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听信谗言公子鞭婢 致触盛怒老夫责儿_闺门秘术(清)佚名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十七回 听信谗言公子鞭婢 致触盛怒老夫责儿_闺门秘术(清)佚名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十七回 听信谗言公子鞭婢 致触盛怒老夫责儿

 

  却说夏均祥听了狗儿的话,把庆喜喊出来。浑身乱打。庆喜还不知为着何事,只得哭喊连天。均祥打得兴起,骂了一阵,又将他浑身衣服扯去,向着脊背乱打。此时上房里早巳听见,瑶云惟怕为他的事,不好出来。赵夫人忙问道:"外面究为何事,如此毒打?"均祥的妻子也不知道,赶着出了房门,望书房就走。赵夫人也就跟了出来,走进前面。只见庆喜倒在地下,均祥还未放手。

  徐翠连见他这样,赶忙上去将他拦住道:"他虽是个丫头,究竟是个女婢,有什么不好明说,让别人订他。你为什么这样打法?"赵夫人见了,早已气得说不出话来,骂道:"你这畜生!还了得。丫头是我用的,有什么话,为何不说就无法无天的打人,你服界里还有我么?"均祥见他母亲说了这话,手里虽不敢再打。嘴里却不逊说道:"有了女儿,那里还有儿子。家产被人家份完了!也不代儿子想想。"赵夫人听见又牵涉到瑶云身上,可就动了真气。便站起身来,走到均祥面前,揪住他就打,道:"你说何人私偷家产,不能无影无形的乱打人。难道妹子是由你作主的?"

  母子正在吵闹之际,却巧夏国华由外进来,听见书房嘲嚷,忙至里面观看。只见赵夫人揪住均祥,庆喜满脸伤痕,站在旁边痛哭。徐翠连见夏国华进来,晓得就要弄出事,赶忙起来喊道:"爹爹请坐。"夏国华也末答应,向赵夫人问道:"庆喜为何打得如此?"赵夫人正在气头上,也不问如何,便骂道:"说是你这老糊涂养了这个女儿,爱上那个女婿,被儿子看不起人,他背后天天常说家私被人偷完,现在没地方出气,把丫头乱打,我家向来未曾打过下人,你养了这个好儿子,不能顺他的心,就这样胡闹。"夏国华听了这番话大怒,也就上来将赵夫人推过去,说道:"他既说有人偷弄,想必他是晓得究竟谁人偷弄,叫他将人交出,不然我这官也不做了,这样儿子有什么望想。"说着在均祥手里把藤条夺过来,就向均祥身上乱打。均祥虽不敢回手,仍然说道:"要我交人,这事容易,现在先把物件取出来与你们大家观看,人还在这里未走。"这话一说,庆喜这一慌不小,两只眼睛只望着赵夫人。早见均祥在书架后把陶五那衣包取出来放在地下。说道:"还说不累人家,做什么面子将-千银还来,却是暗地里如此打算,我全不晓得。"

  夏国华本来知道这事,伯瑶云面上难看,故一向皆末提及。此时见均祥洋洋得意,好似捉到贼赃一般。忙着望身上拉道:"你这畜生,怪不得你如此发狂,陶五原来被你藏住。昨日我会见汤德元,他说华家既同你做亲,为何叫家人夺他银钱。当时我还说没有这事,那知就是你做了出来。他家把针线卖去做些银钱度日,你反说他是偷弄我家钱财,你打算我不晓得,反来拿丫头出气,这事你非出于自己,总是被狗儿的唆使,你快快将陶五交了与我。"说着叫人去找狗几,众人见老爷动了真气,平时有与狗儿不甚和睦的登时就去了。几人把狗儿唤来,夏国华就先把狗儿捆起,也是没头没脸的乱打了一顿,又望着均祥来打,喝令要交陶五。狗儿望见这样,知道是自己闯的祸,只得苦苦哀求,说:"陶五在我房内,我因他与庆喜谈心,把衣服银子与他,故此追了出去,将他拦了下来。"庆喜向来机智。看夏国华向身上拉去、连忙说道:"陶五我在华家是本来认得的,他卖针线之后,到别处有事,将物件存在我处,随后来取,我自然还他。狗儿本同我有仇,我因为碍难启口,未曾禀知老爷太太,只问狗儿就知道了。"夏国华听了明白。喝道:"不准你开口。等陶五来。我自晓得。"随即又叫狗儿去喊陶五,狗儿没法,只得去喊,那里有个陶五的人影。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连忙跑回来说道:"陶五明明在我房中,不知谁人将他放走了。"夏国华听说,随向均祥骂道:"你们主仆两人串通一气,看不得人家这点银子,夺下来又怕不妥,反寻丫头出气,我先将你打死,再与这奴才算帐。"举起藤条复向均祥乱打起来。

  均祥见狗儿交不出人来,不怕再会说也无话说了,只得两手挡着头听他乱打。打了一会,有些累了,家人只得上来拉住说道:"这事虽是少爷鲁莽,总是狗儿播弄是非。老爷已罚责过了,还请息怒。"接着徐翠莲也就跪下哀求。这才撒手。众人将赵夫人请了进去,又将夏国华搀扶出来,到了书房内歇息了一会,仍然气个不了。你道陶五在狗儿房内为什么不见,只因瑶云见赵夫人出去,在书房内闹起来,就叫顺喜前去看为何事。顺喜走到那里。正听见说陶五在狗儿房内,连忙跑进来告知瑶云,说道:"若把陶五喊来。说出实话。那就不好了。我此时前去赶紧将他放走,好叫没有对证。"瑶云听见,甚是有理。就叫他快走。顺喜就跑到狗儿房中,将外面事忙忙的告诉了陶五,叫他起紧出去,故此狗儿找他时已不知去向。

  均祥自己越想越呕,到了此时,反疑惑是狗儿捏造谣言。

  被父母打闹了一阵,望首狗儿站在旁边,真个没处出气,举起藤条,又打了他一阵。狗儿这真是无处伸冤,只恨自己不该要害庆喜。闹到终局,还是自己吃苦,只得垂头丧气走了出去。到了晚间,瑶云见父亲仍未进来,自己又不好出去,只得在赵夫人房中流泪。夫人道:"你不要在此伤心,仍是我同你前去请你爹爹回来。"说着,搀了瑶云来至外面。夏国华见着女儿满脸泪痕,实在可铃,知道他因自己尚未进去,前来请他,也就随着他两人回转上房。彼此又解劝了一回,这才安睡。

  且说庆喜受了均祥恶打,回到房中哭个不止。瑶云由赵夫人房内回来,见了这样,明知他为着自己的事受了委曲,不由的一阵心酸。又哭了起来。庆喜道:"姑娘倒不必伤心,我遭打并不妨事,只是陶五虽然放走,他那银子未曾带回去,到了家中何能回报?华太太与两个姑娘若要说出这事,格外亲戚上生疏,这件事倒要打点主意才好。"瑶云叹口气道:"古人有言,好事多磨,书生命薄。我到了这时,也没主意了。只好听天作主罢。"

  主仆两个想到此处,真是凄然。彼此又谈了一会,已交四更,方才安睡,暂且搁住。

  单说陶五被顺喜放出来,知道里面吵闹,忙忙的出了衙门,跑回镇上。不敢到华太太那里回复,只得来到自己店内。此时已是上灯时分,陶发问道:"哥哥昨日出去,何以到此刻才回?"陶五见店内有人。不敢说出实话,随便回答了一句,到后面先与他妻子说明,叫他那边去,恐怕华太太来问。至关门以后,陶发进来说道:"华相公来了好几次,说太太不放心,问你可曾回来。你为什么不肯过去?"陶五就将城里的事对陶发说了一遍,因为将银子丢去,不好前去回复。陶发道:"这事容易,我这里还有几两散碎银子,你先取去,将这趟差糊过去,随后再想法子。"说着,走进房内。取了出来,叫他就此前去,免得华太太悬念。陶五道:"此时已经夜静,敲门打户不大稳当。还是明日去罢。-夜无话。

  次日复又等到上早时节,方才取了银子里面去。华太太正要叫人来问,见他已经过来,连忙问道:"你这两日那里去的,东西无处卖不算件事,人不回来倒是令人盼望。"陶五假意说道:"因从前那家别有人去卖,我伯这里立等钱用,故此在城里找了几家方才卖去,价钱仍是不多,就在身上。"将碎银子取出来,华太太也不知道,还当他是真话,就随他去了。到了次日,忽然汤德元进门说道:"适才县里着人来请,说是夏国华现在有病,请我去有要话面说,不知何事。你们可有信带么?"华太太听说道:"伯伯前去,就请代兆璧等请安便了。本来彼此末通过信,现在不便措词。夏亲翁病势如何,伯伯回来请送个信与我,让大家放心。"汤德元答应回去。要知夏国华病势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