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支肌》  难部  明 沈德符抄本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玉支肌》  难部  明 沈德符抄本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玉支肌

      

第一回

  老侍郎兔鹘题诗童子笑

村先生龙蛇染翰美人惊

词曰:

白面书生,红颜女子,灼灼翩翩非不美。若无彩笔附高名,一朝草木随流水。江梦生花,谢庭絮起,千秋始得垂青史。闲将人品细评论,果然独有才难耳。

右调《踏莎行》

话说浙江处州府,有一个青田县。这县为何叫做青田?盖因昔人有一个叶法善仙师,曾栖此学道,道法成时,忽田中生出许多青芝来献瑞,故一时惊美其事,遂相传叫做青田。这青田县,峰峦高峙,十分秀美,内有一个石门洞,更是幽奇,书中称为玄鹤洞天者,即是此地。洞之西南悬崖上,飞下一道瀑布来,冬夏不竭,甚为奇观胜赏。只因地脉灵异,往往生出高人。在国初,已生过一个刘伯温先生,做了一番事业,享了一个大名。

只道山川秀气泄发无余,不期天地精华,生生不尽,后又生出一个高人来。这高人姓管名灰,表字春吹,乃宋仁宗时管师复的子孙。这和灰生来天资出类,才美过人,二十外,便中了明成化年间的进士,历官中外,大有贤声。还未及五十,早已做到礼部侍郎。因素志慕汉张子房辟谷之高,便弃职而归隐于林下,每欲飘然遗世而去。只因夫人早丧,遗下一女一子。若是子女生得寻常,他也不暇顾惜,不期生得这个女儿,美如春花,皎同秋月,慧如娇鸟,烂比明珠。这还是女子之常,不足为异,即其诗工咏雪,锦织回文,犹其才之一斑。至于俏心侠胆,奇志明眼,真有古今所不能及者。生到一十六岁,袅袅翩翩,竟是一个女中的懦士。父亲爱之如宝,因与他起个名字,叫做彤秀,别字青眉。又不期生得这个儿子,神清骨秀,又自不凡,自小儿便不好嬉戏。到了五、六岁上,便随着姐姐读书习字,朝夕不懈。到了七、八岁,延师教训,果能默默领受。故到了十岁,便知书能文,已宛然是一个成人。父亲爱之不减青眉,望其大振家声,因替他起个名字,叫做管雷,表字不闻。因有了这等两个儿女,夫人许氏又早丧了,一时去不暇,故将辟谷的念头只管耽搁了。却喜自家年还不老,尚有可待,故急急要完儿女婚姻之事。只奈青田僻在山中,哪里便有可意儿郎,招为门婿。虽然没有,他却时时留心访求。

一日,春光明媚,柳舒花放,他在家中闷坐不住,因带了家人童子,并携了游春之具,依旧到石门洞西来看瀑布。原来这看瀑布所在,已有人造了一座小亭子,叫做喷雪亭,紧对着这瀑布,供游人玩赏。管灰到了,坐在亭子上,赏玩多时,心下甚是快畅,欲到题一诗以寄兴。因想起李太白题瀑布诗,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之句,精警豪放,一时难与争衡,故拿着笔在粉壁上将要写,又歇下了。想一想,忽又提起笔来。及待要写,却又沉吟缩手,不敢下手。不半晌,如此者两、三遍。

正尔思索枯肠,不防背后有人看见,嘻的一声笑将起来。管灰听了,心惊道:"甚人笑我?"忙回头一看,只认做是甚诗人、韵士,谁知大不相干,却是一个八、九岁发还不曾齐眉的小村学生。初看时,半是抱惭,半是含怒。及看明是个村学生,转笑起来。就问道:"学生,我在此题诗,你笑些甚么?"

那小村学生却甚老实,也不避忌,竟说道:"我看见你这等一位齐齐整整的老先生,为何题诗拿着支笔兔起鹘落的这等烦难?故不觉失笑"。管灰道:"我做诗烦难,你笑也罢。只是你曾看见哪个做诗容易?"小学生道 :"别人我不看见,只看见我家先生,年纪还没有二十岁,在馆中哪一日不做诗。凡做诗,提起笔来就写。要三首便三首,要五首便五首,要律诗便律诗,要绝句便绝句,要长篇古风便长篇古风,从不见他提起放下,象老先生这等吃力。"管灰道:"你这先生姓甚名谁?"小学生道:"先生的学馆,就在前面豹吠村里。"管灰道:"离此多远?"小学生道:"不上一里,远是不远,只是弯弯曲曲都是小路,不甚好走,有些难认。"管灰道:"我要到馆中去望望你先生,你肯领我去么?"小学生摇着头道:"我那先生为人甚是疏冷,只喜自家读书,怕与人往来。我若领你去,妨了他的功夫,他就要打我哩!"说罢,慌忙就走去了。

管灰想道:"乡下先生题诗,信笔胡涂乱抹,自无可取。但他说年未二十,肯读书,不喜交接人,这就不可量矣。我左右闲在此,况路又不远,何不步去探访一回。"一面就叫一个家人先去暗暗访问,然后叫童子收了笔砚,也不做诗,就随后缓步而来。路虽曲折,却花迎柳引,甚有幽逸之致。果不甚远,即找着了豹吠村。家人忙复命道:"转弯竹林里有个学堂,定然就是了。不知老爷还是自去,还是竟用贴子去拜?"管灰道:"不知是何等之人?不消用名贴,待我且自去看看。"遂单带了两个童子,步入竹林中,绕至学堂边,未见人早听得书声琅琅,忽高忽低,悠然而有韵。及走入学堂,只见一个少年先生,高据师席,端然而坐。细视之,神清骨秀,了无村俗之态。怎见得,但见:

潇洒风流迥出尘,不衫不履自精神。

漫言锦绣藏胸腹,只看姿容也玉人。

管灰看得分明,因走近前,将手一拱道:"先生请了。"那长孙无忝,正读到忘情之处,忽听得有人叫,忙定神一看,见是一位先达行藏,忙将书掩了,立起身走下位来,相迎施礼道:"乡村训蒙之地,为何有贵人到此?想是春游足倦,不妨小憩。"管灰道:"春游则然,足倦则非。到此者,特访无忝兄也。"长孙无忝听了惊讶道:"小子姓名,何由挂大人之齿,可谓奇矣。"管灰道 :"珠藏溪媚,玉韫山辉,贤兄雾雨满山,怎勉人之物色。"长孙无忝听了,大喜道 :"果有此耶。"遂延之上座,命学生入内取茶。

茶罢,长孙无忝因问道:"老先生贵人也,既肯下临我晚学生,必有所闻,实不知何所闻而来?"管灰道:"他尚未知,惟闻先生诗才敏捷,不减青莲。因思青田小邑,素不闻有其人,故趋而领教。"因命童子取出一柄金扇,送上道:"欲求一挥,不识可能惠赐一新咏否?"长孙无忝道:"巴人下里之名,本不当污白雪阳春之目。然道在青毡谋食,又不敢过辞而失职,只得要呈丑了。"因提起笔来,信手题于扇上道:

题诗只道野无人,何意门停长者轮。

荣藉闲花如素笑,宠加幽划也生春。

漫言路近寻来易,犹恐山深认不真。

欲借文章联一脉,未知笔墨可如神?

长孙无忝题完,因未曾请问得管灰姓名,故诗尾落款,只写个"村塾偶遇先达索书,晚学生长孙肖漫题呈政",就双手送与管灰道 :"下学俚言,老先生休晒。"管灰先见其落笔就写,不假思索,已自惊讶,及接一看,又见其吐词高爽,落笔风流,字字皆有微意。因不胜叹息道:"长孙兄之才,大用之才也。为何小隐于此?"长孙肖接名贴看了,故知就是礼部侍郎管灰。因答道:"晚生栖此者,一为自安蹇劣,一为窃薪水以养母耳。"管灰道:"旧年宗师按临处州,何不假途以取青紫?"长孙肖道:"奈籍不对,故守旧耳"管灰道:"原籍何地?为何居此?"长孙肖道:"原籍沧州,因随先人宦此。不幸先人见背,宦襄廉薄,贫不能归,故于此。留将十年,所以母子茕茕也。"管灰道:"这等说来,莫非就是长孙父母的后人么?"长孙肖道:"正是。"

管灰又叹息道:"长孙父母廉吏也,未及大用,而即谢世,常怪天道之无知。今见长孙兄青年才美,定当跨灶,方知屈于前伸于后,天道又未始无知也。"长孙肖道:"无文小子,既贫且贱,方愧不能继志,而老先生反为此言,岂不令我晚学生羞死乎!"管灰道 :"人生天地,第患无才耳。眼前贫贱,安得限人。"因又问:"曾娶否?" 长孙肖道:"纵有红丝,谁牵到此,并不曾定。"

管灰因见长孙肖青年才美,人物轩昂,言词爽朗,心甚爱之,不忍就别。因又说道:"才人难遇,春昼甚长,我学生有便携的樽盒,欲假此与贤兄盘桓片晌,不识可乎?"长孙肖道:"衔春觞而侍高人之座,何幸如之。但以贵下贱,反客为主,似非礼也,无乃不可乎?"管灰笑道 :"古人有言:'老子于此,兴复不浅'。又言:'礼岂为我辈而设',安见学生与贤兄独不如古人?"因命家人将携来的酒肴,摆设上来,二人对饮。

饮到半酣,管灰又将经书上的学问来盘驳他。长孙肖皆从从容容,一一对答如流。管灰甚喜,因说道:"兄才已不啻青钱,自万选万中,若虑籍贯,我学生尚可为兄周旋。"长孙肖道:"周旋,固老先生怜才之盛心,但思功名一途,欲致此身而取重于朝延也,若始进而即涉于欺,恐非朝廷之所重。"管灰听了,又惊叹道:"如此说来,则长孙兄不独才美过人,存心又君子矣。可敬,可敬。但只是故乡二、三千里,非一蹴可至。而村童之馆俸无多,何以为行李之费也。当设处若坐失青年,则非算也。"长孙前进道 :"君子修其在,已无可奈何,只合听之。"管灰听了,愈加敬重。又饮了半晌,家人以天晚催促,方才别了回来。

一路上暗想道:"少年人眉目可对,世间或有之,至于才华,则往往未见。若论才美相兼,又少年,到了长孙无忝,可谓十全矣。我为彤秀择婚,阅人多矣,实无过此。但可惜他此时尚处寒贱,未必入儿女之眼,且慢说出。"

到了家中,女儿彤秀与儿子管雷接着,问道:"爹爹春游,今日为何归晚,莫非又遇了甚么好景留连?"管来道 :"倒不是好景留连,只因闲步到一个村学馆中,偶见了一个教书先生,与他谈论诗文,甚是有些趣味,故不觉坐到此时。"彤秀道 :"村馆教书,无非老学究腐儒常谈,有何足听,而爹爹却留连忘返?"管灰道:"馆便是个村馆,先生却非老学究,转是一个后生,言论皆出人意外,并无一字涉于迂腐,所以听之津津不倦。就是所作之诗,亦有别致可赏。我儿若不信,他有当面写的扇子在此,你看便知。"因叫童子将诗扇递与小姐看。

彤秀接在手中,还不甚在心,及看一遍,便肃然起敬。又看一遍,因大惊讶道:"此诗不衫不履,果是才人之笔,且字字俱有微意,开口'野无人',何等自负。却妙在承得不骄不亢,却又赞誉得不谄不媚。至于后联'认不真',还恐爹爹识他不透,结语精警,直与起句相映,大合诗人之法,为何尘埋村馆?爹爹赏鉴不差。且前日县中送爹爹的锦屏,其题咏皆青田名流,渠公非牙后余唾,即甑中尘饭,并无一新警之句,何堪寓目。为何村野训蒙,转有此奇隽之才,殊令人不解也。"管灰道:"此生若是青田本县人,或亲或友,或者还有吹嘘。因他不是青田人,乡曲生疏,故沦落在野,无人知道。"

彤秀道:"不是青田人,却是何处人?因何流落在此?"管灰道:"此生乃沧州人,就是前任长孙县令之子。因奉母随任在此,后父亲死了,宦襄廉薄,不能北还,所以母子遂寄居于此。"彤秀道:"这等说起来,他今虽流落,却原是宦家,爹爹既念他青年有才,何不寻一条门路。提拔他一提拔,也是斯文中美事。"管灰道:"说起来又可笑,这长孙肖,他人物虽甚青俊,为人却又十分迂腐。"彤秀道:"怎见得他迂腐?"管灰道:"不说起考事来,也说籍不对;我许他周旋,他转说冒籍涉于欺,不足取重,反若怪我教之不以正,你道好笑?"彤秀道:"以世情论之未免可笑,若在名教中求人,则殊可敬。爹爹不可不婉转成全,勿使孤寒丧志。"

管灰大喜道:"我儿所言甚得我心。但要成全此生,却比不得他人,甚是不易。"彤秀道:"有甚不易?"管灰道:"他青年有才,除非功名。功名,他又不愿冒籍,惟有设处路费,使还故乡。在他人,不过赠之一、二百金便可完事。我看他矜矜自守,如何肯受人无名之赠,所以难耳。"彤秀道:"何不荐他一个丰厚之馆?便赠之有名,受之无愧矣。"管灰道:"俗人眼浅,见他未进,如何有丰厚之馆?前日,雷儿若不请了冷先生,加厚些束修请了他,倒是一件美事。况少年砥砺,定然不同。"父女们商量了半晌,无可奈何,也只得罢了。

不期过不得些时,恰恰这冷先生老病死了,又要请先生。故管灰便立定了主意,要请长孙肖。不意谋馆的多,不一时就有三封显达书来,荐了三个先生。一个姓裴名选,一个姓平名铎,一个姓强名之良,都是青田县里的秀才。倒把个管灰弄得没了主意,只得又与女儿商量。彤秀道:"他们既求了荐书来,若竟一个葫芦辞谢了,不独本人致怨,就连荐主也未免要芥蒂于心。女孩儿倒有一算,可使本人心服,又可使荐者无辞,又不费回复之词,又不露但绝之形,不知爹爹以为何如?"管灰道:"若从如此,可知可吐。但不知是何美计?试说与我听。"只因这一说,有分教:

青毡吐气,绛帐生辉。

不知说出甚么计来?且听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