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书》列传第八十四 僭晋司马叡 賨李雄|正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魏书》列传第八十四 僭晋司马叡 賨李雄|正史

What do you think?


僭晋司马叡,字景文,晋将牛金子也。初晋宣帝生大将军、琅邪武王伷,伷生 冗从仆射、琅邪恭王觐。觐妃谯国夏侯氏,字铜环,与金奸通,遂生叡,因冒姓司 马,仍为觐子。由是自言河内温人。初为王世子,又袭爵,拜散骑常侍,频迁射声、 越骑校尉,左、右军将军。从晋惠帝幸临漳,其叔繇为成都王颍所杀,叡惧祸,遂 走至洛,迎其母俱归陈国。

东海王越收兵下邳,假叡辅国将军。越谋迎惠帝于长安,复假叡平东将军、监 徐州诸军事,使镇下邳。寻加安东将军、都督扬州诸军事、假节,当镇寿阳,且留 下邳。及越西迎惠帝,留叡镇后,平东府事。当迁镇江东,属陈敏作乱,叡以兵少 因留下邳。永嘉元年春,敏死,秋,叡始到建业。五年,进镇东将军、开府仪同三 司,又以会稽户二万增封,加督扬、江、湘、交、广五州诸军事。六月,王弥、刘 曜寇洛阳,怀帝幸平阳,晋司空荀蕃、司隶校尉荀组推叡为盟主。于是辄改易郡县, 假置名号。江州刺史华轶、北中郎将裴宪并不从之。宪自称镇东将军、都督江北五 郡军事,与轶连和。叡遣左将军王敦、将军甘卓、周访等击轶,斩之。宪奔于石勒。 六年,叡檄四方,称与穆帝俱讨刘渊,大会平阳。

建兴元年,晋愍帝以叡为侍中、左丞相、大都督、陕东诸军事,持节、王如故。 叡改建业为建康。七月,叡以晋室将灭,潜有他志,乃自大赦,为大都督、都督中 外诸军事,又为丞相。叡号令不行,政刑淫虐,杀督运令史淳于伯,行刑者以刀拭 柱,血流上柱二丈三尺,仅头流下四尺五寸,其直如弦。时人怨之。

平文帝初,叡自称晋王,改元建武,立宗庙、社稷,置百官,立子绍为太子。 叡以晋王而祀南郊。其年,叡僭即大位,改为大兴元年。其朝廷之仪,都邑之制, 皆准模王者,拟议中国。遂都于丹阳,因孙权之旧所,即禹贡扬州之地,去洛二千 七百里。地多山水,阳为攸居,厥土惟涂泥,厥田惟下下,所谓"岛夷卉服"者也。 《周礼》,职方氏掌天下之地,辨其邦国都鄙,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 六狄之人民与其财用、九谷、六畜之数要,周知其利害。东南曰扬州,其山镇曰会 稽,其薮泽曰具区,其川三江,其浸五湖,其利金锡竹箭,其民二男五女,其畜宜 鸟兽,其谷宜稻。春秋时为吴越之地。吴越僭号称王,僻远一隅,不闻华士。楚申 公巫臣窃妻以奔,教其军阵,然后乃知战伐。由是晚与中国交通。俗气轻急,不识 礼教,盛饰子女以招游客,此其土风也。战国时则并于楚。故地远恃险,世乱则先 叛,世治则后服。秦末,项羽起江南,故衡山王吴芮从百越之兵,越王无诸身率闽 中之众以从,灭秦。汉初,封芮为长沙王,无诸为闽越王,又封吴王濞于朱方。逆 乱相寻,亟见夷灭。汉末大乱,孙权遂与刘备分据吴蜀。权阻长江,殆天地所以限 内外也。叡因扰乱,跨而有之。中原冠带呼江东之人,皆为貉子,若狐貉类云。巴、 蜀、蛮、獠、溪、俚、楚、越,鸟声禽呼,言语不同,猴蛇鱼鳖,嗜欲皆异。江山 辽阔将数千里,叡羁縻而已,未能制服其民。有水田,少陆种,以罟网为业。机巧 趋利,恩义寡薄。家无藏蓄,常守饥寒,地既暑湿,多有肿泄之病,障气毒雾,射 工、沙虱、蛇虺之害,无所不有。叡割有扬、荆、梁三州之土,因其故地,分置十 数州及诸郡县,郡县户口至有不满百者。

遣使韩暢浮海来请通和。平文皇帝以其僭立江表,拒不纳之。

是时叡大将军王敦宗族擅势,权重于叡,迭为上下,了无君臣之分。叡侍中刘 隗言于叡曰:"王氏强大,宜渐抑损。"敦闻而恶之。惠帝时,叡改年曰永昌。昌 敦先镇武昌,乃表于叡曰:"刘隗前在门下,遂秉权宠。今辄进军,指讨奸孽,宜 速斩隗首,以谢远近。朝枭隗首,诸军夕退。昔太甲不能遵明汤典,颠覆厥度,幸 纳伊尹之训,殷道复昌,颇智故有先失后得者矣。"敦又移告州郡,以沈充为大都 督,护东吴诸军。叡乃下书曰:"王孰恃宠,敢肆狂逆,方朕于太甲,欲见囚于桐 宫。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今当亲帅六军,以诛大逆。"叡光禄勋王含率其子瑜 以轻舟弃叡,归于武昌。叡以其司空王导为前锋大都督,尚书陆晔为军司;以广州 刺史陶侃为江州,梁州刺史甘卓为荆州,使其率众掎蹑敦后;以太子右率周莚率中 军三千人讨沈充。敦至洌州,表尚书令刁协党附,宜加诛戮。叡遣右将军周札戍于 石头,札潜与敦书,许军至为应。敦使司马杨朗等入于石头,札见敦。朗等既据石 头,叡征西将军戴渊、镇北将军刘隗率众攻之,戴渊亲率士,鼓众陵城。俄而鼓止 息,朗等乘之,叡军败绩。隗、协入见叡,叡遣其避祸,二人泣而出。隗还淮阴, 后奔石勒。协奔江乘,为敦追兵所害。叡师败。

敦自为丞相,武昌郡公,邑万户,朝事大小皆关谘之。敦收戴渊及叡尚书左仆 射周顗,并斩于石头,皆叡朝之望也。于是改易百官及诸州镇,其余转徙黜免者过 百数,或朝行暮改,或百日半年。敦所宠沈充、钱凤等所言必用,所谮必死。敦将 还武昌,其长史谢鲲曰:"公不朝,惧天下私议。"敦曰:"君能保无变乎?"对 曰:"鲲近入觐,主上侧席待公,迟得相见,宫省穆然,必然不虞之虑。公若入朝, 鲲请侍从。"敦曰:"正复杀君等数百,何损朝廷!"遂不朝而去。敦召安南将军 甘卓,转谯王承为军司,并不从。敦遣从母弟南蛮校尉魏乂率江夏太守李恆攻承于 临湘,旬日城陷,执承送于武昌。敦从弟王廙使贼迎之,害于车中。先是,王敦表 疏,言旨不逊,叡以示承曰:"敦言如此,岂有厌哉?"对曰:"陛下不早裁之, 难将作矣。"敦恶之。襄阳太守周虑袭杀甘卓。

叡畏迫于敦,居常忧戚,发病而死。子绍僭立,改年日太宁。

王敦将纂,讽绍征己。乃为书曰:"孤子绍顿首。天下事大,绍以眇身,弗克 负荷,哀忧孔疚,如临于谷,实赖冢宰,以济艰难。公迈德树勋,遐迩归怀,任社 稷之托,居总己之统,然道里长远,江川阻深,动有介石之机,而回旋之间,固以 有所丧矣。谓公宜入辅朝政,得旦夕詶谘,朝士亦佥以为然。以公高亮忠肃,至心 忧国,苟其宜然,便当以至公处之,期于静国宁民,要之括囊无咎。伏想暗同此志, 愿便速克近期,以副尧企之怀。"绍恭惮于敦若此。复使兼太常应詹拜敦承相、武 昌郡公,奏事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敦于是屯于芜湖。敦乃转王导为司徒, 自领扬州刺史,以兄含子应为武卫将军,以自副贰。敦无子,养应为后。敦疾逾年, 故召含还,欲属以后事。是时敦令绍宿卫之兵三番休二。绍密欲袭敦,微行察敦营 垒。及敦疾,绍屡遣大臣讯问起居,迁含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敦疾甚,绍召其司徒王导、中书监庚亮、丹阳尹温峤、尚书卞壶密谋讨之。导、 峤及右将军卞敦共据石头,光禄勋应詹都督朱雀桁南诸军事,尚书令郗鉴都督从驾 诸军事,绍出次于中堂。敦闻兵起,怒,欲自将,困不能坐。召其党钱凤、邓岳、 周抚等率众三万指造建业。含谓敦曰:"北事吾便当行。"于是以含为元帅。凤等 问敦曰:"事克之日,天子云何?"敦曰:"尚未南郊,何为天子!便尽卿兵势, 唯保护东海王及裴妃而已。"初,绍谓敦已死,故敢发兵。及下诏数日,敦犹能与 王导书,后自手笔曰:"太真别来几日,作如此事!"太真,温峤字也,绍朝见之, 咸共骇惧。含等兵至,温峤辄烧朱雀桁以挫其锋。绍使中军司马曹浑、左卫参军陈 嵩、段匹磾弟秃率壮士千人逆含等,战于江宁,斩其前锋将何康,杀数百人。敦闻 康死,军不获济,怒曰:"我兄老婢耳!门户衰微,群从中才兼文武者皆早死,今 年事去矣。"语参军吕宝曰:"我当力行。"因作势而起,困乏,乃复卧。使术士 郭璞筮之,卦成,对曰:"不能佳。"敦既疑璞劝亮、峤等举事,又闻卦恶,于是 杀璞。

敦疾转困,语其舅羊鉴及子应曰:"我亡后,应便即位,先立朝廷百官,然后 营葬。"初敦败叡之后,梦白犬自天而下,噬之。及疾甚,见刁协、甘卓为崇,遂 死。王应秘不发丧,裹尸以席,埋于斋中,与其将诸葛瑶等纵酒淫逸。沈充将万余 人来会含等。充临行,顾谓其妻曰:"男兒不建豹尾,不能归也。"绍平西将军祖 约率众至于淮南,逐敦所置淮南太守任台。绍将刘遐、苏峻济自满洲,含相率渡兵, 应詹逆击,大破之。周抚斩钱凤,沈充将吴儒斩充。绍遣御史刘彝发敦瘗,斩尸, 枭首朱雀桁。

绍死,子衍僭立,号年曰咸和。

衍历阳太守苏峻不顺于衍,衍护军庾亮曰:"苏峻豺狼,终为祸乱,晁错所谓 削之亦反,不削亦反,削之反速而祸小,不削反迟而祸大。"乃以大司农征之,令 峻弟逸领峻部曲。征书至,峻怒曰:"庚亮专擅,欲诱杀我也。"阜陵令匡术、乐 安人任让并为峻谋主,劝峻诛亮。乃使使推崇祖约,共讨亮,约大喜。于是约命兄 逖子沛国内使涣、女婿淮南太守许柳将兵会峻。峻使其党韩光,光名犯恭宗庙讳, 入姑熟,杀于湖令陶馥,残掠而还。衍假庾亮节为征讨都督,使其右卫将军赵胤、 右将军司马流率众次于慈湖。韩光晨袭流,杀之。衍以其骁骑将军钟雅为前锋监军, 假节,率舟军拒峻。宣城内史桓彝统吏士次于芜湖,韩光败之,大掠宣城诸县而还。 江州刺史温峤使督护王愆期、西阳太守邓岱、鄱阳太守纪睦等以舟军赴于建业。衍 期,岱次直渎,峻督众二万济自横江,登牛渚山。愆期等邀击不制。峻至于蒋山, 衍假领军卞壶节,率诸将陈兵。衍之将怯兵弱,为峻所败,卞壶及其二子、丹阳尹 羊曼、黄门侍郎周导、庐江太守陶瞻、散骑侍郎任台等皆死,死者三千余人。庾亮 兵败,与三弟奔于柴桑。峻遂焚衍宫,君贼突掠,百僚奔散,唯有米数石而已,无 以自供。峻逼衍大赦,庾亮兄弟不在赦限。峻以祖约为太尉、尚书令,加侍中,自 为骠骑将军、领军将军、录尚书事。于是建业荒毁,奔投吴会者十八九。

温峤闻之,移告征镇州郡。庾亮至盆口,峤分兵配给。又招衍荆州刺史陶侃欲 共讨峻。侃不从,曰:"吾疆场外将,本非顾命大臣,今日之事,所不敢当。"时 侃子为峻所害,峻复喻侃曰:"苏峻遂得志,四海虽广,公宁有容足地乎?贤子越 骑酷没,天下为公痛心,况慈父之情哉!"侃乃许之。

苏峻屯于于湖。衍母庾氏忧怖而死。苏峻闻兵起,自姑孰还建业,屯于石头。 使其党张瑾、管商率众拒诸军,逼迁衍于石头"衍哀泣升车,宫人尽哭,随从衍者, 莫不流涕。峻以仓屋为宫,使乡人许方为司马,督将兵守卫。陶侃、庚亮、温峤率 舟军二万至于石头,俄引还,次于蔡洲沙门浦。庾亮守白石垒,诘朝,峻将万余人 攻之。亮等逆击,峻退。吴国内史庾冰率三吴之众骤战,不胜。瑾、商等破庾冰前 军于无锡,焚掠肆意。韩光攻宣城内史桓彝,彝率吏民力战不胜,为光所杀。祖约 为颍川人陈光率其属攻之,约乃奔于历阳。长乐人贾宁劝峻杀王导,尽诛诸大臣, 峻不从,乃改计叛峻。王导使袁耽潜诱纳之,谋奉衍出奔温峤。

峤食尽,贷于陶侃。侃怒曰:"使君前云不忧无士众及粮食也,唯欲得老民为 主耳。今比战皆北,良将安在?今若无食,民便欲西归。"先是峤虑侃不赴,故以 甘言招侃。峤乃卑辞谢之,且曰:"今者,骑虎之势可得下乎?贼垂灭,愿公留思。" 侃怒少止。其将李阳说曰:"今事若不捷,虽有粟,焉得而食之。公宜割见储,以 卒大事。"乃以米五万石供军。

祖涣袭湓口,欲以沮温峤之兵。涣过皖,攻谯国内史桓云,不克,乃还。苏峻 并兵攻大业,大业水竭,皆饮粪汁。诸将谋救之,虑不能当,且欲水陆攻峻。陶侃 以舟师攻石头,温峤、庾亮陈于白石。峻子硕以数十骑出战,峻见硕骑,乃舍其众, 自以四马北下突陈,陈坚乃还。军士彭世、李千投之以矛,峻坠马,遂枭首,脔割 之,焚其骸骨。任让及诸贼帅复立峻弟逸,救峻尸弗获,乃发衍父母冢,剖棺焚尸。 匡术率其徒据苑城以降,韩光、苏硕等率众攻苑,苑中饥,谷石四万。诸将攻石头。 苏硕及章武王世子休率劲贼孔卢、张偏等数十人击李阳于且浦,退走,硕等追之, 庾冰司马滕含以锐卒自后击之,硕、逸等震溃,奔于曲阿。含入抱衍,始得出奔温 峤之舟。

是时,兵破之后,宫室灰烬,议欲迁移,王导不从乃止。衍改年咸康。

建国中,衍死。中书监庾冰废衍子千龄,立其弟岳,改年曰建元。初岳之立, 当改元,庾冰立号,而晋初已有,改作,又如之,乃为建元。顷之,或告冰曰: "子作年号,乃不视谶也。谶云:'建元之末丘山崩。'丘山,岳也。"冰瞿然, 久而叹曰:"如有吉凶,岂改易所能救乎?"遂不复改。

岳死,庾冰欲立司马昱。骠骑将军何充立岳子聃,号年曰永和。聃安西将军桓 温率所统七千余人伐蜀,拜表辄行。聃威力微弱,不能控制也。及石虎死,聃征北 将军褚裒以舟军至下邳,西中郎将陈逵进据淮南。石遵闻裒至下邳,使其司空李农 领万余骑逆围督护王龛于薛,执龛送于鄴,又杀李迈。龛,裒之骁将,三军丧气, 乃引还。陈逵闻之,震惧,焚淮南而走。

桓温表废聃扬州刺史殷浩,聃惮温,乃除其名。温遂率所统诸军步骑四万自郢 越关中至灞上。苻健与五十佘人守长安小城,是岁大俭温军。人悬磬,健深沟,坚 壁清野,待温温军,食尽乃退。苻健遣子苌频击败之。初,温次灞上,其部将振武 将军、顺阳太守薛珍劝温径进逼城,温弗从,珍以偏师独济,颇有所获。温退,珍 乃还,放言于众,且矜其锐而咎温之持重。温惭忿,杀之。聃又改年曰升平。

聃死,无子,立衍子丕,号年隆和。时谣曰:"升平不满斗,隆和那得久。" 改为兴宁,又谣曰:"虽复改兴宁,亦自无聊生。"丕死,弟弈立,号年曰太和。

桓温率众北讨慕容暐,至金乡,凿钜野三百余里以通舟军,自清水入河。慕容 垂逆击破之,获其资仗。温之北引也,先命西中郎将袁真及赵悦开石门,而袁真等 停于梁宋,石门不通,粮竭。温自枋头回军,垂以步骑数万追及襄邑,大败温军。

温遂归罪袁真,除名削爵,收节传。真子双之等杀梁国内史朱宪,真据寿阳以 叛,真诸子兄弟阻兵自守,招诱陆城戍将陈郡太守朱辅数千人。遣参军爨亮通慕容 暐,又遣使西降苻坚。真病死,辅立其嫡子瑾为使持节、建威将军、豫州刺史。瑾 弟四五人皆领兵。暐令陈文报爨亮,且以观变。桓温遣督护竺瑶以军沂淮伐瑾,瑶 次于肥口,屡战。慕容暐假瑾征南将军、扬州刺史、宣城公,瑾弟泓等皆郡守、四 品将军,朱辅亦如之。温乃伐瑾,瑾等拒战,于是筑长围守之,城中震溃,遂平瑾。

初温任兼将相,其不臣之心,形于音气,曾卧对亲僚,抚枕而起曰:"为尔寂 寂将为文、景所笑。"众莫敢对。后悉众北讨,冀成陵夺之势。及枋头奔败,知民 望之去己,既平瑾,问中书郎郗超曰:"足以雪枋头之耻乎?"超曰:"此未厌有 识之情也。公六十之年,败于大举,不建不世之勋,不足以镇惬民望。"因说温以 废立之事。温既宿有此谋,深纳超言。温自广陵将旋镇姑孰。至于白石,乃言其主 弈少同阉人之疾,初在东海、琅邪国,亲近嬖人相龙、朱灵宝等并侍卧内,而美人 田氏、孟氏遂生三男。众致疑惑,然莫能审其虚实。至是,将建储立王,温因之以 定废立之计。遂率百僚并还朝堂。温率众入,屯兵宫门,进坐殿庭,使督护竺瑶、 散骑侍郎刘亨取奕玺绶。奕著白袷单衣,步下西堂,登犊车。君臣拜辞,皆殒涕。 侍御史将百余人,送出神虎门,入东海第。于是迎司马昱而立之。

昱,叡子也。昱东向流涕,拜受玺绶。昱既僭立,改年曰咸安,以温依诸葛亮 故事,甲仗入殿,进丞相,其大司马等皆如故,留镇建业。以奕为海西县公。

温常有大志,昱心不自安,谓中书郎郗超曰:"命之修短,本所不计,故当无 复近日事邪?"超父愔为会稽太守,超假还东,昱谓之曰:"致意尊公,家国之事, 遂至于此。由吾不能以道匡卫,思患豫防,愧叹之深,言何能喻!"又诵庾阐诗云: "志士痛朝危,忠臣哀主辱。"因泣下。昱疾,与温书曰:"吾遂委笃,足下便入, 冀得相见,不谓疾患,遂至于此。今者惙然,势不复久,且虽有诏,岂复相及。慨 恨兼深,如何可言!天下艰难,而昌明幼冲眇然,非阿衡辅导之训,当何以宁济也? 国事家计,一托于公。"

昱死,子昌明僭立。徐州小吏卢悚与其妖众男女二百,向晨攻广莫门,诈言海 西公还,由万春、云龙门入殿,略取三厢及武库甲仗。时门下军校并假兼,在直吏 士骇愕不知所为。游击将军毛安之先入云龙门讨悚,中领军桓秘、将军殷康止车门 入,会兵攻之,斩五十六级,捕获余党,死者数百人。前殿中监许龙与悚皆遣人至 吴,诈迎奕,奕不从。

昌明改年曰宁康,征温入朝,又诏温无拜。尚书谢安等于新亭见温,皆敬。温 拜昱墓,得病还姑孰。温自归寝疾,讽求备物九锡。谢安已令吏部郎袁彦伯撰策文, 文成,字辄勾点,令更治改。既屡引日,乃谋于尚书仆射王彪之,彪之云:"闻彼 病日增,亦当不复支久,自可小迟回其事。"安从之。温死。

苻坚遣苻雅率将王统、朱彤、杨安、姚苌步骑五万向骆谷,伐昌明秦州刺史杨 纂。纂请救于梁州刺史杨亮。亮遣参军卜靖赴之,败走。朱彤至梁州,亮望风奔散, 于是坚遂有梁益二州。昌明上下莫不忧怖。建国三十九年,昌明改年曰太元元年。 太祖七年,苻坚大举讨昌明,令其国曰:"东南平定指日,当以司马昌明为尚书仆 射,可速为起第。"坚前后擒张天锡等皆豫筑甲宅,至而居之。坚至淮南,大败奔 退。

是时,昌明年长,嗜酒好内,而昌明弟会稽王道子任居宰相,昏[QBDM]尤 甚,狎昵诌邪。于时尼娼构扇内外,风俗颓薄,人无廉耻。左仆射王珣兒婚,门客 车数百乘,会闻王雅为太子少傅,回以诣雅者半焉。雅素有宠,人情去就若此。皇 始元年,昌明死,子德宗僭立。

初,昌明耽于酒色,末年,殆为长夜之饮,醒治既少,外人罕得接见,故多居 内殿,流连于樽俎之间。以嬖姬张氏为贵人,宠冠后宫,威行阃内。于时年几三十, 昌明妙列妓乐,陪侍嫔少,乃笑而戏之云:"汝以年当废,吾已属诸姝少矣。"张 氏潜怒,昌明不觉而戏逾甚。向夕,昌明稍醉,张氏乃多潜饮宦者内侍而分遣焉。 至暮,昌明沉醉卧,张氏遂令其婢蒙之以被,既绝而惧,货左右云以魇死。时道子 昏废,子元显专政,遂不穷张氏之罪。

德宗既立,改年为隆安。以道子为太傅、扬州牧、中书监,加殊礼,黄钺、羽 葆、鼓吹,又增甲仗百人入殿。既而内外众事必先关于道子。尚书仆射王国宝轻薄 无行,为道子所亲,权震建业,擅取东宫兵以配己府。道子以王绪为辅国将军、琅 邪内史,又辄并石头之兵,屯于建业。绪犹领其从事中郎,居中用事,宠幸当政。

德宗兗州刺史王恭恶国宝、王绪之乱政也,乃要荆州刺史殷仲堪克期同举。王 恭表德宗曰:"国宝身负莫大之罪,谨陈其状。前荆州刺史王悦,国宝同产弟也。 受任西籓,不幸致丧。国宝求假奔彼,遂不即路,虑台纠察,惧于黜免,乃毁冠改 服,变为妇人,与婢同载,入请相王。又先帝暴崩,莫不惊号,而国宝靦然,了无 哀容,方犯阖叩扉,求行奸计,欲诈为遗诏,矫弄神器。彰暴于外,莫不闻知。谗 疾二昆,过于仇敌;树立私党,遍于府朝。兵食资储,敛为私积;贩官鬻爵,威恣 百城。收聚不逞,招集亡命。补国将军王绪,顽凶狂狡,人理不齿,同恶相成,共 窃名器。自知祸恶已盈,怨集人鬼,规为大逆,荡复天下。昔赵鞅兴晋阳之甲,夷 君侧之恶,臣虽驽劣,敢忘斯义。"恭表至,道子密欲讨恭,以元显为征虏将军, 内外诸军潜加严备。而国宝惶惧,不知所为,乃遣数百人戍竹里,夜遇风雨,各散 而归。绪劝国宝杀王珣,然后南征北伐,弗听,反问计于珣。"既而惧慑,遂上表 解职。寻复悔惧,诈称德宗复其本官。道子既不能拒恭等之兵,亦欲因以委罪,乃 收国宝付廷尉杀之,斩王绪于市,以悦恭等。司徒左长史王廞遭母丧居吴,恭板行 吴国内史。廞乃征发吴兴诸郡兵。国宝既死,王恭使廞反于丧。廞谓因缘事际,可 大得志,乃据吴郡,遣子弟率众击恭。以女为真烈将军,京置官属,领兵自卫。恭 遣司马刘牢之讨平之。

德宗谯王尚之兄弟复说道子,以为籓伯强盛,宰相权弱,宜密树置,以自籓卫。 道子然之,分遣腹心,跨据形要,由是内外骚动。王恭深虑祸难,复密要殷仲堪、 西中郎将庾楷、广州刺史桓玄同会建业。玄等响应。恭抗表传檄,以江州刺史王愉、 司马尚之为事端。仲堪遣龙骧将军、南郡相杨佺期舟师五千发江陵,桓玄借兵于仲 堪,亦给五千人。于是德宗戒严,加道子黄钺遣右将军谢琰拒恭等元显为征讨都督, 众军继进,前军王珣领中军府众次于北郊;以尚之为豫州刺史,率弟恢之、允之西 讨楷等。皆执白虎幡居前。王恭遣刘牢之为前锋,次于竹里。初,道子之谋恭也, 啖牢之以重赏,牢之斩恭别帅颜延、延弟强,送二级于谢琰。琰与牢之俱进袭恭, 恭奔于曲阿,为湖浦尉所执,送建业。尚之与庾楷子鸿战于牛渚,斩鸿前锋将殷万, 鸿遁还历阳。尚之犹不敢济。桓玄、佺期奄至横江,尚之等退,恢之所领外军皆没。 玄等径造石头,仲堪继在芜湖,建业震骇。道子杀恭于倪塘。桓玄等于是走还寻阳。

是年冬,德宗遣使朝贡,并乞师请讨姚兴。二年夏,德宗又遣使朝贡。

以元显为扬州刺史,道子有疾,元显惧已弗得袭位,故矫以自授,而道子弗知。 既瘳,乃大怒,以元显已拜,故弗复改,于是内外政事一决元显。道子少而耽酒, 治日甚希,至是无是,俾昼作夜,时谓道子为东录,元显为西录,西府千两辐凑, 东第门设雀罗矣。元显年少,顿居权重,骄奢淫暴,于是远近讥之。

初,德宗新安太守孙泰以左道惑众被戮,其兄子恩窜于海屿,妖党从之,至是 转众,攻上虞,希县令,众百许人径向山阴。会稽内史王凝之事五斗米道,恩之来 也,弗先遣军,乃稽颡于道室,跪而咒说,指麾空中,若有处分者。官属劝其讨恩, 凝之曰:"我已请大道出兵,凡诸津要各有数万人矣。"恩渐近,乃听遣军。比兵 出,恩已至矣。战败,凝之奔走,再宿执之。旬日,恩众数万,自号平东将军,逼 人士为官属。于是诸郡妖惑,并杀守令而应之,众皆云集。吴国内史桓谦出奔,吴 兴太守谢邈被害。

自德宗以来,内外乖贰,石头以外,皆专之于荆、江,自江以西则受命于豫州, 京口暨于江北皆兗州刺史刘牢之等所制,德宗政令所行,唯三吴而已。恩既作乱, 八郡尽为贼场,及丹阳诸县处处蜂起,建业转成蹙弱。且妖惑之徒,多潜都邑,人 情危惧,恆虑大兵窃发。于是众军戒严,刘牢之共卫将军谢琰讨之。贼等禁令不行, 肆意杀戮,士庶死者不可胜计,或醢诸县令以食其妻子,不肯者辄支解之,其虐如 此。骠骑长史王平之死未葬,恩剖棺焚尸,以其头为秽器。牢之率军讨破之。琰将 至吴兴,贼徒遁走,驱逼士庶,奔于山阴。诸妖乱之家,妇女尤甚,未得去者,皆 盛饰婴兒投之于水而告之曰:"贺汝先登仙堂,我寻复就汝也。"贼既走散,邑屋 焚毁,郛郭之中,时见人迹,经月乃渐有归者。谢琰留屯乌程,遣其将高素助牢之。 牢之率众军济江。初,孙恩闻八郡响应也,告诸官属曰:"天下无复事矣,当与诸 君朝服而至建业。"既闻牢之临江,复曰:"我割据浙江,不失作勾践也。"寻知 牢之已济,乃曰:"孤不耻走。"于是乃走。缘道多遗珍宝,牢之将士争取之,不 得穷追。恩复入于海。初,三吴困于虐乱,皆企望牢之、高素等。既至,放肆抄暴, 百姓咸怨毒失望焉。

孙恩在海,妖众转复从之。既破永嘉、临海,复入山阴。谢琰战殁。于是建业 大震。遣冠军将军、东海太守桓不才,辅国将军孙无终,广陵相高雅之等东讨恩。 吴兴太守庾恆虑妖党复发,大行诛戮,杀男女数千人。孙恩复破高雅之于余姚,雅 之走还山阴。元显自为后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都督十六州,本官悉如故;封子彦 章为东海王,食吴兴四万余户,清选文学臣僚,吏兵一同宗国。孙恩浮海奄至京口, 战士十万刘牢之隔在山阴,众军惧不敢旋,恩遂径向建业。德宗惶骇,遽召豫州刺 史司马尚之。于时中外惊扰,而元显置酒高会,道子唯日祈于钟山。恩来渐近,百 姓忷惧。尚之率精锐驰至,径屯积弩堂。恩时沂风,不得疾行,数日乃至白石。恩 本以诸军分散,欲掩不备,知尚之尚在建业,复闻牢之不还,不敢上,乃走向郁洲。 恩别帅卢循攻没广陵,虏掠而去。

桓玄闻孙恩之逼也,乃建牙戒严,表求征讨。时恩去未还,玄表复至,元显等 大惧,急遣止玄。庾楷密使自结于元显,说玄大失人情,众不为用,若朝廷遣军。 已当内应。元显得书大喜,遣张法顺谋于刘牢之,牢之同许焉。于是征兵装舰,将 谋西讨。德宗改年曰地兴,以元显为大都督讨玄。玄军至,元显不战而败,父子并 为玄所杀。后改年为大亨。

天兴六年十月,德宗遣使朝京师。德宗封桓玄为楚王,玄寻逼德宗手诏禅位。 德宗出居永安宫。既受禅,封德宗为南康平固县王,居之寻阳。天赐元年,德宗在 姑熟,二月,至寻阳。其彭城内史刘裕杀玄除州刺史桓脩,与刘毅等举兵讨玄。玄 败走寻阳,携德宗兄弟至于江陵,又走荆州。荆州别驾王康产、南郡相王腾之迎德 宗入南郡府。桓玄死。玄将桓振复袭江陵,斩王康产及腾之。将杀德宗,玄扬州刺 史、新安王桓谦苦禁之,乃止。

时卢循执德宗广州刺史吴隐之,自号平南将军、广州刺史,令其党徐道覆据始 兴,余郡皆以亲党居之。德宗复僭立于江陵,改章义熙。尚书陶夔迎德宗达于板桥, 大风暴起,龙舟沉浚,死者十余人。德宗发江陵至寻阳,其益州刺史毛璩、参军谯 纵反,攻涪城,克之,遂以益州叛德宗。德宗发姑孰,还建业。六月,太祖遣军攻 德宗钜鹿太守贺申,申举城降。

永兴二年,卢循复起于岭南,杀德宗江州刺史何无忌于石城。咸欲以德宗北走, 知循未下乃止。裕令抚军刘毅讨循,败于桑落洲,步走而还。裕党孟昶、诸葛长民 等劝裕拥德宗过江,裕不从。

神瑞二年,德宗遣广武将军玄文、石齐朝贡。太宗初,刘裕征姚泓。二年,太 宗遣长孙道生、娥清破其将朱超石于石河,擒骑将杨丰,斩首千七百余级。

三年,德宗死,弟德文僭立。四年,改年曰元熙五年,德文禅位于裕,裕封德 文为零陵王。德文后河南褚氏,兄季之、弟淡之虽德文姻戚,而尽心于裕。德文每 生男,辄令方便杀焉。惑诱内人,密加毒害,前后非一。及德文被废,囚于秣陵宫, 常惧见祸,与褚氏共止一室,虑有鸩毒,自煮食于前。六年,刘裕将杀之,不欲遣 人入内,令淡之兄弟视褚氏,褚氏出别宫,于是兵乃逾垣而入,进药于德文。德文 不肯饮,曰:"佛教,自杀者不复人身。"乃以被掩杀之。

自叡之僭江南,至于德文之死,君弱臣强,不相羁制,赏罚号令,皆出权宠, 危亡废夺,衅故相寻,所谓夷狄之有君,不若诸夏之亡也。

賨李雄,字仲俊,盖廪君之苗裔也。其先居于巴西宕渠。秦并天下,为黔中君, 薄赋其民,口出钱三十,巴人谓赋为"賨",因为名焉。后徙栎阳。祖慕,魏东羌 猎将。慕有五子,辅、特、庠、流、骧。

晋惠时,关西扰乱,频岁大饥,特兄弟率流民数万家就谷汉中,遂入巴蜀。时 晋益州刺史赵廞反叛,特兄弟起兵诛之,晋拜特宣威将军、长乐乡侯,流奋威将军、 武阳侯。流民阎式等推特行镇北大将军,承制封拜,流行镇东将军。后与晋益州刺 史罗尚相攻。昭帝七年,特自称大将军、大都督,号年建初。战败,为尚所杀,流 代统兵事。流字玄通,自称大都督、大将军。流病将死,以后事属雄,雄,特少子 也。

雄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十年,僭称成都王,号年建兴,置百官。时涪陵人范 长生颇有术数,雄笃信之,劝雄即真。十二年,僭称皇帝,号大成,改年为晏平, 拜长生为天地太师,领丞相,西山王。又改年为玉衡。雄以中原丧乱,乃频遣使朝 贡,与穆请分天下。雄舍其子,而立兄荡第四子班为太子。

烈帝六年,雄死,班代统任。雄子期,杀班而自立。

期,字世运,雄第四子也。改年为玉恆。骧子寿自涪城袭克成都,废期为邛都 公,期自杀。

寿,字武考。初为雄大将军,封建宁王,以南中十二郡为建宁国,至期,徙封 汉王。既废期自立,改年为汉兴,又改号曰汉,时建国元年也。寿广汉太守李乾与 大臣谋欲废寿,寿惧,令子广与大臣盟于殿前。寿闻鄴中殷实,宫观美丽,石虎以 杀罚御下,控制邦域城镇,深用欣慕。吏民有小过,辄杀之以立威名。又以郊甸未 实,城邑空虚,工匠器械,事用不足,乃徙民三丁已上于成都,兴尚方、御府,发 州郡工巧以充之。广修宫室,引水入城,务于奢侈,百姓疲于使役,民多嗟怨,思 乱者十室而九。其尚书左仆射蔡兴直言切谏,寿以为谤讪,诛之。其臣龚壮作诗七 首,托言应璩以讽寿。寿报曰:"省诗知意。若今人所作,贤哲之话言;古人所作, 死鬼之常辞耳。"动慕汉武、魏明政法,耻闻父兄时事。上书者不得言先世政化, 自以胜之也。及寿疾病,见李期、蔡兴为崇,遂死。子势统任。

势,字子仁。既立,改年为太和。遣使朝贡。又改为嘉宁。势弟汉王广以势无 子,请为太弟,势不许。广欲袭势,势使其太保李弈击广于涪城,克之,贬为临邛 侯,广寻自杀。势既骄吝,荒于酒色,至杀人而取其妻,又纳李弈女为后。耽于淫 乐,不恤国事,夷獠叛乱,境土减削,累年荒俭。性多忌害,诛残大臣,刑罚酷滥。 斥外父祖旧臣,亲任近习,左右小人因行威福。修饰室宇,群臣谏诤,一无所纳。 又常居内,少见公卿。史官屡陈灾谴,乃加相国董皎大都督,以名位优之,实望与 分灾眚。建国十年,司马聃将桓温伐之,势降于温。先是频有怪异。成都北乡有人 望见女子避入草中,往视,见物如人,有身形头目,无手足,能动摇,不能言。广 汉马生角,各长寸半。有马驹,一头、二身、六耳、无目、二阴,一牝一牡。又有 驴,无皮毛,饮食数日而死。江南雨血,地生毛。江源又生草,高七八尺,华叶皆 赤,子青如牛角。涪陵民药氏妇头上生角,长三寸,凡三截之。李汉家舂米,米自 臼中跳出,敛举箕中,又跳出,写置簟中。童谣曰:"江桥头,阙下市,成都北十 八子。"又曰:"有客有客,来侵门陌,其气欲索。"谯周云:"我死后三十年, 当有异人入蜀,由之而亡。"蜀亡之岁,去周亡三十二年。周又著谶曰:"广汉城 北,有大贼,曰流特,攻难得,岁在玄宫自相克。"卒如其言。

史臣曰:司马叡之窜江表,窃魁帅之名,无君长之实,局天脊地,畏首畏尾, 对之李雄,各一方小盗,其孙皓之不若矣。


分类:正史 书名:魏书 作者:魏收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