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诵律》| 佛经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十诵律》| 佛经

《十诵律》第四十一卷 杂诵中二十法下之余


佛在舍卫国有一婆罗门生女。面貌端正颜色清净。颜色清净故。名曰妙光。此女生时。相师占曰。是女后当与五百男子共通。诸人闻已。女年十二无有求者。时婆罗门有邻比估客。常入海采宝。是估客于楼上遥见是女。即生欲心问余人言。是谁女。

答言。是某甲婆罗门女。有娶者耶。答曰无也。有求者耶。答曰未也。又问曰。何故无人求耶。答曰。此女有一过。有何过。答曰。此女生时有相师占曰。是女后当与五百男子共通。诸人闻已。女年十二无有求者。时估客作是念。除沙门释子。无能强入我舍者。沙门释子亦无是过。我当娶之。即往求娶女。到舍未久诸估客结伴欲入海中。彼国入海法。要得曾入海者。若自不肯去。要强将去。时估客唤守门者作是言。我欲入海。莫听男子强入我舍。除沙门释子。沙门释子亦无此过。答言尔。作是语已便去。后沙门婆罗门于其舍乞食。是女见已语言。共我行欲。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日如是舍。未曾往者不应往。若往者不应坐。何以故。此舍必有非梵行过故。此女后得病。于夜命终。其家人以庄严具合弃死人处。时有五百贼。于此处行。见是死女。即生欲心便就行欲。行欲已五百人去。是女以先语沙门婆罗门共我行欲因缘故堕恶道。在彼国北方。生作淫龙。名毗达多。

佛在王舍城。有比丘病痈。往语耆婆治我此病。耆婆答言。膒令熟。比丘言。佛未听膒熟。诸比丘是事白佛。

佛言。听膒令熟。耆婆又言。应破。

答言。佛未听破痈。是事白佛。

佛言。听破。耆婆又言。应捺去脓。比丘言。佛未听捺。是事白佛。

佛言。听捺。耆婆又言。应着食脓物。比丘言。佛未听着。是事白佛。

佛言。听着种种治脓药。

佛在王舍城。尔时王舍城。一月大祠耆梨龙。尔时诸人。于王仓库中出物。办具种种饮食。与一切人。时处处多有人来集。或有人胸凹。或有人胸凸。或有人脚似象脚。或有如马脚。又似象耳马耳。或耳如箕。如是似象马人众多男女大小。皆满其中甚大欢乐。时客观中。多有四方诸估客来。王作祠时。不取税故。亦无禁限度者。不税行不须送。此祠有少日在。诸估客各作是念。此王不一时税我等耶。祠未竟即去。于后祠竟。诸人各还本处。时凹胸凸胸象脚马脚象耳马耳如箕耳者悉住。后日往诸多人处天祠处沙门婆罗门处游行。尔时六群比丘弊恶故。好沙弥弟子不在边住。以二事故。一者犯戒。二者畏令我等犯戒。时六群比丘见如是人已。作是念。我等若度余人。必舍我去。今当度此无教去者。六群比丘往语彼人。汝等何不出家。

答言。我等如是谁当度我。有能度者我便出家。时六群比丘言。汝能为我守舍。与我迎食。能担钵者。我当度汝。六群比丘即度此人。若有请佛及僧处。先遣持钵去。以二事故。一者行迟。二者羞共行。诸外道见已呵诸檀越言。汝等所供养者。是汝等塔者。汝等第一者。汝等先食者。汝等在前行者。汝等所供养者。正如是耶。诸优婆塞闻已心不喜。以是事向佛广说。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已。知而故问六群比丘。汝实作是事不。

答言。实作世尊。佛以种种因缘呵责六群比丘。云何名比丘。度凹胸人凸胸人象脚马脚象耳马耳箕耳人。种种呵已语诸比丘。从今不得度凹胸凸胸人象脚马脚象耳马耳如箕耳人。若度者突吉罗。

佛在舍卫国。长老优婆离有二沙弥。一名陀萨。二名波罗。当受戒时。沙弥陀萨语波罗言。汝先受戒。我供汝所须。波罗语陀萨言。汝先受戒。我供汝所须。时长老优波离问佛。得二沙弥一时羯磨受具戒不。

佛言。得应如是作。一心和合僧。是中一比丘唱言。大德僧听。是陀萨波罗。优波离与受具戒。从僧乞受具戒。长老优波离作和上。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与陀萨波罗受具戒。长老优波离作和上。如是白。白四羯磨。僧已与陀萨波罗受具戒。长老优波离作和上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佛在舍卫国。长老优波离问佛。世尊。我等不知佛在何处说修多罗毗尼阿毗昙。我等不知云何。

佛言。在六大城。瞻波国。舍卫国。毗舍离国。王舍城波罗奈。迦维罗卫城。何以故。我多在彼住。种种变化皆在是处。

佛在舍卫国。尔时长老耶舍。与五百比丘。从憍萨罗。来至舍卫国。欲安居。时旧比丘客比丘共相问讯。代客比丘担衣钵。担衣钵时。有大高声多人声。佛闻是大声多人声。知而故问阿难。此僧坊内。何故有是大声多人声。白佛言。世尊。是长老耶舍。与五百比丘。从憍萨罗国。来至舍卫国。欲安居。时旧比丘客比丘共相问讯。代客比丘担衣钵。是故有是大声多人声。佛语阿难。汝往语耶舍等五百人言汝等作大声故驱。汝等不得舍卫国安居。阿难受教。往语耶舍言。汝等作大声故世尊驱。汝等不得舍卫国安居。尔时耶舍等五百人。即往婆求摩河边聚落中安居。尔时诸比丘作是念。佛遣我等。以大声故。我等默然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默然。时诸比丘睡睡已共相谓言。佛听我等独房住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独房中住。独房中住亦睡。复相谓言。佛听我等众住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众住。众住亦睡。复相谓言。佛听我等水洗头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水洗头。时诸比丘以手取水洗时不便。

佛言。应作器。器大水浇衣湿。即便小作。小作不得水。是事白佛。

佛言。不得大不得小。受一钵罗。若一钵罗半。时作器无柄。浇时堕他头上。痛恼垂死。是事白佛。

佛言。应施柄。有比丘坐睡。余比丘以水浇。便言。我不睡何以水浇我。是事白佛。

佛言。睡者不可信浇者可信。有五法以水浇他。一者怜愍。二者不恼他。三者睡。四者头倚壁。五者舒脚。诸比丘故睡。共相谓言。听手敲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以手敲。有比丘坐睡。余比丘以手敲。便言我不睡。何以故推我。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

佛言。睡者不可信敲者可信。有五法以手敲他。一者怜愍。二者不恼他。三者睡。四者头倚壁。五者舒脚。诸比丘故睡。共相谓言。佛听我等以鞠掷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以鞠掷。掷已后日还归。后日诸比丘不知与谁。

佛言。归本掷主。若掷主不在。与然灯者。然灯者不在。与执作者。执作者不在。应着堂中央地覆上。着堂中央地覆上已还坐。坐已见余比丘睡者。取是鞠掷。彼言不睡。何以掷我。

佛言。睡者不可信掷者可信。有五法以鞠掷他。一者怜愍。二者不恼他。三者睡。四者头倚壁。五者舒脚。诸比丘故睡。共相谓言。佛听我用禅杖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用禅杖。时禅杖头尖。筑时坏安陀会。共相谓言。佛听我等以物裹杖头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应以物裹杖头。时禅杖着地作声。

佛言。下头亦应裹。诸比丘不知云何取禅杖。是事白佛。

佛言。取禅杖时应生敬心。诸比丘不知云何生敬心。是事白佛。

佛言。应以两手捉杖戴顶上。有比丘坐睡。一比丘捉禅杖筑睡者。睡者惊起立看。诸比丘默然无声。即时迷闷躄地。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

佛言。若比丘坐睡应起。看余睡者。应以禅杖筑。筑已还坐。若无睡者。应出户彷佯来入更看。若见睡者。以禅杖筑。筑已还坐。若无睡者。还以杖着本处已坐。有比丘坐睡。余比丘以禅杖筑。便言不睡。何以筑我。是事白佛。

佛言。睡者不可信筑者可信。有五法以禅杖筑他。一者怜愍。二者不恼他。三者睡。四者头倚壁。五者舒脚。诸比丘故睡。共相谓言。佛听我着禅镇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着禅镇。时禅镇无孔。着时堕地。共相谓言。佛听我作孔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作孔。作孔已以绳贯孔中。绳头施纽串。耳上去额前四指着禅镇。诸比丘以绳络头后着。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不得以绳络头后着禅镇。络者突吉罗。时禅镇堕故睡。是事白佛。

佛言。禅镇一堕听一舒脚。二堕二舒脚。三堕者应起行。行时来往故相乱。是事白佛。

佛言。应如鹅法次第行。行时下坐触上座肩。是事白佛。

佛言。下座行时不得触上座肩。下座应在上座后行。不得近上座。诸比丘故睡。共相谓言。佛与我等作时节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作时节。诸比丘共相谓言。佛听作两时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作两时。复相谓言。夜作时节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夜作时节。复相谓言。听我昼日作时节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昼日作时节。复相谓言。佛听我等七日坐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七日坐。复相谓言。佛听我等常坐禅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常坐禅。

尔时听作时节两时夜时昼时七日时常坐时。不嚼杨枝口中气臭。共相谓言。佛听我等嚼杨枝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嚼杨枝。有五利益。一者口不苦。二者口不臭。三者除风。四者除热病。五者除痰荫。复有五利益。一者除风。二者除热。三者口滋味。四者能食。五者眼明。尔时便作时节两时夜时昼时七日时常坐禅时。不洗浴垢臭。诸比丘共相谓言。佛听洗者善。是事白佛。

佛言。听洗。尔时渠水流驶入者为水所漂。是事白佛。

佛言。水中应施柱作障碍捉洗。尔时听作时节两时夜时昼时七日时常坐禅时。诸比丘得无量知见。证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佛知诸比丘已得证。以是因缘集僧。语诸比丘。彼处有光明。诸佛在世法。岁二时大会。春末月夏末月。春末月者。诸方国土处处诸比丘来。作是念。佛所说法。我等当安居时修习得安乐住。是名初大会。夏末月者。诸比丘夏三月安居竟作衣毕。持衣钵诣佛所。作是念。我等久不见佛久不见世尊。是第二大会。是时婆求摩河边诸比丘。夏安居三月过作衣竟。持衣钵来到佛所。佛遥见婆求摩河比丘来已。佛入初禅。婆求摩河比丘亦入初禅。佛从初禅起。入第二禅第三禅第四禅空无想无作。婆求摩比丘亦从初禅起。入第二禅第三禅第四禅空无想无作。尔时长老阿难。遥见婆求摩比丘来。即合掌白佛言。世尊。愿世尊共婆求摩比丘语。令婆求摩比丘长夜安乐。佛语阿难。莫作是语。阿难如我所知。汝能知耶。阿难。我遥见婆求摩比丘来时。我入初禅。婆求摩比丘亦入初禅。我起初禅。入第二第三第四禅空无想无作。婆求摩比丘亦起初禅。入第二第三第四禅空无想无作。

佛在舍卫国。尔时黑山土地有比丘。名马宿满宿。在此处住污他家。皆见皆闻皆知。是比丘共女人一床坐。共一盘食。共器饮酒。中后食。共食宿。啖残宿食。不受而食。不受残食法食。弹琴鼓簧。捻唇作音乐声。齰齿作伎乐。弹铜杅。弹多罗树叶。作余种种伎乐歌舞。着鬘璎珞。以香涂身。着香熏衣。以水相洒。自手采华亦使人采。自贯华鬘亦使人贯。头上着华亦使人着。自着耳环亦使人着。自将他妇女去。若使人将去。若令象斗车斗步斗羊斗水牛斗狗斗鸡斗男女斗大男斗。大女斗。小男斗。小女斗。亦自共斗。拍手蹈节。四向驰走变异服。饰驰行跳踯。水中浮没。斫截树木。振臂拍髀啼哭大唤。作啸谬语诸异国语。踯绝返行如鱼婉转。掷物空中还自接取。与女人共船上载。令作伎乐。或骑象马乘车辇舆与多人众吹呗。导道入园林中。作如是等种种恶不净事。尔时长老阿难。从伽尸国来向舍卫城。到黑山邑宿。晨朝时到着衣持钵入城乞食。阿难持空钵入城。还空钵出城。出城不远多人众集。阿难到彼问众人言。汝此土地。丰乐多诸人众。今我乞食。持空钵入。还持空钵出。无有沙门释子在此多少作恶事耶。尔时有贤者。名忧楼伽。在彼众中。从坐起偏袒右肩合掌。语阿难言。大德知不。此有马宿满宿比丘。作诸恶行。如上广说。大德阿难。是二比丘作此诸恶。悉污诸家。皆见闻知。时忧楼伽贤者。即请阿难将入自舍。敷座令坐。自手与水。多美饮食自恣饱满。饱满已洗手摄钵。贤者取小床座。欲听法故。阿难以种种因缘说法示教利喜已。从坐起去向自房舍。随所受卧具。还付旧比丘。持衣钵游行向舍卫国。渐到佛所。头面礼足在一面立。诸佛常法。有客比丘来。以如是语劳问。忍不足不。安乐住不。乞食不乏。道路不疲耶。佛以如是语劳问。阿难。忍不足不。安乐住不。乞食不难。道路不疲耶。阿难答言。世尊。忍足安乐住。乞食不乏道路不疲。以是因缘向佛广说。佛以是事集比丘僧。种种因缘呵责马宿满宿。云何名比丘。共女人一床坐乃至谬语。种种因缘呵已。语诸比丘。从今不得共女人一床坐。共坐者突吉罗。不得与女人共食。共食者突吉罗。不共女人一器饮酒。饮者突吉罗。不得非时食。食者波逸提。不得啖残宿食。食者波逸提。不得恶捉食。食者突吉罗。不得不受食。食者波逸提。不受残食法食者波逸提。内宿食啖者突吉罗。不得弹琴鼓簧。不得齰齿作节。不得吹物作节。不得弹铜杅作节。不得击多罗树叶作节。不得歌。不得拍节。不得舞。犯者皆突吉罗。不得着华璎珞。不得着香璎珞。不得香油涂身。不得着香熏衣。犯者皆突吉罗。不得以水相洒。犯者随得罪。不得自采华及使人采。若自取若教他者波逸提。不得贯华鬘及使人贯华璎。若自贯使人贯者突吉罗。不得自作华鬘。不得教他作。若自作教他作者突吉罗。不得自贯杂华。不得教他贯。若自贯使他人贯者突吉罗。不得自作使到童男童女家。不得教他作使到童男童女家。若自到教他到者随得突吉罗。不得斗象斗马斗车。不得合人戏。不得斗羊。不得斗水牛。不得斗鸡。不得斗狗。不得斗女人。不得斗男子。不得斗小男小女。不得自斗。不得教他斗。犯者突吉罗。不得振臂。不得蹈节。不得空中掷物。不得庄面。不得走。不得跳。犯者皆突吉罗。不得斩伐草木。犯者波逸提。不得作伥行。犯者突吉罗。不得哭。不得大唤。不得啸。犯者皆突吉罗。不得倒立。不得掷绝。不得如鱼婉转。犯者皆突吉罗。不得弄铃。犯者随得罪。不得共女人船上歌作乐。犯者皆突吉罗。不得乘象马。车不得乘人。不得作卤薄入园观中。犯者皆突吉罗。不得祠火。不得谬语。犯者随得罪。

佛在舍卫国。迦罗梨比丘。往看斗象斗马斗车相扑斗羊斗水牛斗鸡斗狗斗男女。斗小男小女。自往观看。诸比丘以是事白佛。

佛言。从今不得往看斗象马乃至小男小女。犯者皆突吉罗。中二十法竟。


分类:佛经 书名:《十诵律》 作者:弗若多罗、鸠摩罗什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