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回 刘荣一言指迷途 石禄树林劫裤子_大八义(清)佚名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二十六回 刘荣一言指迷途 石禄树林劫裤子_大八义(清)佚名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二十六回 刘荣一言指迷途 石禄树林劫裤子

 

  如今且说石禄,他从火龙观逃出,一边跑那火是一边烧,不由心中生气,遂说:"好你个嗄吧噗的老杂毛,你这个火真利害呀!所以跟上我啦!我下水去瞧你怎么样?说着跑到河岸,噗咚一声跳下水去,那火自然是灭啦。石禄来到水中,将火息灭,便三坐水从河底往西而去。那老道令人撒网,那里能捞着他呀?那石禄从此往西,自己心中所思,如今马也没啦,想到此处,用手摸左边的压耳毫没有啦,又一摸右边的压耳毫只剩了一半,不由心中一怒,把浑身衣服全撕啦,靴子也扔啦,来了个赤光光。提铲往西而来,他学的乃是江猪浮,自己在水底下直走了一夜。他在水中行走,与地上走一个样,直走到水中亮啦,他知道天也亮啦。急忙提气上来,换了一口气。往东一看,太阳尚未出来,踩水而行,水皮在他脐下,露着半截身。自言自语的说:"这个白灯笼,你怎么还不出来呀?谁叫你从那边出来啦?我是上何家口哇,这够多远呀?"说着话长身一看,西边有一片树林。石禄浮水来到正西,那片松林是在南岸,到了切近,他上了岸。低头一看自己,倒是不大好看,连忙到了林中一蹲,用双铲一挡,心中暗想,只可等着有人经此过吧,他得脱下裤子来,给我穿上。

  不言他在松林等着劫裤子,忽听西边有人喊:"小六儿,天到甚么时候啦?你还不家去吃饭去?"石禄一听有人来啦,连忙一分双铲,跳出林外,说道:"你别喊啦,我没裤子穿,你脱下裤子来吧,小子。"及至到了林外一看,原来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妇人。石禄一见,忙喊道:"哎呀,是个老妈妈呀,我可不要啦。"一转身噗咚又跳下水中去啦,那老妇人一见,回身便走,吓得心中突突乱跳。自己暗想,这个人虽是粗人,他倒知三纲五常。倘若是个浑人,他一定的要我裤子穿,那时我也无法。我裤子被扒,叫老身我怎样的回庄呢?一边想着,便回到了阎家堡。到了堡中,便跟自己的儿子一说。他儿子名唤阎成,他一听说道:"娘啊,咱们家中有些个敷余旧衣服,可以给他送了去,我答报他对待您的礼处。"当下他妻王氏,从箱中找出一身月白布衣出来,一直来到林中。大声喊道:"那一个黑大汉,快快出来!我给你送衣服来啦。"到了林中一看,没有人。只可又喊了一声,那石禄在水中一闻此言,急忙出半截身来。说道:"小子,你送衣服来啦?拿来吧小子。"阎成一看,说道:"方才是你跟老娘要裤子来着?"石禄说:"对啊。老娘的衣服我不能穿。"阎成说:"好吧,你上来,这是老娘叫我给你送了来的,你上来穿呀。"石禄看他是男子,这才上了岸。接过来一伸袖子,连忙说:"阎子呀,你拿回去吧,要是有大个你再拿来,要是没有啊,那你就不用来啦。"阎成说:"是啦吧。"便拿着衣裤走啦,是一去未归。石禄只可在这里等着吧。

  太阳平西,从西边来了一匹马。马上一位花白胡须达官,这匹马是干黄颜色,身高丈二,螳螂脖,龟屁股蛋。细七寸,大蹄碗。锥子把的耳朵,鞍鲜明。见马上这位老达官,此人跳下马来,身高有九尺,身体魁梧。紫微微的一张脸,渗白宝剑眉,斜插入鬓,通官鼻子。四字海口,连鬓落腮白胡子,白的多,黑的少。头戴青缎色软扎巾,身穿青缎色大衣。薄底靴子,斜披一件青缎大,上绣万福留云。飘带未结,鸭蛋青的里儿,肋下配定金背砍山刀。黑沙鱼皮鞘,真金什件,真金蛤蟆口,金吞口,蓝缎子挽手。那老者把马勒住,定睛观看,见面前这人,身高丈二,虎背熊腰,真是一条好汉子。可惜上下无有一根线,掌中一对军刃,太已眼熟。一时想不起来,遂问道:"黑汉你这是干甚么呀?"石禄说:"这是丧的。"那老者说:"丧不丧我不管,你是作甚么的?"石头说:"我是要裤子的。"老者说:"你穿裤子,穿裤干么啊?"石禄说:"你不给裤子,你把马给我,我卖马买裤子。"老者一听,心中暗想,我保镖一辈子啦,有要银钱的,有劫东西物件的,真没听说过劫裤子的。想到此处,说道:"黑汉,你先等一等。少时我收捡收捡,能给你裤子就给你,不能给你裤子,也得给你马。"石禄说:"好吧。"说完那老者下马,收拾紧衬俐落。那石禄又回到松林,净等人家给他裤子。谁知那老达官收捡齐备,伸手拉出金背砍山刀来,说道:"黑汉,我到是打算给你,可惜我这个伙伴他不愿意。"说着用二指一指砍山刀,石禄说:"好哇,你要打算跳跳哇?那是白给。"老达官问道:"你叫甚么名字?"石禄说:"我姓走,名叫走而大。家住大府大县大村,树林子没门。你拿拉子呀,我不用啦。"说着将双铲扔到林中,老者以为他是个粗鲁人,原想用刀划他一下子,也就把他吓跑啦。想到此处,上前搂头就砍,石禄往旁一闪,伸手抓住了刀背,往怀中一拉,翻身跺子脚就登上啦。那老达官一时闪不开,退出五六步去摔倒在地,嘘嘘直喘。石禄上前说道:"老头儿,我没使多大的劲儿,再用力你就死啦。"老达官爬起,细看他那对兵器,一时想不起名字来。正在此时,西边又有马蹄声响,老者说:"你听西边有人来啦。"石禄说:"好哇,来了个年轻的我劫他的裤子,那就不要你的啦。"说着话石禄往西一看的工夫,那老者心中暗想,我今晚算栽啦,也罢,待我使毒招吧。想到此处拾起刀来,双手抡刀直奔石禄脑后砍来。石禄听见后面金刀劈风,他忙使了一个倒踢紫金冠,将刀踢飞。回身双拳就打,老者往后一闪,石禄使了一个裹合腿,竟将老者抽倒在地。石禄上前将老者按住,口中说:"你爬下吧,小子,这回非扒你裤子不可。"正在此时,西边那人到,往林中一看,不由心中大怒。原来有一黑汉,按着他兄弟啦。

  书中暗表,来人乃踏爪熊窦珍,被按的人乃是青爪熊左林。只因二人送镖回头,左林新买一匹马,他一时高兴,押马下来,弟兄才走单啦。今晚在此被人踢倒,窦珍赶到,大声说:"手下留人!"这才细问情由,石禄一闻此言,早跳出八九尺去,用目观瞧,窦珍问二弟:"这是怎么啦?"左林细说一遍。窦珍说:"咱们弟兄,保镖一辈子啦,还真没听说要裤子的。"左林说:"兄长可多要小心了,这个黑汉可扎手。"石禄一看,这个老头,身高九尺开外,胸前厚,膀背宽,面如古月,鼻直口阔,大耳相衬,头戴一字甜瓜巾,顶门一个茨菇叶,突突乱颤。身穿青缎色绑身靠袄,蓝缎护领,绒绳十字绊,蓝丝莺带扎腰,双叠蝴蝶扣,青纺绸底衣,鱼鳞洒鞋,蓝袜子,青缎色的通氅,用蓝绸子堆出来的蝴蝶花,飘带未结,露出水红里儿,肋下佩刀,大红缎子挽手,黑沙鱼皮鞘。青铜什件,真金通口。来到当场,问道:"黑汉你的裤子呢?难道说你从家里出来,就没穿裤子吗?"石禄说:"不但裤子没啦,就连马也没啦。小子你们两个人认识吗?"窦珍说:"认识。"石禄说:"这就好啦,我不要这个红的,我要你这条黑的吧。"窦珍说:"黑汉,你满口胡说!你要我的裤子,我穿甚么呀?"石禄说:"你不会两个人穿一条吗?"窦珍说:"二弟呀,你我好了半辈子,还真没夥穿过一条裤子呢!"石禄说:"你们不会商量着穿吗?那么你们穿着裤子,我光着眼子吗?"此时窦珍细看他的兵器,忽然省悟道:"哎呀,二弟呀,他这一对乃是短把追风荷叶铲。"左林道:"对啦,不错是这个军器,这是石锦龙所使。"窦珍笑道:"是了,我也想起来啦,刘荣已将石禄请了出来啦,大半他们入都回头,他准是石禄。"遂问道:"黑汉,你姓字名谁?说出真名实姓,家在哪里?要那条我给那条。"石禄说:"要你那条黑的。"他一出世也就掉在晚辈窝里啦,一有胡子,就是长辈。要与石锦龙论左右的,那可太少啦。后套有一位八卦震乾坤赛九公,姓谷名叫谷凌川。那个是石锦龙的长辈。除去那位剑客,其余是平辈居多。这一来石禄可吃了亏,一见有胡子的,那就没的可说,不是叔父,就是伯父。今天他看见他二人,不由心中暗想,不用说,这两个老头,也跟咱爸爸有交情。怎么这么些个人跟他玩呢?听人家一问,忙说:"老儿,你们两个人有朋友吗?"左林说:"我们没有。"石禄说:"你没有,他有没有哇?"窦珍说:"我朋友倒是多啦,你说谁吧?也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你说出来,我要认识,我就把裤子给你。你就报上真名实姓来吧。我们就把裤子给你。"说完二人是鼓掌大笑。石禄说:"我一说出,你们就得认识。"左林说:"你说吧,认识就给你。"他二人细看这个黑汉,压耳毫剩了一半啦,护心毛有长有短,不知是怎么回事。窦珍说:"二弟呀,这幸亏是一股背道,这要是在大道之上,往来之人是多的,那是咱们哥俩就算栽啦。"石禄说:"我住家在夏江秀水县,南门外石家镇,姓石名禄,人称穿山熊,大六门第四门的。"窦珍一听,看他这对军刀,与他年岁相貌,准是石锦龙之子玉蓝儿。遂说:"二弟,我听说你们大家一同入都交铠,他怎么一个人走单了?这要是遇见莲花党之人,出了个鬼计,他遇了险,那刘贤弟他怎么对这石锦龙啊?二弟呀,我看此人,要真是石禄,就凭他这身横练,有个三五个,还真不是他的对手。"这才大声叫道:"你大半是玉蓝石禄吧?"石禄一听说道:"对啦,这你合适啦吧?"窦珍说:"我合甚么适啦?"石禄说:"你一知道我是玉蓝,那你就跟咱们爸爸有交情。"窦珍说:"你先不用说那些个,我问一问你,你可是玉蓝?"石禄说:"我不叫玉蓝,我叫石禄。我听大清告诉我说,除去我爹娘以外,谁要叫我玉蓝,我们两个就得跳一跳。"左林一听,不明白他这话。在他们一想,以为大清必是一条狗。遂问道:"大清咬你不咬?"石禄说:"咬我,每天咬我两回。"左林说:"他管甚么呀?"石禄说:"他竟给我们出主意。"窦左哥俩一听,这是鲁清。忙问道:"这个大清是鲁清不?"石禄说:"对啦,是鲁清。你别说啦,把裤子给我吧。"窦珍说:"你先等等吧,你说说家中还有甚么人?"石禄说:"有咱们爸爸石锦龙,还有二叔石锦凤,三叔石锦彩。"窦珍一听,又问道:"还有一个石锦华,你可认得?"石禄说:"我知道,那是我四叔。"窦珍说:"你二叔三叔,你见过吗?"石禄说:"我见过。"窦珍说:"二弟,要提锦龙办事那可称第一,他亲弟兄三人,全在镖行做事,扬名四海。叫叔伯兄弟锦华,在家执掌一切。老四刀法利害,借着三个兄长的名姓,也在外保了些次镖,名气也不小。"又问道:"石禄啊,你有舅舅没有?"石禄说:"有,我舅舅是马子。"窦珍说:"怎么叫马子呢?莫不成他姓马吗?"石禄说:"对啦,听咱们老娘说过,马子是圆的。他手使一条鞭。"左林说:"是啦,一定是那单鞭将马得元,掌中一把算盘子鞭,专打金钟罩。"石禄说:"对,快把裤子给我吧。"窦珍说:"玉蓝呀,行路的人,谁能带着敷余的裤子呢?你回家见了我妹妹一说,我是窦珍,他就知道了。"石禄说:"我没有妹妹。"窦珍说:"你娘就是我妹妹。"石禄说:"你娘就是我的妹妹,你回去跟他一说,他也知道。"窦珍说:"你错啦,我妹妹是你娘亲。"左林说:"您那样跟他说,他还是不明白。"窦珍说:"你要是装糊涂,这条裤子我撕了也不给你。"石禄说:"大清说的,叫我小名,就得跟我蹦一蹦。"窦珍说:"你别听他的。"

  说话之间,先将大氅脱上来说:"你先把他穿上。"石禄说:"这个不是裤子呀。"窦珍说:"你先穿上啊,谁行路还带几条裤子呀?"石禄只可接了过来,穿上一看,下边将到磕膝盖。遂说:"有咧,我不这么穿啦。"他说着又脱了下来。拿起底襟来,双腿伸在两只袖子里,当裤子穿。笑道:"嘿,拿一根绒绳来,我好结上。"窦珍当时又解下一根绒绳来,结好了,一摸后边还露着屁股。遂说道:"我还露着屁股呢。"左林说:"来,你再穿上我这件大氅。"说着便将大氅递了过来,石禄穿好了说道:"你们两个人到是谁呀?"窦珍说:"我姓窦名珍,人称踏爪熊的便是。"左林说:"我姓左名林,人称青爪熊的便是。"石禄说:"你姓窦,他姓左。我把你们两个人当面码儿吃了得啦。"左林说:"那叫甚么呀?"石禄说:"叫豆嘴吧。"左林说:"那成甚么啦?得啦,见着你父亲再说吧。"这便是看父敬子。只因锦龙他弟兄在江湖上交往太好,无一不佳,真是对待谁,也是忠信待人,不分厚薄,永远是一个样儿。那石锦龙作事,也是屈己从人,所以才维持下许多位宾朋。书说现在,当时他爷儿三个,拉马匹出松林,往上行走,直走到天黑,来到一座村口里面,找了一座店,拉马进去喊道:"店家。"当时出来一个夥计,说道:"这位请这里来。"说着话把马匹接过去,左林说:"你们有上房吗?"夥计说:"有。"便将马上东西物件取了下来,将马交与别的夥计,拉到后面。他便同到北上房三间,石禄将双铲放到西里间,对夥计说道:"二格呀,端菜捡馍馍,我还饿着啦。"窦珍说:"夥计,你先来一桌酒席,给我弟兄打盆脸水来。"夥计给打来脸水,沏上了茶。那屋中石禄一个人一吃。窦珍看他狼吞虎咽的足吃一气,忙问道:"石禄你几天没吃饭?"石禄说:"从昨天晚上就没吃。"窦珍说:"怪不得啦。"他吃完了之后,左林老哥俩才吃。吃完之后,问好夥计,便出去买了一身衣服,拿回来叫石禄穿上。石禄不穿,左林又出去买了一身来,他还不穿,左林说:"谁知道你穿甚么色的衣裳呀?"石禄说:"荣儿知道。"窦珍说:"荣儿姓甚么呀?"石禄说:"我还不知啦,老娘说的,差色的衣服我不穿,得啦,我就穿这个吧,咱们口子上再说吧。"当下窦珍将两身衣服包在一处,店饭钱还清,应用物件拿着,三个人往外行走,上大道直向何家口而来。三个人晓行夜宿,这一天到了何家口。左林到了镇里一看,有座火场,窦珍一发怔,三个人在呆着,莫不成吉祥店被火焚化了吗?此时那祥平店店门就开啦,姜文龙来到外面,东西一瞧,看见正西站着左林窦珍,连忙走了过来,说道:"二位仁兄在上,小弟文龙与二位兄长行礼。"左林忙说:"大弟请起,不要行礼,我来问问你,这吉祥店怎么失了火啦?"姜文龙说:"二位兄长,您请到祥平店里面一叙,此地不是说话之所,您千万别着急,到了里面便知分晓。"当下他们四个人进了祥平店。关好了店门,来到里面,认得的大家见礼,不认得有人给引见。刘荣一看石禄也回来了,心中大喜,知道他没有差错,一来对的住石家,二来对的住这马。遂问道:"玉蓝,那天你从庙中逃下水去,怎么到如今才回来呀?"石禄说:"我在树林子劫裤子穿来着,碰见豆嘴啦,这才一同回来。"鲁清说:"刘大哥,您快去与他买一身去吧。"刘荣点头,便将石禄带了出去。先去洗完澡,然后来到铺中,买好衣裤等件,一齐回了来。刘荣便将大氅及绒绳,还了他二人。窦珍说:"得啦,我这个大氅不要啦。"鲁清过来说:"老哥哥您为甚么不要了?"窦珍说:"他把我大氅当裤子穿,我还要他作甚么?"左林笑道:"刘大弟你有所不知,我大哥因为那脖子领窝正在他裆中,看见不好穿啦。"鲁清哈哈一笑。说道:"窦大哥,您今年多大年岁啦?"窦珍说:"我今年七十有八了。"鲁清说:"您跟石锦龙有交情没有?"窦珍说:"不但与他神前结拜,与马得元也是亲弟兄一般。"鲁清说:"还是呀,拿他不是当自己亲儿女一个样吗?再说石禄是个童子体,横练在身,他没跟女子接近过,您穿上还给他压岁数。"窦珍一听,这才穿好。杜林在旁笑道:"鲁大叔哇,这个大衣,还会变戏法哪。"鲁清说:"得啦,杜林,你别给他们爷儿俩对汤啦。"杜林说:"石大哥,您瞧见没有?变了大脑袋瓜啦。"石禄说:"豆嘴,小棒捶跟我说啦,管你叫大脑袋瓜。"他一回头,看见了杜兴,忙说道:"小棒捶,他是谁呀?"杜林说:"他是我兄弟。"石禄说:"那我管他叫一对小棒捶。"正说着,何斌从外面进来,身穿重孝,遂问道:"何斌,你为甚么穿新衣服啊?"何斌说:"好吗,我别这样穿啦,要照这个样的穿,那我们家就全完啦。"鲁清说:"列位先压言,二位仁兄先别着急,您就别抱怨我二哥啦,事已至此,那咱们就想正经主意吧。"左林说:"何斌呀,你就上前给你鲁大叔跪倒磕头,叫他替大家设法,累碎三毛七孔心,我等弟兄,听他的调遣,好入西川,与你爹爹报仇雪恨。可是我等看一看我大弟尸首哇。"鲁清说:"您不用瞒,不但是您一位,是来的主儿,我全满没叫看。"窦珍说:"怎么不叫瞧呢?"鲁清说:"因为他生来维持太好,谁跟他全有过命的交情,谁一见也得背过气去,那时叫了过来,容易受伤,倘若有一时不便。"

  石禄说:"大清啊,大何那里去啦?"鲁清说:"诸位我与石禄说话,你们诸位可别打忿。"遂说:"石爷,大何你想不想?"石禄说:"我想大何。"鲁清说:"你认得峰子?"石禄说:"我认得峰子,不是大峰子二峰子,不是跟莲在一块吗?"鲁清说:"是呀,不是被你抓住的吗?"石禄说:"是呀。"鲁清说:"咱们大家带着莲一进京,那二峰子奔了川啦,把莲的兄弟给叫了来啦,峰子拿冰钻把大何给咬啦,铎才拿拉子给拉啦。"石禄一闻此言,气得他擦拳磨掌,忿恨不已。说道:"清儿呀,我得看看大何,他不理我,我上西川找他们去。"鲁清说:"你不用看,大何叫他们给咬睡啦。铎说啦,不叫大何理你,他要一理你,铎还拿冰钻咬他。"石禄说:"那么我叫大何,大何就不理我啦?"鲁清说:"对啦,那个铎说的吗,不叫他理你。"石禄说:"我得瞧一瞧大何。"鲁清说:"诸位,是咱们年轻的可以奔北里间,年长的可千万别去。"又叫姜文龙贤弟,可将北里间窗户打开。文龙答言,当时将上边窗户支开,下边这扇也摘了下来,大家这才来到西房。

  朱杰、电龙他二人紧行几步,赶奔西房。石禄一回手,说:"小子,你们是干么的?"鲁清上前说道:"石爷他可不是外人,他跟咱们爹有交情。"石禄说:"他们叫甚么玩艺呀?"鲁清说:"这位是朱杰,那位是电龙。"石禄说:"他们两个人认识大何吗?"二人说:"认识。"石禄说:"朱子、电子,大何跟我好,我叫大何去。"说着话他先到了北里间,上前将蒙头纸拉了下来,看见哽嗓间,有一个血窟窿,他连叫了三声:"大何呀!大何呀!"他在屋中一叫不要紧,外边上年岁的达官,跌倒了一片。鲁清说道:"石爷你别叫啦,大何不敢理你,他一理你,西川银花沟的普铎,就拿拉子咬大何。你看这个,他是叫蜂子给咬的。"石禄抱着何玉的死尸是放声大哭。他这一哭不要紧,是年轻的主儿,全落了泪。急得大家是擦拳磨掌,杜林说:"鲁叔父,您把我石大哥安置一个地方,我们大家好撅叫。"那些位年老之人,当下将石禄劝住。外边众人撅叫老少的达官,通盘安置齐毕。杜林说:"列位叔父伯父,咱们大家想法给我何伯父报仇也就是啦。"大家俱都点头。鲁清在屋中说道:"石爷,你可别哭啦。你一哭你看外边大家满全掉眼泪,大何与蜂子咬睡啦。"石禄抱着何玉的脑袋,说道:"何呀何呀!你可不理我啦,大清啊,你可带我找铎去,为甚么大家不在家,就把大何给咬啦?"鲁清说:"那是一定,我带你找铎去!"说话之间,遂将蒙头纸给何玉盖好,一切整理齐啦,说道:"石爷,咱们大家上正房说话去呀。"鲁清一碰面,就知道石禄是个实在人,对待谁全是真心实意,并没有虚情假意。石禄说:"等一会吧,我想何,何跟我好,有甚么好吃的,何都给我吃。"鲁清说:"大何给你吃,二何还给你吃哪?"石禄说:"大何我没看着就叫铎给咬啦,这个二何我得看着点吧。"鲁清一看,他是不走了。遂说:"何二哥,您在上房叫他吧,不叫他不走。"何凯这才叫"玉蓝",石禄说:"是啦",这才出了西屋。大家一同来到上房,何凯说:"玉蓝呀,你想我哥哥不想?"石禄说:"你哥哥我不想,我想大何。"说着话一转身,一把揪住了鲁清,说道:"大清呀,你带我找铎去!我看见铎把他抱住,你们大家必须拿拉了跟冰钻咬铎,非把他咬睡啦不止啊。"何斌说道:"鲁叔父,这如今我石大哥已然回来啦,接请帖的已来啦,没接请帖的也到啦,您得出主意。往上说我叔父伯父,全跟我爹爹神前结拜。我兄弟哥哥捧我何斌一场。够奔西川银花沟,杀普铎报仇雪恨,咱们众人满全来到此处啦。可是那一天起身呢?"鲁清说:"何斌呀,此事可不要忙,忙中有错,咱们人是多的,那一个主意高,从着那人的。再说咱们从此起身,杀奔银花沟,人多势众,风声也大,咱们全走啦,你说这里留人不留?又应当留那一位呢?再者说上年岁的全跟我何大哥有交情,你说应当留下那一位呢?谁要在何家口等着,那不是畏刀避剑,怕死贪生吗?这个说这个,那个又说那个。"鲁清说:"你们大家有千条妙策,我有一定之规。那莫家村的小哥五个,你们是小哥七个,你们大家在一处,可以商量商量怎样的办法,你们大家商量好了再说。咱们是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谁的主意高,使谁的主意。"说完他转身往外。"你们大家在一处商议,待我出去散逛散逛,我心内乱成团了。"他们大家在一处商量。

  鲁清一个人出来,先到东村头看了看,又走到西村头,火场上看了一遍。忽然抬头一看,东村外跑进一匹马来,马上一人。鲁清心说:原来是我的仇口来啦。他虽然是我的仇口,因为我不是他人对手,可是他与我兄长神前结拜,凡是不得实惠的主儿,多好说朗言大话。他曾在我面前说过。不论他项长三头,肩生六臂,无论是谁,也踢不了我一个跟头。手按地,我花面鬼就信服他。今天我非阴他一下子不可。看他骑马过去火场。鲁清不由的鼻子眼里一哼吃,说道:"佟大哥,你跟我有仇,难道说你还跟我何大哥有不合吗?"花面鬼佟豹一闻此言,连忙拨转马头,来到切近,翻身下马,笑道:"鲁贤弟,你在此作甚?"鲁清说:"不怨人说,不跟你们边北的人交,就因你们有一种不好的毛病,永远是事在人情在,人不在立时就不理。"佟豹说:"你这些个闲话,朝谁说啦?你这个话从那说起呀?"鲁清说:"佟大哥,那么您看见这里有片火场,您怎么骑马就过去啦?这不是新印吗?你怎不问一问呢?"佟豹说:"鲁清,你是不知,人要是一结拜,就应当人不在义还在,皆因你在此站着,所以我没下马。"鲁清说:"你别借台阶啦,你跟我姓鲁的素有挟仇,可是与姓何的,当然没有哇。因为我那何大哥招不出来这个,佟大哥您与我何大哥神前结拜,真是灭不了神灵!我何大哥的魂灵,缠着马的四条腿。"书中暗表,佟豹是从家中起身,是赶奔兖州府送镖,将镖行之事,交好了杜家五狮子,他才起身。那镖走的是水路,送到兖州府北门外,同纪绸缎庄,完全是反货。他临行时问:"杜万,你大叔二叔呢?"杜万说:"上何家口啦。"佟豹说:"你们把把镖船拴系齐毕,将车送回佟家庄,我直奔何家口。"杜万点头。花面鬼这才骑马走,一路之上无事到了此地,才遇见鲁清。二人正在此相谈。佟豹说:"鲁清,你怎么说我何大哥阴魂缠绕我呀?"鲁清说:"您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佟豹说:"我是真不知道。"鲁清说:"何大哥死啦。"佟豹说:"得甚么病死的?"鲁清说:"我们大家进都交宝铠,你知道不知道?"佟豹说:"我也不知道。"鲁清说:"我们入都走后,正北十三川,执掌川口的人,是贵地人。他带着一个书僮,此人住在吉祥店里,那时就是何大哥一人在家,那人夜间要吃茶,何大哥便叫夥计给烧茶。那人说我们不洁净,叫他书僮去烧水,那个僮儿才十几岁,焉能有用呢?厨房的柴草,他一个弄不俐落,要出个错啦,那可怎么好啊?边北之人说:不要紧,他要是把店给你烧啦,我给你盖一片楼房。后来就叫小僮去烧水,我说佟大哥,您说巧不巧?真是失了火啦,所以落了个火场。您看这个边北之人还真没走,我何大哥叫他赔。此人手使一对短把追风铲,跟石锦龙使的一个样。边北之人说:"你们这里不是何家口吗?何大哥说:是。那人说:此地有个为首的,姓何名玉外号人称分水豹子。何大哥说:不才就是我。那人说:好,我正要找你过一过家伙。当时两个人动了手,那人打出一个卧看巧云锁喉镖,就把咱们何大哥给打啦。咱们何大哥在世之时为人,大家老乡,用绊腿绳将此人捉住,绳缚二背。后来我们交铠回头,全叫他给数啦。人家还说出无论哪一位,若说出我是哪一川,哪一寨的,道出我的名姓,那时我立刻任凭你倒缚二背与何玉祭灵。"佟豹说:"鲁清,此人在这里没有?"鲁清说:"在这里啦。"佟豹说:"他若在这里,你去把他叫出来。我与他分上下论高低,我将此人捉住,好与我何大哥祭灵。"鲁清说:"佟大哥,这也是何大哥的阴魂,才将您引到,我们正要遣刘荣前去请您去呢,此人的武功特好。"佟豹一听,连忙收拾紧衬俐落。鲁清说:"大哥呀,我可是无名之辈呀,跟他比可到不了一处,您可跟我面前夸过海口,谁也不是您的对手。"佟豹说:"那是当然,除去我大哥石锦龙、左道长等几个人外,我这话说大啦。无论何人,也不是我的对手。"鲁清说:"是呀,您在此等候,待我把他叫出来。"

  说完了他回到祥平店,到了里面,见了众人问道:"你们大家参酌好了没有?我今天有个仇人,可跟我何大哥神前结拜,我非阴他一下子不可,阴完了我还让他拔刀相助。"徐国桢说:"鲁二弟,你又阴谁一下子?咱们可正在用人之际。"鲁清说:"不要紧,徐大哥您尽管放心,这个主儿与我何大哥过命。"徐国桢说:"要是过命,那就不必阴他。"鲁清说:"您不知道,他太拗,非得阴他不可。"徐国桢说:"刘贤弟,你出去看看去是谁?"刘荣转身形往外走,来到影壁头里一看,原来是花面鬼佟豹。心说:原来是他呀?这个人可实在是拗,这回非让他碰个硬钉子不可。鲁清追出来,说道:"刘大哥您可别管,咱们这一片人全让他给数啦,佟大哥的武艺,比咱们全高,为甚么不给咱们出一出气呢?"佟豹在前场见了刘荣,过去跪倒行礼,后来因为他劝过刘荣一次,佟豹恨上他啦。从那次见了刘荣,不行大礼啦,就是一抱拳,骑马全不下来。今天见了也是一抱拳,说道:"刘大哥少见哪。"刘荣说:"对啦,今天咱们就见着啦。"鲁清说:"刘大哥您躲,我佟大哥要再不是他的对手,咱们大家给他个拨盘儿。"刘荣一闻此言,连忙往旁一躲,此时众人往外。石禄在前头,将一拐影壁,就瞧见了。石禄嚷道:"这个花大脑袋可好?"鲁清说:"你认得此将?"佟豹心中所思,我真没见过此人?鲁清说:"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姓。我跟他的书僮打听出来的,此人叫赛石禄。"

  石禄一看他咬着牙,拧着眉毛,瞪着眼,遂说道:"花大脑袋,你还要跳一跳吗?"佟豹说:"不错呀,我到是要跳一跳。小辈你叫甚名?快报上名来!"石禄说:"小子,你别问我的名姓啦,你赶紧家去吧。"说到此处,上前提手一,拳奔面门,佟豹往旁一闪身,右手一刁石禄的腕子,石禄手往后一撤,右手往外一劈,就把他的腕子给拿住啦。佟豹一见心说:"我输啦。"此时石禄刁住了他的腕子,往怀中一带,口中说道:"花大脑袋,您这个样的能为,还敢横啦?"说着往怀中一拉他,右腿往前伸,使了一手顺手牵羊,佟豹再想躲他这个腿,可就晚啦,他的腿被石禄给挑起多高来,摔在就地,连忙爬起,奔他马而来,要打算拿他的熟铜棍。此时单鞭马得元一见,急忙上前,说道:"佟贤弟且慢,你不认识此孩吗?"佟豹说:"马大哥您可别管,这个跟头我栽不了。"马得元说:"你栽不了这个跟头,栽不了的多啦。"鲁清说:"马大哥您不必管,非得叫他跟头栽到底,他就认可啦。"佟大哥我告诉你,这个是我一个朋友之子,别说你一个佟豹,你有三四个,也不是对手。你拿着军刀,也不是他人对手。"佟豹说:"鲁清,冲你这么一说,我佟豹跟他没完。我自从出世以来,到处没输过势,马大哥您今天可别管啦,不论有多大的交情,我们也得斗一斗,到叫小辈鲁清看一看。"马得元一想,心说:你这个人真叫固执透啦,自己只可长腰纵到一旁。说道:"鲁爷,你告诉他别把他制睡啦。"鲁清说:"石爷,把他弄睡啦。"马得元说:"鲁清,你跟他有多大仇恨呀?"鲁清说:"列位别管,有一位算一位,谁要与我不合,我非叫他掉在我的话把底下不可。"石禄说:"清呀,给他弄两半行不行?"鲁清说:"行啦。"佟豹把熟铜棍合到手内,来到近前是搂头就打。石禄一看他熟铜棍扬起来啦,连忙用右手一推他的棍尾,左手一推腕子,左手早将棍接着啦。口中说道:"你拿过来吧小子。你拿棍打我,"当时将棍夺了过来,扔在就地,上手一扒他肩头,说声:"你爬下吧小子。"佟豹站脚不住就爬下啦。石禄一偏腿就骑在他身上啦,说:"小子,我非把你脑袋摔下来不可。"说着话他双手抱着他的头,那佟豹忙用双手抱住他的胳膊。大家一见,遂一齐说道:"玉蓝,这可使不得!"鲁清急忙来到近前,说道:"石爷慢着,这个花大脑袋,跟铎长得一样,你赶紧起来。"当时石禄就撒了手,站起身形,那佟豹也爬了起来。鲁清一看他脸上成了紫茄子啦。他面上竟有那花斑,作事又急又暴,故此人与他起个外号叫花面鬼。鲁清说:"佟大哥您在我面前说过,没有人能踢您一个手按地,我说今天您这是怎啦?"问得他无话可说,马得元上前说道:"佟贤弟,皆因你山河容易改,秉性最难移。是跟咱们说这个话的主儿,那全是咱们至近的朋友,不是至近的人还不劝咱们啦。从此往后,咱们弟兄是一年比一年岁数大,名姓全立住啦。是咱们肩左肩右的弟兄,全有晚生一辈。门户正是晚辈,踢咱们一个跟头,脸上都无光。若是被那不正当之人,踢了咱们一个跟头,那你我的名姓,就付与汪洋大海了。兄弟你们爷俩个不认得?"佟豹说:"我不认得小辈。"马得元说:"你可知道我的至亲?"佟豹说:"我认得。"徐国桢说:"这是石锦龙的次子,乳名玉蓝,名叫石禄,外号穿山熊便是。"马得元说:"玉蓝上前给你佟大叔父磕头。"石禄说:"给花脑袋磕头啊,我不磕,谁跟我好,他让我给谁磕,我才磕。"马得元说:"谁跟你好哇?"石禄说:"大清跟我好。他叫毁谁我毁谁,叫我给谁叩头,我给谁叩头。"马得元说:"鲁爷你让他给佟爷陪陪礼。"鲁清说:"佟大哥,你从此还记恨石禄吗?既然跟石锦龙有交情,与马得元不错,大概你也不能免。凡是你我神前结拜的弟兄,一来腰腿灵便,二来拳脚纯熟,再者说,佟大哥呀,天下武术是一家。为人千万可别太狂,休要艺高人胆大,今天我鲁清劝您,从今往后您改过吧,有您好大的便宜。老是瞧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一个,四山五岳练武术的,比你我能为高强的主儿有的是。您问一问列位老哥哥,我跟他们大家说的是甚么言语?您要不看在我兄长面上,我早就死在您的棍下啦。不过您打的全是那些无名之辈,遇见一点有名的人,那您得甘拜下风。大家劝您全是为好,因为您处正无私,也有好的地方,为人都有前思后想,要是瞧您对待我那个意思,今天多少也得叫您挂一点伤。我念其您与我兄长,神前结拜,就差一个娘来养。有能为的主儿,以武力来降人,欺压于人,要像我们这无能为的主儿,难道说,就应当死在你们手里吗?我也不是得理不让人,你们是一勇之夫,终无大用,我鲁清是逢强智取,遇弱活捉。"马得元说:"佟贤弟,此地不是讲话之所,你我店中一叙。"

  当下众人一齐回到店中。有人接过马去,刷饮喂溜,马俊忙上前将棍接了过去,众人进屋中,他一看何斌穿白挂孝,佟豹刚要追问,鲁清说:"何斌暂且别多言,现下我鲁清瞧他这个形景,他要记恨前仇。"遂说:"列位老哥哥,我必须看在我哥哥面上,给我佟大哥陪一陪礼。您与我兄长神前结拜,您就如同我亲哥哥一个样,您平素暴躁我几句,我并不怀恨。您与各位老哥哥,俱有来往,我鲁清在众位之中,您打听打听,是谁的小菜碟儿?而今您栽到石禄手里不算栽,您先受我一拜。"说着上前跪倒行礼,佟豹忙用手相搀,说道:"二弟请起。"鲁清说:"求您看在我哥哥的面上,宽恕于我,我还有事拜托于您。"佟豹说:"有甚么事你说。"鲁清说:"我兄长与您神前结拜,您到我家与我娘亲拜寿,我兄长送您一走至今未回。您可知晓此人生在何处?在与不在?"佟豹说:"我也不知。"鲁清说:"何斌你快上前与你佟叔父磕头,此时咱们用人之处甚多,求他也得拔刀相助。"何斌说:"是。"忙上前跪倒,佟豹说:"何斌你与何人穿孝?"何斌便将他们大家入都交铠,逃走二峰,勾来普铎,治死何玉之事说了一遍。当时怒恼了佟豹,他说道:"何斌,你快商量哪天起身,好杀奔西川。以后不准他们莲花党有一个贼人再来山东扰乱,你我众人还没齐吗?还缺少哪路的宾朋?"何斌说:"现下见请帖的也来啦,不见请帖的也到啦。"鲁清问道:"你们小哥几个可把主意拿定了?"马俊、石俊章等说道:"鲁叔父,我们已然商量好了,还是杀奔西川去。"鲁清一看,就是杜林一声不言语,连忙问他道:"杜林啊,你还有甚么心意吗?"杜林道:"鲁叔父,我与他们大家俱无真正好主意,全是一勇之夫,心太粗。"鲁清说:"杜林,要依你之见呢?"杜林说:"我说出主意来,你们大家想,要是我的主意不高,那我听你们的,可别落在我的话把底下。"鲁清说:"杜林,你说一说我听听。"杜林说:"这个火龙观,是在咱们山东省,还是在西川呢?他是离着这里近呢?"刘荣说:"离着咱们何家口近。"杜林说:"离这里有多远?"刘荣说:"不到两站地。"杜林说:"既然不远,那咱们是先扫灭火龙观,一来给我石大哥报了仇,二来先把众贼聚会之处平啦,三来可以保何家口高枕无忧。"鲁清说:"杜林,到了西川,不知道三寇窝藏在何处,咱们到西川空山一座,岂不是大家白去一回?"鲁清说:"火龙观的群贼,他们知道咱们上西川啦,那时他们来到何家口,烧杀砸碎,人家把仇报啦,远走他逃。咱们从西川回来,再拿群贼,那就难啦。杜林,你既然提出火龙观来,我指你一条道,你敢走吗?"杜林说:"鲁大叔,你划出一道,我当河走,吐一口吐沫就是水。既然指到我这里,我若不去,那我是畏刀避剑,怕死贪生,枉为男子。武圣人门前弟子,没有软弱之人。生来一个人,生而何欢,死而何惧呢?我替我爹爹尽其交友之道,我与何大哥说起来,是父一辈子一辈的交情吗。我要是死到火龙观,那西川路我就不上西川啦,再说,我这些位叔父伯父,能够叫我白丧命不能?我死在九泉之下就是我老爹爹无人照管。"杜锦、杜凤一听,别看杜林人小,他在人前真敢说这么一句大话。杜林说:"鲁叔父,有甚么主意,您说吧。"鲁清说:"刘大哥,那火龙观是哪路的贼寇?刘荣说:"是边北的贼寇,左右手能打火箭,两只胳膊,能打盘肘火弩,凡是打出来的暗器,俱都挂火,这种暗器利害无比。列位,我鲁清要委派哪位,哪位有推托不去的没有?"大家一齐说:"没有。"鲁清说:"好。谢春呀,你拿钱去到对过,买一身蓝布衣服,白布袜青鞋,可着杜林的身量,要蓝串绸的。"谢春答应,拿银钱到了外面,少时买了回来,交与鲁清。鲁清接过衣服,叫杜林到了西里间,说道:"杜林呀,你二叔与你兄弟不来,我是束手无策。你先把你那身衣服脱下来,把这件衣服换好。你要到了火龙观,要这般如此,如此这般,一定可以成功。"

  杜林连忙点头答应,将衣服换好,走出明间。杜锦说:"杜林呀,你换了这身衣服,你鲁叔父派你上那去呀?"杜林说:"派我上火龙观,前去盗那道人的暗器火药。"杜锦一闻此言,不由长叹了一声,杜林说:"爹爹这个地方,您别着急,孩儿我说一句大话,要是小瞧咱们爷们的主儿,这个地方他不敢去。咱们跟莲花党之人是冰炭不同炉,如今前去观中,盗贼人的暗器是八成准死,两成活路。我鲁叔父说出来,我若是不敢去,咱们爷们的瘸脚腕叫人家拿着啦。爹爹您尽管放心,我倘若命丧火龙观,认母投胎,过十六年,我还是这么大。"此时杜锦也是犹疑不定,何凯说:"杜林呀,你别一个人去,要去咱们大家一块儿去,把他叫出来。"杜林说:"何二伯,那可不成,那不是打草惊蛇吗?那老道也不是三拳打不透的贼人,此老道也很扎手。"杜锦说:"鲁贤弟,我们父子可没小瞧你,你别拿我儿送礼。"鲁清说:"杜大哥您只管放心,杜林若有个一差二错,兄嫂有归西之时,我鲁清代替于他。这话还让我说甚么?我二哥不来,杜兴不来,我也没有这条计,谢斌、谢春、石俊章,你们哥三个到外边去找一匹废物驴来,只要能走就行。"谢斌说:"要找一匹驴能成,双盛永杂粮店,他有一匹套磨使的,要用可以换下来。"鲁清说:"好吧,你们去把它换来吧。"

  谢斌出去拉了一匹好驴,去到双盛永杂粮店。问道:"掌柜的在铺子里啦吗?"夥计说:"在哪,你老有甚么事?"谢斌说:"这里有匹驴,你们把那匹驴换出来,我们借用一下子。"掌柜的说:"你们借那匹废驴干甚么呀?"谢斌说:"有用处,这匹就归你们啦。"掌柜的知道他们必有要紧的用,这才将那匹拉出来,两下里交换了,谢斌便拉回来。说道:"鲁叔父,您看怎么样?"鲁清说:"可以。"当时教给杜林几句话,叫他捎上一个口袋,装上点银子,又拿点铜钱,前去如此如此,便可成功。"杜林说:"鲁叔父,您指出我一条道路,我就得走。不过有一点,要叫我一个人去,到了那里去送死,我可不去。"鲁清说:"那是当然,我们大家也一同到那里,现今也不能叫你一个人单走。"正说着话,谢斌又从外边买来一身月白裤子,交给鲁清。鲁清接过来说道:"朱二爷呢?"朱杰说:"甚么事?"鲁清说:"你把这身衣服换上,军刀暗器全带好,随同他前往。再让电贤弟当劫道的,只要老道一出来,这条计就算使上啦。"又叫道:"徐国桢、蒋国瑞、李廷然、左林、窦珍、丁云龙、姜文龙、姜文虎、何凯、杜锦,这十个人别去,看守祥平店。何斌别去,你在店中守灵。其余大家,是一拥而去火龙观,拿老道不费吹灰之力。朱杰、电龙、与杜林,吃完饭,将一切应用的物件拿齐啦,大家也一齐的从这里起身,全不带马匹。"鲁清说:"刘大哥,在火龙观的东边有个村子没有?"刘荣说:"有。"鲁清说:"离着越近越好。"众人往下,一日两,两日三,这天天到平西,来到一个村子。他们将一到东村头,由西边出来一位老者。鲁清上前说道:"贵宝庄叫作何名?"老头说:"叫做赵家坡。"鲁清说:"村中可有店口?"老者说:"有店口,路南路北全有店口。"鲁清与老者道谢,大家这才进了村子。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