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回 三山门贤人饯别 五河县势利熏心_儒林外史会校会评本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四十六回 三山门贤人饯别 五河县势利熏心_儒林外史会校会评本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四十六回 三山门贤人饯别 五河县势利熏心

 

  话说余大先生葬了父母之后,和二先生商议,要到南京去谢谢杜少卿,天二评:此回反哪暇┲禄谷胛搴樱⒁杂啻笙壬咚鳌;破溃捍嘶匾杂啻笙壬咚鳎涓吹侥暇从莶┦恐ヒ玻涓捶滴搴樱匦次搴右病H匆蛐簧偾浼嫜肮荩慊肴晃藜/span>又因银子用完了,顺便就可以寻馆。收拾行李,别了二先生,过江到杜少卿河房里。杜少卿问了这场官事,余大先生细细说了。黄评:何能出诸口杜少卿不胜叹息。天二评:此事未必少卿之意,故只以太息二字概之

  正在河房里闲话,外面传进来:"有仪征汤大老爷来拜!"黄评:写汤镇台之来,欲其与博士、征君、衡山、云仙、正字,榜前数人相会,作一总结,余大先生不过线索,其品学不足与诸人抗衡也。至马二先生,又当别论余大先生问是那一位,杜少卿道:"便是请表兄做馆的了。不妨就会他一会。"正说着,汤镇台进来,叙礼坐下。汤镇台道:"少卿先生,天二评:四十三回汤大自言与杜少卿世弟兄,t镇台不称少卿先生前在虞老先生斋中得接光仪,不觉鄙吝顿消。天二评:此事前文未见随即登堂,不得相值,又悬我一日之思。此位老先生尊姓?"杜少卿道:"这便是家表兄余有达,老伯去岁曾要相约做馆的。"镇台大喜道:"今日无意中又晤一位高贤,真为幸事!"从新作揖坐下。余大先生道:"老先生功在社稷,今日角巾私第,口不言功,真古名将风度!"汤镇台道:"这是事势相逼,不得不尔。至今想来,究竟还是意气用事,并不曾报效得朝廷,倒惹得同官心中不快活,黄评:可见汤镇台亦知为雷太守所算却也悔之无及。"齐评:是真,所过后方知也。然凡事能自己得,K肯认差,尚不失榫印L於溃禾勒蛱ㄎ逶榔揭/span>余大先生道:"这个,朝野自有定论。老先生也不必过谦了。"杜少卿道:"老伯此番来京贵干?现寓何处?"汤镇台道:"家居无事,偶尔来京,借此会会诸位高贤。敝寓在承恩寺。弟就要去拜虞博士并庄征君贤竹林。"吃过茶,辞别出来,余大先生同杜少卿送了上轿。余大先生暂寓杜少卿河房。

  这汤镇台到国子监拜虞博士,那里留下帖,回了不在署。随往北门桥拜庄濯江,里面见了帖子,忙叫请会。这汤镇台下轿进到厅事,主人出来,叙礼坐下,道了几句彼此仰慕的话。汤镇台提起要任后湖拜庄征君,庄濯江道:"家叔此刻恰好在舍,何不竟请一会?"黄评:若往拜庄征君,必不能会,妙在即于濯江处见之,省却许多笔墨汤镇台道:"这便好的极了!"庄濯江吩咐家人请出庄征君来,同汤镇台拜见过,叙坐。又吃了一遍茶,庄征君道:"老先生此来,恰好虞老先生尚未荣行,又重九相近,我们何不相约,作一个登高会?就此便奉饯虞老先生,又可畅聚一日。"庄濯江道:"甚好。订期便在舍间相聚便了。"黄评:濯江解人,不可多得汤镇台坐了一会,起身去了,说道:"数日内登高会再接教,可以为尽日之谈。"说罢,二位送了出来。汤镇台又去拜了迟衡山、武正字。庄家随即着家人送了五两银子到汤镇台寓所代席。

  过了三日,管家持帖邀客,请各位早到。庄濯江在家等候,庄征君已先在那里。少刻,迟衡山、武正字、杜少卿都到了。庄濯江收拾了一个大敞榭,四面都插了菊花。此时正是九月初五,黄评:不定用九日,避俗套也天气亢爽。各人都穿着袷衣,啜茗闲谈。又谈了一会,汤镇台、萧守府、虞博士都到了,众人迎请进来,作揖坐下。汤镇台道:"我们俱系天涯海角之人,今幸得贤主人相邀一聚,也是三生之缘。又可惜虞老先生就要去了!此聚之后,不知快晤又在何时?"天二评:淡语伤神庄濯江道:"各位老先生当今山斗,今日惠顾茅斋,想五百里内贤人聚矣!"黄评:正谓榜前数人

  坐定,家人捧上茶来。揭开来,似白水一般,香气芬馥,银针都浮在水面,吃过,又换了一巡真天都,虽是隔年陈的,那香气尤烈。天二评:借吃茶回应前文,有意无意虞博士吃着茶笑说道:"二位老先生当年在军中,想不见此物。"萧云仙道:"岂但军中,小弟在青枫城六年,得饮白水,已为厚幸,只觉强于马溺多矣!"齐评:一语足抵千百语汤镇台道:"果然青枫水草可支数年。"黄评:借茶引出水草,便补写云仙之能读书庄征君道:"萧老先生博雅,真不数北魏崔浩。"迟衡山道:"前代后代,亦时有变迁的。"天二评:通人之言。衡山此论不迁杜少卿道:"宰相须用读书人,将帅亦须用读书人。若非萧老先生有识,安能立此大功?"武正字道:"我最可笑的,边庭上都督不知有水草,部里书办核算时偏生知道。这不知是司官的学问,还是书办的学问?若说是司官的学问,怪不的朝廷重文轻武。若说是书办的考核,可见这大部的则例是移动不得的了。"说罢,一齐大笑起来。黄评:写出公事可笑

  戏子吹打已毕,奉席让坐。戏子上来参堂。庄非熊起身道:"今日因各位老先生到舍,晚生把梨园榜上有名的十九名都传了来,天二评:马齿加长,不知风韵犹存否求各位老先生每人赏他一出戏。"虞博士问:"怎么叫做'梨园榜'?"余大先生把昔年杜慎卿这件风流事述了一遍,众人又大笑。汤镇台向杜少卿道:"令兄已是铨选部郎了?"杜少卿道:"正是。"天二评:虚结杜慎卿。黄评:借戏子了慎卿武正字道:"慎卿先生此一番评骘,可云至公至明。只怕立朝之后做主考房官,又要目迷五色,奈何?"齐评:千古一辙众人又笑了。当日吃了一天酒。做完了戏,到黄昏时分,众人散了。庄濯江寻妙手丹青画了一幅《登高送别图》。黄评:濯江好事,然此虽俗套,与寻常绘图有别在会诸人都做了诗。又各家移樽到博士斋中饯别。

  南京饯别虞博士的也不下千余家。虞博士应酬烦了,凡要到船中送别的,都辞了不劳。那日叫了一只小船在水西门起行,只有杜少卿送在船上。杜少卿拜别道:"老叔已去,小侄从今无所依归矣!"齐评:送君者自崖而反,能不凄然!天二评:黯然消魂。黄评:二语亦令我凄然欲绝。盖道义之交,非寻常之别,而此后余文虽妙,不若此之可歌可泣矣虞博士也不胜凄然,邀到船里坐下,说道:"少卿,我不瞒你说,我本赤贫之士,在南京来做了六七年博士,每年积几两俸金,只挣了三十担米的一块田。我此番去,或是部郎,或是州县,我多则做三年,少则做两年,再积些俸银,添得二十担米,每年养着我夫妻两个不得饿死,就罢了。子孙们的事,我也不去管他。齐评:贤而多财tp其智,愚而多则益其过。为子孙计,亦何必耶现今小儿读书之余,我教他学个医,可以糊口。我要做这官怎的?你在南京,我时常寄书子来问候你。"说罢和杜少卿洒泪分手。天二评:阅者至此亦不禁凄然泪下,或何故?曰:《儒林外史》将完了。黄评:伤如之何杜少卿上了岸,看着虞博士的船开了去,望不见了,方才回来。天二评:送君者自崖而返,而君自此矣

  余大先生在河房里,杜少卿把方才这些话告诉他。余大先生叹道:"难进易退,真乃天怀淡定之君子。黄评:二语足以尽博士矣我们他日出身,皆当以此公为法。"彼此叹赏了一回。当晚,余二先生有家书来约大先生回去,黄评:一笔仍归到五河说:"表弟虞华轩家请的西席先生去了,要请大哥到家教儿子。目今就要进馆,请作速回去!"余大先生向杜少卿说了,辞别要去。次日束装渡江,杜少卿送过,自回家去。黄评:了少卿

  余大先生渡江回家,二先生接着,拿帖子与乃兄看,上写:"愚表弟虞梁,敬请余大表兄先生在舍教训小儿。每年修金四十两,节礼在外。此订。"大先生看了。次日去回拜,虞华轩迎了出来,心里欢喜,作揖奉坐。小厮拿上茶来吃着。虞华轩道:"小儿蠢夯,自幼失学。前数年愚弟就想请表兄教他,因表兄出游在外。今恰好表兄在家,就是小儿有幸了。举人、进士,我和表兄两家车载斗量,也不是甚么出奇东西。齐评:真乃要言不烦。黄评:五河县正以此为出奇将来小儿在表兄门下,第一要学了表兄的品行,天二评:只不要W他私和人命。黄评:品行诚高,莫要至无为州这就受益的多了!"余大先生道:"愚兄老拙株守,两家至戚世交,只和老弟气味还投合的来。老弟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一般,我怎不尽心教导!若说中举人、进士,我这不曾中过的人,或者不在行。至于品行、文章,令郎自有家传,愚兄也只是行所无事。"说罢,彼此笑了。天二评:数心平气和,却亦得体,非马二先生辈所能言择了个吉日,请先生到馆。余大先生绝早到了。虞小公子出来拜见,甚是聪俊。拜过,虞华轩送至馆所。余大先生上了位。

  虞华轩辞别,到那边书房里去坐。才坐下,门上人同了一个客进来。这客是唐三痰的哥,叫做唐二棒椎,黄评:好称谓,妙在并无名字是前科中的文举人,天二评:主考何人,看中这棒椎?却与虞华轩是同案进的学。这日因他家先生开馆,就踱了来,要陪先生。天二评:不自恚婧门笥/span>虞华轩留他坐下吃了茶。唐二棒椎道:"今日恭喜令郎开馆。"虞华轩道:"正是。"唐二棒椎道:"这先生最好,只是坐性差些,又好弄这些杂学,黄评:余大先生而无坐性,谁信之?杂学大约即"杂览"耳荒了正务。论余大先生的举业,虽不是时下的恶习,他要学国初帖括的排场,却也不是中和之业。"齐评:偏有这些似是而非之论。天一:以余大先生未中故也。黄评:"中和之业"四字奇,此等文词,举人可知,而不知更有奇焉者在后虞华轩道:"小儿也还早哩。如今请余大表兄,不过叫学他些立品,不做那势利小人就罢了。"齐评:和尚贼秃,一肚皮不合r宜。天二:面他,畜生不懂

  又坐了一会,唐二棒椎道:"老华,我正有一件事要来请教你这通古学的。"黄评:妙在请教者并非古学虞华轩道:"我通甚么古学!你拿这话来笑我。"唐二棒椎道:"不是笑话,真要请教你。就是我前科侥幸。我有一个嫡侄,他在凤阳府里住,也和我同榜中了,又是同榜,又是同门。他自从中了,不曾到县里来,而今来祭祖。他昨日来拜我,是'门年愚侄'的帖子。我如今回拜他,可该用个'门年愚叔'?"齐评:然t如此来,或父子中在一房,该「年愚子」「年愚父」帖子了虞华轩道:"怎么说?"唐二棒椎道:"你难道不曾听见?我舍侄同我同榜同门,是出在一个房师房里中的了。他写'门年愚侄'的帖拜我,我可该照样还他?"虞华轩道:"我难道不晓得同着一个房师叫做同门!但你方才说的'门年愚侄'四个字,是鬼话,是梦话?"黄评:此必当时实事,非作者徒事诙谐唐二棒椎道:"怎的是梦话?"虞华轩仰天大笑道:"从古至今也没有这样奇事。"唐二棒椎变着脸道:"老华,你莫怪我说。齐评:又要教,又要变脸,此等人只宜拳而逐之。真是不幸。天二评:变了却亦不怒,以其有得他吃也你虽世家大族,你家发过的老先生们离的远了,你又不曾中过。黄评:此等奇事,不曾中过举人或反无之这些官场上来往的仪制,你想是未必知道。我舍侄他在京里不知见过多少大老,他这帖子的样式必有个来历,难道是混写的?"虞华轩道:"你长兄既说是该这样写,就这样写罢了,黄评:华轩之乖,衬余有达之呆何必问我!"唐二棒椎道:"你不晓得,等余大先生出来吃饭,我问他。"天二评:余大先生也没有中正说着,小厮来说:"姚五爷进来了。"两个人同站起来。姚五爷进来,作揖坐下。虞华轩道:"五表兄,你昨日吃过饭怎便去了?晚里还有个便酒等着,你也不来。"唐二棒椎道:"姚老五,昨日在这里吃中饭的么?我昨日午后遇着你,你现说在仁昌典方老六家吃了饭出来。黄评:写姚老五非方不口,又一样写法怎的这样扯谎?"齐评:足下又可W乖了

  小厮摆了饭,请余大先生来。余大先生首席,唐二棒椎对面,姚五爷上坐,主人下陪。吃过饭,虞华轩笑把方才写帖子话说与余大先生。余大先生气得两脸紫涨,颈子里的筋都耿出来,天二评:腐气可掬。"耿"字奇妙。黄评:余大先生实系书呆,除无为州一行外,事事古道可敬。观榜上第余大先生于马二先生之后,盖两先生皆迂,而究其所失,轻重悬殊也说道:"这话是那个说的?请问人生世上,是祖、父要紧,是科名要紧?"虞华轩道:"自然是祖父要紧了,这也何消说得。"齐评:这不。天二评:唐二棒椎若曰科名要紧余大先生道:"既知是祖、父要紧,如何才中了个举人,便丢了天属之亲,叔侄们认起同年同门来?这样得罪名教的话,我一世也不愿听!二哥,你这位令侄,还亏他中个举,竟是一字不通的人!天二评:有学人而不通者乎?有人而一字不通者乎?υ唬河校∮校∮校/span>若是我的侄儿,我先拿他在祠堂里祖宗神位前,先打几十板子才好!"黄评:非迂不得有快论唐二棒椎同姚五爷看见余大先生恼得像红虫,知道他的迂性呆气发了,讲些混话,支开了去。

  须臾吃完了茶,余大先生进馆去了。姚五爷起身道:"我去走走再来。"唐二棒椎道:"你今日出去,该说在彭老二家吃了饭出来的了!"天二评:势利小人互相讥诮,又安知唐二棒椎出去不在彭老二家吃饭?吾见其人矣,吾闻其语矣姚五爷笑道:"今日我在这里陪先生,人都知道的,不好说在别处。"齐评:那里有人知道笑着去了。黄评:恬不知耻姚五爷去了一时,又走回来,说道:"老华,厅上有个客来拜你。说是在府里太尊衙门里出来的,在厅上坐着哩。你快出去会他!"天二评:干卿何事?又代人通报虞华轩道:"我并没有这个相与,是那里来的?"正疑惑间,门上传进贴子来:"年家眷同学教弟季萑顿首拜"。季萑又现虞华轩出到厅上迎接。季苇萧进来,作揖坐下,拿出一封书子,递过来说道:"小弟在京师因同敝东家来贵郡,令表兄杜慎卿先生托寄一书,专候先生。今日得见雅范,实为深幸。"虞华轩接过书子,拆开从头看了,说道:"先生与我敝府厉公祖是旧交?"季苇萧道:"厉公是敝年伯荀大人的门生,所以邀小弟在他幕中共事。"虞华轩道:"先生因甚公事下县来?"季苇萧道:"此处无外人,可以奉告。厉太尊因贵县当辅戥子太重,剥削小民,所以托弟下来查一查。齐评:这也不过是季苇萧弄钱头,未必公管此闲事如其果真,此弊要除。"黄评:此处季苇萧是借用,以便形容五河县之势利并方盐商之可恶虞华轩将椅子挪近季苇萧跟前,低言道:"这是太公祖极大的仁政。敝县别的当铺原也不敢如此,只有仁昌、仁大方家这两个典铺。他又是乡绅,又是盐典,又同府县官相与的极好,所以无所不为,百姓敢怒而不敢言。如今要除这个弊,只要除这两家。况太公祖堂堂太守,何必要同这样人相与?此说只可放在先生心里,却不可漏泄说是小弟说的。"齐评:华轩闻苇萧之言即信为真,恐未必然也。天二评:缜密,与虞、杜人不同季苇萧道:"这都领教了。"虞华轩又道:"蒙先生赐顾,本该备个小酌,奉屈一谈,一来恐怕亵尊,二来小地方耳目众多。明日备个菲酌送到尊寓,万勿见却。"季苇萧道:"这也不敢当。"说罢,作别去了。

  虞华轩走进书房来,姚五爷迎着问道:"可是太尊那里来的?"虞华轩道:"怎么不是!"姚五爷摇着头笑道:"我不信!"唐二棒椎沉吟道:"老华,这倒也不错。果然是太尊里面的人?太尊同你不密迩。同太尊密迩的是彭老三、方老六他们二位。齐评:断定o疑。黄评:不知正查访方老六我听见这人来,正在这里疑惑。他果然在太尊衙门里的人,他下县来,不先到他们家去,倒有个先来拜你老哥的?这个话有些不像。恐怕是外方的甚么光棍,打着太尊的旗号,到处来骗人的钱,你不要上他的当!"天二评:何苦替人瞎用心。黄评:承关切虞华轩道:"也不见得这人不曾去拜他们。"姚五爷笑道:"一定没有拜。若拜了他们,怎肯还来拜你?"齐评:然t你们都是拜不着他们,才肯到这里淼摹;破溃浩嫣福恍硭莸谌鋈/span>虞华轩道:"难道是太尊叫他来拜我的?是天长杜慎卿表兄在京里写书子给他来的。这人是有名的季苇萧。"唐二棒椎摇手道:"这话更不然!季苇萧是定梨园榜的名士。他既是名士,京里一定在翰林院衙门里走动。况且天长杜慎老同彭老四是一个人,黄评:京里只有一彭老四岂有个他出京来,带了杜慎老的书子来给你,不带彭老四的书子来给他家的?这人一定不是季苇萧。"齐评:带书子也须查查定例。天二评:不他替杜慎卿寄A,不他不替彭老四寄依铮K不他叫季苇萧。棒椎之为物,不怪哉!黄评:并不许他是季苇萧,更妙虞华轩道:"是不是罢了,只管讲他怎的!"便骂小斯:"酒席为甚么到此时还不停当!"一个小厮进来禀道:"酒席已经停当了。"

  一个小厮掮了被囊行李进来,说:"乡里成老爹到了。"只见一人,方巾,蓝布直裰,薄底布鞋,花白胡须,酒糟脸,进来作揖坐下,道:"好呀!今日恰好府上请先生,我撞着来吃喜酒。"黄评:今朝便有吃虞华轩叫小厮拿水来给成老爹洗脸,抖掉了身上、腿上那些黄泥,一同邀到厅上。摆上酒来,余大先生首席,众位陪坐。天色已黑,虞府厅上点起一对料丝灯来,还是虞华轩曾祖尚书公在武英殿御赐之物,今已六十余年,犹然簇新。余大先生道:"自古说,'故家乔木',果然不差。就如尊府这灯,我县里没有第二副。"成老爹道:"大先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就像三十年前,你二位府上何等气势!我是亲眼看见的。而今彭府上、方府上,黄评:总要拉到方、彭都一年盛似一年。不说别的,府里太尊、县里王公,都同他们是一个人,齐评:联而下,抑何言之不啻口出也时时有内里幕宾相公到他家来说要紧的话。百姓怎的不怕他。黄评:怕他于你何益像这内里幕宾相公,再不肯到别人家去!"唐二棒椎道:"这些时可有幕宾相公来?"成老爹道:"现有一个姓'吉'的吉相公下来访事,黄评:又打听不清楚,且才从乡里来,何得便知此等事住在宝林寺僧官家。今日清早就在仁昌典方老六家,方老六把彭老二也请了家去陪着。三个人进了书房门,讲了一天。不知太爷是作恶那一个,黄评:妙在就是"作恶"方老六叫这吉相公下来访的?"天二评:虚苇萧事,迷离惝恍,不知如何消弭。睦垂掠惺o终,厉公虽,幕友未必能以告。苇萧之为人,读者已知之矣,故o须唐二棒椎望着姚五爷冷笑道:"何如?"

  余大先生看见他说的这些话可厌,因问他道:"老爹去年准给衣巾了?"成老爹道:"正是。亏学台是彭老四的同年,黄评:也要拉上彭老四求了他一封书子,所以准的。"余大先生笑道:"像老爹这一副酒糟脸,学台看见着实精神,怎的肯准?"黄评:余大先生不说轻薄话的,可见厌极了。天二评:余大先生亦能发科成老爹道:"我说我这脸是浮肿着的。"众人一齐笑了。又吃了一会酒,成老爹道:"大先生,我和你是老了,没中用的了。英雄出于少年,怎得我这华轩世兄下科高中了,同我们这唐二老爷齐评:真正周到一齐会上进士,虽不能像彭老四做这样大位,黄评:又拉上彭老四,且派定不能做大位,盖视彭老四直是天上人或者像老三、老二候选个县官,也与祖宗争气,我们脸上,也有光辉。"天二评:又来了,可每饭不忘余大先生看见这些话更可厌,因说道:"我们不讲这些话,行令吃酒罢。"当下行了一个"快乐饮酒"的令。行了半夜,大家都吃醉了。成老爹扶到房里去睡。打灯笼送余大先生、唐二棒椎、姚五爷回去。

  成老爹睡了一夜,半夜里又吐,吐了又疴屎。黄评:吐杀屙杀这老狗。天二评:老狗吃不等天亮,就叫书房里的一个小小厮来扫屎。就悄悄向那小小厮说,叫把管租的管家叫了两个进来。又鬼头鬼脑,不知说了些甚么,便叫请出大爷来。天二评:可想而知只因这一番,有分教:乡僻地面,偏多慕势之风;学校宫前,竟行非礼之事。毕竟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卧评】

  博士去而文坛自此冷落矣。虞博士是书中第一人,祭泰伯祠是书中第一事,自此以后皆流风余韵。故写博士之去惟少卿送之,而临别数言,凄然欲绝,千载之下謦缥拧BR>
  薄俗浇漓中而有一二自爱之人,此众口之所最不能容者也。虞华轩书房里偏生有唐二棒椎、姚五爷来往,写小地方之人情,出神入化,从来稗官无此笔仗。

  唐二棒椎、姚五爷两人,尽够令人作恶矣,偏又添出一个成老爹。文心如春尽之花,发泄无遗,天二评:正如太史公作《史》至《殖鳌罚诠P]淋漓致天工之巧,更不留余也。

  【齐评】

  虞华轩清操自爱,矫矫异人;余有达同气相求,喁喁莫逆。不意延师开塾,方翔白鹤于斋中;何期俗状尘容,顿集青蝇于座上。倾谈论古,几于正不胜邪;信口开河,反觉寡难敌众。可知互乡沉痼,虞博士化导应穷;无怪安土轻迁,杜少卿逍遥远遁耳。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