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回蛮舅爷无心槛凤痴妓女有意离鸾_广陵潮(民国)李涵秋著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五十二回蛮舅爷无心槛凤痴妓女有意离鸾_广陵潮(民国)李涵秋著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五十二回蛮舅爷无心槛凤痴妓女有意离鸾

 

  仲春时节,桃李芳菲。云麟闲着没有事做,轻轻穿了一件绉纱棉袍子,又披着一件外国缎马褂,特的走向那个旧日都天庙今日平权学校的地方来,访他妻舅柳春。柳春自从正月十七,同明似珠回他家里,闹了一次新娘,以后也不曾回来过一次。云麟走进庙内,见那些粉墙一例粉得雪白,与当年在这里扶乩的光景,迥不相同,不禁暗暗感叹。刚转过一个弥勒佛龛之后,猛从半空里发了一个霹雳,听了去好像是许多泥水匠,在那里钉木桩一般,接二连三吆喝不已。正在疑惑,从右首一个小房里,走出一个短僮,笑迎上来说:"请问老爷,可是来会我们柳老爷的?"云麟卟哧一笑,暗想做了一个教习,怎么又是老爷老爷,闹起这官场来了。遂点了点头。那个短僮又笑道:"请老爷在会客所里略等一等,我们老爷正在讲堂上英文课呢。一会下了课,便来招待老爷。"

  云麟又点了点头,短僮便将他引至一个神堂上来,原来就是当先济显祖师临坛的所在,本来有五位瘟神大帝,如今那些偶像已不知迁到何处,剩了一个空土台,乱丢了些木头杆棒。两边壁上挂了两张花花绿绿的大清帝国全图。云麟也就随意坐下。短僮一会子送上一碗茶来,他也走了。云麟冷冰冰等了好一会,耳边猛听见有一阵铃子声音,顿时那些学生纷纷跳出来,闹得烟雾涨气。到有一大半赶到招待所,伸头垫脚的,来望云麟。不多片刻,才见柳春嘴里衔着一枝洋烟,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面,直挺挺的进来,欠了欠身子,开口说了一句说:"闹乏了,闹乏了,老哥是打那里来的?我们好久不见。"

  云麟笑道:"正是的,很惦记你的,所以特来走走,不料老兄正在上课,未免有荒正务。"柳春道:"那到不然。兄弟上课时辰,却不能奉陪。如今下了课,谈谈不妨。我们学堂规矩,是不比你们中国的教书先生,镇日价做永远监禁的囚犯。"说完了又伸出一只手,用指头掐了一掐笑道:"大哥同舍妹还在密月里呢。你们到不一齐出来走走。"又笑道:"我说错了,你们那里会知道我们外国有密月旅行的规则,况且我们那位克堂先生他又是不近人情,动不动要行家庭压制手段的。"

  云麟道:"这话真是一点不错。我们中国人固然非常顽固,但是不晓得老兄几时又入了外国籍的?"说得柳春也笑起来说:"大哥取笑得妙极,是兄弟一时失于检点,总缘平日醉心欧美惯了,不觉得说话中便流露出来。"

  云麟又笑道:"勿怪勿怪,闹着顽的。小弟不幸生于中国,是不消懊悔得了,不知道你们那个外国女郎,老兄近日可曾同她相见?闻得你们外国的制度,这男女上面是不大讲究的,小弟斗胆,所以敢出此语。"柳春大笑道:"这又何妨。她每天是必来会我的。停一会大哥包管会得见她。"云麟又笑道:"不瞒老兄说,日前得亲小吻,至今鼻观犹有余香。岁月迢迢,不知几时可以再温腮颊?"

  柳春听云麟满口文皱皱的,虽不大解得他说甚么,总猜是说的明似珠同他接吻情事,不禁勃然有些怒意说:"大哥休怪,总算你们中国教育上欠于讲究,怎么把个接吻的大礼,说得这样不堪。譬如你那尊夫人我忽然去欺负她,你可欢喜不欢喜?我这拙荆她同我有无限爱情,所以才肯同我结婚。便是你要去交结她做个朋友,到也不妨,你怎么拿这些丑话说给她听,这不是你自己低了人格么?"说着气愤愤的撇下了云麟,跑向外面去了。顷刻之间,又听见摇铃学生纷纷又都上了讲堂。云麟讨了一个老大没趣,懊悔不该开口便同他取笑。我的主意,方且想他做个引线,引我去见一见那个女郎,怎么平白地恼了他,不是自寻晦气么。正在思索,猛的由耳边送过一阵尖锐皮鞋的声音,不由心里喜了一喜,猜定了定然是那女郎。果不其然,不是那明似珠是谁。云麟伸头一望,到把明似珠吃了一吓,倒退了几步,提着颤巍巍的喉咙问道:"这不是云。"

  云麟不等他说完,忙躬着身子跑出来说:"我正是姓云。"那女郎定睛认了一会,才放下笑脸,猛的笑了一声说:"这不是活见鬼么。柳春说你染着百斯笃的疫病,死得好久了,怎么还会在这里?"云麟笑道:"这是那里的话。"两人刚在室外谈话,那个短僮又走过来说,明小姐今天来得恁早,我们老爷还不曾下课。似珠笑了一笑说:"他不曾下课也好,我们来谈一谈罢。"说着提起长裙,走入屋里。云麟此时如膺异宠,好不得意,忙挨肩进来。似珠便伸过一只纤腕给云麟握着,笑道:"云先生我们上月匆匆一见,早就想去访你,是你令亲说你死了,我还痛痛叹息了一常难得你还在世上,欣幸不浅。好云先生,不知你可想我不想我呢?"

  云麟年纪虽轻,也算是在风月场中阅历过一番的,不知何以见了似珠,转噤得不能说话,只嗫嚅了两声,脸早就飞红起来,那一颗心只上上下下的乱跳。这个当儿,柳春早一头闯进来。似珠笑道:"奇呀,你不去上课么。也赶得来做甚?"柳春笑道:"我听见你来了,还有甚么心肠上课。"一瞥眼又见云麟站在一旁,不觉满脸露着不然的意思。似珠又笑道:"我问你,你为甚告诉我说云先生染着百斯笃病死了,这是甚么意思?"说着,又握起云麟的手来。柳春又羞又气,仅翻着白眼,半晌挣了一句说:"明小姐,我很不愿意你爱他。"明似珠又大笑起来,说:"怪呀,我虽然同你交好,我并不曾同你行结婚礼,你又有甚么权利,不许我爱他?"

  云麟听到此处,方才知道柳春同似珠并不曾结为夫妇,然而见他待柳春的光景很是落寞,心上到十分过不去,转笑道:"既是老兄这般说,我就暂时别了罢。"似珠将一双俊眼瞟了一瞟说:"这如何使得。你到我家里去走走,我有话同你讲呢。"说时那手牢牢握定云麟的手,更不放松。又对着柳春道:"你去不去?"柳春道:"去去,我为甚不去。"于是似珠携了云麟前走,柳春捞了一顶洋帽,望头上一戴,提着手包,紧紧跟着。"死砍了头的,你不要同我瞎说八道。你蛋黄子大的人,你也想来讨你娘的便宜。娘的那话儿到是现成,怕你这小杂种掉了下去,便是到了明年今日,还爬不出洞来呢。快些将荷包子给我,这一角小洋是扣准了,你不甘心娘拔一根寒毛给你剔剔牙齿。"说着掩口一笑。那柜台里面的众伙计,大家都笑起来说:"小王相公,今日可算遇着辣口了。"

  小王相公此时又将一个头伸出柜外,几乎俯到那个女婢颈项旁边,笑道:"好姑娘,你就赏一根毛给你亲丈夫剔牙齿罢。"那女婢又是一笑,便用手掌拍的一声,将那小王相公的嘴巴,打了一下,顿时红肿起来。小王相公还是嘻嘻的笑。旁边宋老爹看不过,沉下一副板板面孔骂起来,说:"不识羞耻的娼妇,做生意是正经,怎么要想扣一角小洋,同人家小官嬉皮赖脸。"

  那个女婢经宋老爹当面羞辱,不觉顿时大怒,却好柜台上放着一个绕线的三角架儿,顺手拎起来直掼过去,却好打中宋老爹额角,骨都骨都冒起血来。众人大惊,又因为田焕不在店里,赶忙进去告诉了田福恩。田福恩跳出来,见有人已经将宋老爹头上扎了一块布,那女婢却不服罪,还只管泼天泼地的吵闹,转是小王相公吓得一言不发。田福恩走近那女婢面前骂道:"好大胆的泼货,你敢向我这店里撒野,你有三个头六个臂。"

  那女婢也骂道:"你这瘟店,应该拿着女人开心,看你这个样儿,想是有谁抱着你的腰子?你这店难道是王爷开的不成。"这个当儿早有许多看闲的人站了半边。田福恩听那女婢说话,越发气得三尸神暴,头上早放起光来,一跳七八尺高,说:"我到要来问你,你难不成是打王爷家里来的?你将人头打破了,你还有理!我也没有甚么人抱着我腰子,告诉你一声,你站稳了,听着,我的舅子,就是一个堂堂的秀才。"田福恩正嚷之间,早瞧见人丛里云麟在那里一闪,赶忙分开众人,跳近前一把将云麟揪住说:"快来快来。"明似珠正疑惑这街上为甚事如此热闹,忽见走过一个小厮,将他心上的人揪得跌跌撞撞,不觉杏眼圆睁,回头向柳春说了一声说:"替我打这厮。"

  柳春正憋着一肚醋气,没有发泄,却好手里拿着棍子,便没头没脸向田福恩头上扑通扑通的打得价响。田福恩忙松了手,便来同柳春夺那棍子。又被明似珠小皮靴重重的在腿上踢了几下。云麟见田福恩同柳春厮打,忙走近前来分辨,忽然那个女婢在柜台外面喊起来说:"这不是云少爷,我在这里被人家欺负了,少爷快替我出一出气。"又望着柜台里面伙计们骂道:"好杂种,你看这是谁?这就是我们家的云少爷。"云麟匆忙之中,见有一个女婢喊他,他也顾不得去排解田福恩同柳春,凝神一看,不觉大喜说:"原来是小珍子,你家姑娘呢?想也一同到了扬州了,可怜我日夜里都想她,她住在那里?我停会子便去看她。"

  那女婢笑道:"好很心人儿,一离了我家姑娘,简直影子也看不见你,我们昨天才到了扬州。姑娘现住在城外,还是那个观音庵旁边,你要去,我就陪你一同去。"说着,便伸过一只手紧紧携着云麟。好笑这一边早已玉软香温,那一边还在拚命苦斗。叵耐这云麟更是荒唐,他也不理会他们厮打,只管携着那女婢温温存存,到要发魇起来。明似珠更不知道内中情由,一眼看见云麟如此模样,不觉有些不快,喝道:"云先生放尊重些。"这一句话才把云麟从昏迷中惊醒,见似珠站在身旁,兀的红云满面,趁着势儿放了女婢,又赶到街上说:"大家莫要动手,都是一家的人。"

  柳春方才住手不打。只是田福恩白白吃了一场大亏,又见云麟原来同那女婢认识,料想这个秀才舅子,也不能替我出气。柳春问明原由,卟哧一笑说:"你何不早说,临末还饶了他几下子。"似珠听见云麟说这子是他的姐夫,重重向地下一啐,向云麟说道:"你的姐姐,为何人不嫁嫁一个鬼?"

  云麟此时暗暗丢了一个眼色给那女婢,女婢一笑,更摇摇摆摆走了。云麟依然跟着似珠到了家里,见她那个学校,到十分洁净,似珠忙忙的将云麟请入她一座卧室里,又回头向柳春一笑说:"你讨厌得紧。我有一句话分付你,我要同云先生在这里多坐一会,可不许你也跟进来。你可允许不允许?"柳春也勉强笑道:"你这人也太难缠。你同他有甚么话讲,难道也告诉不得我?"似珠将脸望下一沉,说:"正是告诉不得你。"

  柳春是知道似珠脾气,忙笑着答应说:"就是就是。"说着自己掉转过脸去,只在厅上乱踱,此处似珠将云麟让在她床边坐下,自家便望一张睡椅上一躺,把右边一只脚跷起来,搭在左边腿上,裤子本来非常窄小,紧紧绷在身上,那一条缝儿,剪直同云麟打了个照面,笑道:"我不信适才路上打的那个子,就是云先生的姊丈。照云先生这样面庞,你那令姊想也是个美人儿了,为何嫁这一个丈夫,他起先难不成不拣选拣眩咳将来文明进步的时辰,我第一件不主张别事,我就先主张你那令姊抛弃了你那姊丈,就如云先生你也要算是男子里头千中挑不出一个的人儿了,怎么你娶的那个新娘子,比我还比不上,这是甚么讲究,难不成中国婚姻,都应该是这般配搭好的吗?"

  云麟眼看着似珠这样神情,又听见她说这些昵昵的话,已是爱到极顶,更没有话回答,只管痴痴的笑。似珠又是一笑说:"云先生你怎么不文明结婚?"云麟笑道:"甚么叫做文明结婚?"似珠笑道:"就像我同柳春一般,他爱上我,叫我嫁他,我也有些爱他,我就任他娶我。"云麟笑道:"可是的呢。小姐原是一位奇女,早不幸被我们舅爷占去了。"似珠将脸一沉说道:"这到不然。既是文明结婚,我就可以抛弃得他。援西人的例,只须在审判厅告他一告,包管他是他,我是我。"

  云麟听到此处,不觉将手指伸得一伸,似乎说柳春在外面听着,似珠一咕噜坐起,说:"理他呢。"顺手将房门帘一掀,果然见柳春立着生气。似珠望他笑道:"阿呀,不要气坏了罢,你还是回你那个学校里去预备预备明天的功课,我们有话再讲。"柳春哭丧着脸道:"我难不成不能多坐一会儿?"似珠笑道:"奇呀,这是我姓明的房舍,你怎么要坐一会儿就坐一会儿。你若是不走,就不用怪我。"柳春听见他这几句话,好像有甚么把柄在似珠手里似的。更不怠慢,果然怏怏走了。云麟此时觉得似珠举动,总不是寻常儿女,暗暗惊讶。重见似珠入房,似珠轻轻走至云麟身边,用手死命向他臂膀上一捏,疼得云麟怪叫起来。似珠笑道:"呸,我是有心了,你怎么样?"

  云麟笑道:"就是依着你,你也不该捏我。"似珠笑道:"这就是割臂之盟了哇。往常听见中国男女情好起来,都用极快的刀子,向膀上割一条大口子,那样都不疼,我但捏你一捏,你就喊了。像我就不这样。"说着便掳起袖子,露出一支雪藕也似的膀臂,送至云麟鼻边。云麟趁势也便闻得一闻。似珠又是一笑,低说道:"我们再接个吻罢。"接吻之后,似珠笑道:"我也倦了,你明天得暇再过来谈谈。"

  云麟此时简直被明似珠弄得七颠八倒,揣度她那一种神态,便是我在先最知己的那个红珠,也没有她这般淫荡。原来近日的文明女子,便是这样儿就叫做文明。照这样看起来,原来妓女们的文明风气,还开在他们之先了。心中暗暗称怪,也就辞了明似珠出来。走到路间,早兜的触起一件心事。他那件心事,想诸君也该猜着,便是在田焕店里遇见的那个女婢,她家姑娘住在起先那个观音庵旁边。这句话诸君想想,可不是红珠是谁。只见云麟在这个当儿,好像有鬼撮着他两条腿似的,比风还快,眨眨眼早跑出北城,不是那个观音庵还好好的在那里巍然不动。只是一排的树木,比当初繁茂得许多。左边竹篱里面,知就是红珠家里了,自己低头看了看衣服,大着胆跨进去。第一个先瞧见红珠的妈,不由的打了一个寒噤,又倒退转来,隐在一株樱桃花底下,隐隐的看见堂屋上面,设着两张裁缝案子,七八个成衣,花一团,锦一簇的裁衣服,一个女郎松松梳了一个抛家髻,站在旁边,指手画脚的说话,她那两个胭脂粉颊儿,是云麟认得,再也不会错的,正是红珠。一眨眼她的妈已转入一间小房子里去了,自己这才从花底下踱出来,咳了一声,红珠将头一掉,正同云麟打个照面,不觉堆下满脸笑容,兀的重又忍住,云麟赶上几步笑道:"阿呀,我们好久不见了。"

  红珠未及答言,他妈早从房里跳出来,见是云麟,放下一副铁板面孔,说:"原来是云大少,耳报神怎的这般快,云少爷到知道我们到了。"云麟欠了欠身说:"妈妈好,我原不知道,是一路上碰着你们小珍子说的。"红珠的妈冷笑道:"原来是这贱货告诉少爷的,可惜我们此番回来,是洗手了,没有房间给少爷坐。少爷是读书君子,谅该体贴我们,不用见气。"

  云麟此时被他这几句不冷不热的话,到噤住了,只是呆呆的望着红珠。红珠只当云麟听她妈如此说法,自然赌气走了。谁知云麟仍是不走,不禁叹了一口气说:"妈呀,横竖云少爷也不是生客,将就在我的房间里坐一坐罢。"说着摆摆手,将云麟引入后面一进。小珍子正在廊檐底下坐着,见云麟到来,不觉站起来笑道:"我告诉我们姑娘,她还说我是说谎。如今看可是谎不谎。"

  红珠也不理会,走入房里,斜签着身子向妆台旁边一坐。云麟忙跟进来,提起在南京蒙她救拔的情义,并且说:"那时候,只因为接到家中电报,连到你那里别一别,都来不及。以后又去湖北一趟,乘的轮船,一般也靠在南京码头,都自同着长辈亲戚一路走,又耽搁的时辰少,发了几次很,想上去望望你,主意还不曾拿定,那劳什子轮船,早崩东崩东开了。你赠我的那一张小照,没有一天不放在我那一张书桌上,焚香供着。睡觉时辰,拿来搁在枕旁,都要想着你小名儿,叫几遍,这一夜才睡得宁贴。我若是有一句虚言,叫我将来不得好死。"

  红珠此时听他说了这一大篇话,不由将个头掉转来,很很的向云麟望了一眼说:"以前的事都不消提了,只是你今番又跑到这里来做甚?你还不曾死心塌地,将这个嫖字丢掉了,你这人不是白埋没了我这颗心。"说着,不由眼眶一红,拿手假装去理鬓,忍了忍,又笑道:"我问你,自从离了我那里,不知又结识了几个姑娘。汉口这码头是很热闹的,我听见人说,就是歆生路那一带地方,也不知有多少班子。像你这种人总该是花天酒地的去闹着玩了。"

  云麟急道:"我这人难道就是个猪狗,好歹也不懂得。我便是同你相好,我难道是专讲究这嫖字。我们起先是怎么认识的,你也该记得,我何尝不明白你的苦心。我要不是因为是你,我又何苦白白的赶着来看你,还吃你妈的老大奚落,到饶得你责备我不把这嫖字丢掉了。我告诉你罢,嫖字是早经丢掉了。我这一趟看望你,断不忍心再轻薄你说是嫖。况且你妈说得好,你们此番是洗手了,只算你是我的亲妹妹,听见你们到了扬州,也该来走一趟。"

  红珠笑道:"阿呀,言重,不敢当,我不配有你这哥哥。"说完掩口一笑,又笑道:"既然如此,就在这里多歇一会儿再走,聚一次,是一次。"红珠说到此,声气已有些哽咽,勉强高声喊道:"珍子你去叫奶奶预备一桌便饭,我留着云少爷在这里谈心呢。"小珍子答应了一声,她自去了。云麟此时向床上一睡,扯过红珠睡的那一个雪白洋枕头,放在鼻上嗅个不住,红珠回眸一笑,说:"这成个甚么样儿,防被人瞧见。"云麟一咕噜坐起身子,说:"正是呢,如何不曾看见你姐姐妙珠?"红珠道:"她去年就在南京嫁人了,是个山西客人办皮货的,我老子就跟着我姐姐过日子。"云麟双手拍着大腿恨道:"该死该死,她又嫁了。"红珠冷笑道:"你这人好奇怪,难不成我们该当姑娘当一世,尽着人欺负,一总不想跳出这火坑。就你这句话,便看出你这人的心,原来比生姜还辣。"云麟怔了一怔,说道:"难不成你也想去嫁人?"红珠益发生气说:"我甚么不嫁?我是该一世吃这把势饭的?"

  云麟呆了半晌又点头说道:"好妹妹,你的话,怕不有理。就是我这颗心,难道不想你跳出火坑,到人家去享福。只是我活在世界上一天,就像你总不该去嫁人,要说是我安着坏心呢,我可以对天发誓,然而叫你不嫁人这句话,又实实在在的有些不在情理,奇怪我自己的心,也有不能相信的日子,叫我怎么说法呢?"云麟说到此,也就泪痕满面。红珠此时早把个头掉过去,望着窗子外面,拿手敲桌子,一言不发。好一会又转身笑道:"不谈罢,你看天色已晚下来,我们究竟又隔了一年多不见了,你想还得意?"

  云麟笑道:"正是要告诉你呢,你在南京那一番待我的情义,我一到了家,便长篇阔论的告诉我们姊妹,又告诉我那个仪妹妹,她们都佩服你得了不得,都想同你见一见,这一来我定然接你到我家里去走走,想你也该答应。"红珠笑道:"这话放着再说。但是你的亲事,同你那个仪妹妹可放了聘不曾?"云麟道:"我已娶了,却不是仪妹妹。"红珠笑道:"大喜大喜,我来补个贺儿。"说着提起袖子拜了一拜,又笑道:"新人想是不丑。"云麟微微一笑。这时候房里的灯已点得透明,小珍子同一个打杂的将酒菜送上来。红珠让云麟上坐,自己侧首相陪。小珍子一旁斟酒,忽然向红珠说道:"适才裁缝师傅说姑娘那一件芙蓉罗的夹袄子,领口上意思要想替姑娘编一对双喜,取个吉利儿。这衣服毕竟是。"

  红珠忙丢了一个眼色给小珍子说:"你明天告诉他,横竖是家常衣服,随他们编双喜也好,字也好,这又甚么要紧,巴巴的要你来说。"云麟此时一心一意将一对眼珠儿放在红珠脸上转来转去,端着酒杯子,也不知道吃酒。他们说话,一总更不曾听见,只见酒酣时候,云麟早挪过身子坐到红珠椅子上来。红珠笑道:"这寡酒没味儿,我唱一套曲子给你听。"

  云麟摇头道:"这尽可以不必,我们清谈到好。"说着将个脸已靠着红珠腮颊上来。小珍子知趣,早躲出房外。红珠扭头笑道:"你不用唣,怕关了城门,不好回去,赶快些吃饭,我也不留你。"这时候早听见她母亲在外面吆喝,叫打杂的点好灯笼送云少爷进城。云麟很很的向红珠望了望说:"这你人真是很心。"

  红珠笑得抬不起头来说:"你想甚么呢?就是你要歇在这里,也没有别的想头,你不相信。"红珠说到此,便马跨着坐到云麟身上来。云麟知她这话里有意思,也就晓得她是月信适至,依然将红珠搂入怀里,笑道:"好人,我们坐谈一夜也使得。"红珠斜瞅了云麟一眼说:"你这人真是难缠,我便到我妈床上去睡,让我这干净床给你,想还使得。"

  云麟摇摇头。这一夜云麟便同红珠絮絮的睡在一张床上,将这两年阔别情事,谈个不休。谈到亲密的地方,云麟嬉皮癞脸,只管同红珠挨磨。又笑说道:"你可记得那一年,你留我在你这里住,那时候我还是个童男子,你笑着叫我脱小衣服,我只吃吃的笑。你在我背上击了一下,骂我是蠢牛。可怜我这蠢牛真是蠢不过,足足忙了大半夜,依旧是。"红珠此时已是笑得拢不起嘴,一翻身拍了云麟两下说:"你敢再嚼舌头。"云麟笑道:"不说不说。"红珠又笑道:"你替我好好睡。"云麟笑道:"我睡就是。"说到此已经将红珠拖入被里。红珠道:"你敢是要我的命。"云麟笑道:"常听见人说这东西在身上,另有一种风味,好妹妹,何妨给我尝尝。"

  红珠重重的戳了他一下子,再不答话。次日天明,云麟怕家里盼望,盥洗盥洗,早又跳入城来。刚才走至他岳家那一条巷口,猛然从耳边递过一片枪声,拍咚拍咚,拍咚,拍咚不由吃了一吓。停了脚步,递神再听。那连珠的枪声络绎不绝,此时路上还没有甚么行人,三脚两步忙望他岳家门口飞奔。一眼看见大门开着,有一个老家人抱着头躲在门背后,只索索的抖。里面那一派呼喝之声,更不消说得。云麟不禁寒了半截,说:"敢是被了强盗。"此时待要进去,又不敢进去。那一个老家人早瞧见云麟,招招手指着里面给他看。云麟急道:"这这这是甚么缘故?"连问了两声,谁知那老家人更被云麟吓得呆了,一言也回答不出,只有指手画脚的分儿。好容易从里面跑出一个女仆,低着头咕着嘴说:"就是天王爷爷,也不中用,去请老爹就拦得下来吗?照这样看起来,一百世不得儿子也罢,像我就不干净相"一抬头看见云麟,说:"姑爷原来回来了,快进去瞧瞧热闹。我们大相公在那里拿着洋枪杀他的娘呢。"

  云麟听见这话,才知道里面没有甚么强盗,就是柳春,点头笑了笑说:"你去请老爹也好。等我进去看看光景,为甚么闹成这个样儿?"于是跑着走入后一进,果然看见柳春横眉竖目,手里持着一柄十三响小洋枪,连珠的开放。才瞥着云麟,说了一声:"姓云的,你也回来了。"说时迟,那时候扳过枪口,对准云麟心口一枪,只听见拍咚一声,却不是云麟倒地,原来他那手枪是吓人顽的,并不曾安着枪子,早见龚氏一把将柳春扯在怀里,说:"畜生,你有话尽说,你口口声声要寻你的妹丈,你妹丈那一件事得罪了你,也不说个明白,拿着这牢瘟东西,把人耳朵都震聋了。姑娘也不用生气,他是我的儿子,你是我的女儿,我没有甚么两般心眼儿。"云麟见这光景,已明白九分。见他新妇柳氏,正站在房门口,赶紧一步便跨入房里。柳氏薄问道:"你昨夜在那里的?。"

  柳春更不待他这话说完,又跳起来喝道:"在那里的呢,你不消问他,只须问我。"又指着云麟道:"好姓云的,明似珠被人欺负够了,你也不问问她是谁的妻子,她留你住宿,你便在她那里住宿,我有本事砍了你再去砍她。"愈说愈怒。龚氏也抱持不住,只见柳春跳得比桌子还高。此时手枪已被龚氏夺过去了,他只摩拳擦掌,想来同云麟厮打。龚氏同柳氏听见柳春如此说法,也觉得云麟太不正经,怎么闹到未过门的舅姆子那里去了。大家便来追问着云麟,问昨夜果然在这明姑娘家里是不是?云麟此时有口难分,却又不敢说是在红珠那里住宿的,只管支支吾吾,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柳春越发觉得他贼人胆虚,闹得真个几乎将房屋打翻过来。一霎时先前那个去请柳春堂的仆妇回来说:"老爷说,大相公是他的老子,老爷是大相公的儿子,任凭大相公怎么样闹法,老爷是不敢回来查问的。"说着又哈哈一笑说:"老爷说得太蠢,老爷把个手一直伸到下面,不知抓着甚么还打了两下子,说总怪这东西不争气,养出这个大相公。又说大相公是太太生的,叫太太仍然将大相公收入小肚里去罢。"引得一店的伙计们都笑了。后来还是一位长黄胡子的老爹,将老爷扯出去吃茶去了。我看大相公也歇一歇怒罢。都是一家子人,何必在这里恶闹。大姑爷不开口也就算是服了输了。"

  柳春跳起来重重向那仆妇脸上吐了一搭唾沫说:"死娼妇,你嚼蛆呢。我请问你,譬如你的女人被人家睡了觉去,你可依不依?"那仆妇一面用袖子擦脸,一面冷笑道:"大相公不要顽笑。我若是能有女人,我也不是女人了。"柳春方知适才的话说错,又道:"就叫你去陪人家睡觉。"那仆妇笑道:"我睡觉不睡觉,与大相公有甚么相干,大相公也不配管我。"龚氏骂道:"高妈,你也不许同大相公斗嘴,太没有主子在眼里了。"又迎着柳春问道:"你此次闹得天翻地覆,我也不曾听出你们是个甚么缘故。你坐下来将这细情告诉我,若果然是你的妹丈不好呢,我自然会抱怨他,你光是胡闹,你有理反变成没理了。"

  柳春这才不跳,从头至尾,将明似的事迹,滔滔的告诉了龚氏一遍,龚氏笑道:"原来如此。这明似珠定然没有这事,你想她既然许配了你,她如何会再同别人有首尾。好儿子,你不用瞎疑心。"柳春顿脚道:"娘不知道,这明小姐不是像妹妹这一班的人,她是讲究文明的。她许配了我,还可以再搭上姓云的,这是她的文明,我不好去阻拦她,我只同云麟拚命。"

  柳氏此时站在一旁,不禁笑起来说:"哥哥你这又何苦呢,早知道如此,不如不拣这些文明女子结婚了。凡事那里能够两全,又要他文明,又要他不做歹事,断然没有这个道理。提起一句笑话来,楚人有两妻者,挑其长者,长者詈之。挑其少者,少者许之。挑者取长者,曰居彼人之所欲,其许我也,今为我妻,欲其为我詈人也。则是哥哥既欲其许我,又欲其为我詈之,胡可得也。"

  柳春怔了半晌说道:"知道你是女才子,女圣人,你不用挑着字眼儿骂我,我也不懂得。老老实实告诉你了罢,我同他拚命是假的,我只看管着他,不许出这大门一步就是了。他一出这大门,就飞到明小姐那里去了。他如今答应我,我再没有话说。"龚氏笑道:"可以可以。"又望着柳氏道:"你去告诉女婿叫他就不用出门,让这奴才放心,到可以姊姊弟弟聚在一处儿。我拚着出几个钱,替你们解和。或是约朋友来打打牌也好。"

  柳氏微笑走进来,望着云麟道:"你可听见么?"云麟一想说:"不好,我昨夜还约红珠,说今日一晚便去的,这个不出门的题目,如何使得。"忙说道:"可是不巧,我今晚还约着一个朋友谈心呢。"柳春在外面听见,又闹起来:"如何?这分明看出他的心了。"龚氏忙跑进房说:"我的姑少爷,你当真的还有甚么心眼儿不成?他这畜生既这般说,你就看我分上依着他,看他还有甚么话讲。"

  云麟到此真是没法,只得点了点头,柳春方才不闹。他也不同云麟打话,只是行监坐守,一步也不肯离他,自己也不到他那个平权学校里去上课。如是整整监守到第七天上,云麟细细将红珠同他那一夜的情形,颠倒价在心里打算,想到得意地方,恨不得插翅飞到她那里去,这话又不好说出口,真是哑子吃黄连一般。这一早正自没精打采,倚在枕上看柳氏梳头。忽然跑进一个仆妇,说:"姑少爷,门外有一个标致姑娘,问姑少爷可家里?我们因为大相公分付的,凡有人来问,都说姑少爷不在家,我们才拿这话回她,她一定不依,要闹进来。"

  云麟一听,忙坐起身子,暗想道:"可是的,我允她第二天便去,如今已是七天了,怪不得她到这里来寻我。"又问道:"你们看那个姑娘,可是婢子模样,穿一身玄色褂裤的?"那仆妇说道:"不是不是,是个标标致致的姑娘,不是丫头。"云麟越发着急说:"原来是她亲自来了。"柳氏笑道:"这寻你的是谁?你这般着急。"

  云麟叹道:"我知道你最是贤惠的,我也不必瞒你,这女子她虽然是个妓女,却与寻常妓女不同,她是救过我的患难的,他名字叫红珠。益发告诉你罢,我那一天夜里,便在她那里歇了一夜,反累得你的兄弟疑惑我,是在明似珠那里。当着你的母亲,我又不好将此事明说出来,如今她已是来了,不知可能容她进来坐一坐?"柳氏笑道:"照你说这算是个侠妓了,前有开国,后有香君,再加上你这红珠这不成了的鼎足而三吗,快请进来,快请进来,我们到好见一见。"

  云麟听他新妇说出这几句话,心里高兴到十分,忙拔起太步,连蹿带跳。刚走入前一进,早见一位女郎背面立在阶下,同那老家人问答。云麟在后面拍掌大笑道:"这几天累你盼望得久了,我自从别了你,原说第二天一晚便来访你,只是有别的事耽搁住了,你却不用怪我。"

  那女郎疾便撇转身子,同云麟打了个照面。云麟再一细看,原来不是红珠,却是似珠。似珠耳边忽然听见云麟对她说了这一番密切的话,不觉笑靥微涡,神光遥闪,一径走上来,握住云麟说:"我何尝怪你,我猜准你定然在家。你们那一位老家人还同我支支吾吾,不知是何用意?我们阔别得久了,请问你究竟老躲在家里干甚么?"云麟此时虽然大失所望,却喜适才的话,到也不曾露出别的马脚,转低下头去含笑。似珠笑道:"我们一路出去谈谈,你须不准再违拗我。"又抿嘴一笑道:"同你讲句老实话罢,乖乖的补我这一礼拜的相思。"

  明似珠刚在说得高兴,一眼早瞥见屏门背后有个头一伸,正是柳春,因为柳春刚要起身,早有仆妇告诉他说有一位姑娘在厅上同姑少爷讲话,柳春猜定不是别人,定然是明似珠又到了。悄悄走至屏门背后一张,果不其然,不是明似珠是谁。似珠眼快,早笑起来说:"原来他也在家里呢!"

  可怜柳春费了多少心计,才将云麟拦住,不许他出入。到了此时,怎敢迸半个不字,早妥妥贴贴的让云麟随着明似珠走了,自己只恨得咬牙切齿,依旧到他那个学校里上课不提。云麟虽然随着明似珠出了门,十分纳罕,总疑惑柳春那般蛮横,为何对着明似珠便像法王座下一个狮子一般,俯首贴耳,再没有生气,无意之间,便拿话去暗暗探试似珠。似珠只是含笑,半晌又哼了一声道:"他这脑袋儿,也悬在我手里。我叫他死,他也不会活,你只管放心。你不要因为他是我的丈夫,你见了他,便不敢同我亲热。如今世界是不然了,妻子能有管束丈夫的本领,丈夫没有箝制妻子的能为。"云麟笑道:"只是他不敢管束你,他转管束起我来,我也没法。"说着便将这几天的情事告诉了明似珠。明似珠眉头一皱,说:"当真的,他敢。"

  云麟这一天,便同明似珠鬼混了大半天。又在她家里吃了午饭,其实他的心眼儿只盘旋在红珠身上,几番拿话要别了似珠,似珠只是不允。好容易一直挨磨到黄昏时分,明似珠同他约定了明日再会,然后才将云麟放走。云麟出了门,正快活不荆虽然天色黑暗,那一轮皓月,早凑趣的从树林捧出来。他更不回去,早迈步飞跑,眨眨眼出了北城,沿路草花,都有些望着他含笑的意思。怪他狠心,在这七天里都不曾到此一次。他自己一路走,一路盘算,说见了红珠,再深深的赔罪,求她宽恕我这一趟罢。一霎时已到了红珠家门首,篱笆门早已掩闭,再望里一张,见屋里点了有一张油灯,便在篱笆上轻轻拍了几下,隐约听见里面有个老妇声音,颤巍巍的问着敲门的是谁。云麟急道:"是我是我。"好半晌才见这老妇扶着一枝拐杖慢慢的走来开门。云麟却从不曾看见过这老妇,不知是红珠家的何人。见她一开了门,疾便抽身直往里走。那老妇一只手扶着门,一只手用拐杖指道:"少爷是谁?怎么也不开口,直望人家屋里跑?"说着又轻轻的将门掩好,转过身子向里走。云麟先前跳入屋里的时辰,猛然吃了一吓,固然看不见红珠家母女的影子,便连陈设的器具,都搬得干干净净,剩了一座空屋。此时已跳出来,站在台阶上,呆了半晌,见那老妇重走进来,疾忙问道:"请问你老婆婆这人家搬向那里去了?"那老妇此时才细细将云麟望得一望说:"少爷是姓云不是?"云麟急道:"我便姓云,红珠姑娘呢?"

  那老妇叹了一口气说:"阿呀,我的云少爷呀,你可惜来得迟了。你若是早来三日,还可以见这小姑娘一面,你如今迟来了三日,便看不见这小姑娘了。"云麟此时魂已飞出窍外,不觉失声问道:"难道她嫁了?"那老妇又望了云麟一望,更用指头掐着数道:"可怜这小姑娘死得有五个日头了。"云麟耳边猛扑进这一个死字,浑身都抖战起来,一倒便倒在一张破椅上,自言自语说道:"没有的事,没没没有的事。"以下再也说不出话来,只管睁着眼望那老妇。那老妇又放下一副脸说:"不是我责备你少爷,你少爷年纪轻,不知道轻重,一个姑娘们月经在身上,怎么好不尴不尬胡乱做起那些事来。第二天可怜那个小姑娘,便下不得床,那下面好似决了口子一般鲜红的血,湿了几条绸裤子,慌慌的请了先生来诊脉,说是血崩,是再没有药救的。可怜挨到第二天夜里,一个活鲜鲜的小姑娘就死了。"

  云麟此时听一句,便有一把刀子刺一刺心,一直听到末了几句,那颗心也就刺碎了,只听见含糊说了阿呀一声,早翻身跌在地下。那老妇却也不慌不忙笑道:"幸亏好,我的姜汤都预备齐全。"隔着篱笃喊了一声顺子娘快来,当时便打外面跑进一个少妇来,嘻嘻的笑道:"当真昏晕过去了?"走到云麟身边便轻轻将云麟抱起,搂在怀里。那老妇正用姜汤来灌,早见云麟醒转,一眼看见自己睡在一个少妇怀里,不觉握紧了那少妇的手,嚎啕的痛哭起来。那少妇先前还是害怕,此时见云麟转握着她的手痛哭,不禁异常羞愧,一把将云麟放在地下,更夺了手站在旁边。

  云麟扯着少妇手的意思,原以为像你这样年纪轻轻的,定然是人家最爱的妻子了,你们虽然生在村庄人家,到还是一夫一妇,恩情美满,像我那个红珠,纵然生得柔情侠骨,不幸把来埋没在风尘里面,那不睁眼的苍天,一般还容不得她,今年不过刚刚十六岁,便这般白骨黄沙,顿时消灭,问起她这亡故的原因,却又是我这无情薄义的郎君,生生的断送了她这条性命。想到此已经咽喉堵塞,碎尽柔肠。又见那少妇不体贴他这意思,转夺手跑过一边,又想可见得世间女子虽多,既然不为我有,无论你如何爱她,她总是同你生刺刺的。若是此番有我红珠在旁,她见我哭得这般,她不知如何爱惜我呢。阿呀我的红珠呀,谁前日一别后,竟同你幽明异路,你在黄泉里也不用怨我,看我这般瘦怯怯的,料想也不能久居人世,我们相见想是也不远了。云麟越想越哭,越哭越恨,君山之涕,唐衢之哀,到此真个没有住时。还是那老妇发起话来说:"这少爷好奇怪,我们一个好好人家,又不曾死了人,少爷为何在此嚎啕大哭?少爷不图忌讳,我们还要图个忌讳。"这一句话,才把云麟提醒,方才忍了眼泪,重坐在椅上哽咽说道:"我此番原是冒昧,但不知红珠姑娘既死,他的娘为何也搬走了?姑娘的坟墓安葬在那里?府上同姑娘这边有甚么瓜葛?还请明白指示。"

  欲知后事,且阅下文。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