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主题阅读【文集文稿、文集、传记、回忆录、研究资料大汇总】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sxd025
sxd025
sxd025
sxd025
sxd025



第九章 “农运”情结



祸从天降―――一封加急的逮捕密令






  这是一封急速逮捕毛泽东的密令。

  密电的签发人是湖南省督军,亦称省长赵恒惕。

  签发时间为:1925年8月28日。

  在湘潭县县长办公室,且说郭麓宾,这个湘潭县县议员、开明绅士看到这个一纸密电后,心里触了电,毛氏三兄弟是他要好的朋友,特别是毛泽东更让他佩服。县长似乎像是看出了什么破绽,直问:“老郭,今天你心里有心事啊?”

  “不,不,”郭麓宾支吾着,推说自己早餐不当,肚子不好。

  “那你就回去休息吧!”县长遂下了驱逐令。

  郭麓宾走出县长办公室后,揩了揩脑门上的汗。他迎着秋风,在街上兜了一圈,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掏出笔和纸,刷刷地草写了几行字,落款是郭麓宾。然后找了一个信封密封好,交给一个可靠的人,要他连夜火速送往韶山冲。

  那人见郭先生语气急切,遂换了件衣服和鞋子,掩上门便匆匆地赶路了。半夜时分,他叩开了毛家上屋场的门。披衣出来开门的是王淑兰。

  王淑兰开开门后,见是一位陌生人,便问:“你找谁?”

  “这是毛润之的家吗?”

  “是啊。”

  “我是县里来的,郭先生有一封急信让我送来。”对方说完便将一封信从怀里取出,亲手呈给王淑兰。王淑兰感谢地送走了来者,然后关上了大门。

  王淑兰不识几个字,马上又喊起了杨开慧。杨开慧不见则好,一见大吃一惊:“弟妹,可不好了,官府要捉拿你大哥!”

  王淑兰也愣了:“你说什么,官府要捉拿大哥?”

  “官府的兵马上就到,信上说让你大哥立马离开韶山!”

  “现在大哥人在哪?”王淑兰急问。

  “他和泽民一起在谭家冲开会呢。”

  “什么时间啦,还不回来?”王淑兰埋怨道。

  “那我就去通知他吧。”杨开慧道。

  “不。”王淑兰道:“你身边还有孩子,这半夜三更的,路也不好走。泽覃我昨晚看他回来了,让他去吧。”

  就这样,王淑兰喊醒了小弟毛泽覃。

  毛泽覃起了床,听说大哥要出事,就马不停蹄地奔向谭家冲。他心里在打着鼓,怎么这么急切要逮捕大哥啊?

  毛泽覃一路跑一路想,飞也似的赶到了谭家冲农协的办公地。果然是祠中灯火明亮。毛泽东和毛泽民兄弟俩都在祠中。毛泽东正在讲坛上向农会会员作报告。他讲话打着手势,极富有幽默感,下面农友认真地听着,连掉根针的声音都能听到。

  毛泽覃也没有多想,直接冲进会场,径直走到毛泽东跟前,向他耳语了一番,随即把一封信递给他。

  毛泽东看后,也感意外,随即向会场听众摆了摆手,又作一个抱歉的手势。毛泽东下了会,随即到了谭家冲农会会长的家中。毛氏三兄弟商量一番,怎么躲过这一劫?毛泽覃说:“依我看,韶山是不能回了,这里也不能久呆,一切以争取时间为上。”

  谭家冲农会王会长:“我们冲有轿子,依我看就坐轿子直接去长沙。”

  毛泽覃眨了眨眼,道:“这也成,你快去请吧。”

  毛泽东道:“就这样安排吧。我和泽民一起走。泽民这两天还要到广东农运所学习。”

  “那好,我这就去请轿。”王会长说完要出门的时候,他又想起了什么事,停下脚步,对妻子说:“孩他娘,你快去做点饭,让三兄弟吃了再走!”

  “好的!”妻子应了一声。

  一切都与时间赛跑。

  王家的饭还没有做好,轿子就抬了过来。毛泽东、毛泽民只好将就着点,吃了点开水泡饭,匆匆上了路。

  毛泽东对抬轿人说:“如果说有人拦,问抬什么人,你们怎么回答?”

  毛泽民见抬轿人不答话,急中生智地说:“就说轿中是郎中,家中有病人。”

  毛泽东点了点头。

  这时,毛泽覃也上前道:“哥,你和二哥这样走我不放心,我也跟你们一块走?”

  “也好。”毛泽东回答。

  就这样轿子起动了,毛氏三兄弟了离开谭家冲,急匆匆向长沙城赶去。

  抬轿人翻山越岭,只一天一夜返回了谭家冲。

  在长沙,毛氏三兄弟找到了中共湘区党委书记李维汉,由李维汉做了秘密安排。

  人不该死有人救。再说赵恒惕荷枪实弹的团防局,在毛氏三兄弟离开谭家冲的当儿就赶到了谭家冲,扑了个空。团防局局长给了那位谎报军情的人两计重重的耳光,又将队伍开到了韶山冲,要捉毛泽东,不巧毛氏三兄弟都不在家。王淑兰尽在团防局的长官面前讲好话,赔笑脸。后来她又开了些钱送给头目,才算息事宁人。

  再说毛氏三兄弟,在团防局来韶山捉拿的时候,他们三人在赵恒惕的眼皮底下举行一场秘密的报告会。他们在向中共湘区党委报告韶山农民运动的可喜情况时,受到李维汉的大加赞赏。

  接着李维汉又把长沙的情况也向毛泽东作了通报,尔后说:“广州农讲所已催毛泽民报到。同时广州国民党党部也来电,有个重要会议要你这个部长参加。正好你赶过来了。”

  毛泽东思考了一会儿,说:“虽然‘赵大头’要捉我,风声紧急,但是我还不能马上离开长沙。因为韶山农民运动还急着总结,写出书面材料,我看至少还需一个月的时间。让泽民先行一步,我和泽覃再跟上。”

  李维汉道:“这也稳妥。”

  共产党员时刻听从党召唤。这话说完的第二天傍晚,毛泽民仓促收拾一下,就乘着暮色,登上开往广州的火车。

  列车徐徐开动了。

  站在月台上的泽东、泽覃挥动着手,毛氏三兄弟就这样地恋恋不舍地分手了。

  这是毛泽民第一次赴广东,他的心情特别激动。毛泽民站在列车的窗子前,探出半个身子来,出神地凝望月台上的两兄弟,喊了声“你们要保重”,眼泪夺眶而出……
sxd025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