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诵律》| 佛经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十诵律》| 佛经

《十诵律》第四十卷 杂诵中二十法上之余


佛在刍摩国。与五百大众共会。尔时世尊。与五百比丘说五阴法。所谓色受想行识。时诸比丘持钵着露地。天魔变作大牛身来向钵。有一比丘遥见牛来向钵。语比座比丘言。看此大牛来向我钵。不破我钵耶。佛语诸比丘。此非牛是魔所作。欲坏汝等心。

佛言。从今房舍中。应作安钵处。

佛在舍卫国。有比丘。从憍萨罗国。共估客游行。来向舍卫国。时估客载满车油。在道行险难处。有一估客。车破牛脚跛。是人语诸伴言。随力多少为我取油。莫弃于此。诸伴言。我等车各自满重。若取者共汝俱失。诸伴舍去。是一估客。独守此油心愁不乐。诸比丘从后来。诸比丘以二事故在后。一者恐尘坌。二者恶车声。守油人见比丘来。大欢喜作是念。此油非是我有。今当施僧。诸比丘来至。便语诸比丘。集在一处我施僧油。时诸比丘各分取油。盛钵中半钵中键镃中。盛已持去。道经市中前去。估客见诸比丘持油来。即生妒心语诸比丘言。汝此油何处买来。何处卖去。何处下驮。何处取利。诸比丘闻是语心不喜。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不得道中檐油行。犯者突吉罗。佛自恣后游行教化。有比丘手执革屣行。佛见已知而故问。何以手执革屣行。

答言。我脚指间破无物可涂。

佛言。从今听畜盛苏油囊。受一升若半升。又更应畜覆囊物。

佛从迦罗卫国。与诸比丘行。向舍卫国。诸天神随比丘行。作是念。若诸比丘或能说法。我等当听得大利益。诸比丘行时。作戏调言语。诸天神皆瞋。呵责比丘言。沙门释子道路游行。何不说法咒愿。诸天神得欢喜利益。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诸比丘道路行时。应说法咒愿天神欢喜利益。若比丘在园中住树下住。或水边住或泉边住。或多人处住时。诸天神多有来集。皆作是念。诸比丘或能说法。我等听受得大利益。诸比丘在园中住。树下住水边住。泉边住多人处住时。说法咒愿。诸天神得欢喜利益。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园中住。树下住水边住。泉边住多人处住时。当说法咒愿。天神欢喜利益。

佛在舍卫国。比丘向暮有贼处行。见贼已是比丘畏贼故失衣。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比丘不得向暮贼处行。若有事缘向暮行时。以衣分着两肩上。以绳系腰疾过贼道。佛在阿罗毗国。时阿罗毗无水。诸比丘是事白佛。

佛言。应作井。佛在阿罗毗国。是国中有新成僧坊。比丘扫地无弃粪物。是事白佛。

佛言。应畜粪箕。佛在舍卫国。有比丘患下数数起故大疲极。是事白佛。

佛言。应床上穿孔床下安器。佛在舍卫国。长老优波离问佛。世尊。如弗迦罗沙王婆罗门。从佛乞三种礼敬。若沙门瞿昙。见我乘象时。若手持辔。若着革屣。若敛脚时。若却头上襆。见是已当知。我已礼敬沙门瞿昙。我在道行时。成竖脚。或却天冠。或却盖。见是已当知。我已礼敬世尊。若沙门瞿昙。见我在大众中。大声语时。喜笑时。或掉衣角时。见是已当知。我已礼敬世尊。比丘应作是三种礼不。

佛言。不得。佛语优波离。称和南者。是口语。若曲身者。是名心净。优波离。若比丘礼时从座起。偏袒右肩脱革屣右膝着地。以两手接上座足。佛在舍卫国。诸比丘于只桓中处处剃发。时诸天神金刚神皆瞋诃责。此处不应作是。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不应处处剃发。时多积发。

佛言。应除弃。除弃时比丘吐逆。

佛言。应一处作坑。佛在舍卫国。有人施僧华鬘。诸比丘不受。不知用华鬘作何物。是事白佛。

佛言。听受。应以针钉着壁上。房舍得香施者得福。佛在舍卫国。时众僧发长。时剃发人大懅。时有一剃发人作比丘。是比丘作是念。若佛听我畜剃发刀剃僧发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畜剃刀与僧剃发。佛在舍卫国。时僧指爪长。剃发人懅。时有剃发人作比丘。是比丘作是念。若佛听我畜截爪刀与僧截爪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畜刀与僧截爪。佛在舍卫国。尔时僧鼻毛长。时剃发人懅。时有剃发人作比丘。是比丘作是念。若佛听我畜镊拔僧鼻中毛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畜镊拔僧鼻中毛。佛在舍卫国。诸比丘露地敷绳床。结跏趺坐禅。天热睡时头动。有一毒蛇绳床前行。见比丘头动。蛇作是念。或欲恼我。即跳螫比丘额。是比丘故睡不觉。第二螫额亦复不觉。第三螫额比丘即死。诸比丘食后彼处经行。见是比丘死不知云何。是事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集比丘僧已语诸比丘。从今绳床脚下施支令八指。佛在舍卫国。尔时长老毕陵伽婆蹉眼痛。入浴室洗时。汗入眼中便增痛。

佛言。应以泥涂额上。时泥气入眼眼复增剧。是事白佛。

佛言。应以香和泥涂额上。佛在舍卫国。长老优波离问佛。如佛说。汝目连。从今僧自说戒。我不入僧中。诸比丘不知谁应说戒。

佛言。应上座说。若上座不利。次第二上座。如是次第能者说。时有说戒人处处忘。忘时默然住。

佛言。应授。诸比丘便次第授。

佛言。不应次第授。但授忘处。佛在舍卫国。长老优波离问佛。阿耆达婆罗门。施佛八种浆。周罗浆牟罗浆俱罗浆楼伽浆说盘提浆颇梨沙梨浆桃浆蒲萄浆等。今日受明日得饮不。

佛言。无滓病者得饮。有滓不听饮。佛在王舍城。有大僧坊。是中有客比丘。初夜中夜后夜一一时。来见下座比丘。脱衣坐遣令起。下座答言。住上座不知时。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若唱时。若打揵稚时。分取卧具然后敷私卧具然灯。星宿出时。禅镇着头上。自是已后。不应遣下座起。遣者突吉罗。佛在阿罗毗国。阿罗毗上座。初夜坐禅中夜还房。还房时道中畏师子虎狼熊罴。是事白佛。

佛言。房舍四边应作墙。若作篱绕四边竖栅。佛在阿罗毗国。有新房舍。天旱久不雨。后卒雨大水渍墙壁烂坏。是事白佛。

佛言。应作水窦绕。四边应作堑。

佛在舍卫国。尔时比丘尼僧发长。时剃发人懅不得剃。有一比丘尼名提舍。先是剃发人。作是念。若佛听我畜剃刀与比丘尼剃发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畜剃刀剃比丘尼发。佛在舍卫国。时比丘尼僧爪长。剃发人懅。有比丘尼名提舍。先是剃发人。作是念。若佛听我畜剪爪刀与诸比丘尼剪爪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畜剪爪刀与比丘尼僧剪爪。

佛在舍卫国。时诸比丘尼僧鼻毛长。剃发人懅。有一比丘尼名提舍。先是剃发人。作是念。若佛听我畜镊与比丘尼拔鼻中毛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畜镊拔诸比丘尼鼻中毛。

佛在王舍城。尔时六群比丘。以贝珠裈衣着。诸居士呵责言。诸沙门释子自言。善好有德。以贝珠裈衣着。如王如大臣。是中有比丘。少欲知足行头陀。闻是事心不喜。向佛广说。佛以是因缘集比丘僧。知而故问六群比丘。实作是事不。

答言。实作世尊。佛以种种因缘呵责六群比丘。云何名比丘。以贝珠裈衣着。种种因缘呵已。语诸比丘。从今不得贝珠裈衣着。著者突吉罗。

佛在舍卫国。阿耆达婆罗门持衣施佛。佛语阿耆达。是衣分与僧。时分与僧。诸比丘不受。作是言。我三衣具足。何用是衣为。是婆罗门还到佛所。作是言。世尊。诸比丘不受我衣。时佛持刀与阿耆达教言。以刀割一张氎作衣缘。一人与一段。

佛在舍卫国。时长老跋提。着衲衣段段裂坏。佛见是跋提。知而故问跋提。汝衲衣何以破坏。

答言。我粪扫衣故。世尊。是以破坏。佛语跋提。若粪扫衣。若居士衣。好割截治缝。令周正别施缘。佛自恣后人间游行教化。有一比丘手执革屣行。佛见是比丘知而故问。何以故手执革屣行。

答言。革屣败断。尔时革师懅不得治。

佛言。从今听畜锥刀畜皮。若能缝者随意缝治。佛在舍卫国。尔时比丘尼僧诵戒不利。瞿昙弥比丘尼往到佛所。头面作礼在一面立。已白佛言。比丘尼僧诵戒不利。愿世尊教令诵利。

佛言。不得。何以故。若比丘尼能一闻我语能受持者将来。瞿昙弥还所住处。诸比丘尼问瞿昙弥。得教诵戒不。

答言。不得。何以故不得。

佛言。若比丘尼能一闻我语能受持者将来。时修目佉比丘尼。是婆罗门种出家。有大念力。白瞿昙弥言。我能受持。时瞿昙弥。将修目佉比丘尼。往到佛所。尔时世尊。欲二月游行教化。是时多有诸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与非人皆诣佛所。时二比丘尼不得闻戒。即还住处。诸比丘尼问言。得教诵戒不。

答言。不得。何以故不得。

答言。佛欲二月游行。多有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与非人。皆诣佛所。不得闻戒。尔时世尊。二月游行竟。还舍卫国。即时瞿昙弥。将修目佉比丘尼往到佛所。头面作礼在一面立。已白佛言。世尊。诸比丘尼诵戒不利。愿世尊教诸比丘尼。

佛言。不得。何以故。若有比丘尼一闻我语能受持者将来。瞿昙弥言。愿世尊说。是修目佉比丘尼能受持。佛即为说。修目佉比丘尼即时受持。尔时世尊。更为瞿昙弥修目佉比丘尼。种种说法示教利喜。时佛为瞿昙弥修目佉比丘尼说法示教利喜已默然。即从座起。头面作礼右绕而去。时佛见瞿昙弥修目佉比丘尼右绕去。不久以是事集比丘僧。集僧已语诸比丘。从今比丘应诵比丘尼戒。莫令忘失。何以故。诸女人喜忘智慧散乱。我般泥洹后诸比丘尼。当从大僧问戒法。佛在舍卫国。尔时长老阿难。与大众围绕说法。时有上座比丘后来。起第二下座。第二下座复起第三。如是上座来时。次第起故。众乱妨听说法。诸长者作是念言。此中亦无有前食后食。何用次第坐为。妨听说法。尔时世尊见诸长者呵责比丘。佛以是事集比丘僧。语诸比丘。从今听法时上座来。不应遣下座起。起者突吉罗。若和上阿阇梨来。恭敬故自起。不得起他。若起他者突吉罗。

佛言。从今三比丘中间隔三岁。得共大床坐。二人得共一绳床坐。不得三人。独坐床上应一人坐不应二人。

佛在舍卫国。有一长者。请佛及僧明日食。佛默然受。知佛受已从座起。头面作礼右绕而去。还家竟夜办种种多美饮食。尔时六群比丘。与十七群比丘先共诤。时十七群次应守僧坊。六群比丘次与迎食。不时来还。如上树因缘说。佛在舍卫国。有二比丘。一名旃陀。二名苏陀。是二比丘共作知识。是二比丘试着他衣。如善诵中说。佛在舍卫国。有一放猪人失猪。有弊恶人。祇洹堑边杀猪。割肉各分持去。尔时诸比丘。中前着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见地猪肠。各相谓言。汝取是煮。我入城乞食。有煮者有乞食者。时失猪人入祇洹求猪。见烟起至比丘边问言。大德。此中何所作。

答言。煮猪肠。是人言。我今失猪。汝等煮肠必杀我猪。

答言。不杀。问言。何处得。

答言。堑边地得。共相谓言。是比丘不肯直首。将诣官断。即将诣官。时断事人言。大德。实杀猪不。

答言。不杀。我等祇洹堑边地得是肠。时断事人。多信佛法能正断事。作是言。比丘必不杀猪。诸比丘去。从今莫复取露地猪肠。是比丘向诸比丘说。诸比丘以是事向佛广说。

佛言。从今露地猪肠不得取。取者突吉罗。及园中甘蔗多罗果亦如是。尔时有一人亲里死。是人即以白氎缠死人弃。阿难从道行。见是死人上有㲲欲往取。时死人动肩言。莫取我㲲阿难即舍㲲而去。至祇洹中向诸比丘说。我道中行。见死人上有白㲲。时有比丘。名黑阿难。身体强壮。问死人在何处。阿难言。在某处。是比丘即到。死人上取白㲲。死人动肩语。长老黑阿难。莫取我白㲲。尔时黑阿难。唾是死人。作是言。饿鬼。汝从何处来贪着此衣。汝前世悭贪故。堕饿鬼中。黑阿难即担衣前去。鬼随后啼逐。黑阿难持此白㲲入祇洹中。尔时守祇洹门大力善神。不听此鬼入。即堕堑中。时黑阿难。以㲲示诸比丘言。我从彼死人边取是㲲来。诸比丘问言。死人在何处。

答言。今堕祇洹堑中。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死尸未坏不得取物。取者偷兰遮。尔时六群比丘。以针画死尸身令坏取衣。有人见呵责言。沙门释子自言。善好有德。云何如旃陀罗。以针破死尸取衣。是中有比丘。少欲知足行头陀。闻是事心不喜。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不得以针破死尸。画者突吉罗。尔时佛语黑阿难。还送死尸着本处。还以白㲲覆上。当在饿鬼后行。莫在前行。当在左边。莫在右边。当近头莫近脚。莫为鬼所持。

佛在舍卫国。有人施比丘尼僧木桶。诸比丘尼不受。不知何所用。是事白佛。

佛言。应取用盛澡豆。佛在舍卫国。有比丘尼。名周那难提。面貌端正颜色清净。以粗系腰绳并襵两边着泥洹僧。令胯粗大而腰细。有估客见已语诸伴言。看是比丘尼胯。比丘尼闻已心不喜。是事白佛。佛语诸比丘。从今比丘尼。不得并襵两胯上着泥洹僧。犯者突吉罗。佛在舍卫国。有一比丘。不着衬身衣。倚新画壁立。彩画剥落。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比丘不着衬身衣。倚画壁者突吉罗。

佛在舍卫国。诸比丘于祇洹中处处然火。如似锻作处。诸金刚神皆瞋呵责言。云何名比丘。污此地。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不得处处然火。犯者突吉罗。应一处然。

佛在舍卫国。诸比丘于祇洹中处处洗浴。或用澡豆或用土。以湿热故生虫。诸金刚神皆瞋呵责言。云何名比丘。污此地。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不得处处洗浴。应一处就水窦洗。佛在释迦国。释摩诃男。请佛及僧明日食。佛默然受。知佛受已。头面作礼右绕而去。到舍通夜办种种多美饮食。晨朝敷坐处已。往到佛所白言。时到佛自知时。佛与诸比丘僧入其舍。是会有肉。佛及僧次第坐竟。释摩诃男自手行饭下肉。尔时六群比丘畜狗。疾食竟拾满钵骨置前举眼高视。时释摩诃男。循行看僧食。谁得谁不得谁重得。见是钵中盛满物。语诸比丘。大德。此钵是恒沙诸佛幖帜。何以轻贱此钵。汝自贱钵。我亦不忧。但恐汝后持此不净钵受我食。尔时佛见释摩诃男呵责已。时佛呵责六群比丘。云何以钵盛不净物。从今不得以钵盛不净物。盛者突吉罗。佛在王舍城。尔时六群比丘。以脚扶钵受食。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不得以脚扶钵受食。犯者突吉罗。尔时六群比丘。以革屣头扶钵受食。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不得革屣头扶钵受食。犯者突吉罗。佛在王舍城。六群比丘与无钵人受具戒。尔时六群比丘。与十七群比丘喜共诤。时六群比丘次守僧坊。十七群次与迎食。时十七群比丘。从守僧坊比丘索钵来。问作何等。

答言。与汝请食。彼比丘言。无钵。问言。汝无钵出家耶。

答言。如是。时十七群比丘作是言。汝是大智德人。无钵便得受具戒。是比丘闻是语心不喜。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无钵人。不得与出家受具戒。若与受者突吉罗。

佛在王舍城。尔时跋难陀释子。度一贼主。出家作比丘。后入王舍城乞食。所可到家诸妇女。见是比丘来。便藏衣物作是言。此人诈作乞食。看我衣物必欲来取。是比丘闻是语心不喜。向诸比丘说。诸比丘以是事向佛广说。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已。知而故问跋难陀。汝实作是事不。

答言。实作世尊。佛以种种因缘呵责跋难陀。云何名比丘。度贼主出家。种种因缘呵已语诸比丘。从今不得度贼主出家。若度者突吉罗。若因缘欲度者。度已应令离本处去五六由旬。若知善好有德。还可将来。

佛在舍卫国。尔时饥饿乏食。有一比丘未满五腊应受依止。往到亲里家四五日住已。辞别欲去。亲里问言。何以故去。

答言。我须依止故。亲里言。大德。今饥饿世或当饿死。何用依止。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饥饿时。可得日日见和上处听住。可日日来。若日日不得来者。可至五日。若五日不得来者。布萨时应来。若布萨时不得来。乃至二由旬半。至自恣时。应来见和上。

佛在舍卫国。憍萨罗国有边聚落。尔时波斯匿王税是边聚落。边聚落人即皆舍去。彼处有比丘住。不得衣食故。舍房舍去。王后有教不复税夺。诸人闻已即还本处。诸比丘未还。尔时诸外道。从憍萨罗国来向舍卫国。经入僧坊。见是僧坊清净庄严釜镬瓮器盆物坐具卧具满僧坊中。语诸居士。汝此僧坊空。听我等住者善。

答言。随意。诸外道便住。有诸比丘。从憍萨罗国游行向舍卫国。到是僧坊。乃见是房中清净庄严釜镬瓮器盆物坐具卧具满是坊中。诸比丘共相谓言。此裸形外道无田宅民户。何由能办如是供养。必是先比丘住处。诸比丘语言。汝去。

答言。何以去。语言。此先是我等住处。外道答言。大德。此不从汝等得。汝亦不安我在此。我从居士边得。居士遣者我等当去。诸比丘往语居士。此本是我等沙门住处。还使我等此中住者善。诸居士问比丘言。舍是僧坊去几岁。

答言。十岁。诸居士问外道。汝等此中住来几岁。

答言。十岁。诸居士作是言。是不可得。何以故。比丘舍去已经十岁。外道住来亦经十岁。不得遣去。诸比丘默然以是事白王。王言。谁言十岁舍去。十岁住中不得遣去。时王即遣人往以拳打外道齿折遣去。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两寺相近者。应共作羯磨一处受施两处布萨。如是应作。作法者。一心和合僧一比丘唱言。大德僧听。是某处某处应一处受施两处布萨。若僧时到僧忍听。某处某处一处受施两处布萨。如是白。大德僧听。是某处某处一处受施两处布萨。谁诸长老忍。某处某处一处受施两处布萨者默然。不忍者说。僧作某处某处一处受施两处布萨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是二处中或一处空。是中所有衣被卧具诸物。应并着一处。后有僧来则还分取。

佛在王舍城。尔时六群比丘。或头上戴物。或腰间带物。诸比丘以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不得头上戴物腰间带物行。犯者突吉罗。佛在王舍城。尔时跋难陀释子。度王军将。尔时边国人叛。时王捡挍此将。有人答言。出家。何处出家。

答言。沙门。何等沙门。

答言。释子沙门。王瞋言。是比丘必当度我一切将。是中有比丘。少欲知足行头陀。闻是事心不喜。是事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知而故问跋难陀。汝实作是事不。

答言。实作世尊。佛以种种因缘呵责。云何名比丘。辄度王所识将。

佛言。从今不得度王所识将。犯者突吉罗。

佛在舍卫国。跋难陀释子。共一估客儿诤。估客儿瞋以拳打跋难陀。时跋难陀往到断事所言。此估客儿打我。问何以诤。即答以上事。时断事人即唤估客儿。来已问言。打比丘不。

答言。实打。时断事人便问法制。打比丘得何罪。

答言。依制。随以何身分打。应断此分。即问估客儿言。以何身分打。

答言。右手。时断事人截其右手。时城中人闻沙门释子言人截手。一人语二人。二人语三人。如是恶名流布满舍卫城。是中有比丘。少欲知足行头陀。闻是事心不喜。向佛广说。佛以是事集比丘僧。知而故问跋难陀。汝实作是事不。

答言。实作世尊。佛种种。因缘诃责跋难陀释子。云何名比丘。言人截手。

佛言。从今不得言人截手。犯者偷兰遮。佛在舍卫国。有一外道。有信乐心欲得出家。往语诸比丘。我欲出家。出家法中有何难事。比丘答言。有四依法。一者依着粪扫衣得出家受具足戒。

答言。我不能着死人弊衣。问言。除是更有何难。比丘言。常依乞食得出家受具足戒。

答言。我法乞食。更有何难。

答言。依树下住得出家受具足戒。

答言。我法树下住。更有何难。

答言。依尘弃药得出家受具足戒。

答言。我不能服是药。闻是事不肯出家受具足戒。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佛语诸比丘。不应先说四依。应先与受具足戒竟。乃说四依。佛在舍卫国。有比丘失衣钵。有一知识比丘。余处见是衣钵。即捉是衣言。此是某衣钵。今从汝手中得。彼言。我买得。问言。买时谁见。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

佛言。买得者非贼。若偷取者是贼。佛语诸比丘。此衣买用几许。实买得者。应还本直取。

佛在舍卫国。尔时诸比丘二月游行。时六群比丘。有知识比丘。以衣寄六群比丘去。亦如先说。佛在王舍城。尔时有五比丘问佛。用何物染衣。

佛言。应以根染茎染叶染花染果染新生犊屎染。佛在阿罗毗国。新作僧伽蓝。诸比丘无经行处。是事白佛。

佛言。应作经行处。彼土热经行时汗流。

佛言。应经行处种树(中二十法上竟)。


分类:佛经 书名:《十诵律》 作者:弗若多罗、鸠摩罗什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