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回 评女传巧姐慕贤良 玩母珠贾政参聚散_汇评金玉红楼梦(清)曹雪芹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九十二回 评女传巧姐慕贤良 玩母珠贾政参聚散_汇评金玉红楼梦(清)曹雪芹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中国古代小说

      

 

第九十二回 评女传巧姐慕贤良 玩母珠贾政参聚散

 

 

  

      【王希廉:

      巧姐以侯门之女,出嫁耕织之家,如《列女传》中孟光一流人物,故借宝玉讲书为伏笔。

  司棋系迎春之婢,所以其母假托迎春之名,央人求凤姐。

      司棋之死,与尤三姐激烈相似。但三姐是明受柳湘莲之聘,司棋是私与潘又安相订;邪正不同。柳湘莲挥剑斩情,潘又安拔刀自刎,其心亦似相同。但柳生之去,飘忽不测;潘郎之死,明白显著:文笔迥殊。

  贾母如一颗母珠,在则见孙绕聚,死则家业消亡。借此一参,暗伏后文。

  贾政说甄家被抄,是正伏后文;贾赦说我家断无其事,反跌后文。

  补叙贾雨村来历,与第二回遥遥照应。】


  

      【张新之:

      此回上半与"孤见"相对,彼以一贾兰演《复》卦真机,而反之者贾环;此以一巧姐演《复》卦真机,而反之者凤姐。以夹攻宝玉之"却尘缘",虽复而非真复也。下半与"鞭悍仆"相对,彼以珍、琏明致祸之因,此以赦、政定失教之罪,皆重上半回,乃为九十一回打一大结之处。故自甄士隐、贾雨村、秦氏、冷于兴、山子野,一切要紧关节人物,无不毕见,而总纳于司棋一局、紫英四种,一部《易》理全,一部大观止矣。

      自"失绵衣"回至此为一大段,皆从"解琴书"回生发,相为对待,不容分析,皆追原以往文字,其旨深矣。知耻近乎勇,篆烟一缕,贫女乃闺阁之师;闲邪存其诚,古字三千,小郎得大人之学。堂堂宝鉴,奈何共道诲淫?AA明珠,到底都云皈佛。复天心于七日,有真有假,即於吾道尚析毫厘,间歧路于当三叉,可东可西,却怪那人善排疑阵。贤良是守,刘老老拉巧姐而来;果品徒尝,情哥哥入渺茫而走。钟鸣梦醒,帐了书完。】


  【姚燮:此回已入甲寅年十一月事。】

  话说宝玉从潇湘馆出来,连忙问秋纹道:"老爷叫我作什么?"秋纹笑道:"没有叫,袭人姐姐叫我请二爷,我怕你不来,才哄你的。"宝玉听了才把心放下,因说:"你们请我也罢了,何苦来唬我。"说着,回到怡红院内。袭人便问道:"你这好半天到那里去了?"宝玉道:"在林姑娘那边,说起薛姨妈宝姐姐的事来,便坐住了。"袭人又问道:"说些什么?"宝玉将打禅语的话述了一遍。袭人道:"你们再没个计较,正经说些家常闲话儿,或讲究些诗句,也是好的,怎么又说到禅语上了。又不是和尚。"宝玉道:"你不知道,我们有我们的禅机,别人是插不下嘴去的。"袭人笑道:"你们参禅参翻了,又叫我们跟着打闷葫芦了。"宝玉道:"头里我也年纪小,他也孩子气,所以我说了不留神的话,他就恼了。如今我也留神,他也没有恼的了。只是他近来不常过来,我又念书,偶然到一处,好像生疏了似的。"袭人道:"原该这么着才是。都长了几岁年纪了,怎么好意思还像小孩子时候的样子。"宝玉点头道:"我也知道。如今且不用说那个。我问你,老太太那里打发人来说什么来着没有?"袭人道:"没有说什么。"宝玉道:"必是老太太忘了。明儿不是十一月初一日么,年年老太太那里必是个老规矩,要办消寒会,齐打伙儿坐下喝酒说笑。我今日已经在学房里告了假了,这会子没有信儿,明儿可是去不去呢?若去了呢,白白的告了假;若不去,老爷知道了又说我偷懒。"袭人道:"据我说,你竟是去的是。才念的好些儿了,又想歇着。依我说也该上紧些才好。昨儿听见太太说,兰哥儿念书真好,他打学房里回来,还各自念书作文章,天天晚上弄到四更多天才睡。你比他大多了,又是叔叔,倘或赶不上他,又叫老太太生气。倒不如明儿早起去罢。"麝月道:"这样冷天,已经告了假又去,倒叫学房里说:既这么着就不该告假呀,显见的是告谎假脱滑儿。依我说落得歇一天。就是老太太忘记了,咱们这里就不消寒了么,咱们也闹个会儿不好么。"袭人道:"都是你起头儿,二爷更不肯去了。"麝月道:"我也是乐一天是一天,比不得你要好名儿,使唤一个月再多得二两银子!"袭人啐道:"小蹄子,人家说正经话,你又来胡拉混扯的了。"麝月道:"我倒不是混拉扯,我是为你。"袭人道:"为我什么?"麝月道:"二爷上学去了,你又该咕嘟着嘴想着,巴不得二爷早一刻儿回来,就有说有笑的了。这会儿又假撇清,何苦呢!我都看见了。"

  袭人正要骂他,只见老太太那里打发人来说道:"老太太说了,叫二爷明儿不用上学去呢。明儿请了姨太太来给他解闷,只怕姑娘们都来,家里的史姑娘、邢姑娘、李姑娘们都请了,明儿来赴什么消寒会呢。"宝玉没有听完便喜欢道:"可不是,老太太最高兴的,明日不上学是过了明路的了。"袭人也便不言语了。那丫头回去。宝玉认真念了几天书,巴不得顽这一天。又听见薛姨妈过来,想着"宝姐姐自然也来"。心里喜欢,便说:"快睡罢,明日早些起来。"于是一夜无话。

  到了次日,果然一早到老太太那里请了安,又到贾政王夫人那里请了安,回明了老太太今儿不叫上学,贾政也没言语,便慢慢退出来,走了几步便一溜烟跑到贾母房中。见众人都没来,只有凤姐那边的奶妈子带了巧姐儿,跟着几个小丫头过来,给老太太请了安,说:"我妈妈先叫我来请安,陪着老太太说说话儿。妈妈回来就来。"贾母笑道:"好孩子,我一早就起来了,等他们总不来,只有你二叔叔来了。"那奶妈子便说:"姑娘给你二叔叔请安。"宝玉也问了一声"妞妞好?"巧姐儿道:"我昨夜听见我妈妈说,要请二叔叔去说话。"宝玉道:"说什么呢?"巧姐儿道:"我妈妈说,跟着李妈认了几年字,不知道我认得不认得。我说都认得,我认给妈妈瞧。妈妈说我瞎认,不信,说我一天尽子顽,那里认得。我瞧着那些字也不要紧,就是那《女孝经》也是容易念的。妈妈说我哄他,要请二叔叔得空儿的时候给我理理。"贾母听了,笑道:"好孩子,你妈妈是不认得字的,所以说你哄他。明儿叫你二叔叔理给他瞧瞧,他就信了。"宝玉道:"你认了多少字了?"巧姐儿道:"认了三千多字,念了一本《女孝经》,半个月头里又上了《列女传》。"宝玉道:"你念了懂得吗?你要不懂,我倒是讲讲这个你听罢。"贾母道:"做叔叔的也该讲究给侄女听听。"宝玉道:"那文王后妃是不必说了,想来是知道的。那姜后脱簪待罪,齐国的无盐虽丑,能安邦定国,是后妃里头的贤能的。若说有才的,是曹大姑、班婕妤、蔡文姬、谢道韫诸人。孟光的荆钗布裙,鲍宣妻的提瓮出汲,陶侃母的截发留宾,还有画荻教子的,这是不厌贫的。那苦的里头,有乐昌公主破镜重圆,苏蕙的回文感主。那孝的是更多了,木兰代父从军,曹娥投水寻父的尸首等类也多,我也说不得许多。那个曹氏的引刀割鼻,是魏国的故事。那守节的更多了,只好慢慢的讲。若是那些艳的,王嫱、西子、樊素、小蛮、绛仙等。妒的是秃妾发、怨洛神等类,也少。文君、红拂是女中的"贾母听到这里,说:"够了,不用说了。你讲的太多,他那里还记得呢。"巧姐儿道:"二叔叔才说的,也有念过的,也有没念过的。念过的二叔叔一讲,我更知道了好些。"宝玉道:"那字是自然认得的了,不用再理。明儿我还上学去呢。"巧姐儿道:"我还听见我妈妈昨儿说,我们家的小红头里是二叔叔那里的,我妈妈要了来,还没有补上人呢。我妈妈想着要把什么柳家的五儿补上,不知二叔叔要不要。"宝玉听了更喜欢,笑着道:"你听你妈妈的话!要补谁就补谁罢咧,又问什么要不要呢。"因又向贾母笑道:"我瞧大妞妞这个小模样儿,又有这个聪明儿,只怕将来比凤姐姐还强呢,又比他认的字。"贾母道:"女孩儿家认得字呢也好,只是女工针黹倒是要紧的。"巧姐儿道:"我也跟着刘妈妈学着做呢,什么花儿咧、拉锁子,我虽弄不好,却也学着会做几针儿。"贾母道:"咱们这样人家固然不仗着自己做,但只到底知道些,日后才不受人家的拿捏。"巧姐儿答应着"是",还要宝玉解说《列女传》,见宝玉呆呆的,也不敢再说。

  你道宝玉呆的是什么?只因柳五儿要进怡红院,头一次是他病了不能进来,第二次王夫人撵了晴雯,大凡有些姿色的,都不敢挑。后来又在吴贵家看晴雯去,五儿跟着他妈给晴雯送东西去,见了一面,更觉娇娜妩媚。今日亏得凤姐想着,叫他补入小红的窝儿,竟是喜出望外了。所以呆呆的想他。

  贾母等着那些人,见这时候还不来,又叫丫头去请。回来李纨同着他妹子,探春、惜春、史湘云、黛玉都来了,大家请了贾母的安。众人厮见。独有薛姨妈未到,贾母又叫请去。果然姨妈带着宝琴过来。宝玉请了安,问了好。只不见宝钗邢岫烟二人。黛玉便问起"宝姐姐为何不来?"薛姨妈假说身上不好。邢岫烟知道薛姨妈在坐,所以不来。宝玉虽见宝钗不来,心中纳闷,因黛玉来了,便把想宝钗的心暂且搁开。不多时,邢王二夫人也来了。凤姐听见婆婆们先到了,自己不好落后,只得打发平儿先来告假,说是正要过来,因身上发热,过一回儿就来。贾母道:"既是身上不好,不来也罢。咱们这时候很该吃饭了。"丫头们把火盆往后挪了一挪儿,就在贾母榻前一溜摆下两桌,大家序次坐下。吃了饭,依旧围炉闲谈,不须多赘。

  且说凤姐因何不来?头里为着倒比邢王二夫人迟了,不好意思;后来旺儿家的来回说:"迎姑娘那里打发人来请奶奶安,还说并没有到上头,只到奶奶这里来。"凤姐听了纳闷,不知又是什么事,便叫那人进来,问:"姑娘在家好?"那人道:"有什么好的,奴才并不是姑娘打发来的,实在是司棋的母亲央我来求奶奶的。"凤姐道:"司棋已经出去了,为什么来求我?"那人道:"自从司棋出去,终日啼哭。忽然那一日他表兄来了,他母亲见了,恨得什么似的,说他害了司棋,一把拉住要打。那小子不敢言语。谁知司棋听见了,急忙出来老着脸和他母亲道:'我是为他出来的,我也恨他没良心。如今他来了,妈要打他,不如勒死了我。'他母亲骂他:'不害臊的东西,你心里要怎么样?'司棋说道:'一个女人配一个男人。我一时失脚上了他的当,我就是他的人了,决不肯再失身给别人的。我恨他为什么这样胆小,一身作事一身当,为什么要逃。就是他一辈子不来了,我也一辈子不嫁人的。妈要给我配人,我原拼着一死的。今儿他来了,妈问他怎么样。若是他不改心,我在妈跟前磕了头,只当是我死了,他到那里,我跟到那里,就是讨饭吃也是愿意的。'他妈气得了不得,便哭着骂着说:'你是我的女儿,我偏不给他,你敢怎么着。'那知道那司棋这东西糊涂,便一头撞在墙上,把脑袋撞破,鲜血直流,竟死了。他妈哭着救不过来,便要叫那小子偿命。他表兄说道:'你们不用着急。我在外头原发了财,因想着他才回来的,心也算是真了。你们若不信,只管瞧。'说着,打怀里掏出一匣子金珠首饰来。他妈妈看见了便心软了,说:'你既有心,为什么总不言语?'他外甥道:'大凡女人都是水性杨花,我若说有钱,他便是贪图银钱了。如今他只为人,就是难得的。我把金珠给你们,我去买棺盛殓他。'那司棋的母亲接了东西,也不顾女孩儿了,便由着外甥去。那里知道他外甥叫人抬了两口棺材来。司棋的母亲看见诧异,说:'怎么棺材要两口?'他外甥笑道:'一口装不下,得两口才好。'司棋的母亲见他外甥又不哭,只当是他心疼的傻了。岂知他忙着把司棋收拾了,也不啼哭,眼错不见,把带的小刀子往脖子里一抹,也就抹死了。司棋的母亲懊悔起来,倒哭得了不得。如今坊上知道了,要报官。他急了,央我来求奶奶说个人情,他再过来给奶奶磕头。"凤姐听了,诧异道:"那有这样傻丫头,偏偏的就碰见这个傻小子!怪不得那一天翻出那些东西来,他心里没事人似的,敢只是这么个烈性孩子。论起来,我也没这么大工夫管他这些闲事,但只你才说的叫人听着怪可怜见儿的。也罢了,你回去告诉他,我和你二爷说,打发旺儿给他撕掳就是了。"凤姐打发那人去了,才过贾母这边来。不提。

  且说贾政这日正与詹光下大棋,通局的输赢也差不多,单为着一只角儿死活未分,在那里打劫。门上的小厮进来回道:"外面冯大爷要见老爷。"贾政道:"请进来。"小厮出去请了,冯紫英走进门来。贾政即忙迎着。冯紫英进来,在书房中坐下,见是下棋,便道:"只管下棋,我来观局。"詹光笑道:"晚生的棋是不堪瞧的。"冯紫英道:"好说,请下罢。"贾政道:"有什么事么?"冯紫英道:"没有什么话。老伯只管下棋,我也学几着儿。"贾政向詹光道:"冯大爷是我们相好的,既没事,我们索性下完了这一局再说话儿。冯大爷在旁边瞧着。"冯紫英道:"下采不下采?"詹光道:"下采的。"冯紫英道:"下采的是不好多嘴的。"贾政道:"多嘴也不妨,横竖他输了十来两银子,终久是不拿出来的。往后只好罚他做东便了。"詹光笑道:"这倒使得。"冯紫英道:"老伯和詹公对下么?"贾政笑道:"从前对下,他输了;如今让他两个子儿,他又输了。时常还要悔几着,不叫他悔他就急了。"詹光也笑道:"没有的事。"贾政道:"你试试瞧。"大家一面说笑,一面下完了。做起棋来,詹光还了棋头,输了七个子儿。冯紫英道:"这盘终吃亏在打劫里头。老伯劫少,就便宜了。"

  贾政对冯紫英道:"有罪,有罪。咱们说话儿罢。"冯紫英道:"小侄与老伯久不见面,一来会会,二来因广西的同知进来引见,带了四种洋货,可以做得贡的。一件是围屏,有二十四扇抛樱际亲咸吹窨痰摹V屑渌渌挡皇怯瘢词蔷玫南踝邮巷纬錾剿宋锫ヌɑ竦任铩R簧壬嫌形辶鋈耍际枪钡呐樱逗汗合贰H说拿寄靠诒且约俺鍪忠埋蓿痰糜智宄窒改濉5阕翰贾枚际呛玫摹N蚁胱鸶蠊墼爸姓先纯捎玫米拧;褂幸桓鲋颖恚腥叨喔撸彩且桓鲂⊥米攀背脚疲搅耸裁词焙蛩捅ㄊ裁词背健@锿芬灿行┤嗽谀抢锎蚴摹U馐橇郊乇康模椿姑挥心美础O衷谖掖谡饫锪郊从行┮馑级!本驮谏肀吣贸鲆桓鼋跸蛔樱钢匕酌喙牛铱嗣嘧樱谝徊闶且桓霾AШ凶樱锿方鹜凶哟蠛扃С裢械祝戏抛乓豢殴鹪泊蟮闹樽樱饣俊7胱嫌⒌溃骸熬菟嫡饩徒凶瞿钢椤!币蚪心靡桓雠潭础U补饧疵Χ斯桓龊谄岵枧蹋溃骸笆沟妹矗俊狈胱嫌⒌溃骸笆沟谩!北阌窒蚧忱锾统鲆桓霭拙畎锏闹樽佣嫉乖谂套永锷⒆牛涯强拍钢楦樵谥屑洌讨糜谧郎稀?醇切┬≈樽佣瘟锏瘟锕龅酱笾樯肀呃矗换囟颜饪糯笾樽犹Ц吡耍鸫Φ男≈樽右豢乓膊皇#颊吃诖笾樯稀U补獾溃骸罢庖财婀帧!奔终溃骸罢馐怯械模越凶瞿钢椋侵橹浮!蹦欠胱嫌⒂只赝房醋潘吹男∝说溃骸澳歉鱿蛔幽兀俊蹦切∝烁厦ε豕桓龌ɡ婺鞠蛔永础4蠹掖蚩词保聪荒诔淖呕⑽平酰跎系乓皇渡础U补獾溃骸罢馐鞘裁炊鳎俊狈胱嫌⒌溃骸罢饨凶鲻掮省!痹谙蛔永锬贸隼词保贸げ宦宕纾癫簧习氪纾胱嫌⒁徊阋徊愕拇蚩虻绞床悖丫郎掀滩幌铝恕7胱嫌⒌溃骸澳憧蠢锿坊褂辛秸郏氐酶呶堇锶ゲ耪诺孟隆U饩褪泅匏克钊忍炱旁谔梦堇锿罚杂米右桓霾荒芙矗智嵊至痢!奔终溃骸安挥萌蚩碌鹄吹狗咽隆!闭补獗阌敕胱嫌⒁徊阋徊阏酆檬帐啊7胱嫌⒌溃骸罢馑募骷鄱膊缓芄螅酵蛞吐簟D钢橐煌颍掮饰迩В逗汗合酚胱悦游迩А!奔终溃骸澳抢锫虻闷稹!狈胱嫌⒌溃骸澳忝鞘歉龉荩训拦锿酚貌蛔琶矗俊奔终溃骸坝玫米诺暮芏啵皇悄抢镉姓庑┮印5任医腥四媒ジ咸魄啤!狈胱嫌⒌溃骸昂苁恰!BR>
  贾政便着人叫贾琏把这两件东西送到老太太那边去,并叫人请了邢王二夫人凤姐儿都来瞧着,又把两件东西一一试过。贾琏道:"他还有两件:一件是围屏。一件是乐钟。共总要卖二万银子呢。"凤姐儿接着道:"东西自然是好的,但是那里有这些闲钱。咱们又不比外任督抚要办贡。我已经想了好些年了,像咱们这种人家,必得置些不动摇的根基才好,或是祭地,或是义庄,再置些坟屋。往后子孙遇见不得意的事,还是点儿底子,不到一败涂地。我的意思是这样,不知老太太、老爷、太太们怎么样。若是外头老爷们要买,只管买。"贾母与众人都说:"这话说的倒也是。"贾琏道:"还了他罢。原是老爷叫我送给老太太瞧,为的是宫里好进。谁说买来搁在家里?老太太还没开口,你便说了一大些丧气话!"

  说着,便把两件东西拿了出去,告诉了贾政,说老太太不要。便与冯紫英道:"这两件东西好可好,就只没银子。我替你留心,有要买的人,我便送信给你去。"冯紫英只得收拾好,坐下说些闲话,没有兴头,就要起身。贾政道:"你在我这里吃了晚饭去罢。"冯紫英道:"罢了,来了就叨扰老伯吗!"贾政道:"说那里的话。"正说着,人回:"大老爷来了。"贾赦早已进来。彼此相见,叙些寒温。不一时摆上酒来,肴馔罗列,大家喝着酒。至四五巡后,说起洋货的话,冯紫英道:"这种货本是难消的,除非要像尊府这种人家,还可消得,其余就难了。"贾政道:"这也不见得。"贾赦道:"我们家里也比不得从前了,这回儿也不过是个空门面。"冯紫英又问:"东府珍大爷可好么?我前儿见他,说起家常话儿来,提到他令郎续娶的媳妇,远不及头里那位秦氏奶奶了。如今后娶的到底是那一家的,我也没有问起。"贾政道:"我们这个侄孙媳妇儿,也是这里大家,从前做过京畿道的胡老爷的女孩儿。"紫英道:"胡道长我是知道的。但是他家教上也不怎么样。也罢了,只要姑娘好就好。"

  贾琏道:"听得内阁里人说起,贾雨村又要升了。"贾政道:"这也好,不知准不准。"贾琏道:"大约有意思的了。"冯紫英道:"我今儿从吏部里来,也听见这样说。雨村老先生是贵本家不是?"贾政道:"是。"冯紫英道:"是有服的还是无服的?"贾政道:"说也话长。他原籍是浙江湖州府人,流寓到苏州,甚不得意。有个甄士隐和他相好,时常周济他。以后中了进士,得了榜下知县,便娶了甄家的丫头。如今的太太不是正配。岂知甄士隐弄到零落不堪,没有找处。雨村革了职以后,那时还与我家并未相识,只因舍妹丈林如海林公在扬州巡盐的时候,请他在家做西席,外甥女儿是他的学生。因他有起复的信要进京来,恰好外甥女儿要上来探亲,林姑老爷便托他照应上来的,还有一封荐书,托我吹嘘吹嘘。那时看他不错,大家常会。岂知雨村也奇,我家世袭起,从代字辈下来,宁荣两宅人口房舍以及起居事宜,一概都明白,因此遂觉得亲热了。"因又笑说道:"几年门子也会钻了。由知府推升转了御史,不过几年,升了吏部侍郎,署兵部尚书。为着一件事降了三级,如今又要升了。"冯紫英道:"人世的荣枯,仕途的得失,终属难定。"贾政道:"像雨村算便宜的了。还有我们差不多的人家就是甄家,从前一样功勋,一样的世袭,一样的起居,我们也是时常往来。不多几年,他们进京来差人到我这里请安,还很热闹。一回儿抄了原籍的家财,至今杳无音信,不知他近况若何,心下也着实惦记。看了这样,你想做官的怕不怕?"贾赦道:"咱们家是最没有事的。"冯紫英道:"果然,尊府是不怕的。一则里头有贵妃照应,二则故旧好亲戚多,三则你家自老太太起至于少爷们,没有一个刁钻刻薄的。"贾政道:"虽无刁钻刻薄,却没有德行才情。白白的衣租食税,那里当得起。"贾赦道:"咱们不用说这些话,大家吃酒罢。"大家又喝了几杯,摆上饭来。吃毕,喝茶。冯家的小厮走来轻轻的向紫英说了一句,冯紫英便要告辞了。贾赦贾政道:"你说什么?"小厮道:"外面下雪,早已下了梆子了。"贾政叫人看时,已是雪深一寸多了。贾政道:"那两件东西你收拾好了么?"冯紫英道:"收好了。若尊府要用,价钱还自然让些。"贾政道:"我留神就是了。"紫英道:"我再听信罢。天气冷,请罢,别送了。"贾赦贾政便命贾琏送了出去。未知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陈其泰:此回皆闲文,而有用意处。巧姐后来有事,故此回稍为默缀,见其渐渐长大,不至突然而出也。母珠等物,珍巧神奇。贾氏力不能买,见其家计日绌也。甄家抄没,雨村升擢,都借冯紫英闲话中带出,有行云流水之妙。

        此回多删改原本处,意在去其繁芜,以归简净也。故余亦不录原文增入矣。

        以五儿补小红数语,虽是照应前文,但不合此时情节。贾琏、凤姐方有裁减各房丫头之议,未必肯先提此事。王夫人又恶伶俐丫头,未必许叫进五儿。自以宝钗进门后补入为得宜。故虽有此言,并无此事也。】


   

    【哈斯宝:海棠花谢,晴雯死。海棠花开,宝玉失玉。不过是枝海棠花,关系何其大?如此看来,此花便是怡红院衰落之兆。怡红院衰落之兆便是《红楼梦》告终之征。何曾记得,衰落之兆早生于兴旺之时。开海棠社之前,宝玉被贾政打得个死去活来。开海棠社之后,黛玉被宝钗一骗到底。故兴盛之象也就是衰败之征。所以说"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依"。文章之奥妙,便是如此,若论实事真因,与那花儿又何千之有呢。】
(哈斯宝简本第二十九回译自百二十回本第九十二、九十四、九十五回。)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