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 回 马成龙夜探王宏寨  白胜祖奉令捉妖人_康熙侠义传(清)贪梦道人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103 回 马成龙夜探王宏寨  白胜祖奉令捉妖人_康熙侠义传(清)贪梦道人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中国古代小说

      

 

第103 回 马成龙夜探王宏寨  白胜祖奉令捉妖人

 

  词曰:

  占尽便宜有报,吃些亏也无妨。

  庞涓暴虐早身亡,孙子忍之无恙。

  话说那守备王宏摆双锏照定那云南七勇士金无敌大将军曹天兴就是两锏,曹天兴急用相迎。二人在战场之上不分高低胜败输赢,走了有十数个照面,那马童把双锃一摆,照定曹天兴就是一下,正中左肋之上。曹天兴"哎哟"一声,栽于马下,被王宏挑下马来生擒,捆好横于马上。那马童说:"老爷,你看这件事倒是一件奇功,你必要高升 !"王宏说 :"你少说话吧!千万不准再说,恐机关泄露!那马夫点头答应。

  王宏生擒妖人,来至蔡将军面前,跳下马来,把妖人交给听差之人。他说 :"回禀将军,末将我把妖人曹天兴擒来 。"

  蔡将军吩咐 :"你押回底营 。"这里一挥令字旗,马步军队冲杀过去,人人奋勇,个个争先。在五云山口,这一阵只杀得高坡之上人头滚,低洼之处血水流,甚是可惨。直杀至黄昏之后,那邪教之兵逃进山口者有二三千人,杀死者四千余人,带伤逃走者不少。蔡将军掌得胜鼓回归大营,大赏三军,分赐得胜饼,发放军情。又下了一道密令:由底营内挑选五千精锐之军,派

  汪平防堵,怕今夜贼来劫营,故作此准备。天晚大家歇息。

  次日,早升中军帐,先传王宏进帐。蔡将军甚为喜悦,说:

  "王宏,这件奇功总算你为第一。还有一件,你那马夫他姓什么?叫什么?是哪里人氏?本帅我要提拔提拔他 。"王宏说: "大人的恩典,我那马夫他不会说话,他是一个哑巴。我是自幼年买的,他今年跟我十五六年了。"蔡将军点点头,说:"知道了 。"忽见穆将军的家将连升进来,说 :"禀老大人知道,我家主人病症甚重,昏迷不醒。这随营的医家也不少,都不能治 。"蔡将军听了,说 :"知道。我这边有一位师爷,姓孟,我回头派人送过去给你主人看病就是了 。"连升下去。蔡将军 与汪副帅二人说 :"老将军这病是邪魔所侵,我二人细细审问 曹天兴便知分晓 。"吩咐人 :"来,押上曹天兴来 !" 下面人答应,不多时,把曹天兴带上帐来,跪于帐下。蔡将军说 :"来人,把他搀扶起来,下面放个座位 。"听差人等答应,在下面立刻放了一个座位,把曹天兴扶着坐在上面。蔡将军问说 :"你可叫曹天兴 ?"曹天兴说 :"我叫曹天兴 。"

  汪平问道:"你也非僧非道,必有邪法杀我的战将,你要实说。"

  曹天兴说 :"二位大帅既这样待我,我也不能不实说了。我奉 八路都会总之命,帮助卢三生守这五云山。我有一个叔叔,名叫八卦道人曹玄清,受过异人的传授,善会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有奇门遁甲之术。那日他知道大清人马来取五云山,我们正印会总要点兵派将前来决一死战,我叔父他献计说 :'且不 必着急,有我一人可退得了贼兵。我先画灵符一百张,给天兴缝在衣裳之内,可以善避刀枪。出兵之日,我在城头披发仗剑,你只问了来将何名,他要通了名姓,我把黄旗儿一展,他三魂七魄招出来,立刻死在阵前 。'我昨日果然是问了名姓,叫一 个死一个。我不想你大清营内有这样一个能人,破了我一百道

  护身符,又把我拿住了。那个马夫既把我拿住,他的能为比我大,连我叔父都不成 。"蔡将军说 :"你叔父是用什么法术把我们元帅给治住了?"曹天兴说 :"我可不知是什么法术。他 可说过要在那五云山的后头小竹影山青莲洞内施展法术,他要治这里统兵元帅。这些事只要拿我的那个人,他可以破得了。"

  汪平说 :"可惜你这样英雄武艺,为什么单保着邪教造反?这 是取其何意呢 ?"曹天兴说:"我也是自己一时无有主意,这 也是听天由命,我求速死吧 !"

  蔡将军派人带下曹天兴去,派人看守。他叫上王宏来,说:

  "王宏,你这马夫是姓什么?叫什么?叫他来见我。无论他有什么罪过,都有我一个人承当,你可不准埋没人家的功劳。你有什么情节,你也实说 。"王宏说 :"将军不信守备的话,他是个哑巴,可叫我说什么?如要不信,我叫他来,将军请问。"

  蔡将军说:"你去叫他来,我还要细细地问他呢 。"王宏下去, 到了自己营内,找着马夫,他见左右无人,他才说 :"我也推 脱不开,将军定要问你,你可怎么样呢 ?"那马夫说:"我装 哑巴不说话就是 。"王宏说 :"也好,你就装哑巴 。" 二人往大帐来,见了蔡将军,回说 :"末将把马夫带到, 请将军问他 。"蔡将军问道 :"你这马夫不必害怕,我也不怪罪你。你从前有什么罪过,一概不究了,你只管说了实话。你有什么妙法,怎么拿的曹天兴?你实说来 。"那马夫听了,半 晌不语,口中只是哈巴哈巴。将军又问说 :"你是哑吧呀 ?"

  那马夫用手指了指心,又啊巴啊巴的。将军急得也不问了,说:

  "你下去吧。王宏,你这马夫你带下去吧 。"王宏立刻带了马 夫下去。

  蔡将军散了帐,与家人回至寝帐之中,叫人把孟先生请来。

  这位先生精通岐黄,是通州人,姓孟名秋平。为人喜奇门,常

  演天文,内外两科无不精通。他自蔡将军统兵以来,就跟着南征北讨,他暗中划策 ,胸中颇有奇谋。今日将军请他来后帐, 说 :"将军呼唤我有什么事故?"将军说 :"先生,只因穆帅身得异样之症,无人医治,惟求先生亲走一趟吧。"孟秋平说:

  "也可,外边叫他们鞴马 。"蔡将军说:"你我先用了饭再走, 亦不为晚哪 。"吩咐家人传饭进来。

  二人吃了饭,这才骑马,带跟人至穆帅的大营之内。早有家人接进去,禀了总管连升。连升迎接进去,到了穆帅的帐前。

  但则见穆帅昏昏迷迷,仰卧在床之上,盖着红呢夹被。蔡将军看了看,又问了两声,那穆将军并不知晓。孟秋平过来看了看那药方儿,也有按着感冒治的,也有按着痰气治的。连升过来说 :"先吃过两粒真高丽清心丸,后又吃过卫生丸,各种妙药 吃了不少,只不见效 。"孟秋平给诊了脉,说 :"老将军此症是不安神,魂魄受些邪侵,须吃安神定魄之药才好呢。要无有安心神之药,恐不能长久安然 。"留下一个方儿。 他才同蔡荣二人骑马,来至自己帐房之内,把马成龙叫来。

  蔡将军为人忠厚,把马成龙叫来说 :"马大人,你看那王宏的 马夫,恐内有隐情。你可知道 ?"山东马说:"大帅,据我看, 那王宏也有隐情。不免我今夜去探访探访他就是了,看是如何。"

  蔡将军说 :"也好,我想要有别的情节,他夜晚准可以露出实 迹。我想他也许是个异人,精通道术,不愿意扬名显姓。也许是有弥天之罪,被王宏所吓,不敢露出真名实姓来。你今夜去,我给你令箭一支,你便宜行事。叫李庆龙、马梦太二人跟你前行,不可早了,初鼓以后再去不晚 。"

  马成龙接了令箭,回至自己营内,他派人把马梦太、李庆龙二人叫来。这二人帮着马成龙统带这六营马步队。马梦太是帮带,李庆龙是翼长,总理营务处。他三人由四门带来这五百

  人作为马成龙的亲兵,是谢禄、韩虎二人管带。马成龙的中营大帐在当中,这李庆龙住前营,马梦太住左营。今日听马成龙请,这二人连忙骑马来在这里,说:"大哥,请我二人什么事?"

  马成龙说 :"有大帅的令,你二人先请坐,我细细说说。今日 副帅叫我至那边去,说穆帅的病症,又说王宏他的那马夫怎么是个哑巴呢,好叫人解不开,派你二人跟我去,今夜去探个真实。给我令箭一支,叫我便宜行事。你二人先不必回去,先来喝一杯酒吧 。"吩咐厨下人等摆酒预备。下面人答应,不多时 把酒筵摆好,三人对坐吃酒,谈说些闲话。马成龙说 :"二位 贤弟,想你我知己之人不少,这三二年间,你我知己的朋友死去了不少:薛贤弟他阵亡在襄阳城;顾大哥是我知心之友,不想他那样的能为,会死在妖人之手,想起来人生如梦。今胡忠孝现在四川。你我三人可是知己之交,不知终然落怎么一个结果呢 !"马梦太说 :"大丈夫处世,听天由命,也就完了 。" 三人谈了些过去之话。马成龙叹了一口气,说 :"唉!我不堪 回首忆当年了 。"

  天已黄昏,听中军已放了头炮,三人用了饭,各带随身的兵刃。这三个人来至王宏这座营盘之内,看见那看营门之人过来请安,说 :"给大人请安!我去回我家老爷知道就是了 。"

  那马成龙一摆手,说 :"不用,我三人奉令密查,你等不准走 漏了消息。要走漏了消息,你等都按军法示众 !"那看门之人 答应说 :"是,我等遵令,也不敢走漏了消息 。"那马成龙三人到了中军大帐之外,听见那里边有人说话,隔着门缝儿望里一看,是那马夫和王宏二人对坐吃酒。那王宏说 :"你我这件 功劳,险些闹出错儿来 。"那马夫说 :"我不说话,他没有法治我,千万要留神严密。"马成龙三人听到这里,一推门进去。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