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开书局志士巧赚人 得电报富翁归视妾_负曝闲谈(清)遽园著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十六回 开书局志士巧赚人 得电报富翁归视妾_负曝闲谈(清)遽园著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十六回 开书局志士巧赚人 得电报富翁归视妾

 

  却说田雁门听见黄子文说要开办书局,黄子文又是他向来信服之人,因此满口答应,便道:"黄大哥热诚爱国,可钦可敬!现在又为输灌文明起见,这点点子股本,我兄弟还敢吝惜吗?但是要请问大哥,章程定了没有?"黄子文道:"现在不过创议,就蒙老弟赞成,这书局已有了基础了。至于章程一切,总得细细斟酌方能呈教。"田雁门道:"岂敢!岂敢!这呈教二字,下的太廉虚了。"

  黄子文见事已有眉目,不觉大喜,又和田雁门谈了些别的,就出了茶栈,叫部人力车,一拉拉到棋盘街鸿文书馆。这鸿文书馆是专售铅字机器的,有几十万的资本,一应俱全。黄子文跳下车来,给了车钱,便到鸿文书馆的第二层楼上,找寻陆先生。这陆先生名必奎,是鸿文书馆管帐的,与黄子文本来认识,不过没有什么交情罢了。二人接见之下,黄子文便把来意细细告诉了他。陆先生道:"黄兄原来是要作成敝局生意的。但是敝局的机器也有好几种,铅字有好几号,不知黄兄要哪种的机器?哪号的铅字?"黄子文道:"又要印书,又要印报。不晓得要用什么机器?什么铅字?"陆先生道:"这样说,一副十二页的机器总要了。铅字除掉头号跟着六号,二号、三号、四号、五号,都缺一不可的。"黄子文说道:"就请先生估算估算,要多少价钱。"陆先生在书桌上拿过一把算盘,滴滴搭搭算了半天:"这一部机器,总在一千左右;一副打样机器,总在一百左在;四副铅字,总在一千五百左右;还有什么花边、铅条、铅线、铅胚之类,一古脑儿非四千块洋钱不办。"黄子文道:"我也是替人经手的,将来事成之后,折扣总要好看些。"陆先生道:"无例不兴,有例不减。人家是什么样的折扣,黄兄也是什么样的折扣。这个名堂,叫只做欺众不欺一。"黄子文听了,沉吟半晌,又叫陆先生照刚才所说的开了一篇帐,揣在怀里,告辞而去。

  黄子文出得鸿文书馆之后,心中便想道:"照他所开的价,却也不即不离。我这回开书局,不过是个由头,原要把田雁门的钱诓一大票,以供嫖赌吃喝之用。这点点子折扣,有限得紧。我不如寻两副旧机器、旧铅字,搪塞搪塞,也就完了。"主意定了。由棋盘街踅到四马路,看见出局的轿子络绎不绝,又看见袁宝珠的大姊穿着一件点子花白洋纱的衫子,底下白点子花洋纱的裤子,着了一双剪刀口的玄缎鞋子,一个头梳得光泽可鉴,不戴一些簪珥,更觉波俏动人。黄子文定了脚,呆呆的看她,那大姊头也不回,径自去了。黄子文不觉怅然。后回来到后马路茶栈,打听得田雁门赴宴去了。管家开了晚饭,黄子文吃过,便在自己床前一张外国写字台上点了一支洋蜡烛,找出笔墨,写了一张创办书局的小启。后面附了八条章程,把日本新名词填了又填,砌了又砌,都是那些文明野蛮开通闭塞的话头;又誊正了一张折好放在身边,听那壁上的挂钟,已当、当、当的敲十二点了,田雁门还不见回来。心里十分纳闷,便把自来火旋灭了,单留下一个洋蜡烛的头儿,随手在皮包内抽出一本破书,横在床上,细细的看,原来是本《流血主义》。看了一会,两眼朦胧上来,便把书丢在一边,扯过被头,和衣睡去。

  一霎间,外面人喧马嘶,却是田雁门回来了。问过管家,知道子文已睡,便也安寝。一宿无话。

  到了次日,黄子文毕竟心中有事,绝早起来去推田雁门的房门,一个管家低低的说道:"还早哩!老爷总要晌午时才伸腰呢!"黄子文自是闷闷,用过早点,出去绕了一转。回来看看田雁门仍无消息,便急得他如热锅上蚂蚁一般。直到吃过饭,日色平西,才见管家舀脸水进去。黄子文耐不住了,一脚跨进去,看见田雁门正在马桶上,两人便谈起天来。等到雁门解完了手,盥洗已过,黄子文例将昨晚写的那份东西,送给他瞧。

  田雁门且不看,望床上摆的那副烟盘里一撂,管家送过打好的鸦片烟,都是什么金沙斗银沙斗,一个个装好的。另外一个白磁盘,把这些装好烟的斗,都放在白磁盘里。只见田雁门拿来,一个个套上象牙枪、虬角枪、甘蔗枪、广竹枪,倒过头去,呼呼的抽了半天,方得完事。这才伸手把那份东西取过,细细的看了一看,连声说好。便问黄子文道:"大哥高见,自是不差。

  但不知这份印书印报的家伙,到什么地方去办呢?"黄子文道:"我已经写信到日本横滨市山下町百六十番日原活版部去定了,不过要先汇些定银去,才能算数。"田雁门道:"这定银要多少呢?"黄子文道:"一共要到六千银子,至少一成总要了。"

  田雁门道:"这又何难!"一面叫管家把铁柜开了,检出一叠纸头来。田雁门扳着看了一遍,抽出两张汇票、一张二百两,一张四百两,递与黄子文道:"这是六百两,先拿去作定银。"

  黄子文接过,喜得满心奇痒,便道:"现在日本金融的价值,不知有无上下,我须自己到正金银行里去问个明白,扣着中国的折头,然后叫他们汇过去,不致吃亏。"田雁门道:"悉凭尊便吧。"

  当下黄子文只推说要到正金银行里去,向田雁门告辞出门。

  到了庄上,将汇票换成钞票,一起放好;赶到中虹桥下广东小馆子饱餐一顿;又沿路叫了部马车,先到虹口红帮裁缝店内,定了几套华丽的西装衣服,又去看金慕暾那些人,也有碰着的,也有碰不着的。

  晚上却一个人到了海国春,写了几张客票,去请沈自由一干人物,也到了两三个。大家闹着要叫局,黄子文正在跃跃欲试,巴不得一声,抢过笔砚替众人写了。自己故作踌躇道:"我叫谁呢?"众人七张八嘴的举荐陈书香、洪如花、周飞霞、李玉环那些人,黄子文只是摇头。落后还是沈自由道:"主权不可放弃,还是我公自己想吧。"黄子文便写了袁宝珠,众人不晓得前番那篇文章,却不甚留意。少时吃过了几道菜,叫的局陆陆续续来了,临末方是袁宝珠,袁宝珠见了个毛头鹰一样的人,心中吓了一跳,仔细一看,仿佛有些记得,便道:"耐阿是搭钱大人淘格?倪一帮里是勿做两个人格。"说罢,抽身便走。黄子文甚为扫兴,亏得跟局大姊一眼瞥见了黄子文,便道:"俚亦勿是钱大人格朋友,俚是金大少格朋友呀。格日子是钱大人托金大少去邀得来格,碍啥介?"宝珠方始讪讪的坐下,黄子文不觉又鼓起兴来。

  那大姊一面装烟,一面便向黄子文攀谈。黄子文把编造的假话,子午卯酉,说了一遍。那大姊十分相信,宝珠却是冷冷的。少时吃毕,各局纷纷而去。宝珠临去的时候,免不得说声:"晏歇请过来。"那大姊却把眼睛一睃,睃得黄子文六神无主。

  会过了钞,沈自由那些人便拖着黄子文去打茶围。看看已到十二点种,黄子文恐怕田雁门疑心于他,便急急忙忙的回去。谁知田雁门又出去了,黄子文便自己埋怨自己道:"早知如此,我何不再逛一回呢?"没奈何,只得闭了房门,悄悄安寝。

  过了两日,田雁门忽然请黄子文到自己房间里坐下,说道:"刚才接到舍下一个电报,第三个小妾,病在垂危,催促兄弟连夜回去。书局的事,兄弟既然答应了一手接流,不便食言。如今有四千银子的庄票在此,你先拿去,创办起来。以后倘有不敷,再写信给兄弟,另行筹汇,决不致事败垂成的。"黄子文接过庄票,便道:"我二人相见以心,那些契券文凭的故套,也可以蠲免的了。但是无论如何,我必断不负此重任就是了。"

  田雁门说了几句"全仗大材"的话,便忙丢丢出门去了。一面管家捆行李打包裹,忙得不可开交。黄子文钱已到手,心满意足。见田雁门出去了,他便故作镇静,回到自己房间内秉烛观书。等到田雁门将上轮船,他才起身相送,彼此叮嘱而别。田雁门既去,他想茶栈里不能住了,到了次日,便搬到四马路一家顶阔的栈房里,"居移气,养移体"的起来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