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定佳期母子欺闺女 听实话夫妇露真情_闺门秘术(清)佚名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二十九回 定佳期母子欺闺女 听实话夫妇露真情_闺门秘术(清)佚名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二十九回 定佳期母子欺闺女 听实话夫妇露真情

 

  且说夏均祥在赵夫人面前说了一番苦情,以为把妹子与叶家做亲,兄妹两人皆有好处。赵夫人听他如此说法,乃道:"虽是这个说法,华家现在还有人在此地,难道就不晓得?不前来争论?到了临时,闹了出去,岂不是为人耻笑?而且你妹子也未必肯,你倒要想想才好,不要乱来。到临时上台,不得下台。"均祥道:"只要母亲答应,这事未有不成的。华家既做了犯罪的事,莫说他不敢来,怕遭牵累,就是前来,我也有话回他。从前虽然做亲,却因是个好人,读书上进。现在犯罪为盗,永远监禁,我家就肯把人与你家娶,你家怎样娶法?且从前不过是句话,又未行茶下礼,立定婚书,还怕他怎样?至于妹子那里,也可想法。或说华太太现在有病要他家去冲喜,或说兆琨被人聘请到外路作募,暂时不能回来,故此要娶了回去。妹子是个女流,那里晓得这样清楚?只要过门之后,把脸一开,做了少奶奶,他看见叶家那富贵,再把华家的事细细告诉他,想他也是个明理的。"赵夫人究竟是妇道,被儿子这样一说,也就没得话说了。但招呼道:"做虽这等做法,惟是不能露风。你妹子的性情你是晓得的。"均祥见母亲肯行,已是喜出望外,连忙回说"晓得"。走了出来,叫人去找王瑶。

  一会工夫,活嘴已到。均祥就把方才的话对他说知,叫他赶紧前去办理。活嘴也是欢喜,心下想道:我想了些主见,今日方才成功。眼见得两边的谢媒拿准了,随即说道:"你这里既然说通,那边无不答应的。就是这里银钱不足,既是亲戚,也无不可通融。"均祥听他说到此地,也就对了心意,低低说道:"不瞒你说,如做这事,我一应妆奁尚未备办,你能代我借二三十银子,随后定然奉赵。"活嘴道:"此事不必烦心,我即刻回去,同令亲说过,先送一千银子与你这里先用,随后如数奉上便了。"说着起身回去,不多时果然前来,道:"现有白银一千,权望收用。"均祥得着这些银子,心下岂不快活,连忙来到后面,将银子交与赵夫人,道:"这是人家礼帖,怕无人置办妆奁,故此先送这一千银子,让我做面子,随后还有二千。这头亲事从那里找去!"赵夫人也无话说,收了下来。

  次日一早,活嘴又来笑嘻嘻的说道:"吉期是定了二十一的,十九过礼通信,所有一切妆奁,概不争竞,请你照办是了。所有媒人,就是小弟与洪鹏程。"均祥一一答应,又谢了昨日的银子,然后话嘴辞去。均祥想到今日已是初十,不过有个日子,虽然说不争竞妆奁,面子也要做的。连忙进来与赵夫人商议,先开了衣单以及动用物件,然后说道:"抹子那里也要告诉他一句才好,还有多少事件要他自己做的。到了临时匆匆忙忙,他疑惑起来,反为不美。"赵夫人也以为然,母子二人空房中议定,一同来到后面,在瑶云房中坐下。庆喜就有点疑心,说道:从来我们少爷末到后面来过,今日前来莫非是前日的事情?他就一人站在旁边,看他们动静。赵夫人先说了些闲话,然后喊庆喜道:"今日华家有人前来,你晓得么?"庆喜会意,也就答道:"听说前面来客,不知是那个来此,太太说华家来人,是为何事呀?"赵夫人道:"你这丫头倒呆了,难道小姐把人家定了,还有总不娶的么?现在本省学宪爱你姑爷的文才,特地前日着人来请他同去阅卷,考试之后,仍要带他进京,大约有三五年才回。华太太现在回家在急,因此择了二十一的日期。人真不可貌相,那样一个少年孩子家就有人来访他,还可送一千银子做聘金,所以有钱做这件事。你少爷已经答应下来,此刻与我来这里告知你小姐的。"

  赵夫人说毕,就对着瑶云道:"你可听见,娘儿们在这里有甚害羞,你要什么东西,可对我说,好同华家去要。"瑶云听见这番话,自己不开口,心里甚是疑惑,道:华家现在服中,怎么能做这事?难道不怕违例?只因均样坐在此地,不好动问,只得低着头,一言不发。庆喜在旁也是疑惑,连忙问道:"太太说华家要娶,他家现在还未除服,何以急急要娶?"这是庆喜有意问他这句话,看着脸色,赵夫人本是被他这句话问得唐突,暂时回不出来,两个眼睛直望着均祥。均祥赶忙说道:"你不听太大适才所说,他家是因学宪请姑爷进京,有三五年才得回来,此时虽是说娶,不过是瞒着外人,完全其事,也不是惊官动府的,那有人来问他。"庆喜见均祥强词说项,也就不敢再说。答应道:"原来如此,只是太勿促了。"均样还怕他追问,故尔牵着别话混了过去。然后同赵夫人出来,议论别事去了。

  这里瑶云听见均祥那些话,格外疑惑,见房内无人,望着庆喜道:"你才听见,那个里头说话,大约总有缘故。华家不知怎样说法?"庆喜此时虽然明白,也不敢骤然说出,只得劝道:"小姐你莫疑心。难道夫人还把苦你吃不成。我看这事倒是真的。"瑶云哭道:"你莫来哄我,我已早看透了。你听见个么,可告知我,也好早些打算。"

  庆喜道:"我真未曾听见,既然小姐疑惑,好歹还有几天,让我慢慢打听。有什么别情,来告诉你是了。"瑶云只是痛哭,就要叫他去问。庆喜道:"这是不能着急,你问急了,反而没得消息。我看小姐后且安息安息,无论怎样,总要有几天辛苦。现在哭也无益。"说着代他铺好了床,伏伺他睡了。自己一人却是纳闷,想了一会,道:前日我明明听见兆琨遭了祸事,定成永远坐牢之罪。现在忽然来娶亲,做鬼也想不到。连太太都跟在里面说诳。我打听真了,若果有别事,却苦了我们这位小姐了。看看天已不早,正要收拾去睡,忽见前进腰门未关,心下想道:此刻人已睡熟,我且悄悄的在门外听听,看少爷在房内说什么话。想罢,一人捏着脚步子来到前进,隔着板壁细听,先后都没有动静,

  过了一会,只听里面有银钱声音,他就转过身来,在板壁缝内探望。只见均祥取了一大包银子,在灯下戥那分量。徐翠莲在旁问道:"昨日已经送来一千银子交与太太,今日这个又是那里来的?"均祥笑道:"你们不听我说,耽搁这几十日,现在可想法了罢。可见这门亲事做的是好,这个银子也是活嘴今日带来的。"徐翠莲道:"你的主意是不错,就是太毒些。人家好好的功名,硬说他是个强盗。虽不害了他的性命,已是抄家受刑。我看这个事是做不得的,我们家中还是一个人不曾晓得。若是过门之后,在叶家闹起来,我看你那个罪也不容易受。"

  均祥见他说了这话,连忙用手代他把嘴遮住,道:"你真疯了,现在方且瞒着,今日我们在他房里说话,庆喜这坏丫头最刁,还说是服中不能娶亲。看他那样情形,已有几分疑惑,你此刻再这样说法,若被他听见,岂不误了大事?"徐翠莲道:"我不过同你闲谈,那里有这样巧法。我看你也要留神些才好,华家多少也要把他点银子,让他家有碗饭吃。你想可怜不可怜,两个儿子活活的坐在牢里,汤德元又被洪鹏程用金钩子治死,叫他一家靠谁照应?"均祥见他仍是不住嘴的说,着急道:"好祖宗,我晓得了,你可不必再说。我现在眼睛跳呢,早知道不告诉你的。唠唠叨叨闹个不清,现在外面不知有人没人,我出去看看去。"说着自己取了烛台,就往外走。

  庆喜一吓,赶忙望后就跑。才出了腰门,忽听天上叫了一声,寒毛直竖。均祥即"哎哟"一声,跌倒在地下,手中烛台已抛去多远。徐翠莲忙跑出来问道:"你怎么这样?"均祥睡在地下,呆了半天,扒起来就跑进房去,随即将房门关上。不知究竞何事,且看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