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母惩爱子小妹谑娇音鬼责贪夫贤姬成大礼_广陵潮(民国)李涵秋著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二十一回母惩爱子小妹谑娇音鬼责贪夫贤姬成大礼_广陵潮(民国)李涵秋著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二十一回母惩爱子小妹谑娇音鬼责贪夫贤姬成大礼

 

  原来一把揪住麟儿的不是别人,正是黄大妈。望着麟儿发恨道:"好相公,你几乎不把我吓死了。"说了这一句,那眼泪便直滚下来。田福恩及一群小孩子见此光景,早一哄而散。便是阿顺,知道这祸是他闯的,更不敢同黄大妈照面,趁人丛里,躲在一个孩子背后,推着搡着,溜回去了。黄大妈一面搀着麟儿,又代他将书包捧过来,问着他道:"你究竟今日到那里去的?你家先生说你是阿顺将你带得出来,阿顺呢?你的娘急得要死,回去怕不打杀你。"麟儿哭道:"我何尝要出去顽呢,都是由田家哥哥同阿顺的主意,有意将我骗出来。我也怕娘耽心,催他们送我回去,他们都摇头不肯,叫我有甚么法儿呢。"

  黄大妈道:"不必说了,快走罢。"刚刚走不多远,忽见网狗子正在街上东张西望,黄大妈道:"狗儿,相公在这里了,你快分头去赶着舅老爷同孙大,叫他们不必着慌了。"网狗子连声答应,又笑对麟儿说道:"今儿顽得高兴呀,累我们吃得老大的苦。"说着掉头跑了。黄大妈将麟儿连拖带拽,一直向家中行去。暮色之中,早见秦氏立在门口,身旁便是绣春同淑仪站着。淑仪眼快,一叠连声叫道:"好了,麟哥哥有了,你看黄大妈手里搀着不是麟哥哥是谁!"

  秦氏此是不由迎上几步,一眼看见果是麟儿,含着眼泪骂道:"畜生,你要你母亲的命。你老实说着,不必零零碎碎叫我牵肠挂肚。你好好替我跪在堂前,我到要问你有多大年纪,便会说谎调歪,整日价在外面游荡。"秦氏一面说着,一面大家都走入屋内。淑仪伸伸舌头走近黄大妈身边低说道:"好妈妈,你去劝劝姨娘罢,姨娘敢是要打麟哥哥呢。"

  黄大妈冷笑道:"姑娘,你不知道,像你家这麟哥哥,也要管教管教才好呢。"淑仪趄进内,果见麟儿跪在秦氏面前,呜呜咽咽的哭。秦氏用手扑着他,口里说道:"假使你父亲尚在,我也不用耽这些心了。万一你这畜生有个三长两短,叫我拿甚么面目去见你的父亲。我好容易千辛万苦。"说到此,那眼泪早倾山倒海,点点滴滴都卸在麟儿头脸上。绣春也是拿着衣角拭泪。还是黄大妈走进来笑道:"太太也不用伤心了,只要相公下次晓得利害,不可学那三瓦两舍的孩子,东说东好,西说西好。外面拐子好不利害,前天听说有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还被人拐去了。像你生得这副标致面孔,怕不弄去戏园子里打戏,那才糟了一辈子呢。"

  淑仪拍着手骂道:"起祸根苗都是我家阿顺,我回去不告诉母亲,打这浑蛋半死,我便不算姓伍。"黄大妈笑道:"姑娘不算姓伍,可算姓碰。"绣春听了不由盈盈的一笑。淑仪道:"人家讲正经,妈妈又来乱说了。"又回头向秦氏道:"好姨娘,我替哥哥讲个情。若是哥哥下次再闯这大祸,仪儿愿陪哥哥同跪在姨娘面前,领姨娘的责罚。"秦氏道:"姑娘好说。今日便看姑娘分上,放这畜生起来。"

  淑仪笑道:"阿弥陀佛。春姐姐,你快来帮我扯哥哥。"绣春于是同淑仪扶着麟儿到自己房里,不多一会,洛钟等都来过了。黄大妈这才预备晚膳,进房唤他小姊妹吃饭。麟儿那里肯出来,只管把个头伏在桌上。淑仪笑道:"好妈妈,我们今儿破个例,请你将我们的饭菜,端进房来,我们三人一桌吃。"黄大妈笑着依了。绣春同淑仪便在桌上多点了几枝蜡烛,百般的逗着麟儿谈笑,麟儿终是羞羞涩涩,毫无兴趣。淑仪笑道:"说起来,我上次母亲曾教我一个歌儿,我唱给你们听,看可好不好?"绣春笑道:"好好,快唱快唱。可又是红柑子皮里外香?"淑仪摇头道:"不是不是,那是小孩子唱的。我这个歌儿,很文雅呢。"遂笑着唱道:"红烟袋,绿荷包,我是母妈乖姣姣,我是父亲真宝贝,我是哥哥小妹妹。"绣春笑道:"谁是你的哥哥?"淑仪笑指麟儿道:"是他。"

  麟儿也便微微一笑。绣春凑着这个趣儿,却好看见菜碟里放着有一碟辣椒,便笑道:"我来唱给你们听,"遂用筷子指着那辣椒唱道:"梨姐,梨郎,梨公婆来受拜,梨小叔子又来张,厨房用个厨子,抓把胡椒烧辣汤。"

  麟儿听见他姐姐唱这个歌儿,又想起今日田福恩头上疮,一口饭正含在嘴里,不禁笑得喷出来,扯着淑仪耳朵低低说了几句。那淑仪也不由的伏案狂笑,到反把绣春朦住了,拖着淑仪要问她怎生如此好笑。淑仪摇摇头说:"姐姐你听不得,原来姐夫头上还生着辣椒。"

  绣春听得,不由两颊飞红,一声儿也不言语。麟儿向淑仪还是笑个不住,饭吃完了,大家刚把碗筷放下,那黄大妈早走进来,替他们拾掇。淑仪笑道:"黄妈妈,若是麟哥哥此时还不曾回家,妈妈你到那里去寻找他呢?"黄大妈笑道:"我家相公真是大胆,姑娘你们不知道外面不但拐子多,那秋胡老妈子,还更是利害。"绣春笑道:"往常惯听见人讲秋胡老妈子,究竟妈妈你可看见过不曾?"

  黄大妈便信口开河道:"怎么不曾看见过,论岁数比你们外婆年纪还大,一片的白头发,披在额角上,一张嘴像个簸箕,青脸獠牙,好不难看。"刚说到此,那淑仪把个头躲入绣春怀里,哀告道:"好妈妈你不用说罢,我怕呢。"黄大妈一笑,也便不说了。只听对面房里秦氏唤道:"麟儿过来睡觉罢,今儿可是辛苦了。"

  麟儿答应道:"娘,我来了。"又拖着黄大妈道:"我不敢出这房门,你替我将眼睛朦着,我怕天井里躲个秋胡老妈子。"黄大妈笑道:"那里倒有秋胡老妈子了,你来,我替你挡着。"麟儿于是揪着黄大妈袖角,将脸得紧紧的,一步一步,踅到对面房门,一松手跑入房里去了。此处淑仪见黄大妈走后,扭股糖似的靠着绣春,寸步不离。绣春笑道:"人家还有些琐碎事哩,你像这样跟着,你不嫌肮脏。你今年也有十几岁的人了,还是像吃乳孩子一般。"淑仪笑道:"好姐姐,我耳朵里好像听见有个秋胡老妈妈子叫。"

  绣春笑道:"果不其然,你不听见吱吱吱的甚么东西。"说着,便故意的撮着口学那鼠子的声音。吓得淑仪双手掩着脸,几乎要哭出来。好容易被绣春哄着她,上了床,然后自家也上床。淑仪毕竟扒到绣春这一边来,并头睡下。翻来覆去,总睡不着,只管逗着绣春谈说。绣春刚把眼睛闭上,她便闹起来,说:"好姐姐,我要你睁开眼望着我。你若是渴睡,我讲个笑话儿替你解闷。"

  绣春笑道:"呸,我有甚么闷儿要你解。你不睡,人要睡呢。你的小嘴利害呀,你适才吃晚饭的时候,嚼的甚么舌头,你这会子也求着你姐姐了。"淑仪道:"我何尝说甚么,是麟哥哥告诉我的,不过说田姐夫头上生着疮儿。"绣春不等她说完,笑着用手撕淑仪的嘴道:"你还敢乱说我便放秋胡老妈妈子出来。"

  淑仪笑道:"不说不说,求姐姐饶恕我罢。"两个人闹闹笑笑,一直缠到三更时分,淑仪真是困倦了,方才大家睡去。时光迅速,早又夏末秋初。一日田焕夫妇闲坐无聊,那田福恩因为天热不肯上学,正在阶下掏捉蟋蟀子作耍。田焕道:"扣儿,你过来。日长无事,怎么只管胡闹,你可该将你念的书捧出来理一理罢。我自从你上学,我还不曾知道你念的甚么书呢。"田福恩笑道:"我已念到先进。"

  田焕道:"你又来胡说。四书之中,只听见有《论语》《孟子》,那里会有甚么先进先出呢?我不管你,你且把书取出来。"田福恩听见叫他念书,比杀他还是利害,只管将眼望着他母亲,意思想他母亲解个围儿。周氏笑道:"扣儿,你父亲既叫你念书,你便捧出来念一念儿,有甚么打紧。"

  田福恩此时才不得已一步挪作两步的,取了一本书出来,放着在田焕面前。田焕随手指着一行儿叫他背。田福恩望了几望,刚把头背过去,又把头掉转来,双手按着书本弯着腰,撅着屁股,好容易才唧唧哼哼的念道:"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奚其"

  田福恩念到下两句,只管颠来倒去,下面再也想不出来。田焕怒道:"畜生煞是不用心。你不见圣人书上,明明说的子路子路,是指着你们的道路,望你学好。你没有别的本事儿,只是会捉蟋蟀。"周氏深怕田焕委曲了他的儿子,忙笑拦道:"你既知道圣人指他的道路,圣人不是叫他捉蟋蟀子么?我虽然不懂得甚么,我只听见小扣子嘴里,只管说的,有事哉唧唧咀也,唧唧咀也,嘶嘶嘶,嘶嘶嘶,这不是蟋蟀叫的声音是甚么?"田焕本来目不识丁,听见周氏说得有理,也就相信了,说:"原来圣人们有事的时辰,还捉蟋蟀呢。何况你终日无事,既是圣人说的话,想也不会错的。"

  田福恩听了,如得赦书一般,将书一束儿掼在房里,跑出去了。不多一会,外面走进一个人来,穿了一件深蓝夏布衫儿,草葛裤子,脚上穿一双青布鞋,腰间插了一柄大芭蕉扇,头发全是黄的,面目同头发差不多,只是还加了点紫檀色儿。田福恩一把扯住他的袖子,狼狈而来。周氏见了,一叠连声笑着说道:"小舅舅,许久不到这里来了,今儿为甚这样打扮起来?"

  田焕也便含笑迎着说:"今儿想是不曾挑担子上街,近来生意可好?"那人笑道:"天晴好久了,便是上街也没有生意。不瞒姐姐姐夫说,昨儿卖西瓜的王二,替我家带了一封信儿来,说我老头子已择了喜期,是七月初十,替我们圆房,我遂同老板请了半个月的假,打算午后出城赶回去,如今特来辞行。"

  田焕道:"喂,原来如此,来来来,我还有点菲礼,便请你顺便带回去。"说着便跑至前面去了。原来这小舅舅是周氏堂房兄弟,名字叫做周二福,今年岁,在城里学了一个皮匠手艺。前次书中美娘问家田小官儿,那小官儿说是小扣子有个小舅舅,同他一块儿在复园烟馆吃鸦片烟,便是此公了。

  那田焕生平悭吝非常,听见周二福要娶亲,知道又要破些钱钞,却好店里还有些卖不完的绣货,如今便想在周二福身上出脱,既做了人情,又免得自家破费。其实周氏早已看破田焕的用心,心中十分不快活,便趁田焕出去的时候,早在房里取出十块洋钱,悄悄的递在周二福手里。周二福暗中会意,刚刚递过已见田焕捧了一包绣货进来,颜色灰败,丝线脱落,周二福也只得勉强谢了一声,立起身来,便要辞去。田焕道:"怎么这样匆忙,凉凉儿吃杯茶去。"说着又回头埋怨周氏道:"为甚小舅舅来也不倒茶。"

  周氏道:"呸,你不要活见鬼了。不是你关照的,夏天不用泡茶,家里如有人口渴,便吃一杓冷水儿润润喉咙,怎么你这一会儿又闹起排场来了。我请问你,泡茶泡茶,你的茶叶在那里呢?横竖小舅舅也不是外人,如果口渴,便老老实实吃口水罢。"

  田焕也觉得话是说得大意了,羞得脸上通红。周二福笑道:"姐姐姐夫不用费心,我适才在人家挑的水担子上喝过了。"又道:"姐姐姐夫必得要下乡走一遭,省得老头子又要打发人来请。"周氏笑道:"不消请得,是必来贺喜的。"

  周二福这才离了田家,一径回去了。过了几天,周氏商议着要回家去走一趟,问田焕可肯同去不同去。田焕心中忖度,横竖闲着没事,不如也去走走,到底各免得家中几天嚼吃,遂答应同去。周氏见田焕肯去,也就十分高兴。这日正是七月初七,清晨起来,并没有一点风丝儿,赤日之下,捧着万道红霞。丛木无声,只有那金苍蝇儿嗡嗡飞得价响。周氏盥洗已毕,把前几日做的一件假官纱衫儿穿得起来,又替田福恩夏布褂上加了一件芙蓉罗的背心,周氏早忙得汗流浃背,只管用一柄大芭蕉扇儿,不住手的遥田焕从外面走进来,看着他们母子只管叹息说:"为甚做些好衣服,徒然将钱糟蹋了。"周氏笑道:"我们这一趟去,还得带几文儿,预备给新娘子做做见面钱。"

  田焕道:"阿呀!这是甚么话!瞧不起人!你不是同新娘子是平辈,如何给起见面钱来?没的被人家怪罢。在我看,我们此去可以一文不用,怕他家不供应我们么。况且我们到他那里,也有二三十里路,路上的盘费,至省也要用得二百多文,不要他家认,也就算是情分了。"

  周氏笑道:"你怎么越过越糊涂了。我们给新娘子见面钱,我家扣子,他也要给见面钱的,彼此只算扯直。"田焕道:"如此还好,要走我们快走罢,迟了格外要暖。"周氏道:"你看我们娘儿们,穿得这样齐整。也该雇一辆车儿来。何能抛头露面在街上跑。"田焕道:"啧啧啧,好个太太少爷儿,出门都要雇起车儿来了。等出了城,我来借一辆车儿来推你们母子,此时可不用唣罢。"

  周氏无奈,一家三口子便出了店门。田焕是只穿了一件布背心儿,赤着肩膊,肩膊上面背了一个口袋,零零碎碎放了些焦锅粑,盐小菜,预备在路上充饥。右手果然只捏了夹大夹小二百个铜钱,才出了城已近巳牌时分,那一轮烈日,格外耀武扬威起来。抬头看看,想一点云影儿也没有。城外又是空旷所在,毫无遮蔽,晒得那地上如火炭一般。田福恩走得气喘,已将长衫脱下,抱在怀里。

  周氏也就粉黛淫淫,脸上白一条黑一条十分难看。走不上五六里,已是行人稀少。只见那村中水牛,都藏在旁边溪内。便是老猪,也拣着泥塘睡觉。那些村犬,没有一个不伸长了舌头发喘。周氏同田福恩实在走不动了,想觅一庙宇处歇一歇脚,都是没有。田焕东张西望,果然跑到了一个村上,想借一辆笨车,那里有人肯借。三人又捱了一段路,周氏唉声叹气,骂着田焕。田焕闭口无语,好容易又走了一会,才看见前面有座茅亭。茅亭旁边,有一枝大槐树,绿荫满天,已有两三个路人坐在地上歇暑。此时田焕等精神一振,如怒马奔槽,急急赶至亭内,却好亭内还放着一个施茶的茶缸,那才大家坐下,喝了一个爽快。周氏站起身来,扑扑衣上尘土,说:"快些走罢。"

  田福恩也就抹了抹头上的汗,跳起身子。只不见田焕动弹,周氏再朝他脸上仔细一望,只见田焕面色僵白,口沫直流,两只眼珠,仿佛是有钉子钉着一般,一丝不动。再摸摸他的手臂,早已冷了半截。周氏这一吓,可真不小,连连的喊着他,又很命在他人中上用指甲掐了几分深浅,只不见醒转。周氏不禁号哭起来,惊动路上的人,齐齐围拢上前,说这是发痧了,还不替他刮得一刮。时候捱下去,便怕不中用了。周氏便望大家磕了一个头,哀告着他们来助个力儿。其中便有人上前取了一枚铜钱,没命的在田焕背上及腿弯子着力的刮。又有人说前村有个药铺子,非得去买点人马平安散,以及卧龙丹儿,恐怕一时不能奏效呀。周氏听了这句话,便走到田焕身边,想在他那口袋里掏钱。这个当儿,却好田焕微微苏醒。一把将口袋死命夺住,再也不许周氏攫龋周氏哭道:"我的天呀,这是救你性命的呀,你为何还这般悭吝。"

  那田焕声促气喘,只管闭目摇头,死也不放。周氏急得无法,旁边的人,也就哄然一笑,说他既舍不得钱吃药,你们还是雇几个人将他抬回去罢,死在路上那更周折了。周氏听这话,也是有理,便回头寻觅田福恩。谁知田福恩趁着这热闹当儿,正躲在一条小河旁边,用瓦片儿在水面上打水花儿玩耍呢。听见周氏呼唤,笑嘻嘻的跑得过来。周氏骂道:"小砍头的,你老子不好了,你还这般高兴,你替我快去在左近唤几个人来抬你老子回去。"田福恩笑道:"今儿不到小舅舅家去么?在我看,我们雇人把他抬回去,我们只管去到小舅舅家玩几天。"周氏也不暇同他辩论说:"你不用唣,你快去唤人罢。"

  田焕听见周氏要唤人抬他,急得甚么似的。勉强挣扎起来,要自家步行,可怜那里能站得起来。刚刚将身子抬起,早又扑通一声,掼倒在青草地上,只是哼唤。一霎时雇的几个人,用一张破竹床儿,不由分说,将田焕抬起,仍望城里而来。周氏搀着田福恩,跟在后面,哭哭啼啼,仿佛是送丧一般。田焕到了家,痧势虽转,却焦灼烦渴,变了一个热症,日夜昏愦。

  周氏却谨守田焕不延医不服药的常谈,每日只是向人家施药的所在,不问甚么丹方丸药,只要不用拿钱去买,便一味取来灌服。看看延至第七天上,周氏午后,正偷了个空儿在房里洗澡,猛然听见合店里的人怪闹起来。原来田焕忽从床上跳落平地,浑身一丝不挂,精赤条条的,奔出房外,众人拦挡不住,只见他翻着两个红眼珠儿,如猛虎一般,大吼一声,连窜带跳,向街心跑去。

  周氏听得这个消息,魂魄出窍,水淋淋的套了一条裤子,也忘却披上衣,敝着胸脯,没命的哭赶出来。此时左邻右舍都齐打伙儿帮着追赶,田焕不知是那里来的力气,见人赶紧,他便攀着人家凉篷柱子一跃上屋,如履平地,这件奇事,闹得街上的人大惊小怪。田焕走到一处,便有一处的人拍手喊着在这里在这里,好容易人多手杂,四面兜拿,才把田焕捉住,捉住之时,那田焕早已不省人事,牙关紧闭,白眼直翻。

  周氏赶得上前,不禁叫起撞天屈来。众人七手八脚,又将田焕抬回放在床上。其时便有黄大妈奉着秦氏之命,来询问田焕的病症。刚刚跨入房门,那田焕猛又号哭起来,望着黄大妈说道:"黄大妈,这十几年难为你辛苦了,麟儿的母亲太不济事,生生的将这座店址,被姓田的吞没了去,我死也是不甘心的。我那里有一时一刻放得下他们母子,我当风清月白,我往往在他们母子窗外凝立瞧看,只是他们看不见我罢咧。"说着又哭。黄大妈听着这声音,宛然是她主人云锦,也就不禁失声要哭。此时周氏却慌极了,走上前用手将田焕的嘴很命掩着。田焕又道:"你是亲爱太太呀,快走过去,春儿此后,总望你照应着她不要像我死的那一天,你很心将她的头碰在床角上,碰得老大的瘤。"

  周氏被他这几句话说得毛骨耸然,幸亏她生性泼辣,重重的将田焕脸上打了几个巴掌,又吐了无限唾沫,吐得田焕脸上淋淋漓漓,田焕果然不开口了。一霎时忽又换了田焕声音。厉声望着周氏道:"如今案是犯了,床底下的元宝,你快取出来送给云家去。"说着,又用手在脸上乱打,打得一条条青肿起来。周氏又气又怕,深恐黄大妈听出甚么话来,便放下田焕不理,转将黄大妈带出房外说:"你请回去罢,上覆我们亲家太太,说春儿的公公一时病总不能望好,目下想是遇见邪鬼了,信口乱嚼,像这样闹法,便是死了也好。"

  黄大妈答应了两声,怏怏回去,便把适才所见的情形,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秦氏,又累秦氏哭了一常绣春听着,自然不便说些甚么。却是秦氏望着黄大妈道:"这元宝的话,却也不能说是没有,我听见麟儿父亲说过的,麟儿祖父在日,很在这座店铺上积蓄了几文,后来因为土匪破了扬州城,麟儿祖父逃了出去,以后便不知下落。难保不有甚么银钱埋在那床底下,如今事已过了,说也无益,我家还有人将来在他家过日子,只要他们富富足足的,我就吃口粥,也是心安的。"说着又拿袖子揩抹眼泪。绣春正倚在窗子旁边,仰首望着天上说:"黄大妈,你快将这扇窗子闭上罢,停一会有雨来了。你看西南角上云都布满。"

  秦氏便命黄大妈赶紧去接麟儿放学。麟儿刚才回来,果然倾盆大雨,轰雷掣电,闹了一阵。接连下到晚膳以后,一时便起了北风,陡然转凉。秦氏在橱柜里取出了好些单夹衣裳,逼着儿女穿了。自己将案上兰灯,挑一挑明亮,大家坐着闲话。那檐间余溜,还淅淅沥沥的滴个不住,这个当儿,猛听见有人敲门。黄大妈将门开了,引进一个人来,原是田焕店里一个管账的先生,姓宋,人都称他为宋老爷,年纪龙钟,手里提了一柄雨伞,伞柄上扣了一个小纸灯笼,脚下钉鞋,走得咯咯的响。

  绣春听见是田家的人,穿花也似躲入房里。秦氏赶忙起身招待,宋老爷缓缓的将灯笼吹灭了,连伞一并搁在檐柱旁边,走进来望着秦氏深深一揖,秦氏也回了一个万福,彼此坐下。宋老爷咳了两声,总共也没有开口。还是秦氏问道:"宋先生,前日听说我们那位亲家病了,适才小价回来,说病势十分利害,此刻可好些么?"

  宋老爷点点头,又将手缩在袖子里,掏了好一会,掏出一方乌黑手巾,抹他的胡子。抹来抹去,半晌才冷冷的说道:"不瞒亲家太太说,亲家太太的亲家,大约是死了。那边亲家太太嘱付我过来,同亲家太太说一声儿,那边亲家太太本来要亲自向这边亲家太太。"

  麟儿看见这宋老爷的神情,忍不住好笑,握着嘴也跑入姐姐房中。此处秦氏听见这句话,吓得忙站起来说:"阿呀。"宋老爹不等秦氏再望下说,又接着道:"死还是不曾真死。"秦氏才按住心神,又问道:"先生今夜冒雨到此,我们亲家太太究竟有甚么嘱付呢?"宋老爷道:"如今我们那位敝东,整整闹了半夜,不瞒亲家太太说,他一时要饭吃,人便递饭给他。他冷不防揭开马桶,将饭抟成一个长条儿,约莫有我们男人下面长的那话儿大小,放在粪里染一遍,又取出来望嘴里送。"秦氏听他说得太蠢,又不好打断他,只得忍气再望下听。宋老爷道:"我们东家太太吓也吓死了,又没人做伴,我们是不便进房。"

  秦氏道:"他家相公呢?"宋老爷道:"亲家太太说的是小扣子吗?"说着又叹了一口气,吐了一口痰,良久又说道:"冤冤枉枉,不知那死人嘴里糊涂,说出甚么元宝来,小扣子听见这话,便一心一意要把他老子拖过去,他要在床底下挖元宝,又把笤帚闹了一会,如今还同他母亲吵得乌乱呢。我们东家太太没法,好容易允他一边等他老子死了,一边挖土掏那元宝,小扣子才不做声。如今王太太也来了,张太太也来了。眼见我们敝东是不会再好了,大家商议,死马当做活马医,想要接府上姑娘过去递一递汤,冲冲喜儿。"宋老爷这句话尚未说完,可怜秦氏大叫了一声儿:"呀!"陡时晕倒在地,三魂渺渺,七魂悠悠,早先他亲家向黄泉而去了。欲知后事,且阅下文。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