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 回 侯化泰又逢强中手  顾焕章出世遇宾朋_康熙侠义传(清)贪梦道人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117 回 侯化泰又逢强中手  顾焕章出世遇宾朋_康熙侠义传(清)贪梦道人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中国古代小说

      

 

第117 回 侯化泰又逢强中手  顾焕章出世遇宾朋

 

  歌曰:

  无事莫生愁,访名儒,伴道流,本来面目宜参究。福是人修,闲是人偷。夜游秉烛明如昼,好优游。何荣何辱,呼马任呼牛,一放绿山头。

  话说那追风仙猿侯化泰一见小伙计送进饭来,往桌上一放,里面空空如也,连酒带菜,全都没有了。小二说 :"大爷,这 件事真怪。我从厨房之内手托着托盘,是两碟菜,一壶酒,一双筷箸 ,共是这些。走至这屋中一看,就不见了,必是闹鬼。 大爷,你别着急,我去到厨房之内快些给你老人家再要一份来 。"侯化泰听了,气得颜色更变,说 :"我不吃了!找找这个偷菜的人去 。"站起来,一飞身,蹿至院中,说 :"好一个饿鬼,我来与你算算帐 !"他蹿上房去,说 :"好贼,你偷我的饭吃,你打听打听我是谁!"此时天已二鼓之时了,小二说:

  "大爷,你下来吧,我给你找去就是了 。"侯化泰说 :"你不要管,我非追跑了他不可 !"正说着,后边"叭"的一响,一 宗物件正打在侯化泰的头上。侯化泰是一个冷不防,他回头一看,连个人影儿全无。自己心中一动,说 :"这可不是人,必 是闹鬼。要是人,凭我这个能为,万不能我瞧不见他。"想罢,

  往四下里一望,并不见一个人影。天色黑暗,他说 :"这可不 好,必是有鬼 。"后面又"叭"的一下,正打在头顶之上。侯 化泰一回头,又未看见人,说 :"可不好,这是什么东西,正 打在我的头上?我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好狗才,这还了得!真不要脸 !"他跳在院中,又被打了一下,把侯化泰打得心中着 急,口中直骂。

  闹了有半夜,连这店中打更之人也起来,说 :"你老人家 别闹了,天亮再找吧 。" 侯化泰不听,又找了半夜,也没有。

  自己一想 :"是了,这必是那个陀头和尚,他要报仇。我知道 了 ,我去找他去,他在小铁善寺 ,我问问打更之人是往哪边走 。"问明了,自己飞身出店,顺道路往西,出了村口,往北 一拐,走了有半箭之地,看见那正北有一座庙,甚是高大。周围松树,一带红墙,山门高大。侯化泰来至庙前一瞧,那山门上一块匾,上写"铁善寺" 。只见角门外有一个火工道人,正 扫街呢。侯化泰过去说 :"朋友,这庙中和尚可在庙内?"那 火工道人说 :"在庙中呢,方才起来 。"侯化泰进了角门,见那铁善寺纪忠,正耍那十八颗人骷髅骨的素珠,上串一条鹿筋绳,串在一处,是一条鞭,耍起来风雨不透。那侯化泰连连叫好。和尚一看,是追风仙猿侯化泰来了,连忙收住架势,问 : "侯壮士,你来的甚早?"侯化泰说:"和尚,你真不懂交情,昨夜晚你打得我好 !"纪忠说 :"我并没有往那里去,我回来之时,自己练了两趟,我就睡了。你可别冤人哪 !"侯化泰说: "不是你?我没有仇人,昨夜晚也不知用什么东西打了我几下,我想这事总是你。我也不是说句大话,我是山东东昌府二十里铺侯家寨的人,绰号人称追风仙猿侯化泰。我在北五省很算有名的英雄,除却了我师兄朱天飞,再无二人是我的对手。我昨夜就遇见一个比我能为大的,打了我一个不亦乐乎,我总须要

  访这个人 。"纪忠说 :"不可,这个人也不过是和你玩笑,你我谈谈吧 。"

  二人在一处吃些酒,吩咐人 :"来,预备素菜,大家痛饮 一番 。"火工道人伺候素菜,摆上酒菜,放下杯箸,二人对坐 吃酒,谈了些绿林中之人哪个是英雄,哪个是豪杰,哪个成名,哪个归隐。二人心投意合。纪忠说:"老兄台这是往哪里去?"

  侯化泰把盗了妖人的阴阳八卦幡,上王爷大营前去献幡,要提拔姜玉为官的原故,说了一回。和尚说 :"好,我也是因八卦 教作反,啸聚云南一带,我的庙在湖耳山后大铁善寺,只因天地会中云南头勇士小霸王杨胜,此人手使一条浑铁点钢枪,重有六十四斤,有万夫不当之勇。他和我是口盟的拜兄弟,叫我帮他造反,我也不好推辞地,我只可躲在这里募化十方,重修这座庙宇。今在此地遇见你,也是三生有幸,你我有缘。我当年是在绿林之中行侠作义,我想作贼没有庆八十的,因此洗手。

  我跳出三教外,不在五行中,一尘不染,万虑皆空,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这是我的本意,我焉能跟天地会八卦教在一处叛反国家,作那无父无君之事?"侯化泰说:"好!

  我在江湖闯荡数十年之久,所作之事上可对天?都是济世活人之心 。我是到处有缘到处乐 ,随时守分随时安 。"纪忠说 :

  "好一个'随时守分随时安' !我们出家人是万事皆空,只有 静观云水 ,笑傲江湖,袖里乾坤,壶中日月,虽处寂寥之滨, 而心中快乐 ,甘藜藿之食,物外逍遥,荣辱不惊,无观祸害。 这是我平生之志向 。"侯化泰说 :" 你此时倒成了道学先生。 我不吃酒,要告辞了 。"纪忠说 :"你忙的是什么?"侯化泰说 :" 还有同伴之人,怕他们走了。我回头在这里多住几日,我也想出家,和你在一处修行 。" 纪忠说 :" 好,我也不送了 。"

  侯化泰出了铁善寺,正往前走,只见那边河沿之上,有一个人跳下河去,口中叹了一声,说 :"苍天哪苍天 !"侯化泰一看那个人,年有二十余岁,身穿蓝布裤褂,淡黄脸膛,粗眉大眼。看罢,过去说 :" 你先别跳河 ,为什么,你告诉我知 道 。"那人听有人问他,回头看,见侯化泰是一个上年岁的秃 老头儿,他说 :"你要问我,我是这四方镇的人,姓冯,名叫 长顺。只因我孤身一人。我是皮匠手艺,我素爱练武。我们这镇店西头有一座五圣祠,那里有几个人在那里练着玩耍,叫蝎子尾杜昌、花尾巴狼范金、狼狈梅成、坐地虎黄孝,这几个人我们常在一处玩耍,踢腿练拳,我总赢不了他们。我自己和他们打赌,我输了多少次了。今日我倒要和他们比武打赌,他四人说 :'不赌酒啦,赌钱吧。'我把我的皮匠挑儿当了四吊钱,和他四人赌。我要想个主意,赢他四吊钱,不意倒输了。我问他四个人是怎么练法,是练拳脚,是练棍棒。那几个人说由着我挑,叫我出一个主意。我说 :'你们要把我打乐了,我就算 输了;你四个人只要打笑了我,我就算输了。'那四人说:'我有主意,你躺下吧,我们要一个时辰打不笑了你,我们输给你四吊钱 。'我一想,这一回我是准赢了,我就躺下,叫他们打 吧。那四个人更有主意,他四个人买了一把笤帚,把我的袜子给我脱下去,他四人用笤帚划我的脚心,我不由己的一笑,那四个人就把我那四吊钱给留下了。我回来越想越难受,虽然说是钱少,我也无法再找四吊钱赎我的挑儿,我也无处找钱。实出于无可奈何,才来此处跳河来 。"那侯化泰一闻此言,说 :

  "好,我知道了。你带我去,你就说我是你的师傅,我把你那四吊钱给你赢回来。你看可好么 ?"冯长顺答应,带路就走。 二人来到五圣祠。庙台阶上有四个人正喝酒呢,正是杜昌、范金、梅成、黄孝,两边有几个作小买卖的。侯化泰上了庙台

  阶,说 :"四位,你们赢了我徒弟了,我要领教领教你们 !"

  那四人正喝着,抬头一看侯化泰这个年岁,身躯又不雄壮,也不放在心上。侯化泰说 :"你四个人要打躺下我,我算输给你 们十两银子;要打不躺下我,你们四个人输给我什么?"杜昌说 :"我这里有十吊钱,你要赢了,我那钱就算是你的 。"侯化泰哪里把这四个人放在心上,说 :"你们全来!"那杜昌说: "好 !"蹿过去就是一拳。侯化泰一闪身,一脚把这个踢下台 阶去了。那梅成过去,被侯化泰往台阶下一扔,摔在那卖老豆腐的沙锅上,只听"哎哟"一声 。冯长顺趁势跑上台阶之上, 把那十吊钱扛起来,说 :"师父,我走了 !"侯化泰也把十两银子带起来,跳下台阶,回归店内,换了一件衣服,带上马莲破草帽儿,安上一条假辫子,手拿全棕百将折扇几,来在五圣祠小庙前。见卖豆腐的正和梅成打架,说 :"你就是陪我的锅 吧!我是一个小买卖,一家人全指着我吃饭,我也不知道今天遇见这个冒失鬼 !"梅成说 :"都是那个秃子,不是人生父母养的,是个混帐忘八羔子 !"卖老豆腐的也骂那梅成 :"你这混帐东西,总得陪我 !"侯化泰笑嘻嘻的直乐,说 :"好,你们打吧 !"

  正在这里看热闹,不料后面有人一分他的两只胳臂,就用分筋错骨法给分开了。侯化泰一愣,说 :"怪哉,什么人?别 玩笑 !"只见从后面过来一个人,身高八尺,面如刃铁,四方 脸,粗眉大眼,虎背熊腰,二目神光烁烁,皂白分明,土星丰满,四方口,是齐胡须,漆黑透亮;身穿青绉绸长衫,内衬蓝绸子中衣,足下白袜,青双脸鞋;手中拿着烟荷包、烟袋,站在追风仙猿侯化泰的面前,说 :" 侯化泰,你这厮好大胆量!

  昨夜晚在店中,就是你嚷得欢,你这还了得啦!今日你又跑在这里来招摇,人家一个小买卖人,你把人家的锅给弄坏了。今

  日你一还口,我就给你一个嘴巴 !" 侯化泰两只胳臂不能动,他也无可如何了。那人正在这里得意洋洋说着侯化泰,后面又有一人,把他也用分筋错骨法给分开了。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能人背后出能人。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