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回 遭管押李坤设法 受贿赂王瑶谎言_闺门秘术(清)佚名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三十九回 遭管押李坤设法 受贿赂王瑶谎言_闺门秘术(清)佚名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三十九回 遭管押李坤设法 受贿赂王瑶谎言

 

  话说刘知府见均祥在地下叩头,那种可怜情形也实难安,就说道:"你的妹子既然是果真逃走了,本府先将你发交礼房看管起来。从速令人寻觅。限你十天,无人交出,就定你赖婚、骗取财物的罪名。"均祥深怕再吃苦,只得答应下来。刘知府随即将他交与府经历看管,一面令人到夏家再细探了一番。

  且说均祥交到经历厅内,经历姓李名坤,虽然是个佐杂人员,却是心地忠厚,最恨的是趋炎仗势倚富欺贫。

  自从夏国华参官之后,他也晓得是叶槐下的毒手,后来均祥与叶开泰、王瑶串通,谋害华兆璧与汤德元,他皆晓得,早已气得忿填胸怀。只因非自己的事不能干预。加之刘知府又与叶槐同年,大同县怎么详法,府里就照详批准,从不驳斥。他就看不下去,每次上衙门时节,皆面求知府,请他把夏家这案亲提自审。无如刘知府一心袒护,说了几次也不见施行。随后也不便再说,只是一人闷气,心下说道:"叶家虽是个不正经之人,不是均祥想依傍他的富贵,王瑶也不能想出这败礼的事来。这明明不是叶家害兆琨,乃是均祥害的。岂有此理!不顾父亲的遗命,不问自己的声名,竟将妹子字与别人。"平时,他一人在衙内细思,总思想不出一个法来,代华家伸冤。却巧,今日瑶云逃走,叶家抓住均祥要人,府官就把均祥叫他看管。李坤见他进来,两手被打得红肿,满面泪痕,勉强着人收拾了一家房子,与他居住,故为不知,上前问道:"世兄为的何事致受此累?现在令亲如此豪贵,闻得太守又与叶大人是同年,何不要叶公子出来说情?世兄又是世家子弟,官宦儿孙,不比那些穷秀才,受了冤屈无处伸的,没钱没势自然被人嫌恶。世兄何不令人前去?"

  均祥听了他这一番话,明勿句句皆是詈他,回心想了一想。也怪自己良心不仁,把个华二公子害得身罹牢狱。到了今日,还是报应在自己身上。虽然被他一顿抢白,只是无人代他说情,解此冤结。又晓得这李坤向来为人忠厚,想了一想,莫若仍是求他从中调停的好。还未开口,先落下泪来,说道:"老伯所说,小便无不明白,只是悔恨不及!事已至此,求老伯看先人面上,代小侄在府宪面前说说情。妹子实是逃走,一定要人,实在交不出来。"说了,又向李坤叩头。

  李坤道:"不是我看情分,但是你细细想想,你父亲的功名也是为你参了,身子也为你气死了。华家人也是你害的,你的妹子也是你逼走的。这几件事,问问是何罪名!你的心实为不良,因想叶家后来的提拔,你如今弄巧反成拙,以为外人皆不知道你的事,那晓得无人不詈,无人不恨!你父亲在,要望住你痛哭呢!"这一番说得均祥无地自容,满面飞红,说道:"小侄之罪万死莫辞!只求老伯仍看父亲之面,成全成全。"

  李坤见他这般可怜,也知道羞悔,说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你父本是与我同寅至好,见你遭了此事,岂忍坐视不问!但是人虽交不出来,他家那些聘礼想来总在家内。我看将他原来的东西如数照还。另外给他几千银子,以为买人之说,请他办人。所以那一个王瑶还要买买他的贿方好。是这样子,我只好与府大人说说看。"

  均祥听见也无法可施,想道:"横竖是他家的,均在母亲那里,再陪他几百银子也是有限,只当父亲从前少积了些,免得在此受这些刑苦。"连忙的道:"只要老伯肯成全小侄,所说怎般,再没有不依的。"

  李坤当时教他在此先住几天,等等外面寻找如何,若逾限仍然末获,再去说情。

  又过了几天。到了第九天上,那里找得见个瑶云!惟有王瑶恨均祥,当初代他忙了二三干银子,随后一点酬劳没得,故此时一逼二追,撮叶开泰追案。

  这日,开泰又自己坐轿到刘用宾衙门中来。见面之后,说道:"夏家如此怠玩,明日已是十天,仍不将人交出,小侄实不甘,总要求老伯赶紧代追。就是家父那里也好写信禀告。"

  刘知府见他着急,只得说道:"世兄不必着急,先请回去,我即刻再提讯究是了。"开泰又拜托了一回,然后回来。刘知府道:"明日方是限期日满,今日且不必提他。但叫人去催催便了。"随即叫了一个家人,到经历厅去说,叶家又来催案,如若明日交不出人来,那就难免吃苦了。

  均祥听见这话,只得又请李坤去说。李坤到了晚上。带了一个跟随便衣到衙门里面。刘知府正在签押房中,见他进来,也就让他坐。李坤问道:"大人方才又去催案,但这事大人还要真办?均祥是有可转圜,卑职前来非为别事,只因夏国华虽死,却是离任未久,他儿子如今遇了此事,未免有个免死狐悲的景况。而且华兆琨一案,大人也是明白,难保均祥的妹子不因此怀恨。设若事闹了出来,大家不免干系,这又何必?以卑职看来,还是弥缝了事的好。"

  知府被他此番说得在情在理,乃道:"本府非是与夏均祥为难,亦因叶开泰那里迫案太紧,不得不如此办法。老兄既然如此说法。谅必总有个好主意。何妨大家一谈。"

  李坤道:"开泰本无什么见识,皆是他那门客王瑶所为。若大人将他传来,以利害说之,使卑职再令均祥买嘱了他,此案即可完却。"

  刘知府听了这话,遂道:"老兄且在此少待,我立刻令人去唤了他来便了。"随即叫人取了名片,去请王瑶。

  过了一刻,王瑶已到。彼此分了宾主坐下。刘知府先开口说道:"方才令东催夏家的案件,老兄想必知道。此事虽然曲在均祥,内中情节尚多,本府也不过因同年之面,不顶追求。现在瑶云逃走,明是因积恨所致,设苦追很了,闹出事来,不但本府代着处分,就是叶同年之面孔也不大好看。我看还是从宽商办为上计。"

  王瑶正要与知府辩白,李坤接住说道:"王兄素来忠厚,无事不肯成全。而且此事内中有他办的,难道他不知道此事么!求大人赏卑职与王兄商办。"王瑶见李坤说了此活,知道另有意思,忙回口道:"既承大人如此指示,晚生与李经历商办奉复便是了。"

  刘知府见他两人皆答应去了,当时就举茶送客。王李二人退了出来,到经历处暂坐。

  均祥在那里只是着急。见了王瑶前来,忙的赶上一步道:"王兄,你来了么?"王瑶也就招呼与他坐下。李坤就把刘知府对王瑶说的复述一遍。均祥道:"这事总要王兄相助,叶府上那里就没事了。我虽是糊涂人,代我调停我总知道的。只要请王兄把这事办妥,总有个大大的谢劳就是了。"

  王瑶见他说出这句话来,知道要借重于他,说道:"我们是君子不羞当面,你究竟谢我多少?说明在先,办成之后两下交代,不似你前番银子到了你的手中,随后也不提不问。"

  李坤听见他们如此较量。把个公事就如做买卖一般,心中恨不得走上去打王瑶几个耳光。亦因均祥苦苦哀求,要代他将此事弥缝起来,只得耐住性子,将昨晚与均祥退还聘礼,以及再送几百银子的话告诉王瑶。王瑶因受了买嘱,说道:"这法用却用得,只好前去说说看。但是,谢我多少,说明了。"均祥只求事情平妥。也就允了他五百银子。王瑶答应下来,告辞回去。见开泰正在那里急躁道:"今日已十天,人还不见!我是个吏部天官的公子,娶个填房,如此难法,老王也不知道那里去了。"

  王瑶看见,急的上去说道:"少爷,我看你莫想娶了!这事闹出大祸来了。你跟我来。"说着,起手将开泰拖到小书房内,故作惊慌之色说:"瑶云逃去还是小事,如今华家听得你娶瑶云为妻,心不甘服,钻出几个当地的,到京中去告。京控说你十款,-是买盗扳赃,二是强占有夫之女,三是倚父仗势。四是穿插衙署,还有那些私和人命,勾串强人的说话。如今人己约齐钱,汤家出告,是兆琨的母亲告我。今早得了这个信息,忙了一天,才把那坏鬼接住了,求他们缓两天动身。我看这事真闹起来。不但少爷没命,就是大人与府县也有处分。莫若善为处治。且放下瑶云。均祥还在府中,可作我们的意思,就说少爷一定要人。被我们解劝,仍将原聘退回。虽然不得其人进门。也不致于失了钱财。就是华家闹起来,也可赖得过去。"这一番话,说得开泰不知允与不允。究竞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