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具酒食博来满座欢声 变田产惹出一场恶气_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清)吴趼人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十九回 具酒食博来满座欢声 变田产惹出一场恶气_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清)吴趼人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十九回 具酒食博来满座欢声 变田产惹出一场恶气

 

  及至定睛一看时,原来都不是外人,都是同族的一班叔兄弟侄,团坐在一起。我便上前一一相见。大众喧哗嘈杂,争着问上海、南京的风景,我只得有问即答,敷衍了好半天。我暗想今天众人齐集,不如趁这个时候,议定了捐款修祠的事。因对众人说道:"我出门了一次,迢迢几千里,不容易回家;这回不多几天,又要动身去了。难得今日众位齐集,不嫌简慢,就请在这里用一顿饭,大家叙叙别情,有几位没有到的,索性也去请来,大家团叙一次,岂不是好?"众人一齐答应。我便打发人去把那没有到的都请了来。借轩、子英,也都到了。众人纷纷的在那里谈天。

  我悄悄的把借轩邀到书房里,让他坐下,说道:"今日众位叔兄弟侄,难得齐集,我的意思,要烦叔公趁此议定了修祠堂的事,不知可好?"借轩绉着眉道:"议是未尝不可以议得,但是怎么个议法呢?"我道:"只要请叔公出个主意。"借轩道:"怎么个主意呢?"我看他神情不对,连忙走到我自己卧房,取了二十元钱出来,轻轻的递给他道:"做侄孙的虽说是出门一次,却不曾挣着甚钱回来,这一点点,不成敬意的,请叔公买杯酒吃。"借轩接在手里,颠了一颠,笑容可掬的说道:"这个怎好生受你的?"我道:"只可惜做侄孙的不曾发得财,不然,这点东西也不好意思拿出来呢。只求叔公今日就议定这件事,就感激不尽了!"借轩道:"你的意思肯出多少呢?"我道:"只凭叔公吩咐就是了。"

  正说话时,只听得外面一迭连声的叫我。连忙同借轩出来看时,只见一个人拿了一封信,说是要回信的。我接来一看,原来是尤云岫送来的,信上说:"方才打听过,那一片田,此刻时价只值得五百两。如果有意出脱,三两天里,就要成交;倘是迟了,恐怕不及--"云云。我便对来人说道:"此刻我有事,来不及写回信,你只回去,说我明天当面来谈罢。"那送信的去了,我便有意把这封信给众人观看。内中有两个便问为甚么事要变产起来。我道:"这话也一言难尽,等坐了席,慢慢再谈罢。"登时叫人调排桌椅,摆了八席,让众人坐下,暖上酒来,肥鱼大肉的都搬上来。借轩又问起我为甚事要变产,我就把骗尤云岫的话,照样说了一遍。众人听了,都眉飞色舞道:"果然补了缺,我们都要预备着去做官亲了。"我道:"这个自然。只要是补着了缺,大家也乐得出去走走。"内中一个道:"一个通州的缺,只怕容不下许多官亲。"一个道:"我们轮着班去,到了那里,经手一两件官司,发他一千、八百的财,就回来让第二个去,岂不是好!"又一个道:"说是这么说,到了那个时候,只怕先去的赚钱赚出滋味来了,不肯回来,又怎么呢?"又一个道:"不要紧。他不回来,我们到班的人到了,可以提他回来。"满席上说的都是这些不相干的话,听得我暗暗好笑起来。借轩对我叹道:"我到此刻,方才知道人言难信呢。据尤云岫说,你老子身后剩下有一万多银子,被你自家伯父用了六七千,还有五六千,在你母亲手里。此刻据你说起来,你伯父要补缺,还要借你的产业做部费,可见得他的话是靠不住的了。"我听了这话,只笑了一笑,并不回答。

  借轩又当着众人说道:"今日既然大家齐集,我们趁此把修祠堂的事议妥了罢。我前天叫了泥水木匠来估过,估定要五十吊钱,你们各位就今日各人认一分罢。至于我们族里,贫富不同,大家都称家之有无做事便了。"众人听了,也有几个赞成的。借轩就要了纸笔,要各人签名捐钱。先递给我。我接过来,在纸尾上写了名字,再问借轩道:"写多少呢?"借轩道:"这里有六十多人,只要捐五十吊钱,你随便写上多少就是了。难道有了这许多人,还捐不够么?"我听说,就写了五元。借轩道:"好了,好了!只这一下笔,就有十分之一了。你们大家写罢。"一面说话时,他自己也写上一元。以后挨次写去,不一会都写过了。拿来一算,还短着两元七角半。借轩道:"你们这个写的也太琐碎了,怎么闹出这零头来?"我道:"不要紧,待我认了就是。"随即照数添写在上面。众人又复畅饮起来,酣呼醉舞了好一会,方才散坐。

  借轩叫人到家去取了烟具来,在书房里开灯吃烟。众人陆续散去,只剩了借轩一个人。他便对我说道:"你知道众人今日的来意么?"我道:"不知道。"借轩道:"他们一个个都是约会了,要想个法子的,先就同我商量过,我也阻止他们不住。这会见你很客气的,请他们吃饭,只怕不好意思了。加之又听见你说要变产,你伯父将近补缺,当是又改了想头,要想去做官亲,所以不曾开口。一半也有了我在上头镇压住,不然,今日只怕要闹得个落花流水呢。"

  正说话间,只见他所用的一个小厮,拿了个纸条儿递给他。他看了,叫小厮道:"你把烟家伙收了回去。"我道:"何不多坐一会呢?"借轩道:"我有事,去见一个朋友。"说着把那条子揣到怀里,起身去了。我送他出门,回到书房一看,只见那条子落在地下,顺手捡起来看看,原来正是尤云岫的手笔,叫他今日务必去一次,有事相商。看罢,便把字条团了,到上房去与母亲说知,据云岫说,我们那片田只值得五百两的话。母亲道:"哪里有这个话!我们买的时候,连中人费一切,也化到一千以外,此刻怎么只得个半价?若说是年岁不好,我们这几年的租米也不曾缺少一点。要是这个样子,我就不出门去了。就是出门,也可以托个人经管,我断不拿来贱卖的。"我道:"母亲只管放心,孩儿也不肯胡乱就把他卖掉了。"当夜我左思右想,忽然想起一个主意。

  到了次日,一早起来,便去访吴伯衡,告知要卖田的话,又告知云岫说年岁不好,只值得五百两的话。伯衡道:"当日买来是多少钱呢?"我道:"买来时是差不多上千银子。"伯衡道:"何以差得到那许多呢?你还记得那图堡四至么?"我道:"这可有点糊涂了。"伯衡道:"你去查了来,待我给你查一查。"我答应了回来,检出契据,抄了下来,午饭后又拿去交给伯衡,方才回家。忽然云岫又打发人来请我。我暗想这件事已经托了伯衡,且不要去会他,等伯衡的回信来了再商量罢。因对来人说道:"我今日有点感冒,不便出去,明后天好了再来罢。"那来人便去了。

  从这天起,我便不出门,只在家里同母亲、婶娘、姊姊,商量些到南京去的话,又谈谈家常。过了三天,云岫已经又叫人来请过两次。这一天我正想去访伯衡,恰好伯衡来了。寒暄已毕,伯衡便道:"府上的田,非但没有贬价,还在那里涨价呢。因为东西两至都是李家的地界,那李氏是个暴发家,他嫌府上的田把他的隔断了,打算要买了过去连成一片,这一向正打算要托人到府上商量--"正说到这里,忽然借轩也走了进来,我连忙对伯衡递个眼色,他便不说了。借轩道:"我听见说你病了,特地来望望你。"我道:"多谢叔公。我没有甚么大病,不过有点感冒,避两天风罢了。"当下三人闲谈了一会。伯衡道:"我还有点事,少陪了。"我便送他出去,在门外约定,我就去访他。然后入内,敷衍借轩走了。我就即刻去访伯衡,问这件事的底细。伯衡道:"这李氏是个暴发的人,他此刻想要买这田,其实大可以向他多要点价,他一定肯出的。况且府上的地,我已经查过,水源又好,出水的路又好,何至于贬价呢。还有一层:继之来信,叫我尽力招呼你,你到底为了甚么事要变产,也要老实告诉我,倘是可以免得的就免了,要用钱,只管对我说。不然叫继之知道了,要怪我呢。"我道:"因为家母也要跟我出门去,放他在家里倒是个累,不如换了银子带走的便当。还有我那一所房屋,也打算要卖了呢。"伯衡道:"这又何必要卖呢。只要交给我代理,每年的租米,我拿来换了银子,给你汇去,还不好么!就是那房子,也可以租给人家,收点租钱。左右我要给继之经管房产,就多了这点,也不费甚么事。"我想伯衡这话,也很有理,因对他说道:"这也很好,只是太费心了。且等我同家母商量定了,再来奉复罢。"

  说罢,辞了出来。因想去探尤云岫到底是甚么意思,就走到云岫那里去。云岫一见了我便道:"好了么?我等你好几天了。你那片田,到底是卖不卖的?"我道:"自然是卖的,不过价钱太不对了。"云岫道:"随便甚么东西,都有个时价。时价是这么样,哪里还能够多卖呢。"我道:"时价不对,我可以等到涨了价时再卖呢。"云岫道:"你伯父不等着要做部费用么?"我道:"那只好再到别处张罗,只要有了缺,京城里放官债的多得很呢。"云岫低头想了一想道:"其实卖给别人呢,连五百两也值不到。此刻是一个姓李的财主要买,他有的是钱,才肯出到这个价。我再去说说,许再添点,也省得你伯父再到别处张罗了。"我道:"我这片地,四至都记得很清楚。近来听说东西两至,都变了姓李的产业了,不知可是这一家?"云岫道:"正是。你怎么知道呢?"我道:"他要买我的,我非但照原价丝毫不减,并且非三倍原价我不肯卖呢。"云岫道:"这又是甚么缘故?"我道:"他有的是钱,既然要把田地连成一片,就是多出几个钱也不为过。我的田又未少收过半粒租米,怎么乘人之急,希图贱买,这不是为富不仁么!"云岫听了,把脸涨的绯红。歇了一会,又道:"你不卖也罢。此刻不过这么谈谈,钱在他家里,田在你家里,谁也不能管谁的。但是此刻世界上,有了银子,就有面子。何况这位李公,现在已经捐了道衔,在家乡里也算是一位大乡绅。他的儿子已经捐了京官,明年是乡试,他此刻已经到京里去买关节,一旦中了举人,那还了得,只怕地方官也要让他三分!到了那时,怕他没有法子要你的田!"我听了,不觉冷笑道:"难道说中了举人,就好强买人家东西了么?"云岫也冷笑道:"他并不要强买你的,他只把南北两至也买了下来,那时四面都是他的地方,他只要设法断了你的水源,只怕连一文也不值呢。你若要同他打官司,他有的是银子、面子、功名,你抗得过他么?"我听了这话,不由的站起来道:"他果然有了这个本事,我就双手奉送与他,一文也不要!"

  说着,就别了出来。一路上气忿忿的,却苦于无门可诉,因又走到伯衡处,告诉他一遍。伯衡笑道"哪里有这等事!他不过想从中赚钱,拿这话来吓唬你罢了。那么我们继之呢,中了进士了,那不是要平白地去吃人了么?"我道:"我也明知没有这等事,但是可恨他还当我是个小孩子,拿这些话来吓唬我。我不念他是个父执,我还要打了他的嘴巴,再问他是说话还是放屁呢!"说到这里,我又猛然想起一件事来。

  正是:听来恶语方奇怒,念到奸谋又暗惊。要知想起的是甚么事,且待下回再记。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