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回 章员外仗义疏财 钟公子母子相逢_大明奇侠传(清)无名氏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二十七回 章员外仗义疏财 钟公子母子相逢_大明奇侠传(清)无名氏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二十七回 章员外仗义疏财 钟公子母子相逢

 

  剪断闲言,言归正传。话说那玉环小姐和夫人、丫鬟见船上来了两个贼人,一齐叫道:"有贼!有贼!船家长快些起来!"那船家只有夫妻两个和一个十五六岁的儿子,听见中舱内有贼,慌忙起来,拿了根竹竿,开了后舱门,出来大喝道:"甚么人?敢上船来!"那两个贼见舱内无人出来,便放大了胆,大喝一声,骂道:"大胆的亡八的,大王爷爷在此,好好献出宝来送咱,免咱一齐动手!"那船家用蒿来搠,被个贼一把接住,顺手撑开,将他一交跌倒,捺在船中,用绳子捆住,放在岸上,由他喊叫。复上船来,劈开中舱门。正是:屋漏又遭连夜雨,行船更遇顶头风。

  可怜钟夫人那里经过这宗事?唬得战战兢兢,只是乱抖,连话总说不出来了。小姐、丫鬟扯着夫人往后舱,躲在船板底下去了。这两个强徒进了中舱,点灯一照,只见铺了两床铺盖,并无一个人,那个贼也不管好歹,先将两床行李铺盖、衣衫打了一个包袱,放在半边,然后来舱寻人要宝。多亏那大脚丫鬟本是装着书童的模样,穿男人的衣服。拦住后舱门,见事不偕,迎舱跪下,口叫:"大王爷爷饶命!小的是奉主差往江南有事的,随身一人,只有些须行李、衣服,并无甚么宝.要求大王爷爷饶命!"那强徒大喝道:"你既是远行的人,焉无元宝之理?快快献出,免得动手!"那丫鬟再三哀告,这两个贼便掣出一口明晃晃的刀来,一把揪住道:"快快献宝!"正是:清清世界胡生事,朗朗乾坤出歹人。可怜这丫鬟唬得魂不附体,叫道:"大王爷爷不要动手,我---我有几两盘川银子献与大王罢。"那强徒喝道:"快快献出来!"丫鬟爬下中舱,到夫人卧榻之下,掀开锁伏板,拎出一只箱子,里边还有三百两银子,头面首饰一总在内。丫鬟开了箱子,拿出一半银子,双手献上道:"大王爷爷请收。"那强徒贪心不足,喝道:"连箱子献来罢了,还说长道短做什么?"一个捺住丫鬟,一个来拿箱子。丫鬟大叫道:"大王,里边还有许多书信、纸札,大王要他无用!"那强徒也不睬他,扛着箱子上岸去了。这个扛着行李也上岸而去了。丫鬟来扯行李、衣包,被强徒一脚,"扑通"踢倒,飞身而去。正是:严霜偏打无根草,祸来单奔失时人。

  可怜钟老夫人,也是家运乖张,前生定数,被奸臣凌逼,弄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险些儿丧了性命,多亏陈玉冒险送信,方能逃出来;也指望上杭州寻着公子,再作计较,谁知走到半路,又遇强徒打劫一空,连衣衫、行李都去了。真正苦中之苦,悲上之悲。后人有诗叹曰:

  皇天何事陷忠良,家破财空实可伤。

  骨肉一家分几处,天涯漂泊断人肠。

  那丫鬟被贼一脚踢倒舱中,半晌方才爬起身来,望外一看,只见两个强徒倒去远了,只有船家在那里喊叫救命。那丫鬟忙叫船家的儿子上岸,解了绳子,船家扒上船来。丫鬟向后舱叫夫人、小姐:"太太快些出来里,贼已去远了。"可怜夫人、小姐惊得目瞪口呆,爬到中舱。夫人抬头一着,只见船舱中抖得稀乱,铺盖、行李都去了,大叫一声:"我好苦命呀!"登时气塞咽喉,跌倒在那船板上。正是:三分气在千般用,一旦无常万事休。

  话说夫人跌倒在舱中,把个小姐、丫鬟唬得慌在一处,忙近前抱住,救了半日,方才悠悠苏醒。叹口气道:"叫---叫我如何是好?怎生过活?"放声大哭不止。小姐在旁劝道:"母亲少要悲伤,哭坏了身子。自古道:留得青山在,何愁没柴烧?钱财乃身外之物,去了,可以挣得回来,倘若哭坏身子,如何是好?那时叫孩儿怎生摆布?"夫人哭道:"我儿虽是这等说,如今四海茫茫,若无盘费,寸步难行,叫我如何不哭?"小姐道:"只好且说且走,哭也无益了。"劝了一会。查查失物,一切都去了,幸亏丫鬟有个旧行李,扎在船底下,不曾拿去,里边是丫鬟积的八九两散碎私房银子、两三件小衣衫,小姐身上每日零用的银子还剩了五六两,且做盘费再讲。

  查查点点,早已天光大明。船家开船,叫道:"太太不要哭了,恐前边营汛知你失了盗,报起官来,反要连累小船耽误日子。"夫人听了,不敢作声。可怜这一口怨气闷在心中,连饮食也不吃了。小姐在旁,惟有心中悲苦,暗暗流泪。

  一路行来,日落西山,却到了杭州东门的码头泊了船。船家问小姐道:"相公还是投亲朋家去,还是寻下处安身?"小姐一想,并无投奔,倒回答不出。正是:凄惶好似孤飞雁,失队离群没处栖。

  小姐想了一会,道:"船家长,这件倒要难为你:我们也不投亲朋,也不要下处,要寻个尼庵静处与家母居住。船家长你是两头走惯了的,路还熟识,托你领小价去寻,寻了回来打酒请你。"船家答应,带了那假小厮上岸,沿西湖去寻。这西湖上有七十二个有名的静室,其余的小庵也不计其数。那日般家带着丫鬟寻来寻去,寻到一个去处,地名叫做雪峰坛,坛边有个小小尼庵,名为雪峰观。观外湖中就是雷峰塔,乃当年白蛇精在西湖上迷许仙,后来被金山法海禅师用塔镇住蛇精,雷火焚烧,故名雷峰塔,乃西湖第一个胜景。当下那船家进了雷峰观,会了老尼姑,讲明了房租,复回到船上,向玉环道:"相公,静室租定了,乃是雷峰观,是西湖第一胜景,十分清雅,每月房租一两银子,相公还是如何?"小姐道:"难为难为。"遂收抬了,叫两乘轿子,同夫人上轿。丫鬟同船家押着行李,一直往雷峰观而来。

  不一时早到观门口,下轿入内。老尼早来接进去。拜过佛,见过礼,小姐安下行李,打发轿夫、船家去了。看着铺了床帐,不觉天晚,老尼备了晚斋,夫人、小姐略用些,也就去睡了。谁知夫人因心中悲苦,又受了惊唬,不觉感冒风寒,染成一病,睡到三更时分,可怜浑身发寒发热,哼声不绝。那玉环小姐惊醒,叫声:"母亲,母亲,怎样了?为何声唤?"连叫几声,那老夫人昏昏沉沉,并不答应。慌得小姐连忙起身,下床剔剔残灯,近前叫声:"母亲,怎样了?"

  只见夫人二目微舒,昏昏沉沉不醒。小姐看见这般光景,不觉一阵心酸,腮边流泪,哭道:"奴指望今日暂住,明日找着哥哥,便有下落,谁知母亲如此大病,叫我如何摆布?"

  可怜哭了一夜。这才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小姐哭到五更,早惊动了一个支客尼姑,走来看问。小姐道:"家母不知怎样染了一病,十分沉重,夜间吵闹师父了。"那尼姑道:"原来如此,既是太太欠安,待我去煎些开水来。"那尼姑去煎开水,端进来与夫人吃了两口,略略清爽些。

  到了天明,小姐梳洗已毕,叫丫鬟同尼姑去买些柴米等件,又请了两位医生,称了个月房租,可怜那剩的几两银子早已完了。一连几日,夫人病势十分沉重,小姐心慌道:"客邸财空,如何过活?"想了一会,道:"有了!我自小儿学的梅花神数,倒也精通,只好拿他糊口了。"遂同尼姑商议,明日就在观门口挂起招牌,上写着"武进山人敬演梅花神数",下写"小事三分,君子自重"。小姐每日男妆,坐在那里卖卦,每日转有些生意。

  那日是四月初八日,每年年例,雷峰观这日做佛会,凡施主人家宅眷都来拈香,十分的热闹。那日却来了一个救星,你道是谁?就是那章员外,同了院君并紫萝小姐和章江,带领家人、妇女,来到观中看雷峰塔的景致。果然正是:

  七层冲白日,百尺上青天。

  那章员外因进了香无事,带领院君、小姐、公子等在外闲游。看了一会,回转雷峰观内来,只见观门外搭了一个小小的布篷,蓬下挂了一个招牌,招牌上写着"武进山人敬演梅花神数",章员外道:"招牌上字迹好似水月庵钟兄的模样。"遂挤进去一氰 只见一位年少先生坐在那里演数,生得唇红面白、杏脸桃腮,不上二十岁的年纪,十分美貌,同钟山玉的相貌不相上下。章员外道:"这又奇了!难道天下有同像的人不成?却又同乡,年纪又差不多。也罢,待我去起一数看。"遂近前坐下,起了一数。玉环道:"何事用?"员外道:"就问今日之事如何?"玉环遂提笔判出四句诗道:

  金木水火土,五行步步生。

  阴阳颠倒内,必遇有缘姻。

  章员外见他笔走龙蛇,十分风雅,连声赞道:"妙才!妙才!真真敏捷!"便问道:"先生尊姓?"小姐道:"不敢,小生姓钟。"员外道:"贵处有位钟山玉兄,表字林云,想是贵族么?"小姐见问着他哥哥,十分欢喜,正要动问,忽见丫鬟跑来道:"太太昏过去了,快快来看!"小姐吃一惊,向员外道:"家母病重,失陪了。"回身就往后跑。正是:风吹荷叶东西折,雨打梨花南北飞。

  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