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支肌》  难部  明 沈德符抄本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Parent Category: 中国文学 Category: 中国古代小说 Written by Super User
《玉支肌》  难部  明 沈德符抄本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玉支肌

      

第四回

  逼才子题诗引贼入室

荐春卿促驾调虎离山

词曰:

春无踪,花有迹。苦苦寻花,早透春消息。莫道帘栊人不识。委曲提防,谁料东风贼。诡难穷,奸莫测。蔽日遮天,一霎分南北。无奈情深消不得。抹抹涂涂,转是添颜色。

右调《苏幕遮》

话说卜成仁见管小姐做成了咏雪三十韵,已万分难过。又被李县尊撮捉他做诗,虽知他是一团好意,却苦于做不出。只得强挣着说道:"凡做诗的难易,不怕冗长,只忌隐僻。譬如我的题目,虽说是三十韵,却是'咏雪'二字,谁人不知,就多做两句,毕竟容易下手。象管小姐这个什么'采葑采菲,秣马秣驹'题目,便奇奇怪怪。先要查起,须说只要三首绝句,却实实比我的三十韵还难。"

李知县听了,只得凑趣说道:"做诗难易,果不在长短多少,这到论得有理。但管小姐这三题,虽比咏雪难些,然皆出于毛诗,也还不算隐僻。此时天色尚早,卜兄还该发兴一挥。庶不负今日之举。"卜成仁道:"才有大小,诗有难易与题之隐僻不隐僻,一时也争论不尽。但我晚生今日特来面考一番,若苦苦只以题难为辞,未免无耻。若说题目不难,只求在坐列位老先生并诸兄,若有哪一位逐题做出,则晚生便自愧无才,甘心退听。倘旁观易而当场难,亦袖手不能下笔,则我晚生之出丑,尚望列位老先生并老父母大人相谅。"众人听了,皆默然不语。

默了半晌,终是李知县要周全他。因说道:"今日之事,原是卜兄求婚,原该卜兄受考,怎么扳及亲友。但今众亲友共坐于此,亦无非要成全二娱之美。既卜兄要借此以明列位亲友有能有不能,何难出一语为之解纷。"李县尊说了一遍,大家又默然不语。内中便有一个乡绅,要为卜公子周旋,因对李县尊说道:"老父母不是这等问了,人多座广,能与不能,谁有直言?老父母须传一筹,沿席问去,便不应者亦应矣。"

李知县听了,大喜道:"此论甚妙。只当做一酒令,就从我学生先报起。"因叫筛了一杯酒,急急的饮干,道:"我学生日日从事簿书,实实不能。"遂传一筹与次座。次座吃了一杯,也逊谢不能。又传与三席。此时在座亲友,谁不知卜吏部之尊,都思量要凑卜公子之趣。莫说真真一时做不出,就是做得出,也不可形他之短,皆辞说道:"看题虽甚是风雅,要落笔其实烦难,只好领酒了。"不霎时就传过了十余位,皆如此说。

卜成仁看见,暗暗欢喜。惟有管灰着急,因佯说道:"今日冠盖如云,文人满座,若一诗之不成,不殊可笑乎?不亦可羞乎?"众人听了,笑应道:"正是呀。"却又无一人捉笔。直传到长孙肖面前,长孙肖方朝着李县尊打一恭,道:"老父母大人,此令不知还是要照众饮酒,不知还是真要做诗?"李知县道:"此三首诗,兄还要做得出,还是做不出?"长孙肖道:"要不做,就做不出。要做,也只得勉强应教。"

卜成仁原认不得长孙肖,又听见说话不是青田人,又见他年纪不多,又见他寒寒俭俭,料未有大才学,便大声道:"我青田、缙云两县,许多老先生俱搁笔不做。兄别处人,又是青年,自具大才,但要做,就请捉笔,不可说这些人情话儿!"

长孙肖见众人俱辞不做,原要做三首卖弄卖弄。及见卜成仁发话,忙收拾道:"是学生多言得罪了。其实此三题,一时也难下笔。"卜成仁见长孙肖嘴软了,便认定他做不出。因又大声发语道:"既是一时难下笔,兄就不该说做出的疑惑话,破我的婚姻了。既然已说出,却悔赖不得。兄就搜断枯肠,也要做三首还我!"长孙肖道:"做是不做了,小弟多言罚酒罢。"卜成仁见他苦辞不做,一发追紧道:"罚酒算不得,定然要做。"

管灰心下恐众人不做,他又要借此胡赖。正思量要鼓舞长孙肖做两首,塞卜成仁之嘴。不期卜成仁恰恰认错了,再三逼勒。管灰因乘势撺掇道:"长孙先生西席也,有师道之尊,做诗原是分内,况又亲自应承,如何失得口齿。不是做的不佳,也要应应故事。若必竟不做,则不独西席失体,便连我东家也无色矣。"长孙肖道:"只是不做罢。若是做了,未免触卜兄之怒,又道我破他婚姻。"卜成仁见长孙肖只是推辞不做,越发认真是做不出。又大声说道:"婚姻事,不要兄管。兄若做得出,我情愿不成此婚。再别□□,不可借此推脱。"

管灰恐怕有变,忙叫人将卜公子案上的文房四宝并诗笺诗题,俱送到长孙肖面前。长孙肖会过管灰的意来,转看着笔砚,作逡巡之状。卜成仁看在眼里,一发逼紧,取笑道:"古人有个曹子建,七步成诗。又有个李太白,斗酒百篇。长孙兄大才,既出类拔萃,难道就不如古人,只管俄延?"长孙肖道:"据卜兄如此见逼,则小弟这场出丑是免不得的了。既不能免,只得要僭妄了。"因提起笔来,如飞如舞,忽起忽落,不半刻工夫,三首诗早已一挥而就。正是:

莫轻千秋苦重才,才人原是不凡胎。

笔头不罢珠玑洒,墨点才挥风雨来。

众人看见长孙肖诗成了,俱替卜成仁不快。独有管灰满心欢喜,忙叫人取来,就贴在咏雪诗旁,请众人聚集来看。只见上写道:

采葑采菲

葑容白贲菲青葱,香色无多上下同。

采采河洲愁日暮,低徊不尽淑人风。

秣马秣驹

执鞭无诗展吾私,聊托新刍寄所思。

纵使香车安不驾,寸心已逐画轮驰。

宜室宜家

琴谐瑟比静无哗,卧拥诗书坐绩麻。

相对回思男女愿,既和且乐不争差。

众人初看,还打帐有不到处,指摘他几句,好为卜成仁宛转。及看完了,见言言秀雅,字字风流,要赞他也无一词,何况贬驳。李知县早忍不住,说道:"原来长孙兄有此美才,若不领教几乎错过。"众人见县尊称赞,便你也赞,我也赞,把一个卜成仁直气得白挺,料道婚姻再难开口,便推净手,竟不辞众人而去矣。众人见卜成仁不辞而去,又坐不多时也就散了。正是:

漫道羞涂面,须知怒蓄心。

不从茶里见,便是饭中寻。

管灰因长孙肖做了三首诗,将卜成仁谢去,心甚欢喜。因与女儿讲论道:"今日卜成仁这咏雪三十个险韵,亦可谓施的绝计,下的毒手矣。若非我儿诗思不穷,岂不被他难倒?"彤秀道:"这丑驴诗虽做不出,落后论诗题难易,虽是支吾掩饰,却倒是确论。"管灰道:"怎见得倒是确论?"彤秀道:"'咏雪'二字,境界原宽。莫说三十韵,便是百韵,亦搜寻得出。这采葑三个题目,没头没脑,虽看来似乎容易,却实实没处下手。莫说道丑驴不知其味,就是老师宿儒,恐亦难于理会。不期这长孙先生,一个少年,倒做得入情得体,真不可料。"管灰道:"正是。若不亏他做了这三首诗,这丑驴如何便肯罢手?但手虽罢了,临行不别而去,定然还要生端作浪,也只得听他了。"父女们闲论,且按下不道。

却说卜成仁回去,婚姻不成,又讨了一场没趣,愈想愈恼。一回儿暗想道:"选婚要考诗,这段议论也未必是一向有的。定是管春吹不肯把女儿嫁我,借此做个推头。你是个侍郎,我父亲是尚书,你是林下,我家是现任,哪些儿不如你,为甚么不肯嫁我?就是晓得我不读书,我明日一个二品生,怕不选个知府,也不玷辱了你女儿。他这女儿若是前日不知道,不去求也罢了。今既考了这一番,又在亲友面前出了这场丑,若不定然娶了他女儿来,我除非不要在处州府里为人,才肯甘心。况他这女儿咏雪三十韵,落笔便成,这等有才,我如何肯舍了她又去寻别人。"

一回儿又暗想道:"若是不经这番,或央他的至亲好友以情去求,或借在朝的权贵,以势去压,也还有些门路。但经过此番,已说得牙青口白,我又赌气撇了回来,若再央人去求,殊觉没些志气。要他求我,却又万万不能。"左思右想,却无计策。

因又着人到青田县去请强之良来,与他商量道:"管老之女实实多才,前日咏雪这样长篇,这样险韵,俱难她不倒。小弟转被她三个小小题目难倒,出了一场大丑回来,愈想愈恼,实实放她不下。故特请吾兄来,不知吾兄还有甚么妙计,指点一条与小弟去求,自厚谢。"强之良道:"俗语说得好:'云里千条路,云外路千条。'门路怎说得没有。但有门路也要人会行,我小弟这条门路,若在他人决行不得,却喜得在仁兄要行则行,且行之甚便。"

卜成仁听了大喜道:"甚么门路,却又在小弟易行,万望见教。"强之良道:"从来求婚,不是理求,谅是蛮做。仁兄向管老求婚,已因考诗,回得决决绝绝了。若再理求,其理已屈,断不能了,只好蛮做。但要蛮做,他一个侍郎,官又不小,怎生蛮做。为今之计,惟有设个法,先遣开了管侍郎,后面的事体讲不来,便好蛮做了。"

卜成仁听了,又惊又喜道:"遣开管侍郎,可知好哩。但管侍郎好好住在家里,如何遣得他开?"强之良道:"小弟已言过了,在他人万万不能,却喜兄尊翁老大人,现掌吏部大权,要起他一官!东西南北吹灰之力耳。"卜成仁大喜道:"好妙诗!好妙计!强兄真子房再世,诸葛重生矣。即当遣人进京禀知家父,且遣去管老,其余后事,再当请教。"因厚款强之良,又送礼物,方才放还。正是:

从来君子教无喧,兴丧邦家只一言。

何况哓哓常在耳,雨云怎不覆还翻。

卜成仁受了强之良之教,遂遣人进京,细细禀知求婚之事,要父亲升去管灰。为父的果溺爱其子,一一听从。过不多时,在起复疏内就带了管灰一个名字,原官起用。命下了,报到青田,管灰转吃了一惊。因与女儿揣度道:"我又不曾去打点,朝中又无亲友,这是哪里说起?"彤秀沉吟半晌,方说道:"这事只怕还是为孩儿婚姻上起的。"管灰道:"卜成仁为婚姻不遂,怀恨于我,自是有的,我也时时防他。但想他既然恨我,又思量害我,为何转好意起我之官,莫非以恩结我,好来再求?"彤秀道:"若是要以恩结,必先使人来道达其意,焉肯暗暗用情,也还不是此意。"管灰道:"却是为何?"彤秀道:"据孩儿想来,定是词究理屈,要想用威,却碍着爹爹在家,不便胡为。故为此调虎离山之计,以便好猖狂纵肆。"

管灰听了,因细细一想道:"我儿你这一想,甚是有理。若果如此,则我一发出门不得了。"彤秀道:"爹爹告归者,原思为辟谷之游。今既为孩儿与兄弟婚姻留连,况年又不老,精力有余,何不借此再立朝一、二年,亦未为不可。至于卜成仁所为,任他奸狡,孩儿力足以御之,爹爹不必虑也。"管灰道:"我连日打听这卜成仁为人甚是恶毒,倚着父亲是吏部尚书,无所不为,门下又养着一班无赖的鹰犬,终日所为,多不公不法。他若逞弄强梁,你纵有担当,我如何放心得下做官。若说为贫,我又不苦饥寒。若说报国,礼部又是个闲曹。这官做他做甚。一候府县报到,即出疏告病、告老。"

不料此举,原是卜尚书的私意,内中有主。一连三本,俱不准辞。管侍郎方着慌,复与女儿商量道:"我这官无故而起,又三辞不准,定有缘故。我欲带你进京,又恐我有变端,你无归着,今只得留你在家。与你说过,我此去与你南北相睽三千余里。我是朝廷臣子,设遭奸算,我自为之,你也不须念我。你一女在家,不幸少失母恃,兄弟又小,倘强梁暗逞,你须好自为之。我为父的,恐亦顾你不得。"

彤秀道:"爹爹此去,系是大臣,又不欺君谋叛。纵然失职,不过降调,料无大罪,孩儿自放得心下。孩儿在家,虽说孤危,然系春卿闺阁,谁敢妄窥。至于卜子心虽恶毒,而谋疏识短,何能加害于孩儿?爹爹但请放心。"管灰道:"这两件事虽不放心,却也不无可奈何,只得放下。但我还有一事,要与你说,恐你不喜,故不曾说得。今日要去,只得与你说知。"彤秀道:"爹爹有甚言语,不妨吩咐孩儿。"

管灰道:"你前已说明我的心事,惟儿女嫁娶两端。雷儿今年才十二,娶妇尚属有待。但你年当二八,棵方剑裥稣涫币病G嗵锾垢梗驯檠∥奕耍D谲飨悖植恢未Γ空饨汤锥南壬に镂捭茫壹悄镌溃壅看盒牵翰厮平穑鹿缬瘛?霾徘惆硕罚暾海仙倌曜拥苤兄坛病N嵋庥≈肽唬铀裙虑液形薮缃植蝗胛岫郏恢岫忠晕稳纾俊p> 彤秀道:"眼前贫贱,如何论得。若取富贵,则卜成仁天官子也,何为拒绝。采葑三诗,孩儿之雀屏也。长孙无忝三诗,虽一时被逼,出于无心,而恰中凤目,孩儿已暗暗卜天心之有属矣。况且,前感知诗内,又无端牵引着孩儿的字,不无夙缘。及细玩其诗,出风入雅,实系多才。岂有多才如此,而长贫贱者乎?踌躇再四,正欲禀命爹爹,不意天高地厚,爹爹早为孩儿注意矣。"

管灰听了大喜不胜,道:"你我既皆刮目,则其人断能奋飞。冬雪梅花,又胜于春风桃李多矣。只是还有一说,"只因这一说,有分教:

连理一时,鸳鸯两地。

不知又有何说?且听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