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主题阅读【文集文稿、文集、传记、回忆录、研究资料大汇总】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xqj014
xqj014
xqj014
xqj014
xqj014



第十二章  何胡子的家






  第二天一早,起床之後,我们匆匆地洗了把脸,便朝何胡子的家乡走去。

  我们决定每天早上吃早饭之后,先走二十里路。湖南人每天都吃一顿早饭,和中饭晚饭同样丰盛。这和北京、上海、苏州等城市,人们在早上只吃稀饭的习惯颇不相同。湖南是渔米之乡,湖南人除非到了极穷困的时候,才吃稀饭。

  今天我们走起路来,又轻松又愉快,因为我们巳经有钱,不要再向人乞讨了。还有,我们在日落时分就会到达朋友的家,将会受到热烈的款待和欢迎!

  因此,我们在心里真的感到是回归家乡一样。

  我们在路上谈起房白纵其人的生平来,这是一个怪人。他是我的表兄,又娶了我的姐姐。毛泽东听我说过这个人,对他的一切都感到很大兴趣。房白纵是我外祖父的第四个孙子,我小时候叫他振球哥。我父亲的文采颇为人称道。

  他娶我的母亲时,家境并不富有。因此,外祖父便出一些田产作为我母亲的嫁奁,以备不时之需。三十年後,我母亲因需要钱供给我弟弟读书,便把陪嫁的田产卖掉了。这个时候,房家的家境亦巳衰落,大部分田产都没有了,房白纵也不能完成他的学业。

  于是他开了一间杂货铺,後来又学纺织,不久又做裁缝、建造房屋,最後制造家具。奇怪的是,他对所有这些东西都能做得异常精巧,虽则他不曾正式学过师。类似裁缝这一类手艺,至少需要当学徒三年,但房白纵只要几天工夫便上手了。他善于摹仿,任何一种手艺他都做得尽善尽美。

  毛泽东对他的天赋大为惊叹,认为他生在中国是糟蹋了,因为在中国,这种天才无人加以培植,也没有人欣赏。“假定他生在意大利,很可能成为另外一个弭盖朗琪罗!”毛泽东慨叹不巳。

  我又说,房白纵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他对制造各种木材和竹子的现具便极有兴趣。因此,家里便给他弄了一套小巧的工具:锤子、刀子、锯子等等,应有尽有,事实上他等于拥有一个雏型的工厂。不过,他难然在各种手艺上是天才,然而书法和绘画方面,却没有半点才份。毛泽东认为,那是因为各人才能不同,因此教育原则应该是因才施教云。

  我们那次谈话五、六年之後,房白纵在劝工俭学的资助下到了法国。他是和周恩来、李立三、李维汉及蔡和森等一道去的。他留法四年後回到中国。但不幸在四十岁便去世了。他的儿子名叫房连,也有同样的才能。中日战争期间,因在川北遭到土匪的袭击而被杀害,死时还不到三十岁。

  我曾经答应毛泽东以後介绍房白纵给他认识,然而一直没有机会,他们二人也就从无一面之缘。

  那天我们在路上谈房白纵就一直谈到正午。太阳晒得很厉害。于是我们便在路边一个茶馆,找个位置坐下歇息。那里荫凉蔽日,非常舒服,我们不知不觉竟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发现我们睡了很久,茶馆老板告诉我们说,我们要去何胡子的家,还得再走八十里路。

  我们马上赶路,但都不再说话了,集中全力,迈开大步向何胡子的家乡走去,希望在夜间可以到达。

  黄昏时分,我们在路旁一家小饭铺吃晚饭,叫了米饭、蔬菜和几个煎鸡蛋。那家饭铺的老板告诉我们说,我们还得再走四十里路才到目的地。于是我们草草把晚饭吃了,便即上路。走到一个岔叉路口,面前有几条羊肠小径,而路牌一个也没有。在这进退维谷之下,我们别无他法,只有等过路人来加以询问。後来一个过路人指示我们穿越前面山岗的一条小径。原来何胡子的家座落在离开大路很远的地,当我们走进山岗之後,竟然又碰到了一个岔叉路口。那里异常偏僻,根本没有人可问,究竟选择哪一条路走呢,我们经过一番讨论,两条路都差不多,便决定选向右转出山那一条。我们选择这条路,是希望在走到山坡下之後,能找到人加以询问。

  现在月亮巳经出来了,但在山中的树林里面,光线仍是甚为幽暗。并且可以听到很多野兽叫闹的声音。但我们并不害,因为那里是小树林,谅无老虎出没。还有,我们毕竟是两个人同行,胆子也壮了,约莫一个小时之後,我们走完了山路。出现在我们前面的是一片广阔的平原,一条大路贯穿其间。我们看到远处有两户人家,但没有灯火。里面住的人显然巳经歇息了。我们既巳迷了路,于是便走到较近的一家敲门询问。那家主人起来告诉我们说,我们走错路了,在山中的岔路口处,我们应该向左转,而不应该向右。那麽从那里向左再走三十里左右,就可以到达何胡子的家了。俗语说:“行百里者九十半”。这句话用在我们当时的情形,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

  从那以後,在路上巳遇不到行人。每逢岔叉路口时,我们便到附近的住家去询问。最後,当我们确知巳经到达了目的地,便问道:“这是何胡子的家吗?”这样问了好几次,得到了几个否定的回答:“不是,你们沿这条路走过去那一家就是了。”

  我们终于到达了!直冲到何胡子的大门前,兴奋地在门上敲打。“何胡子!何胡子!”我们高声叫道:“赶快起来,让我们进去呀!”

  一盏灯在其中的一间屋里点着了。接着何胡子把大门打开走了出来。他愉快地大笑着,抱住了我们。“萧胡子!你们怎样会走来的?润之也来了呀?我做梦也想不到你们两个会到这里来!请进,请进!”

  我们走进一间大房子,何胡子的父亲也从另外一个房门走了出来。他约莫五十岁年纪,看来是一个标准的农人。我们的朋友的弟弟也出来了,何胡子在楚怡中学任教时,我们曾经见过他。他十二岁的侄子接着也出现了。我知道他是楚怡学校的学生。何胡子又叫他的太太和弟媳妇进来和我们见面。那简直像一个家庭聚会,欢迎阔别重逢的家人。我们真是感到回到家中了。

  经过一番介绍和招呼之後,何胡子问道:“萧胡子,你们从哪里来的?”

  我告诉他我们从长沙来,毛泽东又接着说:“我们一路从长沙走到这里,专程来拜访你!”

  “啊,不敢当,不敢当。”何胡子道:“非常欢迎,非常高兴看到你们,但你们为什么一路走着来呢?你们一定累坏了!”

  “噢,”我回答道:“走路并不是坏事情呀。事实上,我们还正打算徒步走遍全省呢。”

  “你瞧。”毛泽东道:“我们是作一个试验。打算走得愈远愈好,身上却分文不带。我们要像叫化子一样生活。”何胡子显然甚感吃惊。“像叫化子一样生活?”他问道。

  “是的!”我接着说道:“我们离开长沙时,身上一个子儿也没有,因此在路上我们便必须乞讨过活了。”

  “但是我真的不了解,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何胡子道。

  “我们的想法是,看看我们能不能克服困难;在分文不带的情形下,我们是否能够一样过我们的旅行生活。总之,我们是练习克服困难。”我解释说。

  何胡子大笑道:“你们真是两个怪物。你们做的事情真是奇哉怪也!”

  何胡子的弟弟拿了一瓶酒出来,我们就说,我们都巳经吃过晚饭了。但我们每人还是喝了点,吃了一些水果。当我们就寝之时,巳经是次晨两点钟了。

  经过了一天的长途跋涉--一百五、六十里之後,我们实在是太疲倦了。而我们也知道,在这一夜之中,我们对他们的打扰太过分了。
xqj014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