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灯会元》,佛经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五灯会元》,佛经

《五灯会元》第七卷 青原派三(5)


五、青原下六世--岩头奯禅师法嗣

【01、瑞岩师彦禅师】

台州瑞岩师彦禅师,闽之许氏子。自幼披缁,秉戒无缺。

初礼岩头,问曰:「如何是本常理?」

头曰:「动也。」

曰:「动时如何?」

头曰:「不是本常理。」

师良久。头曰:「肯即未脱根尘,不肯即永沉生死。」

师遂领悟,便礼拜。头每与语,征酬无忒。后谒夹山,山问:「甚处来?」

曰:「卧龙来。」山曰:「来时龙还起也未?」师乃顾视之。山曰:「灸疮瘢上更著艾燋。」

曰:「和尚又苦如此作甚么?」山休去。师乃问山:「与么即易,不与么即难。与么与么即惺惺,不与么不与么即居空界。与么不与么,请师速道!」

山曰:「老僧谩阇黎去也。」师喝曰:「这老和尚,而今是甚时节!」便出去。

﹝后有僧举似岩头,头云:「苦哉!将我一枝佛法,与么流将去。」﹞

师寻居丹丘瑞岩,坐磐石,终日如愚。每自唤主人公,复应诺,乃曰:!惺惺著他后,莫受人谩。」

﹝后有僧参玄沙,沙问:「近离甚处?」云:「瑞岩。」沙云:「有何言句示徒?」僧举前话。沙云:「一等是弄精魂,也甚奇怪。」乃云:「何不且在彼住。」云:「已迁化也。」沙云:「而今还唤得应么?」僧无对。﹞

师统众严整,江表称之。僧问:「头上宝盖现,足下云生时如何?」

师曰:「披枷带锁汉。」

曰:「头上无宝盖,足下无云生时如何?」

师曰:「犹有杻在。」

曰:「毕竟如何?」

师曰:「斋后困。」镜清问:「天不能覆,地不能载,岂不是?」

师曰:「若是即被覆载。」清曰:「若不是瑞岩几遭也。」师自称曰:「师彦。」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石牛。」

曰:「如何是法?」

师曰:「石牛儿。」

曰:「恁么即不同也。」

师曰:「合不得。」

曰:「为甚么合不得?」

师曰:「无同可同,合甚么?」

问:「作么生商量,即得不落阶级?」

师曰:「排不出。」

曰:「为甚么排不出?」

师曰:「他从前无阶级。」

曰:「未审居何位次?」

师曰:「不坐普光殿。」

曰:「还理化也无?」

师曰:「名闻三界重,何处不归朝?」一日有村媪作礼,师曰:「汝速归,救取数千物命。」媪回舍,见儿妇拾田螺归,媪遂放之水滨。师之异迹颇多,兹不繁录。逝后塔于本山,谥空照禅师。

【02、玄泉山彦禅师】

怀州玄泉彦禅师,僧问:「如何是道中人?」

师曰:「日落投孤店。」

问:「如何是佛?」

师曰:「张家三个儿。」

曰:「学人不会。」

师曰:「孟、仲、季也不会。」

问:「如何是声前一句?」

师曰:「吽。」

曰:「转后如何?」

师曰:「是甚么!」

【03、罗山道闲禅师】

福州罗山道闲禅师,长溪陈氏子。出家于龟山,年满受具,遍历诸方。

尝谒石霜,问:「去住不宁时如何?」

霜曰:「直须尽却。」

师不契,乃参岩头,亦如前问。

头曰:「从他去住,管他作么?」

师于是服膺。闽帅饮其法味,请居罗山,号法宝禅师。

开堂升座,方敛衣便曰:「珍重。」时众不散,良久师又曰:「未识底近前来。」

僧出礼拜,师抗声曰:「也大苦哉!」僧拟伸问,师乃喝出。

问:「如何是奇特一句?」

师曰:「道甚么?」

问:「当锋事如何辨明?」师举如意。僧曰:「乞和尚垂慈。」

师曰:「大远也。」

问:「急急相投,请师一接。」

师曰:「会么?」

曰:「不会。」

师曰:「箭过也。」

问:「九女不携,谁是哀提者?」

师曰:「高声问。」僧拟再问,师曰:「甚么处去也?」僧来参,师问:「名甚么?」

曰:「明教。」

师曰:「还会教也未?」

曰:「随分。」师竖起拳曰:「灵山会上,唤这个作甚么?」

曰:「拳教。」师笑曰:「若恁么,唤作拳教。」复展两足曰:「这个是甚么教?」僧无语。

师曰:「莫唤作脚教么?」师在禾山,送同行矩长老出门次,把拄杖向面前一撺,矩无对。

师曰:「石牛拦古路,一马生双驹。」

﹝后僧举似疏山,山云:「石牛拦古路,一马生三寅。」﹞

僧辞保福,福问:「甚处去?」

曰:「礼拜罗山。」

福曰:「汝向罗山道:保福秋间上府朝觐,大王置四十个问头问和尚,忽若一句不相当,莫言不道。」

僧举似师,师呵呵大笑曰:「陈老师自入福建道洪塘桥下一寨,未曾见有个毛头星现。汝与我向从展道:陈老师无许多问头,只有一口剑。一剑下须有分身之意,亦有出身之路。若不明便须成末。」

僧回举似福,福曰:「我当时也只是谑伊。」至秋朝觐,师特为办茶筵请福。福不赴,却向僧曰:「我中间曾有谑语,恐和尚问著。」

僧归举似,师曰:「汝向他道,猛虎终不食伏肉。」僧又去,福遂来。

无轸上座问:「只如岩头道,洞山好佛,只是无光。未审洞山有何亏阙,便道无光?」师召轸,轸应诺。

师曰:「灼然好个佛,只是无光。」

曰:「大师为甚么拨无轸话?」

师曰:「甚么处是陈老师拨你话处?快道!快道!」轸无语。师打三十棒趁出。轸举似招庆,庆一夏骂詈。至夏末自来问,师乃分明举似,庆便作礼忏悔曰:「洎错怪大师。」僧举寒山诗,问:「白鹤衔苦桃时如何?」

师曰:「贞女室中吟。」

曰:「千里作一息时如何?」

师曰:「送客邮亭外。」

曰:「欲往蓬莱山时如何?」

师曰:「欹枕觑猕猴。」

曰:「将此充粮食时如何?」

师曰:「古剑髑髅前。」

问:「如何是百草头上尽是祖师意?」

师曰:「刺破汝眼。」

问:「如何是道?」

师曰:「倚著壁。」

问:「前是万丈洪崖,后是虎狼师子,正当恁么时如何?」

师曰:「自在。」

问:「三界谁为主?」

师曰:「还解吃饭么?」临迁化,上堂集众,良久展左手,主事罔测。乃令东边师僧退后。又展右手,又令西边师僧退后。乃曰:「欲报佛恩,无过流通大教。归去也!归去也!珍重!」言讫,莞尔而寂。

【04、香溪从范禅师】

福州香溪从范禅师,新到参,师曰:「汝岂不是鼓山僧?」僧曰:「是。」

师曰:「额上珠为何不见?」僧无对。僧辞,师门送,复召:「上座!」僧回首。

师曰:「满肚是禅。」

曰:「和尚是甚么心行?」师大笑而已。师披衲衣次,说偈曰:「迦叶上行衣,披来须捷机。才分招的箭,密露不藏龟。」

【05、圣寿院严禅师】

福州圣寿严禅师,补衲次,僧参,师提起示之曰:「山僧一衲衣,展似众人见。云水两条分,莫教露针线。速道!速道!」僧无对。

师曰:「如许多时作甚么来!」

【06、灵岩慧宗禅师】

吉州灵岩慧宗禅师,福州陈氏子,受业于龟山。僧问:「如何是灵岩境?」

师曰:「松桧森森密密遮。」

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夜夜有猿啼。」

问:「如何是学人自己本分事?」

师曰:「抛却真金,拾瓦砾作么?」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