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书》列传第六十八 朱瑞 叱列延庆 斛斯椿 贾显度 樊子鹄 贺拔胜 侯莫 陈悦 侯渊|正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魏书》列传第六十八 朱瑞 叱列延庆 斛斯椿 贾显度 樊子鹄 贺拔胜 侯莫 陈悦 侯渊|正史

《魏书》列传第六十八 朱瑞 叱列延庆 斛斯椿 贾显度 樊子鹄 贺拔胜 侯莫 陈悦 侯渊


朱瑞,字元龙,代郡桑干人。祖就,字祖成,卒于沛县令。父惠,字僧生,行 太原太守,卒。永安中,瑞贵达,就赠平东将军、齐州刺史,惠赠使持节、冠军将 军、恆州刺史。

瑞长厚质直,敬爱人士。孝昌末,尔朱荣引为其府户曹参军,又为大行台郎中, 甚为荣所亲任。建义初,除黄门侍郎,仍中书舍人。荣恐朝廷事意有所不知,故居 之门下,为腹心之寄。录前后勋,封阳邑县开国公,食邑一千户。未几,又除散骑 常侍、安南将军,黄门如故。丁父忧,去官。诏起复任,除青州大中正,及元颢内 逼,瑞启劝北幸,乃从驾于河阳,除侍中、征南将军、兼吏部尚书,改封北海郡开 国公,增邑一千户。庄帝还洛,加卫将军、左光禄大夫,又改封乐陵郡开国公,仍 侍中。瑞虽为尔朱荣所委,而善处朝廷之间,庄帝亦赏遇之,曾谓侍臣曰:"为人 臣当须忠实,至如朱元龙者,朕待之亦不异余人。"瑞启乞三从之内并属沧州乐陵 郡,诏许之,仍转沧州大中正。瑞始以青州乐陵有朱氏,意欲归之,故求为青州中 正;又以沧州乐陵亦有朱氏,而心好河北,遂乞移属焉。寻加车骑将军。

尔朱荣死,瑞与世隆俱北走。既而以庄帝待之素厚,且见世隆等并无雄才,终 当败丧,于路乃还。帝大悦,执其手曰:"社稷忠臣,当须如此。"尔朱天光拥众 关右,帝欲招纳之,乃以瑞兼尚书左仆射,为西道大行台以慰劳焉。既达长安,会 尔朱兆入洛,复还京师。都督斛斯椿先与瑞有隙,数谮之于世隆。世隆性多忌,且 以前日乖异,忿恨更甚,普泰元年七月,遂诛之,时年四十九。太昌初,赠使持节、 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青州刺史,谥曰恭穆。

子孟胤,袭封。齐受禅,例降。

瑞弟珍,字多宝。太尉、上党王天穆录事参军。卒。

珍弟腾,字神龙。建义初,为龙骧将军、大都督司马。又封泾阳县开国男,食 邑二百户。累迁中军将军、光禄大夫。与瑞同遇害。太昌初,赠沧州刺史。

腾弟庆宾,卒于光禄大夫。

子清,武定末,齐王开府中兵参军。

叱列延庆,代西部人也,世为酋帅。曾祖鍮石,世祖末从驾至瓜步,赐爵临江 伯。父亿弥,袭祖爵,高祖时越骑校尉。

延庆少便弓马,有胆力。正光末,除直后,隶大都督李崇北伐。后随尔朱荣入 洛,仍从荣讨葛荣于相州。延庆,世隆姊婿也,荣亲遇之。葛荣既擒,除使持节、 抚军将军、光禄大夫、假镇东将军、都督、西部第一领民酋长,封永宁县开国伯, 食邑五百户。永安二年,以本将军除恆州刺史。普泰初,世隆得志,特见委重,迁 散骑常侍、车骑将军、仪同三司,又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余如故。寻除都督恆云 燕朔四州诸军事、大都督、兼尚书左仆射、山东行台,北海郡开国公,邑五百户。

时幽州刺史刘灵助以庄帝幽崩,遂举兵唱义,诸州豪右咸相结附。灵助进屯于 定州之安固。世隆白前废帝,以延庆与大都督侯渊于定州相会,以讨灵助。渊谓延 庆曰:"灵助善于卜占,百姓信惑,所在响应,未易可图,若万一战有利钝,则大 事去矣。未若还师西入,据关拒险,以待其变。"延庆曰:"刘灵助,庸人也。天 道深远,岂其所识?大兵一临,彼皆恃其妖术,坐看符厌,宁肯戮力致死,与吾争 胜负哉。如吾计者,政欲出营城外,诡言西归,灵助闻之,必信而自宽,潜军往袭, 可一往而擒。"渊从之,乃出顿城西,声云将还。简精骑一千夜发,诘朝造灵助垒, 战于城北,遂破擒之。仍兼尚书左仆射,为恆云燕朔四州行台。又除使持节、侍中、 都督恆云燕朔定五州诸军事、定州刺史,余如故。

与尔朱兆等拒义旗于韩陵,战败,延庆与尔朱仲远走渡石济。仲远南窜,延庆 北降齐献武王。王与之入洛,仍从王于并州。后赴洛,出帝以为中军大都督。延庆 既尔朱亲昵,又党于权佞,出帝之西,齐献武王入洛,以罪诛之。

延庆兄子平,武定末,仪同三司、右卫将军、廮陶县开国侯。

斛斯椿,字法寿,广牧富昌人也。父敦,肃宗时为左牧令,时河西贼起,牧民 不安,椿乃将家投尔朱荣,荣以椿兼其都督府铠曹参军。从荣征伐有功,表授厉威 将军。稍迁中散大夫,署外兵事。椿性佞巧,甚得荣心,军之密谋,颇亦关预。

及肃宗崩,椿从荣入洛。庄帝初,封阳曲县开国公,食邑千户,迁散骑常侍、 平北将军司马,寻除尔朱荣大将军府司马。从平葛荣,以功除上党太守。及元颢入 洛,椿随荣奉迎庄帝,遂从攻颢。颢败,迁安北将军、建州刺史,改封深泽县,转 镇东将军、徐州刺史,又转征东将军、东徐州刺史。

及尔朱荣死,椿甚忧惧。时萧衍以汝南王悦为魏主,资其士马,次于境上。椿 闻大喜,遂率所部弃州归悦,悦授椿使持节、侍中、大将军、领军将军、领左右、 尚书左仆射、司空公,封灵丘郡开国公,邑万户,又为大行台前驱都督。会尔朱兆 入洛,椿复率所部背悦归兆。尔朱世隆之立前废帝也,椿参其谋,以定策功,拜侍 中、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京畿北面大都督,改封城阳郡开国公,增邑五百户, 并前一千五百户,寻加开府。时椿父敦先在秀容,忽有传敦死问,请减己阶以赠之, 自襄城将军超赠车骑将军、恆州刺史。寻知其父犹在,诏复椿官,仍除其父为车骑 将军、扬州刺史。世隆之厚椿也如此。

椿与尔朱度律、仲远等北拒齐献武王,次阳平。会尔朱兆与度律等相疑,遁还, 语在《兆传》。椿后复与度律等同拒义旗,败于韩陵。椿谓都督贾显智等曰:"若 不先执尔朱,我等死无类矣。"遂与显智等夜于桑下盟约,倍道兼行。椿入北中城, 收尔朱部曲尽杀之,令长孙稚、贾显智等率数百骑袭尔朱世隆、彦伯兄弟,斩于阊 阖门外。椿入洛,悬世隆兄弟首于其门树。椿父出见,谓椿曰:"汝与尔朱约为兄 弟,今何忍悬其头于家门,宁不愧负天地乎!"椿乃传世隆等首,并囚度律、天光, 送于齐献武王。出帝拜椿侍中、仪同开府。

初,献武王之入洛,顿于邙山,尔朱仲远帐下都督桥宁、张子期自滑台而至。 献武王责宁等曰:"汝事仲远,擅其荣利,盟契百重,许同生死。前仲远自徐为逆, 汝为戎首,今仲远南走,汝复背之。于臣节则不忠,论事人则无信。犬马尚识恩养, 汝今犬马之不如!"遂斩之。椿自以数为反覆,见宁等之死,意常不安。遂密构间, 劝出帝置阁内都督部曲,又增武直人数,自直阁已下员别数百,皆选天下轻剽者以 充之。又说帝数出游幸,号令部曲,别为行陈,椿自约勒,指麾其间。从此以后, 军谋朝政,一决于椿。又劝帝征兵,诡称南讨,将以伐齐献武王,帝从之。遂陈兵 城西,北接邙山,南至洛水,帝诘旦戎服与椿临阅焉。献武王以椿乱政,欲诛之。 椿谮说既行,因此遂相恐动。出帝勒兵河桥,令椿为前军,营于邙山北。寻遣椿率 步骑数千镇虎牢。椿弟豫州刺史元寿与都督贾显智守滑台,献武王令相州刺史窦泰 击破之。椿惧己不免,复启出帝,假说游声以劫胁。帝信之,遂入关,椿亦西走长 安。椿狡猾多事,好乱乐祸,于时败国,朝野莫不仇疾之。元寿寻为部下所杀。

贾显度,中山无极人。父道监,沃野镇长史。显度形貌伟壮,有志气。初为别 将,防守薄骨律镇。正光末,北镇扰乱,为贼攻围。显度拒守多时,以贼势转炽, 不可久立,乃率镇民浮河而下。既达秀容,为尔朱荣所留。寻表授直阁将军、左中 郎将。

建义初,除汲郡太守,假平东将军。随尔朱荣破葛荣,又除抚军将军、光禄大 夫、都督,封石艾县开国公,邑一千户。从上党王天穆破邢杲。值元颢入洛,仍与 天穆渡河赴行宫于河内。颢平,以本将军除广州刺史、假镇南将军,转南兗州刺史。 尔朱荣之死也,显度情不自安,南奔萧衍,衍厚待之。普泰初,还朝,授卫大将军、 仪同三司、左光禄大夫,又行济州事。复随尔朱度律等北拒义旗,败于韩陵,与斛 斯椿及弟显智等率众先据河桥,诛尔朱氏。出帝初,除尚书左仆射,寻加骠骑大将 军、开府仪同三司、定州大中正。未几,以本官行徐州刺史、东道大行台。永熙三 年五月,转雍州刺史、西道大行台。殁于关中。

弟智,字显智,少有胆决。孝昌中,告毛谧等逆,灵太后嘉之,除伏波将军、 冗从仆射,领直斋。

萧衍将夏侯夔攻郢州,以智为龙骧将军、别将讨之。至则夔退,智仍入城。及 刺史元显达以城降于萧衍,智勒城人不欲叛者与显达交战,相率归阙。后为都督, 隶太宰、上党王天穆征邢杲,临陈流矢中胸,仍战不已。元颢入洛,仍随天穆渡河, 朝庄帝于河内。与尔朱兆同先渡河破颢军,以勋除持节、征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 封义阳县开国伯,邑五百户。假卫将军,与行台樊子鹄讨吕文欣于东徐州,平之。 加侍中、骠骑大将军,增邑三百户。寻行东中郎将,加散骑常侍。

及尔朱仲远为徐州刺史,智隶仲远赴彭城。尔朱荣之死也,仲远举兵向洛,智 不从之,遂拥部下出清水东,招勒州民,与相拒击。庄帝闻而善之,除右光禄大夫、 武卫将军,进爵为侯,增邑二百户,通前一千,因镇徐州。普泰初,还洛。仲远忿 其乖背,议欲杀之。智兄显度先为世隆所厚,世隆为解喻得全。时赵修延起逆荆州, 萧衍遣兵接援,世隆欲令智以功自效,遣智讨之,除使持节、散骑常侍、车骑大将 军、左光禄大夫、假骠骑大将军、荆州大都督,进爵为公。将发,会荆州斩送修延 首,不行。又从尔朱度律北拒义旗,合尔朱兆于阳平。兆与度律自相疑阻,退还。 除骠骑大将军。后随度律等败于韩陵,智与兄显度、斛斯椿谋诛尔朱氏。椿、显度 据守北中,令智等入京,擒世隆兄弟。

出帝初,除散骑常侍、本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沧州刺史。在州贪纵,甚为民 害,出帝征还京师。寻加授侍中,以本将军除济州刺史。率众达东郡,仍停不进, 于长寿津为相州刺史窦泰所破,还洛。天平初,赴晋阳。智去就多端,后坐事死, 时年四十五。

子罗侯,秘书郎。

樊子鹄,代郡平城人。其先荆州蛮酋,被迁于代。父兴,平城镇长史、归义侯。 普泰中,子鹄贵显,乃赠征虏将军、荆州刺史。

子鹄值北镇扰乱,南至并州,尔朱荣引为都督府仓曹参军。孝昌三年冬,荣使 子鹄诣京师。灵太后见之,问荣兵势,子鹄应对称旨,太后嘉之。除直斋,封南和 县开国子,邑三百户,令还赴荣。荣以为行台郎中,行上党郡。及荣向洛,以为假 节、假平南将军、都督河东正平军事、行唐州事。刺史崔元珍闭门拒守,子鹄攻克 之。

建义初,拜平北将军、晋州刺史,封永安县开国伯,食邑千户,又兼尚书行台。 治有威信,山胡率服。元颢入洛,薛修义及降蜀陈双炽等受颢处分,率众攻州城。 子鹄出与战,大破之,又破修义等于土门。以功拜抚军将军。寻征授都官尚书、西 荆州大中正。后兼右仆射,为行台,督贾智等讨吕文欣于东徐州,平之。还,除车 骑将军、左光禄大夫,进封南阳郡开国公,增户六百,尚书如故,仍假骠骑大将军, 率所部为都督。时尔朱荣在晋阳,京师之事,子鹄颇预委寄,故在台阁,征官不解。 后出除散骑常侍、本将军、殷州刺史。属岁旱俭,子鹄恐民流亡,乃勒有粟之家分 贷贫者,并遣人牛易力,多种二麦,州内以此获安。

及尔朱荣之死,世隆等遣书招子鹄,欲与同趣京师,子鹄不从。以母在晋阳, 启求移镇河南,庄帝嘉之。除车骑大将军、豫州刺史、假骠骑大将军、都督二豫郢 三州诸军事、兼尚书右仆射、二豫郢颍四州行台。子鹄到相州,又敕赉绢五百匹。 行达汲郡,闻尔朱兆入洛,乃渡河见仲远,仲远遣镇汲郡。兆征子鹄赴洛,既见, 责以乖异之意,夺其部众,将还晋阳。及纥豆陵步籓起,以子鹄为都督,征发粮仗。 元晔以为侍中、御史中尉、中军大都督,随晔向洛。普泰初,仍除旧任。及赵脩延 叛于荆州,诏子鹄通三鵶道而还。遭母忧去职,前废帝闻其在洛无宅,凶费不周, 赉绢四百匹、粟五百石,以本官起之。

太昌初,兼尚书左仆射、东南道大行台,总大都督杜德等追讨尔朱仲远。仲远 已奔萧衍,收其兵马甲仗。时萧衍遣元树入寇,陷据谯城。诏子鹄与德讨之。树屯 兵梁国,欲来逆战,见子鹄军盛,夜退还谯。子鹄引兵追蹑,树又背城为陈。子鹄 勒兵直趣城下,纵骑冲突,树众大败,奔入城门,城门隘塞,多自杀害。于是斩千 余级,获马数百匹,大收铠仗,遂围城。加仪同三司。树勒兵出战,辄被摧衄,遂 不敢出,自守而已。子鹄恐萧衍遣救,乃分兵击衍苞州、然州、宕州、大涧、蒙县 等五城,并望风逃散。树既无外援,计无所出,子鹄又令人说之,树遂请率众归南, 以地还国。子鹄等许之,共结盟约。及树众半出,子鹄中击,破之,擒树及衍谯州 刺史朱文开,俘馘甚多。班师,出帝赉马匹。迁吏部尚书,转尚书右仆射,寻加骠 骑大将军、开府,典选。

初,青州人耿翔聚众反,亡奔萧衍,衍资其兵,偷据胶州。除子鹄使持节、侍 中、青胶大使,督济州刺史蔡俊讨之。师达青州,翔拔城奔走。在军遇病,诏遣医 给药。仍除兗州刺史,余官如故,便道之州。子鹄先遣腹心缘历民间,采察得失。 及入境,太山太守彭穆参候失仪,子鹄责让穆,并数其罪状,穆皆引伏,于是州内 震悚。

及出帝入关,子鹄据城为逆。南青州刺史大野拔、徐州人刘粹各率众就子鹄。 天平初,遣仪同三司娄昭等率众讨之。子鹄先使前胶州刺史严思达镇东平郡,昭攻 陷之,仍引兵围子鹄。城久不拔,昭以水灌城。静帝欲招慰下之,遣散骑常侍陆琛、 兼黄门郎张景征赍玺书劳子鹄而入,野拔因与相见,左右斩子鹄以降。

贺拔胜,字破胡,神武尖山人。祖尔逗,选充北防,家于武川。以窥觇蠕蠕, 兼有战功,显祖赐爵龙城男,为本镇军主。父度拔,袭爵。正光末,沃野人破落汗 拔陵聚众反,度拔与三子、乡中豪勇援怀朔镇,杀贼王卫可瑰。度拔寻为贼所害。 孝昌中,追赠安远将军、肆州刺史。

度拔之死也,胜与兄弟俱奔恆州刺史广阳王渊。胜便弓马,有武干,渊厚待之, 表为强弩将军,充帐内军主。恆州陷,归尔朱荣,转积射将军,为别将,又兼都督。 及荣入洛,以预义之勋,封易阳县开国伯,邑四百户,除直阁将军,寻加通直散骑 常侍、平南将军、光禄大夫,进号安南将军。寻除抚军将军,为大都督,出井陉, 镇中山。元颢入洛,胜从东路率骑三百赴行宫于河梁。荣命胜与尔朱兆先渡,破擒 颢息冠受及颢大都督陈思保。庄帝还宫,以功增邑六百户,复加通直散骑常侍、征 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武卫将军,改封真定县开国公。寻除卫将军,加散骑常侍。

尔朱荣之死也,胜与田怙等奔走荣第。于时宫殿之门未加严防,怙等议即攻门。 胜止之曰:"天子既行大事,必当更有奇谋,吾等众旅不多,何可轻尔?但得出城, 更为他计。"怙乃止,及世隆夜走,胜遂不从,庄帝甚嘉之。仲远逼东郡,诏胜以 本官假骠骑大将军,为东征都督,率众会郑先护以讨之。为先护所疑,置之营外, 人马未得休息。俄而仲远兵至,胜与交战不利,乃降之。

普泰初,除右卫将军,进号车骑大将军、右光禄大夫、仪同三司。共尔朱仲远、 度律北拒义旗,相与奔退,事在《尔朱兆传》。后俱败于韩陵,胜因降齐献武王。 太昌初,拜领军将军,余官如故,又除侍中。出帝既纳斛斯椿等谗间之说,将谋齐 献武王,以胜弟岳拥众关西,仍欲广为势援,除胜使持节、侍中、都督三荆二郢南 襄南雍七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荆州刺史。胜将图襄阳,攻萧衍 下迮戍,克之,擒其戍主尹道玩、戍副库峨。又使人诱动蛮王问道期,道期率种起 义。衍雍州刺史萧续遣军击道期,为道期所败,汉南大骇。胜又遣军攻均口,擒衍 将庄思延,又攻冯翊、安定、沔阳、酂阳城,并平之。续遣将柳仲礼于谷城拒守, 胜攻之不克,乃班师。沔北荡为丘墟矣。衍书敕续云:"贺拔胜北间骁将,汝宜慎 之,勿与争锋。"其见惮如此。进爵琅邪郡公。

出帝末,诏胜统众北赴京师。军次汝水,出帝入关。胜率所部欲从武关趣长安, 行至析阳,闻齐献武王平潼关,擒毛鸿宾,胜惧,复走荆州,城人闭门不纳。时献 武王已遣行台侯景、大都督高敖曹讨之,胜战败,为流矢所中,乃率左右五百余骑 奔萧衍。明年,从间道投宝炬。胜好行小数,志大胆薄,周章南北,终无所成,致 殁于贼中。

胜兄可泥,永熙中,太尉公,封燕郡王。

胜弟岳,字阿斗泥。初为太学生,长以弓马为事。与父兄赴援怀朔,贼王卫可 瑰在城西二百余步,岳乘城射之,箭中瑰臂,贼众大骇。后归恆州,广阳王渊以为 帐内军主,表为强弩将军。州陷,投尔朱荣,荣以为别将,进为都督。

永安初,除安北将军、光禄大夫、武卫将军,赐爵樊城乡男。坐事失官爵。二 年,诏并复之。寻除使持节、假卫将军、西道都督,隶尔朱天光为左厢大都督,讨 万俟丑奴。天光先知岳,喜得同行,每事论访。寻加卫将军、假车骑将军,余如故。 岳届长安,荣遣兵续至。时万俟丑奴遣其大行台尉迟菩萨向武功,南渡渭水,攻围 趣栅。天光遣岳率骑一千驰往赴救,菩萨攻栅已克,还向岐州。岳以轻骑八百北渡 渭水擒贼,令杀掠其民,以挑菩萨。菩萨果率步骑二万余人至渭水北。岳以轻骑数 十与菩萨隔水交言,岳称扬国威,菩萨自言强盛,往复数返。菩萨乃自骄,令省事 传语。岳怒曰:"我与菩萨言,卿是何人,与我对语!"省事恃水,应答不逊。岳 举弓射之,应弦而倒。时已逼暮,于此各还。岳密于渭南傍水分置精骑,四十、五 十以为一所,随地形便,骆驿置之。明日,自将百余骑,隔水与贼相见,并且东行。 岳渐前进,先所置驿骑随岳而集。骑既渐增,贼不复测其多少。行二十里许,便至 浅可济,岳便驰马东出,以示奔遁。贼谓岳走,乃弃步兵,南渡渭水,轻骑追岳。 岳东行十余里,依横岗伏兵以待之。贼以路险不得前进,前后继至,半渡岗东。岳 乃回战,身先士卒,急击之,贼便退走。岳号令所部,贼下马者皆不听杀。贼顾见 之,便悉投马。俄而虏获三千人,马亦无遗。遂渡渭北,降步兵万余,收其辎重。 其有土民,普皆劳遣。丑奴寻弃岐州,北走安定。

其后,破侯伏、侯元进,降侯机长贵,擒丑奴、萧宝夤、王庆云、万俟道洛, 走宿勤明达,事在《尔朱天光传》。天光虽为元帅,而岳功效居多。加车骑将军, 增邑二千户,进封樊城县开国伯。寻诏岳都督泾北豳二夏四州诸军事、本将军、泾 州刺史,进爵为公,改封清水郡公。

天光入洛,使岳行雍州事。元晔立,除骠骑大将军,增邑五百户,余如故。普 泰初,都督二岐东秦三州诸军事、仪同三司、岐州刺史。寻加侍中,给后部鼓吹, 仍诏开府。俄兼尚书左仆射、陇右行台,仍停高平。后以陇中犹有土民不顺,岳助 侯莫陈悦,所在讨平。二年,加岳都督三雍、三秦、二岐、二华诸军事,雍州刺史, 关西行台,余如故。及尔朱天光率众赴洛,将抗齐献武王,岳与侯莫陈悦下陇赴雍, 以应义旗。

永熙初,仍开府、兼仆射、大行台、雍州刺史,增邑千户。二年,诏岳都督雍、 华、北华、东雍、二岐、豳、四梁、二益、巴、二夏、蔚、宁、南益、泾二十州诸 军事,大都督。岳自诣北境,安置边防,率部趣泾州平凉西界,布营数十里,使诸 军士田殖泾州。身将壮勇,托以牧马,于原州北招万俟受洛于等,并远近州镇聚结 者。灵州刺史曹泥身诣岳军请代,岳以前洛州刺史元季海为州。彼民不促,击破季 海部下,独听季海囗三年正月,岳召侯莫陈悦会于高平,将讨之,令悦前驱,北趣 灵州。闻渴波隘中河水未解,将往趣之。岳既总大众,据制关右,凭强骄恣,有不 臣之心。齐献武王恶其专擅,令悦图之。悦素服威略,既承密旨,便潜为计。时岳 遣悦先行,悦乃通夜东进,达明晦日,岳行军前与悦相见。悦诱岳入营,坐论兵事。 悦诈云腹痛,起而徐行,悦女夫元洪景抽刀斩岳。后岳部下收岳尸葬于雍州北石安 原。六月,赠大将军、太保、录尚书事,都督、刺史、开国并如故。

侯莫陈悦,代郡人也。父婆罗门,为驼牛都尉,故悦长于河西。好田猎,便骑 射。会牧子逆乱,遂归尔朱荣,荣引为都督府长流参军,稍迁大都督。庄帝初,除 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封柏人县开国侯,邑五百户。

尔朱天光之讨关西,荣以悦为天光右厢大都督,本官如故。西伐克获,皆与天 光、贺拔岳略同劳效。以本将军除鄯州刺史,余如故。尔朱荣死后,亦随天光下陇。 元晔立,除车骑大将军、渭州刺史,进爵为公,改封白水郡,增邑五百户。及天光 向洛,使悦行华州事。普泰中,除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秦州刺史。天光之东出, 将抗义旗,悦与岳下陇以应齐献武王,至雍州,会尔朱覆败。永熙初,加开府、都 督陇右诸军事,仍秦州刺史。

永熙三年正月,岳召悦共讨灵州。悦诱岳斩之,岳左右奔散,悦遣人安慰云: "我别禀意旨,止在一人,诸君勿怖。"众皆畏服,无敢拒违。悦心犹豫,不即抚 纳,乃还入陇,止永洛城。

岳之所部,聚于平凉,规还图悦,遣追夏州刺史宇文黑獭。黑獭至,遂总岳部 众并家口入高平城,以自安固,乃勒众入陇征悦。悦闻之,弃城,南据山水之险, 设陈候战。黑獭至,遥望见悦,欲待明日决斗。悦先召南秦州刺史李景和,其夜, 景和遣人诣黑獭,密许翻降。至暮,景和乃勒其所部使上驴驼,云:"仪同有教, 欲还秦州,守以拒贼",令军人严备。景和复绐悦帐下云:"仪同欲还秦州,汝等 何不装办?"众谓为实,以次相惊,人情惶惑,不可复止,皆散走而趣秦州。景和 先驱至城,据门以慰辑之。

悦部众离散,猜畏傍人,不听左右近己,与其二弟并兒及谋杀岳者八九人弃军 并走。数日之中,盘回往来,不知所趣。左右劝向灵州,而悦不决,言下陇之后, 恐有人所见。乃于中山令从者悉步,自乘一骡,欲向灵州。中路,追骑将及,望见 之,遂缢死野中,弟、息、部下悉见擒杀,唯先谋杀岳者悦中兵参军豆卢光走至灵 州,后奔晋阳。悦自杀岳后,神情恍惚,不复如常,恆言:"我仅睡即梦见岳语: '我兄欲何处去,随我不相置。'"因此弥不自安,而致败灭。

侯渊,神武尖山人也。机警有胆略。肃宗末年,六镇饥乱,渊随杜洛周南寇。 后与妻兄念贤背洛周归尔朱荣。路中遇寇,身披苫褐,荣赐其衣帽,厚待之,以渊 为中军副都督。常从征伐,屡有战功。

孝庄即位,除领左右,封厌次县开国子,邑四百户。后从荣讨葛荣于滏口,战 功尤多。荣启渊为骠骑将军、燕州刺史。时葛荣别帅韩楼、郝长等有众数万,屯据 蓟城,尔朱荣令渊与贺拔胜讨之。会元颢入洛,荣征胜南赴大军,留渊独镇中山。 及庄帝还宫,荣令渊进讨韩楼,配卒甚少。或以为言,荣曰:"侯渊临机设变,是 其所长,若总大众,未必能用。今击此贼,故当不足定也。"止给骑七百。渊遂广 张军声,多设供具,亲率数百骑,深入楼境,欲执行人以问虚实。去蓟百余里,值 贼帅陈周马步万余,渊遂潜伏以乘其背,大破之,虏其卒五千余人。寻还其马仗, 纵令入城。左右谏曰:"既获贼众,何为复资遣之也?"渊曰:"我兵既少,不可 力战,事须为计以离隙之。"渊度其已至,遂率骑夜进,昧旦,叩其城门。韩楼果 疑降卒为渊内应,遂遁走,追擒之。以勋进爵为侯,增邑八百户。寻诏渊以本将军 为平州刺史、大都督,仍镇范阳。

及尔朱荣之死也,范阳太守卢文伟诱渊出猎,闭门拒之。渊率部曲屯于郡南, 为荣举哀,勒兵南向。庄帝使东莱王贵平为大使,慰劳燕蓟。渊乃诈降,贵平信之, 遂执贵平自随。进至中山,行台仆射魏兰根邀击之,为渊所败。会元晔立,渊欲归 之。常山太守甄楷屯据井陉,渊又击破之。晔乃授渊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定州 刺史、左军大都督、渔阳郡开国公,邑一千户。前废帝立,仍加开府,余如故。幽 州刺史刘灵助举义兵,屯于安国城,渊与叱列延庆等破擒之。后随尔朱兆拒义旗于 广阿,兆既败走,渊降齐献武王,后从王破尔朱于韩陵。永熙初,除齐州刺史,余 如故。

出帝末,渊与兗州刺史樊子鹄、青州刺史东莱王贵平密信往来,以相连结,又 遣间使通诚于献武王。及出帝入关,复怀顾望。汝阳王暹既除齐州刺史,次于城西, 渊拥部据城,不时迎纳。民刘桃符等潜引暹入据四城,渊争门不克,率骑出奔,妻 兒部曲为暹所虏。行达广里,会承制以渊行青州事。齐献武王又遗渊书曰:"卿勿 以部曲轻少,难于东迈。齐人浇薄,唯利是从。齐州城民尚能迎汝阳王,青州之人 岂不能开门待卿也?但当勉之。"渊乃复还,暹始归其部曲。而贵平自以斛斯椿党, 亦不受代。渊进袭高阳郡,克之,置部曲家累于城中,身率轻骑游掠于外。贵平使 其长子率众攻高阳,南青州刺史茹怀朗遣兵助之。时青州城人馈粮者首尾相继,渊 亲率骑夜趣青州,诈馈粮人曰:"台军已至,杀戮都尽,我是世子下人,今已走还 城,汝何为复去也?"人信其言,弃粮奔走。比晓,复谓行人曰:"台军昨夜已至 高阳,我是前锋,今始到此,颇知侯公竟在何处?"城人凶惧,遂执贵平出降。渊 自惟反覆,虑不获安,遂斩贵平,传首京师,欲明不同于斛斯椿也。

及子鹄平,诏以封延之为青州刺史。渊既不获州任,情又恐惧,行达广川,遂 劫光州库兵反。遣骑诣平原,执前胶州刺史贾璐。夜袭青州南郭,劫前廷尉卿崔光 韶,以惑人情,攻掠郡县。其部下督帅叛拒之,渊率骑奔萧衍,途中亡散,行达南 青州南境,为卖浆者斩之,传首京师,家口配没。

史臣曰:朱瑞以背本向义,责不见原。延庆党旧违顺,常刑所及。斛斯椿奸佞 为心,谗忒自口,取譬苍蝇,交乱四国,投于豺虎,天实弃之。贾智、侯渊,反覆 取毙。破胡器小谋大,终于颠蹶。子鹄迷机寡算,竟以歼殄。岳负力无谋,制以一 剑。悦果行虑浅,死不旋足。观其亡灭,自取之也。


分类:正史 书名:魏书 作者:魏收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