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主题阅读【文集文稿、文集、传记、回忆录、研究资料大汇总】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mym006
mym006
mym006
mym006
mym006



一、打破反动新闻蒙蔽下的世界舆论






  美国舆论界限中的中共和红军1935年10月,中央红军胜利结束长征到达陕北。但是,由于蒋介石的严密封锁和反动宣传,广大地区的中国民众不可能了解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真实情况。世界各国人民、包括美国人民,更加不能了解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苏维埃运动的真相。多年来,在江西红色根据地中只有一个外国人,他就是共产国际派到中国的军事顾问奥托・布劳恩(李德)。其他外国人在重重封锁下,根本不能进入苏区。

  打破蒋介石的封锁,把中共和工农红军的真实情况公布给全同人民和全世界人民,这是毛泽东反复探求如何解决的问题。特别是红军长征到达陕北以后,立即面临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以及促成国际和平统一战线建立的任务,让世界人民了解中国共产党和红军更是十分必要。

  从大革命失败到1936年期间,美国人民对于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苏维埃运动的真相几乎一无所知。蒋介石向全国和全世界宣布毛泽东和红军是一些“无法无天”的“赤匪”,并悬赏25万元换取毛泽东的人头。美国人民耳朵里灌满了的,只是从蒋介石反动宣传中转载来的一些污蔑、不实之辞。

  这一时期,在中国的美国人,多达一万三千多人。他们对中国写了不少文章,发表了不少著作,但是几乎没有人对中共和红军有客观公正的报道,甚至很少涉及这方面的问题。他们中大多数或者与蒋介石站在同一个立场,或者更关心他们在华的冒险事业,中共和红军的问题,在他们是不屑一顾的。

  美国报刊也很少刊登中国内部斗争的消息。1930年7月,美国出版的《太平洋事务》杂志,在“太平洋来讯”栏内,提到中国共产党的活动,这是自1927年以来的首次,完全采用蒋介石的口吻,把共产党和“土匪活动”相提并论。在之后的报道中,美国人民得到的消息是:“中国西部和南部地区的土匪活动”频繁;“共产党匪帮”的“普遍破坏和洗劫”;“持续不断的土匪及共产党骚动”等等①,重复的不过是蒋介石的反动宣传。《太平洋事

  ①〔美〕肯尼恩・休梅克:《美国人与中国共产党人》,吉林文史出版社1989年版,第18页。

  务》上关于中共和红军的歪曲报道,给美国人民造成一种假象:中共和红军在给中国各地制造麻烦,他们的力量已受到政府的致命打击;南京政府只是偶尔才关心一下这些“赤匪”。

  虽然美国一些有识之上对蒋介石的反动宣传也不无怀疑,但官方对他们却实行压制。1929年春到达北平的美国青年外交人员柯乐布,在北平与汉口和中国各界人士广泛接触之后,1932年3月出版了一本长达123页、题名为《中国的共产主义》的报告。这位美国驻汉口的副领事,对中共的了解仍然是十分模糊和间接的,许多是错误的。他报告周恩来己于1931年6月23日被蒋介石下令处决。他提醒美国国务院,中国共产党人数虽然很少,但却是一支不可等闲视之的力量。他的报告所附的一张地图说明,共产党人已经控制了中国六分之一的领土。

  柯乐布的报告受到其他美国外交官员的蔑视。北平公使馆一位高级官员看后说:“我们不想再要这种报告了。”②尽管如此,柯乐布还是继续收集、分析和报告他所能了解到的中共的一切情况。他是第一个向美国报告毛泽东的情况的人。1934年4月,他向华盛顿报告了毛泽东在三月前召开的中华苏维埃大会上发表的政策声明③。但是,国务院以一贯轻蔑的态度对待他关于中共的报告。华盛顿一位主管远东事务的官员,把毛泽东的声明草草看了一眼后评论说:这是研究苏联宣传的人所关心的,但远东司并不感兴趣。①..美国政府对蒋介石的无条件支持,主宰了美国远东问题专家们的头脑。他们相信中共己成为溃散和流窜在穷乡僻壤的“土匪”,并坚决相信共产主义不适合中国的说法。在北京担任《领袖》杂志编辑的美国人克拉克不值一提地认为,中国为布尔什维克主义所提供的“仅仅是一块极为贫脊而多石的土壤”。远东专家们认为,共产主义在“冷漠无情的中国土壤”里生根是极不可能的事情。②因此,在中国供职的美国外交官,不愿意花费太多的精力,去研究这个表面看来似乎并不很重要的运动。

  当然。象柯乐布那样的美国人也不是绝无仅有。美国人士中,也有力图弄清真象,对中共和红军作真实了解的人,1931年,担任美国国家研究所助理所长的杨钦,对国民党围剿江西苏区时获得的一些中共文件进行了研究。他认为共产党人是始终不渝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一心要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他批评美国政府发布所谓“残匪已大部被歼”的新闻报道,是欺骗美国公众。在中国大革命时期,曾在汉口担任《人民论坛》编辑的美国人威廉・普罗梅也含蓄地指出,中国共产党人并不是土匪,他们的领袖是土地革命者,目前中国苏维埃的发展“仍然是某种不清楚、不确定的东西”,“看起来具有一种意识形态”。③《纽约时报》驻中国记者哈利特・阿本德在《中国能够生存吗?》(1936年纽约)的文章中,对蒋介石把红军的反抗说成是对“掠夺”的爱好深表怀疑。他认为,红军队伍以高昂的士气和强大的生命力,抵挡了一支装备上占压倒优势的军队的大举进攻,这与红军是“土匪”组成的结论,显然是矛盾的。

  ②〔美〕伊・卡恩:《中国通》,新华出版社1980年版,第59页。

  ③柯乐布所指可能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与人民委员会对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的报告》,1934年1月24日。①〔美〕伊卡恩:《中国通》第59页。

  ②〔美〕肯尼思・休梅克:《美国人与中国共产党人》第24页。

  ③〔美〕肯尼思・休梅克:《美国人与中国共产党人》第29页。

  在上海由美国人约翰・本杰明・鲍威尔主编的《密勒氏评论报》(英文),偶尔也对红军的行踪作一些较客观的报道。1934年10月20日,《密勒氏评论报》写道:

  “两年前,一支数千人的红军队伍开入四川,随后不久,红军就对田颂尧将军统率的川军转入进攻,先后占领了通江、南江、巴中三城,在四川成立了苏维埃政府。虽然田颂尧将军也收复了几座丢失的县城,但最后仍然被红军击溃,损失步枪一万支。一年不到的时间,红军兵力扩大为十倍。1933年9月,红军对杨森将军发起进攻。红军还攻击了刘文辉将军所部,占领了遂宁、中坝。省军的战败有力地鼓舞了红军的士气,使红军获得了许多装备,大大扩充了军队。遂宁兵工厂被用来武装红军。现在红军又开始进攻,力图夺占万县和重庆。”

  《密勒氏评论报》的这些报道,非常可怜地向美国人民透露了一些红军的情况。而著名的《纽约时报》1934年10月,整整一个月的新闻报道中,没有一则中国新闻,没有一次提到蒋介石,也没有一处说到红军。11月9日《纽约时报》在第六版上,用了四行字歪曲报道了红军的长征。说有四万共产党军队撤离了被封锁数月的江西和福建,此时正在西行途中,他们沿着粤汉铁路两边的湖南边界行进,在一百英里长,十二英里宽的地区大肆抢劫。三个星期后,《纽约时报》要读者放心,说什么国民党已在江西打败了共产党。看来,歪曲的报道及宣传的目的,是要使全世界认为中国红军已微不足道,无碍大局,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已经奄奄一息。

  至于毛泽东,他的名字对于世界人民和美国人民此时更是鲜为人知。1935年以前,除了蒋介石的污蔑宣传以外,外部世界不了解他的生平,也不了解他的奋斗精神。

  毛泽东的第一个传记是1935年12月13日发表在苏联《真理报》上,由署名A・哈马丹撰写的。他在《中国人民的领袖――毛泽东》一文中,叙述了毛泽东从中共“一大”到领导红军长征胜利的经历。这个传记,只是根据间接收集得来的材料撰写的。作者企图勾画出“中国人民传奇式的领袖――毛泽东同志的形象”,但由于缺乏对毛泽东的真正了解和对事实的占有,作者使用的许多材料并不确实,过多的形容词,夸张的说法,一些凭想象的杜撰,反而损害了毛泽东本来的形象。严格说,这篇不够传记水平的简单传记,根本不能真正达到介绍红军领袖的作用。

  A哈马丹撰写《司令员未德》①也是如此,虽然作者满腔热情地歌颂这位红军的司令员,但是他对朱德的事迹毕竟了解得太少了,因而不得不借助于民间传说。诸如:“他来自遥远偏僻的山区。身躯高过任何大树。他伸出双手,就能喷出团团烈火,烧死任何敌手,他的敌人就是人民的敌人。他眼观四方,能看到百里之外。任何东西都逃不出他锐利的眼睛。他的军队不计其数,全体人民都跟着他走。连外国人也怕送命,纷纷逃出中国。论力量、论勇敢和智慧,无人可与他较量,可他为人朴实,性格和善。他睡在山岭、旷野,全体人民都为他警戒。他一觉醒来,又率领人民前进、再前进。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住他。他走遍中国大地,给一切穷人、无家可归者、善良的

  ①苏联《真理报》1935年12月6日.见《苏联<真理报>有关中国革命的文献资料选编》第二辑,四川科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526―531页。人们带来解放。福建、江西、湖北、湖南的人民热爱他,到处都有人热爱他。他来自人民,人民给了他朴素而响亮的名字――朱德。”“朱德现在正向中国西北开辟战场。多年前他离开四川,现在他又回到四川。”“朱德正站在离军阀的堡垒成都(四川省会)不远的山岗上,用望远镜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