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主题阅读【文集文稿、文集、传记、回忆录、研究资料大汇总】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gj002
gj002
gj002
gj002
gj002



战地黄花分外香――毛泽东与浅沼稻次郎






  浅沼被刺杀,震惊了日本列岛,社会党举行党葬,各界集会和游行,抗议杀害浅沼委员长。

  彤云密布,秋风萧瑟,蒙蒙细雨从低沉的乌云里撒落下来,微微叹息,瑟瑟颤动,籁籁地发出哀怨的低吟。整个东京,都被这如愁的秋雨笼罩着。

  1960年10月20日,日本社会党在东京日比谷公园的公会堂,全党举行哀悼故委员长浅沼稻次郎的葬礼。祭坛正面悬挂着浅沼先生的大幅遗像,“浅沼委员长不死”的几个方块大字摆放在祭坛正前方。哀乐低回,庄严肃穆。日本众议院议长清濑一郎、参议院议长松野鹤平、自民党总裁池田勇人、民社党委员长西尾未广、共产党主席野坂参三、总评议长太田薰以及其他各工会、文化团体、民主团体、摔交协会、恩师、亲朋等代表和家属2600多人怀着沉痛的心情,佩戴丧章,参加了葬礼。在附近的日比谷公园露天音乐堂为未能参加党葬仪式的人们设立了烧香处,工人、学生、妇女和一般市民4000多人冒着霏霏细雨,前来这里烧香致哀,在缠绵的秋雨中,荡漾着国民葬的气氛。

  浅沼委员长是在8天前,在这里被日本右翼分子刺杀的。政党领袖被刺杀而死,这在战后的日本尚属首次。

  10月12日下午,日本正面临大选前夕,公民选举联盟在日比谷公园公会堂主持召开了自由党、社会党、民社党三党首脑竞选演说会。时值反对“日美安全条约”的斗争之后,外交政策自然成为政治论战的中心主题。浅沼委员长在公会堂讲坛上,用宏亮的声音压倒右翼分子的嘲笑和嚎叫,慷慨激昂地向听众说:“美日安全条约问题是日本最重要的问题,为了成为完全独立的国家,日本应当要求美军撤退,要求把美国占领的全部地区归还日本”。浅沼委员长义正词严、充分反映广大日本人民保卫民族独立,维护民族尊严的讲话,赢得了广大听众的喝彩和热烈的掌声。为了反对日本政府追随美国,敌视中国,制造“两个中国”和阻挠中日两国关系正常化,浅沼大声疾呼,“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中国只有一个,尽快使中日邦交正常化是日本最重要的事情。但是,池田内阁死抱着与台湾的条约不放,在联合国跟着美国后面跑,反对承认中国的代表权..”

  这时,突然从听众群中窜出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少年,从最右侧的通道冲到讲台前,他跳上讲台,抽出腰间的利刃,对准正在讲演的浅沼委员长胸部,猛刺两刀,殷红的鲜血顿时喷溅出来。浅沼委员长用手按着喷满鲜血的胸部,怒视着凶手,呻吟着慢慢地倒了下去。刺杀浅沼的刹那间,在场的人都被这一突发事件惊呆了,茫然无措,当他们醒悟过来时,赶紧制服凶手,但浅沼委员长已倒在血泊之中,虽立即把他送到附近医院抢救,为时已晚,在医院中死去。据日本警视厅调查,凶犯名叫山口二矢,现年17岁,日本大东文比学院一年级学生,是日本大爱国党党员,亚洲反共青年联盟盟员,其兄也是右翼分子。凶犯供认,他早就打算刺杀浅沼委员长,一直在窥视机会,在过去的3天中,他就策划着这个暗杀阴谋。

  浅沼委员长被刺杀,震惊了日本列岛,也震惊了世界热爱和平的人们。浅沼遇害的当天,东京的工人、学生和各界人士、家庭妇女纷纷自发地举行大规模集会和示威,“强烈抗议杀害浅沼委员长”,“不容许恐怖活动。”

  翌日,将近35000名各界人士在日比谷公园举行抗议大会,要求为法西斯主义敞开大门的池田内阁辞职,撤除与刺杀浅沼案有关官员。会后在国会大厦、首相官邸附近举行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15日,日本400万工人在全国800个地方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全国大罢工,抗议美日反动派杀害浅沼委员长。在全国人民强烈要求下,日本自治相、国家安全委员长山崎岩因浅沼被杀案引咎辞职。

  浅沼遇害后,我国周恩来总理及各人民团体负责人也于10月13日,纷纷致电日本社会党,吊唁这位“日本卓越的爱国政治家”,“中国人民尊敬的朋友”浅沼稻次郎委员长。

  葬礼在悲哀沉痛中进行。社会党总务局长矢尾喜三郎致开会词,全体参加葬礼的人们以悲痛的心情齐声合唱“同志,你没有死”,悲愤壮烈,催人泪下,葬礼仪式上,还宣读了中国总理周恩来和中国各团体负责人以及各国共产党、工人党、社会党的电唁。最后,参加葬礼的人合唱追悼歌,并相继向浅沼先生灵前献花。仪式结束后,全体与会者和其他各界人士到街上示威游行,抗议反动派杀害浅沼的罪行。

  浅沼稻次郎先生于1898年12月27日出生在东京都三宅岛。1923年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部,曾领导过矿山的工人斗争和农民运动。1925年12月成立农民劳动党任首届书记长。1945年日本社会党成立后任组织部长、书记长,连续7次当选为众议员。1960年3月被选为该党委员长。浅沼先生是日本卓越的爱国政治家,在日本人民反对美国对日本的占领、争取日本独立、民主、和平和中立的斗争中是一位积极的战士。同时,他非常重视同中国人民的友好关系,为促进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争取两国邦交正常化进行了不懈的努力,是中国人民尊敬的朋友。1957年和1959年曾两次率团访华,受到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

  浅沼说:恢复日中邦交是9000万日本人民的一致愿望。毛主席认为:日本这样一个工业化的大国,不可能长期受外国控制。

  北京的春天,虽然风大沙多,比不上江南明媚艳丽,但春风毕竟吹绿了大街小巷的枝头,吹开了路边墙角的迎春花,给北京涂抹上春天的气息。

  在这浓郁的春季里,日本社会党书记长浅沼稻次郎率领的日本社会党访华亲善使节团应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的邀请,于1957年4月12日来北京对我国进行友好访问。

  日本社会党历来重视同中国的友好关系,为改变当时处于极不正常状态的日中关系进行了不懈的努力。1957年1月,日本社会党召开的第十三次大会上,就把拥护宪法、反对军事基地、要求收回冲绳和恢复日中邦交四大人民运动确定为该党的活动中心,而且在决议中明确表示:反对所谓“两个中国”的说法,尽快恢复日中邦交。4月11日,浅沼书记长来北京前,在东京羽田机场发表声明,指出“战争结束以来已经过12年,日中两国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结束战争状态”,这是日本人民“所不能忍受的”,“恢复日中邦交是9000万日本人民的一致愿望。”他表示“准备在没有外交权利的在野党所具有的限度内采取行动”。

  浅沼一行受到我国政府和人民热情友好的接待。4月21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勤政殿接见了日本社会党访华亲善使节团全体成员。毛主席虽和浅沼未曾谋面过,但对浅沼的情况早已略有所闻,所以,一见浅沼先生便风趣

  地说:“久仰大名,欢迎你们。”

  浅沼在来京之前,在东京就读过毛主席的传记,知道毛主席在学生时代就开始从事学生运动和农民运动,进行反对封建军阀和帝国主义的斗争,而浅沼本人在早稻田大学读书时,也从事青年运动和农民运动,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相似的经历,更加渴望见到这位仰慕已久的伟人。现在,见毛主席是那样的亲切随和,坦诚友好,心中激动不已,对过去未能阻止侵华战争,非常抱歉。战后,日本虽进行了民主改革,但现在仍然处在美国的统治下,不能完全自己做主,甚为遗憾。

  毛主席对浅沼先生这种自责精神表示赞尝,谦逊地说:“我们可以说是朋友,两国要友好,这是重要的。”毛主席认为,要恢复邦交,中国只有一个,没有两个,亚非国家的团结是非常重要的。

  关于中日恢复邦交一事,浅沼认为,两国在国内互有困难问,题。这就是中国还未能解决台湾问题,日本还处在美国的从属地位。他深信,两国邦交不是不能恢复的,这条路可能长一些。他说:“比如我今天去八达岭,路很难走,我脱了鞋,费了很大的劲,终于爬上去了。这说明只要做下去就一定能成功。”

  “赞成你的意见,穿着鞋子上不去的地方,脱了鞋就能上去。”毛主席诙谐地回答。接着话题一转说道:“台湾问题是一个困难,可能时间会长一些,是两国之间的障碍。因为这不是蒋介石的问题,而是美国的问题。”“美国在日本遍设军事基地,不仅在日本有,在世界上许多地方都有。”毛主席认为,日本是很有力量的,取消军事基地有可能首先从日本冲破。日本是世界上10个工业化的大国之一,这样一个国家,不可能长期受外国控制的。毛主席侃侃而谈,从日本人民争取独立、要求撤除军事基地的斗争谈到中日两国的经济交往。他说:“现在中国很穷,拿什么和你们交换?再过七年、八年、十年,我们才可能和你们多做些生意。”但是,“你们可以出资本来开矿,约定多少年以后,再把它交给我们。我们可以供给你们煤和生铁。”

  毛主席精辟的分析,坦诚而幽默的谈吐,很快缩短了和日本朗友之间的距离,会谈的气氛也活跃起来。浅沼说:“日本经济是依靠美国的,贸易是单方面的。我认为没有经济的独立就没有民族的独立。值得我们考虑的是,中国有丰富的大米、大豆、煤、盐,但我们还要从美国买。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

  “日本有先进的工农业技术,中国有丰富的资源,如果能合作交流,一定能使两国繁荣,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毛主席说到这里,加重语气,“但也不是说日本和美国就不做生意,中国只是一方面,应该和很多国家做。”

  “您对日本侵略如何看法?”坐在浅沼旁边的胜间田清一也向毛主席提出一个问题。

  毛主席说,现在“世界大变了,进行侵略也不容易。”并辩证地指出,日本扩张的结果,对日本人民也是不利的。但是,没有这个扩张,日本人民得不到教训,中国、世界人民也得不到教训。所以我和日本朋友说,你们占了半个中国,当然对我们是不利的,但也有另外的一面,也对中国有利,帮助了我们,这就是引起了中国人民的政治觉悟。你们和我们所共同反对的军国主义,有促使中国人民觉醒的作用,也有促使日本人民觉悟的作用。

  毛主席还就有关裁减军备、取消军事集团、建立集体安全体系以及禁止原子弹氢弹等问题回答了客人的提问。毛主席深逢的思想、精辟的分析、鲜明的观点、深入浅出的阐述,给日本朋友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毛主席接见之前,浅沼等还拜会了周恩来总理,同中国人民外交学会进行了坦诚而友好的会谈。4月22日,浅沼书记长和张奚若会长发表了共同声明。23日,浅沼在告别宴会上说这次访华,“取得了很大成功,它将有助于促进日中邦交的正常化和世界和平。”

  浅沼回国后,于5月7日发表广播演说,感谢中国的友好接待,通过访问,他深感日中邦交早日正常化的必要性。鉴于日本和中国在地理上、历史上的关系和现在的种种情势,认为由两国政府正式、而且全盘地开始谈判恢复邦交的时期已经来到。所以要求日本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早日开始恢复邦交的政府之间的谈判。而日本社会党是在野党,没有执政,所以也没有外交权,只能鼓励政府和唤起国民舆论。准备从5月8日起在全国各地举行报告大会,展开促进日中邦交正常化的运动。

  毛主席坚信中国和日本总有一天要讲和的。浅沼决心要搞国民外交,使政府改变政策,早日恢复日中邦交。

  1959年3月18日,刚刚抵达武汉不久的日本社会党访华团便接到毛主席要接见他们的通知,全团欢欣雀跃,匆匆驱车前往东湖。浅沼稻次郎率领的日本社会党代表团是3月7日飞抵北京的。在京期间,浅沼委员长于12日举行讲演会,详细介绍了日本社会党打开日中关系的基本方针,作了“美国占领了日本的冲绳,占领了中国的台湾。美帝国主义是日中两国人民的共同敌人”这一著名讲话。15日,周恩来总理、陈毅外长会见了全团。代表团还同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和其他有关方面进行了多次会谈,17日发表了共同声明。18日中午才乘机到武汉访问。想不到刚到武汉,毛主席就接见他们。

  浅沼一行乘坐的车队从闹市区驶出,向市郊的东湖急速前进。东湖是武汉著名的风景区,环境幽雅,风光旖旎,这里湖水潋滟,岸柳低垂,树枝绽绿,新桃争艳,秀美的珞珈山倒映湖中,交相辉映,妩媚多姿。三月的东湖,充满了“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迷人春色。车队在这样如诗如画的环境中沿湖边徐徐行进,使人尝心悦目,有超凡脱尘之感。

  浅沼坐在车中,想起1957年岸信介登台组阁以来,不仅破坏了他的前任鸠山和石桥两届内阁以积累方式建立起来的日益发展的日中友好关系,改变了有自主倾向的外交路线,而且追随美国,对中国人民采取了露骨的敌视政策和行为,撕毁了第四次日中民间贸易协定,纵容暴徒侮辱中国国旗,阴谋制造“两个中国”,妄图染指台湾等等,好不容易打通的渠道又被堵塞,两国关系几乎完全中断。岸信介这种倒行逆施的行为,激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愤慨。中国外交部长陈毅元帅受权发表声明,谴责岸信介敌视中国的错误态度,并宣布采取一系列必要的反击措施,这在日本朝野引起很大震动。一些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和贸易界人士挺身而出,为扭转两国关系的这种极不正常状态而奔走呼号。在此情况下,日本社会党中央执委会于1959年1月决定派代表团访问中国,以巩固和发展日中两国人民的友谊,消除人为的障碍。想到这里,决心要为恢复日中关系的正常化竭尽全力。

  车队在临湖不远的一幢别墅式的楼房前停了下来,在接待人员的引导下,客人们鱼贯地步入客厅。毛主席一见浅沼便迎了上去,老朋友相见,分外亲切。毛主席请客人们人坐后高兴地说:“欢迎你们,你们做了很好的工作。”

  浅沼委员长见到毛主席还是那样精神矍铄,和蔼可亲,不禁想起前年来北京时和毛主席会见的情景,激动地说:“两年前,在北京见过毛主席。从那以后,日中关系比较顺利,我们曾进行了努力。”说到这里,无限感慨,他说:“但是,日本的保守政党对中国采取了不友好政策。因此,经过很大努力签订的第四次日中贸易协定也破坏了,接着又发生了长崎侮辱国旗事件,感到对不起。以后日中关系陷于中断状态。上次访华时曾和毛主席说过,中国只有一个,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日本应早日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由于日本政府方针的错误,使日中关系中断。社会党为打开这种局面,今年一月中央执委扩大会议决定派代表团访华。”接着,浅沼介绍了这次访华的目的、代表团在北京的情况以及当前日中关系的人为障碍。

  浅沼的讲话,得到毛主席的连声赞许:“讲得好,讲得很好。你在北京的演说,这次的共同声明,我都看到了。只要有远见的人就知道我们的方针是正确的。”接着,毛主席分析了当前形势,指出美国在西太平洋的所作所为,日本当局追随美国都是暂时的,总有一天要起变化;对当前陷于僵局的中日关系,也认为是暂时的。毛主席说:“一时的中断是不好,但这是暂时的。现在我们不是又在来往了吗?社会党的做法很对,打开这条往来的道路。”

  毛主席娓娓而谈,深邃而明晰的分析,深深地吸引着在座的日本朋友。毛主席拿起一支烟,把它点燃,吸了一口,凝视着冉冉的轻烟,沉思片刻说:“贸易总有一天重开的,不能一万年不做生意,但是在日本政府这样做之下,我们只好如此。这是我们唯一能够走的路。你一定要政经分开,一定要和蒋介石打交道,好,那就按照他的办法办,让他去和蒋介石打交道吧,我可以等你多少年的,要等多少年就等多少年。”毛主席哈哈一笑,笑得那么爽朗,充满了自信,也感染了客人,使谈话更加亲切自然。

  “您说的大家都明白了,不管亚洲的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但亚洲是一个。日本的外交需要大加修改,日本外交最大的坏处是远交近攻。”浅沼委员长笑着说。

  “跟中国战国时代一样,是秦始皇的作法。”毛主席很自然地联系中国历史,插了一句。

  浅沼接着说:“这是日本外交最大的坏处,这给中国和东南亚各国造成了很大损失”。“上次毛主席讲,中国有丰富的资源,日本是工业发达的有技术的国家,如果日本的科学技术同中国的丰富资源相结合起来就很好。”浅沼深知在当前的情况下,这种愿望是很难实现的,但他对前途充满信心,认为将来日本摆脱美国的控制,取得完全独立,日中邦交恢复,想把日本经济和中国的长期计划结合起来,同时也和其他的亚洲国家合作。那时,日本将不属于任何集团,用经济合作的办法来保障日本的中立。

  毛主席赞同浅沼的话,认为两国关系搞好了,可以作生意,对两国都有好处。毛主席说:“我们两个国家的事情是相互有影响的。你们搞得好一点,我们高兴;中国工作作得好一点,对你们也有益。”毛主席意味深长地说:“将来总要作生意,不仅和日本,和美国也要作生意。社勒斯总不能活一万年吧?假如活一万年,一万年以后中国和美国还要讲和。我们和日本总有一天也要讲和的。要把暂时的现象和将来的发展区别来看,有时是暂时的悲观,但前途总是光明的。”

  听了毛主席极其幽默而又寓意深刻的谈话,浅沼表示,两国的关系中断了,只能靠国民外交进行来往,决心回国后要搞国民外交,使得政府改变政策,早日恢复国交。对毛主席在百忙之中还接见他们,表示深深的感谢。毛主席把日本客人送至门口,才依依惜别。浅沼委员长也未曾想到,这次会见竟是他最后的一次。

  浅沼委员长为争取日本的完全独立,主张日中友好的爱国行动,使日本右翼势力大为不满,就在他第二次访华时,右翼势力就扬言要对浅沼先生下毒手。但是他为了日本的民族利益,为了日中两国人民的友谊,仍然坚决地勇往直前。1960年10月12日,他宏愿未了,壮志未酬,就被右翼分子所刺杀。但是浅沼先生的血没有白流,他终身为之奋斗、希望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宏愿,经过中日两国人民的不懈努力,以及两国领导人的远见卓识,英明决断,在他遇害12年之后,中日两国于1972年9月终于实现了邦交正常化,结束了两国间自甲午战争以来的不正常状态。1978年又正式缔结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这标志着中日关系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如果浅沼先生地下有知,看到今日中日两国的密切关系,人员互访频繁,经贸不断发展,友谊之花开遍两国人民的心田时,定会含笑九泉。

  (刘万镇)
gj002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