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回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毛裘_汇评金玉红楼梦(清)曹雪芹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五十二回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毛裘_汇评金玉红楼梦(清)曹雪芹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中国古代小说

      

 

第五十二回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毛裘

 

  【陈其泰:(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孔雀裘。"勇"字不妥,何不删去?】

  【王希廉:贾母说凤姐"太伶俐了,不是好事",是正照;凤姐说"我活一千岁",是反挑。

  平儿遮盖坠儿偷镯,又私嘱麝月等袭人回来设法遣去,勿告诉晴雯,居心行事明白仁厚,宜其结果胜于众婢。

  鼻烟壶是西洋珐琅的。黄发女子引起后文西洋诗女,一笔不肯鹘突。

  药气,花香,黛玉,宝玉中房中亦复相同,真是两人同志。映衬有意,不是闲笔。

  外国女儿诗隐隐是一部《红楼梦》。

  宝,黛两人各有说不出的话,含蓄有味。宝玉才说"宝姐姐送燕窝"一句,便被赵姨来打断,更妙。

  鸳鸯发誓绝婚后即不合宝玉说话,贞烈之性实不可及。

  写宝玉出门仆从簇拥,众人请安,反衬后来衰败出家光景。

  坠儿被撵引出后来晴雯,司棋被撵等事。

  偷镯激晴雯之气,补裘增晴雯之病。其死已定,即不被逐,恐亦难活。

  写晴雯撵坠儿说话,气骄志满,是反挑后来自己亦被逐出。

  描写宝玉疼爱晴雯,反照后来不能照看。

  宝玉若不将坠儿偷镯告诉晴雯,何至病中生气?若不烧破雀金裘,何至晴雯病上加病?晴雯之死,实有宝玉,所谓爱之适所以害之也。

  第四十五回至五十二回一大段,应分五小段。四十五回是一段,写黛玉之多病,宝钗之多情。四十六回为一段,写贾赦之渔色,鸳鸯之烈性。四十七,八回为一段,叙薛蟠之出门,香菱之进园。四十九回至五十一回上半回为一段,写园中闺秀之多,诗社之盛。五十一回下半回至五十二回为一段,写晴雯之气病重。】


  

      【张新之:

      此回从上回"药"字生出,全为医宝钗之药。医宝,黛在其中矣。以"眼"字为主,二十二回宝钗灯谜有曰"有眼无珠腹内空",见其霸宝玉、笼黛玉,明察秋毫矣,而实则有眼无珠。故上半曰"虾须镯",镯为金,为水之母,而虾为水母之目,平儿说"倒是这颗珠子重了",重在眼之有珠也。下半曰"雀金泥",所谓"可怜金玉质,污掉陷泥中"。一失一破,使能从此冰释,岂非一服清凉散?而失者且为之掩,钗不可医,即宝不可医;破者且为之补,钗不可医,即黛不可医。特借影身以演出耳。

      此大段重宝琴之用。上下之间,着一真真国女子诗,直宣红楼之旨;上半之下,着"太极图"诗题一段,以明《易》道;下半之上,着宝玉出门-段,以明礼教,即仍归《易》道。乃中幅借宝琴诸人之来大发明处。

      大观园画起于刘老老,结於薛宝琴,同一《易》道也。自此回以后,绝不再提。人但见其糊糊涂涂而止,何不详察此处必先之以赤身肉翅女子一画,后之以真真国女子一诗,中间用宝玉往惜春处看画而乃至潇湘馆看"冬闺集艳图",盖"冬闺集艳图"即"囗蝗大嚼图"也,其收拾之严密有如此。书中固皆无尾巴之耍猴儿,实又有明明剁去之处,看官自不解寻见耳。】


  【姚燮:

      宝玉见了黛玉,不知要设什么,大家多散,二人心绪如麻,各格格不能吐。盖凡能吐者,俱非情之至也。

      睛雯说坠兄"连袭人都使他不动",可知袭人之在怡红院迥然特出於诸人之上矣。晴雯于宋妈前山此言者,其亦自知在袭人下耳。袭人去,而睛雯无与并矣。

  晴雯决计撵坠兄,而宋妈云"等花姑娘回来",则"逢彼之怒",愈缓愈紧,是以坠儿必不能多留矣。

  描写晴、麝二人铮铮辨论,不但不听见者想所不到,即听见者亦笔所难达。何物雪芹,具此狡狯!

  烧破雀毛裘,晴雯说宝玉"没福气穿",此岂婢次对主人之言乎?可知其平日纵容娇养者惯矣。

  为晴雯织补雀毛裘细微周到淋漓尽致,直是形容得无以复加。想谯周裔胄,谅亦工于织补焉。

  此回仍是壬子年冬时事。】


  贾母道:"正是这话了。上次我要说这话,我见你们的大事多,如今又添出这些事来,你们固然不敢抱怨,未免想着我只顾疼这些小孙子孙女儿们,就不体贴你们这当家人了。你既这么说出来,更好了。"因此时薛姨妈李婶都在座,邢夫人及尤氏婆媳也都过来请安,还未过去,贾母向王夫人等说道:"今儿我才说这话,素日我不说,一则怕逞了凤丫头的脸,二则众人不伏。今日你们都在这里,都是经过妯娌姑嫂的,还有他这样想的到的没有?"薛姨妈、李婶、尤氏等齐笑说:"真个少有。别人不过是礼上面子情儿,实在他是真疼小叔子小姑子。就是老太太跟前,也是真孝顺。"贾母点头叹道:"我虽疼他,我又怕他太伶俐也不是好事。"凤姐儿忙笑道:"这话老祖宗说差了。世人都说太伶俐聪明,怕活不长。世人都说得,人人都信,独老祖宗不当说,不当信。老祖宗只有伶俐聪明过我十倍的,怎么如今这样福寿双全的?只怕我明儿还胜老祖宗一倍呢!我活一千岁后,等老祖宗归了西,我才死呢。"贾母笑道:"众人都死了,单剩下咱们两个老妖精,有什么意思。"说的众人都笑了。

  宝玉因记挂着晴雯袭人等事,便先回园里来。到房中,药香满屋,一人不见,只见晴雯独卧于炕上,脸面烧的飞红,又摸了一摸,只觉烫手。忙又向炉上将手烘暖,伸进被去摸了一摸身上,也是火烧。因说道:"别人去了也罢,麝月秋纹也这样无情,各自去了?"晴雯道:"秋纹是我撵了他去吃饭的,麝月是方才平儿来找他出去了。两人鬼鬼祟祟的,不知说什么。必是说我病了不出去。"宝玉道:"平儿不是那样人。况且他并不知你病特来瞧你,想来一定是找麝月来说话,偶然见你病了,随口说特瞧你的病,这也是人情乖觉取和的常事。便不出去,有不是,与他何干?你们素日又好,断不肯为这无干的事伤和气。"晴雯道:"这话也是,只是疑他为什么忽然间瞒起我来。"宝玉笑道:"让我从后门出去,到那窗根下听听说些什么,来告诉你。"说着,果然从后门出去,至窗下潜听。

  只闻麝月悄问道:"你怎么就得了的?"平儿道:"那日洗手时不见了,二奶奶就不许吵嚷,出了园子,即刻就传给园里各处的妈妈们小心查访。我们只疑惑邢姑娘的丫头,本来又穷,只怕小孩子家没见过,拿了起来也是有的。再不料定是你们这里的。幸而二奶奶没有在屋里,你们这里的宋妈妈去了,拿着这支镯子,说是小丫头子坠儿偷起来的,被他看见,来回二奶奶的。我赶着忙接了镯子,想了一想:宝玉是偏在你们身上留心用意,争胜要强的,那一年有一个良儿偷玉,刚冷了一二年间,还有人提起来趁愿,这会子又跑出一个偷金子的来了。而且更偷到街坊家去了。偏是他这样,偏是他的人打嘴。所以我倒忙叮咛宋妈,千万别告诉宝玉,只当没有这事,别和一个人提起。第二件,老太太,太太听了也生气。三则袭人和你们也不好看。所以我回二奶奶,只说:'我往大奶奶那里去的,谁知镯子褪了口,丢在草根底下,雪深了没看见。今儿雪化尽了,黄澄澄的映着日头,还在那里呢,我就拣了起来。'二奶奶也就信了,所以我来告诉你们。你们以后防着他些,别使唤他到别处去。等袭人回来,你们商议着,变个法子打发出去就完了。"麝月道:"这小娼妇也见过些东西,怎么这么眼皮子浅。"平儿道:"究竟这镯子能多少重,原是二奶奶说的,这叫做'虾须镯',倒是这颗珠子还罢了。晴雯那蹄子是块爆炭,要告诉了他,他是忍不住的。一时气了,或打或骂,依旧嚷出来不好,所以单告诉你留心就是了。"说着便作辞而去。

  宝玉听了,又喜又气又叹。喜的是平儿竟能体贴自己,气的是坠儿小窃,叹的是坠儿那样一个伶俐人,作出这丑事来。因而回至房中,把平儿之话一长一短告诉了晴雯。又说:"他说你是个要强的,如今病着,听了这话越发要添病,等好了再告诉你。"晴雯听了,果然气的蛾眉倒蹙,凤眼圆睁,即时就叫坠儿。宝玉忙劝道:"你这一喊出来,岂不辜负了平儿待你我之心了。不如领他这个情,过后打发他就完了。"晴雯道:"虽如此说,只是这口气如何忍得!"宝玉道:"这有什么气的?你只养病就是了。"

  晴雯服了药,至晚间又服二和,夜间虽有些汗,还未见效,仍是发烧,头疼鼻塞声重。次日,王太医又来诊视,另加减汤剂。虽然稍减了烧,仍是头疼。宝玉便命麝月:"取鼻烟来,给他嗅些痛打几个嚏喷,就通了关窍。"麝月果真去取了一个金镶双扣金星玻璃的一个扁盒来,递与宝玉。宝玉便揭翻盒扇,里面有西洋珐琅的黄发赤身女子,两肋又有肉翅,里面盛着些真正汪恰洋烟。晴雯只顾看画儿,宝玉道:"嗅些,走了气就不好了。"晴雯听说,忙用指甲挑了些嗅入鼻中,不怎样。便又多多挑了些嗅入。忽觉鼻中一股酸辣透入囟门,接连打了五六个嚏喷,眼泪鼻涕登时齐流。晴雯忙收了盒子,笑道:"了不得,好爽快!拿纸来。"早有小丫头子递过一搭子细纸,晴雯便一张一张的拿来醒鼻子。宝玉笑问:"如何?"晴雯笑道:"果觉通快些,只是太阳还疼。"宝玉笑道:"越性尽用西洋药治一治,只怕就好了。"说着,便命麝月:"和二奶奶要去,就说我说了:姐姐那里常有那西洋贴头疼的膏子药,叫做'依弗哪',找寻一点儿。"麝月答应了,去了半日,果拿了半节来。便去找了一块红缎子角儿,铰了两块指顶大的圆式,将那药烤和了,用簪挺摊上。晴雯自拿着一面靶镜,贴在两太阳上。麝月笑道:"病的蓬头鬼一样,如今贴了这个,倒俏皮了。二奶奶贴惯了,倒不大显。"说毕,又向宝玉道:"二奶奶说了:明日是舅老爷生日,太太说了叫你去呢。明儿穿什么衣裳?今儿晚上好打点齐备了,省得明儿早起费手。"宝玉道:"什么顺手就是什么罢了。一年闹生日也闹不清。"说着,便起身出房,往惜春房中去看画。

  刚到院门外边,忽见宝琴的小丫鬟名小螺者从那边过去,宝玉忙赶上问:"那去?"小螺笑道:"我们二位姑娘都在林姑娘房里呢,我如今也往那里去。"宝玉听了,转步也便同他往潇湘馆来。不但宝钗姊妹在此,且连邢岫烟也在那里,四人围坐在熏笼上叙家常。紫鹃倒坐在暖阁里,临窗作针黹。一见他来,都笑说:"又来了一个!可没了你的坐处了。"宝玉笑道:"好一幅'冬闺集艳图'!可惜我迟来了一步。横竖这屋子比各屋子暖,这椅子坐着并不冷。"说着,便坐在黛玉常坐的搭着灰鼠椅搭的一张椅上。因见暖阁之中有一玉石条盆,里面攒三聚五栽着一盆单瓣水仙,点着宣石,便极口赞:"好花!这屋子越发暖,这花香的越清香。昨日未见。"黛玉因说道:"这是你家的大总管赖大婶子送薛二姑娘的,两盆腊梅,两盆水仙。他送了我一盆水仙,他送了蕉丫头一盆腊梅。我原不要的,又恐辜负了他的心。你若要,我转送你如何?"宝玉道:"我屋里却有两盆,只是不及这个。琴妹妹送你的,如何又转送人,这个断使不得。"黛玉道:"我一日药吊子不离火,我竟是药培着呢,那里还搁的住花香来熏?越发弱了。况且这屋子里一股药香,反把这花香搅坏了。不如你抬了去,这花也清净了,没杂味来搅他。"宝玉笑道:"我屋里今儿也有病人煎药呢,你怎么知道的?"黛玉笑道:"这话奇了,我原是无心的话,谁知你屋里的事?你不早来听说古记,这会子来了,自惊自怪的。"

  宝玉笑道:"咱们明儿下一社又有了题目了,就咏水仙腊梅。"黛玉听了,笑道:"罢,罢!我再不敢作诗了,作一回,罚一回,没的怪羞的。"说着,便两手握起脸来。宝玉笑道:"何苦来!又奚落我作什么。我还不怕臊呢,你倒握起脸来了。"宝钗因笑道:"下次我邀一社,四个诗题,四个词题。每人四首诗,四阕词。头一个诗题《咏〈太极图〉》,限一先的韵,五言律,要把一先的韵都用尽了,一个不许剩。"宝琴笑道:"这一说,可知是姐姐不是真心起社了,这分明难人。若论起来,也强扭的出来,不过颠来倒去弄些《易经》上的话生填,究竟有何趣味。我八岁时节,跟我父亲到西海沿子上买洋货,谁知有个真真国的女孩子,才十五岁,那脸面就和那西洋画上的美人一样,也披着黄头发,打着联垂,满头带的都是珊瑚,猫儿眼,祖母绿这些宝石,身上穿着金丝织的锁子甲洋锦袄袖,带着倭刀,也是镶金嵌宝的,实在画儿上的也没他好看。有人说他通中国的诗书,会讲五经,能作诗填词,因此我父亲央烦了一位通事官,烦他写了一张字,就写的是他作的诗。"众人都称奇道异。宝玉忙笑道:"好妹妹,你拿出来我瞧瞧。"宝琴笑道:"在南京收着呢,此时那里去取来?"宝玉听了,大失所望,便说:"没福得见这世面。"黛玉笑拉宝琴道:"你别哄我们。我知道你这一来,你的这些东西未必放在家里,自然都是要带了来的,这会子又扯谎说没带来。他们虽信,我是不信的。"宝琴便红了脸,低头微笑不语。宝钗笑道:"偏这个颦儿惯说这些白话,把你就伶俐的。"黛玉道:"若带了来,就给我们见识见识也罢了。"宝钗笑道:"箱子笼子一大堆还没理清,知道在那个里头呢!等过日收拾清了,找出来大家再看就是了。"又向宝琴道:"你若记得,何不念念我们听听。"宝琴方答道:"记得是首五言律,外国的女子也就难为他了。"宝钗道:"你且别念,等把云儿叫了来,也叫他听听。"说着,便叫小螺来吩咐道:"你到我那里去,就说我们这里有一个外国美人来了,作的好诗,请你这'诗疯子'来瞧去,再把我们'诗呆子'也带来。"小螺笑着去了。

  半日,只听湘云笑问:"那一个外国美人来了?"一头说,一头果和香菱来了。众人笑道:"人未见形,先已闻声。"宝琴等忙让坐,遂把方才的话重叙了一遍。湘云笑道:"快念来听听。"宝琴因念道:

  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

  岛云蒸大海,岚气接丛林。

  月本无今古,情缘自浅深。

  汉南春历历,焉得不关心。

  众人听了,都道"难为他!竟比我们中国人还强。"一语未了,只见麝月走来说:"太太打发人来告诉二爷,明儿一早往舅舅那里去,就说太太身上不大好,不得亲自来。"宝玉忙站起来答应道:"是。"因问宝钗宝琴可去。宝钗道:"我们不去,昨儿单送了礼去了。"大家说了一回方散。

  宝玉因让诸姊妹先行,自己落后。黛玉便又叫住他问道:"袭人到底多早晚回来。"宝玉道:"自然等送了殡才来呢。"黛玉还有话说,又不曾出口,出了一回神,便说道:"你去罢。"宝玉也觉心里有许多话,只是口里不知要说什么,想了一想,也笑道:"明儿再说罢。"一面下了阶矶,低头正欲迈步,复又忙回身问道:"如今的夜越发长了,你一夜咳嗽几遍?醒几次?"黛玉道:"昨儿夜里好了,只嗽了两遍,却只睡了四更一个更次,就再不能睡了。"宝玉又笑道:"正是有句要紧的话,这会子才想起来。"一面说,一面便挨过身来,悄悄道:"我想宝姐姐送你的燕窝--"一语未了,只见赵姨娘走了进来瞧黛玉,问:"姑娘这两天好?"黛玉便知他是从探春处来,从门前过,顺路的人情。黛玉忙陪笑让坐,说:"难得姨娘想着,怪冷的,亲身走来。"又忙命倒茶,一面又使眼色与宝玉。宝玉会意,便走了出来。

  正值吃晚饭时,见了王夫人,王夫人又嘱他早去。宝玉回来,看晴雯吃了药。此夕宝玉便不命晴雯挪出暖阁来,自己便在晴雯外边。又命将熏笼抬至暖阁前,麝月便在熏笼上。一宿无话。

  至次日,天未明时,晴雯便叫醒麝月道:"你也该醒了,只是睡不够!你出去叫人给他预备茶水,我叫醒他就是了。"麝月忙披衣起来道:"咱们叫起他来,穿好衣裳,抬过这火箱去,再叫他们进来。老嬷嬷们已经说过,不叫他在这屋里,怕过了病气。如今他们见咱们挤在一处,又该唠叨了。"晴雯道:"我也是这么说呢。"二人才叫时,宝玉已醒了,忙起身披衣。麝月先叫进小丫头子来,收拾妥当了,才命秋纹檀云等进来,一同伏侍宝玉梳洗毕。麝月道:"天又阴阴的,只怕有雪,穿那一套毡的罢。"宝玉点头,即时换了衣裳。小丫头便用小茶盘捧了一盖碗建莲红枣儿汤来,宝玉喝了两口。麝月又捧过一小碟法制紫姜来,宝玉噙了一块。又嘱咐了晴雯一回,便往贾母处来。

  贾母犹未起来,知道宝玉出门,便开了房门,命宝玉进去。宝玉见贾母身后宝琴面向里也睡未醒。贾母见宝玉身上穿着荔色哆罗呢的天马箭袖,大红猩猩毡盘金彩绣石青妆缎沿边的排穗褂子。贾母道:"下雪呢么?"宝玉道:"天阴着,还没下呢。"贾母便命鸳鸯来:"把昨儿那一件乌云豹的氅衣给他罢。"鸳鸯答应了,走去果取了一件来。宝玉看时,金翠辉煌,碧彩闪灼,又不似宝琴所披之凫靥裘。只听贾母笑道:"这叫作'雀金呢',这是哦构每兹该榱讼咧摹G岸涯且患把甲拥母四阈∶妹茫饧惆铡!北τ窨牧艘桓鐾罚闩谏砩稀<帜感Φ溃骸澳阆雀隳锴魄迫ピ偃ァ!北τ翊鹩α耍愠隼矗患а煺驹诘叵氯嘌劬ΑR蜃阅侨赵а旆⑹木鼍螅懿缓捅τ窠不啊1τ裾匀找共话玻耸奔忠乇埽τ癖闵侠葱Φ溃骸昂媒憬悖闱魄疲掖┳耪飧龊貌缓谩!痹а煲凰な郑憬帜阜恐欣戳恕1τ裰坏玫搅送醴蛉朔恐校胪醴蛉丝戳耍缓笥只刂猎爸校肭琏暝驴垂螅良帜阜恐谢厮担骸疤戳耍凰悼上Я说模形易邢复鹪馓ち怂!奔帜傅溃骸熬褪O铝苏庖患阍馓ち艘苍倜涣恕U饣嶙犹馗阕稣飧鲆彩敲挥械氖隆!彼底庞种龈浪骸安恍矶喑跃疲缧┗乩础!北τ裼α思父觥笆恰薄BR>
  老嬷嬷跟至厅上,只见宝玉的奶兄李贵和王荣,张若锦,赵亦华、钱启、周瑞六个人,带着茗烟,伴鹤,锄药,扫红四个小厮,背着衣包,抱着坐褥,笼着一匹雕鞍彩辔的白马,早已伺候多时了。老嬷嬷又吩咐了他六人些话,六个人忙答应了几个"是",忙捧鞭坠镫。宝玉慢慢的上了马,李贵和王荣笼着嚼环,钱启周瑞二人在前引导,张若锦,赵亦华在两边紧贴宝玉后身。宝玉在马上笑道:"周哥,钱哥,咱们打这角门走罢,省得到了老爷的书房门口又下来。"周瑞侧身笑道:"老爷不在家,书房天天锁着的,爷可以不用下来罢了。"宝玉笑道:"虽锁着,也要下来的。"钱启李贵等都笑道:"爷说的是。便托懒不下来,倘或遇见赖大爷林二爷,虽不好说爷,也劝两句。有的不是,都派在我们身上,又说我们不教爷礼了。"周瑞钱启便一直出角门来。

  正说话时,顶头果见赖大进来。宝玉忙笼住马,意欲下来。赖大忙上来抱住腿。宝玉便在镫上站起来,笑携他的手,说了几句话。接着又见一个小厮带着二三十个拿扫帚簸箕的人进来,见了宝玉,都顺墙垂手立住,独那为首的小厮打千儿,请了一个安。宝玉不识名姓,只微笑点了点头儿。马已过去,那人方带人去了。于是出了角门,门外又有李贵等六人的小厮并几个马夫,早预备下十来匹马专候。一出了角门,李贵等都各上了马,前引傍围的一阵烟去了,不在话下。

  这里晴雯吃了药,仍不见病退,急的乱骂大夫,说:"只会骗人的钱,一剂好药也不给人吃。"麝月笑劝他道:"你太性急了,俗语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又不是老君的仙丹,那有这样灵药!你只静养几天,自然好了。你越急越着手。"晴雯又骂小丫头子们:"那里钻沙去了!瞅我病了,都大胆子走了。明儿我好了,一个一个的才揭你们的皮呢!"唬的小丫头子篆儿忙进来问:"姑娘作什么。"晴雯道:"别人都死绝了,就剩了你不成?"说着,只见坠儿也蹭了进来。晴雯道:"你瞧瞧这小蹄子,不问他还不来呢。这里又放月钱了,又散果子了,你该跑在头里了。你往前些,我不是老虎吃了你!"坠儿只得前凑。晴雯便冷不防欠身一把将他的手抓住,向枕边取了一丈青,向他手上乱戳,口内骂道:"要这爪子作什么?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坠儿疼的乱哭乱喊。麝月忙拉开坠儿,按晴雯睡下,笑道:"才出了汗,又作死。等你好了,要打多少打不的?这会子闹什么!"晴雯便命人叫宋嬷嬷进来,说道:"宝二爷才告诉了我,叫我告诉你们,坠儿很懒,宝二爷当面使他,他拨嘴儿不动,连袭人使他,他背后骂他。今儿务必打发他出去,明儿宝二爷亲自回太太就是了。"宋嬷嬷听了,心下便知镯子事发,因笑道:"虽如此说,也等花姑娘回来知道了,再打发他。"晴雯道:"宝二爷今儿千叮咛万嘱咐的,什么'花姑娘''草姑娘',我们自然有道理。你只依我的话,快叫他家的人来领他出去。"麝月道:"这也罢了,早也去,晚也去,带了去早清静一日。"

  宋嬷嬷听了,只得出去唤了他母亲来,打点了他的东西,又来见晴雯等,说道:"姑娘们怎么了,你侄女儿不好,你们教导他,怎么撵出去?也到底给我们留个脸儿。"晴雯道:"你这话只等宝玉来问他,与我们无干。"那媳妇冷笑道:"我有胆子问他去!他那一件事不是听姑娘们的调停?他纵依了,姑娘们不依,也未必中用。比如方才说话,虽是背地里,姑娘就直叫他的名字。在姑娘们就使得,在我们就成了野人了。"晴雯听说,一发急红了脸,说道:"我叫了他的名字了,你在老太太跟前告我去,说我撒野,也撵出我去。"麝月忙道:"嫂子,你只管带了人出去,有话再说。这个地方岂有你叫喊讲礼的?你见谁和我们讲过礼?别说嫂子你,就是赖奶奶林大娘,也得担待我们三分。便是叫名字,从小儿直到如今,都是老太太吩咐过的,你们也知道的,恐怕难养活,巴巴的写了他的小名儿,各处贴着叫万人叫去,为的是好养活。连挑水挑粪花子都叫得,何况我们!连昨儿林大娘叫了一声'爷',老太太还说他呢,此是一件。二则,我们这些人常回老太太的话去,可不叫着名字回话,难道也称'爷'?那一日不把宝玉两个字念二百遍,偏嫂子又来挑这个了!过一日嫂子闲了,在老太太,太太跟前,听听我们当着面儿叫他就知道了。嫂子原也不得在老太太,太太跟前当些体统差事,成年家只在三门外头混,怪不得不知我们里头的规矩。这里不是嫂子久站的,再一会,不用我们说话,就有人来问你了。有什么分证话,且带了他去,你回了林大娘,叫他来找二爷说话。家里上千的人,你也跑来,我也跑来,我们认人问姓,还认不清呢!"说着,便叫小丫头子:"拿了擦地的布来擦地!"那媳妇听了,无言可对,亦不敢久立,赌气带了坠儿就走。宋妈妈忙道:"怪道你这嫂子不知规矩,你女儿在这屋里一场,临去时,也给姑娘们磕个头。没有别的谢礼,____便有谢礼,他们也不希罕,____不过磕个头,尽了心。怎么说走就走?"坠儿听了,只得翻身进来,给他两个磕了两个头,又找秋纹等。他们也不睬他。那媳妇闵酒诓桓已裕Ш薅ァBR>
  晴雯方才又闪了风,着了气,反觉更不好了,翻腾至掌灯,刚安静了些。只见宝玉回来,进门就闵褰拧w暝旅ξ试剩τ竦溃骸敖穸咸蚕不痘兜母苏飧龉幼樱环篮蠼笞由仙樟艘豢椋叶焱砹耍咸疾焕砺邸!币幻嫠担幻嫱严吕础w暝虑剖保兄付ゴ蟮纳昭郏担骸罢獗囟ㄊ鞘致锏幕鸨派狭恕U獠恢凳裁矗献沤腥饲那牡哪贸鋈ィ懈瞿芨芍菇橙酥暇褪橇恕!彼底疟阌冒ぐ耍挥胍桓雎杪杷统鋈ァK担骸案咸炝辆陀胁藕谩G虮鸶咸馈!逼抛尤チ税肴眨跃赡没乩矗担骸安坏芨芍菇橙耍土梅煨褰巢⒆髋さ奈柿耍疾蝗系谜馐鞘裁矗疾桓依俊!摈暝碌溃骸罢庠趺囱兀∶鞫淮┮舶樟恕!北τ竦溃骸懊鞫钦兆樱咸盗耍菇写┱飧鋈ツ亍F芬蝗丈樟耍癫簧ㄐ恕!鼻琏┨税肴眨滩蛔》硭档溃骸澳美次仪魄瓢铡C桓龈F┚桶樟恕U饣嶙佑肿偶薄!北τ裥Φ溃骸罢饣暗顾档氖恰!彼底牛愕萦肭琏忠乒评矗缚戳艘换帷G琏┑溃骸罢馐强兹附鹣咧模缃裨勖且材每兹附鹣呔拖窠缦咚频慕缑芰耍慌禄箍苫斓霉ァ!摈暝滦Φ溃骸翱兹赶呦殖傻模饫锍四悖褂兴峤缦撸俊鼻琏┑溃骸八挡坏茫艺趺樟恕!北τ衩Φ溃骸罢馊绾问沟茫〔藕昧诵绾巫龅没睢!鼻琏┑溃骸安挥媚阈У模易灾馈!币幻嫠担幻孀鹄矗炝艘煌焱贩ⅲ艘律眩痪跬分厣砬幔劢鹦锹冶牛凳党挪蛔 H舨蛔觯峙卤τ褡偶保俨坏煤廾а擂咦拧1忝暝轮话镒拍橄摺G琏┫饶昧艘桓纫槐龋Φ溃骸罢馑洳缓芟瘢舨股希膊缓芟浴!北τ竦溃骸罢饩秃芎茫抢镉终遗还牟梅烊ァ!鼻琏┫冉镒硬鹂貌璞诖蟮囊桓鲋窆だ卧诒趁妫俳瓶谒谋哂媒鸬豆蔚纳⑺伤傻模缓笥谜肴伊肆教酰殖鼍常嗳缃缦咧ǎ冉绯龅刈雍螅辣疽轮评椿刂埂2沽秸耄挚纯矗沽秸耄侄讼甓讼辍N弈瓮吩窝酆冢裥椋共簧先逭耄谡砩闲换帷1τ裨谂裕皇庇治剩骸俺孕┕鏊怀裕俊币皇庇置骸靶恍!币皇庇帜靡患沂蠖放裉嫠诒成希皇庇置酶龉照碛胨孔拧<钡那琏┭氲溃骸靶∽孀冢∧阒还芩铡T侔旧习胍梗鞫蜒劬俾Я耍趺创Γ 北τ窦偶保坏煤宜拢运蛔拧R皇敝惶悦右亚昧怂南拢崭詹雇辏钟眯⊙浪⒙奶蕹鋈廾础w暝碌溃骸罢饩秃芎茫舨涣粜模倏床怀龅摹!北τ衩σ饲魄疲档溃骸罢嬲嬉谎恕!鼻琏┮阉粤思刚螅萌菀撞雇炅耍盗艘簧骸安顾洳沽耍降撞幌瘢乙苍俨荒芰耍 编扔戳艘簧闵聿挥芍鞯瓜隆R说模姨禄胤纸狻BR>
  

      【陈其泰:从袭人母病回去后,琐琐碎碎,一路叙来,只为晴雯抱病补裘一事,正与潇湘馆泪点成斑,同是他年触目伤心处耳。】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