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列传92|正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宋史》列传92|正史

What do you think?


○杨佐 李兑 从弟先 沈立 张掞 张焘 俞充 刘瑾 阎询 葛宫 从子 思书 张田 荣 李载 姚涣 朱景 子光庭 李琮 朱寿隆 卢士宏 单煦 杨仲元 余良肱 潘夙

杨佐,字公仪,本唐靖恭诸杨后,至佐,家于宣。及进士第,为陵州推官。州 有盐井深五十丈,皆石也,底用柏木为干,上出井口,垂绠而下,方能及水。岁久 干摧败,欲易之,而阴气腾上,入者辄死;惟天有雨,则气随以下,稍能施工,晴 则亟止。佐教工人以木盘贮水,穴窍洒之,如雨滴然,谓之"雨盘"。如是累月, 井干一新,利复其旧。

累迁河阴发运判官,干当河渠司。皇祐中,汴水杀溢不常,漕舟不能属。佐度 地凿渎以通河流,于是置都水监,命佐以盐铁判官同判。京城地势南下,涉夏秋则 苦霖潦,佐开永通河,疏沟浍出野外,自是水患息。又议治孟阳河,议者谓不便。 佐言:"国初岁转京东粟数十万,今所致亡几,傥不浚复旧迹,后将废矣。"乃从 其策。

出为江、淮发运使。孟阳之役,调民七、八千,夷丘墓百数,怨声盈塞。诏开 封鞫治,官吏独舍佐不问。纠察刑狱刘敞请加贬黜,不听。召为盐铁副使,拜天章 阁待制,复判都水,知审官院,权发遣开封府。

尝使契丹,虏馈以方物,书独称名。英宗升遐,奉遗留物再往使,卒于道,年 六十一。诏护丧归,赙以黄金,恤其家。

李兑,字子西,许州临颍人。登进士第,由屯田员外郎为殿中侍御史。按齐州 叛卒,狱成,有欲夜篡囚者,兑以便宜斩之,人服其略。

张尧佐判河阳,兑言尧佐素无行能,不宜以戚里故用。改同知谏院。狄青宣抚 广西,入内都知任守忠为副,兑言以宦者观军容,致主将掣肘,非计。仁宗为罢守 忠。太常新乐成,王拱辰以为十二钟磬一以黄钟为律,与古异,胡瑗及阮逸亦言声 不能谐。诏近臣集议,久而不决。兑言:"乐之道,广大微妙,非知音入神,讵容 轻议。愿参新旧,但取谐和近雅者,合而用之。"进侍御史知杂事,擢天章阁待制、 知谏院。转运使制禄与郡守殊,时有用弹劾夺节及老疾请郡者,一切得仍奉稍。兑 言非所以劝沮,乃诏悉依所居官格。兑在言职十年,凡所论谏,不自表襮,故鲜传 世。

出知杭州,帝书"安民"二字以宠。徙越州,加龙图阁直学士、知广州,南人 谓自刘氏纳土后,独兑著清节。还知河阳,帝又宠以诗。徙邓州。富人榜仆死,系 颈投井中而以缢为解。兑曰:"既赴井,复自缢,有是理乎?必吏受赇教之尔。" 讯之果然。

兑历守名郡,为政简严,老益精明。自邓归,泊然无仕宦意。对便殿,力丐退, 英宗命无拜,以为集贤院学士、判西京御史台。积官尚书右丞,转工部尚书致仕。 卒,年七十六,谥曰庄。从弟先。

先字渊宗,起进士,为虔州观察推官,摄吉州永新令。两州俗尚讼,先为辨枉 直,皆得其平。

知信州、南安军,抚楚州,历利、梓、江东、淮南转运使。寿春民陈氏施僧田, 其后贫弱,往丐食僧所而僧逐之,取僧园中笋,遂执以为盗。先诘其由,夺田之半 以还之。所至治官如家,人目以俚语:在信为"错安头",谓其无貌而有材也;在 楚为"照天烛",称其明也。楚有民迫于输赋,杀牛鬻之。里胥白于官,先愍焉, 但令与杖。通判孙龙舒以为徒刑,毁其桉。明日龙舒来,先引囚曰:"汝罪应杖, 以通判贷汝矣。"遣之出。

积官至秘书监致仕。兄兑尚无恙,事之弥笃。以子叙封,得太中大夫,闲居一 纪卒,年八十三。子庭玉,年六十即弃官归养。人贤其家法云。

沈立,字立之,历阳人。举进士,签书益州判官,提举商胡埽。采摭大河事迹、 古今利病,为书曰《河防通议》,治河者悉守为法。迁两浙转运使。苏、湖水,民 艰食,县戒强豪民发粟以振,立亟命还之,而劝使自称贷,须岁稔,官为责偿。茶 禁害民,山场、榷场多在部内,岁抵罪者辄数万,而官仅得钱四万。立著《茶法要 览》,乞行通商法,三司使张方平上其议。后罢榷法,如所请;立召为户部判官。

奉使契丹,适行册礼,欲令从其国服,不则见于门。立折之曰:"往年北使讲 见仪,未尝令北使易冠服,况门见邪?"契丹愧而止。

迁京西北转运使。都水方兴六塔河,召与议,立请止修五股等河及漳河,分杀 水势以省役,从之。加集贤修撰、知沧州,进右谏议大夫、判都水监,出为江、淮 发运使。居职办治,加赐金,数诏嘉之。知越州、杭州、审官西院、江宁府。

初,立在蜀,悉以公粟售书,积卷数万。神宗问所藏,立上其目及所著《名山 水记》三百卷。徙宣州,提举崇禧观。卒,年七十二。

张掞,字文裕,齐州历城人。父蕴,咸平初,监淄州兵。契丹入寇,游骑至淄、 青间,州人将弃城,蕴拔刀遮止于门,力治守备,游骑为之引去。郡守愧,始谋掠 为己功,反陷以罪,蕴受而不校。

掞幼笃孝,蕴病,刲股肉以疗。举进士,知益都县。当督赋租,置里胥弗用, 而民皆以时入。石介献《息民论》,请以益都为天下法。丁内艰,时隆寒,徒跣举 柩,叩首流血,与兄揆庐墓左。

明道中,京东饥,盗起,以御史中丞范讽荐,知莱州掖县。民诉旱于州,拒之, 掞自荐奏闻,诏除登、莱税。通判永兴军,为集贤校理,四迁为龙图阁直学士、知 成德军。宦者阎士良为钤辖,多挠帅权,用危法中军校,掞直之,而劾士良。英宗 登极,朝廷使来告,士良辞疾居家,宴客自若,奏抵其罪。入判太常、司农寺,累 官户部侍郎致仕。熙宁七年,卒,年八十。

掞忠笃诚悫,既老益康宁。少从刘潜、李冠游,及其死,率里人葬之,置田赡 其孥。事揆如父,理家必谘而行,为乡党矜式。

张焘,字景元,枢密直学士奎之子也。举进士,通判单州。州卒谋乱,期有日, 焘得告者,徐诣营取首恶,置诸法。知沂、潍二州。沂产布,潍产绢,而有司科赋 相反,焘始革之。潍多圭田,率计亩徵绢,而蠲河役,焘不肯踵例,废法还其役, 入损于旧五之四,且命吏曰:"吾知守己而已,无妨后人,汝勿著为式。"

提点河北刑狱,摄领澶州,七日而商胡决。焘拯溺救饥,所全活者十余万,犹 坐免。数年,复提点河东、陕西、京西刑狱,为盐铁判官、淮南转运使、江淮发运 副使。泗州水,城且坏,焘悉力营护,诏宠其劳。入为户部副使。京师赋曲于酒, 人有常籍,毋问售不售,或蹶产以偿。焘请罢岁额,严禁令,随所用曲多寡以售, 自是课增溢。官修睦亲宅,议取民居,焘言:"芳林园有余地,宗室足自处,无庸 起民居。"从之。孝严殿成,请图乾兴以来文武大臣像于壁。

迁天章阁待制、陕西都转运使。蒲津浮桥坏,铁牛皆没水中,焘以策列巨木于 岸以为衡,缒石其秒,挽出之,桥复其初。保安二土豪善骑射,为边人所惮,故纵 善马诱使取之,而强以汉法。焘按得其状,俱以隶军。加龙图阁直学士、知成都府。 蜀人苦多盗,焘严保伍,使不得隐,而申其捕限。南蛮寇黎、雅,讨走之,罢磨刀 崖戍卒。改知瀛州。

母丧服阕。故事,起执政以诏,近臣以堂帖;神宗特命赐诏。判太常寺,知邓、 许二州,复判太常,知通进、银台司,提举崇福宫,由给事中易通议大夫。卒,年 七十。

焘才智敏给,常从范仲淹使河东。至汾州,民遮道数百趋诉,仲淹以付。焘方 与客弈,局未终,处决已竟。英宗时,三司前奏事,帝诘铸钱本末,皆不能对,焘 悉论无隐。帝是之,顾左右识其姓名,后欲以为观察使守边,曰:"卿家世事也。" 焘对曰:"臣叔父亢有大才,臣愚不可继。"遂止。

俞充字公达,明州鄞人。登进士第。熙宁中为都水丞,提举沿汴淤泥溉田,为 上腴者八万顷。检正中书户房,加集贤校理、淮南转运副使,迁成都路转运使。茂 州羌寇边,充上十策御戎。神宗遣内侍王中正同经制,建三堡,复永康为军,因诈 杀羌众以为中正功,与深相结,至出妻拜之。中正还阙,举充可任。召判都水监, 进直史馆。中书都检正御史彭汝砺论其媚事中正,命遂寝。

河决曹村,充往救护,还,陈河防十余事,概论"水衡之政不修,因循苟且, 浸以成习。方曹村决时,兵之在役者仅十余人,有司自取败事,恐未可以罪岁也。" 加集贤殿修撰、提举市易,岁登课百四十万。故事当赐钱,充曰:"奏课,职也, 愿自今罢赐。"诏听之。

擢天章阁待制、知庆州。庆阳兵骄,小绳治辄肆悖,充严约束,斩妄言者五人 于军门。闻有病苦则巡抚劳饷,死不能举者出私财以周其丧,以故莫不畏威而怀惠。 环州田与夏境犬牙交错,每获必遭掠,多弃弗理,充檄所部复以时耕植。慕家族山 夷叛,举户亡入西者且三百,充遣将张守约耀兵塞上,夏人亟反之。

充之帅边,实王珪荐,欲以遏司马光之入。充亦知帝有用兵意,屡倡请西征, 后言:"夏酋秉常为母梁所戕,或云虽存而囚,不得与国政。其母宣淫凶恣,国人 怨嗟,实为兴师问罪之秋也。秉常亡,将有桀黠者起,必为吾患。今师出有名,天 亡其国,度如破竹之易。愿得乘传入觐,面陈攻讨之略。"诏令掾属入议,未及行, 充暴卒,年四十九。

刘瑾,字元忠,吉州人,沆之子也。第进士,为馆阁校勘。沆亡,得褒赠。知 制诰张瑰草词,语涉讥贬,瑾泣涕不能食,阖门衰绖,邀宰相自言。朝廷为改书命, 黜瑰为州,瑾亦坐衰服入公门罢职。没丧不就官,丐守坟墓。王素为请,以伸孝子 之志。诏复职,迁集贤校理、通判睦州,为淮南转运副使。召修起居注,加史馆修 撰、河北转运使,拜天章阁待制、知瀛州。坐与世居通问,徙明州。未行,改镇广 州。与枢密院论戍兵不合,改虔州。战棹都监杨从先奉旨募兵不至,擅遣其子懋纠 诸县巡检兵集郡下,瑾怒责之,遽发悖谬语,懋诉瑾于朝,遂废于家。逾年,复待 制、知江州,历福州、秦州、成德军,卒。

瑾素有操尚,所莅以能称,然御下苛严,少纵舍,好面折人短,以故多致訾怨。

阎询,字议道,凤翔天兴人。少时以学问著闻,擢进士第,又中书判拔萃科。 累迁秘书丞,为监察御史里行。诏治王素狱,坐有姻嫌不以闻,降监河阳酒税,累 迁为盐铁判官。使契丹。询颇谙北方疆理,时契丹在靴淀,迓者王惠导询由松亭往, 询曰:"此松亭路也,胡不径葱岭而迂枉若是,岂非夸大国地广以相欺邪?"惠惭 不能对。加直龙图阁、知梓州。徙河东转运使,言:三路土兵疲老者,听其族以强 壮者代。"从之。进集贤殿修撰、知河中府。大河涨,坏浮桥,询易为长桥。拜天 章阁待制、知广州,不即赴,罢职知商州。神宗转右谏议大夫,改邠、同二州,提 举上清太平宫,卒,年七十九。

葛宫,字公雅,江阴人。举进士,授忠正军掌书记。善属文,上《太平雅颂》 十篇,真宗嘉之,召试学士院,进两阶。又献《宝符阁颂》,为杨亿所称。知南充 县,东川饥,民艰食,部使者檄守资、昌两州,以惠政闻。知南剑州。土豪彭孙聚 党数百,凭依山泽为盗,出害吏民,不可捕,宫遣沙县尉许抗谕降之。并溪山多产 铜、银,吏挟奸罔利,课岁不登,宫一变其法,岁羡余六百万。三司使闻于朝,论 当赏。宫曰:"天地所产,吾顾盗之,又可为功乎?"卒不言。

徙知滁、秀二州,秀介江湖间,吏为关泾渎上,以征往来,间有昏葬,趋期者 多不克,宫命悉毁之。积官秘书监、太子宾客。治平中,转工部侍郎。熙宁五年, 卒,年八十一。宫性敦厚,恤录宗党,抚孤嫠,赖以存者甚众。

宫弟密,亦以进士为光州推官。豪民李新杀人,嫁其罪于邑民葛华,且用华之 子为证。狱具,密得其情,出之。法当赏,密白州使勿言。仕至太常博士。天性恬 靖,年五十,忽上章致仕,姻党交止之,笑曰:"俟罪疾、老死不已而休官者,安 得有余裕哉。"即退居,号草堂逸老,年八十四乃终。平生为诗慕李商隐,有西昆 高致。

子书思,踵登第,调建德主簿。时密已老,欲迎以之官,密难之。书思曰: "曾子不肯一日去亲侧,岂以五斗移素志哉?"遂投劾归养十年余。近臣表其志行, 以为泗州教授,弗就。密不得已,许以他日偕行,始乞监新市镇。居父丧,哀毁骨 立,盛暑不释苴麻,终禫不忍去冢舍。累年,乃出仕,历封丘主簿、涟水县丞。时 兄书元为望江令,同隶淮南监司,有舍兄而荐己者,移书乞改荐兄,不许,则封檄 还之。其笃行类皆若此。仕至朝奉郎,亦告老,父子归休皆不待年。卒,年七十三, 特谥曰清孝。子胜仲,孙立方,皆以学业至侍从,世为儒家。胜仲自有传。

论曰:佐、立擅水衡之政,为时所称。兑居官论谏,无所表襮,先克承之。掞 之孝,焘之智,瑾之苛严,询之辞令,皆著一时,自致显官。俞充制军禁暴,足为 能臣,而希时相之意,倡请西征,使其不死,边陲之祸,其可既乎?葛氏自宫以下, 簪缨相继,盛哉。

张田,字公载,澶渊人。登进士第,知应天府司录。欧阳修荐其才,通判广信 军。夏竦、杨怀敏建策增七郡塘水,诏通判集议,田曰:"此非御敌策也,坏良田, 浸冢墓,民被其患,不为便。"因奏疏极论,谪监郢州税。

久之,通判冀州。内侍张宗礼使经郡,酣酒自恣,守贰无敢白者,田发其事, 诏配西陵洒扫。摄度支判官。祫享太庙,又请自执政下差减赉费,唐介论其亏损上 恩,出知蕲州。俄提点湖南刑狱,介与司马光又状其倾险,改知湖州,徙庐州,治 有善迹。

移桂州。异时蛮使朝贡假道,与方伯抗礼,田独坐堂上,使引入拜于庭,而犒 贿加腆。土豪刘纪、庐豹素为边患,讫田去,不敢肆。京师禁兵来戍,不习风土, 往往病于瘴疠,田以兵法训峒丁而奏罢戍。或告交阯李日尊兵九万,谋袭特磨道, 诸将请益兵,田曰:"交阯兵不满三万,必其国有故,张虚声以赫我耳。"谍既 得实,果其兄弟内相残,惧边将乘之也。宜州人魏利安负罪亡命西南龙蕃,从其使 入贡,凡十反。,至是龙以烈来,复从之。田因其入谒,诘责之,枭其首,欲并斩 以烈,叩头流血请命。田曰:"汝罪当死,然事幸在新天子即位赦前,汝自从朝廷 乞恩。"乃密请贷其死。

熙宁初,加直龙图阁、知广州。广旧无外郭,民悉野处,田始筑东城,环七里, 赋功五十万,两旬而成。初,役人相惊以白虎夜出,田迹知其伪,召戒逻者曰: "今夕有白衣人出入林间者,谨捕之。"如言而获。城既就,东南微陷,往视之, 暴卒,年五十四。

田为人伉直自喜,好嫚骂,气陵其下,故死无哀者。然临政以清,女弟聘马军 帅王凯,欲售珠犀于广,顾曰:"南海富诸物,但身为市舶使,不欲自污尔。"作 钦贤堂,绘古昔清刺史像,日夕师拜之。苏轼尝读其书,以侔古廉吏。

荣諲,字仲思,济州任城人。父宗范,知信州铅山县。诏罢县募民采铜,民散 为盗,宗范请复如故。真宗嘉异,擢提点江、浙诸路银铜坑冶,历官九年。

諲举进士,至盐铁判官。晋州产矾,京城大豪岁输铁五万缗,颛其利,諲请榷 于官,自是数入四倍。为广东转运使。广有板步古河路绝险,林箐瘴毒。諲开真阳 峡,至洸口古径,作栈道七十间抵清远,趋广州,遂为夷涂。

复入为开封府判官。太康民事浮屠法,相聚祈禳,号"白衣会",县捕数十人 送府。尹贾黯疑为妖,请杀其为首者而流其余,諲持不从,各具议上之。中书是諲 议,但流其首而杖余人。加直史馆、知澶州。

改京东转运使。莱阳产银砂,民有私采者,事露,安抚使欲论以劫盗。諲曰: "山泽之利,人得有之,所盗者岂民财耶?"贷免甚众。又使成都府路,召为户部 副使,以集贤殿修撰知洪州。以疾故,徙舒州,未至而卒。累官秘书监,年六十五。

李载,字伯熙,黎阳人。少苦学,隆暑读书,置足于水,虽得疾,不舍去。登 进士第,调冀州推官。知大名冠氏县,府守吕夷简入相,荐其材,知齐州。钤辖赵 瑜使酒殴载,乃扃户避逸。瑜得罪,载坐不举劾,黜为信阳军。安抚使钱明逸等为 之申理,改常州。知祥符县,有巫以井泉饮人,云可愈疾,趋者旁午,载杖巫,堙 其井。历知虢州、涟水军。

载性笃孝,侍母病不解带,至病亟不能食,载亦不食,母知之,为强食。六为 州,一以宽厚称。以光禄卿提举仙源观,卒,年七十四。

姚涣字虚舟,世家长安。隋开皇中,有景彻者,以讨平泸夷,策功为普州刺史, 卒,子孙遂家普州。涣第进士,监益州交子务,发奸隐万缗,主吏皆当死,涣曰: "戮人以干泽,非吾志也,义不蔽奸而已。"请于使者,愿不受赏,于是全活者众。 知峡州。宜都民为盗所残,县执囚讯服,以狱上。涣移劾于他有司,居亡何,真盗 获。大江涨溢,涣前戒民徙储积、迁高阜,及城没,无溺者。因相地形筑子城、埽 台,为木岸七十丈,缭以长堤,楗以薪石,厥后江涨不为害,民德之。徙知涪州, 宾化夷多犯境,涣施恩信拊纳,酋豪争罗拜廷下,讫涣去无警。终光禄卿,年六十 七。

朱景,字伯晦,河南偃师人。举进士,调荥泽簿。西方用兵,诏侍从馆阁举县 令,景预选,知陇州汧源县。累迁知汝州。叶驿道远,隶囚为送者所虐,多死,俗 传为"叶家关",景重禁以绝其患。擢知寿州,秩禄视提点刑狱。始至,亟发廪振 给,以劝富者出积谷,所活数万。城西居民三千室,建请筑外郭环入之,公私称便。 再迁光禄卿。

熙宁初,病革,自占遗表,呼其子光庭操笔书之。其略云:"切闻河北水灾、 地震,陛下当减膳避殿,斋居加省,召二府大臣朝夕咨访阙失,思所以弭咎。"凡 数百言,无一语求恩。卒,年七十一。诏加赙赠,录其子以官。

光庭字公掞,十岁能属文。辞父荫擢第,调万年主簿。数摄邑,人以"明镜" 称。历四县令。曾孝宽以才荐,神宗召见,问欲再举安南之师。光庭对曰"愿陛下 勿以人类畜之。盖得其地不可居,得其民不可使,何益于广土辟地也。"又问治何 经,对曰:"少从孙复学《春秋》。"又问:"今中外有所闻乎?"对曰:"陛下 更张法度,臣下奉行或非圣意,故有便有不便。诚能去其不便,则天下受福矣。" 帝以其言为疏阔,不用。签书河阳判官,从吕大防于长安幕府。五路出师讨西夏, 雍为都会,事倚以办,调发期会甚急,光庭每执不从。使者怒,将加以乏兴罪,光 庭求免去,大防为之解。

哲宗即位,司马光荐为左正言,首乞罢提举常平官、保甲青苗等法。论蔡确为 山陵使,而乃先灵驾而行,为臣不恭。又言章惇欺罔肆辩,韩缜挟邪冒宠,言甚切。 宣仁后嘉其守正,谕令尽言,毋有所畏避。迁左司谏,又论"苏轼试馆职发策云: '今欲师仁祖之忠厚,而患百官有司不举其职,或至于媮;欲法神考之厉精,而恐 监司、守令不识其意,流入于刻。'臣谓仁宗难名之盛德,神考有为之善志,而不 当以'媮'、'刻'为议论,望正其罪,以戒人臣之不忠者。"未几,中丞傅尧俞、 侍御史王岩叟相继论列。宣仁后曰:"详览文意,是指今日百官有司、监司守令言 之,非所以讽祖宗也。"遂止。

河北饥,遣持节行视,即发廪振民;而议者以耗先帝积年兵食之蓄,改左司员 外郎。迁太常少卿,拜侍御史。论蔡确怨谤之罪,确贬新州。拜右谏议大夫、给事 中。乞补外,除集贤殿修撰、知亳州。数月召还,复为给事中。

坐封还刘挚免相制,复落职守亳。岁余,徙潞州,加集贤院学士。邻境旱饥, 流民入境者踵接,光庭日为食以食之,常至暮,自不暇食,遂感疾,犹自力视事。 出祷雨,拜不能兴,再宿而卒,年五十八。绍圣中,追贬柳州别驾。元符初,又停 锢其诸子。

光庭始学于胡瑗,瑗告以为学之本在于忠信,故终身行之。徽宗立,复其官。

李琮,字献甫,江宁人。登进士第,调宁国军推官。州庾积谷腐败,转运使移 州散于民,俾至秋偿新者。守将行之,琮曰:"谷不可食,强与民责而偿之,将何 以堪。"持不下,守愧谢而止。

吕公著尹开封,荐知阳武县。役法初行,琮处画尽理,旁近民相率挝登闻鼓, 愿视以为则。徽宗召对,擢利州路、江东转运判官。行部至宣城,按民田诡称逃绝 者九千户,他县皆然。言于朝,命以户部判官使江、浙,选强明吏立赏剔抉。吏幸 赏,以多为功,琮亦因是希进,民患苦之,得缗钱百余万。进度支判官,颁职式于 诸道。淮南赋入甲它部,以为转运副使,徙梓州路。

元祐初,言者论其括隐税之害,黜知吉州。御史吕陶又言巴蜀科折已重,琮复 强民输税,且无得以奇数并合,人尤咨怨。于是凡以括田受赏者悉夺之。历相、洪、 潞三州。潞有谋乱者,为书期日揭道上,部使者闻之,惧,檄索奸甚亟。琮置不问, 以是日置酒高会,讫无他。入为太府卿,迁户部侍郎,以宝文阁待制知杭州、永兴 军、河南、瀛州。卒,年七十五。

琮长于吏治,而所至主于掊克,为士论嗤鄙。子回,绍兴初参知政事。

朱寿隆,字仲山,密州诸城人。以荫知九陇县。吏告民一家七人以火死,寿隆 曰:"宁有尽室就焚无一脱者,殆必有奸。"逾月获盗,果杀其人而纵火也。知宿 州,宿多剧盗,至白昼被甲剽攻,郡县不能制。寿隆设方略耳目,捕斩千余人。

擢提点广西刑狱。岭外新经侬寇,修营城障,贵州虐用其人,不能聊生。寿隆 驰诣州,械守送狱,奏黜之。老稚妇女遭乱,流转不能自还者,檄所在资送其还。 旧制,溪蛮侵暴羁縻州,虽杀人无得仇报,寿隆请听相偿,蛮始畏戢。

历盐铁度支判官、夔路转运使。巴峡地隘,民困于役,免其不应法者千五百人。 复为盐铁判官、京东转运使,赐三品服。岁恶民移,寿隆谕大姓富室畜为田仆,举 贷立息,官为置籍索之,贫富交利。以少府监知扬州,卒,年六十八。

寿隆为人和厚,接谈怡怡,必当于理,而不屈于权贵。狄青讨贼,欲杀裨将不 用命者数人,寿隆极论罪不当死。孙沔在坐,曰:"侬贼害民万计,此何足惜。" 寿隆曰:"王师之来以除民害,顾可效贼为暴邪?"青感其言而止。

卢士宏,字子高,新郑人。以父任屡更州县,所至著清名。知信阳军。官捕为 妖术者,余党惧及,群聚山谷间,士宏请减其罪招之,即相帅归命。徙知汉州,校 实民产,使力役不滥,人德之。又知洋州。先是,圭田多虚籍。士宏考校,令随实 以输,自部使者而下,皆十损七八。文彦博、包拯以廉能荐,由三司开拆司擢夔州 路转运使,遂知广州。或传安南舟数百泊海中,将为寇,岭徼惊摇。士宏灼其非, 是日,从宾客宴游为乐,民赖以安。受代还,引疾丐便郡,知郑州。未几,以光禄 卿致仕。卒,年七十三。凡衣衾棺椁之制,皆有遗命,戒诸子勿为铭志。

单煦,字孟阳,平原人。举进士,知洛阳县。民以妖幻传相教授,煦迹捕戮三 十余人,当得上赏,不肯言。转知昌州,时诏城蜀治,煦以蜀地负山带江,一旦毁 篱垣而兴板筑,其费巨万,非民力所堪,请但筑子城。转运使即移诸郡如其议。

徙清平军使。有二盗杀人,捕治不承,煦纵使之食,甲食之既,乙不下咽,执 而讯之,果杀人者。为御史台推直官,江南人诬转运使吕昌龄以贿,中丞张昪讯而 论之。鞫未就,敕煦往治,煦不肯阿其长,卒直昌龄。乞外迁,知濮、合二州。合 居涪、汉间,夏秋患于淫潦,煦筑东堤以御之。赤水县盐井涸,奏蠲其赋。累官光 禄卿,卒,年七十七。

煦友爱兄熙,兄尝殴人至死,未有知者。煦曰:"家贫亲老,仰兄以养,义当 代之死。"即趋诣斗所以待捕。已而死者苏,惊问之,煦以情告。其人感叹,遂辍 讼。

杨仲元,字舜明,管城人。第进士,调宛丘主簿。民诉旱,守拒之,曰:"邑 未尝旱,狡吏导民而然。"仲元白之曰:"野无青草,公日宴黄堂,宜不能知,但 一出郊可见矣。狡吏非他,实仲元也。"竟免其税。知泽州沁水县,民持物来输者, 视其价稍增之,余则下其估。官有所须,不强赋民,听以所有与官为入,度相当则 止,率常先办。河外用兵,督餫转西界,夕宿洪谷口。仲元相其地,乃寇所由径路, 亟命去之。民以困乏为辞,不听,寇果夜出劫诸部,沁水独免。后二十年,其子过 县,父老拜泣曰:"河西之役,非公无今日矣。"

初,军期尚缓,而仲元督行良急。至则刍粮有不集者皆可贱市,后期者物数倍 其价,民始知其为利。州买羊,敛民差出钱帛滋蔓,病民为甚,仲元更其令,户才 费钱百。又遣吏市羔于他所,明年以供州,不科一钱。徙知郧乡县,宰相张士逊先 茔隶境内,将属之,召不往。至则按籍均役之,虽堂帖求免,不为减。

历知光、虔、虢三州,官光禄卿,改中散大夫。戒诸子曰:"吾入官五十年, 未尝以私怒加人,虽杖刑之微,苟有两比,不敢与轻法,以是为报国耳。"卒,年 七十五。

余良肱,字康臣,洪州分宁人。第进士,调荆南司理参军。属县捕得杀人者, 既自诬服,良肱视验尸与刃,疑之曰:"岂有刃盈尺伤不及寸乎?"白府请自捕逮, 未几,果获真杀人者。民有失财物逾十万,逮平民数十人,方暑,搒掠号呼闻于外; 或有附吏耳语,良肱阴知其为盗,亟捕诘之,赃尽得。

改大理寺丞,出知湘阴县。县逋米数千石,岁责里胥代输,良肱论列之,遂蠲 其籍。通判杭州,江潮善溢,漂官民庐舍,良肱累石堤二十里障之,潮不为害。时 王陶为属官,常以气犯府帅,吏或诉陶,帅挟憾欲按之,良肱不可曰:"使陶以罪 去,是以直不容也。"帅遂已。后陶官于朝,果以直闻。知虔州,士大夫死岭外者, 丧车自虔出,多弱子寡妇。良肱悉力振护,孤女无所依者,出俸钱嫁之。以母老, 得知南康军。丁母忧,服除,为三司使判官。

方关、陕用兵,朝议贷在京民钱,良肱力争之,会大臣亦以为言,议遂格。内 府出腐币售三司,三司吏将受之,良肱独曰:"若赋诸军,军且怨;不则货诸民, 民且病。请付文思,以奉帷幄。

改知明州。朝廷方治汴渠,留提举汴河司。汴水淀污,流且缓,执政主挟河议。 良肱谓:"善治水者不与水争地。方冬水涸,宜自京左浚治,以及畿右,三年,可 使水复行地中。"弗听。又议伐汴堤木以资挟河。良肱言:"自泗至京千余里,江、 淮漕卒接踵,暑行多病暍,藉荫以休。又其根盘错,与堤为固,伐之不便。"屡争 不能得,乃请不与其事。执政虽怒,竟不为屈。改太常少卿、知润州,迁光禄卿、 知宣州,治为江东最。请老,提举洪州玉隆观,卒,年八十一。七子,卞、爽最知 名。卞字洪范,爽字荀龙,皆以任子恩试校书郎。

卞博学多大略,累为唐州判官、湖北安抚司勾当机宜文字。讨叛蛮有功,知沅 州。蛮杀沿边巡检,卞设方略复平之,加奉议郎。先是,良肱为鼎州推官,五溪蛮 叛,良肱运粮境上,周知其利害,上书言:"此弹丸地,不足烦朝廷费,不如弃与 而就抚之。"当时是其议,未果弃也。及蛮叛,断渠阳道,扼官军不得进,卞适使 湖北,帅唐义问即授卞节制诸将。阴选死士三千人,夜衔枚绕出贼背,伐山开道, 漏未尽数刻,入渠阳。黎明整众出,贼大骇,尽锐来战,奋击大破之。鼓行度险, 贼七遇七败,斩首数千级,蛮遂降。寻有诏废渠阳军为砦,尽拔居人护出之。绍圣 初,治弃渠阳罪,免归。徽宗即位,复奉议郎,管勾玉隆观。未几,复渠阳为靖州, 又论前事免,终于家。

爽尚气自信,不少贬以合世。应元丰诏,上便宜十五事,言过剀切。元祐末, 爽复极言请太皇太后还政事,章惇憾爽不附己,乃擿其言为谤讪,以瀛州防御推官 除名,窜封州。久之,起知明州,未行,以言者罢,监东岳庙。崇宁中,与卞俱入 党籍。

潘夙,字伯恭,郑王美从孙也。天圣中,上书论时政,授仁寿主簿。久之,知 韶州,擢江西转运判官,提点广西、湖北刑狱。邵州蛮叛,湖南骚动,迁转运使, 专制蛮事,亲督兵破其团峒九十。徙知滑州,改湖北转运便,知桂州。坐在湖北时 匿名书诬判官韩绎,谪监随州酒税。起知光化军。大臣以将帅才举之,易端州刺史, 再迁徙鄜州。召对,访交、广事称旨,还司封郎中、直昭文馆,复知桂州。

交人败于占城,伪表称贺以为大捷,神宗诏之曰:"智高之难方二十年,中人 之情,燕安忽事,直谓山僻蛮獠,无可虑之理。殊不思祸生于所忽,唐六诏为中国 患,此前事之师也。卿本将家子,寄要蕃,宜体朕意,悉心经度。"夙遂上书陈交 阯可取状,且将发兵。未报,而徙河北转运使,历度支、盐铁副使,知河中府。章 惇察访荆湖,讨南、北江蛮OD,陈夙忧边状,以知潭州。再迁光禄卿,知荆南、 鄂州,卒,年七十。

论曰:士之官斯世,有一善可称,致生民咸被其泽于无穷者,故州郡之寄为尤 重,张田免禁兵毒于瘴厉,士宏考圭田出于实输,朱景父子、諲、载、煦、涣、士 宏、寿隆辈,皆有德在民。仲元不以私怒加人,良肱明于折狱,夙以将家子而能留 心边务,用当其材,举能其官。若琮也虽长于吏治,而所至掊克,君子奚取焉。


分类:正史 书名:宋史 作者:脱脱等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