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 回 张忠虎丘山战众贼  姜玉福建馆斗群寇_康熙侠义传(清)贪梦道人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58 回 张忠虎丘山战众贼  姜玉福建馆斗群寇_康熙侠义传(清)贪梦道人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中国古代小说

      

 

第58 回 张忠虎丘山战众贼  姜玉福建馆斗群寇

 

  词曰:

  堪叹人生天地中,使尽了心机为利名。富贵荣华花间露,好勇争强火化冰。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旦无常万事空。

  任君使尽了千条计,难免荒郊身被土蒙。

  话说马成龙正在对河居吃酒之际,遇见了一个人,把手中刀望桌上一拍,说了好些个恶话,吓得众吃酒之人都不敢言语了。成龙把手中的刀,也照着桌上一插,说:"我也不是无名,白欺负我,你先等等!若不服,过来咱们比并比并,我可不怕这些个事 !"那边那个人一听此言,说:"好哇!来,来,来! 咱们去到了无人之处再说吧 。"手拿金背刀,一直的望门外去 了。成龙后面跟随。吓得跑堂的也不敢追,自己在铺内尽害怕。

  成龙跟着那个人到了无人之处,成龙说 :"我瞧你像一个 '合字儿"'。那人一听,说 :"不错,你'好俊招路'啊。我 知道你像个'线上的' 。"成龙不懂,本来他头一句是与马梦 太学的,一听人说"好俊招路儿",他说:"你才是'抄路儿'。

  别玩笑 。"那个人也笑了,说 :"原来你是一个外行,我也不必多问,你姓什么?哪里人氏 ?"马成龙自通名姓。那人说: "原来是马大哥。我久仰大名,轰雷贯耳。小弟是陕西咸阳人,

  姓张,名忠,字大虎。我别号人称笑面无常 。奉我义兄之命, 前来这侯府下书。来到对河居,一瞧尊驾这个穿着打扮,我疑你是一个绿林中的英雄。今天一问,才知是一位大人 。"成龙 说 :"张大哥不可这样称呼。你我自己兄弟,何必如是 。"二人复又回来了,到对河居,二人在一个桌儿上落座,又把那边的菜都给移过来。

  二人越说越高兴,成龙说 :"贤弟,你今天跟我去把这虎 丘山逛逛 。"张忠说 :"小弟与兄长可以前去 。"又派人雇了 两乘爬山虎。成龙要到柜上给钱,张大虎说 :"大哥,你不必 让,我早已留在柜上两锭纹银。若要不然,你我方才耍笑,他为何不与咱们要饭帐呢?我一进来之时,你正低着头儿在那里喝酒,我给他们柜上留下的。咱们逛完了庙,再回此处吃酒算帐 。"

  二人到了外边,方要上爬山虎,成龙一瞧大虎坐的那爬山虎,两个人倒雄壮;惟有这一乘爬山虎儿,是哥儿两个,都是瘦弱的身体,一场寒病方才好。山东马身躯又大,二人不能抬成龙.说 :"老爷,我们哥儿两个是不能抬你老人家,再雇别 人的吧 !"成龙说:"你二人再找一个人,二人在头里横上一 条杠子两个人抬着,一个人在后边抬着,也就成了 。"二人点 头,照样找了一个人来,抬起两个人,一直的奔虎丘山而来。

  走了有五六里之遥,后边过来了两乘轿子,头前一匹引马。

  后边还有四五个跟人。头前那个引马直嚷说 :"闲人退后,轿 子来了 !"成龙与张忠二人的爬山虎儿望旁边一闪,轿子由东 边望西而去。方一过去,只听轿内有人说 :"站住 !"轿里边是一个妇人说话,说 :"马大哥,你多咋来的?"山东马成龙 说 :"你是望谁说话哪 ?"轿内那少妇人说 :"成龙马大哥, 你不认识我吗?我哥哥是胡忠孝,难道忘了不成?"山东马一

  听,说 :"原来是贤妹。我是昨天晚晌才到,打算要去到副将 衙门去瞧瞧张三兄弟,我还没去哪 。"原来这两乘轿子,头前 是张广太的大夫人胡氏赛花。后边是他二夫人韩氏红玉。二人因广太到任不服水土得病,许下愿上虎丘山烧香 ,广太好了, 不叫他们去。今天是张三大人演操去,二位夫人私自带领几名跟人,去上虎丘山还愿去。方走到此处,遇见了他等两乘爬山虎儿,说了几句话。胡氏夫人说 :"回头马大哥上我衙门里去 吧 。"吩咐起轿。

  张大虎问马成龙说:"马大哥,这是谁的夫人?"成龙说:

  "这是本处水师营协镇大人张广太的夫人 。"张忠一听 ,说:

  "真乃是怪事!我也认得一个张广太,在上海道台衙门。那个人可是个跟官的,与你方才说的这个张广太是同名。我认的那个,是武清县河西务的人 。"马成龙一听,说 :"你认的那一个武清县河西务的张广太,与这一个张广太 ,他是一个人 。"

  张忠说 :"他如何能作官?"成龙就把张三大人先前的那些个 事说了一遍。张忠说 :"罢了!人生在世上,真有这样奇遇! 我张忠自幼年在江湖之上闯荡,也没有遇见一点好事 。" 二人才要走,只听得那边一片声喧。抬头望正西一看,只见那北边山岔内出来了一伙人,约有三十余名,把两乘轿子围住。又见自那边跑过来了几匹跟马,马上之人直嚷说 :"二位 快去吧,来了四十多个贼人,把我们轿子给围上了。一个为首的贼人手执大棍,要抢我们夫人。二位快去吧,救人要紧 !" 张大虎拉金背刀,一直的望那边跑去,口中大骂说:"好小辈!

  你等不要无礼,我来也 !"到了轿子那边。胡氏夫人、韩氏夫 人二位虽然有能耐,无奈有一件事,都穿着一身衣服,又是厚底鞋,所以不成,不敢下轿子,心中着急。只见那边为首的一人说 :"你等好好的回去,把轿子放下 !"吓得抬轿的战战兢

  兢放下轿子就跑,众跟人也跑了。贼党方要抬轿子走,只见张大虎一抡金背刀,大嚷一声,说 :"好胆大的贼人!白昼拦路 抢人,我来结果你的性命 !"抡刀照着贼人就是一刀。 众贼人往两旁一闪,只见过来一个为首之贼人,身高九尺,面如生羊肝,两道剑眉,一双圆眼,身穿有洋绉裤褂,薄底快靴,两只眼睛滴溜溜的乱转,一条青绉绸手绢包着头,手使一条铁棍,迎着张忠而来,口中说 :"你是何人 ?敢这样大胆!

  你可认得鸳鸯太岁曹太吗?"张忠一闻此言,说:这小辈,我要说出名姓,把你唬死!来!来!咱们先比并较量,如你能赢了我,万事皆休;如你赢不了我,休想逃走 !"那鸳鸯太岁曹 太举棍就打。张忠望旁边一闪,抡刀就剁。二人动手多时。成龙自那边过来,怀中抱着大环金丝宝刀,赶到说 :"你们是哪 里来的贼人?"那些个贼人说:"我们是此处人,你问作什么?"

  原来这些人都是福建会馆的看馆之人,为首的曹太是天地会八卦教的会总,这些个人也是他们教中之人。只因听说张广太的夫人今天去虎丘山降香,曹太要替侯起龙报仇雪恨,带众贼在山中半路等候,方要抢了走,不想成龙与张忠赶到。曹太一瞧马成龙穿的衣服个别另样,又见他那面貌好像有人常说的山东马成龙。此时天地会的贼人,自卢定河、王千层被马成龙拿获,他等闻名丧胆,俱拿成龙起誓。他们的人要遇有事,都这样说 :"谁要屈心,叫他遇见了大清国的山东马 !"有见过成龙的,有没见过成龙的,大家传说。曹太今天一见山东马这样的打扮,心就有几分疑惑他是马成龙。

  曹太正与张大虎动手之际 ,山东马赶到说 :"张大贤弟,我来也 !"自通了名姓,唬得众贼人胆战心惊。曹太举棍就往 下打,马成龙宝刀相迎。只听得"克嚓"一声,将曹太的铁棍削为两段,把贼唬了一跳,转身就要逃走。山东马一刀,照着

  他脖颈上,只见红光一片,把贼人头皮削下来一块。曹太一俯身,带群贼竟自逃走去了。众轿夫复又回来,把这两乘轿子又抬回去了。众跟人都跑了。山东马与张大虎二人回来,坐着爬山虎儿歇着。

  只见张广太带着姜玉,还有四小跟班的而来。原来是三大人办完了公事,自己要上虎丘山 ,走到半路上遇见自己家人, 是跟二位夫人的,被贼追下来,一瞧见大人,回禀明白。张广太着急,带着众人,正遇见马成龙与张大虎,赶忙过去说:"二位大哥,小弟有礼。多咋来的?为什么不到我衙门里去?"张忠说 :"我今天方才到。也不知贤弟在此居官,我遇见了马大 哥,在对河居喝了半天酒,要逛虎丘山,正走在这里,遇见了尊眷的轿子被贼人围住,我与马大哥将贼人杀散,正遇见你到此处来 。"成龙说 :"我是昨天到的,天就晚了,今天早晨起来,同侯爷大哥喝了会子酒,我也醉了,梦太也就睡着了。我自己溜达出来,到对河居遇见张大兄弟,喝了会子酒,我们两个就来到此处,遇见你的家眷叫贼围上了,那一伙贼子俱都叫我们给打跑了,这才遇见三兄弟。走吧,咱们喝酒去吧 。"广 太说 :"上我衙门去 。"成龙说 :"不去。咱们上对河居雅座 儿谈会子心,明天我同老兄弟,我二人到你衙门去。"广太说:

  "走 。"

  三个人同姜玉,一直到了对河居雅座落座。跑堂的笑嘻嘻的说 :"三位老爷来啦!"遂给泡过一壶茶来,端上两碟瓜子, 问 :"三位要什么菜?"广太说 :"姜玉过来见见你马伯父。"

  姜玉过来行礼,说:"马伯父好啊 !"过来又问:"张伯父好!" 说 :"适才二位伯父与我三叔说话,我不得亲近 。"张忠与马成龙说 :"你坐下再说话吧 !"随便要了几样菜蔬,要了四壶莲花白,又要两壶福贞陈绍酒,大家开怀畅饮。喝至半酣,广

  太说 :"马大哥与张大哥,再也想不到今天异地相逢,真乃是 人生乐事!无奈有一件,就短师兄马梦太 。" 姜玉在一旁拉了成龙出去,到了外边,成龙说 :"你叫我 何事?"姜玉说 :"今天你得劝解劝解我三叔父,别让我三叔 回去与我两个婶母闹。今天我婶母上虎丘山烧香,瞒着我三叔父去的。恰巧在半路之上,又遇见贼人。我三叔回去必不能善罢甘休。你老人家要说个人情,准成 !"成龙说 :"你交给我啦,我必要劝解他 。"说罢,二人复反入座,重新吃酒。 吃喝完毕,成龙说 :"三兄弟,今天你回去,见了两个弟 妹,应该怎样?"广太说 :"我万饶不那了两个贱辈 !"成龙说:" 三兄弟,不是那么样办法。论理,可是两位夫人的大不 是。要真叫贼给抢去,那时你是死是活?这件事若是我,不这么办,须得把他们杀了 !"成龙这诙谐的话 ,广太本就有气,再听他这么一说,不由怒从心上起,站起身来说:"二位兄台,我不让到我衙门里坐着啦,明天再见!"写了饭帐,方才要走,成龙说 :"我与你玩笑哪,别认真杀了 。"广太也不言语。姜玉说 :"好哇!这是你给讲人情哪?"说着话 ,出离对河居,一直回衙门。

  姜玉在头前,直跑到了衙门,先奔后面,说:"二位婶母,了不得了!我三叔父因为你们上虎丘山几乎被贼人抢去,我三叔甚是有气,拿刀来杀你们俩人来了 !"吓得两位夫人颜色更 变,说 :"姜玉,你快请你李伯父、邹伯父来劝住你三叔 !"

  姜玉出去,有片刻之工,张广太手持钢刀,闯进上房,要杀两个夫人。不知此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