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主题阅读【文集文稿、文集、传记、回忆录、研究资料大汇总】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xxmj050
xxmj050
xxmj050
xxmj050
xxmj050



六  别了,红色中国






  在我离开保安之前发生了两件很有意思的事。十月九日甘肃来的无线电消息告诉我们,四方面军先遣部队在会宁同一军团的陈赓领导的第一师胜利会师。几天以后,陈赓和一方面军所有重要的将领都在甘肃同二、四方面军的领导人,其中包括朱德、徐向前、贺龙、张国焘、萧克等许多其他人,高兴地碰了头。甘肃的东北部分全部落入红军之手,四方面军有一个纵队渡过黄河到了甘肃西北的狭长地带,政府军的反抗已暂时被压下去了。

  红二五二六二七师会师永平

  现在所有正规红军都集中在西北,建立了良好的通讯联系。冬服的订单如雪片一样飞来保安和吴起镇的被服厂。三支大军据说总共有八九万久经沙场、装备良好的战士。保安和整个苏区都举行了庆祝。甘肃南部作战期间的长期悬虑不安的气氛已经结束。现在人人都对将来充满了新的信心。中国最优秀的红军现在全部集中在一大块新的地区里,旁边还有同情他们的十万东北军可以充当盟友,共产党现在认为,南京方面会比较有兴趣来听他们的统一战线的建议了。

  第二件事情是我在离开以前对毛泽东进行的一次访问,他第一次表示共产党欢迎同国民党讲和与进行合作抗日的具体条件。这些条件之中,有一些已由共产党在八月间发表的宣言中公布。我在访问时请毛泽东解释一下他提出新政策的原因。

  “首先是,”他开始说,“日本侵略的严重:日本日益加紧侵略,它的威胁已经严重到中国一切力量都必须团结起来的程度。除了共产党以外,中国还有其他的政党和力量,其中最强大的是国民党。没有国民党的合作,我们目前的力量是不足以在战争中抵抗日本的。南京必须参加。国民党和共产党是中国两大政治力量,如果他们现在继续打内战,结果就会对抗日运动不利。

  “其次,自从一九三五年八月起,共产党就发宣言,呼吁中国各党派联合起来抵抗日本,全国人民热烈响应这个纲领,尽管国民党继续进攻我们。

  “第三点是,甚至在国民党里的许多爱国分子现在也赞成同共产党联合,甚至在南京政府里的抗日分子和南京自己的军队,今天都为了我国民族存亡而准备联合起来。

  “这就是中国目前形势的主要特点,因此我们不得不重新详细考虑在民族解放运动中实现这种合作的具体方案。我们坚持的团结的基本原则是抗日民族解放的原则。为了要实现这一原则,我们认为必须建立一个国防民主政府。这个政府的主要任务必须是抵抗外国侵略者,给予人民群众公民权利,加强国家的经济发展。

  “因此我们拥护议会形式的代议制政府,抗日救国政府,保护和支持一切人民爱国团体的政府。如果成立了这样一个共和国,中国的各苏区就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我们将在自己的地区内采取措施建立议会形式的民主政府。”

  “这是不是说,”我问道,“这样一个[民主的]政府的法律也会在苏区实施?”

  毛泽东对此作了肯定的回答。他说,这样一个政府应该恢复并再次实现孙逸仙的遗嘱,和他在大革命时期提出的三个“基本原则”,即联合苏联和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联合中国共产党;保护中国工人阶级的基本利益。

  “如果国民党里开展了这样一个运动,”他继续说,“我们准备同它合作并且支持它,组成反帝统一战线,象一九二五到二七年那样。我们深信,这是拯救我国的唯一出路。”

  “提出新建议有没有当前的原因?”我问道。“这肯定地必须认为是你们党近十年历史中最重要的决定。”

  “当前的原因,”毛泽东解释道,“是日本提出了严重的新要求,屈服于这种要求必然会大大妨碍将来的抵抗,同时人民对日本侵略的日益严重威胁的反响采取了伟大的人民爱国运动的形式。这两个条件反过来也在南京的某些分子的身上造成了态度的转变。在这样的情况下,现在就可以希望实现我们所建议的这种政策。如果在一年以前或早一些时候,用这形式提出来,不论是全国还是国民党就不会有思想准备。

  “日前正在进行谈判。虽然共产党对于劝说南京抗日并不存多大希望,但是可能性还是有的。只要有可能性,共产党就愿意在一切必要措施方面合作。如果蒋介石要想继续打内战,红军也奉陪到底。”

  事实上这是毛泽东正式宣布共产党、苏维埃政府、红军愿意停止内战和不再企图用武力推翻南京政府,服从代议制中央政府的最高指挥,条件是创立政治体制,使得除了国民党以外的其他政党能够进行合作。毛泽东在这时也表示――虽然不是作为正式谈话――共产党愿意在名称方面也作一些改变,以利于“合作”,但在根本上并不影响红军和共产党的独立地位。例如,如果有必要,红军愿意改名为国民革命军,放弃“苏维埃”的名称,在抗日备战期间修改土地政策。在这以后的几个兴奋紧张的星期中,毛泽东的这一谈话对时局发生重要的影响①。在这个谈话刊出之前,共产党自己的几个宣言都遭到封锁,南京方面少数几个看到这些宣言的领导人对之也抱深为怀疑的态度。但在一个外国记者访问共产党领袖本人的谈话普遍发表以后,有些有影响的集团就会更加相信共产党的诚意了。又有不少人开始拥护两党“复婚”的要求,因为要求停止代价浩大的内战和实现和平团结来抵抗日本征服的威胁这一建议,对不论什么阶级都是有号召力的。

  一九三六年十月中,我在红军中间呆了将近四个月以后,回白色世界的安排工作终于完成了。这可不容易,张学良的东北友军几乎已从所有战线上撤出,由南京的军队或其他敌意的部队换防。当时只有一个出口,那是由东北军一个师在洛川附近与红军毗邻的一条战线,洛川在西安以北,只有一天的汽车路程。

  我最后一次走过保安的大街,越是走近城门,越是感到恋恋不舍。人们从办公室伸出脑袋来向我道别。我的扑克俱乐部成员全体出动来送行,有些“小鬼”陪我走到保安城墙根。我停下来给老徐和老谢拍照,他们象小学生那样互相搭着肩膀。只有毛泽东没有出现,他仍在睡觉。

  “别忘了我的假臂!”蔡树藩叫道。

  “别忘了我的照片!”陆定一提醒我。

  “我们等着你的航空队!”杨尚昆笑道。

  “给我送个老婆来!”李克农要求。

  “把四两可可送回来,”博古责怪道。

  我走过红军大学的时候,红军大学全体学员都露天坐在一棵大树下听洛甫做报告。他们都走了过来,向我握手,我嘴里喃喃地说了几句话。然后我转身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