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主题阅读【文集文稿、文集、传记、回忆录、研究资料大汇总】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rz003
rz003
rz003
rz003
rz003



第二章 蒋介石梦断金陵






  战场的节节失利和李宗仁桂系的“逼宫”,蒋介石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毛泽东豪迈进入北平之际,蒋介石黯然宣布下野。然后他当起了“搬家总管”。

  杜鲁门总统希望中国走马换将

  到1948年底,中国的战局已经非常明朗――国民党山穷水尽,共产党则意气凤发,乘胜追击。多年来一直充当蒋介石后台的美国,终于意识到这位中国的独裁者已经失去了人民的信任,同时也将失去江山,于是暗中玩起了“走子换将”的把戏;以李宗仁为首、长期与蒋介石面和心不和的桂系的将领们,认为丢失江山的责任均在蒋介石,他必须对国民党的失败负责,因此公开和私下里都在对蒋“逼宫”。在此情形下,蒋介石迫不得已宣布“下野”。“我的下野,并不是因共产党,而是由于本党中的某一派系!”

  得意和失意,总是交替上演。

  正当毛泽东和他们战友们满怀胜利的喜悦,风驰电掣地向北平进发的时候,那位几十年的对手,曾经不可一世的“委员长”蒋介石,却带着几子和一群铁杆心腹,凄凄凉凉地呆在奉化溪口――那个他政治上失意时总要回去的避风港。

  1949年1月1日,20世纪40年代的最后一个元旦,对共产党和国民党来说,都具有非凡的意义。

  太阳升得老高时,才从云缝中射出几道柔弱无力的光线,给南京这座古城抹上一层暗黄色,而空气却沉闷得让人感到压抑。街上一群报童边跑边发出叫卖声:“喂,卖报!卖报!报上有好消息啦!总统发布了新年文告,大家快看啦!”

  坐在汽车里经过街头的蒋介石,心中一阵酸楚。

  “咳,内外交困至此,命乎?运乎?”

  蒋介石面对的,一是共产党强大的军事压力,二是桂系的“逼宫”,三是美国人的见死不救,落井下石。

  一想到可恶的美国人,蒋介石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娘籍匹!”

  长期援助国民党的美国人早就对蒋介石不满了。1947年夏天,美国总统特使魏德迈来华调查了一个月。在他离华前夕,蒋介石于8月24日在南京黄埔路官邪设茶会欢送,却没想到魏德迈在茶会上宣读了一篇声明,给蒋介石浇了一盆冷水。

  魏德迈在讲话中不无傲慢,甚至无礼地讽刺南京政府“腐败”,官员们“麻木不仁”,“贪污无能”。

  蒋介石听得冷汗直冒,可魏德迈还没有打住,他直截了当他说:“中国的复兴,有待于富有感召力的领袖。”明显透露了杜鲁门总统要走马换将!

  听到这句话,蒋介石心头不觉一凉,但一想到中国有感召力的领袖非他莫属,他又放下心来。却没想到美国方面还确实如魏德迈所言,在期待“富有感召力的领袖”,而非他蒋介石。这个人就是桂系的头领李宗仁。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在给国务卿马歇尔的秘密报告中说:“象征国民党统治的蒋介石,资望已日趋式微,甚至被目为过去的人物,..李宗仁的资望日高。”

  蒋介石得知美国要扶植李宗仁代替他,十分恼怒,却又无可奈何,于是

  又使起“夫人外交”,于1948年11月28日派夫人宋美龄去美国走动。然而宋美龄的这一趟却受到了冷落,美国既不派军队,也不给钱,气得蒋介石暴跳如雷。恰在这时,传来了他的军队在淮海战役惨败的凶讯,于是,内外交困的蒋介石作出了下野的决定。

  12月4日晚,蒋介石召见亲信吴忠信,要他担任总统府秘书长,由他“辅助”李宗仁。他说:“观察最近内外形势,我干不下去了。我走开后,势必由李德邻来维持。你就帮德邻上轿吧?等他上了轿,去留由你自己决定。”

  12月16日,蒋介石派张群、张治中、吴忠信到李宗仁住处,与李商谈蒋介石下野之事。经两次会谈,蒋介石提出下野与和谈方案:1、蒋总统为便于政策的转变,主动下野;2、李副总统代行总统职权,宣布和平主张;3、和谈由行政院主持。

  桂系的实力派白崇禧反对这个方案,他在武汉打电话告诉李宗仁的秘书长,蒋介石必须辞职,由李德邻正式就任总统,不能用代理名义。

  桂系步步紧逼。12月24日,白崇橹发通电致张群、张治中转蒋介石,提出与中共和谈的建议,呼吁和平。

  李宗仁也紧抓和平旗帜,宣布五项和平主张:1、蒋总统下野;2、释放政治犯;3、言论集会自由;4、两军各自撤退三十里;5、划上海为自由市,政府撤军,由各党派派人组织联合政府。建议在上海进行和谈。

  程潜也发通电要求蒋介石下野。

  而白崇禧趁热打铁,又于12月30日再次通电呼吁和谈,还发动湖北省参议会通电助威。河南省主席张轸也通电主和。

  四面楚歌,风霜刀剑严相逼,气得蒋介石直骂娘。此时,他最痛恨的人是白崇禧,当着张群、吴忠信、阎锡山的面骂道:“白健生这个狗头军师,在湘鄂豫三省勾结一气,要我好看。好!我下野,看他们的!”余怒未消之际,他又用手指了指世界地图上北美洲地区,说:“这一切的根于是在那一边!”

  张群、吴忠信、阎锡山全部沉默不语,蒋介石看了看他们,摇摇头,瘫坐在沙发上。

  12月31日晚,蒋介石召集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等40多人便餐。饭后,蒋介石以低沉的语调,冷冷他说道:“现在局势严重,党内有人主张和谈。我对于这样一个重大问题不能不有所表示。现已拟好一篇文告,准备在元旦发表。现在请岳军朗读一遍,征求大家意见。”

  文告是总统府政务局长陈方主笔的。自“文胆”陈布雷自杀后,蒋介石的一些讲话和文告便由陈方执笔。

  张群站起来,开始念文告。厅里一片寂静。

  副总统李宗仁坐在蒋介石的右边。文告念完后,蒋介石侧目问李宗仁:“德邻兄对文告有什么意见?”

  李宗仁平静地回答:“我与总统并无不同意见。”

  突然,有人嚎陶大哭:“总统不能下野呀!总统啊,你不能走!”

  大家的眼光一扫,原来是国民党中常委谷正纲,此人乃是CC派的核心人物、蒋介石的忠实追随者。

  谷正纲的哭声还未止住,另一个中常委张道藩也站起来大声嚷嚷:“现在是非常时期,总统无论如何也不能下野..”

  宴会厅里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有人私下谈论:“总统下野谋和,倒也孚众望呀!”“下野求和,也不妨试试看!”..这时,谷正纲止住哭泣,说:“我反对发表这个文告。因为在这严重的局势面前,这种文告会对士气民心产生极不利的影响。”张道藩也接着说:“如果文告一定要发布,也要把文告中关于总统引退的字样去掉,以免引起外界误解,涣散人心。”

  蒋介石见有人哭诉着反对自己下野,心中十分感动。他尖刻他说:“我并不想下野,也并不愿离开!是你们党员要我离开!我的下野,并不是因共产党,而是由于本党中的某一派系!”

  李宗仁知道蒋介石是在发泄对桂系的不满,但他依然保持着沉默。蒋介石又侧过头看了李宗仁一眼,说:“就当前局势的严重性看,我不能再这样干下去了,由你任总统一职。但我走以前,必须把一些事交待一下。”接着,他又不高兴他说:“告诉白健生,以后不要再发什么通电了,以免动摇民心军心。”李宗仁表示:“还是总裁英断,我怕难以应付目前的局势。”蒋介石没有对李宗仁再说什么,而转头对张群说:“这份文告明天发布出去。”总统府的宴会在一片惶然中终场。

  蒋介石说,他5年之内不干预政治。

  临离开南京之前,蒋介石来到中山陵拜谒孙中山的陵墓。汽车已到了紫金山下,而蒋介石还在闭目沉恩,蒋经国把头伸过去,轻

  声说:“父亲,该下车了。”蒋介石“嗯”了一下,睁开双眼。俞济时打开车门,蒋介石一步跨出来,独自走在前面,一步一步地向中

  山陵爬去。严冬季节,寒气逼人。陪同的人群跟着蒋介石默默地走着。大家到了中山陵,行了礼,又默默地向山下走去。在蒋介石谒拜中山陵时,李宗仁正在南京傅厚岗69号副总统官邪同前来拜访的张治中及总统府秘书长吴忠信谈话。

  吴忠信说:“昨晚在总统官邸的宴会上,CC派人物气势很嚣张,谷正纲话中带刺,对文白兄(即张治中)有所影射,会场秩序很乱,连总裁都几乎压制不住。这意味着CC派以后仍要捣乱,请德公对此要特别留意。”

  李宗仁听吴忠信这么说,心底掠过一丝感动。他笑着说:“CC派人物是不会赞成蒋先生‘引退’的。”元旦节的黄昏,蒋介石不顾一天奔波的疲劳,召见俞济时,向他口述发给武汉白崇禧的电报:

  亥敬、亥全两电均悉。中正元旦文告,谅荷阅及,披肝沥胆而出,自问耿耿此心,可质天日。今日吾人既已而吐精诚,重后和平之门,假令共党确能幡然悔悟,保全国家之命脉,顾民生之涂炭,对当前国是能共商合理合法之解决,则中正决无他求;即个人之进退出处,均惟全国人民与全体袍泽之公意是从。惟言和之难,卓已见谭。如何乃可化除共党赤祸全国之野心,以达成保国保民之利;如何乃可防止共党翻云覆雨之阴谋,以免战祸再起之害。

  想兄熟虑深筹,必已有所策划,甚冀惠示其详,俾资借镜。今大计虽已昭明,而前途演变尚极微妙。望兄激励华中军民,持以宁静,借期齐一步骤,巩固基础,然后可战可和,乃可运用自如,而不为共党所算,则幸矣!

  蒋中正民国三十八年元旦

  没想到白崇禧读了蒋介石的文告和蒋介石的电报后,却并未罢休,他继续逼蒋介石下野。

  1949年1月2日,白崇禧派韦永成从汉口飞到南京,与李宗仁联络,指出蒋介石在新年文告中提出的五个条件实则上为和谈故设障碍,施以缓兵之计。白崇禧要李宗仁到汉口去商谈和平大计。

  之后,河南、湖北两省参议会继续发电通电,要求停战言和。河南省议长刘积学在通电中明确提出“敢请即日引退,以谢国人;国事听国人自决”的要求,在各地传诵一时。

  蒋介石看到形势对自己越来越不利,便于1月4日上午破例“御驾”傅厚岗李宗仁的官邪。一见面,蒋介石就直率地问:“你看现在这局面怎么办?”李宗仁平静地回答,“我以前就向总统建议过,武汉和徐州应划为一个单位,统一指挥。今日挫败的原因虽多,而最大的毛病是出在指挥不统一之上。”蒋介石摆摆手说:“过去的事情就不必再提了。徐、蚌失败后,共军立即就要到江北,你看怎么办?”李宗仁答:“我们现在样样都占下风,但是也只有和共产党周旋到底,走一步算一步!”蒋介石摇摇头说:“这样下去可不是一回事!我看我退休,由你顶起这局面,和共产党讲和。”李宗仁故意说:“你尚旦不能讲和,那我就更不行了!”听了这句话,蒋介石表示:“你担当起局面,情形马上就不同了。我看你还是出来,你这姿态一出,共军的进军就可缓和一下。”李宗仁仍然拒绝道:“总统,这局面如你支持不了,我就更支持不了。无论如何,我是不能承当此事的。”这时,蒋介石露出一副诚恳的样子说:“我全力支持你。你出来之后,共产党至少不会逼得我们这么紧!”但李宗仁仍没答应,蒋介石只好打道回府。次日,他又派张群和吴忠信来找李宗仁,劝李继任总统。李宗仁明确表示:“如今的局势不是民国16年那时的情况了。我看,蒋先生下野,未必就能解决问题。”谈了一上午,张群、吴忠信也未得到结果,只好无功而返。几天过后,蒋介石又召见李宗仁。李宗仁仍表示拒绝出来继任总统,蒋介石搬出“宪法”说:“我以前劝你不要竞选副总统,你一定要竟选。现在我不干了,按宪法程序,便是你继任。你既是副总统,不于也得干!”李宗仁见蒋介石用“宪法”条文压自己,态度立时软了下来,他说:“按宪法,我是无法推辞。但是现在的局面,你尚且干不了,我如何撑得住?”

  “共产党是绝对不同我讲和的,”蒋介石说,“你出来,最低限度可以变一下。”“我出来,共产党要我无条件投降!”李宗仁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蒋介石表示:“你谈谈看,我支持你,做你的后盾!我做你的后盾!”李宗仁不是不愿做总统,而是不愿做无职无权的总统。蒋介石也看出了这一点,他故意说:“你放心地出来干吧,我保证五年之内不干预政治!”此语一出,李宗仁被感动了。

  “美龄号”凄怆地告别南京

  中国的一代枭雄,此时已经处于惶然和惊惧之中。曾经是恣意妄为的蒋介石,现在却神情黯然,忧心忡忡,常常闭目沉思,有时甚至一整天不说一句话。

  蒋介石在千方百计“劝”李宗仁继任总统时,也密切关注着外界对他发表的元旦文告的反应。1月5日,张群向蒋介石报告说:“总统,中共对你的文告有反应了。”

  蒋介石忙问:“反应如何?”张群呈上电稿:“请总统过目。”蒋介石接过一看,是新华社发表的一篇评论,标题为《评战犯求和》。“为了保存中国反动势力和美国在华侵略势力,中国第一号战争罪犯国

  民党匪帮首领蒋介石在今年元旦发表了一篇求和的声明。..人们不要以为战犯求和未免滑稽,也不要以为这样的求和声明实在可恶。须知由第一号战犯国民党匪首出面求和,并且发表这样的声明,对于中国人民认识国民党匪帮和美国帝国主义的阴谋计划,有一种显然的利益..”

  蒋介石看到最后几行文字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地靠在沙发上。那几行文字说:“蒋介石已经失了灵魂,只是一具僵尸,什么人也不相信他了。”蒋介石又长叹了口气,问起了美国的反映。现在的蒋介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关注美国对他的态度,而美国方面更是注视着蒋介石的一举一动。1月3日,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在给美国国务院的报告中,转报了蒋的文告,并评论说:

  “对此文告之初步印象甚佳。文告内容庄严,且有和解之倾向,对共产党之侮辱亦较平时少..但经研究后,该文告是显露严重之缺点。该文告为一过于冠冕堂皇之文章,含有一个强大的统治者以仁慈口吻对待其厌烦叛徒之意味,是以忽略若干不愉快之现实:即军事力量几已全部崩溃,最近经济措施之失败,几乎举国一致对和平之祈求,与在蒋氏执政期内此种和平之不可能。另一缺点则更为严重,即在某一意义上,彼已表示让步,但井未给予充分之退让。”

  1月5日,司徒雷登派私人顾问傅泾波拜访李宗仁,对他说:“美国驻华军事代表团团长巴大维将军闻悉蒋总统有放弃大陆经营台湾的计划,巴大维为此事曾与司徒大使商议。司徒大使想知道李将军的意思。”

  李宗仁听了这活大吃了一惊。蒋介石要放弃大陆经营台湾,自己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其实,在李宗仁和白崇禧等人为蒋下野奔忙的时候,蒋介石已在为撤守台湾做准备了。1月5日,蒋介石在黄埔路官邸召开宣传工作会议,参加的人有蒋经国、陶希圣、黄少谷、李俊龙、李惟果等。在会上,蒋介石把白崇禧的“亥敬”、“亥全”两电及他答复的“子东”电交各人传阅,并就和谈问题征询意见。有人建议:最近湖北、河南两省民意机关连续发出通电,对和平有所主张,中央最好派一大员赴汉口同白崇禧就和谈问题以诚相商。蒋介石表示:“这个意见行,就劳驾岳军先生跑一趟。”1月6日,张治中受命来见李宗仁。张治中说:“蒋先生将于9日派张岳军赴汉会晤白健生,就当前局势问题进行洽商。”“蒋总统还有其他打算没有?”李宗仁问。张治中回答:“蒋先生现在对内对外都进行了一番部署,比如电邀刘文辉来京,告以经营四川的必要,还打算派张岳军人川主持一切。在外交方面,蒋先生接纳白健生上月24日提出的建议,请美、英、法、苏四国政府‘调解’国共战争。看他的想法,似乎还想继续坐在总统的位置上。但一般观察家,甚至包括CC派谷正纲之流,也认为蒋下野只是个时间问题。”

  在武汉的白崇禧很快得到张群即将赴汉的消息。1月7日晚,他连续4次打长途电话到南京找程思远,让他找到隐居在上海的桂系将领黄绍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