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主题阅读【文集文稿、文集、传记、回忆录、研究资料大汇总】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dw049
dw049
dw049
dw049
dw049



大家都是为中国――毛泽东与冒广生






  舒湮

  冒广生先生是明末四公子之一冒辟疆的后代,光绪甲午举人。戊戌变法时主张革新,列名保国会中。清末任农工商部郎中(司长)以不趋附权贵著称,而才华文采为人所倾服。民国初曾任农商部全国经济调查会长。冒老还是著名的国学专家和诗人,抗战前任中山大学教授,一生著作丰盛。对于这样一位历经三代的著名老知识分子,毛主席、周总理、陈毅同志十分关怀。

  解放初,冒老先生在上海居住,曾任上海市第一任市长的陈毅在一次会上听江庸(民国时期任过司法总长)说冒老在上海,会后即约同江庸去看望冒老。陈毅同志见到冒老后,首先说:“毛主席对你们老先生是很重视的啊。”当时冒老无收入,生活较为困难。谈及于此,冒老说解放前程颂云(程潜)送钱给他,他没有要。陈毅同志说:“现在是人民的钱,你应该要呀!”此外还谈了些诗词方面的事,冒老非常兴奋。以后相从过往甚密。在陈毅同志荐举下,上海市文管会送来聘书,聘请冒老为特约顾问,月薪320元。于是冒老从1950年到1959年87岁去世这段时间,得以安乐地度过晚年,并继续从事学术研究。

  1957年,冒先生来到北京,曾写信告诉陈毅同志。陈总得信后即让秘书去联系,并带了一封亲笔信。4月到7月,冒老与陈毅有过几次交往。陈总邀冒者参观故宫,又约程颂云和谢元量等老友聚谈。冒老目睹首都气象,十分感奋,在《黄任之赠〈红桑集〉》诗中曾写道:“香山载酒话前时,握手宣南重贶诗。正是新邦红五月,天安门上树红旗。”陈毅同志还建议冒老为《人民日报》写稿。文章发表后,又由记者来访,写了《八五老人一席谈》记下冒老对新旧中国经历中的体会和感受。

  其后,周总理从陈毅同志处得知冒老来京,又派人告知冒老暂时别走。1957年仲夏的一天,下午3点,周总理轻车简从来到冒先生住处。看见冒老,总理笑盈盈地说:“我听陈毅同志说鹤老(冒广生字)来了,早就想来探望的。政协正在开会,脱不了身。昨天刚刚闭幕,今天才有空,抱歉,抱歉!”时值仲夏,气候燥热,见家人开动电扇,总理随即安详而体贴地说:“老人家怕受不了风寒,还是关上的好。”

  冒广生(鹤亭)先生与周恩来总理有“世交”关系,冒先生曾凭借总理叔父周嵩尧(峋芝)先生的关系,在北洋政府时代任淮安关监督。由这,总理开始理起话头,“峋芝叔父和鹤老是多年同事,晚年不再当官,信佛,穷困潦倒。解放后,我接他上北京住,前几年才去世,鹤老来迟一步,可惜缘悭一面了。”

  冒老不禁蹙眉喟感,回忆故交往事,自然谈起故交的著作《晚香诗存》。

  “我早年学旧体诗,也可能受家叔的影响。鹤老的诗词,我也拜读过。您在淮安时,好像还刻过《楚州丛书》,保存了地方文献。”总理对事的体察入微和惊人的记忆力,令冒老佩服。

  总理沉吟了片刻,又说:“我想起一件事,舍弟和令媛还有过婚约。我告诉他来拜会鹤老。”

  “小女早年亡故,这事已经过去了。”

  总理正色道:“亲戚关系正和同志关系、朋友关系一样,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历史是不可能任意改变的嘛。我们共产党员也是人,不是六亲不认的。”

  谈话中,周总理顺手取过茶几上冒老的折扇,欣赏着张大千的画,似乎喃喃自语:“张大千的画确实有功夫。”冒老乘机进言:张大千如果回来,会有问题吗?总理以肯定的语气表示欢迎,对溥心畲也如此,希望冒先生通过朋友的关系告诉他们,就讲:“周恩来说的。”

  在谈话中,周总理还向冒先生介绍了国内外形势。其中,周总理告诉冒老,我国正在有效地进行核试验,估计不出几年可以成功地爆发自己制造的第一颗原子弹。事隔7年,我国于1964年10月成为世界第三个拥有原子弹的国家了。总理的直言,说明一位胸怀坦荡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对党外朋友的信任。

  临别时,总理对冒老说,“今天太难得了。我有这样两小时的休息,能见到鹤老,我更高兴,毛主席委托我捎个口信,他看到你在《人民日报》上的文章,想见面谈谈,希望鹤老多住几天。”

  不久的一天晚上9点多钟,毛主席派了两辆车来接冒先生去中南海。车到中南海,主席趋步亲迎,与冒先生握手致好。随后尽意叙谈。他们先谈了些时局方面的事。毛主席说:你们过去提倡革新,我们后来号召革命,大家都是为了救中国,是一条道路上的人。后来又谈到诗词方面的一些问题,冒先生将所著《疚斋词论》、《四声钧沉》、《宋曲章句》、《倾杯考》等4大册稿本送给毛主席看。

  冒先生告辞时,毛主席送到走廊上,边走边问:冒老先生今天来,可有一言相赠?冒先生说:“现在党内正在整风,我是经历了几个朝代的人,共产党能把中国搞得这样强大,譬如一头雄狮,身上也不免长几只虱子。古人云:虮虱虽小,为害亦大焉。可得提防呀!”毛主席听后,连声说,“讲得好,讲得好,我一定记在心里。”最后主席送冒先生上汽车,还亲自用手遮住车门的上沿,怕冒先生碰到车顶。
dw049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