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稿》卷344 列传一百三十二|正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清史稿》卷344 列传一百三十二|正史

What do you think?


永保 惠龄 宜绵子瑚素通阿

英善 福宁 景安 秦承恩

永保,费莫氏,满洲镶红旗人,勒保之弟也。以官学生考授内阁中书,充军机 章京,迁侍读。乾隆三十七年,父温福征金川,永保赍送定边将军印,遂随军。明 年,温福战殁木果木,永保冒矢石夺回父尸,袭轻车都尉,迁吏部郎中。洎金川平, 追论木果木之败,咎在温福,夺世职,仍留永保原官。出为直隶口北道,历霸昌、 清河两道。迁布政使,调江苏。四十九年,擢贵州巡抚,历江西、陕西。五十一年, 署陕甘总督。寻授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五十六年,哈萨克汗斡里素勒坦遣子入觐, 诏嘉永保抚绥有方,授内大臣,赏双眼花翎。五十八年,调喀什噶尔参赞大臣,授 户部侍郎,留驻新疆。六十年,调乌鲁木齐都统。

嘉庆元年春,湖北教匪起,永保奉诏入京,行抵西安,命偕将军恆瑞率驻防兵 二千,调陕西、广西、山东兵五千会剿。三月,至湖北,总督毕沅疏陈各路剿杀不 下数万,而贼起益炽。诏分专责成:永保、恆瑞任竹山、保康一路;毕沅、舒亮任 当阳、远安、东湖一路;惠龄、富志那任枝江一路;鄂辉任襄阳、穀城、均州、光 化一路;孙士毅任酉阳、来凤一路。永保偕恆瑞复竹山,进房县,擒贼首祁中耀; 馀贼遁保康白云寺山,复败之,擒贼目曾世兴等。永保疏言:"襄阳贼数万,最猖 獗,贼首姚之富、齐王氏、刘之协皆在其中,为四方诸贼领袖,破之则流贼自瓦解。 宜俟诸军大集,合力分攻。"帝韪之。五月,永保等驰赴襄阳,自樊城进取邓桃湖, 会军吕堰。贼退屯双沟,分军五路夹击,歼贼二千馀,贼分窜孝感,距汉阳百馀里, 幸为潦阻,武昌戒严。时毕沅围当阳数月不下,惠龄剿枝江贼亦无功,诏命永保总 统湖北诸军,先靖襄阳,而后分攻孝感、当阳两路。参将傅成明等击孝感贼,遇伏 败殁;永保令明亮驰救,复请调苗疆防兵助剿。六月,永保渡滚河,破梁家冈、张 家垱贼营二十馀座,贼窜枣阳,潜踞随州之梓山、青潭,连破之。复偕恆瑞、庆成 破贼於红土山,擒贼渠黄玉贵。於是襄阳、吕堰迤东百数十里,及枣阳、随州、宜 城无贼氛。孝感之贼,亦为明亮所歼。诏嘉永保调度协宜,加太子太保。

先是命署湖广总督,及毕沅复当阳,永保请寝前命,允之。八月,移剿锺祥, 明亮以师来会。贼自温浃口至千弓垱,依山结营,亘数十里。永保率大军由西北进 击,绘图陈奏。帝方以东南空虚,虑贼逃窜,適明亮疏言:"锺祥为贼巢穴,宜四 面夹攻,以防漏网。今永保以九千馀兵由西北追压,而东南要截之兵仅三千馀,地 阔兵单,难杜窜逸。"帝以永保拥众自卫,切责之。明亮败贼土门冲,永保不能夹 击,贼转而北,永保偕明亮追至襄阳双沟。贼分两路窜河南:东由枣阳趋唐县,西 由吕堰趋邓州。官军蹑西路,败诸吕堰,获姚之富母、媳及孙,而东路贼已入唐县 滹沱镇。疏言:"追贼经月,兵力疲惫,难以痛歼,请增兵助剿。"诏斥其无能, 调山东、直隶兵四千,复简健锐、火器营各军赴之。十一月,新兵既至,攻破唐县 贼屯十一。姚之富已遁,犯枣阳,复渡滚河而西,蹂吕堰,向光化、穀城。围景安 於邓州魏家集,越二日,援兵始至。帝怒永保拥劲旅万馀,徒尾追不迎击,致贼东 西横躏无忌,褫职逮京,下狱,籍其家,并褫其子侍卫宁志、宁怡职,发往热河。

三年,以兄勒保擒川贼王三槐功,推恩宥释。勒保请将永保发军营效力,不许。 四年,勒保为经略大臣,予永保蓝翎侍卫,赍经略印赴军。寻擢头等侍卫,署陕西 巡抚。与明亮会剿张汉潮於终南华林山中,遇伏败绩;复与明亮不协,互攻讦。诏 逮问,并坐前在湖北动用军需受馈遗事,论大辟,诏原之,免罪,予八品领催,自 备资斧赴乌里雅苏台办事。六年,充参赞大臣。

七年,授云南巡抚。八年,威远、思茅倮匪扰边,永保赴普洱,偕提督乌大经 进讨。肇乱土弁刁永和闻风遁,威远倮匪亦退,擒思茅倮酋扎安波赛闷,馀匪奔逸。 南兴土司张辅国屡与孟连土司争界构衅,至是勘定之。永保疏陈善后事:"内地杂 居夷人不法,按律惩治;土司夷境滋事,但遣兵防范,不使内窜。"诏嘉得大体, 弭边衅,赏花翎。

十三年,兼署贵州巡抚,调广东。寻擢两广总督,未至,卒於途。赠内大臣, 诏念前劳,曾籍没,家无馀赀,赐银千两治丧,谥恪敏。孙文庆,咸丰中官大学士, 自有传。

惠龄,字椿亭,萨尔图克氏,蒙古正白旗人。父纳延泰,乾隆中,官理籓院尚 书、军机大臣,加太子少保。因喀尔喀台吉沁多尔济规避军事,不劾奏,罢职。复 起用,终於理籓院侍郎。

惠龄由繙译官补户部笔帖式,充军机章京。累迁员外郎,缘事夺职。起户部主 事,仍直军机。乾隆四十年,予副都统衔,充西宁办事大臣,调伊犁领队大臣。擢 工部侍郎,调吏部。充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五十年,回京,署正黄旗满洲副都统。 授湖北巡抚,调山东。五十六年,擢四川总督。征廓尔喀,命为参赞,赴西藏会剿, 督治粮运。事平,图形紫光阁,列前十五功臣中。五十八年,授山东巡抚,调湖北, 再调安徽。六十年,授户部侍郎。苗疆用兵,留署湖北巡抚,治粮饷。

嘉庆元年正月,教匪聂杰人、张正谟等倡乱於枝江、宜都,率师往剿,总兵富 志那擒首逆聂杰人,而襄、郧、宜、施诸郡贼并起。命惠龄专剿枝江、宜都一路, 自春徂夏无功,以大雨为解,严诏切责。八月,克灌脑湾贼寨,擒张正谟等,加太 子少保,署工部尚书,予二等轻车都尉世职。进攻凉山,捣其巢,擒首逆覃士潮, 宜都、枝江悉平,移军长阳黄柏山会剿。十一月,襄阳贼姚之富自黄龙垱偷渡滚河, 窜河南,黜总统永保,以惠龄代之,驰赴襄阳。疏言:"襄、邓平衍,无险可扼。 贼习地势,必不自趋绝地。惟有严防汉江潜渡,并堰唐河、白河,移难民於河西, 守岸团练以蹙贼。"会之富折回湖北境,惠龄迎击,遏其西轶,败之茅茨畈,分兵 五路兜剿。二年二月,败贼於鲍家畈,擒贼首刘起荣;复败贼於曾家店,鏖战於郑 家河,歼获甚众,赏双眼花翎,擢理籓院尚书,兼镶白旗蒙古都统。惠龄偕恆瑞、 庆成剿襄阳贼,屡破之,馀众仅数千,势甚蹙,分路窜河南境,官军疲於尾追,不 易得一战,先后并入陕西,遂复猖獗。五月,李全、王廷诏、姚之富合为一路,由 紫阳白马石窜渡汉江,后五日,惠龄始至,夺宫衔、世职、花翎,易宜绵总统军务, 降惠龄为领队,听节制。

贼既分窜入川,十月,王廷诏、高均德复北犯,窥渡汉江,惠龄邀击败之,斩 贼二千。诏嘉其仅兵二千当贼二万,以少击众,复双眼花翎。十一月,齐王氏、张 汉潮、姚之富、高均德合入汉中南山,自黄官岭至新集,连营二十里,欲渡汉。惠 龄军北岸,蹙其半济,贼走宁羌,追败之,折窜汉中。因移兵扼汉南,贼不得北窜, 复分道入川,惠龄绕由西乡、太平赴大宁、夔州兜剿。时川匪王三槐、徐天德窜梁 山,罗其清、冉文俦分屯营山、仪陇。三年,陕、襄诸贼在川境者俱会於文俦,而 三槐、天德自太平走与合,势张甚。诏总统勒保会诸将,分路进剿,惠龄与德楞泰 为一路,夹攻罗、冉二贼。五月,击文俦於仪陇,其清及阮正通先后来援,皆败之。 贼屯大神山,连营数十里,六月,与德楞泰合攻,破之,斩贼甚众。文俦走箕山龙 凤坪,与其清相犄角,阮正通等又与合。帝以首逆稽诛,屡诏严责,於是德楞泰破 贼箕山,其清奔天鹏寨,惠龄分路进攻,十二月,其清就擒,槛送京师。四年正月, 文俦就擒,予一等轻车都尉世职。丁母忧,会其清谳词称惠龄一军较弱,帝斥其为 贼所轻,命回京守制,降兵部侍郎。寻授山东巡抚。六年,擢陕甘总督,专剿南山 馀匪。复以剿贼迟缓,降二品顶戴。七年,教匪平,复头品顶戴、花翎。九年,卒, 赠太子少保,封二等男,谥勤襄。子桂斌,官和阗帮办大臣。

宜绵,初名尚安,鄂济氏,汉洲正白旗人。由兵部笔帖式充军机章京,累迁员 外郎。从征金川,进郎中。乾隆四十三年,出为直隶口北道,擢陕西布政使。四十 七年,擢广东巡抚,以盐商沈翼川狱瞻徇,褫职,戍新疆。寻予四品衔,充吐鲁番 领队大臣。石峰堡回乱,驻守平凉。历库车、喀什噶尔办事大臣,乌鲁木齐都统。 五十九年,入觐,道经固关,值水灾,饬官吏赈抚,高宗嘉之,命改名宜绵。六十 年,授陕甘总督。

嘉庆元年,教匪起,湖北、陕西戒严。宜绵驻军商州,令副将百祥剿郧阳、郧 西贼,克孤山大寨,贼首王全礼伏诛,汉江以北安堵,加太子太保,赏双眼花翎。 甘肃岁祲,命宜绵回兰洲赈抚。是年冬,四川教匪起,由太平入陕境,扰安康、平 利、紫阳诸县,宜绵督军驰剿,贼逼兴安,分踞城南安岭、城北将军山,进攻克之, 擒其渠王可秀、冯得士等。复歼汉江北岸大小米溪贼。偕提督柯籓、总兵索费英阿 移攻汉南洞河、汝河诸贼,贼并五云寨,乘雪夜火其寨,歼馘甚众,诏宜绵进剿达 州。二年春,攻太平贼於通天观、高家寨、南津关,连败之。川匪最悍者,达州徐 天德,东乡王三槐、冷天禄,巴州罗其清,通江冉文俦。天德、三槐等合陷东乡, 踞张家观;其清踞方山坪,文俦窜王家寨,图据周家河,梗运道,且乘间与张家观 合。宜绵遣兵攻王家寨,分袭张家观,自率队夜焚曾家山贼栅,天德分援两路,遂 乘虚下张家观,复东乡;馀贼奔清溪场、金峨寺,据险抗拒,四月,官军分五路进 克之。天德等窜重石子、香炉坪,将与巴州贼合。宜绵潜攻王家寨,贼走方山坪, 天德来援,败之。知县刘清素得民心,令招谕诸贼,三槐率众诡降,阴图袭营,宜 绵觉其诈,设伏击退。五月,达州贼倾巢出犯,有备不得逞。宜绵驻军大成寨,遣 将袭三槐於毛坪,三槐中枪跳免。

时襄贼由汉江北渡入陕,署总督陆有仁以罪逮,乃调英善督陕甘,黜惠龄总统, 命宜绵代之,兼摄四川总督。於是令明亮攻重石子,德楞泰与乡勇罗思举夹击败之, 分二路窜,追歼孙士凤於磨子坝。士凤为四川教首,三槐等皆其徒也,至是为德楞 泰所诛。馀贼西走徐家山,乘雾夜遁。其方山坪贼为百祥所截,舒亮围贼林亮工於 巴州白崖山,观成、刘君辅破大宁贼,围之於老木园,川贼渐蹙;而襄阳贼李全、 王廷诏、姚之富等由陕分道入川,与之响应,势复炽。云阳贼伏陈家山,与襄贼约 犯官军,为罗思举所歼。李全等踞开县南天洞、火焰坝,旋奔云安场,开、万诸匪 应之,谋犯夔州,附近贼蜂起,诏责宜绵专剿。七月,驻军窦山关,开县、东乡交 界地也。

川贼分立名号:罗其清称白号,冉文俦称蓝号,踞方山坪;王三槐称白号,徐 天德称青号,踞尖山坪。刘清率乡勇与百祥、硃射斗会剿方山坪,贼溃围窜通江、 巴州,与天德合。既而天德等窜青杠渡,围巴州,其清、文俦欲从仪陇、南部分犯 保宁,夺官军饷道,百祥扼其前,退走黄渡河,旁掠仪陇;宜绵扼之官渡口,三槐 等窜渠县,其清、文俦走巴州。三槐复分攻邻水,陷长寿,东趋重庆。时齐王氏、 姚之富已窜湖北,李全、高均德先后分窜陕西。宜绵疏言:"惠龄、恆瑞、明亮、 德楞泰皆入陕,惟臣一人在川。诸贼齐扰川东北运道,嘉陵江防孔亟,欲亲赴保宁, 则川东千里无人调度。请别简总督治理地方,而己亲督师专一办贼。"帝亦以宜绵 年老,十月,命勒保总统军务,宜绵以总督兼理军需。又疏言:"军兴以来,四川 调兵一万九千有奇,陕、甘合调二万有奇,两湖更无馀兵可调。各省募补者难备攻 剿;州县团勇,各卫村庄,尤难责其长驱赴敌。目前贼势,明亮、德楞泰至襄阳, 则郧贼窜兴安,宜昌贼回夔、巫;况云阳、奉节伏莽尚多,兵力日分日薄。请敕添 练备战之兵,四川、陕甘、湖北各五千。至随营乡勇,费与兵等,赏过则骄,威过 则散,究非纪律之师。不若选充营伍,贼平即补营额,费不虚糜,而骁悍有所约束。" 诏行之。

三年春,调勒保四川总督,宜绵回任陕甘,驻陕境办贼。未几,高均德、齐王 氏窜汉阴,褫明亮职,命宜绵赴军督剿;而齐王氏、姚之富已为德楞泰、明亮所歼, 阮正通、张汉潮先后犯陕境,川贼刘成栋走与合。宜绵自镇安分路截剿,汉潮折向 通江、巴州,正通窜城固,李全与高均德合屯五郎、镇安、山阳间。宜绵偕明亮要 之雒南,鏖战两河口,均德窜秦岭,正通折入川。五月,贼分股北出凤县,掠两当, 阑入甘境,诏斥宜绵疏防。既而明亮败贼於略阳,成栋、汉潮复由竹谿窜平利。命 宜绵与额勒登保为一路,专剿平利之贼,寻败之於孟石岭,贼遁入川,责宜绵严遏 回窜。八月,徐天德、冉文俦、高均德由仪陇窜广元,汉潮北入南江,欲还湖北, 官军蹙之上游不得渡。宜绵檄兵扼宁羌、沔县,汉潮窜太平。於是川、楚匪多流入 陕境,其魁樊人杰、龙绍周、李澍、阮正漋各拥众数千,迭扰安康、平利、紫阳诸 县。

四年,汉潮窜五郎,诏斥宜绵畏葸避贼,命解任来京,在散秩大臣上行走。既 至,复斥其辨饰,降三等侍卫,赴乌里雅苏台办事。五年,追论军需冒滥,褫职, 遣戍伊犁,罚银二万两助饷,逾两年释回。及三省教匪平,以员外郎用。后帝阅方 略,宜绵曾论乡勇,切中时弊,追念前劳,擢大理寺卿。病免。十七年,卒。

子瑚素通阿,初名瑚图灵阿。乾隆五十二年进士。由刑部员外郎改翰林院侍讲, 累迁左副都御史。嘉庆初,疏陈关税、盐课积弊;又请却贡献,停捐纳。居官有声, 擢盛京刑部侍郎。宜绵遣戍,瑚素通阿以父老请代行,未允。在盛京,劾将军琳宁 宽纵番役及私葠、官吏分肥事,侍郎宝源查办不实,宝源、琳宁并黜罢。内调刑部 侍郎,赴河南谳狱,漏泄密封,降笔帖式。后起用,终刑部侍郎。

英善,萨哈尔察氏,满洲镶黄旗人。由亲军补侍卫处笔帖式,累迁刑部郎中。 改御史,除甘肃兰州道,以亲老留京职。乾隆五十年,出为直隶按察使,迁湖南布 政使,调江苏,丁母忧归。命署广西布政使,调补四川,五十六年,护理总督。寻 擢贵州巡抚,调湖北,以治西藏军需,未之任。嘉庆元年,调广东。旋召授刑部侍 郎,而四川教匪起,仍留摄总督。

初,四川自金川木果木之败,逃兵与失业夫役、无赖游民散匿剽掠,号为啯匪。 官捕急,则入白莲教为逋逃薮。及湖北襄阳败匪窜入川,一旦揭竿,战斗如素习。 至是,达州奸民徐天德等激於胥役之虐,与太平、东乡贼王三槐、冷天禄等并起。 英善率兵五百驰剿,复调成都驻防兵,副都统勒礼善、佛住率以往,连破贼巢,擒 贼目何三元等。贼窜横山子,据险负嵎,遣总兵袁国璜、何元卿分路进攻,战三日, 国璜、元卿并殁於阵。寻克马鞍山贼寨,擒贼首徐天富;而王三槐、徐天德等合陷 东乡,佛住战死,贼炽兵单,诏责英善固守毋轻进,命宜绵赴达州督师。二年二月, 宜绵至,英善连破贼於贯子山、罗江口,通周家河运路;偕宜绵克张家观,复东乡。 五月,命赴甘肃摄总督。王三槐等由通江、巴州分犯保宁,英善赴广元迎剿,偕总 兵富尔赛、硃射斗击之於仪陇、阆中,多所斩获。贼逼苍溪,设伏败之,遂遁。

三年,命与福宁赴达州治四川粮运。四年,调兵部侍郎,充驻藏大臣,调吏部, 驻藏如故。五年,帝以教匪久未平,追论始事诸臣玩寇罪,褫职,以四品顶戴仍留 驻藏。七年,召授头等侍卫。擢刑部侍郎,迁左都御史,兼正黄旗汉军都统。十一 年,以驻藏时於福宁私挪库款,徇隐未举,降太常寺卿。十四年,卒。

福宁,伊尔根觉罗氏。初隶贝子永固包衣。由兵部笔帖式洊擢工部郎中。乾隆 三十三年,出为甘肃平庆道,累迁陕西布政使。五十五年,擢湖北巡抚,抬入镶蓝 旗满洲。调山东,治卫河运务,称旨。五十九年,漳、卫二河溢,疏消积水,抚恤 灾黎。曹、单漫水,下流为丰、砀坝堰所阻,驰往会勘,酌开坝堰以氵曳水,并协 机宜。调河南,寻擢湖广总督,驻襄阳,捕治教匪,获首逆宋之清等寘诸法。

六十年,调两江。会黔苗石柳邓勾结楚苗石三保焚掠辰州,命留湖北会剿,福 宁至镇筸防后路。嘉庆元年,湖北教匪攻来凤甚急,福宁驰抵龙山,击败之。贼屯 旗鼓寨,偕四川总督孙士毅合剿,士毅卒於军,福宁代之。偕将军观成、总兵诸神 保进攻,破其寨,擒贼首胡正中,馀众穷促乞降,诱入龙山城,骈诛二千馀人,以 临阵歼戮奏,加太子少保。移军剿林之华、覃加耀於长阳、巴东,贼窜黄柏山;偕 观成、惠龄会剿未下,惠龄赴襄阳,观成入川。二年,命额勒登保移师黄柏山,福 宁以兵隶之。地形天险,围攻数月,贼窜鹤峰芭叶山,继窜大拏口,又窜建始、宣 恩;十一月,始歼之华於长阳,加耀遁归州,以剿贼不力,夺宫衔。三年,擒加耀 於终报寨,帝犹斥诸将迁延贻误,福宁有地方之责,咎尤重,褫职,罚银四万两充 饷;予副都统衔,偕英善驻达州,治四川军需。

四年,英善调驻西藏,福宁遂专任其事。时军营支用冒滥,统兵大员奢糜无度, 兵勇口粮反多迟延,几致枵腹,四川饷数更多於湖北数倍,屡诏训戒,福宁不能综 覈,以奏报浮泛被诘。又奏贼数有增无减,勒保疏辨;命魁伦赴达州察视,覆陈贼 数实减,而大股分为小股,贼名反多,得福宁理饷含混状,诏褫副都统衔,留达州 候命。寻以旗鼓寨杀降事觉,帝方以剿抚责诸路,而川贼高均德被擒,言贼党恐投 降仍遭诛戮,故多观望。诏斥福宁此举失人心而伤天理,逮治论罪,遣戍新疆,寻 原之,命赴额勒登保军前效力。会贼窜渡嘉陵江,由於福宁裁撤乡勇所致,仍戍伊 犁。五年,予三等侍卫,赴西藏办事。九年,召还,授正白旗蒙古都统。十一年, 以三品衔休致。十九年,追论在西藏擅借库帑,及湖广任内滥用军需,久不完缴, 下狱。寻卒。

景安,钮祜禄氏,满洲镶红旗人,和珅族孙也。由官学生授内阁中书,氵存擢 户部郎中。出为山西河东道,累迁甘肃、河南按察使,河南、山西、甘肃布政使。 乾隆五十六年,征廓尔喀,命治西宁至藏台站,留藏督饷运。事平,以亲老归。未 几,擢工部侍郎,历仓场、户部。六十年,授河南巡抚。

嘉庆元年,湖北教匪北犯,景安驻军南阳,以筹济恆瑞军饷,加太子少保。十 二月,姚之富犯邓州,围景安於魏家集,恆瑞援至始解。二年,淅川教匪王佐臣谋 应贼,布政使完颜岱捕斩之。景安欲攘功,蹑兵戮难民,以捷闻,赏双眼花翎,封 三等伯。时襄阳贼屡为惠龄、庆成等所破,窥北面可乘,遂分三路犯河南:王廷诏 出北路,窜叶县,焚保安驿,围官军於裕州,总兵王文雄兵至,乃引去,景安尾追 至南召,闻桐柏有警,驰回防御;李全出西路,窜信阳、确山,罗山、淅川,趋卢 氏,出武关,庆成追之;姚之富、齐王氏出中路,窜南阳,掠嵩县、山阳,惠龄追 之。贼入河南后,虏胁日众,不迎战,不走平原,忽合忽分,以牵兵势,先后并入 陕西复合。景安顿兵内乡,贼入陕后二十馀日,始追至卢氏,贼尤轻之,号为"迎 送伯"。三年春,擢湖广总督。四月,率师次荆门州,刘成栋来犯,与布政使高杞 分路击走之。六月,贼由竹谿窜入陕,诏切责。四年,张汉潮扰陕西五郎、洋县, 景安屯郧阳,遣总兵王凯扼郧西。汉潮已分路自安康折窜镇安,景安疏称赴郧西迎 剿,诏斥其不实。时仁宗初亲政,以景安堵剿不力,抚治失当,解职,命治四川军 需。寻夺伯爵,戍伊犁。

是年冬,帝召见惠龄,论其恇怯纵寇及淅川冒功事,逮京谳,拟大辟,缓刑, 禁锢。七年,教匪平,得释,发热河充披甲。逾年,宥还,以六部笔帖式用,效力 河南河工。衡家楼工竣,晋秩员外郎,授直隶承德知府。擢山西按察使、陕西布政 使。十一年,授江西巡抚,调湖南。召为内阁学士,累迁户部尚书,加太子少保。 二十五年,授领侍卫内大臣,守护昌陵。道光二年,休致。寻卒。

景安初附和珅,懵於军事,然居官廉。当其逮京,值硃珪入见,帝曰:"景安 至矣!军事久不定,欲去一人以警众,如何?"珪曰:"臣闻景安不要钱。"帝曰: "若乃知操守耶?"竟以是获免。后复用之。

秦承恩,字芝轩,江苏江宁人。乾隆二十六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擢侍 讲。出为江西广饶九南道,累迁直隶布政使。五十四年,擢陕西巡抚。

嘉庆元年,教匪起荆、襄,承恩率师赴兴安筹防。至冬,四川达州教匪自太平 入陕犯兴安,承恩偕总督宜绵迭击败之。十二月,会剿洞河、汝河诸贼。二年正月, 击安康贼於光头山,首逆王刘氏伏诛,陕境略平。宜绵进剿川匪,承恩专任陕防。 三月,襄匪由河南卢氏窜商南,勾结陕匪,纷起应之。承恩移军商州,偕恆瑞歼山 阳西牛槽贼。雒南石板沟奸民起,总兵富尔赛捕斩之。姚之富由商州犯孝义,窥西 安,承恩扼之於秦岭。惠龄等追击,贼走镇安,与李全、王廷诏合掠洵阳、安康。 时陕西兵力仅有乡勇万馀人,提督柯籓守兴安府城,兵止二百,无力攻剿。惠龄、 恆瑞合击贼於黄龙铺,贼分窜复合,六月,由汉阴至紫阳渡汉江。诏斥承恩疏防, 夺翎顶。贼走汉南,与川匪合,八月,复入陕,窜白河石槽沟。承恩率乡勇扼安康 要隘,贼分路来犯,御之於平利金堂寺。既而贼逼兴安,偕惠龄击走之,以功复翎 顶。

三年春,丁母忧,军事方亟,夺情视事。二月,高均德、齐王氏合窜汉阴观音 河,纠李全,王廷诏分道由城固、南郑北出宝鸡,合攻郿县,掠盩厔,将犯西安, 承恩恇惧,率师回防。总兵王文雄力战,败贼於焦家镇、圪子村,大创之,贼复分 窜。三月,文雄复破李全馀众於翔峪、澧峪。四月,李全纠阮正通折回镇安,西扰 汉阴、石泉,高均德逾秦岭走老林,承恩与文雄扼子午峪。既而均德、全与张天伦 合为一路,正通由石泉、洋县西窜,均德等寻窜入川。承恩进兵汉中。八月,川匪 徐天德、冉文俦、樊人杰,襄匪张汉潮先后并入陕境。

承恩师久无功,四年,命解职回籍守制。会剿张汉潮於凤翔,承恩遣游击苏维 龙扼东路,战失利,汉潮突围遁;褫承恩职,逮京论大辟。诏以承恩书生,未嫺军 事,宥归。寻遣戍伊犁,七年,释还。起主事,纂修会典。出为直隶通永道,擢江 西巡抚,迁左都御史,仍署巡抚事。十一年,召授工部尚书,调刑部,署直隶总督。 十三年,以治宗室敏学狱瞻徇,降编修,效力文颖馆。迁司经局洗马,晋秩三品卿。 十四年,卒。

论曰:方教匪之初起也,苗疆军事未蕆,楚、蜀空虚,草泽么,燎原莫制。永 保、惠龄号曰总统,局於襄阳一隅。景安,秦承恩不谙军旅,贼遂蹈瑕,蔓延豫、 陕。宜绵受事,仅顾蜀疆,及劲兵移陕,束手求退矣。英善、福宁并皆庸材,三年 之中,防剿无要领,如治丝而益纷。仁宗亲政,赫然震怒,诸臣相继罢谴,士气一 新,事机乃转。庙堂战胜,固有其本哉!


分类:正史 书名:清史稿 作者:柯劭忞等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