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回  柏玉霜误入奸谋计 锦上天暗识女装男_粉妆楼(明)罗贯中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五十九回  柏玉霜误入奸谋计 锦上天暗识女装男_粉妆楼(明)罗贯中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五十九回  柏玉霜误入奸谋计 锦上天暗识女装男

 

  话说那沈廷芳同锦上天,由长安起身,向南京进发,那日是五月初二的日子。到了南京的地界,早有前站牌飞马到各衙门去通报。不一时,司道府县总来接过了,然后是总督大人沈廷华排齐执事前来迎接。

  沈廷芳上了岸,一直来到总督公厅,沈廷华接入见礼。沈廷芳呈上太师的寿礼,沈廷华道:"又多谢叔父同贤弟厚礼,愚兄何以克当?"沈廷芳道:"些须不腆,何足言礼。"当下二人谈了一会,沈廷芳入内,叔嫂见礼已毕,当晚就留在内堂家宴。锦上天同相府的来人,自有中军官设筵在外堂款待。饮了一晚的酒,就在府中居宿,晚景已过。

  次日起身,沈廷芳向沈廷华说道:"烦哥哥就同小弟前去聘请二将,先上长安,小弟好在此拜寿,还要多玩两天。"沈廷华听了,只得将聘礼着人搬上江船,打着相府同总督旗号,弟兄二人一同起身,顺风开船,往镇江金山而来。

  不一时,早到了金山,有镇江府丹徒县并那将军米良前来迎接。上了岸,将礼物搬入金山寺,排成队伍,早有镇江府引路,直到那王虎、康龙二将寓所,投帖聘请。

  原来二人俱是燕山人氏,到江东来投亲,在金山遇见了沈廷华。沈廷华见他二人英雄出众,就吩咐镇江府请入公馆候信,故镇江府引着沈廷芳等到了公馆。

  投了名帖,排进礼物,呈上聘礼。

  二人出来迎接,接进前厅,行礼坐下。王虎、康龙说道:"多蒙太师爷不弃,又劳诸位大人枉驾,我二人却当受不起。"沈廷芳说道:"非礼不恭,望二位将军切勿见弃。"沈廷华说道:"二位将军进京之后,家叔自然重任。"沈廷芳遂令镇江府捧上礼物,打开盔箱,取出那两副盔甲,说道:"就请二位穿了。"二人见沈廷芳等盛意谆谆,心中大喜,遂令手下收了聘礼,穿起盔甲。沈廷芳见他二人俱是身长一丈,臂阔三停,威风凛凛,相貌堂堂,沈廷芳暗暗欢喜道:"看此二人,才是罗j的对手。"

  当下王虎、康龙穿了盔甲,骑了那两匹锦鞍白马,一齐起身来到镇江府内,知府治酒饯行,沈廷芳吩咐堂官道:"你可小心伏侍二位将军,先回去见太师,说我随后就来。"当下酒过三巡,肴登几次,二将告辞起身。沈廷华、沈廷芳、米良、镇江府、丹徒县、合城的文武众官一一相送,二将上船起身,奔长安去了。

  却说那沈廷华送了二将动身之后,即同沈廷芳别了众人,赶回南京去过生日。到了总督府内,已是初四日的晚上。进了后堂,夫人治家宴暖寿,张灯结彩,开台演戏,笙箫鼓乐,竟夜喧闹。外间那些各省的文武官员、乡绅纷纷送礼,手中礼单,络绎不绝。

  忙到初五日五更时分,三声大炮,大开辕门,早有那辕门上的中军官、站堂官、旗牌官、听事吏等,备了百架果盒花红,进去叩头祝寿。然后是江宁府同合城的官员,都穿了朝服前来祝寿。又有镇江府同米良也来拜寿。沈廷华吩咐一概全收。那辕门上,四轿八轿,纷纷来往;大堂口总是乌纱红袍,履声交错。沈廷华令江宁府知客陪那一切文官,在东厅饮宴,那一切武官在西厅饮宴,令大厅相陪;那一切乡绅,令各知县在照厅相陪。正厅上乃是米良、沈廷芳、抚院、提督将军、布政、按察各位大人饮宴。当晚饮至更深方散。次日各官都来谢酒告辞,各自回署,自有大厅堂官安排回帖,送各官动身。不表。

  只有镇江府同米良,备了龙舟,请沈廷华同沈廷芳到金山寺去看龙舟。沈廷芳想道:"与众官同行有多少拘束,不如同锦上天驾一小船私自去玩,倒还自由自便。"主意已定,遂向沈廷华说道:"哥哥同米大人先行,小弟随后就到。"沈廷华只得同米良、镇江府备了三号大船,排了执事,先到金山寺去了。

  丹徒县迎接过江,满江面上备了游船,结彩悬红,笙箫细乐,好不热闹。那十只龙舟上,都是五色旗幡,锦衣绣袄,锣鼓喧天,十分好看。金山寺前搭了彩楼花蓬,笙箫齐奏,鼓乐喧天。怎见得奢华靡丽,有诗为证:

  何处飞樯画鼓喧?龙舟闹处水云翻。

  只缘邀结权奸客,不是端阳吊屈原。

  话说那镇江府的龙舟,天下驰名,一时满城中百姓人等,你传我,我传你,都来游玩。满江中巨舰艨艟、双飞划子,不计其数。更兼那金山寺有三十六处山房、静室、店面、楼台,那些妇女人等,不曾叫船的,都在这江楼上开窗观看,还有寓在寺里的妇女人等,也在楼上推窗观看。

  其时,却惊动了一个三贞九烈的小姐。你道是谁?原来是柏玉霜。只因孙翠娥代嫁之后,赵胜、洪恩大闹米府,火烧镇江的那一夜,柏玉霜同秋红二人,多亏洪惠送她们上船,原说是上长安去的,谁知柏玉霜小姐从没有受过风浪,那一夜上了船,心中孤苦,再见那镇江城中被众英雄烧得通天彻地,又着了惊吓,因此弄出一场病来,不能行走,就在金山寺里住下。足足病了三个多月,多亏秋红早晚伏侍,方才痊可,尚未复原。

  那日正在寺中用饭,方丈的和小和尚走到房门口来说道:"柏相公,今日是镇江府备了十只龙舟,请沈总督大人同米大人饮宴,热闹得很,柏相公也可去看看?"那玉霜小姐满肚愁烦,她哪里还有心肠看什么龙舟,便回道:"小师父,你自去看吧,我不耐烦去看。"那小和尚去了。

  柏玉霜吃完了中饭,想起心事来,不觉神思困倦,就在床上睡了。秋红在厨下收拾了一会,回楼上见小姐睡着,忙推醒了他,叫声:"小姐,身子还弱,不要停住了食,起来玩玩再睡。现今龙舟划到面前来了,何不在雪洞里看看。"柏玉霜听了,只得强打精神,在雪洞里来看。谁知她除了头巾去睡的,起来时就忘记了,光着头来瞧,秋红也不曾留意,也同小姐来看。

  不提防沈廷芳同锦上天叫一个小船来到金山脚下,看了一会龙舟,便上岸去偷看人家的妇女,依着哥哥的势儿横冲直撞,四处乱跑。也是合当有事,走到雪亭底下,猛然抬头,看见柏玉霜小姐。沈廷芳将锦上天一拍道:"你看这座楼上那个女子,同昔日祁家女子一样。"锦上天一看,说道:"莫不就是她逃到这里?为何不戴珠翠,只梳一个髻儿在头上?大爷,我们不要管她闲事,我们闯上楼去,不论青红皂白抢了就走,倘有阻拦,就说我们相府里逃走的,拐带了千金珠宝,谁敢前来多管!"沈廷芳道:"好。"二人进寺,欲上楼来抢人。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