峰:《道士下山》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正文 自序 - 道士下山 - 徐皓峰

正文 自序

    隐市者、早逝者、混世者

    1992年,高中毕业前夕,我在三味书屋见到一本民国道家文化的书,登有编者照片,暗觉将来会认识此人。1998年,我结识书的编者,他已八十余岁。他非出家人,住在闹市中。

    随他学习初期,我的语言表达能力降低到最低点,便采取一种特殊交流方法--写文章让他评点。他因有浓重口音,也是边说边写。

    对我写的文章,他说"下笔如有神",这是在讽刺我。因为某些问题,看我文章,他觉得我已经懂了,一问则发现我不懂,实在缺乏悟性,只是偶尔笔下通灵。

    这些讨教文章,因他介绍,有几篇在道教刊物上发表,有读者还热心地邀请我出家。我是辞职求学的,不是为省出时间,是因为心境,不知觉便闲置了自己三年。三年后,我的笔用于写红男绿女、时尚消息了。很怀念以前为求学而写字的岁月,那种文字里没有挣扎。

    我去老人家都是下午三点,他午睡醒来后,会先给我讲点民国时期的江湖掌故,然后再论学术。那些掌故便是此部小说的初始素材。

    小说采取系列短篇形式,追溯远缘,是因我一位高中时代的朋友。他早慧却不早熟,在艺术、佛道上有较高悟性,不耐烦人情世故,活着活着便活伤了自己。他在结婚的第三天逝世,之前他将他写的武侠小说留给了我。

    那是他改写的古龙作品《三少爷的剑》,仅写了三章,是三十二岁所写。在我的高中时代,是他推荐我看古龙小说的。我买的第一本是《大地飞鹰》,此书主人公名叫朴鹰。

    不择手段是人杰,不改初衷是英雄。朴鹰身上兼具人杰和英雄的特质,最后他的英雄本性占了上风,业败、身死。古龙的绝笔叫《猎鹰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正文 1、一下青山万里愁 - 道士下山 - 徐皓峰

正文 1、一下青山万里愁

    1926年,杭州西湖边一棵大柳树下,睡着一个道士。他的道袍满是土尘,不知走了多少路,当太阳即将下山时,他伸个懒腰,醒了过来。

    他已经睡了六个小时,见到湖面上血色斑斑的夕阳,不由得两眼痴迷。他叫何安下,16岁时因仰慕神仙而入山修道,不知不觉已经五年,山中巨大的寂寞令他神经衰弱,到了崩溃的边缘。为了内心的安静,他回到了尘世。

    饥饿来临,听着腹部的鸣响,看着远近的游客,何安下扪心自问:"你能不能从世上得到一个馒头?"他站了起来,离开湖边,向杭州市区走去。

    市区一片酒绿灯红,细腰长腿的时髦女子高频率地闪现。何安下走了两条街,也不能伸出乞讨的手,终于他在一棵柳树下站住,伸出了他的右手。

    四十秒后,一个拎着鳄鱼皮手包的女子走了过来,她从手包中掏出一块银角,要向何安下右手里放去。何安下忽然抬起右手,抓住一片飘飞的柳叶,显得是在寻找生活情趣,并非乞讨。

    女人奇怪地看看何安下,把银角收进手包,转身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何安下喘出一口长气。心里残留的一点自尊,使得他继续忍受饥饿。肠胃的怪异感觉,令他不能再平静地站立,他垂头缩肩地向前走去。

    在山中修道时,曾学过一种抵御饥饿的功法,名为"食气"--含一口气在嘴里,等着它温热起来,然后像吞一个饭团般吞下,此法会引起大量唾液分泌,在喉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何安下大口大口地吞咽着杭州的空气,走到了一户灰砖绿瓦的店铺前。店铺门面很小,挂着一幅对联"告别山中寂寞,迎来世上烦恼",横批为"自救救人"。门上还悬有一个菱形灯笼,写着"男科"二字。

    店内阴暗,一个瘦小枯干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桌前打算盘。发现有人走进店中,他停下手中的活计,站起身问:"这位道爷,有何贵干?"何安下犹豫片刻,说道:"我下山还俗,还没找到营生,不知你能不能给口吃的?"

    店主嘿嘿一笑:"不瞒你说,我也是个下山还俗的人。你哪座山上下来的?"何安下:"龙颈山。"店主:"我是萃华山的,知道么?"何安下摇头。店主:"怎么会?萃华山紫云阁可是天下闻名的道场!"

    何安下"噢"了一声,勉强作出敬佩神情,店主登时满面红光,连呼"快坐快坐!"给何安下沏茶倒水。

    一口浓茶下肚,更感饥饿难当。店主聊起了紫云阁典故,显得兴致颇高,而何安下连喝几杯,被茶水刺激得胃部难受之极,终于忍不住了,赔笑一句:"道兄,还是给我个馒头吧!"

    店主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跑到后屋拿出一个盘子,盛了三个馒头一块咸菜。何安下狼吞虎咽吃起来,显得十分香甜,店主也被感染,咽了口唾沫,喃喃道:"你完全就是我的当年。"

    何安下:"道兄,当年你为何下山?"店主:"嗨。都是这一口吃的闹的。老哥我当年情场失意,一时万念俱灰,就上了萃华山。谁料到山上只有瓜果蔬菜,吃得我虚火上升,原本以为食肉会欲念强,谁知吃素对情欲刺激更大。老弟,虚火也是火呀!"

    店主长叹一声,似有天大委屈:"那时候,见到个小猫小狗,只要是雌的,我就一阵心慌,简直中了魔障。唉!上山是为了成仙,可我差点做了畜生。我跑下山来,冲进个饭馆,吃了一大碗红烧肉,方才平静下来。老弟,当时我透过饭馆窗户,望着外面的高山,边吃边哭。我破了魔障,可再也回不去啦!"

    店主说着说着,两颗眼泪滚了下来。何安下不敢发出咀嚼的声响,将嘴里馒头咽了下去,问:"我怎么没有这种情况?"店主:"老弟,你上山时多大?"何安下:"十六岁。"

    店主:"嗨,你还是个童男子。我上山前,已经碰过女人了。男女之事,只要开了头,就等于是跳了悬崖,和一切好事都绝了缘,只有堕落再堕落。"

    何安下听得目瞪口呆,这时一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走进店铺,叫了声"爸!"走入后屋。何安下:"这是你"店主用袖子擦了把眼泪,嘀咕一声:"冤孽,冤孽。"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

    一个丰满白皙的妇人拎着个菜篮子走了进来,说一句:"老李,有客人?"向何安下礼貌地一点头,也走入了后屋。那妇人眼部很美,是双眼皮。

    何安下:"这是你"店主眼珠一转,竟有了一丝得意:"怎么样,我媳妇不错吧?知书达理,能生能养。"

    何安下觉得眼前的情况不是自己所能理解,嘴里加快速度,想吃完馒头就走。

    见了媳妇后,店主恢复平静,给何安下倒了杯茶,问:"小兄弟,还俗可不是容易事,我拼死拼活才有了这份家业。没有一技之长,是活不下去的。"

    何安下:"我上山前,曾在药铺里当学徒。中草药名目至今没忘,大不了重新做起。"店主一拍大腿,音调高昂:"对路子!看看这是什么!"

    店主胳膊挺直,指着门口的灯笼,正是令何安下百思不得其解的"男科"两字。何安下:"什么?"店主嘿嘿一笑,打开旁边的壁柜,拿出一个小铁盒,从里面取出一把小刀,上下挥舞一圈,郑重说道:"我是个医生呀!而且是西医。"

    何安下肃然起敬,说:"听说西医能开膛破肚,切肝挖肺。"店主:"唉,不用那么费事,我切点小东西,就能养活全家了。"何安下:"你切什么?"店主:"包皮。"

    何安下更加不理解,不敢做什么反应。见到何安下面无表情,店主以为被何安下轻视,于是补充一句:"我还能切双眼皮!"

    这句话何安下听懂了,想到他媳妇的美目,不由得真心佩服,说了句:"好手艺!"店主登时两腮绯红,如饮美酒,一拍何安下的肩膀,豪气万丈地说:"你留下来吧,跟我学本事。"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