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起传

吴起传

作者:孙开泰、孙东
前 言 序 幕
01回 老树后院演兵车 西门树下夺军旗 02回 声东击西偷玉米 千里有缘遇明师
03回 锋芒初露立家法 信字为上休贵妻 04回 壮士纵有打虎力 难逃背后暗箭伤
05回 散金求官筹壮志 末路拔剑平怒火 06回 报仇大闹司徒府 避祸端逃至鲁国
07回 拔箭相助救曾申 仗义除暴走西门 08回 英浩出使探虚实 吴起登堂显才华
09回 巧中巧酒遇高岱 奇中奇街得兵书 10回 烽烟突起惊宫舞 临危受命见本色
11回 英浩设谋陷吴起 吴起琢磨训鲁兵 12回 校场中演兵遭忌 酒席上谈笑结缘
13回 受逼迫杀妻求将 搞阴谋卖友夺帅 14回 用间谍栽赃陷害 获全胜吴起丢官
15回 纳贤才文侯拜将 论形势吴起逞能 16回 上将军主动请缨 去河西首战告捷
17回 腊月三十打胜仗 巧用骑兵夺合阳 18回 假情报司马上当 烧战船夺取宁晋
19回 伐中山乐羊挂帅 吮脓疮吴起爱兵 20回 西河守立木为信 平籴法利国利民
21回 图变法深察民情 建武卒巩固边防 22回 探虚实西门偷袭 中埋伏子谦被捉
23回 忆往事光明磊落 遭诬陷郡守撤职 24回 别西河挥泪相送 入楚国求贤若渴
25回 任苑守试行变法 仿武卒建立军队 26回 任令尹全面变法 仅一年国富兵强
27回 显实力救赵获胜 遇暴乱为国捐驱  
尾声 后记
附录一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附录二 吴起年谱
附录三 吴起的军事思想 附录四 吴起也是史学家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吴起传》07回 拔箭相助救曾申 仗义除暴走西门| 春秋战国历史

 

《吴起传》07回 拔箭相助救曾申 仗义除暴走西门


鲁国的名儒曾申与他的十来个弟子分乘着几辆马车在路上缓缓行进着。大家兴致勃 勃的观赏着沿途的风光,曾申还不时给同车的弟子们讲这一处有什么典故,那一处又有 什么故事他们这次本来就是专门出游踏青的,所以连曾申这个老夫子也比平常随便 了许多。车队往前走着走着,第一辆车的车夫忽然停下了车,后面的车也跟着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怎么不往前走了?"游兴正浓的曾老夫子对突然停下显然很不满意。车夫 忙向他解释:"回夫子话,再往前走可就没什么人烟了我们怕会遇上盗匪!还是往 回走吧。"曾申一心在风景上,对车夫的话大不以为然:"什么话?太平盛世哪来的什 么盗匪?前面的风景甚好,岂有不游之理?即便真有个把盗匪,又何惧之有?想当年, 我祖师孔老夫子周游列国之时,曾遇之凶险不可枚举,到头来还不是安然无恙--盗匪 是奈何不得君子的,这正所谓是'邪不压正'"车夫一看,自己一句话倒引出曾夫 子一车话来,连忙说:"好!就听夫子的话!咱们接着往前走--"说完马鞭一甩,车 队又前进了。曾申这才又满意的和弟子们谈论起风景来了:"当年孔老夫子亦曾带众弟 子游览过此路"

曾申正说得起劲时,前面的马车却又停了下来。这令曾申大为恼火:"怎么回事? 真是大杀风景!待我去质问他们!"说着就下了车。正要质问前面的车夫为什么又停车, 却见车夫慌慌张张地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夫子啊这下看你你的了 盗匪真来了你去和他他们说吧!"曾申不愧是一代宗师,毫不畏惧:"我倒要 会一会他们!"弟子们可全傻眼了--去和盗匪讲圣贤之理,这,这不是开玩笑吗?可 夫子要去,大家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走了。到前面一看,几个持刀人正拦在路中央,一 个个凶神恶煞似的。曾申过去对他们喝道:"尔等何许人也?为何挡吾等的道路?"可 这一喝没能把人家唬住,那几个持刀的倒大笑起来,其中一个说:"我们不姓何,挡你 的路是要想抢你点儿钱花花!怎么样?看你这么大岁数了,我们也不为难你,把值钱的 东西都留下!然后快给我滚蛋!省得我看着你心烦!""岂有此理!白昼行抢,非君子 之为也!"看样子,曾申是准备给盗匪们好好上一课。可是这伙盗匪一点儿也不珍惜这 次学习的机会:"你这臭老头废话真他妈的多!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一个盗匪说 着举刀就向曾申劈来,弟子们都把俩眼一闭,心想,这回我们夫子能见着他祖师了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一个人"咕咚"一声躺在了地上。弟子们睁眼一看,惊讶得嘴 都张大了--曾夫子还好好的站在那儿,倒下去的竟然是那个盗匪。弟子们不禁由衷的 敬佩曾夫子:夫子就是厉害,说"邪不压正"就是"邪不压正"!这不,这"邪"一压 "正"就自己躺下了。等再仔细一看,才恍然大悟--敢情盗匪不是自己躺下的,在他 的后脖梗上插着一支箭呢!

盗匪们一向是欺软怕硬,这次一见同伙被人一箭射死了,心说:大事不好!都没命 地逃走了。曾申在那里站着半天没反应过来--这位老夫子刚才看见刀真的劈过来了, 吓得眼都直了。一直到有人过来问他话他才回过神来。他惊魂未定的看了看来人--是 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拿弓箭的正问他:"老先生,你没事吧?""啊?噢!我没事! 盗匪都走了?""有一个被我射死了,其他的都逃掉了!"拿弓箭的年轻人回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孔老夫子说的真是有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跟这些 无知小人真是讲不清道理!"曾申此次死里逃生之后竟还没忘了进行理论总结。"听老 先生的话,好像是位大学者啊?"拿弓箭的年轻人又问道。曾申的那些弟子们这时都围 了上来,其中一个代他老师回答道:"什么好像是啊?本来就是!他老人家就是我们的 老师--鲁国数一数二的大儒者,孔老夫子的再传弟子曾老夫子!连国君身边的很多大 臣都是他老人家的弟子呢!"曾申听着弟子对自己的介绍,得意得不住的点头,可为了 显示自己谦逊的美德却又言不由衷地说:"惭愧!惭愧!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正是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那拿弓箭的年轻人听了对曾申的介绍,竟又上前一步,对曾申深 深地施了一礼:"学生失礼了!学生吴起拜见曾老夫子!""好,好,好,免礼,免礼。 你倒还算知礼。"曾申似乎觉得这个年轻人拜见自己是理所当然的事,连伸手扶一下都 是多余的--他把刚才人家救他命的事给忘了个一干二净,又俨然是一代名儒了。他的 一个弟子在旁边提醒道:"夫子,刚才是这位侠士救的咱们""喔,是,是多 嘴!我又不是不知道,还要你来告诉我吗?"那弟子讨了个没趣,退到后面去了。

曾申斥退了弟子又回过头来对吴起说:"年轻人,你的箭倒是射得很准!是从何处 学得?""是学生的师傅教的。"吴起看上去并没把曾申的态度放在心上,还是一副毕 恭毕敬的样子。"你的师傅是何许人也?""他老人家复姓西门名路"

"其人儒生否?"曾申对这个问题倒很关心。"学生的师傅不是儒者,是一位隐居 的剑客,他""唉!"曾申一声长叹打断了吴起的话,"真是笑话!如今连射箭都 可以在市井中从凡夫俗子那里学到了!山河日下啊!当年祖师所传之'六艺'其中就 有射箭一项--那可是一门高雅的学问啊!仅仅限于准确那是远远不够的"曾申一 边说着一边大摇其头,就像他自己是个射箭高手似的。

他的这番话让吴起很不高兴,但不知是出于礼貌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吴起并没有发 作,不仅如此,他居然还跟着点了点头:"夫子你说得有理,我此次来鲁国正是想找一 位明师求教。不想,刚进鲁国就遇到了夫子你--吴起幸甚!"这几句话,把曾申说得 愈加得意起来:"这才对!要拜师,当然要拜像我这样的儒者。哪有拜什么剑客为师的 道理?你还算明理听你话中之意,你是要拜我为师喽。""还望夫子不吝赐教!" 吴起说着又向曾申深施一礼。"这个嘛"曾申手捋着胡须,好像有些犹豫不决-- 其实他早就想好了,孔老夫子身边不是有一个子路吗?自己既是他老人家的徒孙,当 然也需要一个像子路一样的护卫。眼前这样好的一个义务护卫到哪儿去找啊?但自己要 是答应得太痛快了,多失身份啊。所以还得端端架子,以示他曾夫子的弟子不是想当就 能当的--原本是他要用吴起,可得让人看着跟吴起求着跟随他似的。

吴起身后的吴锋看着这情景,心里直犯嘀咕:公子一个劲的跟这个酸得人直倒牙的 老头套什么近乎呀?还非要拜他为师--他要是有本事,就用不着咱们救他了,瞅他刚 才吓得那样儿!这会儿又"子曰诗云"的来精神了?他比起西门大叔来那可差远了!

"这样好了"曾申似乎终于下了决心,"你就先跟着我吧!至于收不收你为弟 子,待我回去之后再另行定夺!"

"一切愿听从夫子安排!"吴起马上表示同意。曾申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吴起, 你平素以何为生?""回夫子的话:学生原来是经商的。""那你倒和孔老夫子的弟子 子贡是同行""学生哪敢与子贡相提并论?"吴起显得非常谦逊。"懂事!好吧, 你就上第一辆车--要是再有盗匪你就代我去教训他们一番。去吧!"曾申对吴起 的回答看来还算满意。吴起答应一声,领着吴锋上了第一辆车。吴锋一边上车一边想: 这老头儿多半是刚才吓怕了,留下我们为他壮胆呢!"夫子,还游览吗?"车夫来请示 曾申。"罢了,今日已兴致全无!改日再游!"车夫听夫子吩咐下来,连忙调转车头, 车队沿原路返回了

"喔喔。"五六个人正大声地吆喝着一群牛在通往左氏的大路上走着,走在最 前面的正是那个有"高夫子"美喻的牛贩子高岱--他又要到左氏去卖牛。牛群在伙计 们的驱赶下进了左氏镇,高岱指挥着那几个伙计把牛群往自己常住的那家客栈的大牛棚 里赶。"哟!这不是高夫子吗?你可有快一年没来了怎么着?又来'讲学'啊?" 店主看见老主顾来了,忙笑着迎出来打招呼。"这不是前些日子去了趟燕国--这两年 那儿的牛比较便宜你是不是想听我给你讲讲那燕国的新闻时事哇?"高岱还是这老 毛病,说着就要开讲。

"别,你还是先照顾着点儿你的牛吧!别再跟上回似的--你在这儿'讲学'呢, 你的牛跑得满街上哪儿都是。再说了,就是讲新闻,这回可也轮不上你讲了。我们这小 小的左氏镇上前些日子可是出了一件大新闻--你得听我讲了。"店主不无自豪地说。 "什么大新闻?快讲给我听听!"高岱眼睛都瞪圆了。店主推了他一把,"你啊,先看 好了你的牛吧,等牛都拴好了,我那儿的酒菜也就得了--一会儿咱们边喝边聊,那才 有意思嘛。"高岱只好无可奈何地说:"行--就客随主便吧。"说完就去看着伙计们 拴牛了。

牛一拴完,高岱急急忙忙地跑去找店主。进屋一看,店主还真准备下了几样酒菜, 在那儿等着他呢。"这下行了吧,快讲吧!"高岱简直是迫不及待了。"坐下,听我慢 慢道来"店主不紧不慢地说。"别卖关子了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什么新闻都没 有,故意逗我。你怎么就不学学你们这儿的吴起--那小伙子信字为先,可不像你们这 样骗"高岱使出了激将法。

"谁骗你了?得,看你这么着急,我也不抻着你了。这新闻就是你刚才提到的吴起 做下的""是不是他制定了一个家法?这事我早""我说你想听不想听?别打 岔好不好?那事还算新闻呐?"这下高岱不作声了。"吴起因为定下了家法,就把妻子 给休了。"店主没头没脑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看来他讲故事的本领确实没有高岱大。 高岱听了个莫名其妙:"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一点儿也不乱"店主讲起了吴起 休妻的事。高岱听完,评价道:"我早就说了:吴起信字为先。这一点儿都没错。那样 的妻子就该休!没关系,回头我给他做大媒,再替他找一个好姑娘""这个忙你怕 是帮不上了。""为什么?""吴起这一休妻,就把人家上官家给得罪了。这祸根可就 这么种下了"店主又讲起了上官阳如何串通王鼎害得吴起家破人亡的事。

当讲到赵廉骗走了吴起的家产时,高岱站起身来就要走。

"唉,你干什么去?""这帮坏蛋,他们可把吴起这小伙子给害惨了!我和吴起那 是老相识了,我得去劝劝他,别回头想不开""你省省吧!"店主把高岱又按到坐 席上,接着讲了下去:"本来呢,吴起开始还不知道自己上当了,可不知是谁把真相告 诉了他。这下小伙子可急了,带着家伙就去找那个王鼎算账一口气杀了司徒府上上 下下几十口子人,临走还在那儿放了一把大火,把个司徒府烧得跟个窑坑似的"店 主把从别人那儿听来的吴起复仇的事详详细细地讲了一遍,末了又说:"对了,那个上 官阳也没得好--不知怎的,尸身扔在大路边上,头,倒挂上了都城的城墙那城墙 上还钉着一份王鼎签字画押的供状,好多人都看见了--要不,这里头上官阳他们干的 那些坏事儿我怎么知道的。"

"好!是条有血性的汉子!有勇有谋!"高岱情不自禁的赞叹道。

"好?好什么呀?这下这祸可是惹大了!转过天来,就有个什么将军带了好几千公 差还有当兵的来这儿抓吴起"

"他们把吴起抓走了?"高岱急切地问。"那倒没有。吴起那是多聪明的人呐,犯 下了那么大的案子,还能回来等着人来抓他?""那就好!""你别老插嘴好不好?" 店主没好气地顶了高岱一句,"听我接着说:那群人没抓着吴起,就拿他家里人开了刀。 当时吴起的老母亲也没在家,他们就把吴起家里的几个佣人全给杀了,连房子都给烧了 --那是吴家几辈子的老宅子。偏偏又是祸不单行,这房子正烧着呢,西门虎西门 虎你认识吗?"店主讲到这里停下来问高岱。"知道,那会儿吴起经常跟我提起他。他 们俩好像特别要好。""可不是,俩人好得跟一个人似的。还有西门虎他爹,那是吴起 的师傅""你先拣那有用的说!""对,对,这父子俩就偏赶着这会儿和吴起的老 母亲一块儿回来了我琢磨着,八成是一块儿送吴起去了。吴起的老母亲哪见过这阵 势,当时就吓得昏死过去了,那个什么将军一听说她就是吴起的母亲,过来就是一刀。 可怜老太太当了一辈子的好人,老了却落了这么个下场!这帮当官的老爷们,就根本不 是人!一点儿人味儿都没有!"说到这儿,店主也骂了起来。"那后来呢?"高岱问。

"西门父子俩当时就急了,抄家伙就和那个将军干起来了。别看那将军杀老太太的 时候那么气势汹汹的,真打起来还真不是人家父子俩的对手。那父子俩人家是专门练这 个的--没费事就把那将军给收拾了。""活该!罪有应得!"高岱拍着桌子喊道。 "谁说不是呢?可是那边的人太多了,俗语说:'恶虎敌不过一群狼',西门父子俩打 了一气,这身上可就都带了伤了。俩人看看打下去不是事儿,就并着肩的往镇子外杀" "杀出去了吗?""那些个公差倒是想把人家拦住,可怎样拦得住啊?公差、当兵的死 了一地--到底是让西门父子俩杀开了一条血路,顺着北边儿那条大路冲出去了。"店 主一边讲还一边比划着。听店主讲完,高岱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老天有眼"他 虽然不认识西门父子,但也深深的为他们的侠肝义胆所感动。"那老太太的尸首安葬了 吗?"高岱一下想起了这件事。店主见高岱问起,压低了声音说:"嗨!开始,公差不 让收尸!可老太太人缘好啊,当天夜里,镇子上几个和他们吴家不错的人,一商量,就 派了人去把老太太的尸首给偷回来了,听说这两天正偷偷打棺材呢。这事你在外面可不 能讲--这可是灭门的罪名啊!"

高岱点了点头,说:"这你放心!我高岱不是那种对不起朋友的人!"说着,他从 包袱里拿出了几块金子,递给店主:"求你帮我个忙,我和吴起好歹是个朋友,这次他 遭了难,我也没帮上什么忙。这点儿钱,你帮我交给打棺材的--让他们给老太太打一 口上等棺材吧。我也算给朋友出了力了。"店主接过金子,感动地看着高岱:"高夫子, 好样的!你这个朋友,算他吴起交的有眼光!你尽管放心,这点儿事情我还办得到!"

话说完了,高岱和店主两人低头一看--桌上的酒和菜还原封未动的摆在那里,都 已经凉了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吴起传 作者:孙开泰、孙东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吴起传》20回 西河守立木为信 平籴法利国利民| 春秋战国历史

 

《吴起传》20回 西河守立木为信 平籴法利国利民


中山国被灭,去了魏文侯的一块心病。他对这次伐中山国有功的将士逐一论功行赏, 对吴起和乐羊更是给与了重赏。吴起终于拗不过文侯,搬进了早就为他准备好的上将军 府。

这一天,魏文侯急召上大夫解狐进宫。解狐不知何事,急忙来到宫中。进大厅一看, 魏文侯正在厅中来回地踱步,嘴里还不住地自言自语道:"真是不好办啊!他们怎么可 以这样?"解狐施礼道:"是何事让主公如此烦恼?"魏文侯一回头看到了解狐,说道: "解卿,你可来了!这事你得替朕想想办法!""是什么事?"解狐问。魏文侯讲出了 事情的原委。

原来自吴起攻下了河西之地,魏国在那里建立了西河郡后,魏文侯便下令在西河郡 推行法治。可是由于当地的老百姓对法治不够了解,官员的态度又过于强硬,加之部分 当地百姓本来就有些仇视魏国,所以事情进行的一直不顺利。最近魏文侯又接到报告, 说西河郡有些百姓蓄谋作乱。魏文侯很感此事棘手--如果派大军镇压,只怕要失掉民 心;可不镇压,也不能眼看着有人在自己的国家内作乱而泰然处之啊!而秦国也一直不 甘心失去河西之地,经常派兵进犯。虽然每次都被打了回去,可也不得不防啊!文侯思 前想后,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这才急匆匆地把解狐召了来。

解狐听完,思索片刻,猛然眼睛一亮。魏文侯忙问:"怎么样?解卿可有什么良策?" 解狐回答:"良策嘛为臣倒是没想出来"一听这句,文侯泄气了--解狐见多 识广,很少有事情能难倒他,现在连他也说没办法了,那这事情还真是不好办了!正当 文侯感到无望的时候,就听解孤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文侯急忙问:"解卿, 不过什么?""不过据为臣所想,这事情的关键是要安定民心。民心安定了,自然也就 没人作乱了!""这个朕也想到了,只是这民心该如何安定?""依为臣看来,安定民 心,与安定军心同出一理。这都城之中就有一位极善安定军心的人才--主公还有什么 可担心的?"魏文侯听解狐说到这里,恍然大悟,说道:"解卿说的是朕的无敌将军- -吴起!""正是!主公,如派吴将军镇守西河,不但能安定西河民心,也能保西河疆 界太平--一举两得啊!""对!对!朕听说秦国军中传着这么一句话--'宁抓猛虎 之尾,不和吴起对垒',可见吴起是真把秦国人给打怕了!""那西河的事""就 这么定了!朕这就召吴起进宫,加封他为西河郡守--统管西河事务!"

公元前406年(也就是魏文侯四十一年)的秋天,吴起带着吴锋、范匮和他五岁的儿 子小吴期,来到了西河郡,走马上任西河守。临行前,魏文侯将一柄金斧赐给了吴起, 并对他说:"吴爱卿,此去西河,关系重大!那里的事就都交给爱卿了!这柄金斧是朕 的信物,在西河,爱卿的每一道命令,都是朕的旨意--如有违抗,那就是违抗朕的旨 意!"吴起接过金斧,踌躇满志地说:"为臣一定不辜负主公厚望--替主公将西河治 理好!"

西河的老百姓听说吴起来到了西河的消息,对此他们议论纷纷。这个说:"这吴起 可是个厉害角色--当年河西之地十几万的秦军就是败在了他的手中!咱们还是小心些 好!"那个讲:"国君派来吴起,多半是要镇压咱们。咱们还是要早做准备才是!"也 有胆子大,不服气的--"吴起?他再有本事,不也就是个凡人吗?他难道还有三头六 臂不成?我倒看看他能把咱们怎么样!"

夜深了,吴起的房间里还亮着灯。范匮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对正凝神思索的吴 起说:"上将军,夜深了!早点休息吧!"一句话将吴起从沉思中惊醒,他抬头一看, 见是范匮,忙招呼道:"范贤弟,是你呀!坐!"待范匮坐下,吴起又对他说:"你来 得正好,帮我想想--咱们该做些什么?"范匮想了想说:"上将军,我看不如这样- -咱们先搞一次大规模的操练。这样可以让这里的老百姓见识一下上将军的虎威。我想 他们看过之后,就绝不敢再想作乱了!你看呢?"吴起听罢,微微摇了摇头,说:"不 行,靠武力威慑,只能收一时之效眼下的当务之急不是立威而是要"说到 这里,吴起又沉思起来。"那就这样:明天就出个告示,告诉百姓们不要惊慌,咱们不 是来镇压他们的!"范匮又想出了一个方案。

"这个办法倒还说得过去不过,要是老百姓不信呢?"吴起问范匮。这下范匮 没的说了,自己反复地念着:"他们不信怎么办?怎么才能让他们信呢?"吴起听着范 匮翻来覆去地念叨这两句,禁不住笑了起来,"范贤弟,你怎么'信'啊,'不信'啊 的念起来没完了?"范匮被问得不好意思起来,他刚想答话,忽见吴起好像在瞬间有了 什么重大发现,两眼高兴得直放光,大声地喊道:"对呀!我怎么就一直没想到呢?"

"上将军,你想到什么了?"范匮问吴起。"'信'呐!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 取信于民!"吴起兴奋地回答。

第二天一早,进出临晋城的百姓们发现在城门旁边添了一根三丈多长的旗杆,奇怪 的是,旗杆上并没有旗帜,而且看上去也埋得很浅,好像来一阵风就能把它吹倒似的。 大家心想:这玩意儿是干什么用的?埋得这么浅,回头再砸着人!正琢磨着,就见两个 士卒拿着一块帛走到城墙边,把那块帛挂在了城墙上。老百姓知道--这是又出告示了。 因为当时的老百姓很少有识字的,所以大家只好猜测着告示上的内容。

"唉,你说这告示上写的啥?""我咋知道?反正没好事,不是征税,就是叫去服 劳役""我看呐,吴起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还不知要烧到谁头上呢?" 众人围着告示,小声地议论着。

那两个挂告示的士卒见告示前的人越围越多,就冲着大家喊上了:"乡亲们,都静 一静!我们把告示念给你们听听!"

众人立刻静了下来--大家都想知道这告示的内容。

这时一个士卒指着告示,开始一字一字地念了起来:"偾南门外之表者,赏金百锭, 良田十亩。"念完后,另一个士卒怕大家听不懂,又解释道:"就是说,有谁能把南门 外的旗杆推倒,就赏他一百锭黄金和十亩好地!"

大家听完,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事?待他们确认自己没 有听错后,便又议论了起来。"老七,你说这能是真的吗?""我看不能!""我说也 是!就这根旗杆,我一指头就能推倒,这就给一百锭金子,还有十亩地?会有这样的好 事儿?打死我也不信!""吴起这不定是要干什么呢,弄这么个东西来耍咱们!我啊 还是老老实实进城卖我的菜去吧!""唉,也保不准是真的--我听说这个吴起就讲一 个'信'字,早年间为了这个'信'字,还把自己的老婆给休了""你说这是真的, 那你怎么不过去把那根旗杆推倒了呀?你又不是推不动!告诉你吧,早年间那是早年间, 现在人家是上将军、西河郡守,还能跟原先一样?""那倒也是"

大家围着旗杆议论着,相互争辩着,其间还有几个人走到旗杆跟前看了半天--他 们要看看这旗杆是不是和别的旗杆有什么两样,答案当然是与别的旗杆没什么区别-- 而且真是一指头就能推倒,可还是没一个人上去推那一指头。

天都快黑了,那根旗杆还颤颤巍巍的立在城门边上,周围围的人倒是越来越多。这 时,从南边走来了一个十来岁的半大小子,他见城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那么多的人, 就好奇地向一个围观的人问:"大叔,你们看什么呢?"那人回头一看,见是个孩子, 便对他说:"看新鲜呢!听说谁能把城门口的那根旗杆推倒,就赏谁一百锭金子和十亩 地!""真的?哪根旗杆?""那不是吗?就那根!"男孩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透过 人群看了看那根旗杆,然后就一头往人群里钻去。"唉,你这孩子,瞎钻什么?"众人 问。"我要去推旗杆呀!"男孩一边往里钻,一边回答。听男孩这么一说,大家给他让 开了一条路。男孩来到旗杆下,看了看,又问那两个在一旁看守的士卒:"大叔,是说 谁把这旗杆推倒了就给他一百锭金子和十亩地吗?"士卒指着城墙上挂着的告示说: "这上面写得清楚,谁推倒了就赏谁!这不,下面还盖着上将军印和西河郡守印--还 能有假吗?""那我推倒了能领赏吗?""当然能!这上面又没写着'小孩推倒除外'。"

"那我就推了!"说完,男孩走到旗杆跟前,准备动手推。

"小孩,别瞎闹!看回头吃亏!"有人善意地劝男孩。男孩显然没想那么多,他回 头对劝他的人说:"大叔,没事儿!大不了就是推完了白推,又废不了多大的劲儿" 话音未落,他就推了一下那旗杆。那根旗杆应手而倒,在地上激起了一阵尘土。

"大叔,现在该给我赏钱了吧?"男孩对守卫的士卒说。士卒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旗 杆,对男孩说:"好小子!我们报告郡守大人去!一会大人来了,会把赏金和地契给你 的!你就在这里等着领赏吧!"男孩说:"那你可得快点,我还有急事呢!"

"行啊,你就等着吧!"一个士卒说完,跑去报告了,另一个留下看着那男孩。

人们开始为男孩的命运担忧了。"老七,你看这孩子能领到赏吗?""我看够呛, 弄不好,还得治他的罪呢!""真是的,小孩子家,不知深浅啊!""唉,我看一会儿 要是真治那孩子的罪,咱们得给他求求情--怪可怜的!""行啊!他们要是真难为那 孩子,咱们不能不管!"

正说着,只见从城里驶来了两辆马车,那个去报告的士卒就站在前面的那辆敞篷车 上。围观的人们都把眼睛瞪得大大的,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两辆马车转眼到了跟前,只见从第二辆车上下来了两个人,一个三十来岁的样子, 另一个看上去略显年青些。有人认出来,悄声地对旁边的人说:"那个走在前面的就是 吴起--几年前他带兵打临晋城的时候,我见过他!"

这时,吴起已经走到了那个推倒旗杆的男孩面前,问道:"小兄弟,是你推倒的旗 杆?"男孩生怕吴起不信,指着一直看着他的那个士卒说:"是我!不信你可以问那位 大叔!"

"好样的,小兄弟。"吴起称赞了男孩一句,然后对站在身后的范匮说:"范贤弟, 你把车上的黄金和地契拿来!"不待范匮去拿,旁边的那个士卒就殷勤地跑去从车上把 一个大箱子搬了过来,放到了吴起脚边。"小兄弟,你过来看,这些都是你的了!"吴 起说着,伸手打开了箱盖

满满一箱黄灿灿的金子!看得站在前面的那些老百姓们直眼红!男孩看看金子,问 吴起:"这些都是我的了?"吴起点点头,故意放大了声音说:"对!小兄弟,这些金 子,还有这箱子里放的十亩良田的地契--都是你的了!"男孩高兴得一下跳了起来, 嚷着:"太好了!太好了!我爹妈有救了!"然后就要去搬那个箱子,可搬了两下,没 搬动--那箱子太沉了!

"陈平,你帮这小兄弟把箱子抬回家去!"吴起对旁边的一个士卒说道。"不行! 我还得进城给爹妈买药去呢!"男孩抢着说。"哦?你的爹妈病了?"吴起问那男孩。 "是,我爹妈都病了,我想去买药,可又没钱现在好了,我可以去买药了!"吴起 听完,对那个叫陈平的士卒说:"你快去营里把巫医找来,要快!对了,让巫医带上药!" 陈平答应一声,飞快地跑走了。

不大会儿,陈平带着一个巫医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吴起对他说:"你帮这位小兄 弟把箱子搬回他家,顺便带着巫医去给他父母看看病--你们就坐那辆马车去吧!"陈 平忙把箱子搬上了马车,又让巫医和男孩也上了车,然后他自己跳上了御手的位置,把 马鞭一挥,马车向男孩来的方向驶去。

看着远去的马车,大家那份后悔劲儿就别提了--早知如此,他们早就去推了。结 果白白丢了一次发财的机会。正当大家满怀沮丧的准备散去的时候,吴起高声叫住了大 家:"乡亲们!大家先别走!"众人一听,又站下了--他们想,也许又有什么好事。 吴起对众人说:"大家今天都看到了--想受奖赏并不难!大家不过是因为还信不过我 吴起,才没有得到奖赏。不过,大家也不必后悔--以后立功受赏的机会还很多" 说到这里,吴起接过了范匮递来的几卷竹简,又接着对大家说:"乡亲们,我手里拿的 是李悝丞相著的《法经》。干什么能受赏,做什么会受刑,这上面都写得清清楚楚。从 明天起,会有官员去给大家讲解《法经》,大家学了它,就会有更多的机会立功受赏! 我吴起说话,一向如白染皂--立了功,我一定重赏;可要是违了法,犯了罪,我吴起 也一定会严惩,绝不会手软!乡亲们,我希望大家能学好《法经》,好多多立功,多多 受赏,也好让我衙门里的刑具一直派不上用场!"

听了吴起这一席话,老百姓们都觉得,这位吴大人好像和原来的那些官员们有些不 一样尤其是他的最后一句话,让大家感到了一丝亲切--以往的官员们总是对百姓 们说:"都老实点儿!不然就让你们尝尝刑具的滋味!"而吴起却说希望他衙门里的刑 具一直派不上用场。

看吴起乘车走了,百姓们也三三两两的散了。他们一边往各自的家走着,一边和同 行的人议论了起来。这几个说:"嘿!还真别说,吴大人还真是讲信义,就那么点儿事, 真赏了一百锭金子和十亩地!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呐,我早就去推那旗杆了--又不费 什么事""我早就跟你说了嘛--人家吴大人就讲究个'信'字""得了吧! 这会儿你又聪明上了,刚才干什么去了?要不,你也能搬着那个大箱子回家了!""算 了,算了,算我没说"那几个说:"唉!说真的,吴起这人看起来还可以--守信 不算,对咱们老百姓也不那么吆五喝六的,还派人去给那个孩子的爹娘看病。这样的官, 我还是头一次见!""可不你也该把那称呼换换--人家吴大人是堂堂上将军、西 河郡守,哪能张口闭口的叫'吴起'呢?得叫'大人'!""哦,对,吴大人说让 咱们学的那个什么《法经》,原来的官员也让我学过,我一直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就没学--还叫了几个弟兄把那个来村里讲解的官员给打跑了!听吴大人这么一说,我 还真得学学了!"还有的说:"吴大人这样的官要是早来,咱们也犯不着琢磨着造反呐!" "你小点儿声!"马上有人提醒道。

 

一个月过去了,西河的状况有了明显的改观。在这一个月里,下去讲解《法经》的 官员们再没挨过打。不仅如此,就连盗匪也比原来少多了!吴起见"立木为信"初见成 效,便开始着手进行下一步--推行"平籴法"。

这"平籴法"也是李悝制定的,其基本内容是:在丰年时,由国家以平价将老百姓 手中多余的粮食收购上来,等到荒年,或是春季青黄不接的时候,国家再以平价将库存 的粮食卖给百姓。这样既可以让粮价在丰年时不至太低,又可以让荒年时的粮价不会太 高。其实,这个办法对老百姓是有好处的,在魏国的其它地方早已广泛采用了。可因为 西河的百姓对魏国有抵触情绪,所以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不干!

吴起了解到了这些情况后,认为,这是老百姓还没有看到"平籴法"对他们的好处 所造成的。吴起想:现下正值早春,老百姓们的粮袋都瘪了,何不让他们先看看"平籴 法"的优越性呢?于是,吴起上报魏文侯,请求先从国家的粮库里借一些粮食,待到秋 收后再还。文侯答应了。

粮食运到后,吴起在自己的衙门门前将粮食以平价卖给了缺粮的百姓们。这批粮食 如久旱甘雨一般,给百姓们解了燃眉之急。粮食卖完后,吴起对那些买了粮食,欢天喜 地准备回家的百姓们说:"乡亲们!请先站一站,我有些话要对大家讲!"百姓们都感 谢吴起平价卖给他们粮食,所以听吴起说让他们站一站,就都在原地站下了。吴起接着 对大家说:"乡亲们,今年的这些粮食是我向主公借来的!为什么要借呢?西河的粮库 里是空的!那为什么别的地方的粮库里有存粮呢?因为在别的地方都施行了'平籴法'!" 接着吴起将"平籴法"的内容和目的讲给了老百姓们,最后又说:"以前,乡亲们不了 解'平籴法'的作用,丰年时也没有将粮食卖给国家,所以西河的粮库里没有存粮,只 好先向主公暂借。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希望大家能在秋收后把余粮卖给国家,这 样再到缺粮的时候,大家也不会挨饿了!"百姓们听了,觉得有道理,但还是有人不放 心,问吴起:"吴大人,卖了余粮就真的不会再挨饿了吗?"吴起回答:"只要大家用 心把地种好,多打粮食,再把余粮卖给国家。我吴起担保,再到荒年,乡亲们绝不会挨 饿!"听吴起这么一说,大家都放心了--他们知道吴大人的话从来不打折扣!于是纷 纷表示今年要是收成好,一定将余粮全部卖给国家!

《法经》和"平籴法"的施行,使西河的百姓们看到了"法治"的好处,也渐渐的 对魏国政府信任起来。在他们看来,吴起就是魏国政府的化身--对吴大人,他们当然 信得过!

这一天,吴起带着范匮,穿着便装,来到乡间察访春耕的情况。所到之处,农民们 都赶着耕牛,拉着铧犁在田间忙忙碌碌的耕作着。看着西河这一片繁荣的景象,范匮对 吴起说:"上将军,你可真有办法!短短的一个多月,就把这西河郡治理得井井有条!" 吴起摇了摇头,说:"贤弟,你把治理西河看得太容易了!这只是个开头而已,难办的 事情还在后面呢"

范匮疑惑地问:"还有什么难办的事?"吴起一边继续向前走,一边说:"多着呢! 就拿驻军来说,现在国内三分之一的兵马驻在西河,要是东、南、北方的敌军来犯,则 必调西河兵马拒敌,届时如果秦军乘虚而入怎么办?"范匮想了想,说:"那咱们可以 在西河就地征兵!""百姓们最怕征兵,他们不来怎么办?难道强迫他们来?那样的军 队能有战斗力吗?""这"范匮语塞了--他就是想不明白,自己的这个上司说起 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可怎么老看得那么远?

两人默默地往前走了一段,范匮听到遥遥地传来阵阵的吆喝声,往前一看,发现前 面来了一群牛,几个人在后面吆喝着--这是一伙牛贩子。看到牛贩子,范匮想起了在 临晋城时吴起识破假牛贩子的事,便半开玩笑地指着那几个牛贩子对吴起说:"上将军, 你再看看--这几个牛贩子是真的吗?"吴起也看到了那些牛贩子,他点头说道:"这 几位可是老牛贩子了--一看他们吆喝牛的架势就知道"说到这里,吴起忽然不说 了,两眼直盯着那几个越来越近的牛贩子。"上将军,有什么不对吗?我去叫人把他们 先抓起来?"范匮以为吴起又看出了什么破绽,忙问吴起。

吴起没有理会范匮的提问,他三步两步跑了过去,仔细地一看,笑着冲其中一个牛 贩子喊道:"高夫子!"

来的正是高岱,他早就听说了吴起离鲁至魏,大展宏图的事情。但这次来魏国,他 却没打算去见吴起--他有些怕见吴起。因为当年是他把田燕介绍给吴起,促成了他们 之间的婚事,可他也不知道田燕就是田渊的侄女。后来听说因为田燕身世,吴起杀妻求 将,高岱这心里总有点别扭。一方面他觉得对不起吴起,另一方面也觉得对不起死去的 田燕。可今天却偏偏在路上遇上了吴起,而且人家已经主动和自己打招呼了,高岱只好 也迎了上来,说:"唉呀!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了将军,小人有礼了!"说着就要施礼, 吴起连忙拦住:"高夫子,你是不认我这个朋友了?怎么这么客气?"又向跟过来的范 匮介绍道:"范贤弟,这位就是我向你提起过的高岱--高夫子!"范匮一拱手,算是 见礼。吴起又一拉高岱说:"高夫子,咱们今天可算是他乡遇故知啊--走,跟我回家 去,咱们两人好好喝两杯!""免了吧!怎好打搅上将军?"高岱推辞道。吴起对高岱 的态度很不满意,略有些生气地说:"怎么,高夫子不肯赏这个脸?"高岱一见,连忙 说:"不是,不是!这不"他一回头正好看见了自己的那群牛,又接着说:"这不 是还赶着这么一大群牛吗?总不能带着它们"吴起想想也是,便说:"那这样好了, 你呢,赶紧去把牛找一家客栈存下,然后马上到郡守衙门找我!我这就回去,让他们准 备好酒菜!等着你一同吃晚饭!"高岱顺口答应着:"行,行,那告辞了!"说完, 领上伙计们,赶着牛,往临晋城走去。

吴起急急忙忙地回了家,叫人准备了一顿丰盛的酒席,又告诉衙门的守门士卒:一 有姓高的找他,马上请进来,然后又把吴锋、范匮都叫了来作陪,只等高岱到来。可一 直等到天都黑下来了,还是不见高岱的影子。范匮忍不住对吴起说:"上将军,我看咱 们别等了"话未说完就让吴起挡了回去:"不行!我约了高夫子一同吃饭,哪能不 等他了呢?要不,你和吴锋就不要等了!我是一定要等高夫子来后,才能吃饭!不然岂 不是失信于人?"范匮和吴锋一见吴起坚决要等,也就只好陪着等了下去。

眼看着亥时已过,还是没有高岱的消息,吴锋劝吴起:"大人,也许高先生有什么 急事,一时来不了--你怕失信,那咱们就不吃饭了。可都这时候了,你还是先睡觉吧!" 吴起想了想,也觉得再等下去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便点了点头,说:"那好吧!叫 人把这些酒菜收起来!咱们先睡吧!"

吴起让范匮、吴锋回房去,自己则和衣睡在大厅里--他想也许一会儿高岱就会来 天还没有全亮,吴起就醒了,将值夜的士卒叫来问有没有人来找过他,士卒的回答当然 是没有。吴起便又坐在大厅里等了起来。

范匮起来后,到大厅门外一看,见吴起还在那里等,心想:看样子,那个高岱不来, 我们上将军是不打算吃饭了,这怎么行?得想个办法!想到这儿,范匮叫过了一个士卒, 对他说:"你马上领上些弟兄,到城中的客栈去查一查。查到有姓高的牛贩子马上通知 我!我有赏!"那士卒领命,到外面叫上了几十名士卒,分头去找了。

临晋城并不是很大,城中一共也没有多少家客栈,所以,士卒们没用多长时间就找 到了高岱。范匮接到报告,忙赶到了那家客栈。

一见到高岱,范匮就对他说:"高先生,请你马上随我去见我们上将军!"高岱还 想推辞:"不去了吧"范匮一听就有点火了,心想,我们上将军怎么交了这么个不 知好歹的朋友?但想到高岱毕竟是吴起的好友,还是压了压火气,客气地对高岱说: "我们上将军已经在大厅等了你六七个时辰了!他说了,你不去,他不能吃饭!因为他 是约你一同吃饭的,他要是自己吃了,就是失信!你还是随我去一趟吧!"

高岱听完,连连捶自己的脑袋:"唉!怨我!怨我!几年不见,我怎么连他的脾气 都忘了呢?唉我马上去,马上去!"说完收拾了一下,跟着范匮来到了郡守衙门。

"上将军,高先生来了!"还没进二门,范匮就冲里面喊上了。吴起听到喊声,急 忙迎了出来。高岱一见吴起,躬身施礼,连连请罪:"请上将军恕罪!请上将军恕罪! 我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唉!都怨我一时糊涂"吴起扶起他说:"高夫子又说 见外话,还是叫我一声兄弟吧,别'上将军''上将军'的了来,请吧!"又一扭 头,对侍卫们吩咐道:"快让人把酒席摆到大厅!"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吴起传 作者:孙开泰、孙东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