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路灯(清)李绿园-第五十四回 管贻安骂人遭辱 谭绍闻买物遇赃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歧路灯(清)李绿园-第五十四回 管贻安骂人遭辱 谭绍闻买物遇赃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歧路灯

      

第五十四回 管贻安骂人遭辱 谭绍闻买物遇赃

  话说王中与赵大儿讲说心事,看透少主人心中毫无主张,每日与狐朋狗党嗜赌昵娼,将来必至冻馁,想着城南菜园、城内鞋铺,存留一个后手,以为少主人晚年养赡及小主人读书之资。这真是与纯臣事君心事一样。那赵大儿一个粗笨女人,心里不省的,自然听的不入耳,瞌睡虫便要欺降上眼皮,早已梦入南柯。

  王中知女人已入睡乡,心内千盘万算,一夜不曾合眼。临明主意已定。爬起来,天已大明。径入后门,上楼下禀明主母与少主人,说道:"我如今既然得罪,情愿净身出去,自寻投向。我来磕头。"谭绍闻道:"你休要说这话。老大爷归天时,说明与你鞋铺子、菜园,我今日若不给你,显得我不遵父命。你且少站,我与你一个字迹,叫你各人安居乐业。"即到东楼写了一张给券,手提着递与王中道:"你不识字,你寻人看看,管保你心毫无疑惑。"王中道:"我全不为这。"谭绍闻怒道:"难说老大爷临终遗嘱,我肯不遵么?"即将给券撂在地下,说:"拿去罢。"王中拾在手内,跪下磕了头,哭说道:"相公知道遵大爷遗言就好了。只是大爷归天时,说了八个字,'用心读书,亲近正人。'这是大爷心坎中的话。大相公今日行事,只要常常不忘遗命,王中死也甘心。"谭绍闻一时无言可答。

  王氏道:"王中,你各人走了就罢,一朝天子一朝臣,还说那前话做什么。俗话说'儿大不由爷',何况你大爷已死。你遭遭儿说话,都带刺儿,你叫大相公如何容你?"王中见王氏糊涂已极,无可奈何,只得拿券而去。自向城南安置身家。

  恰好二十亩菜园,两家分种。那东边一家姓冯的,男人瘟病而死,女人带子嫁讫,遗下一处宅子,王中携妻女住下。自此与姓朱的园户,同做那抱瓮灌畦之劳,为剪韭培菘之计。却仍每日忧虑少主人荡费家产,心中时常不安。有诗云:

  看是城南卖菜佣,主恩莫报恨填胸;

  恰如良弼迁边塞,魂梦时时入九重。

  单说王中迁居城南,谭绍闻觉得游行自便,好不快活。每日夏逢若家,恰好成了一个行窝。王中于新菜下来时候,不肯入口先尝,一定要到谭孝移灵前荐新,眼泪在肚内暗抛几点。

  这王氏与谭绍闻那里管他,却有时与赵大儿捎些尺布寸丝的人事,也有时与些油果面食之类,叫王中与女儿吃。王中只觉心内怆凄,在城内说不出来,到城南又不能与赵大儿说。路上挑着菜担儿,只祝赞道:"大爷是正人君子,天保佑休叫坏了少主人品行。我王中若有一分可周全的时节,愿赴汤蹈火,不负大爷临终嘱托。"这是王中心腹之言,端的好忠仆也。

  且说谭绍闻在夏逢若家混闹,又添上管贻安、鲍旭、贲浩波一班儿殷实浮华的恶少,这夏家赌娼场儿,真正就成了局阵,早轰动了城内、城外、外州、外县的一起儿游棍。这游棍有几个有名的,叫做赵大胡子,王二胖子,杨三瞎子,阎四黑子,孙五秃子,有主户门第流落成的,也有从偷摸出身得钱大赌的。

  每日打听谁家乡绅后裔、财主儿子下了路的,有多少家业,父兄或能管教或不能管教,专一背着竹罩,罩这一班子弟鱼;持着粘杆,粘这一班子弟鸟。又有一起嫖赌场的小帮闲,叫做细皮鲢,小貂鼠,白鸽嘴,专管着背钱褡裢,拿赌具,接娼送妓,点灯铺毡,只图个酒食改淡嘴,趁些钱钞养穷家。此时夏逢若开了赌场,竟能把一起膏粱弄在一处,声名洋溢。这两样人心里都似蛱蝶之恋花,蜣螂之集秽,不招而自来,欲麾而不去的。

  这谭绍闻初与这两样人相近,自己也觉着不伦不类。争乃不想赌时,却有珍珠串、兰蕊,又添上素馨、瑶仙几个名妓,柔情暖意,割舍不断;不欲嫖时,却有色盆、宝盒趁手,输了想捞个够本,赢了又得陇望蜀,割舍不断。久而久之,竟与这一班人,如入鲍肆,不闻其臭了。

  那一日,管贻安、谭绍闻与杨三瞎子、孙五秃子同场掷起色来。因为一文低钱,管贻安说是杨三麻子的,杨三麻子道:"不是我的。"管贻安道:"适才你赔我的注儿,还不曾动,怎说不是你的?"杨三麻子换了一个高钱,把低钱向院里一摔,发誓道:"忘八的钱!"管贻安一向娇纵惯了,怎受得他人这一句罗唣,将桌子一蹬,发话道:"好不识抬举的东西!得跟我一场子坐坐,就是你前世修下的福了,还敢这样放肆!你说谁是忘八的?"那杨三瞎子是有名的"独眼龙",站起来说道:"管九宅的!姓管的!管家小九儿!你那话叫谁听的?赌博场里讲不起王孙公子,休拿你爷那死进士吓我!"管贻安自娘腹中出来,人人奉承,到如今,这是头一次经的恶言,便骂道:"你这忘八的,想做什么?"杨三瞎子道:"我想打你!"早一掌推的,连椅子都带倒了。夏逢若、谭绍闻各扯住杨三瞎子的手,谭绍闻道:"自己弟兄们,这是做啥哩,不怕人家笑话么?"管贻安爬起来向杨三脸上一掌,杨三恼他两个劝的扯住手,骂道:"您这一起狗的!一发是封住我的手,叫管九儿打我哩。"将膀背一伸,向夏逢若心口上一拳,夏逢若早已倒了。谭绍闻早已自倒,被凳子角把脸上磕了一条血痕。

  孙五秃扯住杨三,到南屋,低声说道:"第三的,你憨了?好容易罩住的小虫蚁儿,你都放飞了,咱吃啥哩!"杨三道:"五哥,你不知道。放松了他们,咱就受不清他的牙打嘴敲;一遭打怕了,再遭还要敬咱们。你放心,这样公子性儿,个个都是老鼠胆。管保时刻就和处了,你只听他们句句叫哥罢,我经的不耐烦经了。"说着早忍不住笑了。

  早有白鸽嘴报与赵大胡子、王二胖子、阎四黑子,都来说合和处。众人斗了一个分赀,交与细皮鲢买办。顷刻,狗腿四只,干牛肉三斤,鸡子四只,猪首一个到了。小貂鼠就会烹调。

  说合停当,肉肴已熟,又到街上打了二十壶烧刀子,并了两张方桌,叫出瑶仙、素馨,一条边坐了,你兄我弟称呼,大嚼满酣的享用。把一个厮打臭骂,抛在东海之外。到晚,瑶仙、素馨各得佳偶,何必明言。

  次日,王二胖子、杨三瞎子、阎四黑子,因他赌友父亲生辰,都去城外做生日去了。管贻安因昨日一掌,终觉少趣,也走讫。惟有谭绍闻因面上紫痕,不好上街行动,且恋赌不走。

  于是重整赌场,赵大胡子,孙五秃子,连夏逢若四个,配成一常赵大胡子说道:"我没钱,我有两个镯子,是祖上传留下来的,我取来作成钱,好配场儿。"夏逢若道:"现成有头钱。输赢何妨?"赵大胡子道:"离我住处不远,我去了就来。"

  果然去了不多一时,钱褡内掏出一对赤金镯儿,光灿耀目。谭绍闻接在手内细看,有八个镌的小字,一只上镌的"百年好合",一只上镌着"万载珍藏"。谭绍闻道:"果然是件好东西。"赵大胡子道:"咳!我先人也是个大财主,这是我奶奶东西。我近来输的急了,把这东西带着,左右是破落了,要这东西何用,爽快变卖,好好赌两场子,家中过活几天。我只要二十两银。"

  谭绍闻见这镯子值五、六十两,今货高价贱,心内未免动欲。问道:"贵先人本贯何处?"赵大胡子道:"我听说是陕西。"

  夏逢若道:"陕西何处?"赵大胡子道:"只象是潞安府。"孙五秃子道:"潞安是山西。"赵大胡子道:"我记差了。"

  谭绍闻累日在外,心中只想装成赢钱腔儿,好哄母亲妻子,便讲买这金镯。众人作合,讲就十六两,夏逢若代为称出。彼此交割明白,大家便赌将起来。恰好这一场是谭绍闻独自赢了二十两,当下还了夏逢若。日色已晚,街上也好行走。绍闻得了这金条脱一对,一心要献母亲行孝。素馨出来,也挽留不祝走到家中,坐在楼下。王氏道:"你真正成不得人了。每日在夏家,他家有鱼膘、皮胶把你粘住了?几番人轮着叫你,你再不回来,还成人家么?"谭绍闻哈哈笑道:"娘,你嗔我赌博,你看,我与你老人家赢的是什么东西?"向袖中摸出一只金镯儿,递与母亲。灯光之下,愈觉璀璨夺目,好不爱人。

  王氏道:"这是那里东西?"谭绍闻道:"我赢的,你老人家收拾着。这一只金镯子,就值一百两哩。"巫翠姐在东楼下听说金镯子三字,早上堂楼来。看见光闪闪的东西,便说道:"算成我的罢,你与娘再赢去。"王氏只得递与巫翠姐。谭绍闻笑道:"我还赢了一对银镯子,明日取来给你何如?"巫翠姐道:"我只要金的,明日不拘取来什么好东西,我并不要。"

  谭绍闻道:"讲说已明。"又向袖中掏出一只,递与王氏道:"娘,你要这一只。"王氏道:"兴官,你过来,把这一只送与你妈去。"兴官接在手中,送与姨妈,冰梅道:"送与大婶子,做一对儿。"巫翠姐道:"我收拾着,明日兴官相公娶个花媳妇,叫他带着。"一家儿说说笑笑,好不喜欢。

  到了次日,夏逢若早使白鸽嘴来叫。巫翠姐撺掇取那银镯,谭绍闻此番去的更觉公然。到赌场又赢了,即吩咐细皮鲢道:"我与你四两银子,到沈银匠铺,定一对银镯子。工价改日打成,一齐楚结。"细皮鲢领命要去,又吩咐道:"打造要速,价随他说。若承许不速,就到汪家炉上去。"细皮链道:"是,是。"

  一连赌了三天,银镯造成。即叫细皮鲢送到后门,双庆接住,送到楼上,王氏收讫。

  却说那一日,谭绍闻与赵大胡子、孙五秃子、阎四黑子赌到午后,正叫幺喝六热闹,不知怎的,背后早站了四个捕役,认清赵大胡子,铁尺刀背一齐乱下,扳住两臂,铁锁镣铐上了身。捕役把桌上钱抢个罄荆夏逢若浑身乱颤。谭绍闻只吓得寸骨皆软,半步难移。

  原来赵大胡子,在陕西临潼县做下大案,彼时众盗拿获,供称伙盗中有祥符赵天洪。差来干捕,将批文投入署内,署中登了内号簿,用了印花,秘差祥符健役协拿。访真在夏逢若家赌博,登时拿获。过了堂,入了监内。次日起解,沿途拨送。

  这捕役讹诈夏逢若开赌场,谭绍闻同赌,私下暗送钱财,自是可揣而知的。从此,夏逢若杜门谢客,谭绍闻坚壁不出,那也是不用说的。

  过了半月,谭绍闻正在东楼,与巫翠姐、老樊婆三人斗叶子玩耍,德喜儿在窗下说道:"胡同口有一个人,请大叔说话哩。"谭绍闻道:"你对他说,我没在家。"少时,德喜儿回来说道:"那人知道大叔在家,有一句要紧话,一定要见哩。"

  谭绍闻道:"我去开发了那人,就回来。"

  出的后门,到了胡同口,那人道:"县上老爷,请你哩。"

  一面拿出一根雷签,上面朱笔两行:"仰役即唤谭福儿当堂回话。火速飞速,少迟干咎。限刻下缴。"谭绍闻一惊非校说道:"我回去换换衣服。"那人道:"不能。老爷在二堂上专等,咱走罢。"谭绍闻竟是没法,只得随走。心中小鹿儿乱撞,高一步低一步进了衙门。

  差人到宅门搭了到。县公端坐二堂,皂隶一声喊道:"带进来!"只见上面坐着一位新官。这新官姓边名唤玉森,四川进士。原来前任董公,因贪被参,现在闲住候审。这边公上任尚未满十日。谭绍闻跪在檐前,边公问道:"你就是那谭福儿么?"谭绍闻道:"福儿是童生乳名,学名是谭绍闻。"边公道:"你家可有一对金镯子么?"谭绍闻道:"有。"边公道:"是祖上传的,是新近打造的?"谭绍闻道:"是祖上传留,不知是买的,是打造的。"边公点点头儿。即唤原差吩咐:"差你仍押谭福儿到家,取金镯呈验。"原差带谭绍闻回家取金镯。到了胡同口,这谭绍闻不得进家。王氏、翠姐、冰梅,合家惊慌,急取金镯,叫德喜儿付与原差人。不必费笔多说。

  只说谭绍闻与差人,依旧上了二堂,差人将金镯交在公案。

  边公命取过临潼县关文来阅。刑房将原文呈上,边公看了一遍,问道:"你这金镯上边,是何字迹?"谭绍闻道:"一只是'百年好合',那一只不记得了。"边公将来文掷与谭绍闻。

  谭绍闻接手一看,上面红印朱批,乃是:临潼县为关取盗赃事。据大盗赵天洪--即赵大胡子--供言:"盗得北关贡生宋遵训家财物,五份分赃。"小人分得银一百五十两,图书一匣,金镯一对。图书一匣,彼时小的即埋在麦地,今已忘却地方。银子,小的都花尽了。余下金镯一对,被本县谭福儿,在夏鼎家哄赌,讹骗去了。"为此备录原供,关取贵县夏鼎并谭福儿到案,携带赃证,以凭对质。须至关者。

  谭绍闻眼中看,口中念,身上颤,方晓得买的金镯,乃是大盗贼赃。只磕头道:"青天大老爷与童生做主!"边公也不瞅睬,吩咐:"夏鼎既脱逃,限即日拿获,以便与同犯发解。金镯暂寄库内。谭福儿且押捕班。"一声云板响亮,边公早已自公退食。

  不说谭绍闻在捕班受凌辱逼索。且说王氏惊慌,叫德喜道:"你去城南叫王中去。"去不多时,又叫双庆道:"你也再去催他速来!"

  原来王中在园中摘了一篮新梨,来与孝移献新,正与德喜儿撞在南门瓮城内。德喜道:"王大叔,你还不知道哩,大相公叫贼咬住,如今带进衙门去审哩。"王中听了这句话,把身子打了个冷战,梨儿早滚下五七个在路上灰窝里。王中也顾不得拾掇,飞也似跑来。到了楼下,也顾不得与主人灵前献新。

  王氏道:"你半年不在家,一发弄出大事来。"王中道:"是怎的?"王氏放声大哭道:"我不管你,只问你要大相公呀!"

  王中道:"办这事,身上少不了带银子。"巫翠姐听见说道:"老樊,你来东楼下来。"开了箱子,取出十二两银子,说道:"你交与王中。"

  王中接银在手,要了一个瓶口儿装了,飞风走到衙门。问了捕役班房,买了一条见面路。谭绍闻哭诉了原情。

  王中半日之间,串通了孔耘轩、张类村、程嵩淑、娄朴、苏霖臣,恰好惠养民也在城中,也恳了。俱集孔耘轩家,写了连名公呈。无非说谭绍闻祖父为官,青年勤学,毫不为非,无辜被诬,恳免发解的话头。晚上二鼓时候,众绅士一齐到了大堂,举人、拔贡、生员俱全,晚生全帖、门生手本连呈词一齐传进。

  边公阅了呈词,即请进二堂,为礼坐下。吃茶已毕,边公问了姓名,说了"弟系初任,诸事仰祈指示"话头。众人也说了"一路福星,恺悌乐只"的话头。边公道:"适才领教,众年兄无非要免谭福儿发解质对,但事系盗案重情,赃证显然,事难单发夏鼎。且金镯也难以到临潼。"程嵩淑道:"这谭绍闻原系灵宝公曾孙,孝廉忠弼之子,即此位孔年兄之婿,幼年曾举过神童,平素也颇勤学,取过县试首卷。这金镯想是不知误买。恳老父师念书香旧族,作养一番。"边公道:"成就后学,原系我辈本愿。但弟之所疑者,一个旧家子弟,如何强盗亦知乳名?这便难说是风马牛了。"孔耘轩道:"小婿颇有家赀,必是见金镯精工,以为奇货,误买在手。一个年幼书愚,岂能悬断以为盗赃。还祈老父师详夺。"边公道:"金镯买卖,必有成交之地,撮合之人,谭福儿果系安静肄业,何由与赵天洪相遇?临潼县关文,录的赵天洪原供,系在夏鼎家哄赌讹骗,则谭福儿之不安分可知。"惠养民道:"这个小徒从门生受业时,曾说过诚正话头,还祈老父母'众恶必察'。"边公微笑着:"只怕老年兄,也'不与其退也'。"因向娄朴道:"娄年兄指日就有民社之任,这事当如何处置。"娄朴道:"以治下愚见,似乎当摘录口供,送过临潼。如临潼再行关文,然后发解到案对质未迟。仰希老父师钧裁。"边公似有首肯之意。众人一齐起身跪央,边公道:"即照娄年兄所说办理就是。"众人谢了免解之恩,辞了出署。

  边公即日晚堂坐了,取了谭绍闻"不知原情,误买盗赃,情愿舍价还物"的口供。并拿到夏鼎,也摘了"素不谋面,不曾开潮的口供。次日做成一套文书,将金镯封了,朱判明白,统交与临潼来役。后来临潼亦无更举,则赵天洪之正法于临潼可知。这也不必旁及。

  单说此回书,有个疑团,不得不详为申明。谭绍闻系名门子弟,少年英慧,谁不晓他是谭绍闻。但赌博场中,俱是轻忽口角,且俱是粗汉,也不知考名为甚,不过就众人口中称个谭福儿,管九儿。其实管贻安、谭绍闻六个字。赵大胡子原不曾到耳朵里,不过当面称个某宅、某相公而已。呜呼!谭绍闻以少年子弟,流落赌场,自取轻薄,岂不可羞?况且藉买物而掩其输钱,若非一个忠仆,几位父执,极力相拯,一到临潼,与强盗质对,纵然不至于死,那监狱镣铐,自是不能免的。可不畏哉!这正是:

  书生强盗那相干,想合薰莸也是难;

  只因乌曹同授业,零陵阿魏竞成丸。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